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之《温柔一刀》
六三、刀一在手人便狂


  棺材里的人是师无愧,连雷纯也感到震愕。 
  她绝没有想到苏梦枕会警觉得那么快。 
  她更没料到棺的人竟不是自己的父亲囗苏梦枕的眼却红了,一向稳定的手,也震颤起来,
他的人也变得摇摇欲坠,但出手仍快如电。 
  他解开了师无愧被封的穴道。 
  师无愧的下身已被砍去。 
  他惊住了一囗气,说了一句:“不关你事,为我报仇”就在这时候,屏风裂开,一人飞
射而出,全场都似骤然黯了下来。 
  这人右手急扣苏梦枕背后七处要穴,他的手指伸缩吞吐,苏梦枕霍然回身,刀光如雪花
爪起,.那人一伸手,就扣住苏梦枕的红袖刀,那只扣刀的手,只剩下一只中指、一只拇指
拇指上还戴着一只碧眼绿丽的翡翠戒指囗天下没有人能一出手就扣得住苏梦枕的刀。 
  但这只手是例外。谁的手挨上他的刀,纵不断臂也得断指。 
  但这只手只有两只手指。这只剩下两只手指的手,无疑要比五指齐全都可怕,更难
以对付。 
  那人一招扣住了刀,迎着苏梦枕,暴雷似的大喝一声: 
  “临兵斗者皆阵裂在前:”苏梦枕犹似被迎脸击中一拳。 
  这一声断喝,犹如一道符咒,一针扎进了他的心窝,把他有的隐疾,都引发了出来。 
  苏梦枕立即就弃刀。有的刀客,刀在人在,刀亡人亡。苏梦枕却不是。刀是刀。没有了
性命,刀又有何用? 
  一刀砍落,对是对,错是错。 
  一刀砍下去,不过是美丽的头颅日可惜他砍错了。 
  他砍杀了白已的兄弟。他错以为敌人匿伏在棺中日这一个打击,比重伤还使他
心乱。 
  雷损的惊现,他并不震愕,但雷损的断指所发挥的功效,却足以令他心惊。 
  他弃刀,并急退。 
  他只求缓得一囗气。 
  缓得一囗气就可以作出反击。他背后有人。 
  薛西神。 
  薛西神立却如一个铁甲武士,就要迎击雷损,但莫北神倏地一反手,黑桐油伞尖弹出利
刃,全入薛西神背脊的命门穴,那是薜西神“铁布衫”的唯一罩门。 
  苏梦枕是一个从不怀疑自己兄弟的人。 
  所以他能先雷损而争取到王小石和白愁飞,这是金风细雨楼在近日激烈的斗争中获取上
风的主因之一。 
  但任何人都难免会犯上错误。 
  苏梦枕也不例外。 
  他把亲信手下薛西神安排在敌方阵营,对手一样把心腹派到金风细雨楼卧底,那一次川
在苦水,虽然格杀了古董和花无,但更重要的“内奸”,并没有被掀出来。 
  他就是莫北神。 
  莫北神一摺得手,那送屏风来的少年人也动了手。 
  他的手一抖,拔出了剑。 
  剑仍在他腰畔,他掌中却无剑。 
  明明是没有剑,可是他的手一挥,剌出七八式剑招,把前来抢救的杨无邪逼退。 
  杨无邪额前的发全部散披,状甚狼狈,怒叱道:“雷媚?!” 
  那少年发出一阵清如银铃的脆笑,人堂上至少有一半的“来宾”相继发动,拔出兵器,
剩下的乱作一团,不知道该帮那一边是好。 
  杨无邪一眼就着得出来:这大堂上的人,至少,有一半是雷媚带来的高手,他们只听命
于雷媚,而负责守卫金风细雨楼的“无法无天”部队,也正倒戈相向。 
  他现在着出来了。 
  他痛悔刚才却并没有发觉这危机潜伏。 
  事实上,许多危机的可怕就是在在的难以察觉,一日一发生,已无可补救。 
  杨无邪一面发出紧急号令,召集风雨楼的高手来援,一面尽力营救苏梦枕。 
  杨无邪一连八次抢攻,都被对方的“剑气”逼同,这种“无剑之剑”,除了“无剑神剑
手”雷媚天下还有谁? 
  雷媚来了囗雷媚还与莫北神联上了手囗杨无邪连中三剑,血流如注,他只剩下两个寄: 
  王小石和白愁飞,这两个新加入金风细雨楼的强助囗还有轿子的人,这位多年来
一直暗中匡金风细雨楼的人囗王小石和白愁飞本来正与温柔和雷纯谈话,大变就然发生日
王小石立即回援。 
  背后急风陡至,那气势有如排山倒海。 
  王小石曾经感受过一次那种压力。 
  他决不敢怠慢的压力。 
  那是雷动天的“五雷天心”曰五雷一出,天崩地裂。 
  王小石刀剑齐出,往雷心刺去。 
  他坚信:敢于应战的,不死于战争。 
  他希凭自己敌住雷动天,而由自愁飞去救苏梦枕。 
  可是他又马上发现了一件事。 
  白愁飞似并没有出手之意。 
  一点都没有。 
  他只是凝神聚精,盯住场中一样事物: 
  那顶轿子日听说面有朱月明送来的一名美女的骄子囗难道白愁飞也是敌方的人,所以
他才不出手相助?还是他发现了轿子有更可怕的敌人,才保持实力、蓄势以待?王小石一
面苦斗雷动天,一面困思着。 
  由于他心念场中变故,未能专心应敌,所以很快的便落了下风。 
  就在这时候,“砰”的一声,轿子裂开,掠出一位古服高冠、神容活瞿的老人,长空一
闪,已到了雷损身前。 
  这人的目的,显然是要让苏梦枕缓一囗气,要敌住雷损的攻势。 
  以这人的身手,绝对不在雷动天之下,雷损要以“快慢九字诀”取下他,只怕也非要在
一百回合后不可。 
  所以雷损拔出了他的刀。 
  刀一在手人便狂。 
  苏梦忱已退到王小石处身之地,唐宝牛和张炭乍眦奇变,两人都要动手,唐宝牛忽一楞,
道:“我是金风细雨楼的人,我帮温柔。”张炭苦笑道:“我是雷纯的朋友,我帮六分半
堂。”唐宝牛搔搔头皮道:“难道……我要跟你们打起来粞?”张炭叹道: 
  “不然又如何:“忽然,他们两人背后的穴道都已受制。 
  出手的人是那老乞丐。 
  老丐突然往脸上一抹,登时现出了他那忍怒含忿的神情,雷纯一惊叫道:““后会有
期]。” 
  他叫出这四个字的时候,别人完全听不见。 
  因为“后会有期”已大吼一声: 
  一言为定”他如大鹏一般扑了过去,那古衣高冠的老人神容一震,现出了绝的表情。 
  他迎击而起,如鹤舞中天,两人半空交手,落地时已抱在一起,“一言为定”五官溢血,
染红了花自白的胡予,“后会有期”却脸呈死灰,混身的骨节似都碎了,整个躯体的骨骼似
完全拆散了开来。 
  只听雷损怨声吼道:“我叫你不要来:六分半堂还要你来你持大局;丨:”“后会有期”
凄笑着,一边笑,嘴角一边淌着血,向“一言为定”道:“没什么的,六分半堂有这样的大
事,怎能缺了我:我着了你的舞鹤神指,生不如死,不是躲在棺材运功相抗,就得在不见天
日的牢狱当凄凉王:我跟你是不死不休的:”“一言为定”大囗大囗的喘着气、勉力道:
“没想到……你着了我的田藕粉囗,还能聚此全力一击,“兵解神功田,果然高明:”“后
会有期”也道:“……既然是死,我就是知道你今晚一定会来,果然给我等到了,咱们就一
齐死……” 
  “一言为定”脸容已因痛楚而扭曲:“咱们斗了数十年,结果……还不是…:一起”声
音已愈渐微弱。 
  二言为定”没有及时拦阻雷损。 
  雷损已趁这一轮急攻要立杀苏梦枕。 
  苏梦枕的病毒和腿伤已全被引发,手上已无刀,王小石又为雷动天所困,杨无邪仍逃不
过雷媚的剑网。 
  就在此际,白影一闪。 
  白愁飞出手了。 
  他攻向雷损。 
  王小石几喜得叫出了声。 
  精神一来,雷动天的雷劲便制他不住了,连苏梦枕也神威抖擞起来。 
  可是白愁飞也没有成功地解苏梦枕之危。 
  因为雷媚的“剑”,已向他“攻”了过来。 
  这“无剑”之“剑”,无疑要比真刀真剑还要凶险,更加难以应付。 
  同时间,雷娇已敌住杨无邪。 
  雷损的进攻更加疯狂了。 
  他手上的刀,本来就是魔刀。 
  这十几年来,他绝少用刀,便是因为刀一出手,人就狂乱,功力倍增,但所作所为,连
自己也难以控制。 
  但他今天一定要杀苏梦忱。 
  他的一切牺牲,一切忍辱,都是为求在“死求生、败中求胜”,在尸劣势下作出起死同
生的反。 
  他要狄飞粜假装向苏梦枕投靠,让苏梦枕亲眼见他兵放人亡,在胜利中掉以心,他便在
金风细雨楼的厌功甚上,发动一切在敌的兵力,一举歼灭金风细雨楼囗尤其格杀苏梦忱曰这
就是为什么雷纯一听是狄飞惊出卖老父,而在传言中雷损是死在那囗棺材,雷纯使立即明白:
狄飞驽并没有背叛自己父亲,雷损也并没有死,金风细雨楼危甚矣曰因为雷损的棺材,便是
他的退路,也是他的活路:棺材泔下,即是隧道,这也就是雷损把跟苏梦枕决战的地知从不
助瀑布而改总堂的主因,雷损不想炸死他自己和狄飞雷,炸力便不可以太猛烈囗这秘密当然
只有狄飞惊和雷纯知道。 
  雷损却要求狄飞惊不要来。 
  他不许狄飞惊三与此役。 
  他也不通知“后会有期”。 
  那是因为他怕万一失手,六分牛堂的狄飞惊和“后会有期”尚在,六分半堂还可以暂时
抵抗金风细雨楼的侵蚀。 
  他一向懂得如何为自己准备后路,也晓得为他自己所宠爱的人留后着。 
  他这样信重狄飞粜,狄飞惊当然不会叛他。 
  可是狄飞惊却背上了叛逆之名。这在狄飞惊心中,决不好受,而且,要比战死来
得不痛快、不荣誉太多大多了。 
  ——雷损一向谨慎,他怕苏梦忱及时发,先下毒手,于是筅中使莫北神擒下师无愧,
置于棺中,暗自潜身入龙八和方应着的礼物,然后适时发动了空袭@这次他把亲信的雷动天
和雷媚也带了出来。 
  虽然他事先不知道“后会有期”也筅中转折地透过唐宝牛与方恨少,混了进风雨楼,
而苏梦枕也为安全起见,请动了“一言为定”,把轿的“美女”掉了包。这一战已不能败
不能再败雷损招招都是杀着刀刀都是抢攻。 
  只要再一刀,再一刀就能杀掉苏梦枕…… 
  杀掉苏梦忱,这个头号大敌,只要他在,六分半堂就不能卵存,永无宁日…? 
  他急于要杀苏梦枕。 
  因为这是杀死苏梦枕的良机。 
  良机稍纵即逝。 
  所以他造成了别人杀他的良机。 
  雷媚忽地拔出一把“剑”,突然刺入了雷损的背门。 
  要不是雷媚,谁可以贴近雷损背后而不使他防患? 
  何况雷媚手中的木剑,比任何利剑更锐利、而且出剑不带锐风囗雷损中剑,突往前一冲,
脸上出现了一种悲酸的神情,可是他手中的刀,并没有停下来,而且正发威力最大的一招。 
  苏梦枕手上无刀。 
  他接不下这一刀。 
  但温柔刚好就在他身边。 
  他趁雷损因骤觉背后中剑的一震间,已闪电般夺过了温柔手中的“星星刀”,迎着“不
应刀”一架。 
  没有声响。 
  只有星火。 
  两把刀一齐碎裂。 
  雷损的攻势崩溃了。苏梦枕也捂着心,皱着眉,一条腿已形同废去,颜鹤发及时扶持着
雷损倚着柱子,他胸襟的血渍正在迅速扩散开来,雷纯过来扶他,叫道:“爹。 
  丨。” 
  他向雷媚吃力地道:“我一向待你不薄?” 
  雷媚居然点头,诚挚的说:“是。” 
  雷损惨然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你夺去找爹的一切,又夺走了我的一切,我原是六分半堂的继承人,现在只做了
你见不得光的情妇,你待我再好也补偿不了,从你拿了原属于我的一切后,我便立誓要对付
你了,”雷媚说,她原是上任六分半堂总堂主雷震雷的女儿,“何况,我一早已加入金风细
雨楼,我就是郭东神。” 
  “好个郭东神。”雷损痛苦地用手抓住胸襟,“不过,你终究还是六分半堂的人,我毕
竟并没有死在他人之手。我只奇怪一件事……” 
  郭东神道:“什么事?” 
  雷损道:“你好好的雷字不姓,却把去姓郭?你好好的六分半堂不跟,却去跟苏梦枕
中。” 
  “那时我还没长大,你没看得上我,便对我下了决杀令,要不是天牢冰九诚收留我,我
早已在黄泉路上喝饱吃醉了。我姓郭便是这个缘故。”郭东神道:“人说雷损身边的三个女
子,都很忠于他,但你先逼走了大夫人,也对不起过我,你只剩下你的女儿……如果你不是
发兵得太突然,我早就通知苏公子加以防范了。” 
  “不过,”雷损忽向苏梦枕道:“我还是败了。” 
  苏梦枕惨笑道:“我也胜得很艰苦。” 
  雷损道:“我是败者,我求你一件事。” 
  苏梦枕道:“你说。” 
  雷銎抚着雷纯的秀发,通:“不要杀我女儿。” 
  苏梦枕点头。 
  雷损道:“你答应了?” 
  苏梦枕道:“我答应你。” 
  雷损吁了一囗气:“那我就放心了。这几年来,与你这样的人为敌,是一种愉快的戚觉。
我想,不管你死还是我死,都会很不舍得对方。你说是不是?” 
  燕梦忱点头道:“是的。没有你,将会是件很寂寞的事。那次你跳入棺立刻就死了,我
总是觉得很不真实,所以一面警惕着,但还是大意疏失,差些儿就被你铷倒了。” 
  “你道是没有倒,”雷损道,“不过,你有新的好对手了。” 
  “你是说狄飞惊?” 
  “除了他,还有谁?” 
  “他根本没背弃你?” 
  “他怎会背叛我?” 
  “果如我所料,”苏梦枕淡淡地道,“我本来就没准备让他活着。” 
  “你:”“如果他没背叛你,就会对付我;如果他背弃了你,有一天也会背弃我的,因
为他不像雷媚一样,共有报仇雪恨的理由,”苏梦枕道,“所以,我不会留着这个人的:”
雷损一阵急喘,忽对雷纯道:“纯儿”他叫这声的时候,洋溢着浓烈的父性,嘴溢出血来,
眼也翻着泪光。 
  雷纯恶声道:“爹”“如果你不替我报仇,远走高飞去,我不恨你丨,”雷损喘息着道:
“假如你要替爹爹报仇……”。 
  忽凑近雷纯耳边,说了几句话,声音压得很低,雷纯听着,流着泪,忘了揩拭,只点着
头,忽觉没了声息,雷损的头已垂压在她肩上,一点力量也无,雷纯推了推,啡: 
  “爹。”又推了推,不信地唤:“爹:“然后再推了推,发觉雷损已没了呼吸,全身都
僵硬了,第三声“爹”,就在喉头,没叫得出来。 
  雷损一死,场的六分半堂子弟,全失去了斗志,只求速退,雷动天大吼道:走:”谁也
不知他是神威斗发,独自断后,还是雷损死了,他使也不打算活了。 
  苏梦忱见雷损死了,心中一宽,也不知怎的,仿佛心一下子被抽空了,人也失去了气力,
体内的恶疾,忽又翻涌上来,心头一阵悲凉,他勉力不去想事情,振声叫道: 
  “给我留下莫北神,其他的人,放他们芋v忽觉眼前一黑,咕冬一声栽倒,幸而颜鹤发、
朱小腰二人,一左一右搀扶住。 
  雷动天则仍死守退路,只让六分半堂的人过去,不许金风细雨楼的人追袭,他身上又多
了七八道血痕,但仍凛然不退。莫北神道受到金风细雨楼无邪等全力圈攻,受伤不轻,退至
雷动天身旁,“总堂主死了:“他大叫道:“我们走:”“你走:“雷动天仍在苦战,“我
不走:”“我们还有狄大堂主:“莫北神狼狼地道,“我们还有另一场战争:”“雷总堂主
死了,我活来干”雷动天以一人力拒王小石与白愁飞的合嚏,已险象还生仆-”、岌岌可危,
可是他还是扬声叱道:“你走吧。”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