字体下载宝库
萧逸《十锦图》
第十三章 送佛西天
  马太见木尺子答应了,似乎很高兴,喜得跳了起来,道:“你们真有福了!”
  木尺子一叱道:“妈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占了便宜还卖乖是不是?”
  马太一笑,摆手道:“老爷子你先别急,我是说你们虽然答应赠我四颗珠子,却也
等于救了你们自己的性命!”
  木尺子冷冷一笑道:“你方才已经说过了,不过是春如水那婆子刁难罢了,可是我
才不会把她看在眼中!”
  马太森森一笑道:“要是只是春如水一个人,倒也不足为虑了,只是……好吧,我
们走着瞧吧!”
  说到此,一双小眼四下里乱转,像是在找寻什么的样子,蒲天河见状奇怪地道:
“你找什么?”
  马太嘿嘿一笑道:“小朋友,这落日坪一草一木我都熟悉,只是不知道蜂巢底下还
会有这么一个秘密,否则岂会便宜了你们二人,现在我是想找一条暗道……”
  顿了顿,他道:“你们等一等,我马上就来!”
  说罢转身要走,木尺子身子向前一跃道:“等一等,我同你去!”
  马太咧嘴一笑道:“老爷子,你是太过小心了,我还会走么?”
  说罢掉头就走,木尺子紧随其后,二人来至洞外,就见草丛内置有一艘相当大的独
木舟,马太身子一掠过去,双手把这艘木舟举了起来。
  木尺子呆了一下道:“要这玩艺干哈?”
  马太咳了一声道:“所以你就不知道了。我们进去再说吧!”
  说罢举着木舟,大步向洞内行去,木尺子见这马太虽然个子不大,年岁也老,可是
他竟然还会有这么两膀子力气,也实在是不简单。
  木尺子忖思着马太不至于有什么恶意,就同他进了地洞,来至宝库。
  马太长吁了一声,把独木舟放下,道:“这船载我一人,是最好不过,现在却要加
上你们两个人和两箱东西,可就相当的讨厌了!”
  蒲天河看了看这艘木舟,船身相当大,三人二箱倒也勉强可以承受,只是此处并无
有溪水河道,如何可以行舟,实在令人不解了。
  可是马太却似胸有成竹,这时就见他自身上掏出了一块羊皮,摊在地上仔细地研究
了半天,哈哈一笑,跳起来道:“我找着了!”
  蒲天河忙问:“你找着什么了?”
  马太这时已跳到了一边墙角,四下用手在墙上捶着,忽然听见“噗”的一声,接着
吱吱一片响声,开出了一扇大石门。
  木尺子及蒲天河全部吃了一惊,真想不到这地室内,尚还有如此多门道。
  马太呵呵笑道:“我们有办法了,你们快看!”
  二人走进门前,向外一望,只见门外是一片碎石山坡,隐隐现有白日光辉,日光似
自高处悬岩上照下来的,影射着一道细窄的溪水!
  马太喜得狂笑不已,他大声说道:“我早知道有这么一道水,你们看,可不是为我
找着了,由这一道水可以直出哈拉湖边,可免我们抬着箱子走远路了!”
  木尺子见状也甚为高兴,可是他那一双眉毛,总似时蹙又开,也许他脑中始终还放
不开那四颗珠子。
  这时马太在前举着小舟,二人随后下了乱石坡,把小船放自溪水内系好,又回过身
来帮着二人把箱子抬上了小船,溪水起伏得很是厉害。
  木尺子上了小船,看了一下附近地势,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马太嘿嘿笑道:“这是扇子山,两面的高峰就像是两把扇子一样,往上走就可直达
乌雅岭,再向前就到了哈拉湖了!”
  蒲天河皱了一下眉道:“春如水她们不是就在哈拉湖么?”
  马太点头笑道:“这一点我知道,她们是在东边,我们是去西边,大概不至于被她
们碰上!”
  三人二箱上船之后,小船吃水极深,木尺子和蒲天河深恐有意外,各自提气轻身,
如此一来无形中减了不少的重量!
  小船在马太的操纵之下,迅若游龙似的,一路直向上流划去。
  这是一道神秘的小溪,两岸是高耸入云的峭壁,抬头观看,仅仅可见一线青天,两
边盘衍丛生的古树怪藤,直令三人感到来临在蛮荒的苗疆地域一般!
  天竺人马太,这时心情至为高兴,他一面划着船,一面高声唱着他们家乡的小调,
声音刺耳之极!
  如此,约有半个时辰,才行过了这附近的窄谷,进入到一道较为宽敞的河道。至此,
虽不见高耸的峭壁,两岸的枯藤古树却更显得浓密了。
  正行走间,却听得一声极为尖锐的声音,自岸上传出来,木尺子和蒲天河立时听出
来,这声音是嗯哨声,绿林中每以嗯哨为召伙打劫。
  这声嗯哨一起,立时各处也都有了回音!
  马太怔了一下道:“哟!不好!”
  木尺子冷冷一笑道:“船快靠边,不要出声!”
  马太忙依言把小船靠近溪水边,这时唿哨之声,此起彼落,响成了一片,木尺子嘿
嘿一笑,目注马太道:“你带的好路!他们是哪里来的,你可知道?”
  马太连连摇头道:“奇怪,这地方怎会有人呢?”
  话声方毕,就听得嗯哨声密集,跟着前路树阴内人影闪闪,溪边已现出了七八个人
影,一人大声道:“吠!小船给我停下来!”
  木尺子立在船首,面带冷笑,就见这七八个人,各着白衣短打,飞快来到了近前。
  为首一个高大的汉子摇着手道:“你们别想走,前面水里我们可是落了石头,你们
要是不怕翻船,就尽管往前走吧!”
  马太口中大骂道:“妈的,你们是干什么的?想抢东西吗?”
  为首那个汉子,向小船上看了看,面现惊异地道:“箱子里是什么东西?你们是哪
里来的?”
  木尺子哈哈一笑,道:“凭你们这几块料也敢拦路打劫,真是瞎了你们的狗眼了!”
  说时双手向外霍地一扬,为首那白衣人身子一晃,直被打出了丈许以外,“砰”的
一声,撞在了石头上,顿时就昏过去了。
  其他众人见状,皆都大吃了一惊,纷纷后退了丈许以外,有人高声道:“快去请两
位当家的来,这老家伙会使劈空掌,太扎手!”
  跟着就有人掉头跑了,木尺子不愿与他们久缠,当时就催促马太道:“我们走,快!”
  马太放眼前看,不由恨声道:“妈那个巴子的,水里他们真下石头了,不能走了!”
  木尺子嘿嘿一笑道:“好!那我们就上岸,我倒要看看,谁敢来送死!”
  说罢他招呼蒲天河道:“来,小子,我们一人扛一个箱子,上岸去!”
  他说着,双手向箱子一搭,身形飞纵而起,已把一个大箱抱了起来,直向岸边上落
去。
  蒲天河如法炮制,才知道箱子过于沉重,勉强腾起身来,落地时差一点摔了一交。
  这时马太也跟着腾身过来,三人会在一处,正要前行,忽见一排弩箭射了过来,木
尺子哈哈一笑,抖手打出了一把制钱!
  这一把制钱一出手,迎着当空而来的弩箭,只听得一片铮铮之声,全数都落在了地
上。
  可是就在木尺子制钱出手的刹那之间,耳听得身后一阵疾风,一口鬼头刀,直向着
他头顶上砍了下来。
  木尺子怪笑了一声,头也不回,右手反向上一托,已用虎口架住了来人的手腕子,
这口鬼头刀竟然被僵在了空中,丝毫也落不下来。
  同时之间,三四口鬼头刀,随着三四条人影,分向蒲天河及马太身上袭来,浓林中
转眼间,展开了一场血战!
  蒲天河方自放下了箱子,一条人影飞扑而来,掌中鬼头刀向前一递道:“相好的,
你躺下吧!”
  蒲天河见来人均是一样的装束,俱都是白色短打衣裤,足踏芒鞋,一口十分沉重的
鬼头刀,可见这些人乃是一个有组织的帮派,只是怎会出没在此人迹不到之处,这就有
些令人不解了!
  思索之间,蒲天河手下却是不闲着,只见他身子向下一矮,右手一拨,“当”的一
声,已把来人鬼头刀打在了一边,刀锋击在了石头上,冒出了一溜火花。
  蒲天河身子在这时,已如同旋风似地转到了这人左面,掌锋向外一穿,“砰”的一
声,已把这名白衣匪徒,击得飞了出去,扑通!落人溪水之中。
  这时马太和木尺子,更是身形起落,翩若游龙,那木尺子身手自不待言,就是马太
也不是易欺之人!
  这位天竺奇人,竟自由腰上解开了一口缅刀,霍霍生风地展了开来,一连为他砍倒
了三四名白衣匪徒。
  唿哨声更急,白衣匪徒,自四面八方纷纷跳了出来。
  可是这些人,要是欺侮一般商贾自是有余,来对付这样的三个人,可就显得太不自
量了!
  在一阵混战之后,所来的匪徒,竟有半数以上负伤击毙,余下少数凡个,招呼着向
林内隐去。
  这时天空,已罩上了很浓重的夜色。
  忽然一声锣响,一人高叫道:“大家闪开,当家的来啦!”
  木尺子等三人正不知是否要追赶下去,因恐怕匪人趁自己追敌之时,盗走箱子。这
时闻声,俱都不再移动,倒要看一看所谓的当家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这时铜锣响毕,紧跟着林内射出了一道灯光,直向三人立处照去!
  却听见一人冷冷笑道:“你们三个还妄想逃走么!就是出了这乌雅岭,你们也逃不
开!”
  说罢,似闻得二人交谈的口音,喁喁私语。
  马太哈哈一笑道:“是哪一位朋友,出来见见,藏在里面算是什么英雄好汉?”
  灯光啪一声,遂自熄灭,一人哈哈笑道:“光棍眼睛里揉不进砂子,朋友,你们箱
子里是什么东西,我们也猜了个八成,乖乖地留下来,我们绝不为难,还派人送你们出
去,要是一个劲在咱们哥们面前佯装,可就休怪我弟兄不够交情了!”
  木尺子先头始终不发一言,此时闻声,不由心中一动,他皱了皱眉,对蒲天河道:
“小子,这声音你听听像谁,怎么这么耳熟?”
  蒲天河细听了听,也觉甚是耳熟,可是却想不起是谁,当时狂笑了一声道:“朋友,
你是谁?请过来答话好不好?”
  天竺老人闻声也狂笑了一声,道:“要宝贝还不简单吗!我这里就有宝珠四颗,随
时准备奉送,朋友,你请看!”
  说罢当真由怀内把四粒“四海珠”取出,在空中晃了一下,宝光四溢,耀人瞳子。
  他这一手,果然使得暗中窥视之人心情大动,就听得一人呵呵笑道:“这就没有错
了,原来落日坪的宝物,果然落在你们手上。这么一来,可就更不能放你们走了!”
  说话之间,三人就见眼前人影一晃,面前已多了两个矮小的人影,二人各穿着一袭
黑色的长衫,长可及地,头上剃得光光的,月光下,闪闪发光。
  蒲大河一眼望过去,不由心中一动,暗奇道,“怪也!之不是雪山二柳,柳上、柳
川兄弟两个吗!怎会未到这里呢?”
  他脑中不过动了动。耳边却听得木尺子大笑道:“我说是谁有这么大的胆于,敢在
我老人家面前拦路打劫,原来是你们哥儿俩!柳氏兄弟,咱们很久没有见了,怎么样,
还得意吧?”
  二柳闻声各自一呆,由不住都后退一步,在前面那人冷冷一笑道:“朋友你是谁?”
  说时,后面人已用马灯照了过来,木尺子手遮灯光,哈哈大笑道:“你们两个连我
也不认识了吗?”
  为首的那人,忽然口中“哦”了一声,有些惊惶地道:“原来是木老爷子,真是失
敬了!”
  说话之人乃是柳玉,他身后的柳川闻言也呆了呆,抱拳道:“原来是木老前辈,你
老人家不是在天山……怎会来到了这里?”
  木尺子嘻嘻一笑,手捋长须道:“怎么样,只许你们开小差,就不许我老人家越狱
不成?你们哥两个现在改行啦是吧?”
  说时,一双瞳子上上下下在柳玉、柳川身上转着,面上带出嘲笑之色。
  柳玉、柳川一时都不由得面红过耳,只是夜晚看不出来罢了。柳川上前一步,干笑
道:“老前辈不要取笑了,要知道是你老人家,我们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呀!”
  柳玉却十分注意着那两个箱子,怪笑了一声道:“这么说,你老人家是真的偷回绿
玉匙,把那批宝物弄到手了?佩服!佩
  木尺子冷冷一笑道:“你们哥俩是看着眼红?拿口袋来,要多少装多少,可是有一
件,拿过了就算了!要是再动别的念头,我老头子可就不答应了!”
  柳玉、柳川面上一喜,对看了一眼,却又顿时收起了喜悦之色,柳川低首干笑了一
声道:“老前辈不要开玩笑了,我们哥儿两个有多大的胆子敢占你老人家的便宜,就是
你给我们,我们也不敢要呀!”
  木尺子嘻嘻笑道:“好!你们哥儿俩漂亮,可是要是说了不算再起黑心,可就别怪
我木尺子手下无情了!”
  柳玉也嘻嘻一笑道:“你老人家太多心了”
  木尺子哼了一声道:“好吧,既然如此,我老人家托个大,还得向你要条船,我这
就走了!”
  柳玉摸了一下光头,皱着眉毛道:“这个……老前辈,前面水里可不能走了,为了
挡这笔财路,我们在溪水里下了十里的石头,你们还怎么能坐船呢!”
  木尺子嘻嘻一笑道:“那怎么办?还要我们走路不成?”
  柳川笑了笑道:“木老前辈你放心,水路不通,陆路上包给我好了。你要去哪里都
行,我负责送到!”
  木尺子嘿嘿一笑道:“那倒是不敢当,你只设法给我们弄几匹马就行了!”
  柳川笑了笑道:“这件事容易,我这就照办。三位请等一等。”
  说罢转身而去,须臾,牵了四匹马回来,木尺子见状哧哧一笑道:“真有你的,有
这四匹马就行了!”
  说罢就向着蒲天河含笑道:“来,小子,咱们先把箱子捆上去,时候可是不早了,
要是今晚上不能赶出去,咱们爷儿们可就免不了要吃亏!”
  说罢目光向着雪山二柳扫了一下,嘻嘻一笑道:“是不是?”
  柳玉、柳川一愕,柳川冷冷一笑道:“老前辈你真会开玩笑,谁还敢在老爷子你手
底下弄鬼,你放心走吧!”
  这时那位天竺异人马太,却坐在马上笑了笑,道:“木老头,时候可是不早了,别
再耽误了,我们走吧!”
  木尺子跃身上马,柳川却赶上来,送上了一盏马灯道:“老前辈你拿着这个,路上
好有个亮儿!”
  木尺子接过马灯,向着二柳面上望了望,冷冷一笑,抖动丝辔,跨下马匹泼刺刺地
驰了出去。
  蒲天河最后上马,却见柳玉、柳川正自交头细语,不由心中一动,当下催马上前,
对木尺子道:“师父,莫非你就相信这两个家伙了?”
  木尺子回头看了一眼,嘻嘻一笑道:“我怎么会这么笨,不过是暂时弄两匹马骑骑
罢了,反正此时此刻,他们还不敢!”
  蒲天河皱了一下眉道:“这么看起来,他二人必定另外还有帮手,否则他们怎敢对
我三人下手?”
  木尺子哼了一声道:“这一点我也想到了。走着瞧吧!”
  马太的马在前面转回身来,大笑道:“你们两个放心,跟着我马太走,绝对没错!
这一带地方我熟得很。”
  木尺子叹了一声道:“也只有如此了。我老头子,是人生地陌!”
  马太嘻嘻一笑,向前张望了一下道:“这地方叫鸦颈子。跟着我走没错!”
  蒲天河心中甚喜,答应了一声,飞马而前,本尺子却冷森森地一笑,对于马太这个
人,他确实还不敢深信,可是此刻正是前狼后虎,比较起来,还只有马太这个人容易对
付一点。
  当时他也就不再多想,催马而上,人马遂行于乱山丛林之间。天空虽有一弯明月,
可是树丛很密,光线照下来只是淡淡的光影。
  深山里,不时传出几声狼嗥,的确是一处人迹稀到的荒凉地方!
  如此行走了约有数里之遥,前行的马太,忽然勒住了马辔,他那一双小而亮的眸子,
不时地转着,像是在搜索着什么,木尺于沉声道:“怎么不走了?”
  马太搔了一下头。龇牙笑道,“前面可又入了山道了。路太窄,我们只能成单行走
才行,我在前带路!”
  说罢转了儿个弯,果然来到了两座石峰之间。两座石峰高耸入云,其上光秃秃的,
没有树木,可是却生有墨黑黑的一片青苔。
  马太手指这两座石峰道,“这就是‘两将军’,我先走一步了!”
  说罢疾疾带马入了山道,蒲天河方要跟去,却见木尺子随后而上,道:“小子你殿
后,小心那两箱东西!”
  说着,匆匆拍马而上,紧跟着马太奔去,蒲天河最后策马,他一只手拉着那匹驮有
宝箱的马,最后走进了山谷,谷道之内寒风阵阵,一线月光,由巍巍的石峰顶尖上射了
下来,更觉凄凉十分!
  这时木尺子的马已追近马太,哈哈笑道:“老马,可别走得太快呀!”
  马太回头看了一眼,似乎显得有些不大自在,他笑了笑,马行放慢,木尺子这时细
看眼前形势,真是险到了极点。
  这道窄谷内,虽说是可容单道行走,可是万一有了事故,凭着自己和蒲天河的一身
轻功,固不愁走不脱,然而要想带着那两个沉重的箱子,却是万难了。
  想到此,他也就越发注意眼前地势。
  马太的马在前又行了约有里许光景,只见两旁山势越发的陡峻,惟一不同之处,那
两侧峰岭之间,现出了浓密的树林子。
  木尺子看到此,不由皱了一下眉,心付道:这地方若是有贼人打劫,可真是一夫当
关万夫莫入,险到了极点了。
  一念未完,忽见当空唏哩一声脆响,一支响箭划空而过!
  木尺子呵呵一笑,忙自勒马道:“快停住,那话儿可是来了!”
  说时回过身来,招呼蒲天河道:“小子,快把牲口带过来,好戏来了!”
  说声未完,忽见前行的马太飞马就逃,这老头儿口中哈哈大笑了两声道:“木老头,
你认栽了吧!”
  说时就手拿出一个竹管,嘟嘟吹了两声,这位天竺怪老人,一连吹了几声口苗,陡
然自马鞍上飞身而起,向着右面峰岭之上落去!
  木尺子见状,一声怪笑道:“姓马的,原来是你弄的诡计,我倒要看你往哪里走!”
  说完,身子霍地自马背上拔空而起,活像是一只腾霄的大雁,直向着马太身后扑去!
  这时马太身子已然扑上了十数丈,这矮小的老人,忽然在绝峰上一个倒仰,口中一
声叱道:“老头子,看家伙吧!”
  说时右手向外一挥,只听见“铮”的一声脆响,竟然由他掌心内,飞出了一掌棱形
的暗器。
  这一掌暗器一出手,挟起了大股的劲风,四面八方直向着木尺子全身各处打来,一
闪而至。
  木尺子怪笑了一声道:“好个老兔崽子!”
  他说着,身子第二次腾空而起,却又比上一次更要高出了许多,马太发出的那一掌
暗器,竟是没有一粒打中在他身上,一片叮当之声,全数都落在山石之上。
  马太见一掌暗器未曾打中,身子猛地一翻,口中又怪叫了一声,第二次向他发了一
掌!
  这一次他掌心运劲,掌风里又夹着前发的暗器,这种暗器在天竺名唤“枣子钉”,
是一种形同枣核形状,两头尖的东西,可是没有“枣核镖”那么大,要小得多。
  木尺子身子腾空,乍见对方暗器又到,不由嘿嘿一阵怪笑。
  这时就见他一头长发全数都像针立了起来,他凌空的身子,在空中一个倒折,双掌
同时推出,巨大的劈空掌力,迎着飞来的暗器一撞,暗器全数都倒退了回去。
  木尺子凌空的身子,跟着一个滚式已扑了下来,狂笑了一声道:“老小子,你还想
走么?”
  说话之间,已扑到了马太身后,“金豹现爪”,一掌直向着马太后腰上打去。
  马太身子一折,“噌”的一声,一口缅刀由上而下削了下来。可是木尺子哪里会把
他看在眼中。
  这老头儿怪叫了一声,右手一分,直向马太刀上抓了过去!
  马太这时显得有些紧张,他一面迎敌,一面口中狂吹着口笛,尖声刺耳。四山之间,
都有了回音,却只见两峰上,人影纷纷,俱都向着窄谷内扑去。
  木尺子暗道了声不好,按理说,此时此刻,他应该顾全谷内的两箱珠宝才是正理,
可是他因心恨马太的诡诈,这时竟不顾谷内珠宝,狂吼了一声,奋身向着马太扑过去。
  马太身子向前用力一扑,怪笑道:“老头儿不要钱了,追我干啥?”
  说时身子一滚,已到了木尺子足前,就见他刀锋一现,直向着木尺子面上崩去。
  木尺子见他刀法诡异,因距离过近,这一刀险些为他砍上,不禁更激起怒火,这老
头儿一身武功,已到了登峰造极地步,此刻怒火中烧,更似出山之虎。
  马太缅刀方一递出,木尺子双掌一拍,施了一个“贴”字诀,只听见啪的一声,已
把对方缅刀夹在了掌心之内:
  马太用力一摇,未为所动,立时发觉不妙,就见他身子霍地向外一翻,滚出了丈许
以外,就在这时,当头一声娇叱.当空飞下了两个少女,其中之一尖声道:“马太叔还
不快走!这里的事,你不要管了!”
  说话之间,其中之一,猛地朝着木尺子扑去。
  木尺子这时由二女装束上已看出来了,二女乃是春如水一边的,不由又惊又怒,他
狂笑道:“该死的丫头!”
  双掌向外一翻,口中呼了一声:“撒手!”
  马太手中的缅刀脱掌而出,在空中划了一道银虹,呛的一声落在石峰上。
  同时之间,这位老少年身子一偏,左手的掌风向外一逼,“砰”一声,已把面前的
少女打得一路翻滚下了山峰。
  整个的窄谷,充满了人声,一片喊杀之声,上冲霄汉,在混乱的人声之中,间杂着
马嘶,可以想象出蒲天河此刻的处境是如何的困难了。
  木尺子打翻了一名少女,目光中却见那马太身子倏起修落,直向着峰头上扑去!
  这矮小的老头儿,这一刹那,有如丧家之犬,他已经发觉出木尺子不会与自己甘休,
只见他身子方自跃上了十数丈,木尺子却如同狂风也似,自后追了上来。
  马太这时已跃上隘口,正要腾身而起,木尺子已再次追了上来,哈哈怪笑道:“马
太,你死了这条心吧!”
  马太身子陡然一仰,双目赤红,双掌一伸,直向木尺子双瞳上抓去,木尺子二腕一
分,把来犯的双手荡开了一边。
  同时之间,就见他足尖一挑,一脚正中马太心胸之上,只听得马太狂啸了一声,口
中“啊”了一声,喷出了一个血笛子,身子霍地向后一翻,咕咕噜噜直向着峰下翻落而
去!
  木尺子忖思着对方活命的希望是很小了,正要转扑谷底,却见马太翻滚之处,四粒
奇光耀眼的珠子也滚了出来,在峭壁之间一路跳动下落。
  木尺子长啸了一声,飞身扑去,他身形起落如腾空白鹭,极其优美。
  可是却有人比他更快,那是一条横刺里扑出的人影,身子一出来,在峰壁问略一起
落,已将四粒明珠拾了起来,转身一纵没入黑暗之中。
  木尺子赶到之时.那人早已无影,只气得他错齿出声,由那人身影中看来,极似春
夫人春如水,果真是她,今天自己是裁定了。
  木尺子立定了身子,只气得眦目欲裂。
  忽然,他想起了谷底的蒲大河,不由大吃了一惊,忙自展开身形向谷底扑去!
  这时蒲天河正同两个黑衣汉子打成一团,木尺子赶到之时,蒲天河掌中剑刚把其中
之一劈倒在地,另外一名,身子腾起来,正好落在了木尺子身前。
  木尺子一声冷笑,右掌一抖,正正地抓在了这人的前胸上,左手二指向外一点,这
汉子已被点住了穴道,身形纹丝不动。
  蒲天河身子向前一落,叹了一声道:“你老来晚了一步,那两箱东西,已经被他们
抢去了。”
  木尺子呆了一呆,嘿嘿冷笑道:“你看清是谁没有?”
  蒲天河摇了摇头,道,“人数太多,有男有女!”
  木尺子阴森森笑道:“好,狡猾的春如水,想不到她竟然早已买通了马太,我老头
儿岂能吃这个亏!”
  蒲天河奇怪的道:“你怎么知道是春如水?”
  木尺子冷冷一笑,道:“这件事很容易知道!”
  说罢身子一转,已到了那名被点了穴道的黑衣汉子身边,双手伸出按在了那入两肩
之上,霍地一抖,这人狂叫了一声,睁开双眼,颤声道:“你……老饶命!”
  木尺子哧哧一笑道:“你们是哪里来的,说出实话饶你一命,要不然……嘿!”
  这人牙关颤抖不已,一面乞求道:“我说……我说……老爷子你千万别下毒手!”
  木尺子冷冷地点头道:“好!我问你,那两箱东西谁抢去了?你们是哪里来的?”
  这人喃喃道:“我们是蒙古寒碧宫来的,春夫人是我们的首领,东西也是她老人家
抢去了!”
  木尺子嘿嘿一笑道:“果然是她。很好,去你的!”
  说罢右手向外一推,这汉子被丢出了丈许以外,摔了个斜斗,爬起来就跑了。
  蒲天河闻言之后,也是又恨又怒,沮丧不已。木尺子坐在石头上歇了一会儿,站起
来冷冷一笑道:“小伙子,你也用不着替我难受,我们这就去找她。妈的,走得了和尚
走不了庙,我烧了她的船!”
  蒲天河冷冷一笑,摇头道:“这又有什么用。此时怕连船也没有了。我们一不作二
不休,不如赶到她寒碧宫去,看看她还能赖帐不?”
  木尺子重重地叹了一声,自责道:“我他妈的可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我早知道
马太那个老狗不是好东西,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和春如水那个贼婆娘连成一气。这
可好!”
  蒲天河冷冷一笑道:“这也好,就怕不知道是谁,现在知道了,谅她也赖不掉,我
们就上蒙古去一趟!”

            ※         ※         ※

  夜空之下,二匹马仰天长嘶!
  现场是一片劫后凄凉!窄谷躺着十数具尸体,随着夜风,散发出一阵血腥!
  木尺子、蒲天河双双上了马,直向前路行去,想不到此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
不容易东西到手,却又中途遇此劫难,实在令人想来不服!
  尤其是木尺子,一路之上,更是长吁短叹不已。二人顺着窄谷小道一直行下去,约
莫走了半个时辰,才出了山峰。眼前是一片原野,一道静静的溪水缓缓向前流着,四周
散发着野菊花香。
  木尺子勒马溪畔,冷笑了一声道:“春如水欺人太甚,此去天边海角我也要找到她,
誓不与她甘休!”
  方自说完,就听得后路上,一阵马蹄声,回身看时,却见大批马群,如同潮水似地
拥了过来。
  目光之下,只见为首二马之上,坐着两个光头,木尺子、蒲天河立刻认出了来人是
雪山二柳,只是不明白此时何以他二人会出现?
  转瞬之间,这群人马已来到了近前,为首的二柳之一举手道了一声“停”,马群立
即停住。
  柳玉、柳川向二人看了一眼,俱都咦了一声,柳川翻身下马道:“木老前辈,这是
怎么回事,莫非你们遇见了什么事情不成?”
  木尺子哈哈一笑道:“你兄弟来晚了一步,那两箱东西,早已被春如水那婆娘抢走
了!”
  柳川神色一变,顿足道:“啊呀!我早就知道这女人不好斗!”
  说到此,不由脸上一红,好似发现自己说漏了嘴,一时呆在当地,答不上话来。
  柳玉忙跳下马来,干笑了一声道:“老前辈你千万不要误会,我们兄弟天大的胆子,
也不敢动这个念头,我们只不过是路过这里……”
  木尺子哈哈一笑道:“我不管你们是怎么来的,反正东西己被入抢走了,现在就剩
我师徒两个人,你们看该怎么个办吧!”
  柳川翻了一下眼皮,道:“老前辈可知道那春如水往哪里去了?”
  柳玉忙碰了他一下,咳了一声道:“我们兄弟两人,仗着人多也许还能把东西给追
回来,老前辈你看怎么样?”
  木尺子嘿嘿一笑,道:“谢谢你兄弟的好意,这批东西反正是无主之物,谁抢着了
谁要,你们兄弟要是真能由春如水手中抢过来,自然归你们,我木尺子绝不占你们一点
便宜!”
  柳氏兄弟不由一振,柳川喃喃道:“老前辈说的是真……真的?”
  木尺子点了点头道:“自然是真的!”
  雪山二柳互看了一眼,各自点了点头,柳玉嘿嘿笑道:“谢谢老前辈的海量,那春
如水走不开我兄弟的手心!”
  说罢回过身来,大声道:“谢一虎,你快下去,通知水路的兄弟们注意,把出玉门
关的水路封锁了,不许任何人通过。快去,快去!”
  那名叫谢一虎的汉子领命飞奔而去,柳玉又吩咐下去道:“王银川,你带我的柳叶
旗到杏叶岭,请窦老夫人助我兄弟一臂之力,就说事成之后,我兄弟有重礼见赠,绝不
食言。快去,快去!”
  说罢由怀内取出一面细如柳叶似的旗子,交与王银川,又道:“你多带几个人去,
我兄弟一会就来!”
  那叫王银川的人,乃是一个细长的瘦子,一身白衣,像个人灯似的,接过了柳叶旗
后,他回身招呼了十几个弟兄,一路飞马而去。
  柳叫在后面大声嘱咐道:“走小路去!”
  一行人马,顺着溪水,转瞬间已自无踪!
  蒲天河冷冷一笑道:“柳兄心力只怕白费了,那春如水也许己走脱了!”
  柳玉哈哈一笑道:“此出玉门关杏叶岭乃是必经之地,那地方是一人当关,万夫不
敌,春如水就是有天大的本领,只怕也难渡过此关!”
  木尺子皱了一下眉,道:“你方才所说的那个窦老夫人,可是当年和你师父蒋寿为
敌,被迫逃亡的那个麻婆窦三花?”
  柳玉怔了一下,点头道:“正是此人,老前辈原来也认识她!”
  木尺子嘻嘻一笑,道:“妙哉!妙哉!久闻此人所蓄的‘金河蜂子’十分厉害,果
真如此,那春如水是遇见劲敌了!”
  柳玉得意地道:“你老说得不错,窦老夫人是养有一些‘金河蜂子’,只是她是不
轻易使用的!”
  木尺子哈哈一笑道:“你兄弟只怕还没有摸清那窦三花的脾气,老夫对于这婆子倒
有几分认识,此妇最是狂傲,就是你们两个主人亲自去请她,也未见得能请动她,打发
几个小辈,更是休想请得动了!”
  柳玉怔了一下,道:“对了,这话不错,老前辈之意以为如何?”
  木尺子呵呵一笑,道:“罢了,我老头子好人作到底,就帮你们这个忙吧!”
  柳玉一呆道:“你老是说……”
  木尺子森森一笑道:“凭你兄弟那点面子,想请动窦三花只怕不易,我老头子昔日
与她倒有一些面子,现在你们就拿我一件东西去见见她,也许尚有点希望!”
  柳氏兄弟不由大喜,齐声道谢不已,木尺子遂自身上取出了一粒扁玉的鼻烟壶,嘻
嘻一笑道:“这鼻烟壶上刻有多人的名字,那窦三花的名字也在其上!乃是当年的一件
趣事,你只要出示此物,想她也会记得的!”
  柳玉接过来,目放异采道:“真是太谢谢了!”
  柳川抱拳打躬道:“老前辈如此玉成,恩同再造,现在我兄弟也不说什么感谢的话
了,反正早晚我弟兄会有一片人心!”
  木尺子呵呵一笑道:“你这话说得太早了,我老头子苦心到手的东西,也没有那么
便宜,随便的叫外人拿去!我们不过是赌个先后罢了!”
  柳玉一呆道:“什么叫先后?”
  木尺子嘻嘻笑道:“先后你都不懂?这两箱东西,谁先到手,就算谁的,你们两个
该明白了吧?”
  柳玉一笑道:“也好!那么我兄弟告辞了!”
  木尺子也一笑道:“对了,你们快去吧,那窦三花可不好请呢!”
  雪山二柳内心不禁狐疑不已,也实在是不明白这老狐狸是在闹什么玄虚,不过此刻,
他二人早已被那两大箱珠宝弄昏了头,哪里还会想到那么多,当时带领着众弟兄,一路
飞马疾奔而去!
  他二人走后,木尺子望空呵呵一笑道:“钱是人人想要,当真是好东西!
  蒲天河冷哂道:“以我看来,这些钱真比杀人的钢刀还狠十分,师父得放手时且放
手,何必斤斤于此!”
  说到此,又冷冷一笑,颇有些不屑的意味。木尺子呵呵一笑道:“小子你错了,这
几个钱,真要是落入好人之手也还罢了,要是落在了这些人物手中,那是助纣为虐,如
何是好!”
  说到此,搓手怪笑道:“为师我一生行事,从不曾像今日这么丢脸过,这两箱东西
原本是属于我的,谁也不能拿去!”
  蒲天河一怔道:“咦,你不是让给柳氏兄弟了?”
  木尺子冷笑道:“我什么时候说让给他们了,我只不过是与他们赌个先后输赢罢了!”
  蒲天河皱了一下眉道:“莫非我们还会比他们先么?”
  木尺子颔首道:“这就是我老人家智力过人的地方了。小子,你想想看,那春如水
岂是好欺侮之人,如果只是柳氏兄弟二人,我也就不存幻想了,可是现在又多出了一个
窦三花,这老婆子功夫了得,那春如水也怕她三分!”
  蒲天河点了点头道:“你老人家是想要他们鹬蚌相争,而坐收渔人之利可是?”
  木尺子手捋长须,嘻嘻笑道:“然也!你总算明白了!”
  蒲天河摇了摇头道:“到时候,只怕更不易解决了。那时候你老人家宝物不曾到手,
却结下了几方面仇敌,画虎不成,反类其犬!”
  木尺子双目一瞪,怒形于色道:“你也太把我看差了,这件事我务必办成功给你看
看!我们先找个地方歇一歇,再去看这场热闹!”

            ※         ※         ※

  秋风过去,黄叶凋零。
  杏叶岭上的杏树,都结满了累累杏果,一个黄发黄衣的老婆婆,正坐在一张靠椅上
望着天空发怔,须臾,一个黄衣少女由岭下飞奔而上,这黄衣婆婆忙自站起来道:“你
回来了?打听到什么消息没有?”
  日光映着这老婆婆的脸,原来这老太婆还是一个大麻子。面若重枣,那副尊容,可
真是不敢恭维,方自上来的那个黄衣姑娘,倒是风姿绰约,很有几分姿色。
  就见这姑娘上前招呼了一声:“师父,你先坐下来,叫我歇歇气,再慢慢说!”
  麻婆坐下来,却睁着一双小眼道:“是落日坪的宝物出来了吧?”
  少女吁了一口气,点了点头,道:“有这么一点影子,外面乱透了!”
  她一面说,一面用手按在心胸上,好似走了甚远的路途,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麻婆一听落日坪藏宝出现,不由精神一振,立时抢问道:“出来了?谁得手了?那
人呢!”
  黄衣少女用一双大眼睛,白着师父,叹了一声道:“有人说是雪山二柳,有人又说
是蒙古来的春夫人,还有人说是一个天竺人叫什么马……太!”
  麻婆倒在椅子上,口中“唔”了一声,良久才道:“这件事很麻烦……”
  黄衣少女挑了一下眉毛道:“还有,春夫人的船已向这边来了,大概再有一个时辰,
也就差不多要到咱们杏叶岭了!”
  老太太口中又“唔”了一声,她忽然用手在椅子把上“叭”地拍了一下,断然道:
“香儿,把水闸给下了!不能叫她们过去!”
  少女答应了一声,翻着眼睛道:“师父您莫非认为是春如水……”
  婆婆冷冷一笑道:“这婆娘一向是神出鬼没,她作一件事情,一向是有始有终,我
奇怪她好好地,怎么会又走了,这其中必有名堂!你快去!”
  黄衣少女答应了一声,掉头如飞而去。
  麻婆婆这才又靠下身子来,频频冷笑不已。忽然岭下蹄声嘚嘚,奔来了几匹快马。
  这行人马,到了岭道前相继下马,为首一个汉子,一手拉着马,一面高声喧道:
“雪山二柳门下弟子,向窦老夫人叩请金安!”
  椅上的麻婆嘿嘿一笑,倏地站起来,道:“我就是,有什么事?”
  为首的汉子,倒没有想到对方竟在眼前,不由一惊,当下上前一步,躬身抱拳道:
“在下王银川,乃是柳氏兄弟手下弟子,今日奉了柳氏兄弟的信旗,要与老前辈答话!”
  麻婆嘿嘿冷笑了几声道:“柳玉、柳川两个兔崽子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找我还会有
什么好事?什么事你说吧!”
  王银川卑贱地笑了笑,腾身而上,双手先把柳氏兄弟的“柳叶旗”呈了上去。
  麻婆窦三花接过来,微微看了一眼,冷哼道:“什么事,你快说吧,带这么些人来
是干吗,打狼呀?还是吓唬我老婆子?哼!”
  王银川后退一步,面上讪讪道:“在下不敢,只是柳二爷怕前辈用人,以供差遣而
已!”
  麻婆笑骂道:“算你他妈的会说话,”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王银川答应了一声,心里却直嘀咕,当时咳了一声道:“事情是这样的!”
  麻婆“哼”了一声笑道:“是为了落日坪的东西是吧?”
  王银川愣道:“婆婆如何知道?”
  麻婆大笑了一声,道:“我怎么知道?柳玉、柳川找我不是为了这件事,还会是为
别的?”
  王银川咽了一口唾沫道:“是!是!是这样的!”
  窦三花面色一沉道:“东西是不是到了春如水那婆娘的手里了?现在柳氏兄弟想请
我帮忙,把东西抢过来,是这么件事吧?”
  王银川怔了一怔,心说原来这婆婆什么都知道。当时翻了一下眼珠,点头道:“那
两箱东西,本是该我们的,春如水却插手硬……”
  麻婆嘻嘻冷笑道:“胡说八道,无主的东西,怎么就该是你们的,我还说是我的呢!”
  王银川怔了一下,心说糟了,这婆子不要也起了黑心,那可就坏了。
  当时双手一搓,干笑了笑道:“柳二爷还说,如果婆婆能够帮忙把这批东西劫下来,
其中三成用来孝敬你老人家,婆婆看可好?”
  麻婆闻言,仰天打了个哈哈,道:“笑死人了,这算是什么孝敬?”
  王银川窘道:“婆婆莫非嫌少?”
  窦老夫人面色一冷,道:“妈的,柳老二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我要是真地把东西劫
了下来,不全都是我的了,我还要他的三成,真是放他妈那个屁!”
  说到此一只手挥了挥道:“走!走!走!别让我看着讨厌了!”
  王银川面红过耳地道:“此事务必请你老人家赏在下一个面子……”
  窦老夫人一翻双瞳,道:“这事没有什么好商量的,我是一百个不答应。你们走吧!”
  王银川气得脸色直发白,可是他也知道这麻婆棘手,不是好惹的,当时用力地咬了
咬嘴唇,道:“好吧,老前辈既然不肯帮忙,我们也只有走了。不过有一件事,还要老
前辈帮个小忙!”
  麻婆哼了一声道:“还有什么事情,快说!”
  王银川冷冷一笑道:“所谓光棍不挡财路,婆婆既是不买雪山二柳的账,可是却也
不便再多事!”
  才说到此,那麻婆一口痰吐了过来,哑声骂道:“滚你妈的!我老人家的事还要你
管吗!”
  这一口浓痰,那王银川虽是忙抬起脸,没有叫吐在脸上,却正正地唾在了脖子上,
只觉得又热又腥,粘滑似胶。
  王银川只觉得心里一恶心,真差一点要吐了出来。当时不由大怒,呛一声,拔出了
腰刀,厉声道:“你这婆子,怎么可以如此欺人!”
  麻婆身子一飘,已站到了他面前,只见她麻脸上红光闪烁,冷笑道:“你想怎么样?
你还敢动家伙么?”
  王银川顿时吓得手足发软,当时垂下了刀,叹了一声,纵身上马,只觉得脖颈咽喉
处,那口痰粘得别提有多么难受了,只得用衣袖用力擦了下来。
  麻婆见状呵呵大笑道:“小子,你给我认乖吧,老娘多多少少还顾全二柳一点面子,
要不然就冲你刚才那份德性,早就打发你喂蜂子吃了!”
  王银川不由吓得打了一个哆嗦,他知道麻婆所谓的“蜂子”正是她饲养多年的“金
河蜂子”,久闻这些小东西最爱嗜人肉,别真叫她给喂了蜂,那可是冤枉透了,这件事
自己也只好认倒霉算了。
  想到此,化冷笑为苦笑,在马上抱了抱拳道:“老前辈赐教,在下没齿不忘。金砖
不厚,玉瓦不薄!”
  这“玉瓦不薄”四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只听见那麻婆喉中一声咳!
  王银川就知道不妙,赶忙掉马就走,紧跟着那麻婆口中“波”的一声,一口浊痰脱
口而出,王银川逃开了正面,却是逃不开背面,这一口痰,只听见“叭”的一声,正正
地打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紧接着那麻婆一声狂笑道:“他娘的,再不走,老娘我用大脚丫子踹你!”
  眼看着这群人狼狈而去,麻婆笑得嘴都合不拢。这时那奉命去关水闸的香儿已转回
来,见状奇怪地道:“师父,那些个人是干什么的呀!”
  麻婆回过身来,笑道:“香儿,你来得正好。你刚才说得不错,落日坪的那批宝物
果然出来了,而且一点没有错,是春如水那女人弄走了!”
  说到此,这麻婆仰天想了一会儿,点头道:“这是我们一个好机会,妙的是那春如
水非要由咱们这杏叶岭过去不可,她要出玉门关,这是必经之地!”
  黄衣少女秀眉微拧道:“只是就我们师徒两个,人不太少了点么?”
  麻婆嘻嘻笑道:“一点都不少,人多了反而碍事。香儿,你去把我的那金河箩袋拿
来,咱们的蜂很久也没有尝过人血了,今天也叫它们打打牙祭!”
  黄衣少女答应了一声,转身而去,须臾,她背来了一个极大的箩筐。
  那箩筐很像是一个大蚌壳的形状,只是每一半都有一条皮带,可供人提背之用,箩
筐是用极细的金色漆竹编制而成。
  黄衣少女背着这“金河箩袋”,还没有走近,已可听得一阵阵吱吱之声,由那大箩
筐内传出。
  麻婆窦三花见到了这金色箩筐,不由咧开大口笑道:“有了这东西,就是他们有千
军万马,也得提着万分小心!”
  说罢自黄衣少女身上,把“金河箩袋”接了下来,那箩筐一边,系有一个金漆葫芦,
麻婆取下了葫芦,就口灌了一口,忽地打开了箩袋,只听见“嗡”地一声,自筐内,散
出了大片金光,刹那之间,当空集成了密密的一片,有如是大片的金色云块一般。
  这所谓的“金河蜂子”,每一只都约有手指大小,通体金色,闪闪发光。
  最奇的是,在它们条状的躯体两旁,每一边都生有一只极小的三角形翅膀,双翅扇
动之声发出一种刺耳的“啧啧”之声。
  这群“金河蜂子”,自箩袋内甫一飞出,俱旋风般乱舞,每一只都发出吱吱的呜声,
千百齐鸣真有点刺耳欲聋!
  奇怪的是它们都似经过麻婆特别的训练,虽是野性猖狂,却没有一只离群远飞,都
在当空数丈方圆之内上下飞着。
  那麻婆遂把方才由葫芦内含入口中的东西,“噗”的一口喷了出来,化成了大片的
红雨,直向着空中的蜂群喷去!
  当空的金蜂迎着这片血雨,几个翻扑,已噬食得干干净净,麻婆窦三花发出连声的
怪笑,遂一口口的就着葫芦向空中狂喷着。
  转瞬之间,已把葫芦内的血汁喷了个干净,那大片的金蜂仍似没有过瘾,又自在空
中飞鸣不已。
  窦三花忽然咧口发出一阵似哭似笑的怪声,空中金蜂闻声吱吱鸣叫得更厉害,似乎
在与麻婆抗命,禁不住麻婆口中的哭笑之声愈来愈大,最后简直有点树倒山塌之势!
  在如此的噪声压力之下,空中的金蜂才败下阵来,三三两两的全数都转回到方才的
箩筐之内。
  窦三花关上箩筐,长长吁了一声道:“妈的,这些小东西越来越不好带了!”
  黄衣少女方要答话,忽然“咦”了一声,转身道:“师父,有人来了!”
  方自说毕,就听见一人哈哈笑道:“好厉害的金蜂,我弟兄算是开了眼界了!”
  话声未毕,两条人影已翻了上来,现出了两个矮小的光头汉子,麻婆这时已闻声回
头,见状面色一冷道:“柳氏兄弟,你们又来了!”
  柳玉嘻嘻一笑道:“婆婆方才对我兄弟也大不赏脸了,我想那位兄弟必定是口下无
德,才会惹烦婆婆发脾气生气,所以我弟兄特别来向你老人家陪不是来了!”
  窦三花冷冷一笑道:“柳老大,说话别拐弯抹角,莫非你们还不死心么,那春如水
乃是蒙古的霸王,我老婆子可是惹不起她,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
  柳玉嘻嘻一笑道:“婆婆,算了吧,谁不知道婆婆你的金河蜂子,远近无敌,何况
这件事利己利人,事成之后对婆婆自己也有好处!”
  麻婆咧嘴一笑道:“对不起,这件事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帮忙,你兄弟还是自己辛苦
一趟吧!”
  柳玉上前一步,拜了一下道:“这件事并不是我兄弟二人之事,乃是另有一位老前
辈,这位前辈特别交下一件信物,要我二人呈上给婆婆,此事务请帮忙。”
  麻婆又冷冷一笑道:“哪来这么多老前辈,我说不管就是不管!”
  说到此,柳玉已自身上拿出了那个扁玉鼻烟壶,双手送上道:“婆婆请过目,这就
是那位前辈的信物!”
  麻婆皱了一下眉,接过了扁玉烟壶,望了望,面上果然一惊,森森一笑道:“木尺
子那个老儿也来了!”
  说到此,在头上搔了一下,冷笑了一声道:“不错,当初大雪山八人留名,有过这
么一句话,以后八人之中任何之一有事相托,受托者不得借故推却。可是……”
  顿了顿,她又冷冷笑了一声接下去道:“木尺子这老儿在哪里,我要与他说话,这
个便宜可不能就让他捡了去!”
  柳玉一笑道:“木老前辈同一位蒲少侠,此刻已经不在这里了,你老人家找不到他
了!”
  麻婆嘿嘿一笑道:“好个老小子!”
  说到此低头想了想,冷冷地道:“我先问你,那落日坪宝物,是真的在春如水手中
么?”
  柳玉点了点头道:“此事怎么会是假的?在下亲眼看见的!”
  麻婆冷森森一笑,道:“这件事本来我是决定不管的,可是木老头这个情不便不给,
这样吧,你们二柳手下有多少人?”
  柳玉怔了一下道:“有四五十个,婆婆莫非有用他们之处不成?”
  窦三花点了点头,道:“把你的人都叫来,在杏叶岭两旁埋伏下来,多备强弓利弩,
我们不动就不动,一动可就得把春如水那婆娘给收拾下来!”
  柳氏兄弟连连点头,私下窃喜不已。
  窦三花又冷笑了一声道:“你方才说事成分我几成?”
  柳玉扣了一下头,苦笑道:“三成怎么样?”
  窦三花小眼一瞪,道:“放你妈的屁,三成你去打发要饭的吧!这件事就冲你这句
话我也不能管!”
  柳川忙赔笑道:“婆婆不必生气,这样吧,咱们二一添作五,一半一半,这样总该
好了吧!”
  麻婆冷冷地道:“我们三七分帐!”
  柳玉一喜道:“我原说是三七呀,你三成我们七成!”
  麻婆冷笑道:“我七成,你们三成!”
  二柳都不由面色一变,相互一望,柳玉冷笑了一声道:“这条件太苛,恕我兄弟不
便从命!”
  柳川也面上变色,频频冷笑道:“前辈未免欺人太甚!”
  说罢抱了一拳,道声告辞,正要回身,麻婆嘻嘻一笑道:“你兄弟要是不答应那我
也没办法,我们只好放开手来互相斗一斗了,到时候只怕你兄弟一成也捞不着,那可更
冤了!”
  柳玉、柳川不禁都是一怔,相互商量了一下,柳玉遂回过身来,叹了一声道:“好
吧!我兄弟行事一向是抱着吃亏,从不想占人什么便宜,三成就三成吧!”
  麻婆才又一笑道:“你别不愿意,我老婆子还认为冤呢,没有你兄弟帮忙,我照样
能把东西弄到手,只不过是不大好意思罢了。这是看在木老头的面子,要不然你们能分
一成已是好的了!”
  天山二柳面色如灰,俱都冷笑不已。
  麻婆一翻眼皮道:“怎么,你们是不乐意?”
  柳玉忙赔笑道:“没有,没有!只是我们人多……”
  麻婆哼了一声道:“这么吧,你兄弟独得三成,另外我老婆子再拿出一成给你们手
下分分,怎样?”
  二柳脸上才有点喜色,柳川才叹了一声道:“好吧,就这么定了,反正你老人家也
不会没有良心,到时再说吧!”
  说罢抱拳道:“我就去部署一下,那春如水大概快来了。”
  麻婆冷笑了一声道:“你兄弟去你们的,那春如水是插翅难飞,我师徒自会对付她
们!”
  天山二柳总算是有了结果,虽然他二人心里是一万个不服气,可是却也比一成没有
好,反正到时候见机行事,能多捞一些是一些,暂时他二人也就不再多争论,匆匆下岭
而去。
  静静的乌里古拉河,在阳光之下,像一条银色的带子一样地伸展出去。
  而杏叶岭,就像是一扇大门,横跨在乌里古拉河的两端,像箍子似的,死死地箍住
它的咽喉。
  春如水停立在她的“北风”座舟之上,放目远眺,发出了一声冷笑。
  她身后立着一排弟子,手握剑柄,神情至为紧张,好似等待着春如水一声令下,皆
都要出手对敌的模样。
  大船之前,是一列十艘白木大船,其上满载着一些木材什物,缓缓地前行着,没有
一点声音。
  春如水忽然冷笑了一声道:“谅那雪山二柳,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话声方落,就听见“吱”的一声,一支白羽短箭迎面而至,春如水玉手一掠,已把
这支箭抓在掌内,她神色凝重地道:“继续开船,不许张皇!”
  当时回过身来,命令身后女弟子道:“吩咐前面船快些行走!”
  说到此,正要向岸上腾身过去,就见前面舟船,忽然都停了下来,一名女弟子隔船
掠过来,神色张皇地道:“前面水路不通,为人下了东西,过不去,请夫人定夺!”
  春如水面色一变,冷笑了一声道:“这是什么地方?”
  其中一名弟子张望了半天,道:“是杏叶岭。”
  说话之时,前面几艘船上,已起了极大骚动,似乎有一排排的羽箭,不停地向着几
只大船上射来!
  春如水面色变得一片铁青,回头对身后四位弟子道:“你们要紧紧护着这艘船,无
论有多大的事情都不可离开,我要前去看看!”
  说罢身形一长,已跃到了船棚之上,她身子在棚上一杀腰,正要再次腾起,就听得
溪边一声叱道:“春如水,你听着,前面水路已断,你还是识相一点,把那两箱东西献
出来,我们就放你们过去,要不然……嘿嘿!”
  春如水一阵狂笑,笑声一敛,冷冷地道:“朋友,你出来亮个万儿吧,钱财是小事
情,我春如水就是喜欢交朋友!”
  暗中人一声怪笑,道:“好!”
  陡然间,两条人影,自岸边的树丛里拔身而起,落在了大船“北风”号的左右两船
上。现身的是雪山二柳矮小灵活的身影!
  春如水微微一笑道:“原来是柳氏昆仲。失敬了!”
  柳玉一声怪笑道:“春如水,你是蒙古的财神爷,干吗呀!钱还没有捞够呀,又何
必来到咱们弟兄这个穷地方捡外快。春夫人,我们一向是很敬重你老人家的,这件事你
可真办得不够漂亮!”
  柳川也冷冷一笑,道:“这两箱东西,你得留下来,这叫黑吃黑,你怎么由木老头
那里夺来,我们也就怎么从你这里夺去。春如水,你可要想一想,这地方可不是你那戈
壁沙漠!”
  说到此,双手一搓,嘿嘿一笑,接道:“我们的人可是不少,你要是敬酒不吃吃罚
酒,那可就划不来了!”
  春如水却并不发怒,只是嘻嘻地冷笑不已。她慢吞吞地道:“有话好商量,别急!
二位既来到我的座船,我就算是一个主人!”
  说时,身子一折,已飘在了船头之上,向着天山二柳点首道:“来!来!来!请进
来坐一坐,有什么话都好商量!”
  天山二柳不禁相互对看了一眼,一时也弄不清是怎么回事。在他二人想象之中,春
如水闻言之后必定大怒,二人也正好反目为敌,以有利的埋伏,打胜这一仗。却是没有
想到,竟然会有这么一种局面!
  所谓”伸手不行笑脸人”,更何况春如水昔日原是夭山老魔蒋寿的座上客,二人论
起来,尚该执弟子之礼,此刻见状,也就更发作不起!
  可是天山二柳却也不是什么好欺侮的人,柳玉嘿嘿一笑道。“夫人,我不妨先告诉
你老人家一声,河侧两岸,我弟兄已埋伏了弓箭手,备下了大批火箭!”
  说到这里,顿了顿,手指前面大船道:“夫人请看,这些船上的木材,万一要是中
上了火箭,可就……”
  春如水倒着实呆了一下,可是此人心怀诡计,多年来杀人无数,主要在“沉着”两
个字上,天大的事情,她也能泰然处之。
  当时闻言微微一笑道:“你两个真是太费心了,钱是人挣,你兄弟真要说缺少钱用,
你春妈妈还会不管你们吗!放火杀人可是干不得!”
  二柳不由脸上一红,春如水这么当面占便宜,真叫他二人哭笑不得。
  春如水上前一步,撩开了舱帘笑了笑道:“请进来坐坐,咱们很久没见了,有话好
谈!”
  柳川嘻嘻冷笑道:“夫人,无论怎么谈,那两箱东西,我弟兄是讨定了。夫人既有
此心,不如送我弟兄一个人情,爽快一些岂不是好?”
  春如水笑道:“你这孩子,就是这么猴急,春妈妈答应你了,还能不算数吗?来到
了我的船上茶也不喝一杯,像什么话呀!快!快!进来坐坐。”
  二柳见她居然一口答应,心中也甚为高兴。
  他二人虽也顾忌到春如水是别有用心,可是他二人自忖两岸设有埋伏,上游更有麻
婆窦三花,谅她春如水也插翅难飞!
  所以,有了这种心思,春如水再这么一相让,他二人也就不再坚持了。
  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天山二柳虽未交谈,可是却都有同样一种想法,他二人是不甘
心,把即将到手的东西,一大半拱手送与麻婆。因此,如果春如水果真在此就把东西让
了出来,他弟兄也就乐得独吞了。
  二人有了同样的想法,面色立时就和蔼了许多。
  春如水再让了让,二人就走进舱内。
  春如水这艘豪华的座舟,立时把天山二柳惊慕得面上色变。落坐之后,柳玉嘻笑道:
“夫人真正是会享受,如此座舟,我兄弟别说是坐,见还是第一次见呢!”
  春如水回身招呼一个弟子道:“给二位献茶!”
  说罢,微微一笑目视着二人道:“是呀,所以我才请二位来坐坐呀,你们要是烧了
我的船,该多么可惜!”
  柳玉嘿嘿一笑,面色通红道:“我们只是以防万一,此时看来,夫人你原是一个豁
然大度、通情懂理之人。早知如此,我们也就不必多此一举了!”
  春如水含笑点了点头,目视水上,微一皱眉暗道:“上游的水路,怎会忽然中断了
呢?莫非是他们兄弟动了手脚么?”
  天山二柳在大船“北风号”上,与春如水搭讪着,其实一心一意,所想的却是那两
箱巨宝。
  他二人因见春如水谈笑从容,宛若无事一般,因此不禁暗暗起了狐疑,相互对望了
一眼,心中俱都有了一个疑念:“别是这婆娘故意留我们在此,而那两箱宝物却在另一
艘船上吧?”
  想到此,天山二柳俱有些坐不住了,柳玉引颈向后舱望了一眼,嘻嘻笑道:“夫人
这艘船可是真大啊!”
  柳川会意,立时起身笑道:“我二人既来,夫人少不得叫我们开开眼界,带我们参
观一下如何?”
  春如水焉有不明白他二人心思的道理,当下一笑站起来,含蓄的道:“简陋得很,
二位不要见笑。请!”
  说罢退后一步,柳川大步而前,柳玉也跟着走了进去。两旁女弟子各自分开,让出
了一条路来,柳川嘻嘻笑道:“打扰!打扰!”
  他口中说着,遂直接向舱内行去,柳玉忙跟随而进。这艘北风号座船,果然豪华无
比,地下铺的是鲜红色的厚毡,两廓内悬着彩色鲜明的各种玻璃灯,天山二柳不禁眼都
看花了。
  他二人在前舱走了一转,遂入内舱。春如水笑道:“按说,内舱乃是我就寝之处,
不便参观,可是又怕你二人失望……”
  二人笑而不答,春如水上前一步,启开了一扇门,室内设置更为绔丽,春如水回身
笑道:“二位只在门前坐坐,不必进去了。”
  二柳各自探首入内望了一眼,忙又缩了回来。各人都不禁喜上眉梢,肚子里像吃了
定心丸似的舒但。
  他二人同时都看见,室内正中,放着两口大箱子,由外形上看去,正是木尺子当初
的那两口箱子,二箱两旁各立着一个妙龄少女。
  这两个少女,每人都带着一口长剑,守在两口宝箱旁边,身形有如是石塑木刻一般,
纹丝不动。
  天山二柳又对看了一眼,才退回身来,那柳玉哈哈一笑道:“夫人,你那两箱宝贝
原来在此啊!”
  春如水颔首笑道:“二位见过了这批宝藏,我们再到前室说话如何?”
  说到此,冷冷一笑,向室内二女道:“青儿,芳儿,你二人把箱盖揭开,也让二位
贵客看看箱中何物?”
  侍立两旁的二女答应了一声,双双把箱盖揭开,天山二柳俱都不由得眼前一亮,只
见二箱皆都盛放着满满的珍珠玉翠,奇光耀目难开。
  柳玉身形一偏就要进去,却为春如水横身阻住道:“你要如何?”
  柳玉嘿嘿一笑,道:“只是想见识一下罢了!”
  说罢退回身去,老大不高兴道:“夫人当真不明白我二人的来意不成?”
  春如水嘻嘻一笑道:“岂有不明白之理,我们到前舱细谈一下如何?”
  柳玉点了点头道:“也好!”
  春如水遂向二女摆手道:“盖上箱子,你二人不得我命令,不许擅离一步!”
  二弟子各自弯腰,应了一声:“遵命!”
  春如水随同天山二柳来至前舱,落坐之后,天山二柳面上俱显出十分不安的神态。
春如水已知道二人此刻是见宝起意,都安下不良之心,她成竹在胸,也不以为意,当时
微微一笑道:“二位真的想要那两箱宝物么?”
  柳川窘笑了笑,搓着双手道:“夫人休要再打趣我二人了!”
  柳玉更不禁冷笑了一声道:“不瞒夫人说,我二人如没有十分把握,也就不敢轻易
来此现丑了!”
  春如水张大了眸子嘻嘻一笑道:“此话怎讲?”
  柳玉拱了一下手,面上讪讪地道:“夫人你老是明白人,你何必还要咱们把话说实
在了!”
  春如水冷冷地道:“我实在不明白你们的意思!”
  柳玉咳了一声,面含冷笑地道:“这条河两岸,夫人也看过了,我兄弟俱都埋伏了
厉害的人物,夫人只怕是不易通过!”
  柳川也点了点头笑道:“再说前面水闸已关,只怕……”
  话才到此,春如水嘻嘻一笑道:“水路不通,我可以走陆地,至于说人多人少的问
题,你们人多我的人也不少!”
  说到这里,这位在蒙古作威作福的女魔头发出了一阵尖笑,接道:“至于你们哥儿
俩……嘻嘻!不是春如水小看了你们,我还真没有把你们看在眼里面,除非你们还有什
么厉害的搭档,否则,尚不知鹿死谁手!”
  二柳闻言,俱面含冷笑,柳王冷冷地道:“夫人你说得不错,我兄弟确实不是夫人
对手,可是我们另外却有厉害的帮手,那个人如一旦出手,夫人只怕凶多吉少,就算是
夫人武功卓绝,能够幸免于难,只怕手下的人无一能活着出去!”
  春如水本是想到了此一层,是以才有意的用话去激他们,果然为她激出了来。
  当时,她神色不变,只冷冷地道:“我可以问一下这人是谁么?”
  柳玉嘻嘻一笑道:“夫人可曾知道数十年前,以‘金河峰’称雄武林的那位前辈婆
婆?”
  春如水不由面色一变,口中“哦”了一声,道:“麻婆窦三花!”
  二柳一齐点头,柳川嘻嘻一笑道:“夫人说得不错,正是此人!”
  春如水鼻中哼了一声,霍地站了起来道:“莫非她也要与我为仇不成?我与她并无
瓜葛,她又怎会如此?我不信!”
  柳川一声冷笑道:“信不信由你!”
  春如水皱了一下眉道:“久闻这婆子见财如命,岂有平白为你二人效劳之理!”
  柳川森森笑道:“谁又说是平白效劳了?实话对你说吧,我们已有了默契,宝物利
益均分!”
  春如水若有所思地坐了下来,微微一笑道:“这就难怪了。”
  柳川因而又道:“夫人,我们实在是不想惊动你老人家,可是此刻却是箭在弦上不
得不发,还望夫人成全才好!”
  春如水冷冷一笑道:“麻婆生性贪得无厌,只怕不会与你二人平均分配所得之宝物
吧!”
  二柳面上均不由得一红,柳川红着脸一笑道:“夫人说得不错,只是总比一成都没
有好!”
  春如水盈盈一笑道:“这么说你二人太不值钱了。那这样吧……”
  说着手托着腮帮子想了想,莞尔一笑道:“我给你们五成,也就是说一半。”
  二柳不由俱都一怔,春如水冷冷一笑道:“这个数目可比那麻婆要多吧!”
  柳川嘿嘿一笑道:“我们已与麻婆有约在先,怎能随便反悔?夫人,还望玉成才好!”
  春如水鼻中哼了一声道:“你二人不要太贪得无厌了,这买卖很划算,你们只要想
一想就知道了!”
  柳玉闻言早已动心,不由紧张地道:“夫人你是真心?”
  春如水微微笑道:“自然是真的。只要你二人一点头,我立时便把箱子抬来。如何?”
  柳川嘿嘿一笑,道:“夫人,你这么做,大概不是没有原因吧!”
  春如水点了点头道:“当然不是。”
  说罢,起身走至窗边,推开了窗,冷冷地道:“你二人要撤去两岸埋伏,并保证我
的座舟顺利通过才行。我想这条件,在你二人说来是极其简单的!”
  柳氏兄弟,低头互相低语了几句,柳川嘿嘿笑道:“如夫人所言果是真的,这些倒
也不难,只怕夫人是另有阴谋,我兄弟既失财,又得罪了麻婆可就太不值得了!”
  春如水目光扫视着二人,点头微笑道:“这件事情好办,我可以令人把那两箱珠宝
抬过来,放在你二人身边,只是此刻却不能给你们,船一过闸立时由你们抬走一箱,我
如欺骗你二人,那时你们再招呼麻婆窦三花也不晚!”
  二柳一想,倒也有理!
  他二人与麻婆本无深交,也犯不着为她卖命,此举既可多得财宝,又不伤一兵一卒,
何乐而不为?反过来想,一旦双方动起手来,自己这一方面,虽可说稳操胜券,然以春
如水之武功,即使是有麻婆窦三花助阵,自己这边伤亡亦在所难免,东西倒手之后,却
要分与麻婆一大半,比之春如水所说条件,实在差得太远了。
  二柳如此一想,顿时心生动摇,他两人又衡量了一刻,柳玉就站起来道:“好!我
们就这样一言为定!”
  春如水嘻嘻一笑道:“你们这样才算聪明!”
  说罢回头唤道:“命青、芳两徒押箱上来!”
  立时就有弟子传话下去,不久吴瑶青。裴芳二女,同着几个弟子,把两口红漆大铁
箱搬了进来,放在了春如水与二柳座位中间。
  春如水一笑道:“两箱重量相同,到时你两人可以自由选择。其中之一,这样以示
公平!”
  天山二柳各自点了点头,春如水又笑了笑,亲自走过去,把二箱箱盖揭开,一时宝
光四溢,二柳眼都花了。
  春如水一笑道:“你们选哪一箱呢?”
  二柳一并走了过来,看了看,两箱大小确实一样,就找了一箱看来较满的,柳玉哈
哈笑道:“夫人真是快人快语,就是这一箱吧!”
  春如水点头笑道:“好!”
  她口中答应着,遂把两箱箱盖盖上,命身旁弟子道:“你们把这一箱用绳索拴牢,
送到二位柳爷跟前放好!”
  立时有两个弟子答应着,找来了绳索,把那箱珠宝绑了个结实,送到了天山二柳身
边。
  二柳试着以手提了提,果然是沉重十分,心中更是定了下来。
  春如水冷冷笑道:“二位现在可以撤开两岸的埋伏了吧!”
  柳氏兄弟又低头交谈了几句,柳玉就站起来道:“夫人放心,我这就去撤了埋伏,
只是水闸一开,夫人却要快快行去,如果麻婆追上,可与我兄弟无关,夫人也不可在麻
婆面前,泄露了我弟兄的底细!”
  春如水一笑道:“那是自然,只要水闸一开,就没有你兄弟的事了!”
  二柳闻言更是面色大喜,柳玉点头道:“好吧,我去去就来!”
  说罢,腾身向岸边纵去,只听得唿哨连声,两岸树丛间黑影幢幢,春如水见状,就
知道岸上埋伏果然是撤开了,当时望着柳川一笑道:“贤兄弟真是有信之人!”
  柳川道:“利己利人,何乐不为?”
  春如水面上浮出一片浅笑,她遂吩咐道:“命令各船准备起程,全速前进!”
  说时目瞄柳川,嘻嘻笑道:“船一出闸,就没有你兄弟的事了,只不知令兄是否有
办法弄开水闸,真令人担心!”
  柳川笑道:“夫人大可放心,有我兄弟设法,是不会成问题的!”
  柳玉纵身上岸后,果真依言,把事先埋伏在两岸的弟子全数撤回,命他们退出了现
场,当地只留下了三匹快马,这三匹马,两匹是用来自己弟兄乘骑,一匹却是留来携带
宝箱。
  这一切均安置好后,他遂一路向着分翅岭上奔来,他一路轻登巧纵,不一刻已到了
岭上,却见麻婆所住之处静悄悄地没有一人,当时又往岭下行来,心中暗自高兴。
  因为麻婆师徒要在,这事情办起来反而不便,现在她师徒不在,正好去偷偷把水闸
开了,到时麻婆问起来,只推说不知也就是了。
  柳玉这么想着,沿着这条河一直奔驰下去,果见前面有一道高高的水闸。
  他身子方一落下,就听得一声娇叱道:“什么人,快快走开!”
  柳玉吃了一惊,由声音中,他听出是麻婆那名弟子香几的声音,当时干笑道:“姑
娘是我!”
  说罢腾身而上,果然是麻婆徒弟香儿,站在闸边。她神色很是焦急,见了柳玉就道: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们的船怎么还不过来?”
  柳玉嘿嘿一笑道:“令师呢?”
  香儿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大概上江边去了。有什么事?”
  柳玉道:“快快开闸,我们上当了,那春如水宝箱并不在船上,我们应该上旱路上
去劫她!”
  香儿闻言秀眉一剔道:“这是真的?”
  柳玉冷笑道:“当然是真的,姑娘快快开闸,否则时间来不及了。”
  香儿哪里知道对方捣鬼,当时遂答应了一声,跳进一处隘口,揭开了石盖搬动闸盘,
只听见咕咕噜噜一阵绞盘声,水道“哗”的一声开了。
  柳川在大船北风号上,见状忙催促春如水道:“水闸开了。快走,快走!”
  春如水一声令下,前后三艘大船,一齐起锚疾行,这时柳玉已由岸边扑上船来,匆
匆道:“快走!快走!”
  说话时,三艘大船已来至水闸旁边,天山二柳,生恐春如水后悔,已双双把那口大
箱子提到了船边,春如水见状微笑道:“你两人不必多心,我春如水说话,一向是算数
的!”
  说时,船已过了水闸,柳玉向春如水举手道:“我们去了,来日再至寒碧宫向夫人
谢恩,再见!”
  说罢他双手向着那口大箱子两旁一搭,喝了声:“起!”已抱着箱子纵上岸边。
  柳川也抱拳道了声谢,跟着纵身上岸。
  他二人自认这一招走对了,俱都狂喜不已。当下匆匆找来了马,把箱子系好,匆匆
而去!
  大船上的春如水,见两人上岸后,冷冷一笑,转身对吴瑶青。裴芳道:“你两人可
曾把‘子金舟,备好了?”
  裴芳躬身答应道:“已经备好了!”
  春如水点了点头道:“好,时候差不多了,我们下去吧!”
  说罢又吩咐船上弟子道:“你们不必惊慌,按原来速度前进,倘有人来问,就说我
们由陆上走了。”
  船上弟子答应着,春如水就带着二弟子匆匆进入内舱,舱内有一道暗梯,直通下层,
三人由梯子下去,这时有一双弟子守在舱下。
  这是一个奇妙的所在,原来舱下停有一艘状同橄榄形状的金色快舟。
  这艘小船,顶多只能乘坐三人,船舷极高,可以防拍卷而上的浪花,在肚腹两侧,
特筑出一双薄翼,可以想象一旦在水面上行驶起来,那种风驰电掣的速度,该是如何的
动人心魄,
  春如水首先纵上了船头坐好,吩咐二女道:“你们快上来!”
  二女左右一齐跃上了小船,各自坐好。春如水回过身来,把覆在正中的一方油布揭
起看了看,两口古铜红漆箱子,好好地放在船上,她不由冷冷一笑道:“瞎了眼的东西,
还想骗我的东西!”
  裴芳却道:“师父,咱们快走吧,等一会天山二柳发现了箱子里的东西是假的,会
追上我们的!”
  春如水面上带出了得意的笑容,道:“那时已晚了!”
  说到此,向侍立着的一对弟子举了举手,二弟子松动着一根悬空的粗绳,只听见
“喀喀”一阵密响,北风号船头部分,竟自现出了一个丈许方圆的大窟窿!
  水声潺潺中,春如水喝了声:“放船!”
  一弟子在小船船尾地方用力的踹了一脚,这艘金色小船,“嗖”的一声,如同一只
箭似地射了出去。
  只听浪花“哗啦”一声,这艘小快船,已脱离了北风号大船,射出了三数丈以外,
落在了水面之上。
  船上的二位弟子,这时各自抡起一面宫扇似的船桨,在水面上略一拨动,这艘小舟,
更似箭头子一般,向前猛驰而去!
  这是春如水独具匠心,所设计的一艘飞船,行驶起来,这艘小船,底部几乎完全脱
离了水面,仅仅靠着一双船翼贴在水面上,其快如风。
  春如水计脱而出,心情至为高兴。小船行驶如飞,转眼间已出去数十丈以外。眼前
到了一处隘口,只见双峰高耸,一水如带,当真是险恶之极!
  春如水回头招呼道:“小心撞上石头。慢一点!”
  一言甫毕,就听得岸边上一人哑声笑道:“好快的船!嘿!”
  此时空中现出了一片淡黑色的影子,“噗”的一声落入水中,正好和小船迎了个正
着,只听见“轰”一声,那金漆快舟,就像是闯在了橡皮墙上一般,足足弹回了丈许以
外,浪花卷起了两三丈高。
  船上的三个人,如非是坐得稳,都几乎跌落水中,俱吓了个魂飞魄散!
  春如水左手压船,暗施真力,小船方才稳住。她定睛一看,才发现船头前方水面上,
竟横了一面极大的网子,莫怪乎小船会为之弹了回来!
  春如水不由大怒,方要腾身而起,就听得岸边上又是一声哑笑道:“春如水,咱们
好久不见了,想不到在此处会见到你,真是难得呀!”
  春如水寻声望去,就见浅处凸出一块礁石,礁石上立着一个相貌极丑,乱发蓬松的
老太婆。
  这老太婆一身黑色油绸子衣裤,个子甚高,立在礁石之上,就像是半截黑塔一般!
  朦胧中虽看不清这老太婆到底是什么长相,可是由轮廓上看去,确是不敢恭维。
  这老婆子背后背着一个蚌壳形状的大箩筐,正望着这边张嘴狂笑不已。
  春如水心中已猜知了来人是谁,只是还不敢确定,当时站起身来冷笑道:“什么人
如此大胆,竟敢拦我的去路,还不通上名来!”
  那婆子又是一声狂笑道:“春如水你少卖狂,别人怕你,我窦三花却是不含糊你。
你那套障眼法儿,瞒得过姓柳的,却瞒不过我!”
  说到此又狂笑了一声,得意已极地道:“你以为开了水闸,就能跑得了啦?我看你
真是作梦!”
  春如水不由咬了咬牙,低声对二女道:“你二人只管守在船上,无论如何不许下船,
这婆子由我来对付!”
  说罢狂笑了一声,放声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麻婆窦老姐姐。哎唷!这是怎么
回事呀!”
  说完身形一纵,已扑上了岸边,点首道:“来!来!窦老姐姐,咱们有话好说,站
在那喝风怪冷的!”
  麻婆窦三花“呸”地啐了一口道:“你少给我来这一套,自己也不想想,多大年岁
了,说话贱声贱气的,这一套勾引谁呀!我还能上你的当吗?真他妈的!”
  春如水不由面色一沉,被麻婆骂得实在是有点挂不住脸,可是她却知道对方不是好
惹的,要是光凭武功,自己尚能对付她,可怕的是对方背后所背负的那个箩筐,筐内必
是其所豢养的“金河蜂子”无疑!
  这种东西,春如水知道它的厉害,是以迟迟不敢与对方反目。
  闻言后,冷森森地道:“窦老姐,我们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你这是干什么?莫非
还要拦江打劫不成?”麻婆冷冷笑道:“你说得不错,正是拦江打劫。没别的,这几年
看着你发财,吃油穿绸,实在也有点眼红。你也太小气了,有什么好东西,也分给我们
一点不好吗?”
  春如水暗中咬了咬牙,冷笑道:“你休要听他们胡言乱语!不错,我是有几个钱,
可是这些钱也都远在蒙古,哪能都带在身上呢!老姐姐你要是要钱用,到蒙古寒碧宫找
我去,多了没有,千儿八百还少不了你的!”
  麻婆拱了拱手道:“谢了,千儿八百的你还是留着打发要饭的吧!我不希罕!”
  春如水见她如此不识抬举,不禁怒火中烧,也实在忍不住了,细眉一挑,频频冷笑
道:“这么说,老姐姐你是不买妹子这个账了?”
  麻婆窦三花一双眸子,在水面上溜着,闻言“嘻”地一笑,手指水上道:“春如水,
你只把这只小船给我留下来,我老婆子马上就走。改一天,我亲自上蒙古,咱们有说有
笑还是朋友,要不然……”
  春如水目睹此情,自忖着不能幸免,当时暗暗思忖着,不如先下手为强,给她来一
个迅雷不及掩耳,也许冲破绳网,尚能逃脱。
  想到此,不待麻婆说完,身子倏地一窜而起,蓦然向下一落,正好到了麻婆设网之
处,右手向外一展,一口冷剑,直向着网上撩去!
  只听得“喀”一声,顿时为她砍断了一根主索,那散在水面上的网子,顿时落下了
一半。春如水尖声对船上二徒叱道:“还不快走,等待何时!”
  船上二女见状,各自摇动长桨,小船如飞而上,春如水身形一转,右手向外一扬,
道:“打!”
  自她掌心里,一连飞出了三粒铁莲子,一出手便呈“品”字形,直向着麻婆身上打
去!

  -----------------
  黄金书屋 扫描校对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