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萧逸《长剑相思》
第四十二章 醉酒失仪态 更需解铃人
    夜月下白长老蜘蹰于满院尸身之间。
    这些尸体之中,给予白长老最有感触的当然是童云的这一具了。他痴痴地走到那具
尸身当前,定下脚步,细细地打量着。良久……良久……情不自禁地落下泪来。
    卢幽静静地说:“你来了?”
    关雪羽应了一声,在一张位子上坐下来,一面仔细地观察着对方的脸色。
    在他以为,自己这个干娘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无所不知的一个人,那么,昨日傍晚凤
姑娘的来,似乎亦应该为其所察觉,她到底是否知道?自己又是否应该告诉她?
    心里这么盘算着,一时举棋不定,却不知如何开口。
    “这地方很静,我很喜欢。”卢幽缓缓地说,“要不是我们要急着赶路,我真希望
能在这里多住上几天。”
    关雪羽道:“既然干娘喜欢,不如就多住两天,其实并没有什么迫切之事等待着去
做……”
    “真的没有么?”卢幽喃喃地道,“不是有位好心的姑娘,受了毒伤,等待着你去
救治么?”
    关雪羽顿时为之一呆,暗自盘算着,实在记不起是否曾把麦小乔落难、负伤暂居于
出云寺的事情告诉过她,假使自己没有透露这个口风,那么她又怎么会知道?
    “唉……”卢幽轻轻地叹息了一声,“孩子,你目前的心境苦恼,真以为我不知道
么?”
    “干娘你指的是……”
    卢幽脸上出现了淡淡的微笑,却有些凄然:“你用不着瞒我,我对你的一切,知道
得很清楚,一个麦姑娘,又是一个凤姑娘……”
    说到凤姑娘时,她脸上情不自禁地有了一层薄怒,冷冷地嗔道:“这个鬼丫头,仗
着自己本事大,人又聪明、漂亮,把谁也不看在眼睛里,就拿昨天的事来说吧,还真当
我不知道呢!”
    关雪羽不禁脸上现出讪讪之色,思忖着将如何置答。
    卢幽虽然这么说,实际上却并非真的因此动怒,脸上显出一片平静。
    “这件事也无怪你心里烦,实在也难……”她缓缓地说,“凤丫头虽说为人刁钻任
性,只是对你倒也是一片真心……那位麦姑娘,我虽然没有见过她,可是想来也是不差。
以你为人,秉性端庄正直,原是不该涉入这个感情圈子里去的,偏偏你却是陷了进去……
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看起来也只有你自己才能够帮得上你自己的忙了……我早先对风
丫头一直心怀不满,认为她太像她父亲,自私、任性、心狠手辣……现在想起来倒也并
不尽然,想不到这丫头倒有一番真情,她能够毅然离开七指雪山,前来投奔你……这就
证明她爱你之深……”
    说着她微微叹息一声,冷冷地道:“你也许还不知道,对她来说,这其中却是冒着
生命之险,真想不到她居然会有这个胆子,我真为她担心……”
    关雪羽听得一凉:“干娘是说凤前辈若知道,饶不了她?”
    卢幽点点头,冷笑了一声:“早先陆青桐确是有意要将女儿许配与你,但他秉性刚
烈,自负太高,虽有此意,却不会真的就把女儿嫁给了你……”
    卢幽的脸上带着一片凄冷,那种表情之下所显示的是她对于凤七先生这个人了解得
该有多透,多深。
    “你大概还不知道。”卢幽冷冷地笑道,“他实在的意思,是想要你留下来,把你
招赘,要你跟着他姓陆……”
    关雪羽心头一惊,未作表情。
    卢幽道:“这是他的私心,他这么做,一来可顺情他女儿,又可把你收为心腹爱婿,
最主要的一点却是可以借此之机,大大地对你父母羞辱一番,算盘打得果然是如意极了,
想不到结果却落得了一场空……如今你我走了,女儿也相继出走,陆青桐他这个脸可是
丢大了,凤丫头再落在他的手上,便只有死路一条……”
    她说到这里,情不自禁地顿下来,轻轻一叹,“凤丫头居然有胆量违抗父亲,离家
出走,大胆地去追求她自己的爱情……这一点倒是让我对她十分钦佩,只是,她又怎么
能逃过陆青桐的手心?我可真由不住为她捏上一把冷汗。”
    关雪羽怔了一怔,道:“这可怎么是好?干娘你可要救她一救……”
    卢幽微微一叹:“原来你对她并非无情,这个忙我只怕是帮不上了,一来这丫头对
我成见也很深,再者他们之间到底是父女的关系,局外人很难办,更何况如今我与陆青
桐已是势同水火,我不帮她还好,一帮她,只怕更糟……也只有看她自己的命了。”
    关雪羽想了想,果然也是如此,顿时心中大生烦躁,却又无计可施,一时好不为难。
    沉默了一阵,卢幽道:“这件事你压根儿是帮不上什么忙的,也就不必再烦了,好
在这个丫头机灵得很,必然有她自己的一套办法,你只看她不离我们附近,也就可以明
白一个大概了。”
    关雪羽奇怪地问道:“她难道还没有走?”
    卢幽微微一笑:“你以为她真的走了?这孩子的性情我清楚得很,她可不是那种轻
易放弃的人……你等着瞧吧,好戏还在后头呢!”
    关雪羽聆听之下,着实吃了一惊,思忖着未来之事,却不知又将会生出什么意外。
    心里正自盘算着未来得失,耳边上忽然传过来极其轻微的一声细响,设非是关雪羽
这类具有灵敏听觉的人,简直无能辨出。
    卢幽自然也听见了。
    声音起自当头屋顶瓦面之上,分明是夜行人所留下的脚步声音,很可能借此一点之
力,早已飞身寻丈之外。
    关雪羽原待出去查看,两只手已经按住椅把子,却又临时止住了动作。
    对面的卢幽显然早已知道了,嘴角上挂着微微的笑,轻轻道:“来不及了,如何,
我猜的是不错吧?”
    既然知道了凤姑娘的确未曾远去,关雪羽倒是下意识地放了些心,然而当他再触及
彼此未来感情发展时,却又不免心里忐忑难安,转念再想,事情已经有了决定,但求无
愧于心而已,也只能在自己可行范围之内,予以同情帮助了。
    卢幽见他沉默不言,冷冷地道:“方才那几句话,我是故意说给她听的,这丫头花
巧得很,天生的倔强脾气,死不服人,她是绝不会甘心败在麦姑娘手上……我只怕
她……”
    说到这里,她停住了话头,微微摇了一下头道:“……也许还不至于,不过,麦姑
娘的伤势是否无恙,却叫人牵挂,为万全计,你应该早一天到出云寺去看看才是,凤丫
头的话你可不能全信的。”
    关雪羽站起来,踱向窗前,望着萧索的院落,一言不发,心情甚为愁苦,自己简直
不敢相信,一向提得起,放得下,像自己这样的英雄气概,一朝为情所困,竟然会自陷
如此。诚是不可思议之事了。
    在灯下看了半卷书,关雪羽只觉得心绪极不安宁,纸窗外风声沙沙,地面上的落叶,
被风势带动着,滴溜溜地直是打着转儿……
    是惆怅?抑或离怀?
    总之,他感觉到自己是变了,变得恁地拖泥带水,拿不起,放不下,真正是愧煞昂
藏七尺,惭愧、惭愧。
    沙沙滴滴,像是一层细沙子般的物什,拂落在窗户纸上,那不是地上的沙子,是梧
桐子儿,隔着一墙之间的那一排参天老桐树,树上的桐子儿早就熟透了,每一回风吹时,
都落下好些个,打在窗户上沙沙作响,白天还听不太清,人夜之后,可就听得极其清楚,
此时此刻,诚所谓“隔墙桐子落,幽人应未眠”了。
    合上了书,关雪羽站起来,他特意地把灯光拨暗了,想早一点就寝。
    就在这时,耳边上却听见了“噗”的一声细响,像是落墙的猫儿那般轻微,接下来
可就一点声音也听不见了。
    关雪羽心里不禁为之一动,一只手就势已落在了案头上的那口长剑剑把上。
    他当然不会真的以为那是一只猫,抑或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接下来的一阵子沙沙声,算是帮了夜行人的大忙,因此,在那般情况之下,即使你
的耳朵再尖,听觉再灵敏,也难以分辨出混杂于其间的脚步声,特别是对方如果再具有
一流的轻功身法,那就更难分辨出来了。如果是真有夜行客光顾的话,那么这阵子风声
无疑便是最好的掩护了。
    关雪羽略一思忖,那只握剑的手,非但没有松下,反倒把持得更紧了。
    紧接着手腕微振,一口耀目闪烁着精光的长剑,已握在手上。
    也就在这一霎,他耳边上听见了第二次的脚步声,并且较前此落地的那一声更见轻
微,幽灵也似的已掩在了自己睡房门前。
    关雪羽暗吃一惊,忖思着,你好大的胆。
    掌中剑一紧,光华暴长,一剑正待挥出,忽然间,他却又临时中止住了这个动作。
    耳边上听见了“笃笃”轻微的叩门声。
    显然是存心造访自己来的,关雪羽这便不能冒失地出手了。
    “是谁?”
    话声出口,掌上的一口长剑,已回落鞘中。
    没有回答,代替回答的却是另一次的两声轻叩。
    关雪羽心中狐疑,脚下轻点,极其轻快地已来到了门前,他左手蓄势,右手开门,
蓦地拉开了房门。
    这个势子可以使他在一经发觉不对时,立刻劈掌而出,以他如今功力,在这么近的
范围之内,实在很难想象什么人能够当受得住。
    然而,这一切均属多余,因为他所面对的,根本就不是敌人,乃是一个长发佳人。
    即使在黑夜里,关雪羽也能一眼就认出她来。
    “凤姑娘……是你?”
    说了这句话,他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又在表明了他的确没有敌意。
    凤姑娘秋波一转,在他脸上深深地瞥了一眼,随即走了进来,随着她身后带来的,
是一股既浓又醇的酒气,却使关雪羽为之一惊。
    “你喝酒了?”
    凤姑娘缓缓地回过身来,笑靥轻绽,谜也似地笑着:“你最聪明,我还没有说话……
你就嗅出来了,鼻子可真尖。”
    说着娇躯轻长,滴溜溜在现场打了个圈儿。
    滴溜溜,她又打了个圈儿……
    佳人长发披散,裙带轻飘,她这么一圈一圈地打着转儿,那番姿态真是“起舞弄清
影,何似在人间。”
    “燕家大哥,你看我美么,嗯?”
    转着转着,忽然她蹒跚着倒了下来。
    关雪羽在一旁早有防备,手揽处,已抄住了她倒下的身子:“你喝醉了,这是何
苦。”
    三分懊恼,七分同情。
    关雪羽手上用劲儿,半托半推地把她送上了座位。
    凤姑娘身着垂柳,倒坐在椅子上的身子,简直像是一匹缎子,尤其是细长黑亮的一
头长发,云也似的垂落地上,垂下来的一双手,更恰似两截白绫。
    “我……是为了你……”
    像是出之呓语,凤姑娘半躺在椅子上翻过身子来,关雪羽目光乍一接触之下,由不
住陡然吃了一惊,一时间显得有些手足失措。
    敢情方才一番挣扎,凤姑娘身上的一袭长衣,竟自松解开来,这还不可怕,可怕的
是她内里寸缕不沾,敞开的襟怀里,闪烁着跳动的肉光。
    她眯着惺松的一双睡眼,嘴角微牵,显示着的浅浅笑靥,含蓄着几许浪态、淫媚……
这番姿态简直不可能在她平常清醒时刻能寻觅到,而现在,借着三分醉态,竟自活生生
表露出来。
    “都为了你……燕哥……我才喝酒,喝醉了……”
    “哼……为了我……”
    关雪羽恨不能过去狠狠地给她两巴掌,却又是不胜痛惜,当记得对方雍容、华贵的
素行,较之今夜的浪漫放荡,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一个姑娘人家,何以会忽然间作了如此巨大不可思议的转变,其中情由,端是不忍
卒思了。
    在暖壶里,倒了满满的一杯白水,关雪羽直趋而前。
    凤姑娘“嘤”然媚笑里,正待站起,却被关雪羽一只手结实地按住了。
    凤姑娘盘过手来,捉住了他结实的那只膀子,授受之间,恰如春火燎原,荡漾而起
的邪情,愈加的一发而不可收拾。
    关雪羽狠狠地念着:“罪孽、罪孽……”
    他无法忘得了她早先的素节,这一霎便更感觉到她的罪大恶极,设非是她喝醉了,
真恨不能狠狠地教训她一顿,正因为他有了这番居心,才能无视于对方的袒陈裸露。
    “把这杯水喝下去。”
    凤姑娘接过来说了声“好”,随即咕咚咚一口气喝了个光。翻过眼波儿来,依然媚
态十足地道:“这不是酒……你骗人家……”
    关雪羽冷笑着道:“你给我听着,任是天塌下来,也不许你作贱自己……”
    凤姑娘犹自在“哧哧”地笑。
    “燕哥哥……你看我美……么?”
    双手摊处,玉体全现。
    关雪羽眼睛里几乎喷出了火来,却非是情焰魔火,而是无比的忿意。
    他一声不哼地,为她把长衣遮好。
    凤姑娘偏是不依,挣扎着又自解开。
    关雪羽又一次为她掩好,她却又挣着脱开来。
    “对不起你了。”
    再一次为她把衣服穿好的同时,关雪羽右手轻拍之下,微微凸起的中指骨节,已点
在了凤姑娘胸下的“软麻”穴上,后者为之轻轻一震,随即不再移动。
    只见她星眸半开,笑态可掬,兀自痴痴地向对方望着,心里很明白,却是倦体无力,
再也动弹不了。
    关雪羽把她双手抱起,原想放置在自己卧床之上,想到了这样不妥,又把她改放在
矮几上,心里真是说不出的气恼和痛惜。
    一阵子心酸,竟自落下了泪来。
    转身走向窗前,推开了纸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沉默了片刻,他才又转回来,走
向凤姑娘的面前。
    “你不该这么样的折磨自己……真想不到你会变成了这个样……”
    凤姑娘张了一下嘴,语出无声。
    “我知道你有一肚子的委屈,但是我可不要听你那些醉话,等你清醒了以后再说。”
    凤姑娘花容间显示着一片笑靥,只是笑中有凄,眼中有泪
    关雪羽目睹之下,轻轻一叹,取过一个洗脸的面盆,放置在她身前。
    “来,先把你喝的酒给我吐出来,清醒以后,我们再说话。”
    说完不再容她有无反应,随即动手把她身子转过,让她的脸朝下,即以右手微着劲
道,向她背上一按,凤姑娘身子抽搐着,随即连连呕吐起来。
    一口接一口的黄水,可真是不少,足足吐了小半盆子,顿时斗室内充满了浓重的酒
气。
    关雪羽干脆走过去把门也给打开来,大股的风灌进来,配合着敞开的窗,空气随即
有了交流。
    凤姑娘兀自一口接着一口的干呕着,残酒吐尽,最后,甚至于连胆汁也要吐了出来。
    关雪羽一面解开她身上的穴道,一面又倒来清茶,为她漱口,清理了半天,才弄干
净。
    凤姑娘吐尽腹中酒,才像是舒服了一些,一双水汪汪的眸子,那么近、那么近地凝
视着他……
    “我真惭愧……”说着,她随即微微地闭上了眼睛,两滴清泪,透过了密密的睫毛,
珍珠也似的滚了出来。
    忽然她又睁开了眼睛,满面迷惘地凝视着他:“我……真臊死了……燕……雪……
你会不会看不起我?我怎……么会……这样……”
    她几乎不敢直接注视对方的眼睛,几句话出口,一张脸早已臊得通红,也许是心情
过于激动,简直有些抽搐了。
    星眸微合,只是频频地摇着头,一头秀发,云也似的散开着,一切的显示,是那么
的沉郁、迷幻,而交织着的烈火真情,却有摧心沥肝之势。
    关雪羽原本凌厉的目光,竟然为之萎缩了。
    “你……何苦?”
    似乎只有这一句好说,说完,他突地掉过了身子,情势的演变,虽然像是很冷静、
残酷,而事实的微妙发展,也只有当事者自己心里有数了。
    关雪羽急欲摆脱眼前情况,想到院子里去,也许是出了这个门,离开了这间屋子,
便是脱离了眼前这步急难……他也只有这么期盼了。
    “你你……燕雪……站住站住……求求你不要离开我……”声音分外的凄切。如此
的女人,这样婉转的声音……此时,此境,真有招魂摄魄的魅力……接下来的声声硬咽,
便是铁石心肠的人,也将为之动情。
    关雪羽站住了脚步,热血上涌,满面赤红,暗暗怨叹着:“罪孽……罪孽……”
    “你把衣服穿好了……我出去走走就回来。”
    他几乎不敢回头再看她一眼,说完了这句话,他便举步前进,凤姑娘却偏偏放不过
他。
    他这里脚步才移,两条腿已让她紧紧地抱住。
    用力地挣了一下,没有挣开,感觉到抱着他足下的那一双女人的手腕,微微地在颤
抖着,传过来的心波情愫,便非言语所能形容的了。
    关雪羽可以用力地踢开她,但是他没有……一任那双紧紧抱着他足踝的双手颤动着
向上延伸,双膝两腿,直到了他的后腰,紧紧地被她护抱住。
    然后,他感觉到了她的脸在摩擦着。热热地近来,丝丝地感受,那是泪,梦呓的呢
喃、颤抖的接触,那是情……“燕雪,我爱你……我离不开你……求求你……不要离开
我吧……”
    “我愿意为你做一切事,甚至于为你死……”
    关雪羽回过了身子,立刻接触到了她仰起的脸,那绯红了的双颊,早已为泪水浸湿。
迷蒙的眼睛,传递着的万般柔情,足以销魂蚀骨。
    “唉……姑娘……”
    伸出了一只手,不经意地落在她的发上,容得他忽然惊觉到这个举动有欠妥当时,
情绪的发展已不容他再行收回。
    凤姑娘便自倚在了他的身上,哽哽咽咽哭泣起来,即使像她这般要强的姑娘,一朝
为情所困,竟然也会变得如此软弱无助,眼前,在面临着将要失去自己爱人的时候,甚
至于连最后的一份矜持也顾不得了。
    关雪羽似乎只有摇头叹气的份儿了。
    他只是连声地叹息着,自己也莫名其妙,不知道什么时候感染上了这种叹气的习惯,
尤其是像眼前这样一口接一口地连声叹息,自己听起来也是怪怕人的。
    “姑娘,你站起来好好说话。”
    一面说,他双手把她硬扶了起来。
    凤姑娘用力地摇着头,像是要把一切的不如意都摇开去,变得无影无踪,可是哪里
又能做到,在关雪羽有力的扶持之下,她变得更弱,简直举步无力。
    好不容易坐了下来,泪水却尽自滴个不停。
    “真的没有想到,你竟会变成了这……样。”关雪羽摇摇头,有几句责备语气的话,
却是不忍出口,对方已是如此痛苦,说什么都属多余。
    “唉……”
    汩汩的识水,由她那双看来已略呈浮肿的眼睛里淌出来,她显得那么有气无力地说:
“我真是变了……”
    紧紧地咬着一嘴银牙,似乎有说不出的怨和恨,原本是要大大发泄一番的,只是面
前的心上人就有那么一种力量,与他相处时,总似正气迫人,严肃时固然如此,轻佻诙
谐时,也根本不敢过分冒犯,这种感受,是她与他过去相处以来,所慢慢感受而来的。
    “你……就不要再折磨我了,干脆给一句话吧,要不要我……”
    眼泪兀自仍在汩汩地不停淌着,只是透出来的那种眼神儿,却含蓄着倔强与摊牌的
意味。
    关雪羽真没想到,她竟然还会有此一问,这么大胆,单刀直入的一问简直难以招架。
    “这是个傻问题,我不想回答你。”
    关雪羽就在她对面缓缓坐了下来。
    “一点也不傻……”凤姑娘盯着他,“我现在明白得很,我想过很久了,你不是不
喜欢我,只是却不敢……能告诉我,这是为了什么?”
    “我……没有……”关雪羽坐正了身子,“我是喜欢你,一直都喜欢你。”
    风姑娘憔悴的脸上,蓦地闪出了一丝笑容,只是匆匆一现而已,紧接着又耷下了眉
毛,这几天以来,这个表情早已成了她脸上最深刻印象的标志,那是重重心事郁积下的
一种表情,挥之不去,驱之不离……很不开心,却又不令人死心的一种愁绪。
    然而,古往今来,多少英雄,豪杰……却偏偏摆脱不开,就在这淡淡愁绪下一蹶不
振,爬不起来了。
    投过来一个询问的眼波那就足够了。
    信号是一连串的问号,为什么?为什么?
    “因为我有所不能。”
    关雪羽再一次地面对现实,苦笑着只是摇头。
    凤姑娘缓缓地垂下了头,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忽然冷笑了一声,情绪的转变,又
使她回复到了昔日的逞强好胜。在武术上,她不服输于人,在爱情上更将如此,一霎间,
那双剪水瞳子里流露出狡黠凌厉的眼神。
    “是因为麦小乔?你更喜欢她?”
    关雪羽鼻子里“哼”了一声,未与置答。
    “我就是不懂……”凤姑娘一霎间铁青了脸,“她哪一点比我强?比我漂亮?比我
本事大?还是比我更爱你?”
    关雪羽微微一笑,这样的问题,他是不能回答的。实在说,自己此刻的心情,也正
在激烈冲击之中,由于近日的相处,凤姑娘在他心中的印象已愈来愈深,这样的结果,
使得他心里仿佛对麦小乔有一丝歉然,他的急急出走,欲寻小乔,也许与此不无原因。
    “你怎么不说话?”
    凤姑娘眼神更见凌厉,似有怨意地狠狠盯视着他。
    关雪羽摇摇头,依然是不发一言,他此刻心情复杂,倒不是心有别属。凤姑娘所提
的问题,实在难以答复,必须要在极冷静的情况之下,才能作正确的答复,而且必须要
在他见过麦小乔之后,才能对自己的感情有所认识,更为肯定。
    “夜深了,姑娘你也该回去了……”
    “回去?”凤姑娘作了一个苦笑,“回到哪里去?我已经没有家了……”
    关雪羽着实吃了一惊,这就证明卢幽所说不假,果真凤七先生对女儿不能见容,后
果可就大为堪忧。
    “你也不必为我担心,这是我自己的事……”
    说着她就站了起来,冷冷地道:“你也许还对我认识得不够清楚,我这个人是不会
轻易放弃的,为了要得到你,我是不择手段的。”
    关雪羽简直愣住了。

  ------------------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