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神州奇侠”系列别传之《唐方一战》
第二十章哗,唐方!
  一行人离开龚头南的时候,唐方还笑嘻嘻的向大家说:“难得你们都加入了我创的‘大
方一堂’,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哩。”
  老鱼搔搔头皮,望向山大王:“这个嘛……”
  小疑抓抓耳朵,看着山大王:“那个么……”
  山大王没好笑的说:“哼嘿,女人!”
  唐悲慈只绷看脸,说:“胡闹!”
  徐舞的伤口都在痛,但心里却感动得死去活来,一听唐方问起,他就忙着响应:“我加
入,誓死追随!”
  唐方睇了他一眼,笑了起来,笑得浪浪的,像一个以食花为粮的仙子,敢情她的醉意犹
未全消:“你都是给我害的,不生气吗?”
  “我怎么生气?”徐舞一看就痴了六分,迷了三分,只剩下一分清醒,还给笨拙占去了
一半,只会说:“你来救我,我怎会生气呢!”
  “哦,”唐方笑说,“如果我不来救你,你就会生气了哦?”
  徐舞一时答不上来。
  唐方忽又去惹唐悲慈,“十六叔,你亲自来救我,真令我意想不到。”
  唐悲慈怒气冲冲的样子。
  山大王却说:“他?别充好人了!他是给他儿子骗来的!”
  “对了,”唐方说道:“唐催催呢?”
  老鱼即把他那位“大王”的话头接了下去:“唐催见大王回头去救你,他自知实力不足,
去了也是枉送性命,于是来鸽传书,去叫他老爹来这里……”
  小疑把话头接了下去,叙述得更周详一些:“你道这位一向不轻易出动的唐老先生为何
会‘随传随到’!原来他的好儿子是冒了唐老太太下令要‘庄头北’的人全数出动来救你,
所以他就匆匆赶来,发现真相之后,气得什么似的,几乎要毙了他的宝贝儿子,不过,跟雷
以迅等人已对上了,只有照我们大王的策略,连把雷以迅、唐堂正等人引走,再潜入‘龚头
南’救你了。”
  山大王补充道:“他是米已成饭,不救也不行了。”
  唐悲慈还是绷看脸,怒发冲冠的样子。
  这时,山大王那三十五骑子弟,俱功德圆满,自各方赶回来聚集,都在兴高采烈的叙说
如何英勇拒敌、引走追兵的事迹。
  唐悲慈不禁问:“催催呢?”
  这时,也是赶来协助救援行动、引走“五飞金”之主力的古双莲答道:“他一不小心,
给雷以迅逮住了,已押回龚头南去了。”
  “什么?!”唐悲慈脸上有几根青筋都跳动了起来,过了好一会,才能平伏下来,但衣
衫仍似波浪般的抖动不已:“也罢。”他长叹道:“活该!”
  在他身边的唐门好手唐果老不禁凑前问:“我们要不要──”
  “不!”唐悲慈斩钉截铁的道,“不能因那逆子再冒上一次险!”
  “那有此事!怎么可以?!”唐方叫了起来,勒马,回首,马蹄的儿转了一圈,然后下
决心的道:“唐催催是为我的事而遭擒,他老爹为顾全大局不救,我去救!”
  说罢,一扬鞭,马作的卢快响,朝南而去。
  马上的她,黑衣白颊,分明得像曙光。
  “十六叔,你千万要放心,我会救出催催师哥的!”她的声音自风里自夜里自黑暗里传
回来,“十六叔,你也千万别起歹意,我看你目露凶光,可别生杀了徐少侠、山大王灭口之
念,他们既为你取得‘五飞金’的机密,就是你的朋友,你别以为他们是会出卖朋友的人!
你要是对付他们,我就一定在老奶奶面前说尽你的不是!”
  唐悲慈楞于马上,脸上一阵红,一阵白,长髯无风自扬、有风更扬,也不知是正在感动,
还是惭愧。
  小疑看着唐方远去,不禁问山大王:“大王,我们……”欲言又止。
  老鱼跟小疑一向心灵相通,替他问了下去:“……能袖手不理吗?”
  山大王叹了一声。
  徐舞忽然觉得,这叹息之声非常熟悉。他想起来了,那次“一风亭”擂台比武,唐方给
毒倒了,让唐拿西等人接走之后,徐舞也听到过这一声叹息。这一声叹息,充满了深情、寂
寞和无奈,那时侯唐方刚去,山大王就在他身边,他那时候并没有猜到是山大王,因为他完
全无法想像:这样一个看来莽烈、豪壮、粗野且一脸疤痕、鼻无完骨的汉子,竟会发出如许
无奈、寂寞和深情之叹息来。他现在知道了,也明白了,正如同自己进入“五飞金”当“卧
底”一样,山大王为何会那么紧张这件事、为何愿做一件事,还有他是为何而来。徐舞想到
这,摸了摸怀还珍藏着的那柄曾毒倒了唐方但已给他祛了毒的斧头,并把它抽了出来,迎看
半空扬了一扬,忘了自己身上的伤,只喊道:“要跟唐方一齐救唐催催的,跟我来!”
  一群人和数十骑又浩浩荡荡的逼近“五飞金”。且听鼓声冬冬不已,众人抬目望去,只
见唐方这回返攻,更是令“五飞金”的人出其不意,仓卒应战间给她抢登了金鼓楼,敌人便
团团围住楼下,剑拔弩张,如临大敌。这时庄内人声沸荡,灯火通明,只见黑衣白脸、秀发
飘扬的她,在楼上望见大队赶来接应她,更是奋喜无尽,即抢过鼓,振起一双玉臂,大力的
敲响金鼓,冬冬声中,激扬起她的英气、众人的士气。
  只听古双莲遥遥的叫了一声:“哗!唐方!”

  -------------
  私家侦探 校对
上一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