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神州奇侠”系列别传之《唐方一战》
序:舞侠小说
  这是一部应该在十年前完成的书。
  十年前,就是一九七八年,那时,“神州奇侠”八部已写近尾声,按照当时的情节推展,
流风所及,应该是余情未了、余波未伏,至少还得要为故事里的男女主角:萧秋水和唐方再
写一部“蜀中唐门”和“唐方一战”才算功德圆满。
  不料,八零年中,“神州”遭“劫”,一夕尽毁,写“剑气长江”、“跃马乌江”、
“两广豪杰”、“江山如画”的笔者,原以为在跟一群“英雄好汉”去“闯荡江湖”之后,
能够陶然于“神州无敌”的意境之中,不料只换来“寂寞高手”,终至“天下有雪”的终场,
这些都是“神州奇侠”系列的书目,但却成了一条河般的命运七迴八折大冲大击大起大落大
扬大折大生大死的流向,也向河一般的在岁月里流亡。
  长江、黄河也是这样的吧?没有周折,就没有大江大河的风姿──用这样来安慰自己,
无疑很可以安慰/鼓舞/激励乃至欺骗了自己。
  十年后终于还是写完了“唐方一战”,虽然此水已非前流,我此刻所写下的肯定不是十
年前所想写的和要写的,不过它还是道道地地地地道道的“唐方一战”──对“唐方”和创
造唐方的人而言,这是一场打了十年之战。
  写这篇文字的数天之前,十七年前我曾任命请托她在大马创“绿林分社”的林醉(陈美
芬)来港,大家在“黄金屋”里相叙,多年来的小小误会和大大隔阂,非但冰释,更已火熔。
她向我提到,“我知道你的为人:你说过在那里跌倒,便要在那里爬起来的。”我笑说没那
么严重,现在,我更懂得的方式是:就算“仆街”(或摔倒),也懂得“仆”(摔)的潇洒
一些,或假装俯身去拾钱币,或佯作支颐伏地歇息歇息。反之亦然。就算我有一天已飞上枝
头变凤凰,我也晓得回到树根来扮扮乌鸦。武侠小说写下去,不欲暴力血腥太甚,亦不妨写
成“止戈”为侠的“舞侠小说”!
  始终认为: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那只是人在不够定力、才力、实力、阻力时的藉口而
已。问题是:人在世间,谁无藉口?谁不自欺?

  稿于一九八九年四月:于梁、谢二侠赴台行。

  -------------
  私家侦探 校对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