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神州奇侠”系列别传之《唐方一战》
第十二章 惊艳一见
  徐舞却忘不了。
  徐舞第一次见唐方的时候,先看到花。那白色的花瓣像五指托着一只玉杯,不过他很快
的发现那不是花而且根本就是手指。
  唐方那时正在攀摘一朵白花。阳光自弃丛过滤下来,映得唐方的脸流动着一些光影,好
像童年时某一个难以忘怀的情节:的确,唐方脸上那稚气而英气的神情,眸子像黑山白水般
分分明明,紧撮的唇边漾起两朵甜甜的笑涡。──拗执和嗔喜怎么可以融会往一起,但那又
是分分明明的一张容华似水的脸!
  后来回想起来,徐舞才懂得那叫艳,那是艳!
  ──为了这惊艳一见,徐舞自觉从此永不翻身,他也不需要翻身:古之舞者,那年的容
华,教人怎生得忘?……徐舞永不愿翻身。
  唐方却并不确知自己会让男人惊艳。
  ──因为她是女的。
  女的绝少会为男人“惊艳”。
  ──事实上,男人至多让人迷恋、崇拜、动心,但很少能让人“惊艳”。
  唐方本身,见到一些美丽绝色的女子,反而会“惊”上一“艳”。
  虽然她对男人会这么的迷恋她并不知情,但她对自己很有信心。──那次,在“一风
亭”,她在沐浴的时候,一群无行浪荡之辈强行闯入,虽她已教他们吃了好些苦头,而且也
可以断定她遮掩得好,他们什么也看不到,不过她还是认为那是“奇耻大辱”,想起也有羞
耻的感觉。
  幸亏它是江湖女子,而且一向豪侠惯了,心中痛恨,但也并不觉得那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不过自此之后,她沐浴时便特别小心一些。
  她不希望还会再发生任何尴尬场面。
  “再要有男人闯进来,”她心中对自己起誓,“如果他不是我的丈夫,我就挖了他的眼
睛。”
  结果真的有人闯了进来。
  “龚头南”一向防备森严,谁敢贸然闯入?再说,澡堂外面还有唐小鸡和唐小鸭守着,
唐方就算在病的时候也是个有闲情的人,她一向看得开、看得化,她才不会因为近日来一直
有“给窥视”的感觉而成了提心吊胆、惊弓之鸟。
  ──一个人要是阴影太重,那么就算在幸福时也不会快乐。
  唐方既入江湖,就拿定主意,下定决心,要拿得起,放得下,万一拿得起,放不下,那
么,就不要拿起来好了;可是如果既要拿起而又放不下──那么就放不下好了,又有什么大
不了的?这样一想,其实也就没有什么拿起、放下的了。
  这样最好。
  ──心宽自然闲。
  可是这次却“闲”不下了。
  唐方一向喜欢浴沐。
  ──洗澡给人干净的感觉。
  ──洗澡的时候,心境自然较舒闲一些。
  这次之所以不能“闲”,那是因为澡堂的门突然无、声、无、息的震飞──不是震开、
也不是震碎,而是震飞了但仍不带一丝声息的,这才是纵有绝世功力也不易为的──一人推
着一张木轮椅,闯了进来。jer**
  ──在唐方沐洗的时候闯了进来,莫非也是要来一场“惊艳一见”?
  门崩墙毁。
  ──嗔怒的唐方动了杀机。
  她最生气人家骚她的睡眠,更不喜欢当她沐洗的时候有人闯了进来。
  更何况那是男人──而她刚有过“一风亭”的不快经历!
  所以她今日决不容情。
  ──自从“一风亭”事件之后,就算是在浴洗的时候,她也把暗器放在伸手可及之处!
  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她好久没使过暗器了。
  甚至也好久没练习过了。
  ──可是有一种人,不一定是依仗勤习而有成,而是因为他(她)有生俱来的天份,就
算并不十分勤奋,仍然一出就是高手。
  唐方就是这种人。
  ──不过,要有成并不难,靠一点点才华和一点点的勤奋就可以办得到,但如果要有大
成,就则非常十分勤奋和过人的天份不可了。
  ──唐方呢?
  唐方在出手的刹那,已看清楚来的是什么人:
  ──一个男子。
  她的暗器已出手之际,才发现来的正是“龚头南”的头领、“五飞金”的大当家:“空
明金镖”花点月!
  这霎瞬之间,唐方有点后悔她使出“泼墨神斧”来。
  (────该死的花点月!
  他似完全没有看到飞斧。
  他只眼睛空空茫茫的,看着自己。)
  唐方又气又愤,但却并不十分想杀死这个人。可是花点月却似没发现有暗器、甚至也没
看见唐方的侗体,眼睛空洞洞的似透过了唐方,看着唐方背后的那一面墙上,更似透过了墙
看到了墙外很远很远的地方──
  这瞬间唐方真想大叫出声:“看什么看──还不闪开──”
  花点月没有闪开。
  他仍然像钉着一般的坐在木椅上。
  他眼神仍然忧郁、孤寂。
  也许他在那刹间共“做”了一件事(之所以用“也许”二字,是因为唐方也不知道这种
“情形”究竟是不是花点月“做”出来的,甚至也不知道是不是“人为”的)──他胸前的
衣衫突然凸了出来,像一个气泡,“噗”的一声,飞斧钉在上面,活像毒蛇给抽去了脊骨,
全消了劲道。
  花点月点点头,道:“好一柄飞斧!”
  他的眼睛仍直勾勾的看着唐方。
  唐方羞忿已极,怒道:“可惜却杀不了你!”
  花点月却问:“你没事吧?”
  “你才有事!”唐方恨恨地道:“我还有箭,你再看,我就射瞎你!”
  “看?”花点月一楞:“看什么?”
  唐方气极了。
  ──看花点月的神情,像什么也没看到。
  ──听花点月的口气,眼前的都不值他一看!
  一个像唐方那么美丽已极的女子,更有一副美丽已极的侗体,可是花点月竟然完全放不
在眼里,“目中无人”!
  ──对一个美丽得一向男人见了大都爱慕不已的女子来说,不意给男人撞见它的裸体固
然羞愤,但更令她气煞的是那人根本像是只看到屋里有一张椅子那么自然,无惊无喜!
  (此辱何能忍!)
  她终于发出了箭。
  因为太过激动(可能也因久未练习之故),发箭的时候,也水花四溅。
  水花正好可以撩人耳目。
  箭夺花点月双目!

  -------------
  私家侦探 校对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