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神州奇侠”系列别传之《唐方一战》
第十章 独 舞
  徐舞倒吸了一口凉气、退了一步“……你说什么?”
  唐悲慈带点严厉的看看他:“你听过‘五飞金’吗?”
  徐舞点头:“这是岭南‘老字号’温派、蜀中西川唐门、江南‘封刀挂剑’雷家联台起
来在江湖上另立的一个组织,并公推跟雷、唐、温家都交好的‘星月楼’花家子弟来作首
领。”
  “我们果然没有找错人。”唐悲慈目中已有赞许之意,“那么,‘龚头南’的‘五飞金’
你可又有闻?”
  “那是‘五飞金’最重要的一大分支。由‘空明金镖’花点月为首,而其他四位当家,
莫不是家中的杰出人物。”徐舞如数家珍。
  “对。但根据我们这年来密布眼线,广泛精密的收集资料,发现‘五飞金’非但并未实
际做到调解和联结大家族的责任,反而成了一种分化和侵蚀的力量。”
  “……我不明白。”
  “其实,‘五飞金’这组织早已给江南雷家堡的人吞噬过去,成为倒过来意图藉此纵控
唐、温二家的势力。”
  “你是说……?”
  “龚头南的‘五飞金’分支,就是这‘谋反势力’中的主干之一。在里面做三当家的唐
堂正和五当家的唐拿西,全为二当家雷以迅所操纵。他们本在唐门不甚得势。所以早已结合
雷家,要倒过来反噬唐门。”
  “……这固然很阴险,但这却是你们三家之间的怨隙,与我无涉。”
  “可是唐方却刚给送去了龚头南的‘五飞金’。你刚才取去的飞斧,根本就不是唐方的,
而是前几天已给暗杀了的唐门弟子唐泥的。斧上的毒,是一早就涂上去的,局也是老早就布
好了的。”
  “──他们会对她怎样?”
  “依我猜度:一,他们藉此扣押唐方,万一将来与唐门正面冲突时,他们可以唐方挟制
老奶奶,老奶奶一向疼惜唐方。二,他们有意或哄或逼唐方道出如何运使‘泼墨大写意’、
‘留白小题诗’的独门暗器手法,以便他日可攻破老奶奶的绝技。其实,这一切都是一个
‘局’,唐拿西跟唐不全、雷暴光全是一夥人。”
  “那么唐方岂不是很危险?!”
  “可以这么说。”
  “那你们还不马上去救唐方?!”
  “也不必那么急。人在他们手上,打草惊蛇,反而不智。再说,依我所见,唐方一向是
倔性子,动粗难有所获。毕竟,唐方自绝经脉之法,制穴也制止不了,所以唐门子弟,一向
绝少落于敌手,泄漏机密,这些唐拿西和唐堂正无有不知,所以,以诱骗唐方说出手法秘诀
的可能较大,是以一时三刻,还不致立杀唐方。”
  徐舞仍急个什么也似的:“那怎么行?!万一他们真要动手迫逼唐姑娘,那,那,那,
那岂不是──”
  “──徐少侠放心,”唐悲慈脸上带了个诡秘的微笑,“‘江南霹雳堂雷家’布了不少
伏子在咱们唐家堡,但唐门也不是省油的灯。就算在‘龚头南’的‘五飞金’,我们也还是
布有眼线的──万一有个什么风吹草动,他们还是会告知我的。”
  “那么,”徐舞仍急如热锅上蚂蚁,“你们也得去救唐姑娘啊!我愿意跟你们一道去!”
  “我们不去,”唐悲慈道,“你去。”
  “我去?”徐舞又楞住了:“你们不去?”
  “对。这就是我们来找你的原因。”唐悲慈道,“如果我们现在就去‘五飞金’救唐方,
救得着,只得不偿失;万一救不着,那就赔了夫人又折兵了。我们据密报得悉:雷家的人已
控制了‘五飞金’,也就是说,只要我们不动声色,就可以继续监视,而洞悉‘封刀挂剑’
雷家的一切阴谋动静。假如为这件事而扯开了脸,那等于是打草惊蛇,一旦失去了这个线索,
就更不知敌人的虚实了,所以我们唐门的人,谁都不便插手此事。”
  徐舞恍然,指看自己的鼻子道:“所以你们来找我。”
  唐悲慈道:“你不姓唐。”
  徐舞苦笑道:“我跟唐门是毫无渊源。”
  唐催催道:“我一路来跟踪你,发现你很喜欢唐方。你情愿为她做一切事。”
  徐舞惨笑,喃喃地道:“……甚至牺牲也在所不惜。”
  唐悲慈接道:“这件事的确也要有所牺牲,如果一失败,只怕连性命都得要牺牲掉。”
  徐舞道:“反正你们只牺牲了一个外人,你们毫无损失。”
  唐悲慈居然答:“正是。”
  徐舞反问:“假如我不幸失手,你们也不会来救我的了。”
  唐悲慈道:“那时我们根本就不认识你这个人。”
  徐舞冷笑:“你们到底是关心唐方的安危,还是不想她的安危影响到唐家堡的军心,或
是不欲唐门独门暗器手法外泄而已?”
  唐悲慈笑而不答。
  徐舞白牙缝里吐出几个字:“你们真卑鄙!”
  唐催催佛然,欲有所动,唐悲慈却即行阻止,只问:“你去不去?”
  “好,我去!”徐舞道:“你们毕竟已把利害关系一一道明,愿打愿挨的呆子才会去;
正好我是呆子,我去,且怨不得人!”
  “我就知道你会去,一定会去。”唐悲慈带点慈悲的说,“你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这年头,有情有义的人活该倒楣。”徐舞涩笑道:“不过,我一向都倒楣透了,也不
在乎再倒这次楣。好吧,告辞了。”
  唐悲慈问:“你要去那里?”
  “到龚头南去,”徐舞讶然,“救唐方呀!”
  “不行,你这样去。有去无回;而且,也救不了唐方。”唐悲慈道:“‘五飞金’的五
个当家,你都非其敌。尤其是花点月,此子武功莫测高深,功力炉火纯青,你这样直闯,不
是去救人,而是去送死。”
  徐舞一想:是啊,这样纵牺牲了,也救不了唐方,便问:“那我该怎么办?”
  唐悲慈道:“我们先得要争取对方的信任,要觑准一个目标。你要推倒一栋墙的时候,
首先得观察她有无缺口?假如有,就从那儿下手,把缺口打成两个窟窿,把窟窿搞成一个大
洞,再毁坏了它的根基,然后才轻轻一推──一推,它就倒了。”
  徐舞问:“它的缺口在那里?”
  唐悲慈道:“唐堂正。”
  徐舞道:“听说他武功极高,暗器手法更是高明。”
  “他就是花大多时间在武功上了,所以也太少用脑了。”唐悲慈说:“他现在正在庄头
北附近窥探我们的虚实。我找一个跟唐门全不相干的势力,去埋伏他,而你却先一步通知他,
让他可以及时逃脱──”
  徐舞忽截道:“但以唐堂正绝世武功,也可以反攻对方──这样岂不是又多了一个牺牲
者?”
  唐悲慈笑道:“你放心,要做大事,少不免要有人牺牲。”
  徐舞本想问他:那你自己又不牺牲?忽听一个粗重的声音道:“我就是那个牺牲者。”
  徐舞转首,只见是‘山大王’铁干,虎虎有威的站在那里。
  徐舞问:“你为什么肯这样做?”
  山大王气唬唬的道:“因为我笨。”然后又如了一句:“我一向看‘五飞金’的人不顺
眼,雷家的人凡有钱的生意都做,他们把火药卖给我对头,曾炸死了我好几名兄弟。”
  然后他一副烦透了的说:“女人,女人,总是只会累事,救了也是白救!”
  徐舞不理会他,只是心忖:以‘山大王’铁干的实力去伏击‘五飞金’的三当家,的确
是‘门当户对’,唐堂正要应付他,决非轻易,他只没想到铁干居然肯做这种事。所以他问
唐悲慈:“接下来又如何?”
  “你救了唐堂正,山大王迁怒于你,到处追杀你,你只好投靠唐堂正,他带你回‘龚头
南’,要你加入‘五飞金’。你轻功佳,对奇形八卦阵法又素有精研,只要一进他们的地盘,
就不难摸索出来龙去脉来。要救唐方,如需里应外合,山大王自然会义不容辞;不过,要弄
通‘五飞金’的密道布阵,才能进攻退守,这是首要之务!”唐悲慈说:“现在‘五飞金’
欲图大举,正待用人之时,他们一定会让你加入,但也一定会防着你,不让你知道底蕴,一
面会在暗中观察你,看你是否可予重用。”
  徐舞道:“那么,加入‘五飞金’之后,一切行动,得要靠自己了?”
  “不错。”
  “不管我能否救出唐方,我的身分是否会给识破,你们都决不会来救我的。”徐舞微微
笑着,笑意充满了讥诮:“这件事,从头到尾跟你们都没有关系。”
  “对。”唐悲慈脸上一点郝意也没有:“完全无关。不过你进入‘五飞金’之后,我们
总有办法使你可以跟我们联系。”
  徐舞哈哈一笑:“这样听来,你们绝对安全,我则要身入虎穴,谁要是把这个任务接下
来,那就不止是傻子,而且还是疯子了。”
  唐悲慈静静的望看他,肃然问:“那你到底去还是不去?”
  “去!”徐舞断然道:“这样的事,我不去谁去!”
  他原本是不屑于做这样子的事。当一个“卧底”,为武林中人所鄙薄,为江湖中人所轻
视。可是他却是为了唐方而做的。先前他为了接近唐方,不也一样放弃一切,不惜变成另一
个人,来博取唐方青睐吗?现在为了解救唐方出危境,更是义不容辞。只要可以接近唐方,
看见唐方,保护唐方,什么事他都情愿而无怨。所以这件事,他能不去吗?
  因此他一点儿也没有因此去险恶而忧虑,而反因可以再见唐方而奋悦:──唐方唐方,
天涯茫茫终教我见了你。如果你出事了,我也不活了。死也要死在一起。
  他急若岸上的鱼,恨不得马上就去。
  一切如计画中进行。
  如愿以偿。
  “金不换”唐堂正依然在头北打探唐悲慈和唐门的人在那儿的实力。“山大王”果真调
集人手,去伏袭他。徐舞先一步通知了唐堂正,唐堂正却反而疑他,把他打了起来。可是
“山大王”毫不留情也十分及时的发动了攻击,唐堂正带去的十一名高手,丧了六名,连杨
脱在内。唐堂正狂怒反击,跟“山大王”捉对斯斗,两败俱伤;但身负重伤的“山大王仿似
因流血而烧痛了斗志,愈战愈勇,唐堂正终惨败而退。”
  “山大王”扬言要格杀“通风报讯的坏种徐舞”,徐舞只好跟唐堂正一起仓惶潜逃,逃
啊逃的,逃进了“五飞金”。
  可是唐拿西并不信任他。他一入”五飞金“,就知道很可能会有两种下场:一是逐他出
去,一是杀他灭口。
  他打从心里寒遍了全身。
  他想一走了之。
  ──但为了唐方,他是不走的。
  ──那怕是只见一面,他也是决不放弃的。
  唐堂正反对唐拿西的主张。他觉得自己欠了徐舞的情。徐舞因而得以留在“五飞金”,
不过他深觉唐不全对他甚具敌意,而雷暴光和雷变也一直在监视他。他怕的不是他们,而是
一向寡言、好像全没注意到有他这个人的雷以迅。从他进入龚头南以来,就一直没见过大当
家花点月,倒是常遇到爱酗酒的落魄书生温若红。而他那个一直想见的人。却一直末见……
  他甘冒奇险,来到这里,做一切他不愿做的事,而且随时还有杀身之祸,可是,迄今还
未曾见看他要见的人。啊,那姑娘究竟在何方?她可还有在腮边挂看酒涡、唇边挂看浅笑、
心里可有想起我?徐舞念兹在兹,反覆莫已。他是为她而来的,他是为她而活的。他觉得这
就像是一场独舞,他是为她而舞,可是到头来可能什么都无。她常常在他梦中出现,如果忘
了她,他便失去了记忆,也不再有梦。彷佛,她对他一笑他使足以开心上一年半载,只要她
告诉他一声你幸福吧,他就会幸福起来。唉,那都是她的独舞,而非共舞。舞过长安舞过江
南那水里的容颜,教人怎生得忘……唐方唐方,你还好吗?你可知道我想你?
  就在他耐心等待,受尽极端想念的煎熬之际,终于,这一天,雷以迅忽然跟他说:“你
到‘移香斋’院前的荷塘去看看,里面的机括壤了,水流不能徊圜。”
  这任务并不特别。
  徐舞身法向如行云流水,上岸能舞,入水擅泳。
  唐小鹤带他进入这风清景幽的园子后,便说要去解手,只留下徐舞在院子里,荷塘寂寂,
荷叶一摇就像在那儿一片一片的分割光与影。一尾红靖蜒因风斜飞而过,带来了他梦绕魂牵、
熟悉得像有过肌肤之亲。
  他听到了那首歌,彷佛在水里传来,里面有缕幽魂在轻唱。
  他几疑是在梦中。
  ──如梦似幻的,他就望见在荷塘对面的倩影。

  -------------
  私家侦探 校对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