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萧逸《太苍之龙》
第四章 再行虎山(第二节)
  却是眼前之势,骑虎难下。先此片刻,手里的一根鱼竿早已折断,眼前情势迫切,
不容他稍缓须臾。
  “好个贱人!”
  嘴里喝叱一声,左手平指,自腕下打出了一支暗器“丧门钉”。
  “嘶!”一缕尖风,直袭向对方面门。
  岳青绫妙手轻翻,以“如意金刚指”法,只一下已拿住了长钉之首。
  便在这一霎,黄脸瘦子已自右侧面狼也似地蹿了过来,随着他欺近的身子,右手翻
处,“哗啦啦”一阵子金铁交鸣声里,打出了一串金环。
  倒是件不常见的稀奇兵刃——
  “夺命九连环”。
  一连九只碗口大小的如意钢圈,环环相结,每一只钢环俱都分量不轻,四周围打磨
得极是锋利,一经施展开来,点、挑、崩、砸、砍、扫、锁、缠样样俱能,端的是一门
极厉害的外门兵刃。
  眼下随着黄脸汉子的出手,耳听得一阵“哗啦”刺耳声响,银光璀璨里,大片光影,
直向岳青绫脸上落到。
  岳青绫身子一拧,“嗖!”闪出四尺开外。
  黄脸人一招落空,紧跟着错步,拧身,叱了声:“着!”右臂挥处,九连环“铮”
的一声脆响,直指向兵青绫前胸。
  倒是没有想到,来人这个黄脸瘦子如此难缠。
  岳青绫有备在先,此行虽不曾带有长剑,却把一口尺半匕首,暗藏腰际,眼下正好
有用。
  随着她身势的一个打转,疾如旋风,“呼”的一声,已来到了对方身边。
  黄脸汉子乍惊之下,身子“霍”地向后一坐,右手挫处,掌中九连环“哗啦”一声
脆响,一式“拨风盘打”,再一次向岳青绫脸上猛落下来。
  却是岳青绫已不容他撒野,随着右手的轻起,“当”一声,已把猛落而下的一串钢
圈拨开一边。
  黄脸汉子神色一变,蓦地拧身就退。却是慢了一步,随着岳青绫右手翻处,掌中匕
首闪灿出一轮寒光,快到无以复加。
  “噗”正中黄脸汉子的右颈项下。
  刀出,血迸,“哧!”足足喷出来三四尺高下。
  随着黄脸汉子身势的一阵子打转,扑通摔倒地上,九连环“哗啦”出手飞落,便自
再也爬不起来。
  细雨如丝,天色渐黑。
  一行枯柳,在斜风里尽数变落,却有双燕子,打湖面上低飞抄过。
  好惆怅的恼人黄昏……
  午夜时分。
  蒙蒙细雨仍在继续飘着,被风势一扫,打在窗户纸上沙沙有声,别有种说不出的凄
凉味儿。
  在竹床上翻了个身儿,可就是睡不着,正是日间青绫姑娘说的那一番话,才使得宫
天保他心里犯了猜疑,左不成,崔化这小子真的心存不良?把自己一行三人出卖了?
  再想想,这个崔化原本就是他们的人,值此穷途末路的当儿,难保不会改变了主意,
不用说,若是就此能够生擒了皇上朱允炆,不啻是大功一件,加宫进禄应是不在话下,
这就促使崔化反复无常,又向敌人靠拢了。
  撩开帐子,轻轻下了地。
  把一口缅刀围向腰里,宫天保往前面走了几步,侧耳向隔室听听,一点声音也没有。
  睡不着觉,尿憋得慌。拉开门,就在后面樯根儿上撒了一泡。
  远远瞅见斜对过朱先生与岳姑娘住处房里一片漆黑。显然是俱已熟睡。
  寒风飕飕,不经意飘过来些小雨,洒落在宫天保脖了里,由不住他为之机伶伶打了
个寒噤。
  便在这一霎,一条人影,燕子也似地自左面抄起,一起而落,落在了李家正面屋椽
上。
  “赫!”
  官天保心里一惊,下意识里一个快闪,藏身于墙脚根下。房上的那个人好大的胆子,
高高耸立左右顾盼,一副茫无所见姿态。
  高高的个头,一身油绸子紧身衣靠,天黑得紧,衬着沉沉的天,也只能略略看出此
人一个轮廓。
  凭着这人一身穿着打扮,以及背后特殊式样的一口长刀,宫天保立刻就认出,定是
来自敌人一面的大内锦衣卫士。
  这个突然的发现,不由得宫夭保心里大吃一惊,交睫的当儿,另一条人影,已由李
家院墙上直蹿而起,“呼”,掠上了屋脊。
  两个人正是一路货色,一经站足,互相打了个手式,便自站住不动。
  宫天保这才警觉到事态的严重,却不知此番事发,屋子里的青绫姑娘是否已有所警?
  心念方动,目光转处,意外地却发现了一个人,即是对面屋檐下,一个人手持燃着
的火摺子,正自向天上晃动。
  火光闪烁,朦胧地照见着这人的一张长脸,嘿!却是崔化。
  宫天保心里一惊,陡然间怒由心起,待将向对方袭去,房上的两个人已为崔化手上
火光吸引,双双腾身而起,直袭向崔化掩身之处。
  这么一来,宫天保反倒不便现身了。
  他把身子更向里面收了一收,紧紧贴向墙壁,暗暗向对方窥伺,倒要看看他们意欲
何为?
  崔化这时已熄了手上火光,黑暗里看不甚清,似见三人围在一起,细声说些什么。
  俄顷之间,后来的两个人已自分开。
  宫天保心念一动,暗付着不好,看来此二人必将是意在皇上朱允炆,却是如何是好?
  转念再想,岳青绫既然嘱咐自己今夜谨慎小心,自然她本人已有万全准备。
  这位姑娘的心思武功,屡有所见,大可不必为她担心,倒是崔化这个小子,也太可
恶,万万不能让他就此逍遥。
  再想,崔化既已与对方勾结,必然是放不过自己,不如将计就计,先解决了这个东
西再说。
  想着,勿匆抽身,退回屋里。
  房子里黑黝黝的,像黄豆大小的一点点光子,萤火虫样地亮着,能见度微乎其微。
  宫天保精神抖擞,预期着崔化接下来必将要向自己出手,不可不防。
  当下把床上被拢了一拢,掩上蚊帐,黑暗里即使走到床前也看不清楚。
  仔细盘算了一阵,才选择了个恰当的位置藏好。
  可真是被他料定了。
  即在他身子方才站定的一霎,一个朦胧的影子已由门前现身而出。
  由于先前已有所见,只一眼即已认出,正是崔化。
  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直接闯进了宫天保下榻的床边。
  虽然处身黑暗之间,宫天保却能清楚地察觉着他脸上的狰狞表情,一口长长的弯刀,
早已拿在手上,却是一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只作观察。
  官天保下意识里握紧了手上的缅刀,这口百炼柔钢所打制的缅刀,在他内力灌注之
下,早已怒伸笔直。
  即在这一霎,崔化已霍地跃起身子,一阵疾风也似地直袭向床边。
  随着他前进的身势,掌中弯刀“唰!”地直挥而出,隔着一层蚊帐,直向着床上的
“宫天保”力劈而下,“喀喳!”一声爆响,整个床身,在他长刀力劈之下,竟为之腰
斩为二。
  不用说,床上人亦为之一挥为二了?
  却是事出意外!
  崔化刀势方一落下,即已觉出了不妥,原来惯常于杀人的人,都能由兵刃的砍落人
躯体察到一种特殊的感应,刀口砍在血肉之躯的人体与砍在其他东西上,自有不同的感
觉。
  崔化蓦有所惊,却不能为他自己解救杀身之难,即在他刀势落床的一霎,猛可里一
缕尖风,由侧面劈头而下。
  这个位置早已经宫天保选择妥当,借着半面壁角的掩饰,简直使崔化无所察觉。
  眼前刀风袭面,再抽身哪里还来得及?
  刀风过处,耳听得“嚓!”地一声,直像是砍过了一个大冬瓜样的利落,随着宫天
保刀势落处,崔化半边头颅,瓜片儿也似地直落了下来,声音都没有出一声,便自倒了
下来。
  大片血腥气味,充斥了整个房间,中人欲呕,久久不散……
  斜风夹着细雨,吹在人脸上冷冷的那种感觉。
  宫天保杀了崔化,心里真有说不出的舒服。这个人从一开始,他就觉着有些靠不住,
只是皇上朱先生他的心地也太仁厚,以致种下了此刻的祸胎。设非是青绫姑娘的眼尖,
够仔细,说不定一行三人,此刻全都坏在他的手上。现在想想真是万幸。
  在屋檐下向着斜对面瞄着,黑漆漆不见一些儿动静,到底又是怎么回事?
  怎么会连点声音也没听见?别是……
  一念之警,只吓得宫天保机伶伶打了个冷颤,便自再也顾不得保持沉默,陡地冒雨
蹿身而出。
  朱先生和青绫姑娘就住在对面这幢新盖的房子里,内有正房三面,外带堂屋、厨、
厕,原是主人为儿子讨媳妇所置的新房,现在却成了朱先生贤伉俪的临时行馆。
  小小房舍,前后各有门扉一扇,沿着一道冬青树过道可以直通主人内宅,此刻这道
门却是锁着的,暂时与主人李家不生关系。
  宫天保身子一经穿近,越觉得整个房舍静悄悄没有一点声音,心里更不禁觉得希罕。
  瞧了瞧,一扇纱门像是没有关妥,在夜风里时开又掩,“吱呀”作声……
  宫天保不禁又是一惊,脚下一个垫步,“嗖”地纵身而前,蓦地拉开了门,嘿!
  一个人直挺挺地就站在门跟前。
  “啊!”
  宫天保一声惊呼,手起刀落,一口缅刀“嗖”地直向着对方身上劈落下去。
  “噗!”地砍了个正着。
  却是刀刃方自触及对方肩身的一霎,这个人身子晃了一晃,便自直挺挺地倒了下来。
  这可是怎么回事?
  探手摸了一下,地上人肢体僵硬,敢情是早已死了。
  再看死者,高高的个头儿,一身油绸子雨衣,不正是方才房上二人之一么?却是好
生生的怎么会忽然死了?且是死态怪异,直立不倒,像是为人点了身上的死穴一样……
  这个突起的念头,总算使得他为之茅塞顿开——却是不容他再心存多想,另一个直
立不动的人影,又自出现眼前。
  像是面前那个一样。
  一只手执着长刀,这个人脚下方自跨入门坎,一只脚在里一只脚在外,便自这样站
着不动了。
  宫天保蓦地一惊,却是有了方才经验,不再冒失,足下一点,揉身而进,左手前探,
“噗”地向着对方肩上拍了一掌。
  这一掌力道虽是不大,对方这个人却是承受不起,身子一软,咕噜,便倒了下来。
  不用说,和先前那个一样,也叫人同样地点了死穴,死啦!
  摸摸口鼻,全无出息,一点不错,也死了。
  官大保摸着黑站起来,正不知是否该出声呼叫,却是对方先已向他出声招呼:“是
宫师傅么?”
  声音清脆,饶有余韵,正是青绫姑娘的口音。
  话声出口,一个高挑身影,陡地由屋角暗处现身而出,举足轻灵,幽步窈窕地来到
眼前。
  宫天保这才看清了。
  “姑娘你……”
  岳青绫手指按唇“嘘”了一声,指指里面房子:“先生还在睡觉!”又指指外面,
随即闪身而出。
  外面仍在下雨。
  二人贴檐站立。
  “姑娘料得不差,那个崔化果然是狼子野心,差一点便着了他的道儿!”
  “他呢?”
  “已被我解决了!”
  岳青绫微微一怔,才自又点头道:“也好……反正下面的路已不难摸索……”
  宫天保才自警惕道,敢情是自己下手太快了,理当是留着他的一条活命,听凭姑娘
发落才是。
  顿了一顿,他随即问:“这两个人?……”岳青绫微微一笑,像是不值挂齿。
  她说:“大概可以放心,不会再有人来了,明天可以走了!”
  “走?”宫天保呆了一呆:“明天就走?去哪里?”
  “龙州!”
  “龙……州?”
  怎么也没有想到,才由龙州九死一生地跑了出来,却是拐了个弯儿,又踅回去,又
是为了什么?
  岳青绫胸有成竹,只是没有明说而已。
  都说是朝廷要对安南大举出兵打仗了。
  瞧瞧眼前这个阵仗,果然也是不假。
  大街上满是散兵游勇。三五成群,熙熙攘攘。茶楼洒肆,生意行号,全让他们占满
了。
  这类武人每每衣装不整,街头大呼小叫,打架生事屡见不鲜,这些人吃饭不给饭钱,
喝酒不给酒钱,即使当街抢物,亦不算新鲜。军纪散落到如此地步,真使人望之惊心,
莫怪乎有心人要为之摇头三叹了。
  足足绕了一个时辰,天都快黑了,才在城南根下的“上国客苑”找着了一间房子。
  兵荒马乱,百姓不宁,能找到这么一个下脚的地方真正是不容易的了。
  到处都是人,军不军,民不民,谁还能顾得了谁?
  朱允炆、岳青绫、宫天保,虽说是三个身份绝对可疑的人,只是眼前看来,见怪不
怪,却也稀松平常。
  坐了一天的马车,骨头都快散了,再加上沿途所见,每每令人伤感痛心,不用说朱
允炆的心情坏极了,一进门就倒在椅子上,再也懒得走动。一切琐事自有岳青绫、宫天
保二人打点。
  这么些日子下来,早已习惯了,一切随遇而安。
  还有什么好挑剔的?总算是身上银子不缺,有钱就好办事,倒也不虑吃喝。
  晚餐可也并不寒碜。
  三个盘子四个碗,要汤有汤,要肉有肉,由于宫天保的再三打点,肯出银子,掌柜
的只当是来了财神爷,焉能不刻意巴结?即使兵荒马乱的此刻,什么“人参炖鸡”、
“烩海参”照上不误。
  朱允炆尝了尝,味道还真不错,一时食欲大动。
  连日来,总以干粮果腹,即使在李家也不敢过于招摇,哪有什么好吃的?
  正因为如此,宫天保才特意打点,存心为朱允炆他老人家好好补上一补。
  在朱允炆、岳姑娘再三坚持之下,宫天保不得不权宜时局勉强坐下来与皇上同桌共
食。
  “这是什么世界?”朱允炆喝了一口烫热的桂花酒,大声叹息着道:“朱能这个混
账的东西,他统领的都是些什么兵?这样的兵还能打仗?朱棣那个逆皇,他知不知道?
真是该杀,该死!”
  岳青绫微微一笑,瞅着他缓缓说道:“这只是凑巧了被您见着了罢了,天高皇帝远,
其实谁当皇上都是一样……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可怜的只是黎民百姓而已……”
  朱允炆呆了一呆,便自缓缓低下头来。
  岳青绫怕是引发了他的伤感,微笑着道:“您就别难过了,经过了此番劫难之后,
先生您总算亲眼看见了百姓的疾苦,还有那些当官的是怎么骑在人民的头上,以后您再
复了国,可就知道怎么当一个真正爱民的好皇上了!”
  朱允炆点点头,甚是激动地道:“小绫,你这几句话真正说出我心里的感伤来了!”
  宫天保正要开口,岳青绫忽然发觉了什么,道:“有人来了!”
  果然一会儿,外面传来脚步声道:“宫老爷在么!我们掌柜的来了!”
  一听说掌柜的来了,宫天保忙自起身开门。
  却见头戴瓜皮小帽,矮个头,红红酒糟鼻子的店主人,领着个小伙计,端着个大花
瓷盖碗,站在外面,见面抱拳一揖。
  “唷!宫爷,怠慢、怠慢,这是跟您送好菜来了!”
  一面说,挥着袖子,命令身边的小伙计道:“上菜!”
  宫天保笑道:“还有菜?掌柜的你太客气了!”
  “哪儿话?”掌柜的撇着一口纯正的京腔:“您使银子我跑腿呀,这是特为孝敬您
的一道名菜!哈哈!”
  边说边自挽起了袖子,亲自揭开了大瓷碗的盖子,里面黄澄澄浓浓的一大碗,上面
还撒着菊花瓣儿,香喷喷的不知是什么东西。
  本地名菜!掌柜的笑眯眯着眼道:“三蛇燕窝羹!”
  在他的殷殷劝进之下,少不得每个人都吃了一大碗,确实味道不错。
  原来桂省一地,最是盛产蛇类,举凡草蛇、白花、响尾无不具备,本地人便以此巧
施慧手,设置有极负盛名的蛇筵。
  宫天保刻意为朱允炆进补,这一道:“三蛇燕窝羹”算是搔到了痒处,既解了馋又
进了补,真正一举二得。
  “这位是?”
  客栈掌柜的直向朱允炆、岳青绫翻着小眼,一面抱拳见礼。
  “这是我们少东家,这位是岳姑娘!”宫天保嘿嘿笑着:“兵荒马乱啦……没有法
子!”
  原来他谎称一行在安南经营珠宝生意,宝号“盛德福”,朱允炆为该号少东,岳青
绫是主人亲眷,一行以此少逗,还要前往京师会亲。
  掌柜连说:“贵人、贵人……招待不周,招待不周——”看样子极擅于奉承、巴结
生意。
  “在下姓张,张五福。”掌柜的拍着自己胸哺,大声道:“少东要是看得起我,交
个朋友,有什么事只管吩咐,这龙州地面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没有我不熟的,只管吩
咐,只管吩咐。”
  朱允炆只略略点了一下头。凭他身份,还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这样放肆说话的,而且
能够与皇上说上话的人,多是人有人品、才有才品,居官则多为四品以上,像张五福这
般口吻市井造型的还不曾见过。
  自然,此一时也,彼一时也,朱允炆已经算很能委屈将就了。
  宫天保笑道:“这就多谢了!我们在这里也待不久,一二天就要离开!”
  张五福一怔:“这么快?”
  “还说不准儿!”宫天保道:“还要看京里下来人早晚了,早来就早走,晚来晚走!”
  “说的是,说的是。”
  一面说,张五福那一双小眼,只管频频在朱允炆身上打量,却也没意到他随身所携
带的简单箱笼,以及那个内盛贵重物什的嵌金黑漆箱子。
  “反正就是这么回事!”张五福说:“朝廷也好、安南也好,不管谁来谁往,咱们
还是照样做咱们的生意,哈哈……是不是?光说自己人好,你们可也看见了,朱大将军
的这些子兵,不比土匪、强盗更厉害!所以呀,这事情也难说!”
  宫天保叹了一声,说:“成国公想是年岁大了,照顾不过来,要不然怎么会……”
  张五福道:“准是人一老可就不中用、糊涂了!”
  “他还不老。”
  一直低头吃喝的朱允炆忽然冒出了这么句话。抬起头来,他冷冷地说:“今年不过
三十来岁。”
  “啊!”张五福怔了一怔道:“少东家认识他老人家?”
  朱允炆冷冷一笑,正要说话。宫天保忙自插口道:“以前在京师,我们东家做过他
老人家的生意……我倒是忘了!”
  “原来如此,”张五福眯着一双小眼笑道:“听说这位将军,好色如命,身边女人
不少,在九里山住着,可享受啦!”
  说着说着,他的兴头儿上来,挽了挽袖子,待将坐下来加入吃喝,刚才跟着他上菜
的那个小伙计,匆匆进来小声地向他说了几句。
  张五福一听,忙自站起道:“官家查房?”
  各人俱都一惊,张五福才自拱手道:“失陪失陪,这我得去看看!”
  随即带着那个小伙计匆匆退下。
  宫夭保关上房门,回身道:“有人来查房,姑娘你看该如何是好?”
  岳青绫不动声色,冷冷一笑:“叫他们只管来吧,我们吃我们的!”
  朱允炆对岳青绫一身武功,早已深具信心,聆听之下,转向宫天保道:“姑娘既这
么说,就错不了,来来来,吃饭!”
  为了表示是一家子,宫天保也就不敢过分拘谨,应了一声,过来坐下,继续吃喝。
  岳青绫已经吃饱,放下筷子说:“回头他们来了我们先沉着气,一切见机行事由我
来对付他们,不要紧张。”
  她于是退入内室,找了一套十足女性的衣服换上,宫天保侍候着朱允炆吃完饭,刚
刚收拾干净,门外已传过来沉重的叩门声音。
  有人大声嚷着:“查房、查房,快开门!”
  宫天保其时也已换上了一件茶色交领长衣,多少掩了一些他的赳赳武夫气质,朱允
炆不用说,任何时候看起来,都是一副文质彬彬斯文样子。
  其时,他偏坐一隅,正在慢慢地饮着手里的茶。
  久经阵仗,早已养成了他的处变不惊,眼前小事一桩,更不必十分放在心上。
  紧接着房门开启,连同店掌柜的张五福在内,四个人走了进来。
  张五福走在前面,向着椅子上的朱允炆一哈腰道:“少东家,将军府的人奉命查房
来了!”
  朱允炆“啊!”了一声,放下了茶碗。
  却见来者三人。一个挺高挺高的瘦子,浓眉大眼,居中而立。这人穿着一身宝蓝绣
有金边的交领长衣,头扎网巾,白玉闹腰。肋下挎有长刀一口,神态间甚是傲慢,像是
一行三人之首。
  另外两个各着黑色公门衣式,一人拿着厚厚一本布册,一人却带着锁链,身配戒刀,
典型的公门捕快样式。
  宫天保眼睛雪亮,一眼即看出三人中间的这个蓝衣长身瘦子,正是来自朝廷大内的
锦衣卫士。由他网巾上所插着的一枚三色雀翎判断,应是一个小镇的镇抚。此类人物,
在大内不过是个听凭差遣的小小人物,却是一出紫禁城,来到了外界地方,可就神气活
现、耀武扬威。
  却见左面留有络腮胡子,身着黑色公门衣式的矮个子大声叱道:“你们是哪里来的?
一共是几个人,都出来、出来!”
  宫天保抱拳赔笑道:“一总三个人,老爷明察!”
  矮个子上下看了他一眼:“干什么的?”
  宫天保说:“这是敝号李少东家,这位是李家亲戚岳大姑娘——”
  “你呢?”矮个子大声叱着:“你是干什么的?”
  “赫赫……”宫天保低声笑着,一面欠下身子道:“在下姓刘……是在店里帮忙,
内外跑跑腿的……”
  黑衣矮个子再要说话,却为中间的蓝衣高瘦汉子伸手止住,前者躬身退后,模样甚
是恭敬。
  静静地走了过来,在朱允炆身前站住。
  虽只是这个小小动作,却已把宫天保吓了一跳,他的职责原是负责皇上安危,在任
何情况之下,不许任何人接近朱允炆身边一点。
  却是岳青绫的眼睛制止了他。
  蓝衣人锐利的眼神,瞬也不瞬地直向朱允炆“盯”着。好一阵子才冷冷说道:“你
是干珠宝生意的?”
  宫天保忙道:“是是……”
  “没有问你。”蓝衣人继而打量面当前的朱允炆:“要他自己说话。”
  朱允炆道:“不错,是珠宝生意!”
  “都卖些什么?”
  “多了,珍珠、翡翠、玉、玛瑙、红宝石、蓝宝石……凡是值钱的都卖。”
  蓝衣人哼了一声,越加上下打量他道:“你姓什么?”
  “姓李!”
  “今年多大了?”
  “你看呢!”朱允炆微微一笑:“快三十啦!”
  蓝衣人忽地后退了一步,叱了声:“候着!”
  一面说,却由挽起来的宽沿大袖子里拿出了一张薄薄的绢画儿。
  抖开来,画上的一个人,头戴平顶天冠,身穿赭黄龙袍——竟是个位登九五的皇上。
  这番景象,落在宫天保眼里,不由大为惊心,偷眼一看旁边的岳姑娘,却是面现薄
笑,丝毫也不显慌张。
  岳青绫紧邻朱允炆右侧而坐,以她身手,自是不会把眼前三个人看在眼里。
  宫天保心里有数儿,一旦动作起来,屋子里的四个人,包括掌柜的张五福在内,一
个也不能放过,不用说,这里也住不下去了。
  ——他转过身子,特地在靠门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蓝衣人看着看着那张长脸上,蓦地罩起了一片阴霆,倏地睁圆了眼睛。
  “你,”用手一指朱允炆,大声叱道:“把头抬高了!”
  朱允炆微微一笑,果然把脸仰了起来。
  蓝衣人两相对照之下,忽然神色大变,“啊!”了一声,后退一步道:“你不姓李,
你到底是……谁?”
  “你说我到底是谁?”
  一面说时,朱允炆竟不再示弱,霍地站了起来。
  “你……你是朱……”
  蓝衣人脸色猝然为之一变,手指着朱允炆,向着身边二人大声叱道:“给我拿下!”
  两名黑衣公差虽是不解其中虚玄,却知道事关重大,蓝衣人既是这么吩咐,自当照
办。
  聆听之下,那个留有络腮胡子的矮个子,首先吆喝一声,脚下一个垫步,嗖地纵身
而前,右手抖处,“唰啦”,一声脆响,一条锁链直向着朱允炫当头罩落下来。
  却是这条锁链不知怎地忽地向旁边歪了一歪,却到了岳青绫的手上。
  各人只觉着眼前一花,还没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眼看着岳青绫抓着锁链的一只
右手,霍地抖了一抖,“哗啦!”一声,矮个头的这名黑衣公差,已自全身直飞了起来,
起势如箭,大趴虎也似地直摔了出去,“碰”一声,撞在了墙上,整个房子都为之大大
震动了一下,矮子公差“吭”了一声,登时倒地不起,昏死了过去。
  各人目睹之下,俱都吓得呆了一呆。
  “反了!”蓝衣人一声怒叱,身子一个快闪,直向当前朱允炆身边扑去。
  他似乎已经认定对方是谁了,自不肯轻易放过,随着身子的闪进,右肩下沉——
“金豹探掌”,一把直向着朱允炆当胸抓去。
  却是岳青绫的身子较他更快。恍惚间,衣袂飘飞,已挡在朱允炆身前。
  蓝衣人这一掌倒像是向她发出来的,紧要关头,岳青绫的左手二指,竟向他探出的
这只手上关尺要穴上拿去。
  出手之快,认穴之准,有如电光石火。
  蓝衣人却也不是好相与,随着他的手势一勾,整个身子“唰!”地一个疾转,闪出
了三尺以外。
  “好啊!你敢抗拒大内皇差?!”蓝衣人怒声叱道:“张万有给我拿下!”
  手抱花名布册的黑衣官差,一声答应,张惶着反手抽刀,一口腰刀才抽出了一半,
猛可里却为身后的宫天保落下的一双大手,压住了肩头。
  黑衣差人一挣不脱,只觉得肩上一阵子奇痛彻骨,一双肩骨,已为对方生生握碎。
  紧接着宫天保反手一掌,已击中在他头顶天灵盖骨上。这一掌力道极猛,宫天保由
于自幼练有外家横练功夫,铁沙掌足有八成的功力,这一次却是用在了眼前这个黑衣差
人身上,掌力撤处,后者“啊呀!”一声,只觉着头顶一声鸣雷,登时横尸就地。
  事发仓猝,一霎万变。
  触目惊心之余,蓝衣人早把身侧长刀执在手里,脚尖点动,随着他奇快的进身之势,
一剑直取当心,直向岳青绫心窝上扎来。
  这口剑出势极快,璨若银蛇,却是才自递出一半,即为岳青绫飞出的一只右脚,踢
中在手腕之上。
  “当!”
  长刀出手,划出了一道醒目银光,“咯!”一声,钉在了墙板之上。
  蓝衣人“嘿!”一声,两只手施了个伏虎式,待将向岳青绫身上抓去,只觉眼前一
花,已为对方姑娘急抽出的长剑,刺中面门。
  上乘剑法中有所谓点天心说,即是如此。
  蓝衣人但觉着眉心一惊,已为岳青绫抡出的长剑,点中眉心要穴,随着剑气的一冲
透体冰寒里,已为之全身真气涣散,随即一命呜呼,即为之直挺挺地倒了下来。
  这番景象,直把在场目睹的张五福吓了个魂飞魄散。“啊唷……”嘴里一连串的怪
叫着,实地扭头就跑。
  “站住……”
  岳青绫在背后一声清叱。
  张五福闻声而立,抖颤颤地转过身子来,全身一个劲儿的只是哆嗦……
  “姑……娘……饶命……”那样子简直要跪了下来,再也不复先时之快意潇洒。
  岳青绫看着他微微点头道:“我们无冤无仇,我自然不会下手杀手,只是让你老实
地睡上一觉,明天这个时候,大概也就醒了!”
  “睡……觉?”
  张五福一时如坠五里雾中,还弄不清是怎么回事,但觉着眼前人影一闪,仿佛是对
方姑娘已袭身面前,猛可里身上一凉,打了个哆嗦,但觉着身上一软,说不出的一种怠
倦感觉,便自软绵绵地倒了下来,睡着了。
  一刹那之间,四个人全数摆平,妙在足不出户,寸草不惊。
  朱允炆这才由位子上站起来,无可奈何地苦笑着说:“我们又要走了?”相视一笑,
俱在不言中。
  虽说是铺陈着厚厚的棉褥,总觉着背下面高低不平,顶得慌,夜睡不宁。
  翻了个身子,朱允炆迷迷糊糊坐了起来。
  眼前灯光昏暗,朦朦胧胧,草舍里瞧不见个人影儿,倒把他吓了一跳,再看身边岳
姑娘的一份被褥好好铺陈,却是不见她的人影儿。一惊之下,朱允炆不由得吓一跳。柴
门开启,宫天保霍地闪了进来。
  “陛下醒了?”披着件老袄,胳臂肘子下夹着口刀,宫天保那样子像是在外面站更。
倒使得朱允炆为之一怔。
  “你这是……岳姑娘呢?”
  “大姑娘有事出去一趟,嘱咐我好好侍候着,说是天明以前就能回来……”
  “噢!”
  寒嗖嗖的怪冷得慌,朱允炆起身来披上件衣裳。宫天保忙赶上来侍候着。
  却听一阵子隐约的狗叫之声,隔着一片湖水传了过来,附近鸭寮里群鸭略有骚动……
  宫天保侧耳一听说:“敢是大姑娘回来啦?”
  话声未已,柴门开处,岳青绫窈窕的影子已闪了进来——朱允炆、宫天保俱不禁为
之吓了一跳。
  大姑娘青帕扎头,一身紧身衣靠。背后长剑,明晃耀眼,却是手上提着个笨重布袋,
里面不知装着什么。
  “先生,我给您带个礼物来了!”
  话声出口,霍地掷出手上布袋,噗!地落在了身前地上。
  袋子里“咯!”了一声,略有异动,竟是个活人?
  “啊……是个人!”
  “不错!”岳青绫身子一闪,已到了布袋跟前,用力扯开了布袋封口:“您瞧瞧是
谁吧?”
  布袋里瘫着个人,一身白绫子中衣,白皙、瘦削、乱发披面,形容极是憔悴,却象
是吸了烟袋油子样的一个劲地抖动不已。
  宫天保赶上去一把抓起了他的头发,一盏灯直照着他的脸,几经辨认之下,朱允炆
才恍惚地看清了。
  “你……是朱能?”
  不是他,还能是谁?
  成国公——如今的“征夷大将军”,统兵数十万,坐镇龙州,不期然今夜神不知、
鬼不觉地竟落在了一个姑娘的手里。
  “说话!”宫天保大声喝叱一声,手上用力一扳,耳听着大将军嘴里“吭”了一声,
便自不再抖动。
  岳青绫赶上去看了看,探手试试他的口鼻,气馁地叹了一声“死了!”
  一条口涎顺着他的口角直淌了下来。
  他果真是死了,今年他才三十七岁。
  这番措施倒把朱允炆吓糊涂了。
  宫天保恨恨地说了声:“便宜这个家伙了!”重重地放下了死者的头,闪身跃开一
旁。
  “大姑娘原来去大将军府了?”
  岳青绫缓缓点了一下头,却是轻轻一叹,转向朱允炆道:“我也去了庆春坊……”
  “庆春坊?……”朱允炆呆了一呆。
  “为爷您去找那个甜甜姑娘呀!”
  “你……”朱允炆不由得脸上一热。
  “只可惜……她命不好……听说是落在衙门手里,被折磨死了……”
  朱允炆“啊!”了一声,便自低头不语。呆了一呆,竟自落下泪来。
  岳青绫微微一笑,缓缓走到了他身边,轻轻抚着他的背:“打起点精神来,皇上,
您是一国之主,前面还有好长的路要走呢!”
  朱允炆恍惚地应了一声,站起来连连点着头:“你说得好……说得好……咱们这就
要走了?”
  岳青绫微微点了一下头,指着窗户说:“瞧!天不是亮了么?”
  天真的要亮了。却是此去重庆,前路迢迢,还有好长好长的一大段路呢!

  -----------------
  黄金书屋 扫描校对
上一节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