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神州奇侠”系列别传之《唐方一战》
第十三章 惊艳一箭
  箭夹着水花,煞是好看。
  ──小小红箭,未伤人已红似血,一出手就似是一场惊艳,就算伤于它利簇下也不过是
一场惊艳!
  这么好看的箭!
  ──箭到半途,还会像情人蜜语,方位遽变,本来左箭原取右目、右箭原夺左目,现却
刚好对换!
  唐方箭一出手,也觉自己下手太辣了!
  ──至多,只伤他一只眼睛便已太……
  看花点月的样子,依然故我。
  他仍似没看见唐方的胴体。
  仍然没注意到有两枚小箭要亲吻它的双眼。
  ──但险上却出现了一种微悟的神情。
  唐方心软,几乎要叫:“快闪,否则要变瞎子了!”
  ──可是它的声音又那里及得上它的箭快?!
  那两支小小小小的红箭,正以惊人的速度来惊它们的艳!
  就在这时,“嗖嗖”二声,花点月左袖右袖,忽各掠起一道金光,本来射至的箭,倏然
激空而起,“噗噗”落向唐方浴洗的木盆里。
  金光又倏地回到他的袖子里。
  他侧着耳,茫然的像听什么似的,半晌才说:“原来你在洗澡。”然后把小斧拾起,齐
齐整整的放在地上。
  然后他推动轮椅,转向缓缓而去,一面说:“对不起,我不知道,所以失礼。”
  直至到了门外,他还抛下了一句苦涩的话:“你是看到的,我除了是双腿残废之外,也
是个失明的人。我是听人说你遇险了,才急急赶了过来……”
  唐方一时忘了拾起桶里的小斧,也不知道这个澡还要不要洗下去。
  他初见她时,就好像是一个久困于枯井里的人,星光就是她的等待,但他也无意去攀撷。
有一天,忽然有一个美丽的女子,遮去星光,俯身探首,看了他一看。她是不是来探看他的,
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看见她了,那瞬息问的容华,使他在井中疯蹈狂舞,心中给一种美丽
得想飞的奇想充满,一种想飞的美。他知道他自己不是什么,也不算是什么,但凡她所眷顾
的,她所垂注的,都是炫目的,都是荣耀的,所以他自觉已经是个人物了。
  她的容颜能令人七情没顶,他看她得七情上脸,他为了常常能看到她,是以不惜击碎砖,
敲碎墙,毁碎这口井。
  轰然倒塌中,他才梦醒,他仍在井底。
  ──而井外的她,早已不在了。
  “五飞金”是他另一口新的井。
  ──这是口他自杀的井,因为她在井里。
  因为也在“井”里,所以才能常常见到她。
  他逐渐可以接近她了,但还未向她道出真相。
  因为时机未到。
  他觉得她并不开心。
  她的冷漠足以粉碎他的恸喜。
  她看去有一种无聊的美──但有时这种看似轻描淡写的美艳却又是见血封喉,且足以技
压群雄的!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时候快到了。
  他用蚂蚁“寄”出了他“匕现计画”的“最后一封信”:
  “四月初五亥时匕现”。
  ──“匕现”的意思就是:他要救出唐方了,请在原先约好的地方接应。
  ──为了不会出错,他一共“投寄”了两回“信”。
  懊做的他都已经做了。
  他把一切的希望都交给蚂蚁。
  ──小蚂蚁。
  唐方从不杀蚁。
  每次,她抓到蚂蚁,就像抓到淘气的孩子一般,跟它说了老半天的话,然后彷佛打了个
商量,订下“互不侵犯条约”,才把它扔下它的阁楼,让蚂蚁在空中风中飘呀飘的,为它设
想一段险而无恙的旅程。不是听说猫从高处跃下也不会受伤的么?蚂蚁更轻,当然不会受损
了。要不是他们来偷吃她的饼干、蜜饯、糖果,她才不会去抓他们呢!都是它们坏,破坏了
君子协定。它不仁,我不义,扔它下楼,吓唬吓唬也好,看下次它还敢招朋唤友的打我不?
  唐方为了不去想原来那很好看,人又很好的大当家原来是个瞎子,只好去跟蚂蚁说话
(一言不合,有时还骂起架来)。
  她一直以来都有个迷惑:她几次发现徐舞俯身蹲地,嘴里念念有词,可是地上什么也没
有,只有几只或一队蚂蚁──他跟蚂蚁到底在进行什么“交易”呢?
  结果,她的视线发现了一只蚂蚁,扛着一粒米,她眼尖,瞥见米上仿似有字。
  她还好奇。
  她“抢”掉了蚂蚁“扛着”的米。
  (这也叫做“劫粮”吧?)
  然后她看到了一个“初”字。
  她不动声色,未久,又一只蚂蚁千山万水的经过墙角,它“扛”的米自然给唐方“劫”
去了。
  那是一个“五”字。
  ──初五不是明天吗?
  唐方沉住气,随着蚂蚁雄兵队伍寻索过去,找到了“亥”、“时”两个字,还发现徐舞
就在院子里鬼鬼祟祟的把米粒“交”给蚂蚁。
  ──好啊,这小子!
  ──吃里扒外,竟敢在唐、雷、温三大联盟里闹事!
  ──一定是来“卧底”的!
  ──此举无疑是跟外面的人联络了。
  (他开始假装不认识我,后来又无故搭讪,说话结结巴巴,原来别有所图!)
  (──这些日子以来,一直有人暗钉,莫非就是他?!)
  (他不是说今晚酉时要来找我吗?)
  (幸好我发现得早!)
  ──江湖无分大小,只要敢闯就是江湖。
  唐方觉得“五飞金”里也是一个小小的江湖。
  ──不过她并不明白,“闯”有时可闯出天下,但有时也会闯出祸患来的。
  他终于等到今晚了。
  (我该怎么跟她说是好呢?)
  (她出去之后,还会不会理睬我呢?)
  (她会不会怪我一直都瞒着她呢?)
  (她会不会相信我的话呢?)
  徐舞生怕自己见着唐方之后,会不知怎么说,甚至会说不出话来,是以他愤笔疾书,并
详绘记成画图,小心勾勒各要道出处,破阵之法──可是,一一写成之后,他又把信团均揉
成一团,大力扔在地上,心中一股胆气陡升:徐舞,你既有勇气身入虎穴,为何却不敢当面
对唐姑娘把前因后果说清楚,亲自带地出去,还绘什么图?!写什么信?!
  他决意不予自己有逃避的机会。
  他就这样热着血、热着心、也热着情,到了“移香斋”。
  他一时“忘了”把纸团撕去──其实,他所给唐方任何事物,或有关唐方的任何东西,
他都不舍得毁去;就连当日他初见唐方时的衣衫,他都不舍得再穿,洗得干干净净的,去那
里都带在身旁。

  -------------
  私家侦探 校对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