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萧逸《长剑相思》
第二十九章 恶战四大寇 为灾民请命
  灰白色的天空不见阳光,更没有一片云,阴沉得可怕,时光像是无声的蛇,在你忽
然间感觉到它的时候,它却又偷偷地溜走了。
  入冬的风,冷涩而刺肤,当它迂回地由眼前吹过时,间歇性地发着啸声,人的足步
声,已是无足轻重,渺小得可怜。
  在千手神捕秦照的率领之下,八个人小心翼翼默默无声地前行着,可怜复渺小。按
照出云和尚的设计,这一行列名谓“白蛇衔草”,看来真的不假,的确就像是一条蛇,
一条逢隙便钻的蛇。
  一路之上,经过了丛林,山隙,松坪,眼前却来到了广阔的原野。
  在高出半人的枯黄草地当前,秦照停住了脚步,深深地吁了一口气,身后的七名伙
伴,早已疲倦不堪,巴不得立刻掷下肩上的重担,倒下来横身大睡一场。
  秦照自己也几乎支持不住,喟叹一声道:“坐下来吃些东西吧!”
  话声一出,各人立刻解下了背上沉重的银包,就地打坐,取出备好的干粮、饮水,
吃喝起来,有的人甚至于迫不及待地先行倒地,呼呼大睡。
  秦照自己固然也感到有些吃受不住,却是不敢如此放肆,半截上身支持着地上的银
包,也只能打上一个盹儿。
  他这里不过瞌睡了一下子,却被耳边上一阵子野斑鸠拍打翅膀的声音给惊动了,蓦
地挺起坐直了身子。
  土红色的羽翼下,夹杂着点点鲜艳的红色斑点,当它们大举举翅翱翔天际,景象甚
是可观,令人想象到,原野如果一旦失去了这些野生小动物的点缀,该是何等的失色,
令人遗憾。
  然而眼前的秦照,却还没有雅兴来观赏这些。
  大风起于萍末,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必然有其起因,就像眼前的斑鸠群起惊飞,
也当是“事出有因”吧?
  秦照睁大了眼睛,努力地看了又看,望了又望……所见到的只是惆怅复阴沉的天……
他的睡意更浓了。
  “啊……哈……”身边的捕快胖头阿三这一个抬头仰天的呵欠,似乎为各人揭开了
眼前的睡幕,再也挺受不住,俱都倒下来呼呼大睡起来。
  与其说是八个人,倒不如说是八只兽、八头猪,他们那么沉重的鼾声,使得草原黯
然,天地无色。
  一只野兔蓦地由土丘里钻出来,竖起了两只长长的耳朵,聆听之下,一头扎进了草
丛。两只黄狼,远远地探出头来,向这边打量着,印象里大概还是破题儿一遭看见过这
类怪事,哀鸣一声,相继夹着尾巴也逃之夭夭。
  八个人的鼾声,汇集成一片涛声,这番声势可真是惊人之极,一向最为持重的秦照,
也居然这般疏忽,这就怪不得要出事了。
  第一条人影的出现,几乎是贴着草梢儿尖端掠身而来的,施展的是众所周知的轻功
绝技“草上飞”功夫。
  多少人识得这种功夫,只是却没有眼前这人施展得这般出色,当真是个中高手。
  一身紫色长披,飘动着的柔细发丝。
  敢情是个姑娘家——凤家姑娘。
  接下来,横一坚四,出现的几个人,便是她手下的跟班大四儿以及巨寇沈邱四老。
接着,所有的人都陆续现身在凤姑娘举手的号令之下,倏地散开,随即将八捕快团团围
住。
  一丝骄傲的笑,出现在凤姑娘脸上。
  这种失而复得的喜悦是不难想象的。
  当真是鬼使神差,在一阵扑朔迷离之后,八个人竟然又重复落在了她的手上。从现
在情形看来,他们便是插翅也将难以逃脱。
  打量着面前倒在地上的几个人,凤姑娘缓缓抽出了身边长剑。
  “谁要是胆敢突围,就杀了他。”
  四周各人聆听之下,纷纷掣出了兵刃,齐声应喏。
  这阵子刀剑碰击声,使得心存警惕其实疲惫的秦照,猝然间为之一惊。
  像是一只受惊了的狐狸,他几乎是跳着起来的,一式鲤鱼打挺,蓦地腾身跳起。
  “啊——”
  简直连眼前是怎么回事都没有看清,却已吃一口冷森森的兵刃,架在了脖子上。
  出手的竟是吕老大——银冠叟吕奇。
  他前遭戏耍,一时轻敌,哥儿四个几乎死在了老和尚所设置的“四极血光阵”内,
内心实已把秦照一干公门中人恨之入骨。眼前秦照等一行再次落在了他的手里,自然是
气不打一处来。
  怒从心起,吕奇恨不能这一剑就挥出切下秦照的首级。
  “留着他。”
  说话的是凤姑娘,她其实又何爱秦照残命生死,只不过另有打算,觉得这么就杀了
他,实在是太过便宜。
  吕奇冷冷一笑,坚压剑身,深邃的一双眸子,紧紧地向对方逼视着。
  “听着,小子。再要轻举妄动,可就怪不得我剑下无情。”
  嘴里说着,剑身抖处,秦照可就一个屁股蹲儿坐了下来。这时他才算看清了眼前一
切,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敢情是流年不利,竟然再一次的又落在对方手上。
  偏过头来,向着四周同伴打量了几眼,一时嗒然无语地垂下了头……
  什么话都用不着再多说了,这就认了命吧!
  “姑娘,”秦照无限气馁地看向凤姑娘道,“你行行好事,就杀了我吧!”
  “那由不了你,你们还不能死。”
  微微一顿,她脸上重现笑颜。实在是怪有意思,这里几乎都已闹翻了天,那一边除
了秦照之外哥儿七个居然还在呼呼大睡,卧着的、仰着的、侧着的、四脚八叉的,姿态
迥异,不一而足。
  “把他们都叫起来,天还早着呢,这会子还不是睡觉的时候。”
  凤姑娘这边方吩咐下来,早就跑过去好几个大小伙子,每人照着屁股就是一脚,把
他们一一踢醒,七个人这才大梦初醒,等到弄清了眼前是怎么回事,一个个灰头土脸作
声不得。
  “秦头儿,你想不到吧?”凤姑娘微微笑着,“什么都不怪,只怪你们睡着的鼾声
太大了,让我们不费吹灰之力找着了你们。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没有?”
  然后她随即吩咐身边的大四儿道:“你过去看看那些袋子里装的可是银子?”
  大四儿应了一声,身形微晃,已来到眼前,手上竹杖向前一探,已扎进银袋里,随
即收回来认了认,只见杖梢上沾着银子的颜色,这就不错了。
  他却不敢大意,一一把八个装银的蒲包都行试过,证明确实无误之后,这才点点头,
向凤姑娘交差复命。
  凤姑娘的确很高兴,倒不是因为一举得到了这些银子,而是到底干成了这件事,可
以回山向父亲交差了。
  “一事不烦二主,秦头儿,还得麻烦你们哥儿八个把这些银子给背着,还有好多路
要走,这就不多耽误了,我们走吧!”
  她的话就是命令,谁还敢不遵。
  千手神捕秦照苦笑着叹了一声,看向眼前七人,交换了一下目光,一声不吭地走过
去,扛起了银包,其他七人各自无话地一一照做。
  银子极重,每一袋都有数百斤,八个人员虽然仅是年轻力壮,精干武功,扛在背上
也禁不住被压得头上青筋暴露,一个个龇牙咧嘴。
  眼前不死,总能有伺机脱逃的机会,尤其难能的是,仍然由他们八个来背着银包,
一旦时机来到,不难反客为主,再次脱身时,可就方便多了。
  秦照心里面打着这个如意算盘,咬着牙一声不吭地率先前行,其他各人陆续随行。
  凤姑娘忽然道:“慢着!”
  银子虽然仍由他们背着,可是走法是要改变一下。原本是八人一串,亦步亦趋的行
列,却被凤姑娘化整为零,分散开来,这样一来,所谓的“白蛇衔草”可就“衔接”不
上了。
  秦照看在眼里,苦在心里,却是无计可施。
  凤姑娘胜券在握,自是开心,沈邱四老更是精神抖擞,自承护银重任。他们四人羁
身草莽数十年,远近路途,了如指掌,经他四人一番擘划,竟较之凤姑娘原先所欲行走
之路途大为缩短,把一切交待清楚之后,留下了大四儿,凤姑娘便独自先行离开了。
  一行人在午后不久时分,来至荒凉的马鬃山前,这里有一座无人主持的小庙名善行
寺,各人便在这里落脚歇息,进些饮食。
  凤姑娘不在,一行人自然而然地便惟银冠叟吕奇马首是瞻,大四儿虽是凤姑娘身前
的跟班儿,无奈手下各人全听吕奇的招呼,他反倒像成了外人。
  善行寺虽说无人主持,到底也住有几个和尚,只是不善经营,无所谓什么香火而已,
眼下忽然来了这么一大帮子恶客,要茶要水,忙了个不可开交。
  秦照等一行人原已是疲惫十分,经过一路的卖命折腾,此刻一停下脚来,便是无论
如何也走不动了。午饭之后,在大殿里生了一堆火,各自倒地呼呼大睡起来,却由沈邱
四老中的要命鲍无常,率同几个小盗,严加看守,预备在黄昏之后,启程上道。
  禅房里天麻谢山与铁指开山乔一龙各自盘膝跌坐在禅床上,两个人虽说都是受过伤,
可是仗着身子骨骼素称强硬,看上去还不碍事,只是看上去两张脸都不十分开朗。
  喝了一口茶,大麻谢山冷笑了一声,摇摇头道:“咱们这都是一大把子年岁的人了,
想不到临老,却落了个如此下场,给人端盘子,老二你说犯得着么?”
  铁指开山乔一龙一惊:“小声着点。”
  说了这句话,他起身离座,探头窗外看了一眼,才又坐下来道:“还好,他不在。
要是被他听见,可不大好,你还是少发牢骚吧!”
  这个“他”字,想必指的是大四儿,要是被他听见,当然不大好。
  天麻谢山被乔一龙这么一说,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脸上的麻子一颗颗红光锃亮。
  “他在又怎么样?我就是要他听见……狗仗人势的,他算个什么东西?”
  谢老三越说越是有气,瞪着一双三角眼:“没见过吕老大这个样的,越老越孬种,
要是依着我,眼前不正是个机会,一不做,二不休,咱们把他——”
  铁指开山乔一龙“嘘”了一声,慌不迭站起来,只听见窗前脚步声响,走过去一个
和尚。
  乔一龙才像是松了一口气,谢山见他谨慎如此,一赌气,干脆把头转到了一边,不
再答理他。
  虽然如此,谢山这几句话,可不禁打动了他,乔一龙又岂是省油的灯?想当日,兄
弟四个在沈邱地面上,一呼百喏,大块吃肉,大秤分金,说是何等风光,如今却落得寄
人篱下,为他人做嫁衣裳,这份委屈简直是别提了,想着想着,他可就情不由己地发出
了一声叹息,一时垂下头来。
  “二哥,”谢山压低了嗓子,“只要你点头,老四那边只是一句话,哼哼……那小
子虽有些扎手,可也敌不过咱们兄弟一起来,只是老大那一边,还得你事先打个招呼,
得要他点头才行。”
  乔一龙鼻子里哼了一声,冷笑道;“你当我天生下贱,愿意听人使唤是怎么着?只
是这件事可千万草率不得,一个弄不好,哼哼,哥儿四个的老命,可全都别想要了。”
  天麻谢山愕了一下道:“那咱们就一辈子听人使唤吧!”
  乔一龙冷冷地道:“往下再看看吧,总会有机会的。”
  谢山睁大了一双三角眼:“还等什么机会?眼前不是机会是什么?把那小子干了,
钱不都是咱们的?然后往远里一走,就是老天爷他也找不着咱们呀!”
  “可是……这小子滑溜得很。一个下手不成,便是后患无穷。”
  “你放心,这件事只要老大一点头,那小子就算是有八条命也逃不了。”谢山越说
越带劲儿,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脸上隐隐然已自现出了一片杀机。
  铁指开山乔一龙站起来在房里走了一趟,忽然定下脚道:“我这就去瞧瞧吕老大
去。”
  房门忽然一下子被推开,闪进了一个人来,正是银冠叟吕奇,说曹操,曹操就到,
乔、谢二人乍见之下,俱不禁为之一愕。
  紧接着吕奇掩上了门,走过来一声不哼地坐下来。
  乔一龙心里奇怪道:“有什么事?”
  吕奇眼睛里闪烁着坚毅的光彩:“是时候了,下手干吧!”
  天麻谢山一个骨碌站起来:“什么……老大,你是说……”
  “沉着气,老三。”
  吕奇嗓门压得极低:“那小子这就要回来了。”
  乔一龙听得怔了一下道:“你的意思是……”
  “你们心里先有个底子,到时候也好出手。”吕奇冷冷地道,“黄昏上路,前面有
两条路,一条是往摩天岭,另一条是往南的官道。咱们就在上路以前先把那小子给拾掇
了,然后入山。”
  乔、谢二人听着一个劲儿地直点头,心里着实佩服:老大这个主意实在高,那是因
为一旦进入山路之后,可就是他们哥儿四个的天下了,凭着他们对于眼前地形的了解,
就是在山里窝个十天半月也不愁迷路,就是老神仙也休想能找出他们来。
  一听至此,天麻谢山第一个表示赞同。
  “好,这就干吧!”脸上麻子一个个闪着红光,“那个免崽子交给我,老子在他身
上捅上八八六十四个窟窿,不宰了他,老子不姓谢。”
  银冠叟吕奇想是觉着他的声音太大了,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老大就是老大,自有其
威严,谢山立刻会意,低下头不吭气儿了。
  “这件事草率不得,不能交给你。”
  吕奇的眼睛移向铁指开山乔一龙道:“你来。”
  乔一龙咬了一下牙,点头受令。
  吕奇道:“记住,事先可千万不能让他看出了一点不对来,否则这件事可就成不了,
那小子比兔子还要精,下手要快,要狠。”
  乔一龙皮笑肉不笑地,牵动了一下脸上的皮肉,那意思像是在说:“这还要你关
照”?
  天气阴暗,根本也就无所谓什么黄昏不黄昏,事实上离着天黑还有一段时间,看上
去却已经像是黑了。
  好像从一上路开始,风就没有停过,这会于飕飕吹过来,袭在脸上生疼生疼的,像
是肌肤都将为之裂开来那般模样。
  离开了先前休息的那座小庙有一阵子,眼前来到的地方是“十八盘子”。那是因为
站身于当前,向远处望,只见摩天岭上大小十八处高地,各成气势,却又峰峰相联,这
“十八盘子”的名字便是由此而来。
  打从一开始起,铁指开山乔一龙就紧紧地蹑在大四儿身后,算得上是寸步不离,而
大四儿却有意无意地每每心存警觉,故意地把距离拉远。
  大四儿可不是傻瓜,凤姑娘把这重逾千斤的担子交给了他,他可不能出上一点岔子。
仗着主子的威势,只当是这些人不足为虑,只等着地头一到,交了差,便告大功一件。
  人算不如天算,可真是再也没想到变生肘腋,已经驯服了的四只野兽,居然会兽性
大发,再一次地向他递出了爪子,择人而噬。
  “大当家的。”大四儿一双眼睛盯着吕奇道,“眼前这个路,可该怎么一个走法?
必得先给我说说看。”
  银冠叟吕奇早已胸有成竹,眼前正是下手时机,哈哈一笑道:“这要乔老二才能说
清,这条路他最清楚,老二,你过来跟大管事的说说。”
  铁指开山乔一龙早已把一口精钢打制的锋利匕首贴腕藏在袖内,以备随时下手,听
得吕奇招呼,料着事情已迫在眉睫,当下答应一声,立时趋前,向着大四儿身边走来。
  “大管事有何见教?”
  一面说,双手抱拳向大四儿拱一拱。
  大四儿那张青皮寡肉的瘦脸,绽开了两道笑纹:“好说,二当家可有入山的地图?”
  “正要奉上请观。”
  一面说,乔一龙可就把早已备好的地理图卷双手奉上,大四儿伸手待接的当儿,忽
似有所警觉地收回了手。
  “二当家的,你还是在口头上说一说吧!”
  乔一龙一口匕首,眼看着就将在大四儿探接图的一霎间就势抖出,想不到对方忽然
间心生机灵又改了主意,不由得他心中为之一惊。
  四只眸子接触之下,大四儿眼神里显现出一些儿惊惶,就势向后退了一步。
  乔一龙未能在方才一霎间,把握出手,在时机上来说,显然已是慢了一步,只是此
刻已箭在弦上,是不容不发,他便向前又凑了一步,手里的入山地理图卷缓缓张开。
  一旁的天麻谢山看得紧张,赶前几步,呼地一声,亮着了手里的千里火。
  火光乍现之下,乔一龙已是按捺不住,怒叱一声,一口冷森森的匕首已自袖管里抖
了出来。
  这一刀看似莽撞,其实是早已经过深思熟虑,各样假设之后的一刀。
  一刀既出,刀分六面,事实上连大四儿的退路都给封住了,但只见短短的刀身上,
渲腾起一片醒目白光,这道白光直向大四儿咽喉上疾刺过来。
  大四儿怪啸一声,猛然间向左边一个快闪,他虽然已有警觉,却仍然不曾料到,事
出突然,一个有心,一个无意,这般情形之下,想要闪躲开眼前这一刀,可就有些大费
周章了。
  他这里身子方自闪开了一半,乔一龙的刀已自正中偏开,如影附形“哧——”一片
刀光闪自大四儿右肋,寸许来长的刀尖子已深深扎了进去。
  大四儿嘴里怪叫一声,负痛之下,全身用力向外一挣,这一刀足足在他胸胁之间留
下了四五寸长短的一道口子,大股鲜血立刻涌了出来。
  这一刀,乔一龙原是要取其性命的,却想不到临出手时,力有未逮,以至于为对方
留下了一线生机。
  随着乔一龙的刀势,大四儿一个疾滚猛翻,元宝也似的飞了出去。
  他当然知道这是要命关头,身子一经落地,不待站好了,第二次施展全力,霍地旋
身便飞起,直向一旁高地上落去。
  无如,在场各人一刹那间,全都成了他的敌人,硬是放他不过。
  大四儿身子方自腾起一半,天麻谢山已由斜刺里疾扑过来,一双乾坤圈泰山夺顶般,
直向他头上照顾下来,另一面要命鲍无常却在这当口发出了一口飞刀,银虹乍现,已深
深扎进了大四儿小腿弯子。
  “啊——”惊叫声里,大四儿死命地挥出了手上木杖,“当”一声,硬生生地磕开
了谢山的一对乾坤圈。
  两番受创之下,大四儿已再无招架之力,身子“扑通!”坠落地上,狗也似的在地
上滚着。
  银冠叟吕奇一直在冷眼旁观着这番战局,眼前似乎已到了他出手时机。
  当下身形摇处,极其利落地已来到了大四儿身边。
  大四儿原不该这么差劲,无如一上来中了乔一龙的毒手,接着又中了要命鲍无常的
飞刀,连番受创之下,哪里还有还手之能?
  眼前银冠叟吕奇忽然来到,大四儿心里一急,怒叱一声:“老儿,你们反了——”,
倏地翻起手上长杖,照着吕奇当头直打下来。
  银冠叟吕奇此刻哪里又会把他看在眼里?长剑轻挥,“当”一声,已把对方长杖拨
开,一声冷笑,掌中剑顺势一抖,便向对方前心上扎去。
  猛可里,一旁草丛间“呼啦”地响了一声,一人寒着声音道:“打!”
  紧接着刷啦啦飞出了一天的碎石头子儿。
  这一天碎石头加诸的力道可是不小,一经蔓延开来,在场各人皆在照顾之中,尤其
是其中数颗奔向吕奇而来的,更是势猛劲足。
  银冠叟吕奇一惊之下,却是顾不得杀害大四儿,脚下力点,倏地折了一个凌空筋斗,
翻出去丈许以外。
  也就在同一个时间里,一条疾劲的人影,呼地现身眼前,身子向下一落,已到了大
四儿跟前,落地,递掌,扑一把,已抓住了大四儿右手腕子。
  “去吧!”
  话出手翻,“呼——”一声,已把大四儿抛出丈许以外,落身于荒地长草间。
  大四儿当然不是傻子,这条命不啻是捡回来的,当下忙不迭在草地里一连打了几个
滚儿,掩身长草里暂时不敢动弹。
  借着微弱天光,他打量着那个猝然现身,救了自己性命的人,敢情是自己主人凤姑
娘所深深垂青的那个关雪羽。他居然救了自己,实在想不到。
  关雪羽身形方落,一条人影倏地自侧面疾扑过来,手里一口尺半短刀,兜心力刺过
去。
  这人身手固然快,可是却犯了欺身过近的武林大忌。是以一招刺空之下,简直是几
无退身的余地。他这里待得抽身疾退,哪里还来得及?为关雪羽反手一掌,击在了小腹
上下,“嘭”一声,足足弹起来五尺来高,紧接着一头栽下去,可就再爬不起来。
  不用说,这人正是沈邱四老中的铁指开山乔一龙了。
  论武技、乔一龙虽不似他拜兄吕奇那么精湛,却也不至于如此不济,只为一时贪敌
过甚,犯了大忌,才落得当场惨死的结局。
  关雪羽一掌结果了铁指开山乔一龙性命,只把当场各人惊吓得目瞪口呆。
  一阵惊愕之后,总算认出关雪羽这个不速之客。“关雪羽……”鲍无常第一个认出
了他来,“姓关的,原来是你。”
  “是谁?”吕奇眸子里闪耀着无比的惊悸,显然关雪羽这张脸,对他来说十分陌生。
  “老大,这就是过去跟你提过的那个姓关的。”
  说话的是天麻谢山,他曾是关雪羽手下败将,此番见面,称得上分外眼红,况且拜
兄乔一龙一照面之间又死在了他的手上,这笔仇恨简直是无从说起。
  谢山切齿痛恨地说着,一双眼睛都红了,两只乾坤圈叮当作响地在手里碰击着,只
是想到了来人的可怕,终不能轻举妄动。
  银冠叟吕奇聆听之下,由不得暗吃一惊,猝然间忆起了三年前川北道上的一件往事。
  “啊,关朋友,敢情是你。失敬,失敬……”
  一面说,缓缓地抱起双拳来,向着关雪羽拱了一拱,却把脸转向要命鲍无常道:
“老四,瞧瞧去,乔老二还有气没有了?八成确实死了吧。”
  多年结拜,形同手足,想到了一遭生死诀别,焉能不为之伤心泪下。
  银冠叟吕奇说着说着,禁不住悲从中来,差一点落下泪来。
  是时要命鲍无常已来至铁指开山乔一龙倒地的身前,略一探示,随即抽回了身子。
  “他死了。没别的,咱们和他拼了。”
  银冠叟吕奇冷森森地道了声:“慢着!”
  “关朋友,你这是从何说起?”吕奇其实内心不无畏惧地注视着当前的关雪羽,
“井水不犯河水,你又何必为凤家人越俎代庖?”
  “你错了。”
  关雪羽向前面跨出了两步,正好错开了天麻谢山与要命鲍无常隐隐所形成的死角地
位。
  “凤家人的事我管不着,也不想管,只是秦头儿八人一行的这趟子护银公差,却是
不容许任何人心存非分之想。吕老大,还得请你破格成全,网开一面的好。”
  银冠叟吕奇冷冷一笑道:“是你关朋友放不过我们,可不是我吕某人不识抬举……
银子事小,人命关天,乔老二已然丧命在阁下你的手上,这件事只怕万难干休,话虽如
此,如果关朋友你莫为已甚,这件事我们仍可往后再谈。怎么样?吕某人只等着你的一
句交待了。”
  正因为他曾经领教过关雪羽此人的厉害,对于眼前的一切斗争,难操胜券,万般无
奈之下,才会如此自灭威风地几近讨饶。
  关雪羽偏偏不买他的账。
  “不行。”他固执地说道,“除非秦头儿八个人连人带银子安全离开;要不然,你
们弟兄三个可得露一手儿,或是取了我这条命。”
  一口长剑,已由背后抽出,紧紧地执在手上。
  银冠叟吕奇嘿嘿连声地低笑着,一双流光四曳的眸子老早就已向谢、鲍二人照会过
来。
  哥儿四个数十年上阵对敌,杀人无数,也就是这一次败在了凤姑娘手上。往常,他
们可又服过谁来?
  出手制胜,制敌先机,全仗着彼此的心领神会,猝起发难,更在于平常的联手默契。
于是,休要小看了一个看似无意的眼波,未必不是暗藏着下手的先机。
  天麻谢山的一双乾坤圈,早已不止一次地抡起来又放下去,他是在摸索着对他下手
的最佳部位。
  要命鲍无常又何尝不然?
  他施展的兵刃是一口三尖两刃刀,一手持柄,一手撄锋,比划了已不知有多少次。
  “关朋友,你这可是欺人太甚了。”
  说话之间,银冠叟吕奇已反手把背后的一口蛇形剑掣到了手上。
  就在这当口儿,他的眼神儿已照会了两个拜弟。
  几乎是一个式子,天麻谢山是左,要命鲍无常是右,像是两岔里飞出来的一双冷刃,
双双直向着关雪羽两腿间快速直插了下来。
  银冠叟吕奇本人更是也不闲着,就在谢、鲍二人出手的同时,他已点足飞快地欺身
而近,手上那口蛇形剑抡圆了,劈头盖脸直向着关雪羽头上斩下来。
  三个人虽是分三个不同的部位出手,可是快慢一致,配合得堪称天衣无缝。
  无如关雪羽早已料到了有此一手。
  就在三般兵刃同时联手照顾之下,关雪羽身子几乎像蛇也似的扭曲了一下。这一扭
竟是恰到好处,闪开了正面的吕奇,躲过了左面的谢山。
  紧接着,呛啷啷响声中,磕开了要命鲍无常的三尖两刃刀。鲍无常一惊之下,猝然
觉出了不妙,再想抽身哪里还来得及。
  关雪羽这一次出手,决计不再手下留情。
  要命鲍无常这时门户大开,一觉不妙,急速抽身,却是慢了一步,随着关雪羽长剑
抖处,匹练般地闪出了一道银虹,“噗哧”正中鲍无常前面心窝。
  剑拔,血喷。
  一股血箭,疾射而出,随着关雪羽向后抽身的势子,要命鲍无常瘦长的身子,直挺
挺地已向后倒了下去。
  关雪羽决计手诛四恶,一招得手,更不怠慢,一抢手中剑,就势抄身,“呼”地掠
空而起,待向银冠叟吕奇身边凑去。
  猛可里,一股极具威力的劲风,“哧!”直向着关雪羽当面迎劈过来。
  饶是关雪羽神勇无匹,对于眼前这股迎面直劈而来的风力,却是不敢掉以轻心。实
在是这股风力太过劲,猝然有所接触,不死必伤,当下只得凌空一个倒翻,噗噜噜落向
一旁。
  那股子迎面疾风,当然是其来有因。
  风力乍现,一条人影天马行空般,忽然出现眼前,一出即落,随着他落下的身躯,
带出了一天狂风,有如神兵天降,其势端的惊人已极。
  这番走势,分明前所未见,敌我双方猝然间却为之震住了。
  天色益暗,倒亏了在半天那轮冉冉初起的上弦寒月,把这一切照耀得依稀可辨,自
然也使得现场各人看清了来人是谁?
  款款风翎,翩翩儒衫,来人看来竟是一个儒士装束的老人。
  关雪羽一望之下,确知自己从未见过此人,只是观诸此老方才现身之初,所发出的
那一股无形的掌气,即可确知对方这个老人必然身藏罕世奇技,万万是一个非比等闲的
人物,不可轻视。
  另一面,银冠叟吕奇、天麻谢山自老人初一现身之始,也自吃惊不小,对于他二人
来说,老人这张脸,诚然也是陌生之至,一时弄不清到底是什么路数,只是看着对方发
呆。
  “哈哈……”
  乍然现身的这个老儒,先自仰大猛笑一声,手指向关雪羽道:“我们家内哄的事,
用不着你来插手,我自会处理。”
  关雪羽虽不知来者何人,但观其现身已可知绝非等闲人物,听他所说,有如着了一
头雾水,真拿不定他是什么路数,聆听之下,一时不知怎么回答。
  反倒是吕、谢二人,较他更为不解。
  银冠叟吕奇冷冷一笑道:“尊驾又是哪个?请恕吕某人眼生。”
  来者这个老儒模样的人,嘻嘻一笑,晃了一下脑袋道:“是的,你瞧着我眼生,我
老人家瞧着你还不顺眼呢,七指雪山又怎能容得下你们这种败类?我倒要看看,你们可
有什么本事,竟然胆敢造反。”
  来人虽没有报出姓名,却已自承了七指雪山的来人,这“七指雪山”几个字一经报
出,由不得使得各人俱为之大吃一惊。银冠叟吕奇顿时面色大变,上下向着来人看了一
眼.半天才嗫嚅地道:“你老人家,莫非是七指雪山的凤……先生?”
  “啊,凤……老!”大麻谢山的舌头,忽然间也像是短了一截。
  来人——这个貌相特别的老儒,聆听之下,冷冷地道:“你们虽然也知道我这个人,
哼哼……今天却是饶你们不得,对付像你们这类见异思迁,见利忘义之人,我老人家是
绝不容情。”
  吕奇等人一听来人自承了身份,正是七指雪山主人,也就是凤姑娘的生身之父,当
今天下最最难缠的主儿。不由得吓了个魂飞魄散。
  “七……老……”吕奇的身子打了个闪,讷讷道,“你老人家可千万不要误会……
我们可是自己人……”
  “我们绝不敢心生……二心……”天麻谢山几乎吓瘫了。
  忽然伸手向着关雪羽指了一指:“都是他,这个姓关的想劫银子,还杀了我们的
人………”
  “七老作主……”吕奇强自镇定道,“可不能冤枉了好人……你老人家……要为我
们报仇……才好”。
  “不信你老人家可以问他……喂!姓关的,你可是来劫银子的?”谢山睁着一只火
眼,像是一只情急反咬的狗,逼视着关雪羽,“姓关的,好汉做事好汉当,事到临头可
别孬种,你倒是说一句真话来,可别让我们背下这个黑锅呀!”
  关雪羽鄙视地一笑道:“谢山,你可真算是无耻到了极点……今夜就算是凤前辈能
饶过了你,我也必要取你性命。”
  谢山反驳道:“难道,我说错了?”
  “不错,我是为着这笔解银来的,只是倒还没想到劫为己用……”
  关雪羽忽然住口不再多说,微微一笑,他知道这番是非曲直逃不过眼前这位凤七先
生的眼睛,自己既然已经现身,表明了态度,最后终须与凤七先生走向敌对立场,倒不
如先自保持沉默,以静观变的好。
  凤七先生细长的一双眼睛,在吕、谢二人身上一转,冷冷地道:“你们总算也有些
苦劳,看在这一点份上,给你们一个自了吧!”
  吕奇冷笑了一声,终不敢逞强,又改作苦笑道:“什么意思?”
  “自己结果了性命,这样更干脆。”
  “不……不行!”
  天麻谢山忽然闪身而出,喝醉了酒似的,步履踉跄着:“老爷子,你不能这么对付
自己人的……不行……不行……”
  说着,他忽地腾起了身子,竟然意欲逃走。
  凤七先生眼前岂能容得他如此猖狂。
  紧接着天麻谢山的起势,就只见凤七先生左手猝然扬了一扬,凌空击出了一掌。
  这一掌堪称疾劲,双方乍然接触之下,发出了“砰”地一声大响,天麻谢山身子起
得快,跌得更快,一记闷撞之下,直被反弹得沉重落向地上,一连打了好几个滚,第二
次正待纵身跃起的当儿,却吃凤七先生再一次发出的劈空掌力,当场击毙地面。
  在场各人都看得很清楚,凤七先生这第二掌较诸第一掌更不具形象,只不过五指箕
开着,向着滚动的谢山虎按了一下,后者便当场一命呜呼。
  似乎也只有关雪羽一人看出了端倪、凤七先生后来发向空中的一式虚按,其实正是
他们七指雪山凤家的不传绝技“无形罡气”,怪不得天麻谢山当场死于非命了。
  银冠叟吕奇目睹之下,全身立即为之打了一个寒颤。对于他来说,不啻又是沉重的
椎心一击。
  在短短的片刻之间,他目睹着三位拜弟一一惨死,物伤其类,内心之痛楚,是非言
语所能够形容的。
  忽然间他激发起无比勇气,不再眷念着自己这条残命,发出了亡命也似的一声呼叫,
猝然间腾身而起,直向着凤七先生身前扑了过去。
  吕奇总算想明白了,对方凤七先生绝不可能放过自己,如其哀声讨饶,最终仍不免
一死,倒不如尽己所能,放手与对方一搏,结果并无二致。
  一时间,随着他落下来的身子,蛇形剑划起了一片银光,直向着凤七先生当头直劈
下来。凤七先生身形未动,只道了声:“你也配?”
  强者毕竟是后者,单手倏地向外一伸,不知怎么一来,对方那口蛇形剑光竟然换了
主儿,居然舞到了他的手上,吕奇大惊之下,身子就空一个打挺,一式雪里翻身,飘出
了丈许以外,再看对方凤七先生,依然站立在原来地方,一动也未曾移动。
  “哼哼!”凤七先生鼻子里一连哼了几声,瞅着吕奇道,“你还差得太远,过来,
拿走你的兵刃。”
  说时,他缓缓地把手上那口蛇形剑探出,剑尖朝上,平握手内,脸上现着微微的冷
笑。
  银冠叟吕奇情知这口剑到了对方手上,再想拿回来只怕没有那么容易,只是眼前这
般情况之下,却也不容他再作它谋。
  原来这个吕奇也并非等闲人物,他横行黑道多年,也算是独当一面的人物,自然有
其应敌处世之道。
  “老爷子,你这是在逗着我玩儿,吕奇可放肆了——”
  话声出口,猝然间猛扑了过来。
  只见他右手伸处,直向凤七先生手上蛇形剑的剑把子上夺了过去,任何人目睹之下,
都不会认为他另有它图,事实上他却是另有它图。
  就在他的手,眼看着已将抓住了蛇形剑剑柄的一刹那之间,忽然间,他右手倏地向
上一翻,“哧哧”疾风闪处,一双薄刃柳叶飞刀,电闪星驰般,自他袖内疾射而出,其
势简直快到了无以复加地步。
  原来这双飞刀,并非借助手指腕脉之间力道掷出,却是弹自事先系好腕上的一个射
筒之内,那是利用有着极为强韧力道的钢簧弹射而出来的。
  银冠叟吕奇虽然有这般厉害的暗器绝活儿,但是平日却极少施展,简直不为人知,
这时猝然施出,见者无不暗自纳罕,只是眼前情形太快了。
  随着吕奇举手之势,那一双小小柳叶飞刀,有若寒星一点,直奔凤七先生一双眸子
上射来。
  吕奇当然知道一击不中的下场,事实上他既胆敢向凤七先生出手,却是早已把这条
性命豁上,飞刀一经射出,更不怠慢,两只手一收即出,施了一手按脐力,分向凤七先
生的两侧小腹之下按了过去。
  这的确是已尽其所能,吕奇把一身所学全部用上了,无如他的对手实在是过于强大,
较诸吕奇所想的还要更厉害得多。
  “叮当”两声,一双柳叶飞刀,先自吃凤七先生手上蛇形剑挥打落地。也就在同时
之间,吕奇的一双铁掌自忖着已然击中在凤七先生的两侧小腹上,这一霎,吕奇真是把
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嘴里吐气开声地“嘿”了一声。
  若是以吕奇素日功力来论,就是一块坚硬的青石,也足能击成粉碎,偏偏凤七先生
的小腹,竟较诸豆腐还要软,双手击上去,丝毫也不着力道,“呼哧!”一下子深深陷
了进去。
  吕奇先还心中狂喜,只以为自己冒险成功,容得双手陷入,才摔然警觉到情形不妙,
只觉得对方小腹忽然间变得其热如焚,非但如此,却似有一种极大的吸力,发自对方腹
间,这种情况使吕奇感觉到一双手掌仿佛插置于一盆烧得滚开的热胶之中,前进困难,
后退更是不易,简直进出两难。
  猝然间,他接触到了凤七先生那双深邃而隐现杀机的眼睛,给他的感觉是极其恐怖。
  也就在这一霎,凤七先生的一只看似无力的纤纤细手,已经按在了他的前胸。
  吕奇猝然间只觉得胸前一软,整个身子仿佛忽然间被架空而起,一下子跌了出去。
  在他重重地摔倒在地上时,尚还以为是跌在了棉花堆里一般,却也就此便再也爬不
起来了。
  一旁各人全数都看直了眼,万万想不到这位吕大当家的敢情已经死了,一名小盗嘴
里惊叫了一声,各人轰然作鸟兽散开来。
  只是这番形势显然早已在凤七先生控制之中。
  像是一股春风,凤七先生的起身势子,敢情是那么飘洒自如,当他轻巧极快的身势,
风一般地由各人头顶上掠过之后,除了关雪羽之外,每一个人都呆若泥人一般地不再移
动,敢情已为他独家奇特的点穴手法定住了穴道。
  当日,凤姑娘初服沈邱四老以及其一干党羽手下之时,是用了这样相同的手法,对
于这些人来说,已经不能算是新鲜之事,只是眼前凤七先生较诸他女儿施展得更为高明
而已。

  ------------------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