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萧逸《太苍之龙》
第四章 再行虎山(第一节)
  火势之大,到处都发出噼噼啪啪声音,那些干了的芦苇一经着火,其势极快,极短
的一瞬,已汇集成大片火海。
  红红的火光,照亮了每个人的脸……
  却是因为风的一定方向,大火只是往北面燃烧,南行大可无碍。
  两个强大的敌人,一死一伤,形势顿为改观。
  先时会同井铁昆现身的两个锦衣卫士,眼看着岳青绫如此了得,早已吓破了胆,井
铁昆既已丧命现场,所谓的“九子阵”,自是全数瓦解,当下哪里还敢在此逗留?彼此
招呼一声,抱头鼠窜而逃。
  火势越烧越大,满天都是飞舞的火星,距离甚远,犹不禁烤得皮肤生痛。
  朱允炆长长松了口气道:“我们快离开这里吧!”
  一行四人,这才无牵无挂,按着既定路程,继续前行。
  天亮时分。
  四个人来到了山脚之下。
  却是中途下了一阵蒙蒙细雨,除了皇帝朱允炆之外,每个人都淋得透湿。
  此刻,山雨初停,东方旭日所形成的玫瑰云朵,胭脂也似地染红了半边天,也染红
了每个人的脸盘……
  附近鸡啼狗叫,已似有了人家。
  在一个看似农家打谷场的圆圆地方停了下来,朱允炆实在走不动了。
  当下崔化找来了一堆干草铺垫地上,朱允炆也就老实不客气地坐了下来。
  岳青绫背过身子来,用一把牙梳在梳头,长长的头发又黑又细又长,被雨水淋得黑
油油的,越加好看。
  宫天保身子不好,却还能支持,拄着拐棍坐在一边。
  崔化自承到附近去走走,可有人家暂时寄宿?即使歇歇腿,吃上一顿饭也是好的。
  这番经历,自是非比寻常。
  即使此刻,朱允炆只要略略闭眼,脑子里不由自主地便自想起连日来的那些惊险场
面,那些死去的故旧,每一张脸,都淌满了鲜血,血淋淋的煞是怕人。
  却似只有眼前睁开眼睛的时候,目睹着身边佳人的一霎,才是温暖的……
  便是由于这番生死与共的邂逅、体贴,才在不知不觉之间,双方的距离更形接近。
  把一头长长的秀发,挽了个粗如儿臂的辫子,岳青绫仰起脸盘来,近近地向着身边
朱允炆睇着。
  其时,她娇躯懒散,半倚着一堵土墙,脸上散罩着淡淡的一抹子红,模样儿甚是娇
憨。
  长剑归鞘,平平地搁在身边地上。
  此时此刻的她,毋宁又回复到了她的娇娇女儿之身,然而,她却又知道,未来路上,
仍然不尽太平,还得随时随刻要保持警觉。
  值得安慰的是,面前的这个人——朱允炆,在自己的保护之下,总算平安历险,暂
时无损,往后还有好长好长的一段路要走,是福?是祸?谁又能事先知道……
  一阵狗叫声,崔化从老远跑过来。
  “好了,好了……有地方住了!”
  岳青绫站起来问:“这是什么地方?”
  崔化说:“这里是‘白水滩’……四面全是山,我给一家人说好了,他们房子还宽
敞,在那里暂时住上一天,再走不迟,不知道姑娘您的意思怎么样?”
  岳青绫说:“房子够住么?”
  “够,够……”崔化说:“这家人姓李,是开磨坊的,房子又大又新,只要给他们
几个钱,把他整个院子包下都行。”
  听说是开磨坊的,立时便想到了热热的豆腐,朱允炆立刻就叫起好来。
  岳青绫想了一会,点点头道:“好吧,我们就过去吧……”又说:“回头问起,就
说我们是打安南逃难出来的,那边在打仗……”
  这个说词极是恰当。事实上近年以来,明军多次对安南用兵,迫使安南大举对境内
之汉人报复、杀害,以至于时有难民扶老携幼亡命而出。
  朱允炆等四人,摇身一变,成了逃难的难民,倒是极其恰当,自不会引起别人注意。
  天还是朦朦的那种颜色,朱允炆就醒了,只觉着身上寒飕飕的,有几分凉!
  羁旅中有一份难耐的孤单、萧索……几上残烛欲熄,蜡泪淌满了半个瓷碟,摇曳着
的昏黄灯光与窗外的一轮皓月映衬得分外有趣,透过敞开着的一面天窗,洒下来的一方
月魄,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他的床头,这就更令人颇生感触,而兴出一番幽怀。
  最近这些日子,他时常在半夜醒转,而后痛定思痛,便不得安眠,咀嚼着梦境里的
酸甜苦辣……一回解颜,一回唏嘘,个中滋味,不足为外人道及,也只有他自家心里有
数了。
  来到李家,今天已是第二天。
  为了慎重起见,暂时不敢妄动。
  一来是朱允炆身子不舒坦,连日来惊吓过剧,需要好好休息,再者宫师傅、崔化身
上都带着伤,再拼下去,都得躺下不可,即使武功最高的岳青绫,也有一份属于自己的
悲哀。
  她其实受有很重的内伤,只是一直用内功压制着,不使发作显露而已。
  崔化到外面打探消息,预计着最快也要明后天才能回来,这当口急也急不来,便只
得在这里赖着了。
  这家主人姓李,是做磨坊生意的,李家家道殷实,在白水滩地方,算得上是首富。
这一片宅子,原是为主人娶媳妇儿新置的,却为朱允炆一行四人占了先,预计着即使逗
留个十天半月也不碍事。对于朱允炆一行此刻来说,正是再恰当不过,大可秣马厉兵以
图来日。
  寒飕飕地刮着小风,银红纸糊的窗户一阵紧似一阵地响着,似乎满地如银的月光都
被吹零散了。
  朱允炆倚着床栏缓缓坐起来——意外地,却听见了仅是一帘之隔的邻室,传过来岳
青绫的轻轻咳嗽声音。
  他于是匆匆下地,披上件丝绵袍子,来到了她的房子。
  门帘方启,里面的大姑娘已有觉警。
  水汪汪的一双大眼睛,睁得又大又圆,直直地向他瞅着,却是一句话也不说。
  这番神情反倒使得朱允炆一时愣住了。
  房子里静极了,除了夜风叩窗的声音,什么也听不见……四只明亮的眼睛,一眨也
不眨地互望着。
  便是,在那一盏迷离摇颤着的灯光里,双方奇妙地感触着一些什么……似乎是一直
隔离在他们之间仅有的一袭薄纱也不复存在。
  良久,良久,谁也没有多说一句话。
  渐渐地,朱允炆走过去,挨近到了她的眼前,把面前这个香肩半露,秀发蓬松的美
丽佳人,拥到了怀里……
  “你受凉了?”朱允炆轻轻在她脸上吻着。
  岳青绫微微摇了一下头。
  忽然她探出双手抱着他,把脸紧紧地贴在他的胸上。此时此刻,便是任何的一句话
也是多余的了。
  感觉着她娇躯的微微颤抖,大颗的泪珠,已自她美丽的眼睛汩汩流出……
  抚摸着她柔细的一头长发,朱允炆的眼睛也模糊了。
  “委屈你了,小绫……”
  却是勾上来的一只玉腕,压低了他的身子,一双火热的嘴唇,便自紧紧吻在了一块。
  银红纸窗一遍又一遍地响着,在摇碎了的迷离灯光里,两个人的身子,已紧紧拥抱
在一起……
  天色淡淡的有些亮了。
  稼场雄鸡刚刚叫了一声,却引得群狗的一阵吠声。
  朱允炆猛地由睡梦中惊醒。
  此时此刻,残灯早已熄灭,满屋子是那种灰蒙蒙的颜色,却只见,岳青绫半裸的身
子,站立床前,正用着奇快的速度在穿着衣服。
  朱允炆不由一惊,慌不迭坐起“你……”
  “嘘!”
  岳青绫手指按唇,轻轻地嘘了一声。一面用奇快的动作,穿着鞋袜。
  狗仍在一遍又一遍地叫着。
  “快起来!”
  附在朱允炆耳边小声地说了一句,岳青绫已把一口长剑抽了出来。
  朱允炆吓得一愣:“这是怎么……回事?”
  岳青绫“嘘!”了一声,身子一个快闪,已来到了窗前,隔着一层窗户纸向外听了
听,回过身子,向朱允炆挥挥手道:“快藏起来,别出来。”
  身子一个快闪,已来到了门边,紧接着开门闪身门外。
  像是一片云样的轻巧,岳青绫已翻上了瓦脊。
  冷风一阵紧似一阵,天色是灰蒙蒙的那种颜色,狗仍在叫着。
  李家大院,静悄悄的,听不见一点儿声音。
  蓦地,一个人飞快的身影,正由斜面院墙上蹿身而起,嗖地落身眼前。
  岳青绫忙自伏下身子。
  却听着“叭!叭!”两声拍巴掌的声音,一个人霍地由正面草廊闪身而出。
  两个人迅速地会合一起,喁喁低语着什么,不时还打着手式。
  岳青绫由这个角度打量着他们,把他们看了个一清二楚,二人一式的蓝色紧身衣裤,
头扎网巾,虽不曾有什么特殊的标志,却使人一望之下,即知道他们是来自大内的锦衣
卫士。
  好厉害!居然被他们摸到了这里。
  两个人用手比划了一番,东指指西瞧瞧,似乎还弄不清楚要找的人究竟住在哪里?
  岳青绫悄悄把身子退后,绕到了瓦脊的另一面,飘身下地。
  便在这时,二人之一的一个瘦子已闯入眼帘。
  瘦高瘦高的个头儿,背上背着个丁字拐,一张吊客脸,配着一双灰白灰白的眉毛,
那样子真像是俗画上的白无常。
  打量着面前的房舍,这个人忽地袭身而近,或许是过于专注,竟然不曾注意到近在
咫尺之间的岳青绫——猛可里有所警觉时,其势已有所不及。
  岳青绫其时以奇快之势,蓦地扑身而前,长剑如龙,只一下已搭在了对方肩头。
  这人“啊!”了一声,便自呆呆立住。
  冰冷的剑锋,紧紧压在他的肩上,只消向侧面略有移动,瘦子这一颗项上人头便难
以保全,吓得他面色惨变,一动也不敢动地愣在了当场。
  岳青绫很可轻而易举地一剑结果了他,但是连日杀人太多,有些于心不忍。
  当下冷冷一笑,于抽剑而回的同时,左手轻翻,施了一手“白鹤下啄”的点穴手法,
只一下已点中在对方背后志堂穴上。
  瘦子“吭!”了一声,便自不再移动。
  岳青绫以奇快手法点了对方穴道,身子却不稍停,一个打转,已隐身壁角。
  便在这时.另个人的影子,已飞身眼前。
  手上持着一口鬼头长刀,浓黑浓黑的一双眉毛,脚下极是利落,像是轻功不弱,这
人身子一经现出,起落之间,已临向伫立原地的瘦汉身后。
  猝然间发觉到同伴的有异,这人忽地一怔道:“你怎么啦?”
  话声方出,霍地伸手向对方肩上推去。
  岳青绫却在这一霎猛地现身而出,呼地扑身而前。这人“啊!”了一声,一个翻转,
飘身于丈许以外。
  “谁?”
  声音方出,岳青绫早已纵身而前。
  浓眉汉子心里一急,鬼头刀“唰!”地抡手而出,一刀直劈面门,直向岳青绫脸上
劈来。
  岳青绫长剑轻翻,“叮!”的一声,已把对方鬼头刀点开一旁。
  这人“嘿!”了一声,右手后挫,身随刀转,“唰!”的一刀反向岳青绫胸上劈来。
  看其出手,劲猛力足,极是快捷。
  偏偏岳青绫身似巧燕,不要说为他刀势所伤,简直连她身边也捱不着。
  随着她身势的一收,浓眉汉子一刀劈空,“噗!”地砍向地面,即在他反手起刀的
一霎,已为岳青绫掌中长剑压在了腕子上。
  紧接着长剑一翻,冷森森的剑锋,已比在了浓眉汉子心窝上。
  浓眉汉子面色一凛,心里一怕,掌中刀“当!”地落向地面。
  “你……姑娘……饶命……”
  说话的当儿,风门开处,宫天保已由室内现身而出,乍然看见眼前景象,不由一惊,
慌不迭纵身而前。岳青绫手势轻翻,银光迸处,改以长剑剑尖指向对方咽喉。
  “啊……”
  浓眉汉子身子打了个踉跄,几乎要坐倒下来。
  宫天保“哼”了一声,嘴里骂了声:“狗杂种!”
  猛地探出了双手,搭在对方肩上。十指上一经着力,克的一声,已把对方肩上骨节
生生捏脱。
  浓眉汉子痛得脚下一软,“扑通!”坐了下来,却为宫天保赶上一步,当胸一把给
抓了起来。
  “你……”
  岳青绫道:“宫师傅,慢着!”
  说时,岳青绫已闪身来近。
  “不要杀他,先问问他再说!”
  宫天保这才会过意来,转向浓眉汉子眉剔目横地道:“说,你们干什么来了?”
  “我……”浓眉汉子呐呐说:“找人……找人来的!”
  “找谁?”
  “是……找……”
  “说!”岳青绫一口剑再一次比在他脸上:“这一次你们来了几个人?都在什么地
方?”
  “五个!”浓眉汉子牙龈儿克克打颤:“其他人都在山上还没下来。”
  宫天保冷笑道:“还有三个呢?”
  “在林子外边……”
  “谁打发你们来的?”
  “朱大将军……”
  “朱能?”宫天保厉声道:“他人在哪里?”
  “龙州七里山……”
  “好!”宫天保说:“你怎么知道我们住在这里?”
  “是……有人报告说,这里来了生人,我们奉令打听,说是有人从安南逃难来,住
在李家……”
  岳青绫、宫天保二人对看一眼,知道他所说非假。
  既知此二人是来自朝廷的锦衣卫士,目下正自集结,由成国公朱能所统率、指挥,
看来彼辈虽是伤亡惨重,无如在朱能策划之下,仍在穷力搜索,看来不达目的势不终止。
  如此看来,眼前二人万万不能留其活命。
  却是岳青绫心里不忍再下毒手,正自思付,宫天保已怒声道:“这么说,留不得你
们活命了,看掌!”
  话声出口,右掌倏翻,“噗”一声,已击向浓眉汉于头上顶门。
  这一掌力道甚猛,浓眉汉子哪里吃受得住?身子一缩,便自软瘫地上,从而由眼耳
口鼻淌出血来,登时一命呜呼。
  岳青绫道:“你……”
  宫天保说:“姑娘不知,这些人是留不得他们活命的!”
  话声一落,已自扑身而前,飞起一脚,踢中瘦高汉子心窝,后者吃岳青绫点中要穴,
原已气血不畅,哪里吃受得住?当场倒地身死。
  岳青绫阻之不及,却是没有想到宫天保行事如此干脆利落,目睹之下,却也无话可
说。
  所幸这片院子,并无外人。
  天色微曦,犹自有几颗寒星。
  宫天保一手一个,提起了一双尸首,一面向岳青绫道:“姑娘回房去照顾先生,我
去去就来。”
  天色大亮。
  崔化也由外面回来,悉知这里发生了事,吃惊道:“原来是他们两个!陶平和李子
奇!”
  宫天保道:“你认得他们?”
  崔化哼了一声:“不瞒大人,这两个人原是我那个小旗上的,只当是他们走失了,
原来来了这里……”
  岳青绫道:“你在外面打探的经过怎么样了?”
  崔化说:“听说成国公已来了七里山,离这里只有四十里地……所以这地方也不尽
太平!”
  “七里山?……”
  岳青绫缓缓点了一下头:“这个地方我知道!”
  崔化说:“这一次锦衣卫上山吃了这么大亏,两位主事的千户,俱都丧命,几乎全
军覆没,朱能必不会就此甘心,说不定会为此向朝廷请旨,增派大批锦衣卫来这里,这
么一来可就不好!”
  岳青绫微微一笑,淡淡的道:“事情不会如他们的心意的……这一点我自有主意……
你们两个好好去歇着吧!”
  宫天保知道,这位姑娘虽是年纪甚轻,行事却甚是老练,一身武功,更是莫测高深,
鲜有所及,听她这么说,料是无碍,不禁暂放宽心。
  当下二人起身告辞。
  朱允炆眼巴巴地坐在椅子上等着,乍见岳青绫进来,立时如释重担地展开笑颜。
  “嗳……你可回来了……发生什么事了?”
  岳青绫坐下来微微一笑说:“没什么大不了,来了两个人,不过都解决了!”
  朱允炆一惊:“是锦衣卫的人?”
  岳青绫慢慢地点了一下头。
  “他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朱允炆一脸惶恐地道:“而且,来得这么快?”
  岳青绫看着他微笑道:“不要紧,吉人自有天相,您是大贵人,一切都害不了您,
百无禁忌!”
  朱允炆见她如此笃定,也就暂放宽心,却叹了一声道:“这么一来,我们又要走
了?……”
  岳青绫点了一下头:“这里原不是久留之地,当然要走……总不能一直住在这里……”
  “现在就走?”
  “不!”岳青绫摇摇头:“还不到时候,看吧,也许明天,还是后天……”顿了一
下,她呐呐道:“事情有了眉目之后,我们再走!”
  “什么事情……眉目?”
  “您不知道,也就别问了!”
  她趋前几步,一只手懒洋洋地搁在他肩上,轻轻吁了一口气,表情甚是妩媚“有件
事……我还一直忘了跟您打听!您可得跟我实话实说,要不然以后甭打算我再理您……”
  “什么事?……”朱允炆一脸茫然的样子。
  “只是跟您打听个人!”岳青绫声音透着娇柔:“有个叫‘甜甜’的女人……您可
认识?”
  朱允炆顿时脸上一红:“你……怎么会知道她?……”
  “那您就别管了!”岳青绫瞅着他神秘地含着笑:“这么说,您是认识她了?”
  “我……”朱允炆点头道:“我认识!”
  “只是认识而已?”
  “这……”朱允炆摇了一下头:“当然不是……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忽然问
起她来了?”
  “那是因为您在昏迷的时候,一直喊着这个名字……”岳青绫妩媚地笑着:“告诉
我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现在在哪里?”
  朱允炆一时为之大窘,站起来走向窗前,只是怅怅地向外面望着,一句话也不说。
  好半天,才叹息一声,回过身来:“她是个可怜的姑娘……一个坠身青楼的姑娘……”
  微微一怔。岳青绫慢慢点着头:“这么说她是一个妓女了?”
  朱允炆点了一下头。
  “我明白了!”她说:“是您的老相好?”
  “见过几面……而已……”
  “您还念着她?”
  “我……”
  似乎只有苦笑的份儿了,朱允炆重复道:“她是个可怜的姑娘……”
  “您已经说过了!”她说:“可怜,可怜,天下可怜的人多了,您能都照顾过来么?”
  好气闷!
  站起来,赌气地拧过了身子,却是不旋踵间她的气又似消了,转过去由暖壶里倒了
碗茶,双手捧着送过去。
  “您喝茶。”
  “小绫,”接过了茶碗,朱允炆怪不自在地说:“别傻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岳青绫含笑道:“我知道,再问一句,她是哪里的姑娘?嗯,能告诉我吗?”
  “这……”
  “说呀!”她说:“好都好过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朱允炆只得笑笑:“龙州北里,庆春坊!”
  岳青绫听着点点头,也没有再说什么。
  闲着没事,找了一张纸,他在画画儿。
  淡淡的几笔,轻描淡写,便把姑娘脸上神采,那个小模样儿给勾了出来,惟妙惟肖,
我见犹怜。
  岳青绫跑过来一看,“呀!”了一声,喜孜孜地双手拿着瞧:“真没想到,爷您还
会画画儿,画得这么好……”
  越看越喜欢,真个爱不释手。
  朱允炆放下笔,愁眉半舒地含笑说:“说到我画画的事,不由我想起了当年太祖爷
爷来了!”
  “又是怎么回事?”
  “那一年,太祖爷爷过寿,在乾清宫,我才十岁,给他老人家画了一张,太子说像,
抢着拿过去给太祖爷爷,他老人家哈哈大笑,喜欢得不得了,当场赏了我个蟠龙玉笔……
叫我跟杨翰林学画,倒是认真地学了几年……”
  话中的太祖爷爷便是本朝的开国天子朱元璋,而太子也就是朱允炆早已故世的父亲
朱标了,他一直未能登基为皇,是死在太子位上的。
  朱允炆忽然提起了这件事,不觉有些神驰,再回眼当前,难谓不触动伤感,一时间
神色黯然,轻轻叹了一声,便不再多说什么。
  岳青绫察言观色,生怕触动了他的伤怀,也就没有多问,都是这张人像画得传神,
舍不得抛弃,便要朱允炆再加润色,并在旁边题了字,落了款,等着干了才卷起来好好
存着。
  几日来的患难与共,双方厮混得已很熟了。
  眼前只见二人,大可一切从权,说上些体己话儿。
  把一双白嫩的手,轻轻搭在他的肩上,那么近近地向他看着,岳青绫说:“这件事
完了以后,保住了您的大驾,皇爷,以后您要怎么谢我呢?”
  朱允炆一笑揽住了她的纤腰。
  “你说吧,只要是我有的,全部给你!”
  “谢谢爷了!”岳青绫略似害羞地说:“您的东西我不敢要,也不稀罕……我要的
只是……”
  “是什么?”朱允炆紧紧地抱着她:“快说!”
  忽然,她的脸红了。
  “我要的……是皇爷您这个人!您给不给吧?”
  “哈哈……”朱允炆展颜大笑、
  “轻着点!”岳青绫向外面递了个眼神儿:“别让人听见了……怪害臊的!”
  朱允炆才自把声音放小。
  “你要的这个人,不是已经给了你么!嗯?”
  轻轻地托起她的脸盘儿,四只眼睛那么有情地互相看着,她的脸愈发地红了。
  “小绫,别胡思乱想了,我已经是你的了,就像你已经是我的一样……”
  “不一样……”
  三个字像是蚊子在哼哼那么小声、腻人……
  “怎么呢?”
  多情的皇上,把脸贴近了,近到眉睫相接。
  “爷您自己知道!”岳青绫忽地偏过了脸去:“您不是还有个心上人吗!”
  “哪里话来?”
  朱允炆一怔,连连摇头道:“哪里有?哪里有?”
  “算了,没有就算了!”
  岳青绫回脸一笑:“您可真是个无情的人,才几天呀,就把人家忘了!”
  “你说的是……”
  “是谁,您自己还不知道?”
  瞧着她水汪汪的那一双眼睛,想到她的来去如风,绝世剑技,还真有点叫人害怕。
  忽然他明白了!
  “我知道了!你说的是甜……”
  岳青绫忽然用手指按着了他的唇。笑靥微微道:“知道就好,您就别说了!”
  朱允炆不由得脸上讪讪。
  “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他轻声叹着:“这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还没有完全过去,”岳青绫看看他神秘地笑道:“因为你在梦里都还想着她!”
  朱允炆叹了口气,真的没什么话好说了。
  说真的,对于前此在庙里的一番荒唐,今日想来,很是后悔,甜甜固然是个讨他喜
爱的可人儿,总是个倚门卖笑的青楼姑娘,以自己的身份,实在是不可饶恕,想着亦不
禁有些脸上发烧。
  岳青绫一笑说:“您也别介意,我只是想弄弄清楚罢了。”
  侧耳一听,脱口而出道:“有人来了。”
  崔化来了。
  手里提着饭盒,他是来送饭的。
  朱允炆“啊!”了一声,打量着外面天色道:“这才多早晚,怎么又吃饭了?”
  崔化轻笑着躬身道:“乡下地方,休息的早,回头怕他们封了灶,再要吃什么就不
太方便,爷要是不饿……我再去跟他们商量商量!”
  朱允炆摆摆手说:“那就算了,别再给人家添麻烦了,就现在吃吧!”
  崔化答应一声。摆出来四菜一汤,清炖的鸡,还有鱼,算是很好的了。
  朱允炆和岳青绫坐下吃饭。
  崔化已经吃过了。
  “宫师傅呢?”岳青缕问:“他好点了没有?”
  “好多了!”崔化说:“说是明后天要走,怕是爷吃受不住,宫大人他去雇车去了!”
  “还是他想得周到!”朱允炆说:“这地方真安静,离城里远不远?”
  “回爷的话,”崔化躬身道:“有四十里……”
  说时,目光一转,欠身又道:“昨天夜里您受惊了,今天夜里您放心好好睡一觉,
绝不会再有事了!姑娘也好好歇着吧!”
  岳青绫皱眉道:“不是说还有三个人吗?”
  “姑娘放心……”崔化说:“八成儿他们吓坏了,我算计他们是回龙州,七里山去
了!”
  “不是成国公朱能住在那里么?”岳青绫微微一笑:“这么说是报讯儿去了!”
  朱允炆顿时一惊道:“啊——”
  “皇帝放心!”崔化弯着腰道:“七里山离这里有三百里,一来一往最快也得三四
天,他们来了,我们也走了……”
  说得也是。朱允炆点点头才自没有吭声,忽然冷笑道:“朱能我过去待他不薄,想
不到今天他逼我如此之甚,叫我好恨——”
  “你放心吧!”岳青绫含笑看着他:“总有一天,我把他带到您跟前,听您亲自发
落,可好?”
  朱允炆点头一笑,只当是句玩笑话,也没有多说。
  却见崔化四面打量道:“爷晚上在哪一间房里歇着?”
  朱允炆刚要说出。
  岳青绫手指左面一间道:“这一间。”
  “姑娘呢?”崔化干笑一声:“万一有事……夜时也好有个照应。”
  岳青绫说:“我看用不着,你们还是多照应一下自己吧!”
  “姑娘说得是……”
  随即不再多说,走到外面门口,等着朱允炆与青绫吃完,回来再收拾离开。
  瞧着他离开的背影,岳青绫静静地不说一句话,似在想着什么。
  朱允炆却也纳闷儿“我不是睡里面的一间,怎么又搬了?”
  “没有!”岳青绫才自回过念头来,摇头微笑道:“我是骗他的,您还是住原来的
一间!”
  “这又是为了什么?”
  “希望是我多心!”岳青绫呐呐说:“这个人怕是有点靠不住……”
  “崔化他……”朱允炆吃了一惊:“不……会吧?”
  岳青绫说:“知人知面不知心……但愿是我猜错了,要不然,他可是逃不过我的这
把宝剑!”
  朱允炆呆了一呆:“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岳青绫说:“他昨天的形迹可疑,再说昨晚上那两个人来得也太快了一点……要是
我没猜错,今天夜里就更热闹了……”
  “这么说……我们该怎么办?”
  “用不着担心!”岳青绫平静地道:“我心里早就准备着了,他们不来算他们的造
化,要是来了,可就一个也别打算回去,您只管睡您的觉,吓不着您!”
  酉时前后。
  天还没有黑,却阴森森带有沉沉暮色。
  岳青绫在李家附近走了一圈,正好宫天保从外面回来,老远看见,打了一声招呼。
  “姑娘闷得慌了?”宫天保走过来道:“这附近没啥玩头,下去,二十里,有个集,
倒还热闹!”
  岳青绫摇头微笑说:“我哪里有这个心情,你办的事怎么样了?”
  “托先生的福,办妥了!”宫天保说:“车雇好了,哪一天走都行,给了他一两银
子的定钱,喜欢得了不得……倒是,姑娘,我们哪一天走呀?”
  “我看就明天吧!”
  “明天?”
  岳青绫点点头说:“你只记在心里就是了,不要对任何人提起。”
  宫天保怔了一怔:“有什么不对……了?”
  “还说不准,”岳青绫冷冷地说:“今天夜里可能有事,你小心着点儿!”
  宫天保更是吃了一惊。“今天晚上……”
  岳青绫点头道:“先生这边有我,你只提防着自己,且要小心着一个人……”
  “谁……”
  “崔化……”
  宫天保大大吃了一惊,一时为之瞠然。岳青绫却已转身自去。
  天渐渐黑了,且飘起了淫淫细雨。
  岳青绫却也并不忙着进屋子去,独自个来到桥头,向个卖编织的老头买了顶斗笠、
蓑衣,穿戴起来,很是新鲜。
  这里人烟稀少,看不见几户人家。
  左右一片湖泊,湖柳几棵。
  正有两个披蓑人,倚树垂钓。长长的钓竿伸向湖面,泥塑木雕的人儿似的,一动也
不动。附近一片榆树林子,静悄悄的不见一个人影。
  绕过湖边一条碎石子路,不足半箭便是李家大院,除此别无人家。
  这么说,钓鱼的两个人,莫非是李家的人?天都快黑了还不回去,却是好雅兴也。
  岳青绫缓缓来向湖边,在一棵柳树下站定。
  恰于此时,一个钓鱼的忽然站起来,向着另一个招呼道:“晚了,不钓了。”
  另一个嘿嘿笑道:“明天再来,天黑了,小心路滑!”
  一搭一唱,各自收起了渔具,双双向这边走来。
  岳青绫静静地向对方望着。
  她的观察至为犀利,似乎已注意到某些地方的有异寻常——就那是对方二人的一双
腿脚。
  尽管是披蓑戴笠,却是一双脚下,锦裤快靴,大非寻常,一般百姓,庄稼人家能有
此衣着打扮?
  心念思转,也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这当口儿,两个渔夫,一左一右已来到了身前。
  左边的一个黧黑胸膛,留有一口络腮虬髯。右边一个下巴尖削,黄皮精瘦,每人手
上提着根长长渔竿,却因原不是这个行当的人,拿着根竿子都不称手,一忽儿左一忽儿
右,时上时下,好生可笑。
  岳青绫脚下不停,继续前行,却是两只眼睛异样机警,分别照顾了左右双方。
  看看彼此错身而过。
  却在此将过未过的一霎,右边那个黄皮精瘦的人似乎是脚下不稳,打了个跄。
  “啊!”
  嘴里一声吆喝,手上长竿倏地抡起,“嘶”一丝尖风响起,直向岳青绫头上甩了过
来。
  岳青绫早已看出了蹊跷,自不容对方得手,左手轻起,只一下已抄住了对方竿上长
线。
  耳听得铃声叮叮,黄脸人手上长竿竟自弯成了一张长弓。
  便在这一霎,左边虬髯汉子一声爆喝道:“打!”话声方起,偌大身子有似大片乌
云,呼的一声,已自腾空飞起。
  一起即落。
  随着他落下的势子,一式“飞鹰搏免”,直向着岳青绫身上搏来。
  岳青绫早已由对方裤脚、快靴上看出端倪,断定他二人必是来自大内的锦衣卫士,
心里早有准备。
  眼下虬髯汉子来势虽猛,无如岳青绫有备在先,身势轻轻向后一收,已躲过了对方
猛落而下的双手。
  这人“嘿!”了一声,双脚才一着地,身子倏地一个倒翻,“唰!”地仰身而出。
  却是岳青绫放他不疾,冷叱一声,右手霍地向前一递“金龙探爪”。
  五指一出,疾如奔电。
  虬髯汉子哪里识得厉害?仰身待出的一霎,已为岳青绫一只有手拍中前胸。
  “蓬!”地响了一声。
  以岳青绫之精湛内功,自是了得。这一掌看似拍击在厚重的蓑衣之上,实则力道透
传,直伤向对方内脏。
  虬髯汉子身子一个倒仰,“叭!”地倒向地上,便自再也爬不起来,几经挣扎,才
自坐起一半,说了一个“你”字,一口鲜血,箭也似地直喷了出来,便自倒地死了。
  随行而来的那个黄脸瘦子,才自看出了厉害,一时间吓得魂飞魄散。

  -----------------
  黄金书屋 扫描校对
上一章 返回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