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萧逸《长剑相思》
第十章 身形如鬼魁 老金鸡呈威
  黄昏时分。
  冷飕飕的卷道里没有一个闲人,落叶在地面上沙沙移动打着转儿,天色由一片绚红
灿烂而变得渐次昏暗。
  这是八月十五日中秋之夕,距离着“人约黄昏,月上柳梢”那个时候可就不久了。
  麦家两扇大铁门,紧紧地闭着。
  此时此刻,你无须进门。隔着墙地能够体会出那种严肃的气氛,给人以窒息的感觉。
这种感触,随着时光的消逝,越来越甚,直到那一刻的突然来到,然后爆炸开来,然后
一切……
  谁能知道未来的祸福?“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在经过
长久的惊惧,恐怖,烦躁不安……连串的进逼之后,到了今天这个日子——中秋之夜,
人心反倒是踏实了。
  死亡的本身也许并不那么可怕,可怕的是死亡的预期……在混沌一阵,空虚一阵之
后,你已麻木无知的心情,竟然又听见了脉搏的跳动,血液的流淌,你的口鼻又开始有
知觉地在呼吸了,如此,恐怖的阴影,便又再一次地向你袭击过来……
  往年这个时候,为应佳节,该是麦家最快乐的时候——太阳方一下山,麦家的帐户
大管事便指挥着小子们,在院子里搭起了祭祖的神案,三牲俱备,荤素各具一案,应景
的菊花、秋海棠,一盆盆整齐地排列着,各方食客,穿戴整齐,等候着主人夫妇祭告天
地祖宗之后,欢畅入席,接下来便是“持螫赏菊”了,大个儿的螃蟹,满笼满筐,人人
有份,不饱不休。
  麦老爷三代为官,讲究排场,中秋夜的灯会、灯谜,使主客尽兴,等到这一连串的
应景节目之后,才谈得上“赏月”二字。
  那时候,后花园凉亭之内,麦老爷换上宽适的便衣,夫妻家人相偎依,香茗在几,
案上摆着各式月饼,苏式的,广式的,翻毛儿的,提浆的。说到馅儿,有豆沙、莲蓉、
枣泥、蛋黄、五仁、火腿、八宝……林林总总,可就数不胜数了。几样应节的水果也一
定是不能少的,像鸭梨、柿子、沙果、鲜核桃、脆藕、于鲜蜜饯,样样齐全。
  就这样,边吃边聊,直到夜深寒重,才在妻妾艳婢的服侍下,入内安息。
  曾几何时,今年的风水变了。天灾、人祸已经重重地打消了这番兴头。人心原已经
就枯萎了,却是祸不单行,平白无故地又飞来了这只老金鸡,真是“人何以堪”。
  是以,今夜尽管是中秋之夜,尽管明月当头,麦家却已不再欢乐如昔了。
  在“大祸将临”的眼前,人人头上都悬罩着死亡的阴影,上至麦玉阶,下至看门的
阿财,脸上都已经失去了笑容,影响所及,就连麦家的那条老黄狗,也不再像过去那样
地叫吠了。
  阿财悄悄地打开了一扇耳门,探头向着门外张望了一会儿,又收回头来。
  门房里,麦家护院苗武,单手压刀,一身劲服地坐在那里。五根手指头,轮流在桌
面上敲着小鼓。他很紧张,铁青着脸,眼睛睁得滚圆滚圆的:“他娘的,”心里一火,
可就冲着阿财骂了出来,“你他奶奶是犯践还是怎么回事?小心人家摘了你吃饭的家伙
你就不看了。”
  阿财挤着一双大眼,赔着苦笑道:“是……苗爷,是里面的五大爷关照说,有一点
风声草动,叫我赶紧往里面传,我是怕误了五大爷的大事。”
  “五大爷,嘿!屁!”往地上啐了一口。对于由衙门来的那几位捕爷,他可是打心
里就瞧不起。这些日子在麦家要酒要肉,一副作威作福的样子,他早就烦了。就连那几
个火枪手,一个个那份颐指气使的德性,简直像是一个窑里烧出来的。强人老金鸡还没
来,麦家倒先是遭殃,大大小小二十来口子,要烟要茶,顿顿酒肉,提起来,麦家上下,
没一个不对这群主子头痛的。
  “看看你们还能神气多久。”苗武心里盘算着,下意识里却有股子冲动,恨不能让
这些人一上来都死在老金鸡手上,才能一消心头之恨。
  麦家大院里,冷清清地看不见一个闲人,却不能据此而判定疏于防守,事实上却十
分的是外弛内张。顺着青石板铺的笔直通道,一直通向麦家大厅,当中一共有两处门亭,
素日是特为护院、传达而设,今夜,可就显出了特殊的意义了。
  第一座亭子里,由名捕神眼杜明,带同四名得力手下负责,五个人刀剑出鞘,弓矢
齐备,前面一有动静,互可上前接应,两侧布置的强弓、火枪,更是待机而动,如臂使
指,灵活异常。
  第二座亭子里,由金刀震九州阮大元亲自坐镇。王子亮、侯迁居边策应。这里更是
“火器”的交会连击中心,如真有人敢于强行通过,他所遭遇的阻力,必然是近于毁灭
性的凌厉,非比等闲。
  穿过了第二道封锁线,来到了大厅。麦家账房兼大管事,麦七爷本就坐镇在这里,
随同他坐镇的,虽然另有麦家四名护院武师,但是也只能给麦七爷壮壮胆。敌人如果连
破三关来到这里,麦七爷这一关肯定是挡不住来人的了,然而他却自然有他的主意,必
要时与对方讲斤论两,谈条件,他却是有一手,所以他自愿担下重任,坐镇中枢,主持
大局。
  至于麦家主人麦玉阶,出乎意外的,他倒是表现得异常冷静。读书、为官,给了他
从容的气质与修养,多年的养性,虽未必培养成“泰山崩于前而不溃”的气度,但是在
过往的经历横逆里,倒也都能应付自如。只是今天所面临的较诸生平所经历的任何一件
事都严肃得多。都令人难以抉择,他所感到最大的痛苦是,生死抉择之权,似乎操持在
对方,而不是他麦玉阶自己手上,非但如此,大祸一旦降临。所殃及的并非仅仅是他自
身一人而已,整个的家族很可能俱将连带毁灭,不存在了。
  犹是如此,麦玉阶倒也是没有乱了方寸。在过去的几天里,他已尽可能地对这个家
里的所有人,都作了必要的安排。为数众多的食客,一一遣散还乡;奴仆家人,除了极
少数的几个决心自甘留下来的,都打发他们走了。偌大的一个家,昔日欢乐,已是难觅,
更何堪萧瑟落叶,庭前秋菊,更平增无限惆怅。
  今夜的晚餐也太单调了一点,只有四个人,麦玉阶夫妇,女儿小乔,义士黄通。此
外,老仆麦贵、江婆婆、丫环碧喜,都是无论如何也遣不走的身边人,只得留了下来。
  麦玉阶之妻马氏,一个坚强刚毅的妇人,所谓时穷节乃见,这个时候才显出她的贤
淑刚贞。为丈夫,她向黄通亲手奉上了一杯香茗,她徐徐地退向一隅,坐下来。“老
爷,”她和声唤着麦玉阶,一副从容地道,“你不必为我担心,事情也许还没有到这步
田地,我们的女儿也许能保护我们,尤其是还有这位黄爷。”一面说,她目光转向黄通,
颔首微笑首。
  黄通站起来道:“夫人不要这么称呼我,担当不起。”
  “黄爷你不要再说了……担当不起的是我们……”说到这里,她的眼圈红了,“黄
爷对我们麦家的大恩,麦家世世代代都要记住,永远也不能忘。”眼睛一转,盯向女儿
麦小乔,叮嘱道,“你要记住,永远也不能忘。”
  麦小乔点了一下头,道:“我不会忘的,娘。”
  “好了,时候大概也差不多了。”麦玉阶向妻子马氏说道,“夫人,你也该藏一藏
了。”
  “藏?”马氏怔了怔,“这光景你还要我藏?我往哪里藏?你呢?”
  麦玉阶叹息一声,道:“我叫你藏,你就藏吧,自然有地方,来吧,”他随即站起
身来,说道,“你们跟我来。”包括老仆麦贵、江婆婆、丫环碧喜在内,都不禁惊得一
惊,大是出乎意外。
  麦玉阶走了几步,见黄通仍然站在原处,不觉回头:“黄兄弟,你也来。”黄通应
了一声这才跟上来。麦玉阶一路前行,穿过了花厅,一直来到了自己书斋,推门入内,
里面一片黑暗。
  敢情说话间的工夫,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掌灯——”
  老奴麦贵应声,随即返身取灯。
  麦玉阶看向夫人,感慨地道:“当年这些暗室,只为藏我麦家三代相传的文物书画,
想不到到头来,却要赖它救命,也算是……”摇摇头,心情十分黯然。
  麦夫人一时喜极而泣,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既然有这个地方,老爷你怎么不
早说呀,这就好了……这就好了。”
  说话之间,麦贵已掌灯而至。
  麦玉阶当先步入,麦贵持灯亦步亦趋,小乔与碧喜扶持着麦夫人,黄通走在最后。
  书房里静悄悄的,门窗齐掩,蚊蝇不惊。
  在一橱藏书前,麦太阶站住了脚步,转向女儿道:“小乔,瞧瞧你的功夫怎么样
吧!”
  小乔点点头,想笑也笑不出来。这是她生平所经历的一件大事,连日来目睹家人四
散,父母忧急,一颗心早就碎了。
  麦王阶抬起手,指向书柜最高的一层,道:“第七层藏书《文彦集》第八册之后有
一块青砖是活动的,移开它。”
  小乔不待父亲把话说完,便已贴身柜前,聆听之下,随即施展出“贴掌游墙”的功
夫。见她只用两只手掌向柜上一贴,由掌心聚力,即把身子上吸,活像是一只大守宫似
的,一路沿墙游了上去。
  麦氏夫妇见到女儿如此功力,全都惊得目瞪口呆,一旁的黄通看到这里,亦是由不
住连连点头不已。
  小乔行到顶上,遵照父亲所言,移开了那本《文彦集》,随即发现了那块活动方砖。
  由于整个墙壁,皆以同色式样的方砖所砌,如非事先知道其中有一块是活动的,猝
然观望之下根本无从辨识。待到这块方砖移开之后,才见到其中置有一个可供手握的把
钮。
  麦玉阶点点头道:“左二右七,你下来吧!”
  小乔遵言,手握把钮,向左面转动了两下,只听见墙内“吱”地微响了一声,又向
右面转了七转,即听得“吱呀!”两响,她随即从容飘身落下。紧跟着壁面上起了一阵
沙沙声息。半扇墙壁,连同贴壁的书架一并移转开来,现出了一个半月形的拱门。
  麦玉阶站在门外,轻叹一声向着妻子道:“你这就进去吧——还有麦贵,碧喜,江
婆婆……都进去吧!”
  马氏一怔道:“老爷你呢?……”眼睛一扫面前的黄通、女儿,“还有你……
们……”
  麦玉阶冷冷地说道:“你不必多问了,你先进去,如果不死,我与女儿自来会
你……”还是那几句老话,要有逃走苟活之意,也不会等在今天了。马氏当然知道丈夫
性情,多说也是无益。她虽有与丈夫同生共死的决心,但是却也知道此刻强留下来,于
事无益,心里盘算了一下,黯然点了一下头:“好吧!我就在这里面等着你们了。”
  麦玉阶道:“一切平安,固然不必多说,否则……七天之后,你们再看机会出来……
自行逃命去吧!”说到最后,触及数十年夫妻,情不自禁为之热泪籁籁而下。
  马氏低下头抽泣了几声,忍不住抱了一下女儿,点头道:“你们会来的……就是死,
也让我们死在一块儿……”江婆婆、麦贵、碧喜——噙泪下跪,向老爷小姐辞别。在麦
玉阶的再三催促之下,一行人才步入暗室,麦玉阶少不得传授了暗门开闭之法,眼看着
妻子等四人步入、暗门合拢之后,这才算松下了一口气。
  黄通点头道:“大爷这番安置,再恰当不过。如此一来便可从容应付,而无后顾之
忧了,在下之意,如果大爷与姑娘也能……”
  麦玉阶挥手阻止道:“我意已决,这件事不要再谈了。黄兄弟,如果我这么怕死贪
生,让弟兄们代我受过卖命,也不配老弟你舍生抬爱了……走,我们到前面瞧瞧去吧。”
说罢转身向外步出。
  麦小乔其实何尝不想让父亲藏躲一时,只是她深知父亲个性,也就不敢多说,好在
有黄通与自己二人侍奉左右,再加上外面众多护院官差,那只老金鸡也未见得就能稳操
胜算。这么一想,真恨不能马上能见着了这个人,跟他拼个你死我活,才叫干脆。心里
这么想着,麦小乔手上端着灯,紧紧跟在父亲身后,不意灯光照处,忽听见身后的黄通,
嘴里“嗯”了一声道:“慢着——”
  “怎么?”麦小乔连忙站定,回身举灯高照。
  黄通却望向侧面的一扇天窗发着怔。
  麦玉阶一惊道:“有什么不对么?”
  黄通走向窗前,看了一下,转向麦玉阶道:“大爷,这扇窗户,一直是这样开着
的?”
  “这……我倒是记不起了……”
  说话之间,黄通已然长身拔起。
  他身形灵巧至极,陡然拔起,有如炊烟一缕,单手轻轻向上一探,已攀住了天窗边
的横栏。
  这时小乔忙即把灯举高了。
  灯光照处,黄通这才看见,就在自己手抓的这片横栏上,清清楚楚地现出了上下两
点指痕。这种地方,谁也想不到去打扫,长年累月,早已积下了厚厚的一层尘灰,是以
一点小小的痕迹也都清晰在眼……然而,除了这一上一下两点指印之外,便什么也看不
见了。
  打量着这一番情景,黄通特别分出一只手试了一试,冷笑了一声,飘身直下。
  小乔趋前一步:“有人进来过?”
  “不错。”黄通一双闪烁的眸子静静地在屋内转过,忽然定住书桌正中部位。
  小乔忙即举灯迎过去。
  果然不错,洁净的桌面正中心,留有铜铁般大小的一点痕迹。
  “噢!”这一次连不经世故的麦小乔也看出来了,“是脚尖?”
  “进来了。”黄通一面四下的打量着,只是除此之外,再也无所发现了。
  “好纯的功夫。”嘴里说着,黄通那一张黄脸上,现出一抹苦笑。这番苦笑里,却
也十分显示了他的自愧不如。
  麦小乔也学着黄通方才的样儿,腾身而上,一只手攀着天窗横栏,那只手移过灯来,
青纱罩里的灯光不停地曳着,把她的人影长长拉向地面。看了好一会儿,她才不吭声地
飘身而下。
  “姑娘轻功较在下高出十倍……看看这人来去的身手如何?”黄通一面说,深深地
皱着眉头。
  “高不可测。”麦小乔摇摇头说,“我真有点不敢相信……除非这个人没有骨头,
否则他怎么能进来。”
  黄通摇头道:“不然,姑娘可曾听说过江湖中传说的‘大八卸’功夫?”
  “噢——我知道,……黄大哥,难道这个人他……”
  麦小乔几乎迷惘了,她虽知道有这门“大八卸”的功夫,也知道这门功力乃是运用
人体中极难练就的“一元真气”把全身的骨骼上自两肩,下至盆骨,作八处卸落,如此
全身形若蜈蚣。凡是头骨能过之处,皆可畅通无阻,武林中虽然亦有所谓的“收肌卸骨”
之术,那只是局部收骨,较之这门功夫,实不可同日而语。
  由于这门“大八卸”的功夫过于神奇,当时麦小乔不过是由其师父嘴里听过而已,
也并未十分放在心上,这时被黄通一提,才似忽然记起,她的惊异,实在不难想知。
  “黄大哥……什么人会有这种功夫?……你以为是谁呢?”
  麦玉阶亦不禁为之动容,一双眼睛紧紧盯向黄通。这自然是可以理解的,如果他的
暗室秘密被敌人发现,也就是说最后的一点保障余地也没有了。
  黄通的脸色十分阴沉,冷冷道:“据我所知,这只老金鸡是有这个能耐的。”
  “啊!”麦玉阶一时大惊,“这么说,难道他进来过了?”
  “恐怕是的。”
  黄通忽然腾身而起,模仿着对方自天窗下来的姿态,也用一只足尖,点向桌面,再
次腾身而起扑向对面书柜,这般来去,形若一只大鸟,书房里鼓荡出大片风力。
  在麦玉阶眼里,黄通这般身子,实在不啻神人天降,然而黄通本人却显然有力有未
达的遗憾与失望。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苦笑道:“这人的轻功,较我高多了……只怕
是他本人来过了。”
  麦玉阶登时一呆。
  麦小乔乃安慰道:“爹,事到如今,你老人家也用不着再担心了,我们等着他就是
了。”
  黄通冷冷点头道:“姑娘说得不错,大爷要冷静从事,我以为,这只金鸡即使是进
来过,他并无所获……也许只是在察探府上动静。”
  麦小乔哼道:“这么看来,他也不脱鼠盗狗偷的行径,我还一直把他看成是什么了
不起的人呢!”
  说话之间,巷外已传来了初更的梆子声。
  “啊——”麦玉阶霍然一惊,“已经起更了。”一面说,他挪步窗前,揭开了窗帘,
向外窥伺了一眼,目光望处,不偏不倚正好看见了那轮冉冉升起的中秋明月。
  一片翩翩下落的枯黄梧桐树叶,无巧不巧地正好落在了阿财的头上……几乎是完全
没有声音的。阿财却已经警觉了,身子抽搐了一下,慌不迭地抬起头。立刻他的眼睛睁
大了,抖颤的身子僵直地贴着墙,缓缓地站立了起来。他下意识地知道,他所奉命要等
待回报的那位主儿到了,然而,到底是否真的呢?
  那是一辆双马二辕,黑漆铮亮的漂亮马车,漂亮极了,就连麦夫人来去所乘坐的油
碧车都比不上。黑光铮亮的油漆,描着金边儿.那么纯黑而没有一根杂毛的两匹马,怕
是一千匹骏马里也难挑选出一匹。
  阿财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竟会睡得这么死,事实上不过是等倦了,才打上一个盹儿,
就这样,整辆的马车来到眼前,自己竟没有发觉,反倒是一片落叶,把自己给惊醒了。
  马车正以缓慢的速度继续向眼前接近着,两匹马八只蹄子,敲打在路面上,不可能
没有声音,然而显然声音却降到了可能性的最低程度。这样看,设非是经过严格训练的
良驹,不卒为功。渐渐地,这辆辔驾整洁,望之崭新的马车,越见清楚的来到了面前,
赶车的轻扣缰绳,马车不偏不倚地就在麦家大门当中停了下来。
  阿财暗自叫了声:“我的老天,别是那话儿来了吧。”
  装设精巧,黄光晃动的两盏琉璃马灯,左右摇晃着,每一回晃动,也都使人能够更
一次清楚地看见跨坐在车辕上的那个人——车把式,那个穿着月白色长衫的汉子。只见
他轻轻在车座上一跃,已如同一只大鸟也似地落在了门前。
  阿财吓得“啊!”一声,转身就跑。
  “站住!”这一声显然出自对方那个身着月白长衫汉子之口,阿财顿时就怔住了。
“是!”他转向对方那个人看着,“你……是谁?”借着门前的灯笼以及天上的明月,
他总算把这人的脸看清楚了,由不住怦然一惊。
  敢情这张脸,他早已经留有深刻印象,正是那一日麦府开仓赈粥时,大闹现场的那
个人。当时如非黄通在场,插手管了这件闲事,简直还不知何以收场。事后由表七爷嘴
里传出,这人姓祝,乃是跟随金翅子手下之人。这一霎的忽然出现,不用说,阿财也就
可以想知是怎么回事了。
  “小子,这里有份贴子,带进去交给你家麦大爷,就说好朋友问候他来了。”一面
说时,那双白多黑少的眼珠子,骨骨碌碌直在眼眶子里打转,随着他平出的手势,“嗤”
一张大红拜贴直向着阿财面前飞到。
  阿财慌不迭双手一接,托在掌上:“是……我这就去。”
  嘴里说着回身就跑,由耳门里窜身而入,还跄了个跟头,不经意一只手把他由地上
挽了起来。
  阿财抬头一看,认出了是官府来的大捕头神眼杜明,另外六名劲捕,左右齐立,清
一色的厚背鬼头刀,闪着白晃晃的刀光。“什么事?”杜明其实已听见了,“是点子来
啦?”
  阿财结巴地道:“来,来啦!这里有一份贴子,说是要呈给咱们老爷……”
  杜明冷笑了一声,接过贴子来,上面是一只展翅金鸡,下面一个“拜”字,除了这
个字以外,再也没有第二个,连上下款都没一个。神眼杜明负责看守第一道门户,一下
来可不能松了劲儿,怎么也得撑下去,好在里面有得力的接应,不信自己就挺不下来。
  看着这张拜贴,杜明心里发冷,点点头说:“送进去给麦七爷,这里没你的事。”
  阿财答应了一声,撒腿就往里跑。
  神眼杜明哼了一声,关照身边人道:“开开门,咱们不含糊,见见他是哪庙里的
神?”两名捕快应了一声,打开门栓,隆隆声中,已将两扇沉重的铁门推了开来。
  神眼杜明所以有这个胆子,全在胸有成竹,当然他也知道,要是只凭自己的能耐,
是万难阻挡对方来势的,既然各方配合,后面又有接应,可就另当别论。
  大门打开,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对方那个下书人——祝天斗。对于杜明来说,祝
天斗这张脸是陌生的,四只眸子一经交接,姓祝的嘿嘿连声冷笑着,双方随即开始了对
答。
  “原本这里还有六扇门的朋友,失敬,失敬。”
  “好说!”杜明一面打量着对方道,“尊驾是——?”
  “无名小卒,不值一提。”
  “哪位是老金鸡——老当家的?”话声出口,神眼杜明一双锐利的眸子,已经注视
向街心那辆油光铮亮的黑漆马车上。
  “嘿嘿!”祝天斗那双“三白眼”眨也不眨地盯向对方,“你口头小心一点,敝上
正确的大号是翠羽金鸡,你也可以称呼他老人家是金鸡太岁,舍此之外,并无别号。第
一次初犯,我饶了你,再要不听,哼哼,只怕你吃饭的家伙就保不住了。”
  神眼杜明公门里当差,昔日何等威风,眼前尤其是在手下六名捕役面前,被对方一
个身分不明的人,口出不逊地教训了一顿,一张脸顿时涨了个通红。这口气要是咽下去,
今后这个差事可就别想再混下去了。
  “好说。”杜明双手力盘,十指如钩,“朋友口出不逊,显然没有把我杜某人看在
眼里……这倒要讨教一二了。”话声一住,杜明左手猝翻,一招“金豺现爪”,直向对
方视天斗前胸上兜去。
  按说杜明的一身功夫称得上是满不错了,要不然阮大元也不会单挑上他来当这个差
事,无奈今天行市不对,碰上了对方主仆,所谓强将手下无弱兵。金翅子如此盛名,其
手下人物自然也非弱者。
  可惜那日黄通与祝天斗较技动手之时,杜明未能目睹,要不然此刻他万万不会如此
莽撞。
  眼前杜明这一掌即将要接在了对方视天斗前胸之上,后者忽然后背一拱。这一拱有
分寸,杜明那凌厉的一掌,突然是差着寸许之间,而致落了空招。
  眼看着姓祝的那张不屑的脸,蓦然间为之一沉,一只鸡爪子似的瘦手闪电般的递了
出去:“该死的东西。”
  “噗!”地一声,已紧紧地抓在了杜明的右腕子上。
  杜明只觉得那只手腕上,像是着了一把钢钩般的疼痛。这一抓之力,对方五根手指
头,几乎都为之陷进了肉里,只痛得杜明嘴里倒抽进一口冷气。
  对杜明来说,这一招还算不得是最厉害的。随着祝天斗五指力拧之下,只听得:
“咔嚓!”一声脆响,杜明那只手腕骨节生生为之折断。
  “哎哟!”杜明只痛得全身打了一个冷颤,随着祝天斗的一声冷哼,上步拧腰,只
一下,忽悠悠已把杜明偌大的身躯抡起当空,直向着当前一方高耸叠翠的假山石上撞了
过去。
  几名捕快目睹之下,可都全傻了眼,忖思着人石相碰,血溅当场的一霎,必将是无
比的惨厉。猛可里,一人长啸一声:“大胆。”
  一阵衣袂荡风声响自空中,一条人影,飞鹰展翅般现身当空,双手上托,接人,拧
腰,飘身,几个式子一气呵成,倒也难为他了,临落地时,不过打了个跄,到底把身子
站稳了。
  来人偌大一把子年岁,一身蓝绸子紧身衣裳,赤着脸,倒竖着眉,倒也有几分威仪,
不失他公门大捕头的威望,尤其是背后那口闪烁着金光的九耳八齿大环刀,显示着他这
金刀震九州的外号,颇是大有来头。
  神眼杜朋虽然没有撞上那块假山石,溅血当场,可是右臂骨折那阵子连心的奇痛,
再加上眼前的屈辱,在拜兄阮大元双臂抱持之中,只见他脸如金靛,大吼一声,顿时晕
了过去。
  金刀震九州阮大元面罩寒霜,一声不哼地把社明转交给身旁一名捕快,冷冷地说了
句:“抬下去——”到底是见过世面,在衙门口当差日久,深深知道眼前这档子买卖不
是好相与。
  用力地抱着拳,阮大元一双老虎眼骨骨碌碌紧在对方视天斗脸上转着,那副样子恨
不得要把对方给生吞下去。虽然这样,有他拜弟杜明的前车之鉴,他可不敢再贸然出手,
不得不耐下性子。拿着对方的斤两,“朋友你好利落的身手。”
  “姓阮的你夸奖了。”敢情不待报名,姓祝的已把对方早就摸清楚了。
  阮大元倒抽一口气,嘿嘿笑了几声:“我兄弟不识大驾,多有开罪,这下你还要担
待一二。”
  “什么话?”祝天斗翻着白眼珠,“祝某人在老哥你面前,算得了哪棵大葱?不过,
哼哼!今番情势,老哥你应该看得很清楚了,说一句不怕老哥你泄气的话,今夜之事,
哼哼……姓阮的,你管得了么?”
  几句话可比针还要锐利,一句句都深深地刺进阮大元的肉里,他顿时就怔住了。
  祝天斗往天打了个哈哈:“老哥你是聪明人,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不是祝某
人吓唬你,这里没你们什么事,带着你的哥儿们这就走吧,走得越远越好,越快越好,
要不然,可就迟了……”
  一阵寒风吹过来,阮大元机灵灵打了一个寒噤。
  他半生江湖打滚,还有什么看不透的?尤其是今夜晚,所遇见的这档子事,明眼人
应该心里有数,谁要是装瞎子,硬往里面闯,保不住可就得赔上性命。
  一刹那,阮大元身上起了透骨的寒意……透过收缩了的瞳孔,在朦胧的月色里,他
远远打量着大门前那辆二马双辕的黑漆马车,不用说那个传说中的杀人魔王,黑道中最
最扎手的传奇人物老金鸡,就在里面了。
  姓祝的话虽说是听来刺耳,却也不无几分道理,所谓“明哲保身”,人又有几个是
真正不怕死的?阮大元一霎间就像是被风闪了舌头,泥塑木雕也似地呆立在当场,动弹
不得了。
  却有一只多事的膀子,在后腰眼儿上推了他那么一下子,传过来了王子亮的声音:
  “阮老大.你这是怎么了?”
  阮大元一惊之下,差一点咬了舌头,这才想到了眼前是怎么回事?
  可就应上了那句话了——骑虎难下,又道是羞刀难入鞘,当着眼前这么些哥儿们,
自己堂堂一个总捕头,居然会被对方一个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给吓住了,这可也是怪事儿。
  王子亮、侯迁,眼睛瞪得鸡蛋子儿那般大小,脸上那股子不屑剽悍劲儿,简直就容
不得他打退堂鼓。
  偷眼逡巡一下几处暗卡子,忖思着早已埋伏好了的火药机枪,阮大元不由得心里又
自添了几分勇气。
  “哼哼……”阮大元半笑半哼地打鼻子里直出气儿,“话倒是两句好话,只可惜姓
阮的生就的不知好歹,有点听不进去。贵客既然来了,何不请现身而出?阮某这里恭候
他的大驾了。”
  祝天斗阴森森地笑了笑,道:“天下竟然会有你这不知死活的人……也罢,你自找
死,可也就怨不得姓祝的事先没有给你打上一声招呼。要见敝上却也不难,我这就给你
招呼一声。”
  姓祝的边说边自转过了身来,遥遥向着那辆黑漆马车,迅速伏在地上,只见他嘴皮
微动,发出了一阵奇异的声音,其声有如秋虫振翅,听在耳朵里,说不出的一种别扭劲
儿。
  这个祝天斗一连叩了三个头,这才站起来。
  全场各人眼看着他这番做作,简直不知他是在演什么哑剧,俱不禁面面相视,暗自
纳罕。
  却听得“汪汪——”狗吠声起自身后,麦家所豢养的一只大黄狗,就像是猝然看见
了什么鬼魅也似的,一路夹着尾巴,频频哀吠回顾着,直向后院快速地奔逃过去。
  这番景象看在阮大元以及各人眼睛里,一时都傻了眼,立刻意识到,某种不祥的预
兆。可不是么?就在狗影子方自消逝的同时,只见一条颀长的人影子,已经出现眼前。
  阮大元看得一惊,只觉得对方这条影子来得好快,在迷茫的门灯混合了惨白的月色
里,这个人的出现,真像是鬼魅幽灵一般。
  “啊——哟——”
  阮大元足下一个踉跄,由不住后退了一步,一任他见多识广,这一霎竟自惊出一身
冷汗。
  岂止是他一个人——在场所有的人,在目睹着这个鬼影子出现的一霎,俱都呆住了。
  说是鬼影子当然是有原因的,那是因为这个猝然出现的影子,几乎可以说真的就是
一个影子,影子是没有实体而仅具形象的,是轻浮飘动的……这一切全都符合。
  阮大元惊魂未定,睁大了眸子,再一次向对方注视时,那个形象显然又一次有了变
化。
  对于在场所有的人来说,几乎都是不可思议的——
  一阵风刮起了庭院里的落叶,也刮起了那个神秘的鬼影。
  灯光、月色,两般迷离。
  众日睽睽之下,那个颀长的影子,就像是一匹闪光的缎子,极尽柔软迤逦为能事地
在空中鼓荡而飘动着。
  只有一匹绸缎或是一件长衣,在风势里,才可能显现出如此波动飘忽的姿态,然而,
那却是一个人。
  一个不折不扣的人。
  在众人睁大了的眼光里,这个人显然已站在了眼前,距离着阮大元当前最多不过三
尺开外。
  如此近的距离,自然使得阮大元无须掌灯也能约莫地认出了对方。
  在一阵激烈的心脏跳动之后,这一霎惊魂甫定,总算能勉强镇定了下来。
  最起码有一点,他是可以认定的,那就是站在当前的这个形象,是一个确确实实的
人,而且还是一个相当神秘的人物。
  散发、修容、高瘦的身材,这一切包裹在黑光油亮的长披里,乍然看去,这个人像
是披着整匹缎子,看不出一些裁剪的痕迹。
  在随风舞动的散乱发丝里,显现着清癯、阴沉的一张瘦脸,以及光芒灼灼逼人的一
双眸子。现在,这一双眼睛,正自直直地向阮大元身上逼视着。
  阮大元素来是何等气派?想不到这一霎,在面对着眼前这人的灼灼目神时,竟自显
现出由衷的怯虚,心里直发慌,一双膝盖更情不自禁地打起颤来。
  这人湛湛目神,眨也不眨地盯在阮大元脸上,阴沉地点了一下头。
  “你就是姓阮的那个捕头?”
  “不……错。”
  “你要见我?”
  “是……你是?”
  “我就是你要见的人。”
  “噢……”阮大元情不自禁往后面退了一步,“这么说……你就是金翅子……金
大……当家了?”
  “不错,你猜对了。”
  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几乎无需扬声,也能使在场各人清晰在耳,由于来人的自
承,聆听者全都为之心头一震,天天防老金鸡,候老金鸡,如今这一霎,这只金鸡就在
眼前,倒要看各位如何发落了。
  阮大元在聆听到对方自承身分的一霎,或许是紧张之故,一只右手反掌握住了刀把
子。
  对方这位人称金鸡太岁的黑道煞星,出乎意外地竟自展出了笑容,那双闪烁着精光
的眼睛却仍然眨也不眨盯在阮大元脸上。
  阮大元紧握住刀柄的手又缓缓地松开了。
  “你可以用你手中的刀。”金鸡太岁脸上笑容不失地道,“而且我给你三次机会。”
  “老当……当家的,我可没有这个意思。”
  阮大元情不自禁地又后退了一步,目光逡巡之下,只是这么一会儿的工夫,院子里
已聚集了不少人。
  “阮大哥,放开手干吧,兄弟们接应着你啦——”
  说话的是神机营派来的把总张照——一只手叉着腰,另一只手紧捏着他的兵刃——
斩马长刀。
  这两句话,平空里给阮大元增添了无穷勇气,很明显的是在告诉阮大元说,他的手
下已经都埋伏好了,必要时一声令下,即可乱枪齐发,嘿嘿,老金鸡,就算你身上长了
翅膀,也不怕你能飞走了。
  阮大元有此一念,此刻心里便踏实多了。
  他仍然不能掉以轻心,怕是出刀容易,收刀难,还得要有十分的把握才行。
  金鸡太岁兀自不曾移动地站在原地,夜风里乱发纷扬,衣襟飘飘。
  一络白发,现出在他的前额乱发之间,使人恍然的意识到,敢情他已是有了年岁的
人,最起码已不是个少年人,似可认定。
  短短的一会儿工夫,现场已略有变动,排云翅王子亮,一掌红侯迁,已经悄悄掩在
了阮大元左右,麦家的五名护院,却在阮大元身后,一个个的钢刀在手,跃跃欲试,作
为第三线的接应。
  另外来自衙门的三名捕快,却是品字形地看住了对方下书人祝天斗,战斗的形势早
已完成,一触即发。
  这一切对于现场的金鸡太岁来说,如若无睹,他甚至于连偏一下头都不愿意,那双
炯炯双瞳,只是直直地注视着阮大元。
  “你现在总可以出手了。”
  到现在为止,阮大元甚至还不能十分看清楚对方的脸,至于对方的一双手,自一开
始就从来也没有现出来过,始终掩藏在那长可及地的黑缎长披里。
  “老当家的……”阮大元出手之前,还有几句话要关照,“得饶人时且饶人,麦大
爷——”
  “不必多说。”
  四字出口,一股凌人的无形刚气,霍地冲体而出。
  阮大元猝当之下,身子打了个闪,这才知道厉害,他生平办过多少扎手的案子,会
见过多少黑道煞星,却是没有一个能与眼前这位主儿相提并论,令他感觉到打心眼儿里
生出怯意。
  话是不必再多说了。
  更可悲的是,自己不过是个闲客,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个麦家帮场子的外客而已,想
不到对方竟然认定了自己,非要追着自己出手不可。由于自己在官场上的特殊身分,一
上来弓拉得太满了,这会子再想泄劲,打退堂鼓可都来不及了。
  四周的气氛是那么的阴森,肃杀……沉闷得怕人。
  阮大元所能听见的只是自己心脏的跳动声音——他的手早已不由自主地紧紧握住了
刀柄。
  这第一刀可是真难。
  大家伙的眼睛,全都注视在他身上,情势所逼,他是非出手不可了。
  王子亮、侯迁,左右相切,前者是一双判官笔,后者是一只万字夺,四只眼睛狼也
似地瞧着那只老金鸡,暗地里却是照顾着拜兄老龙头阮大元,只要他略现败象,立刻左
右齐人,同时出手,制对方于死地。
  一阵夜风袭过来,场子里枯叶滴溜溜地直打着转儿。阮大元猛地足下一顿,施了一
式“虎扑”,直扑向对方金鸡太岁当前。
  对付像金鸡太岁这般可怕的强敌,他可不敢取巧弄险,这一刀便是十足的真功夫。
刀锋下处,划出了猛锐的一股刀风,直取对方天灵顶盖。
  这一刀如果不能得逞,接下去的一招“风扯大旗”,便具有不可预测的威力,至于
第三招“怒卷长虹”,更是阮大元刀中精髓,这一连三刀有个名堂叫夺命三刀,如果说
阮大元刀功中或有可取,舍此便无其它了。
  月影下的金鸡太岁,身子纹丝也没有移动,就在这口刀的刀锋几乎已将触及他顶门
的刹那之间,猛可里这颗头颅却向着一边拧了开来。
  身随头转,长披“劈拍!”一声,飓风横起,一起即落,已是七尺开外。
  阮大元一声喝叱,刀面上钢环子“哗啦!”一声暴响,第二招“风扯大旗”由下而
上狂卷而起,大片刀光里,直取对方前胸。
  像是砍中了,又像是为阮大元的刀风所激起。
  在空中转了个大圆圈子,黑衣怪客的身子,也几乎与对方刀锋所连接,当得上间不
容发,仍然是落了个空。
  阮大元向后拉刀收势,对方黑衣人夹着一股凌人的奇大风力,飘然现身面前。
  刀势一出即不可收拾,至此阮大元第三刀“怒卷长虹”想不出也不能够了——这一
刀他施出了所有的力道,大有毕一役于一刀之势,刀势斜着划出去,在中途“劈啪!”
一声,抖出了两片刀影,连同着刀的本身看上去分明是三片刀光,呼啸声中,直向着金
鸡太岁身上招呼了过来。
  于此同时,两侧的王子亮、侯迁,也不再俟机以待,双双抢身而出。
  王子亮的一双判官笔,抖出了两点寒星。
  候迁的万字夺有如银光一线。
  前者直取敌人双瞳,后者意在咽喉,若是再加上阮大元的迤逦一刀,金鸡太岁以一
挡三,惊险万状当可想而知了。
  三个人的势子都够快的,由于事先早已有过类似的操练,这一中二偏三个走势,算
得上势猛力劲,搭配得更是天衣无缝了。
  无奈他们的对手,金鸡太岁这个人,确实太过于神奇莫测,功力尤其是惊人。
  三个人的感触是一样的。
  一刀、双笔、万字夺,三般兵刃,看上去可全都卯上了——事实上却又全都落了空。
  现场所有目击者,无不大感纳罕,一时真有点闹不清楚,自己这双眼睛到底是怎么
回事。
  一个人闪躲一件兵刃,不足为奇,若是同时间进三件兵刃,可就不大简单,尤其是
像眼前这人这般的闪避法儿,却是前所未见的稀罕。
  像是一个纸人儿那般地轻飘,在猝然间扬起的身势里,只见三般兵刃全都走了个空。
  阮大元一刀落空之下,下意识里可就觉出了不妙,面前轻风一阵,对方当面而立,
直到他向后收刀之际,才发觉到掌中刀敢情重若万钧,一任自己施展出全身的力道,竟
然抽它不动。
  王子亮、侯迁一左一右,石头人也似的呆呆站立着——表情至为木呐,由他们睁大
却又失神的神态看来,八成儿是被人点了穴了,而阮大元的刀,这一霎却平平地贴在对
方金鸡太岁的手掌心上。
  只是那么平平地贴在掌心上。
  虽然如此,阮大元即使施出了吃奶的力气,也起不动那口惯用的钢刀。
  对方掌心里分明像递出了一种奇怪的力道,这种力道便有似磁石引针般地吸住了钢
刀,刀又吸住了阮大元的手掌,一连串的关联,便形成了阮大元眼前的这一尴尬场面。
  阮大元一连几次运力,却未能起脱手上钢刀,反倒是透过刀身传过来的阵阵力道震
撼得他五内如摧,肝肠寸断,极短的一霎间,已是面红心跳,气喘如牛。
  “姓阮的,这是你咎由自取,怪不得我心狠手辣。”
  最后这句话一经出口,阮大无只觉得刀上一松,算是脱开了对方手掌,却有一股旋
风把他重重甩出了七尺开外。
  阮大元固是心胆俱寒,待要逃走,哪里还来得及?眼看着对方五指箕张,向外轻轻
一送,阮大元身子猝然打了个闪,紧接着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现场所有人,除了对方那个跟班儿祝天斗以外,几乎没有人能看清那是怎么回事。
总之,倒下去的阮大元却是再也爬不起来了。
  金鸡太岁似乎施展了一手名扬武林的绝技“铁手穿墙”,看起不过是在空中虚接了
一下,精湛的内力已隔空洞穿了阮大元的肺腑,就此一命呜呼。
  紧接着阮大元之后,王子亮、侯迁两具直立的身子一左一右也相继倒了下来。
  其实,他们两个人早就死了,只不过延迟到现在才倒下来而已,致命之伤俱在喉头,
不过是寸许长短的一道小小血口,金鸡太岁如何巧妙的运施长披,以一指抡衣角扫过二
人的喉头,这番惊人的身手,现场竟是没有一人看清,莫怪乎众皆瞠目了。
  阮大元等三人,虽不见得有什么了不起的功夫,可是在皖省境界,又是公门里第一
流身手,设非如此,也不会要他们来办这件扎手的案子了,想不到初次上阵,连对方姓
名面貌都还没有弄清,不过是照脸的当儿,竟然全都丧失了性命。
  金鸡太岁这一手杀着,不啻产生了“杀鸡儆猴”的作用,以至于现场十数条汉子,
全都像木头人儿似的呆住了,继而哄然作鸟犬四散分开。站立在亭子里的那位神机营的
把总张照,更是吓直了眼,他所以还没有像其他人那般张皇失措,是因为他还有厉害的
杀着。
  这当口,他显然也挺不住了,不得不提前施展,枪身一举,张照大吼了一声:
“射!”就势一个虎扑之势,抢倒地上。
  火绳子一亮而熄,耳听得“轰隆!”一声,大片枪子儿,有似万点飞蝗,呼啸着直
向现场发射过去。
  现场也只不过剩下两个人罢了。
  金鸡太岁和他的那个奴才祝天斗。怪道的是,这两个人丝毫也不见得张惶。
  “噗噜噜——”随着金鸡太岁转身拧腰的一刹那,一领黑缎长披已自展现了开来。
  先时披在身上,并不显现得如何肥大,此刻一轻抡施开来,黑压压有似乌云一片,
足足有两丈方圆,天空中基地激荡出狂风一阵,形成了极大的一声气波爆炸之声,震得
人耳鼓发麻。却是一展即收,戛然而止。空爆声里,那为数千百的火枪散弹子儿,竟是
无一命中,一股脑儿地来,一股脑儿地去,来无影,去无踪,倒也干脆。
  “轰!轰!”一连又是两声枪响。
  枪子儿划过夜空,扫过枝梢,哗啦啦作响。
  对方又自直直地伫立着,成了打活靶。可就是一样的邪门儿,随着对方转动的那袭
长披影里,大风一阵子狂旋,一转,一旋,其势又何止飞砂走石而已,就这样,来犯的
火枪子儿,接二连三地又落了空。
  敢情是卷到了半天之上。半天后,才像冰豆子也似的,劈劈剥剥散落了下来。
  伏在地上的张照简直不相信自己这双眼睛,半天才明白过来,一时吓得魂飞魄散,
心里却是清楚得很,一连三声枪响,证明埋伏在侧的三杆枪都开了火,可是全都落了空,
接下来上膛燃捻子,可是半天耽搁,对方若是乘着这个空档,向自己发难,那可就糟糕
透顶。
  一念之兴,张照由不住吓出了一身冷汗,哪里还敢逞能发威,抽个冷子,由地上猛
地窜起来,一头扎向暗影之中。
  大敌当前,岂容他来去如意?
  张照一头扎向暗处,但迎接他的却是冷森森的一把钢刀,刀身不大,不过尺把来长
短,头尖带翅,是把模样儿奇怪的匕首,噗嗤一声,可就扎进了他的心窝。
  刀拔,血涌,张照身子哆嗦了一下,缓缓地倒了下去。
  临死以前,他倒也没有忘记打量一下对方,看看杀死自己的是谁?
  一心只以为是那只老金鸡。
  他猜错了——是祝天斗。
  大厅里光同白昼。
  麦七爷强打着精神,向老天爷借了一个胆子,正在待客。
  客人名目之多,一时说他不完……老金鸡,金翅子,金鸡太岁,夺命金鸡……说来
一大串,其实只不过是一个人。
  现在他端端正正地居中而坐,一派斯文,竟是不带半点儿杀气。
  院子里横七竖八地躺着十来具尸身,包括衙门派来的人,麦家的护院,张照以次的
几名火枪手等……这些人,竟是无一幸免。
  玉兔高悬,金风送爽,郁郁的袖子花香里,间杂着刺鼻的血腥气息,气氛之不协调,
一如现场这般。
  麦七爷双手抱着精致的江西景德镇青瓷茶碗,向他的客人说了一声“请”,语音含
糊,两只手直打哆嗦,碗盖相磕,格格响作一团。
  “请……请……请喝……茶……”
  客人默默地点了一下头。
  虎头燕额山林秀,地阁方平且伏垂——好一副堂堂仪表。这副仪表看在任何人眼睛
里,也难以令人相信对方竟会是操干着没有本钱,杀人越货的买卖。

  ------------------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