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萧逸《太苍之龙》
第二章 血溅古刹(第三节)
  一念之触,朱允炆真个吓了一跳,慌不迭地坐正了身子:“你……”
  看着他这个样子,岳青绫却又狠不下来了。
  “您别害怕……只是有几句话想问问您……”
  朱允炆这才松了口气。
  “什么话……”
  “其实也没什么……”大姑娘忽然又变得忸怩了:“只是心里奇怪……皇后呢……
她没有跟着您?”
  还当是什么事呢!朱允炆解颐一笑,笑容里不无凄凉,摇摇头说:“她死了,你还
没听说过?”
  岳青绫“啊!”了一声,黯然地垂下了头。
  “是烧死的!”朱允炆缓缓说:“当日来不及出来……”
  “我知道了……”岳青绫看着他:“那您身边就没有一个人跟着……服侍您?……
我的意思是,一个女……人……”
  朱允炆说:“怎么没有?李妃跟着我出来的!”
  “李……妃?”
  “一个可爱的女人……”朱允炆喃喃说道:“她也死了。”
  岳青绫低低地“嗯!”了一声,头垂得很低,心里真有点像是犯罪的感觉,心里的
一块石头固然是放了下来,却也为着自己的自私而内疚,好久好久,她都不敢向对方看
上一眼,生怕一望之下,让对方窥透了自己的心思,那该有多不好意思?
  她总算放下了心。却也因此,一霎间心里乱糟糟地想到了好些事……说不出的一种
感觉,脸上一阵子红、一阵子白……
  “你在想什么?”
  朱允炆一只手攀上了她的肩膀,恐惧既去,剩下来的便只是蜜蜜柔情。
  却是这一句,带来了眼前姑娘的无边伤怀,身子一歪,反而倒在了他的肩上。
  “先生您坏……”
  便自伏在他肩上泣了起来,两只手一下下在他身上拍着、捶着……却是一下比一下
无力,一下比一下更轻,临到最后,便是那样软酥酥地抚在他的身上。
  再怎么样强,总还是个女人,这一霎毋宁是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了。
  朱允炆感叹着,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只是把她抱紧了,轻轻抚摸着她又柔又细的长
发……
  “好姑娘,你就别哭了……以后好好跟着我……我疼你……”
  岳青绫蓦地止住了泣声,一下子由他肩上抬起来。
  “您说的可是真的?”
  倒使得朱允炆吓了一跳,一时不知何以置答。
  “看吧!”岳青绫咬着下唇儿:“连一句真话都不敢说,还说对人家好……才不信
你呢!”
  说着赌气地拧过了身子。
  “唉……”
  朱允炆这才明白过来,慌不迭地赔着小心:“这可是冤枉呀,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呢,你就生气了,真是从何说起!”
  “好吧!”岳青绫忽地回过了身子,模样里透着认真:“您是皇上,君无戏言,就
老实地放下一句话吧。您……打算怎么办吧!”
  “什么怎么办?”
  “又装……”岳青绫生气地翻着白眼儿:“我问您……以后您打算把我这个人怎么
搁吧……我是说……把我放在哪儿?”
  原来是这么档子事,朱允炆这才明白了。
  “你说呢?”
  说时他把脸凑近了,近到挨着了她的脸:“这不就是你一个人了么……你就是我的
娘娘……我的小娘娘!”
  病才刚好,他的风流病可又犯了。
  岳青绫把身子离远了,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确实也拿他没有办法,乘着这个热头
上,正想好好说他几句,为今后立个规矩,却是外面有了动静,吓得她立刻闪开一旁。
  “姑娘是我!”
  宫天保来了。
  官天保与钱起分别潜身进来。
  “怎么回事?”岳青绫脸上讪讪地道:“他们人来了?”
  官天保说:“人来了不少,姑娘你看怎么办?”
  “不用怕!”
  岳青绫一面整理着身上,转向钱起道:“钱师傅,回头你背着先生在中间,宫师傅
殿后,我在头里,我们往东边去,那里路我熟,出了这个山就没事了,我爹会在那边接
应!”
  一听见岳天锡在那边接应,宫、钱二人俱都宽心大放。
  几个人立时动手,为朱允炆穿着准备。
  岳青绫探头穴外,听了一会,回身道:“对方最厉害的是那个姓方的,其他都无足
可怕,就是姓方的来了,我也不怕,我们有三个人用不着担心!”
  当下随即潜身外出。
  先时的一天大雾,不过是说话间的工夫,竟然为风所驱散。
  岳青绫身子方一出现,猛可里附近山坡间,一人断喝一声道:“在这里了!”
  紧接着弓弦一响,“嗖”地射过来一支狼牙飞矢,直取岳青绫面门,却给后者举手
劈落地上。
  她随即吩咐身后道:“快出来!”
  钱起等一行,聆听之下,匆匆现身而出,便在这一霎,弓弦数响,一片箭矢直向着
四人站身之处飞射过来。
  岳青绫嘴里叱着:“快走!”长剑挥处,一片格格声响,已把飞来箭枝,全数削落
地上。
  却只见人影翻飞里,两个人已飞身近前。
  一身黑纱官式长衣,白玉闹腰,头上扎忠靖巾,典型的锦衣卫装束。
  原来燕王入主称帝之后,手下臣子为主表功,新兴起一种戴头为忠靖巾,意在歌颂
当年燕军人主之“靖难”之役。
  能够身任大内所谓“上二十二卫”中最称重要的锦衣卫卫士,武技自非泛泛。
  眼前二人,腰上各扎着一方红绸,按阶应在百户之职。
  左边一个细腰长身,手施钢枪。右边一个却是五短身材,手上却握着根七节虎尾钢
鞭。
  双方甫一照脸,细腰长身的一个,一横手上钢枪,大声叱道:“还不给我站住!不
想活了么!?”
  岳青绫却不理他,拨心一剑刺来。
  “反了!”这人挥动钢枪,用力向对方剑上就磕。
  却是对方这个姑娘过于厉害。
  细腰汉子满以为凭自己手劲儿,加上钢枪分量,这一下定能把对方长剑磕飞半天,
却是不知一磕之下,竟走了个空。
  眼看着对方少女剑走轻灵,随着她身子滴溜一个打转,极是巧快地已到了自己左侧。
  岳青绫身法至为巧快,人到剑到,决计以迅雷不及掩耳身法,取对方性命。
  细腰汉子一惊之下,一只钢枪招式已然用老,再想收回哪里还来得及?
  随着岳青绫的一声清叱,剑发无声,容到对方乍然警觉,早已剑光璀璨,蔚为大观。
  耳听得“嚓!”的一声,那一只力持钢枪的手,连同着整个臂弯,一并被斩落下来。
  细腰汉子惨叫了一声,一个抢背翻身,跌出七八尺外,在地上一连几个打滚,便自
昏死了过去。
  手持虎尾鞭的一个,目睹下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敢上前?
  嘴里怪叫一声,一拧身直向着一旁山陌上纵去。
  宫天保待将纵身追上,却只见岳青绫反臂拧腕,发出一枚暗器蛾眉针,“打!”
  暗器原来就插在发上,一共三枚,看起来不过是个银簪子罢了,却不知竟是厉害的
独门晴器。
  日光下,银光一现。
  五短汉子身子才蹿了个高儿,不过拔起来一半,即为这枚自后袭来的蛾眉针正中背
脊。“吭!”了一声,一个咕噜自高处滚了下来。
  宫天保赶上去手起刀落,便自了结。
  胡哨声响,树丛里满是人影,显示着敌人一面,确是人数不少。
  岳青绫一马当先,率同着身后三人已然扑向了右面树丛,这一带地势尤其险恶。
  放眼当前,荆刺遍野,乱石绵延,云蔼低迫,连接着蒸腾的茫茫雾气,不远处一道
瀑布,自山顶潺潺直跌而落,溅发起大片狂雪。
  “这是飞云涧!”
  岳姑娘用手里的剑向前面一指:“过了飞云涧是万松坪,到了那里就好了!”
  她犹未忘回过身来向着朱允炆看上一眼,浅浅含笑道:“怎么样,吓着您了吗?万
岁爷?”
  朱允炆也只剩下苦笑的份了。
  钱起重新把他背好了,用一条绫子紧紧兜着,这样就不虞中途跌落。
  岳青绫用手里剑拨着脚前的棘荆刺草,嘱咐钱起道:“小心
  便在此刻,迎面大树上,一人怪声笑道:“来得好!”
  噗噜噜,一阵子长衣飘风声,怒鹰也似地落下个人来。
  紧接着这人身后,呼喇喇一连又落下四个人来。
  五个人,一前四后,一落而定,却是落地生根,分别伫立在五尊高矮不一的乱石之
上。
  为首一个锦衣瘦小汉子,灰眉细眼,兔耳鹰腮,乍看上去就像是画上雷公。身后四
个人,高矮不一,却亦各有气势。
  岳青绫迎着来人看上一眼,已自认出头里的一个,正是敌人阵营那个最棘手的主儿
——方蛟,心里一惊,陡地闪身,护在了钱起身前。
  来人方蛟鬼啼也似地发出一声怪笑,居中而立,大刺刺地道:“这就不错了,大姑
娘。我们在这里恭候多时了,失迎,失迎!”
  一面说,向着这边拱了拱手,霍地跃身而前,落在岳姑娘一行正前方不及丈处站立,
却把一双深陷在眶子里的三角眼,直直向钱起身后背着的朱允炆逼视过来。
  “方某人眼拙了,这位是……”
  宫天保“唰!”地拾身而前,右手向腰间一探,挺腰作势,“嗖!”地抽出了缅刀。
  一片刀光,摇颤着他腾腾杀气的脸。
  “方蛟,你好大的胆,见了圣上还不跪下?你这个无耻的小人……你?”
  却是钱起背上的朱先生说话了,“宫天保!”
  “奴才在——”
  宫天保霍地回身,弯腰听旨。
  “不要紧,你闪开!朕自己跟他说话!”
  “这……”宫天保欠身道:“奴才遵旨!”
  便自弓着身子向旁闪了开来——不过是一步而已,瞧了瞧,岳姑娘就在附近,紧傍
着钱起身边,心里才自略略放心。
  ——即是岳姑娘的一身能耐,他亲眼见识过,不啻大大助长了己方力量,才自心里
略略放宽。
  虽说是落难之中,皇帝到底也有他的气势。
  拍拍钱起的肩膀:“放下我来!”
  钱起应了声“遵旨”,匆匆解开了胸前十字盘结,蹲下身子把朱允炆放下,随即向
旁闪开。
  方蛟“嘿嘿!”一笑,气焰顿见收敛,狡黠的脸上显示着一片谄媚,却是忍不住心
里的窃喜……十足的一副小人得志神态!
  “足下大概就是……朱先生了?”
  一面说抱起了鸟爪子也似的一双瘦手,不由自主地拱了一拱:“得!不知者不罪,
在下……来得鲁莽,先生你受惊了!”
  一面说,深深打了一躬,身后四人,不自禁地亦为之各自抱拳一躬。
  “你就是方蛟?”
  朱允炆手指着他大声道:“你想要干什么?”
  “嘿嘿……问得好!”
  方蛟拱了拱手:“不错,在下就是方蛟……一直在大内当差……这就用不着多说了,
相公爷您是过来人了……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眼前没啥好说的,咱们哥儿几个……这一
趟是奉了圣上的旨意……”
  “胡说!”
  朱允炆怒声叱着,霍地上前一步,跺着脚道:“朕就是皇上,朱棣欺君犯上,你竟
然称他是圣上?……放肆!”
  几句话义正辞严,却是吓不住眼前这个奴才,反倒引起了他的一阵子冷笑。
  “相公爷你这是在作白日梦吧?”
  宫天保怒叱一声:“放肆!方蛟你这是在跟谁说话?”
  “跟谁说话?”
  一霎间方蛟面现不屑,再也压不住心里的忿怒,凌声说道:“没什么好说的了,相
公爷你的那点子威,如今用不上啦!有理你到紫禁城说去,哼哼……咱们哥几个如今是
奉旨拿人,成国公还等着见人,相公爷……多少你也是见过世面的人,这就别给我们为
难,这就请吧!”
  朱允炆气得脸色发青,连说了两声“反了,反了!”手指着方蛟,恨声道:“你这
个奴才,一片胡言乱语……给我拿下!”
  宫天保早已蓄势以待,随着朱允炆的话声一落,霍地腾身而起。
  却是一起而落。
  随着他飞快的落身之势,掌中缅刀璀璨出一片白光,一刀直取顶门,嗖!地直认着
方蛟头上劈下来。
  方蛟哼了一声,身形微偏,宫天保的刀势即行落空,即见反手一挥,“当!”地拍
向对方刀身。
  这一手“空手入白刃”功夫,施展得极是巧妙,却也险到极点。
  唏哩哩一片刀光颤处,宫天保身子被迫得不由跃开,乃得敞开了此一面门户。
  方蛟也不客气,脚下邯郸学步样的一个抢势,直向着朱允炆面前欺来。
  “你敢!”
  一声喝叱,紧跟着岳青绫闪身而前,一股剑风,连带着银光一闪,直向着方蛟脸上
劈来。
  这一剑看似无奇,却使得方蛟心里一惊。“呼!”地侧身飞转,闪出了五尺开外。
  “啊?!”
  这一剑仿佛才使他忽然警觉到眼前这个姑娘的厉害,从而注意到对方这个人就在眼
前。
  一霎间,他像是记起了许多事,瘦削脸上显出一种暴戾阴森:“我倒是忘了……这
一位大概就是岳姑娘吧?失礼,失礼!”
  岳青绫铁青着脸,冷冷嗔道:“用不着来这一套,姓方的,我知道你……我爹早就
等着要会会你了!”
  “啊?!”方蛟怔了一怔:“你爹?”
  “你忘了?”岳青绫冷冷直盯着他:“我爹叫岳天锡……”
  方蛟冷笑一声,突地神色一变——
  “岳天锡?!”
  “不错!是我!”
  声音传自左面一道迂回狭道。
  随着各人的侧首,正可见猝起撩天的一双石壁,便在那两壁并立之间,空出了一线
天光。
  一条人影,便自那一线无光之处,陡地纵起,大鹰翱翔般翩翩飘落。
  这般身手,即是以轻功见长的方蛟看在眼里,亦不禁为之暗自惊心。
  众目睽睽之下,来人身似巨鹰而盘,足下方沾地,紧接着第二次腾身而起,噗噜噜,
衣袂飘风声里,已来到眼前。
  一身黄色夏布长衫,腰系束带。高个头,长脸,长眉之下的一双眸子既细又长,更
似灼灼有神,映衬着色作古铜的一身肌肤,望之气势轩昂。
  朱允炆一面,方自认出来人,正是曾有一面之识的岳天锡,俱不禁为之精神一振。
  却是狡黠诡异的方蛟,竟然在此一霎,乘着敌人身势未定的一瞬,猝起发难。
  “看打!”
  嘴里一声喝叱。
  随着他身躯的向前一杀,“波”一股白烟冒处,打出了大颗硫磺弹丸。
  前文亦曾交代,古庙太苍,便是焚毁于这类烈火弹丸,自是厉害之极。
  眼下这一弹,由于双方的距离不远,猝发而临,更增无比凶险。
  岳天锡身势未定,陡吃一惊“嘿”了一声,随着他身子的向后一仰,看似跌倒,其
实不然,哧,长虹卧波般倒纵出丈许开外。
  耳听得“砰”的一声大响,硫磺弹击中石面,溅发起数十道飞焰流火。
  阳光下,不过是数十道细细白烟,却是尝过味道的人,俱都不敢让它沾身,深知其
厉害非比一般。
  岳天锡那么快的身势,亦不能为之全免,眼看着一点飞星,溅落其身,不过是招着
了点衣边儿,“波”的一声,顿为之燃烧起来。
  一旁的岳青绫,眼看着父亲受难,惊得“呀”了一声。
  岳天锡却也见招于先,就地一个打滚,把衣上火扑灭。
  却在这时,敌人一面的方蛟,已自扑身向前,随着他陡然下落之势,一口软剑已掣
抽在手,银光灿处,直认着岳天锡身上就扎。
  “爹,小心!”
  一旁的岳青绫惊叫一声,抖手打出了暗器蛾眉针,直取向方蛟后颈。
  “哧——”阳光下闪烁出一丝白光。
  方蛟一式“怪蟒翻身”,剑势轻扬“叮”格开了来犯的暗器,岳天锡乃于此一瞬陡
地挺身跃起,怒叱一声:“无耻小人!”
  话出,掌到。
  恨极了对方卑鄙伎俩,岳天锡来不及拔出身后兵刃,一式排形运掌,双手齐胸霍地
向外推出,发出了势若狂涛的巨大掌力。
  一任方蛟之阴损刁顽,面对着岳天锡如此狂猛之势,亦不敢轻率接招,一声怪笑道:
“好!”身子一式倒蹿,“呼”地飞身寻丈开外。
  战云轻启,却是一发而收。
  两个人对面仁立,怒目以视,尤其是岳天锡,一时大意,险些受害。面对着对方这
个昔日的冤家对头,其怒可知。
  虽然如此,却还有一份武林规矩。
  “好厉害的烈火毒弹,足下原来惯以趁人之危,看来是不改旧习,失敬,失敬!”
  一面拱手以抱,却把长衣一角扳起来塞向腰间,右手乍翻,已把斜背在背上的一口
弧形短剑取到手上。
  两句话看似持之以礼,却是暗含讥讽,损得厉害,方蛟即使脸皮再厚,也不能置若
无闻,一时间只臊得面红耳赤。
  这个人却也有他一套啐面自干的涵养功夫。
  谛听之下,只见他仰天发出了一声怪笑,双手拖剑一拱:“这不是岳老哥么?多年
不见,老兄还不是一样?舌枪唇剑,逼人得厉害,兄弟失礼,老哥你万请勿怪,失礼、
失礼!”
  一边说,一边故示轻松地嘻嘻笑了起来。
  岳天锡正是深知这个人的厉害,决计不能掉以轻心。
  “足下这就不用客气了……”岳天锡哈哈一笑道:“五年前承你手下留情,姓岳的
活着没有死,这笔账今天可以算一算了!”
  这么一说,包括朱允炆在内,每个人心里这才明白过来,敢情是两个人结有宿仇。
  “哼哼……”
  方蛟由鼻子里发出了一串冷哼,三角眼里满是狰狞:“这么说,你父女是存心找我
来的了?”
  “你完全说对了!”凌声道:“等你已不是一天半天了!”
  陡地,他前进一步,弧形剑抱右臂,直攀向左面肩头,拉出了一个架式。
  “足下铁手功,端的厉害,岳某不才,今天还要长长见识,废话少说,这就请吧!”
  一面说,岳天锡便自缓缓蹲下了身子。
  耳听得一阵子“唰唰”声响,眼看着无数落叶,细小沙粒,随着岳天锡下蹲的身势,
竟自慢慢向外扩散而开……
  岳天锡半蹲着身子,更像是深深打入地下的一截铁桩,说不出的一种沉着劲儿。
  包括宫天保在内,也只能看出来岳天锡的内力惊人,只是对方眼前所施展的到底又
是一门子什么样的功夫,却是讳莫如深。
  岳青绫却是心里有数,她知道,父亲在面对着眼前这个生平大敌时,不惜把毕生浸
淫的“碎马功”都施展了出来。
  那是因为方蛟的“铁手穿墙”功力过于厉害,多年前父亲一时大意,几乎在对方这
门功力之下丧失性命,才致于今天的上来谨慎。
  方蛟目睹之下,神色微微一变。
  却是他身后四个人,蓦地腾身而前,一片飞云样地向下一落,略呈四角之势,把岳
天锡围在其中。
  方蛟这才为之一松,瘦削的脸上,显示着一片阴森,随即嘻嘻有声地笑了。
  “岳老大,你这是成心要我献丑了……恭敬不如从命,我接着你的就是了!”
  说时却把一双三角眼,转向岳青绫一瞥,冷冷笑道:“怎么样,大姑娘也来一块玩
玩?”
  “用不着!”
  岳天锡眸子瞬也不瞬地直盯着他,嘴里却在向女儿招呼:
  “丫头,小心护驾,不可妄动。”
  其实他不关照,岳青绫也看出来了,敌人一面,既然在此处设有埋伏,保不住前道
也是一样。曾听父亲说过,对方阵营里还有个姓井的,更是阴险狠毒,说不定就埋伏在
附近,岳青绫年少气盛,艺高胆大,虽不曾把对方看在眼里,却是眼前保着皇驾,可就
万万不敢掉以轻心。
  再者父亲以一敌五,也使她放心不下……便自一声不吭地站立一旁,以备必要时的
随时出手。
  所幸朱允炆连经大敌,多少也有了些历练,岳氏父女的眼前护驾,终使他心情稍安,
使自在一方大石上坐下,宫、钱二位一左一右紧紧侍立。再加上岳青绫的一力侍卫,这
般阵仗,即使最险恶的情况之下,亦可保无虑。
  就在这一霎,现场已有了变化。
  像是谁也没有看清楚,方蛟灵巧的身势,蓦地狂飞而起。
  两口雪亮的剑锋,“呛当!”迎在了一块。
  岳天锡矮下的身子,忽地跃身而起,方蛟这一面,反倒是矮了下来。
  “呛当!”
  又是一声脆响!
  即在这第二度交锋里一高一矮两个身子,“呼!”地分了开来。
  就在此将分开的一霎,方蛟的一只左手骈指为刃,剑也似的疾劲,猛地直向着岳天
锡肋上插来。
  岳天锡似乎是防着了他的有此一手,右腕倏起,用胳膊时子狠狠地向对方搪了一搪。
  太快了。
  除了岳青绫以外,竟然没有一个人看清楚岳天锡这一手“单翅斜飞”显然是用上了。
  眼看着方蛟的身子就空一个打滚,或许是下意识里他已觉出了不妙,即在他一式
“铁手穿墙”落空之下,希冀着逃开对方的毒手。
  却是慢了一步。
  岳天锡那一只左手,几乎在毫无迹象中蓦地而出,疾如电闪。
  “噗!”
  一掌拍中了方蛟后背。
  紧跟着两个人错身而开,宛似交翅而过的一双燕子。
  岳天锡落下的身子潇洒如昔。
  方蛟却不一样了。
  随着他脚下的一个踉跄,“噗通!”一声,跌倒地上,紧跟着下额上翻,“哧!”
地喷出了一口鲜血,血箭也似地足足喷出了三尺来高,便自直直地倒了下来。
  方蛟死了。
  死在岳天锡那一式肉掌之下。
  旁观的人不免大是奇怪,尤其是与方蛟一伙同来的四个人,他们与方蛟朝夕相处,
确知头儿一身筋骨,由于曾习“锁阳”神功,又经特殊锻炼,几至刀枪不入,何以眼前
却会丧生在岳天锡的一只肉掌之下?
  这事是一个待解的悬疑。
  岳青绫却是心里有数,她知道,父亲为报当年一时大意,险些丧命在方蛟绝功“铁
手穿墙”手下之耻,五年以来昼夜勤习“碎马功”,据知,似乎只有这门功力才能透过
方蛟那般坚实的肌肤,直伤内脏。
  也是方蛟自负过甚,怎么也没有料想到对方所练的“碎马功”如此厉害,一经接触,
非但五脏俱摧,甚而那一根直贯的后背脊梁,亦为之节节碎落。方蛟即使是再多一条命,
也是活不成了。
  眼看着头儿的暴毙,四差卫俱不禁吓了个魂飞魄散,却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原来眼前四差卫所站立的这个四角阵式,早经熟习,名唤“四虎看鹰”。
  鹰者,即先时方蛟之处。阵式之微妙,端在正中的那一只鹰,一经发挥,深不可测,
堪称厉害得很。却是眼前作为全阵中枢的那只鹰的忽然丧生,不用说,于全阵有绝对的
影响。
  虽然如此,四只虎一旦发起威来,却也大有可观。
  耳听着其中一人类似虎啸的一声断喝,四个人霍地向中间一个疾跃,便自把岳天锡
围在中间。
  说时迟,那时快,左面前翼的一个矮短胖子,身子霍地向前一躬,“唰啦啦……”
银光亮处,西瓜大小的一团银光,忽悠悠直向着岳天锡正面飞来。
  同时间,右面侧翼的一个长身汉子,随着他身势的一个向前疾滚,掌中一双弯刀,
配合着他身势的突然跃起,直向着岳天锡正面劈来。
  好猛的势子。岳天锡叫了声“好!”手腕抬处,“噗!”地拿住了飞锤的锁链。只
觉着劲儿好大,只震得一只右臂齐根发酸。
  却是这当口,瘦长汉子的一双弯刀又自来到。
  岳天锡身子一个快闪,施了一式师门独传的秘技“一线金光”,龙吟声里,长剑劈
面直下。
  妙在这一剑恰在对方双刀之间,其势更快。
  大片血光溅处,来人瘦长汉子一颗头颅几为之劈成了两半,便自直挺挺地向后面直
倒了下来。
  一不做,二不休。
  几乎在同一时间,紧握在他手里的那个链子锤也为之抛了出去。
  矮胖汉子心里一惊,情急之下,猛地把手里的另一只链子锤,急急抡出。
  银光划处,耳听得“叭!”的一声大响,火星四溅里,两只流星锤兀自撞在了一块。
  这一撞力量何其惊人?!
  矮胖汉子简直来不及多看,身子一个倒折,“哧!”地已跃身七尺开外。
  他当然看出了事态的不妙,眼前已无能制胜,是以身子乍一跃出,紧跟着拧身力纵,
向左面山窝子蹿去。
  却是情急有错,这一蹿不偏不倚,正好来到岳青绫身边不远。
  只当对方姑娘人家,容易打发,身形乍然一落,叱了声:“闪开!”双手着力,用
“铁胳膊”功夫,直向岳青绫前胸就搪。
  这一来可就糟了。
  实在是这个大姑娘,远比他想象中更厉害得多。
  矮胖汉子手腕子才自递出了一半,猛可里眼前人影一闪,头顶上“呼!”的一响,
对方姑娘已到了他身子后边。
  其势绝快,翩若惊鸿。
  矮胖汉子心里一惊,连身子还来不及转,一股劲风,直叩后心,只觉着身子一麻,
眼前一阵发黑,便自倒了下来。
  岳青绫身势再起,翩若飘风,起落之间,已袭到了另一人身前。
  对方这个所谓的“四虎”,怎么也没有想到在作为一“鹰”的方蛟忽然丧生之后,
竟然会变得如此脆弱,不堪一击。
  岳氏父女甫经联手,连伤二命,下余二人,顿为之大见张惶。
  “四虎”既去其二,其余的二人,还能有什么作为?即在岳氏父女二度联手之下,
迅速予以解决。
  一场来势汹汹的风暴场面,就此平息。
  越过飞涧,来到了万松坪。
  眼前巨松耸峙,怪石林立,总算暂时相安无事。
  “先生受惊了!”
  向着正中的朱允炆深深一揖,岳天锡抱拳恭谨地道:“草民接驾来迟,还请先生恕
罪。”
  朱允炆感叹道:“老英雄,你太客气了……咱们就走在一路吧……”
  说时他一面转向身边的岳青绫,无限欣慰地点头道:“有你们父女在我身边我就放
心了……”
  岳天锡苦笑了一下:“小女年轻无知,先生您今后多照顾她吧!有她在您身边,此
行应无所惧……”
  朱允炆微微一怔:“老英雄你?”
  岳天锡慨然一叹:“我就不跟着您了!”
  一旁的宫天保忽似想起道:“岳大侠可曾见着了李长庭?他……”
  “对了……”朱允炆道:“李长庭呢?”
  岳天锡聆听之下,呆了一呆,摇摇头说:“他……不在了……”
  “死了?!”朱允炆一时睁大了眼。
  宫天保、钱起俱为之神色一凛。
  大家伙的眼神儿,俱都集中在岳天锡脸上。
  “他死了……”
  岳天锡不胜感伤地叹息一声:“李侍卫是死在方蚊和井铁昆的联手之下,我去晚了……”
  朱允炆身子晃了一晃,“啊!”了一声,才自缓缓坐下,一时间眸子里涌出了热泪。
  宫、钱二人也不禁低头饮泣。
  “当时天太黑……”岳天锡略似自责地道:“实在看不清楚,我知道他受伤了,却
不知他伤得那么重……后来发现已经来不及了!”
  顿了一顿,他接下去道:“李侍卫是死在姓井的暗器铁蝙蝠之下……在此之前更中
了方蛟的剑伤……两样都是致命之伤,才至于……”
  朱允炆铁青着脸,一句话也没说。
  他身边的人都知道,即使过去在宫里,皇帝对李长庭一直就破格恩宠,及至落难出
宫之后,李长庭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更是与日俱增,几乎是寸步不离,猝然间听见了这
个凶讯,他内心的哀痛自是可以想知。
  “他……的身子呢……”
  “交给老和尚了……”
  “老和尚?”
  朱允炆缓缓抬起了头,脸色是那种惨白的颜色:“你是说太苍庙里的那个老和尚?”
  “正是少苍老方丈……”
  “啊!”朱允炆颇意外地惊了一惊:“老和尚他……还活着么?”
  岳天锡道:“他还活着……只是受了重伤,其他的和尚,还活着的有十之三四……
他们往东边去了……”
  “谢天谢地!”一霎间朱允炆脸上绽现出笑容道:“老和尚还活着……他还活着……
只要活着就好……谢天谢地……谢天谢地……”
  说着说着,他竟自低头泣了起来。
  宫天保躬身抱拳道:“先生节哀,龙体保重……”
  岳姑娘看着伤心,情不自禁地亦为之低头落泪。
  “先生节哀,身子要紧!”岳天锡无限怅惘地道:“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
要先生健在,以后就有希望!”
  朱允炆暂止伤怀,长长叹息一声:“老英雄你说得好……我们真的还有希望吗?”
  “有希望……”
  岳天锡在一块石头上坐下来说:“只要先生您不气馁,不灰心……总是有希望的……”
  “爹!”岳青绫问道:“叶先生他们呢?”
  岳天锡点头道:“这件事我正要禀报先生,叶先生他们先走了……上重庆去了!”
  朱允炆一惊又喜:“他们都还活着!”
  岳天锡苦笑了一下,摇摇头说:“不!多数都不在了……”
  朱允炆黯然垂下头来。
  岳天锡道:“不过,叶先生幸能全身而退,他要我转禀先生,他们先去重庆了,请
先生不必挂念!”
  “这样就好!”朱允炆苦笑了一下:“我们一行人太显眼,太过招摇,分开来走要
好得多!”
  宫天保咳了一声,看向岳天锡道:“岳大侠……你看今后这一路,还有凶险没有?
咱们往后……该怎么个走法?”
  岳天锡点点头道:“方蛟这个畜生虽然死了,那个姓井的还活着……不过他也受了
伤,敌人一面吃了这么大亏,暂时不至于再冒险,不过……这里终不是好地方,要赶快
离开才是!”
  说着他转向女儿道:“青绫,你侍候着先生这就走吧!”
  岳青绫脸上讪讪地答应了一声。
  宫、钱二人立时有所行动。
  “我们这是去哪里?”岳青绫转向父亲望着:“爹,您呢?”
  想到了此行一别,再见何期?岳青绫虽是侠女心襟,亦不禁为之依依动情。一时眼
睛也红了。
  岳天锡爱女情深,却是当着人前,终不便说些什么,见状哈哈一笑,语调凄凉地道:
“丫头,事到如今,一切都看你的了,生死有命,你就认了命吧,我还要去看看叶先生
他们,之后,或许回山东老家一趟,只要这把老骨头健在,咱们父女便总有后会之期,
丫头,你好自为之吧!”
  说罢,双手抱拳转向朱允炆深深打了一躬。再向宫、钱二位微一抱拳,身形微拱,
捷若飞猿般腾身而起。
  说走就走。各人看时,岳天锡飞快的身势早已落向一棵巨松。
  紧跟着松枝一颤,他身子第二次腾起,便似翔舞天表的巨鹤,霎时间几个打转,已
自无踪。
  溪水潺潺,斜阳如晦。
  一双天鹅,双双自眼前湖泊里振翅而起——那么剧烈地拍打着双翅,施展着即使一
流轻功“八步凌波”也望尘莫及的身法,霎时间踏波飞腾而起,升向红云密布的穹空……
  经过了昨日那样惊天动地的剧变之后,眼前的这般宁静、恬逸,更似难能可贵了。
  这里地当万松坪以北,云雾山以东,应是属十万大山之一系列,重峦叠蟑,绵亘无
尽,其实一踏入万松坪,就地理形势而言,便已进入了十万大山地区,千山叠翠,万峰
竟秀,便是岳青绫嘴里所谓的安全地带。
  这安全地带四个字,也只是相对而言,因为敌人一旦踏入这般绵亘无尽、左右千里
的山区,很容易迷失方向,设非是深悉山势路线,万难涉足其间,否则攻敌不成,自身
先已不保,一任你千军万马,照样困死山中。
  是以,想象之中,敌人在人疲马倦,新遭重创之际,是万万不会轻易犯险,进入这
等连虎豹也不欲深入之境的了。
  岳青绫之所以大胆涉足,是因为她对这里形势有一定掌握,早已作好准备,如此事
到临头,便不致张惶失措,一切按部就班,便是眼前这片居住之处,也似早已布置妥当,
看来顺理成章。
  背崖面湖,左右重蟑,一片云海,直仿佛就在眼前,近到延手可掬。
  涛涛山风,引动着一山奇松,时有清啸,那声音极似牧羊人吹起的长螺……而眼前
的朵朵白云,便似簇集不去的漫山羊群了。

  -----------------
  黄金书屋 扫描校对
上一节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