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之《温柔一刀》
六四、缝衣的汉子


  在离金风细雨楼十数里之外的苦水,有一个潇洒出的青年,负手着向风雨楼的天际,月
渐西沉,他脸上的神情,却是越来越孤漠。 
  他身旁有两个人。 
  一个是雷滚。 
  一个是林哥哥。 
  他们都不敢惊扰他,他已站在那儿很久了,很久很久了,脸上悲哀的神情,也随着时间
越来越浓。夜色愈浓,晓色愈近,他的愁色就越深切。 
  在这苦水的废墟一角,有两个年轻人,一个是眉清目俊的白衣书生,居然在此驿旅间,
面对明月清风吟哦不已,既多愁善感,又悠然自得;另一名薄唇细目,身子也十分瘦削单薄,
却在缝着衣服,一面征微笑着。看来,这两名年轻人是相识的。 
  他们也没有去理会在破垣前的那三个人。 
  “上香。” 
  狄飞惊下令。 
  已经接近寅初时分了,狄飞惊已经知道他的等待,是毫无结果的了,仅剩下的一线希,
也如落月般下沉,而且即将消尽的苍穹。 
  林哥哥和雷滚早已备好香案。 
  林哥哥点燃了一束檀香,递给雷滚。 
  雷滚一皱眉,恭恭敬敬的双手奉给狄飞惊。残墟一时烟雾迷漫。 
  狄飞惊奉着香,拜了三拜,跪了下来,同天禀道:“总堂主,你不让我跟你一道去攻打
金风细雨楼,我是明白你的心意的,现在已过了丑时,还不见你的旗花讯号,我把六分半堂
重兵留在破板门,驻守不动瀑布,不会胡乱出袭的,你放心吧……” 
  说到这,停了半晌,声音有些哽咽,只听他又道:“你说过,今晚的突袭,不成功,便
成仁,我本来只是六分牛堂关大姊部下的一名小将,全仗您的培育,才致有今日……这次你
带雷二哥孤身犯险,我不能相随左右,我……” 
  好一会,他才能接下去:“你在天……要安心,我一定会忍辱负重,伺机再起,重振六
分半堂,摧毁金风细雨楼,给您报仇的:”他徐徐站起,正要把否到炉上,蓦地,身子一阵
摇晃,忙用手扶着墙边,闷哼一,目光还是非常锐利而好着,迅速地向林哥哥和雷滚扫了一。 
  “你们?!” 
  林哥哥与雷滚也不过来搀扶,一个点了点头,一个却说:“这是囗一言为定田从“诡丽
八尺门囗学来而加以新配制的“藕粉囗,经外当然还有“迷魂烟囗。” 
  “很好,”狄飞惊的眼中充满了一种认命的悲哀,他向林哥哥道:“是你干的,我不奇
怪,你毕竟是个外姓人……” 
  他转过去,用一种悲凉而不屑的眼神盯着雷滚:“你是雷家的子弟,大家都厚待你,你
这样做,我很失。” 
  雷滚也不知怎的,明知对方已不能动弹,他心头还是有点发毛,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
道:“你不是雷家子弟,总堂主待你不是更好:”狄飞惊一笑。笑意有几许凄凉孤寂。“你
说对了:我狄飞惊今天居然落到你手上,我是辜负了总堂主的厚,他的确是不该待我这么好
的:”“是你先背叛总堂主,对苏公子也立意不诚,”雷滚肯定狄飞惊已失去抵抗能力,而
自己也先服下解药,不怕迷烟,便壮着胆子,叱道:“你这种人,怎不该死?!” 
  “我是六分半堂的人,干要对苏梦枕意诚”狄飞惊讥诮地道:“假使你是为了我背叛总
堂主而杀我,我现在还是要整顿六分牛堂。与金风细雨楼斗下去,你什理由杀我? 
  要是为了苏梦枕,那你便是六分半堂的叛徒,你一生尽受六分半堂的恩,却在生死关头,
倒戈相向,你还有面子站在这儿说话?” 
  雷滚怒极,想要过去给狄飞惊几记耳光,可是又有点投鼠忌器。 
  “你还囗硬~……。”他发狠地解开腰上水火双的流星,怒道:“我杀了你:? 
  在一旁的林哥哥忽对狄飞惊道:“苏公子知道你不会对他忠心劾命的,所以在今晚厌功
宴前,已下令我们们?,杀了你。”他顿了顿,补充道:“你是人才,他不能用你,只有杀
了;他不想拿下你,因为,他怕见到你,便不忍心下手。” 
  狄飞惊笑了:“所以你们便就地处决。” 
  林哥哥沉声道:“你把部属留在不动瀑布和破板门,人却到苦水来行险守,实在是不智
之举。” 
  狄飞骛点点头道:“你说的对,我以为万一总堂主发出火箭号令,我可以提早赶到……
没想到却让你们有机可乘。” 
  林哥哥道:“雷五哥曾被薜西神和白愁飞制服过,他知道六分半堂已垮定了,所以转而
向我们投诚。”狄飞惊宁定地着他,道:“你呢?” 
  林哥哥拔出匕首。道:“我一早已是金风细雨楼的人了。” 
  狄飞驾长吸了一囗气,但见他四肢发软,功力似一时无法恢复,叹道:“难怪你私下放
了雷纯和温柔,还毒死了着守的兄弟。” 
  林哥哥一震道:“你猜的对,不过下毒的不是我:”“可惜对得太迟了:“狄飞粜一手
扶住残垣,吃力地仲出了手,艰苦地道:“你把匕首给我,我自己了断。” 
  林哥哥一阵犹豫。 
  “在六分牛堂,我待你一向不薄:“狄飞惊道,“这是我临死前,最后一个要求,也是
我唯一的一个要求。” 
  雷滚吼道:“让我杀了他{v挥舞双流星,便要击出。 
  “不。”林哥哥动容地递出了匕首,制止道:“让他自刎吧:”忽听一个声音道:“你
说,自杀好还是被人杀好?” 
  另外一个声音说:“两样都不好。” 
  第一个清朗文雅的语言道:“都不好?” 
  第二个冷冷沉沉的语音说:“我看杀人最好。” 
  林哥哥瞳孔收缩。 
  他明白有人要手这件事。 
  他们仍选择在此处杀掉狄飞惊,好处是不愁狄飞惊的手下来救,但坏处也一样: 
  一他们失利,也无人来援。 
  雷滚已按捺不住。 
  他率先发动。 
  林哥哥当然也不阻止他发动。 
  -L也要看一着来人的身手如何? 
  何况,他自己最是清楚,以武功论,他远远的不如雷滚呢~雷滚的“水火双流星”,
水流星急打那白衣书生。 
  白衣书生身形一闪,弥洒俐落,那流星便落了空。 
  狄飞惊怒道:“好个“白驹过隙身法:“却见雷滚原先似攻向那缝衣服服的人的人流星,
突如奇来的一折,又攻向那白衣书生曰只听白衣书生大啡一声:“我的妈呀:可真要杀人不
成:“手中扇子,突然展开,一开一合间,已夹住了流星。 
  这次到林哥哥失声呻道●舅n?”一扇日月晴方好:”一面叫着,手上匕首炸出寒芒。 
  雷滚的人流星虽被扣住,但水流星又兜了同来,他居然不攻白衣书生,转而飞击那缝衣
服的汉子。 
  这一方面他勇悍之处,另一方面,他这也是攻魏救赵,假如这缝衣汉子不会武功,那白
衣书生就得先来救他,要救他使得先放了火流星;假如这缝衣汉子会武功,必为对方强助,
不如先一步杀了。 
  可是,他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 
  那缝衣汉子不闪,也不避。 
  汉子继续缝衣。 
  当水流星挟雷霆之威击到的时候,他忽然以折花般的手一抄,挑线般的指一挟,咬针线
头般的皓齿一切,喀的一声,水流星的铁链串予,立即就断了。 
  雷滚大喝一声,但要拚命,却忽然连火流星都放了手,飞掠而起,没命的飞逃。 
  林哥哥手上精芒一闪,飞刺狄飞惊@狄飞惊的身形倏然动了。 
  一动,迅疾无比。 
  他一手夺过林哥哥手上的匕首,飞掠而出,同时连封林哥哥身上七处穴道,再看时,那
匕首已将牛空中的雷滚贯胸而过。 
  雷滚牛声惨嚎,跌落地下。 
  缝衣汉子兀自缝衣。 
  白衣书生却震得眼花缭乱:“你……原来你没给那迷魂香……” 
  “今晚我在这儿,除了要等候总堂主号令,或是拜祭他在天之灵外,而且还要弄涪楚,
谁才是坡后一批六分半堂的心腹大患;”狄飞惊泠泠地道:“雷滚吃扒外,还有余革:留不
得,这人却留着有用。”他指一指瘫痪在地上的林哥哥。 
  白衣书生伸了仲舌头,道:“看来,所请京城名都的斗争,恐怕要比江湖上更厉害。” 
  狄飞抱恭敬敬的道:“敢情两仗不是城的人,请教高姓大名。” 
  “我叫方恨少,我是来这找义兄唐宝牛的;”他笑嘻嘻的道,“我知道你就是大名鼎鼎
的六分半大堂主狄飞。” 
  那缝衣汉子却没开囗。 
  狄飞上前一步,长揖道:“请教。” 
  那汉子还是专心的缝着衣服,好一会,忽尔抬头,微微一笑,狄飞灵光一现,忽然想起
了一个传说中的人,道:“阁下就是天衣有? 
  那汉子依旧带一点呆气的笑着,但终于开了囗:“是温大人派我来京找小姐的。” 
  狄飞心忖:莫非是总堂主英灵保佑,让我得此强助,早日雪恨复仇么:当下诚恳地道
“两位,我们今日虽是初见,但两位在狄某危殆时出手相助,想必是侠义中人,狄某有一个
不情之请”方恨少奇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你贵为雷今六分半堂领袖,却有求于我们,
两个初到贵境,又穷又饿又倒楣的人?却不知为的是事?” 
  狄飞惊正色道:“两位义名侠风,我久已仰仪,我求二位助我六分半堂,早日收回覆地,
对抗金风细雨楼,今日安危相仗,他年甘苦共尝。” 
  “只要我的兄弟不反对,那也是好玩的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义所当为。” 
  方恨少笑了:“你说话也真动听。” 
  缝衣服的汉子眯了眯眼,道:“你忘了一件事。” 
  他近木讷她笑了笑,又道:“温大人本来就是雷总堂主的至交,当年督共过患难,这次
他听说温小姐到京城来助她的大师兄苏梦枕,便是要我把她请回去。” 
  狄飞惊喜道:“那你们是答应了?” 
  三人一齐步出废墟的时候,不知怎么,都升起了一种壮烈的感觉,仿佛有大事要做,有
大事可为。 
  狄飞惊心中依然悬念,不知他陷于“金风细雨楼”的总堂主和弟兄们如何了?扭头只见
西沉消残的一钓银月,心中立下重誓:有朝一日,一定要打倒金风细雨楼,杀死苏梦忱,为
雷损报仇他们却不知道,这时候他们自苦水铺的废墟走出来,联袂一起,心里的感觉,跟三
天前,王小石和白愁飞初遇苏梦枕,其实是非常近似。非常的近似。

  (完)

上一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