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神州奇侠”系列别传之《唐方一战》
第十九章 哈!女人!
  唐方正悄没声息的逼近“死屋”。
  唐拿西正背向着她。
  忽然之间,唐方觉得背后又有那种给伺伏和窥视的感觉。
  她不再前行。
  她陡然站住。
  唐拿西这时也看到徐舞那张口结舌、犹似梦中的神情。
  “来的是你吧?”他头未回就已经这样说,“你一竟敢第一个回来,也算够胆!”
  唐方冷然道:“我背后是名震江湖、卑鄙小人‘火鹤’和‘朱鹳’吧?”
  背后的唐不全和雷暴光登时变了脸色。
  ──唐方毕竟只是他们的后辈。
  ──唐方这句话,非但不当他们是前辈,还简直把他们当作人渣看待!
  按着唐方又道:“下四叔,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唐拿西挑看指甲上的污垢:“唐方,你重回这儿,虽够胆气,也够义气,但一点也不聪
明。不过,我实在不明白,花大当家和温老四怎么会让你溜进来的。”
  “因为我打倒了他们。”唐方觉得这样说才是对他们最有利的,“现在轮到你了。”
  唐拿西笑了,笑得十分慈悲。
  唐不全、雷暴光、雷变、张小鱼等都笑了起来。
  “你只有一个人,就算有通天的本领,却能打倒我们全部吗?”唐拿西笑问,语音尽是
轻忽之意,“你知道我们这么多秘密,你想我们还会让你再逃出生天吗?”
  唐方正待发话,但因寒风吹来,又机伶伶地打了一个冷颤。
  忽听徐舞嘶声道:“唐姑娘,快走,别管我,你真要为我报仇,去找唐老太太才有办
法……”因说得太急,吞了一直梗在喉间的一团凝结的血块,登时作不了声。
  唐方眼见这原来大眼睛大鼻子大嘴巴雄赳赳威凛凛的男子,如今为了救自己给折腾这样
子,心中一热,啥都不管了,趁着醉意,一声清叱道:“住嘴!你救我我就救不得你?待老
奶奶来时,你已碎成七千块了!”
  遂向渐包围上来的五人冷笑道:“好,今天我唐方就一人来教训你们五个王八蛋!”
  “嘿,”唐不全身形像一支怒飞的大鹳:“唐门居然有你这种目无尊长的人!”
  “今儿不把你收拾得服服贴贴我就不姓雷!”雷暴光双手各“捏”了一团火:“使暗器
的居然有你这种不长进的后辈!”
  “什么后辈、唐门!使暗器的面子都给你们辱熬了!”唐方以七成英风三分俏煞叱道:
“要清理门户、收拾鼠辈,正是我唐方的、‘大方一堂’首要之务!”
  唐拿西倒是一怔:“什么‘大方一堂’?”
  唐方因酒气渐减,加上给寒风一吹,又打了一个冷颤,情知今晚既难逃这五大高手的毒
手,但却还是热血填膺的不惜一拚,于是一切都豁了出去,大声道:“‘大方一堂’就是我
唐方一人……”
  忽听一人接道:“加上我‘山大王’铁干──”
  这人说看,如山地走了过来,为唐方披上了一件衣衫。
  “别着冷了。而今会打冷颤和讲义气的女人实在不多,你要好好保重。”
  连唐方也呆住了。
  她没想到山大王会忽然在这里出现。
  她更没想到这个一脸伤痕和歪看鼻子的铁干会说出这样温柔的话和做出这般温柔的动作。
  “──还加上我‘佑将’小疑……”另外一个人也自黑暗中闪了出来。
  “──以及我‘佐将老鱼……”老鱼背后还有一个人。
  这回连唐拿西也忘了剔指甲了。
  ──这些人是怎么进来的?
  直至他听到另一个人也发了话,他才如梦初醒,如临大敌。
  “当然也得加上我,‘庄头北’的唐悲慈。”
  说话的人也现身了,威严冷峻的一张多风霜的脸,颊边却有一双吊诡的酒涡!
  ──正是唐悲慈!
  这回连唐方也叫出声来:“十六叔,你也来了!”语音无限欢欣。她一向都知道这个
“十六叔”固然疼她,对唐老太太也确然忠心不二,但一向公事公办,不徇私情,他会为自
己闯入“龚头南”,公然与“五飞金”为敌,不免又惊又喜又奇又乐。
  唐悲慈只哼了一声。
  其实不仅唐方觉得诧异,连唐拿西也大感意外,唐悲慈一向内敛沉着,如今直入”龚头
南“,只怕是有恃无恐,非有绝对把握决不敢冒险犯难。
  唐拿西不是怕唐悲慈,他是忌他,而更怕的是唐悲慈背后有个唐老太太!
  唐拿西强笑道:“十六哥,久违了,没想到你也会驾临敝庄,真是有失远迎,怠慢至极,
还请恕罪则个。”
  唐悲慈冷哼道:“少来假惺惺。这两人,我要救走,你放是不放?”
  唐拿西忽然反问:“唐堂正呢?”
  老鱼却抢看答:“给我们‘山人王’约三十三名子弟引走了:他还以为我们都在大队里,
给他打跑了呢!”
  唐拿西心中一声咒骂,又问:“雷以迅呢?”
  这回是小疑回答:“他那一队是给唐催催这小子引得团团转,一时三刻还转不回来哩。”
  唐悲慈又重重的哼了一声。
  唐拿西忍看怒火问:“那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山大王用手向徐舞一指:“多亏这个头破血流的好家伙,一早便把贵庄的布阵破法送了
出来。我就按看法门走,果然他奶奶的人没碰鬼也没遇上的就进来了!”
  唐拿西恨恨地道:“就你们几个?”
  “怎么?”唐悲慈一扬袖,道,“你要看了实力才放人?”
  他的袖子一扬,黑暗里有幢幢人影闪晃,唐拿西眼快,已瞥见“庄头北”里的唐门好手:
唐果老、唐大宗、唐太忠鄱在里面……也就是说,唐悲慈带来的人,全都是唐门的尖峰高手。
  好汉不吃眼前亏,看来唐悲慈的来意并不想即时厮斗,何况唐堂正和雷以迅又给引走了,
花点月和温若红又不知溜到那儿去了!
  唐拿西当下涎看笑脸,道:“我要是放了徐少侠和唐女侠,你们立刻就走?”
  唐方即道:“你并没有扣住我,你也扣不住我!”
  唐悲慈冷哼道:“今晚我并不想跟你立见生死,可是你得记住,你们‘五飞金’少惹是
生非,志大气高,总有一天,蜀中唐门的人会好好的清理门户。”
  “那是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唐拿西面不改容的说,“到时谁清理谁还不知道呢!”
  他示意唐不全放掉徐舞。
  唐方立刻要过去相扶。
  老鱼和小疑立即闪了出来,左右搀扶着徐舞。
  唐方正乐得清闲,忽然秀眉一蹙,便把披着的褂子丢回给山大王。
  山大王奇道:“怎么?你不冷吗?”
  “谢了。”唐方嫣然笑道,酒涡深深:笑颜款款,“你的衣服有一股异味,好久没洗了
吧?”
  山大王登时为之瞠目,只从鼻子呼噜呼噜着大气,咕噜咕噜的说:“哼,女人!嘿,女
人!”
  又摇了摇头,踩碎了什么似的啐了一句:“哈!女人!”

  -------------
  私家侦探 校对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