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神州奇侠”系列别传之《唐方一战》
第五章 五飞金
  “你不是!”“山大王”铁干怒道:“你们这班使暗器的家伙,实在是太卑鄙了!”他
生气得连脸上一道道的疤痕也要跳出来砍人。
  “对!”铁干身边有两名爱将,“佐将”老鱼随即附和道:“难怪大王不肯练这些什捞
子的暗器!”
  另外一位“佑将”小疑也应和的说,“太过份了!暗算还不够,以人多欺一女子还不够,
还要动上毒药!”
  “什么?”徐舞六神无主,全不似平日精警过人,一听“毒药”二字,这才省了过来,
“你是说……唐姑娘中了毒?”
  “你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山大王眯起了一双虎目,这才显得出他不是那种孔武有力
但心思简单的那种草莽之辈,他自己也喜欢自己这样一副工于心计的样子,他认为他这时候
的样子最有魅力:“她着的是‘快哉风’,一种由唐门和雷家共同研制的毒药,很毒,唔,
很毒的毒。”
  “那该怎么办?”徐舞完全没了主意,心急如焚,“可有解药?!谁人会有?!哪里可
取?!”
  山大王眯看眼睛看着他,眉头也锁得像守财奴的钱柜一样紧,“唔,依我看,这毒不易
解……”他故作深沉地说:“不管你是不是加害她的人,你还是不要碰她的好。‘快哉风’
的毒一旦解不了,会很快的传染他人的。”
  徐舞却仍在急,“她……她好端端的,却是怎么中毒的呢?”
  “唐不全把斧头扔回给它的时候,已布上了毒……”山大王猛拔胡喳子,皱着浓眉显得
也很心烦意乱,“唐不全也是成名人物,没想到却如此……嘿,女人,女人!学人打什么擂
台的!”
  忽听一个声音朗笑道:“怎么了?铁老弟,背后说人坏话,不怕烂舌根么?”
  山大王猛地把一根短髭连根拔起,铁看脸道:“真是说鬼鬼就到。唐老怪,对付一个女
子使这种手段,未免太不光采也不上道吧!”
  再倒回来的,这回是唐不全和雷变。雷暴光和杨脱,显然是因为伤重而无法挺过来。
  唐不全趾高气扬,跟适才如斗败的公狗一般垂头丧气迥然不同。
  他大剌剌的问山大王道:“兵不厌诈,铁老弟在江湖上也混过江风湖浪了,没听说吗?”
  “好个‘诈’。”山大王道,“这可是你们自己门里的后辈!”
  “你既知是唐门的事,那么还关你屁事!”唐不全道,“你是来看热闹的,这儿没你的
事!”
  山大王笑了。
  豪笑。
  小疑和老鱼也随着他笑了。
  谑笑。
  “有事没事,”小疑一边说还一边做鬼脸,“我们大王就是爱管闲事!”
  “你得罪我们大王,可要惹事了。”老鱼的语音像一口破锣丢入干涸的废井里,“你这
叫没事找事!”
  唐不全“格”的一声,旁人以为他笑,再听“格格”几声,才知道他全身骨骼都自行爆
响了起来,就像有人在他体内放了一串鞭炮似的。他寒看脸,道:“你们敢插手唐门的事,
只是找死!”
  “这不是你们的家事,”山大王有看绝对豪壮的体格,还有一脸的伤疤,尤其显目的是
下颌那一记刀疤。他连鼻梁都似是用歪曲的骨骼做的,他厉烈的眼神里本就含有一种忍痛的
神情。“这是武林中人人该管的事,不管就叫不顾道义,管了就叫打抱不平。”
  “对!”这回是古双莲叫道,“他说的对!”
  唐不全瞳孔收缩,全身骨头轻爆之响更密集了。
  但在“格格”的骨骼互击之声外,还有“啪啪”声响。
  掌声。
  ──当然是徐舞鼓的掌。
  他以敬佩的眼色望看山大王鼓掌。
  “你想死啊你!”雷变怒叱,“你也活不耐烦了末?!”
  徐舞没搭理他。
  他只做了一件事。
  他走过去,跟山大王、小疑、老鱼他们站在一起。
  同一阵线。
  “不错,这虽是我们的家事,可也是大家的事情。”这个人慈眉善目,说话语气一片祥
和,除了背后挂了一张没箭小弓之外,身后有四个秀气的随从,两男两女,除此之外,完全
看不出它是个武林人物。可是他声音才起,雷变已变了脸色,他的人才到,唐不全也垂下了
头。
  可是垂下头也没用。
  这人一巴掌掴了过去。
  出手很慢。
  甚至简直有点不合常理的慢。
  ──慢得让人清楚的看见这和眉善目的人指甲上有泥垢。
  (奇怪,他身上一尘不染、飘逸超凡,却就是指甲上有泥垢──而且是两只手部有!)
  但唐不全还是捱了一记耳刮子。
  ──不知它是避不了、还是不敢避!
  这一巴掌掴得清脆。
  唐不全也挨得干脆。
  ──这回子唐不全不止衫红,连脸也红了!
  “唐五七,”这人直呼唐不全在唐家堡的代号,“你可知罪?”
  唐不全不止垂下了头(垂得低低的),还垂下了手(垂得直直的),而且左膝一软,已
行了个半跪之礼。
  “廿四哥,”唐不全低声唤,“请您高抬贵手。”
  他这一叫,大家都知道了来者何人。
  ──“廿四哥”,唐门“毒宗”的主事人之一:唐拿西。
  唐拿西也是“蜀中唐门”驻在江湖上的一流杀手,而且身分特殊:他跟“空明金镖”花
点月、“四溅花”雷以迅、“金不换”唐堂正、“三缸公子”温若红结为兄弟,在“龚头南”
创立“五飞金”分支,成为近日武林中一股极为强大的势力。
  ──这实力实已罗网了江南雷家、蜀中庸门、岭南温派三宗高手,牵一发而动全身,就
算有人敢惹他们也惹不起他们背后的靠山,所以成了江湖上一股不可攫其锋的实力。
  事实上,擅使暗器的唐家、擅制火器的雷家和擅施毒器的温家,不希望自相残杀、削弱
实力,反让他人有可乘之机;因而,这坐落在“龚头南”小小的“五飞金”,也就成了他们
平时表示团结、有事私下解决的组织。
  ──是以组织虽小,威名却盛。
  这也就是“五飞金”为何能罗网数家高手而成立之故,其中以花点月为主脑,便或是因
为它是“外姓人”,处事反而可以公平、公正之故吧。
  近年来盛传唐门势力已在“五飞金”中膨胀独尊,别的不说,单看“五飞金”的五大当
家:老三唐堂正和老五唐拿西都是唐门的人,就可知唐门势力稳占上风。
  山大王本已决定一战。
  ──就算因而开罪蜀中唐门,也在所不惜。
  可是唐拿西来了,山大王也就放了手。
  ──毕竟,那是人家的“家事”,自有“家人”处置。
  唐拿西也是这个意思:“五十七,你做得也太过份了,不止丢了自己的脸,也去了唐门
的颜面!”他吩咐背后两名随从,“扶唐方回‘龚头南’去!唐不全,你也跟我一道!”
  唐不全只敢低声(垂首)应道(垂手):“是!”
  唐拿西慈眉善目,但就是有一股凛凛神威,他把目光投落在一旁雷变的身上,雷变几乎
就要打了一个寒颤,“雷变。”
  雷变忙应:“在。”
  “你和杨脱也太胡闹了。杨公子是外姓人,我们管不着这许多,但雷暴光也没好好的管
教你。”他严峻地道,一面说着一面弹落他指甲上的呢垢,“你把雷暴光一并找来,限今晚
之内到龚头南的‘五飞金’分堂,雷以迅雷二当家自然会处置。”
  雷变颤声道:“是。”
  迄此,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唐拿西向众人抱拳道:“此事都是我门中的人不争气、不长进、不像话,倒是叨扰了各
位,也让大家见笑了。我自会把唐方医治,也会处罚闹事的人,这事就此承谢诸位的见义勇
为了。”
  众人忙答:“哪里哪里。”“客气客气。”“应该的,武林同道,守望相助嘛。”“不
必谢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其实,刚才出手打抱不平的,根本没他们的份。
  “可是……”徐舞却依然放心不下,“唐姑娘的伤……”
  “不碍事的。”唐拿西微笑注视徐舞,“它的伤是因在接斧头之际沾了斧上的毒,这是
南温家的‘快哉风’,我也冶不了,但‘五飞金’里的温若红温四当家,就一定药到毒除。”
  “不过……”徐舞仍然担心,“她……”“她”什么?他自己能说什么?他只不过是-
个“外人”!而唐方是个又美丽叉有名气的女子,更是名门望族里年轻一代最出色的人物。
  就在这时,台上的唐方忽微微挣动了一下,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呻吟。
  唐拿西动也没动(甚至肩不声、膝不屈、脚尖不跷)的就跃上了台。
  “……是你?廿四叔……我……”唐方衰弱的说,“是五七叔他们……”
  “我知道,”唐拿西握看唐方的小手,“你放心吧。”
  唐方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笑意未成,她已合上双目,不知是因为太倦了,还是晕了过去。
  她的笑意末展,但梨涡仍然深深。
  徐舞看在眼里。
  他心里有一声叹息。
  他忽然听到那一声太息。
  (是他自己的吗?)
  (但他明明强抑着没叹出声呀!)
  ──到底是谁在叹息呢?
  ──为什么叹息?
  他游目四顾,却找不到叹出他心里所要叹的那一声息的那个叹息人。当目光再回到台上
的时候,唐拿西已着人把唐方扶走了。
  擂台木板上,仍遗留看那柄沾毒的斧头。
  (她走了。)
  (──一切都要结束了么?)
  (我在同年何月何日何时才会再见看她呢?)
  (她伤会不会好?毒能不能解?她快不快复元?)
  (她进了‘五飞金’,我便不能跟进去了,这样就跟地分手了吗?她心里可记得有一个
我?)
  徐舞茫茫然的,想到她不知几时伤好?他何时才能再见看她?到时候,她恐怕压根儿不
知道有个他了。想着想着,眼也有点潮湿起来。男子汉怎可掉泪?他赶快拭去泪影,但拭不
去心中那一种生离死别的感觉。
  却听群众一阵骚然。
  原来在擂台后找出一具死尸,脸已遭毁,仅在他的镖囊里找着好一些奇形怪状的暗器,
上面都刻有“唐”字。
  ──想必是唐家名不见经传的子弟。
  唐门暗器,一向严格管制配给,都得要凭票签提,所以说,唐门子弟是无法假冒的:一
是发暗器的独门手法冒充不来,二是唐门暗器也根本伪造不了。
  徐舞心丧欲死,一时像都没了凭藉,没了着落,活下去也提不起劲了,所以对发生了什
么事也没去多加理会。
  未久,只听蹄声雷动而至,众下有人诧声起落:
  “唐门高手来了!”
  “来得好快!这头才死了人,那边才撤了队,这边厢就又来了一大队!”
  “看来,唐门势力真不可轻视。”
  “黑鬼,咱们小心着,唐门的人,还是犯不看开罪的。”
  …………………………
  徐舞也觉得有点诧异,但并没去细听。
  他也感觉到唐门的人来得好快!
  但他更深刻的感觉是:唐方走了,一切都结束得好快。
  ──她知不知道他是为她而活?
  ──她知不知道他活看就是为了她?
  ──她知不知道他若没有她就不能活?
  其实徐舞并不知道,这一切并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一个阴谋和粉碎阴谋行动的伊始。
  “徐少侠……”徐舞几近慢无目的走着,准备要开一风亭,而天涯茫茫不知该往何处去,
每举步又不自禁的朝着庄头北方向之际,忽尔听见有人这样唤他。
  他一回头,就看见悲脸愁容的老人。
  ──这人眼神凌厉,神容凄厉,但徐舞一看到他就不由自主的生起一种亲切的感觉:
  因为这老人颊上也有酒涡。
  两个深深的酒涡。

  -------------
  私家侦探 校对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