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之《温柔一刀》
六十、温柔的这一刀


  当晚,雷纯和温柔就千方百计地“逃”了出来。 
  原本,温柔到六分半堂去,与雷纯剪烛谈心,温柔看雷纯柔弱可怜,顿生起保护她之心,
大谈她闯荡江湖的轶事,又说自己如何英武,如何把恶霸巨寇,都吓得闻风丧胆一云云。雷
纯只是温柔地听着,俟她说得渴了,便捧了盅冰糖莲子百合糖水,两人一羹一羹的吃,一夜
秋雨到天明。 
  温柔说得累了,便睡着了。 
  雷纯看着她面颊似熟透了的桃子,恬睡漾着春意,忍不住轻轻的用手在温柔的嘴边抚了
抚,拂了拂她那在睡梦中兀自不平的发丝,忽见,温柔叫了一声:“死阿飞,我不理你了!
迎空打了两拳,逼得烛火一吐,却又睡了过去。 
  雷纯瞧在眼,心叹了囗气,正想灭烛,忽见门缝有黑影一闪。 
  雷纯心忖:在六分半堂重地,有谁敢闯进来?当下只低声喝道:“是谁?” 
  只听那人应道:“小姐,是我。” 
  雷纯打开了门,只见门囗站着的是白衣狄飞惊,眼似有一种复杂的神色。 
  雷纯一怔,奇道:“狄兄,夜深了,有何见教?” 
  狄飞惊征面张了张,见温柔在桌前睡着了,身上还披着雷纯替她盖的被,于是道: 
  “大小姐,惊扰了,总堂主要请你过去一趟。” 
  雷纯侧了侧首,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到那儿去?” 
  狄飞惊嘴角牵动一下。只道:“先避一避再说。” 
  雷纯拗然道:“避?我为什么要避?” 
  狄飞惊用手往一指,道:“不止你要避一避,连她也要避。” 
  雷纯随他手指往内一看,狄飞惊已趁此点了她的穴道,雷纯只来得及惊呼半声,就软软
倒。 
  温柔被这半声惊呼惊醒,见雷纯跌在地上,抄刀就要上前维护,忽觉人影一闪,急风卷
面,睡眼惺忪中不及招架,已给狄飞惊自后制住了穴道。 
  狄飞惊点倒二人,同门外伏着的林哥哥、林示己、林己心等道:“把她们先送到破板门,
好好招待。” 
  雷纯和温柔就这样,被送到破板门的大宅子。林哥哥是六分牛堂的分堂堂主,与金风细
雨楼决战这等大事,自然要全力三与。林示己和林己心都是六分半堂的香主:由他们来负责
监视雷纯和温柔。 
  雷纯和温柔的穴道被解开了之后,心中的疑团,却怎么也解不开。 
  “那王八子羔于为要点我们的穴道?” 
  “……” 
  “那小兔子干吗要把我们关在这?” 
  “我……不知道。” 
  “那死东西究竟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 
  “你是人分牛堂总堂主的宝贝女儿,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只怕不只是我不知道;”雷纯幽幽地叹了囗气道:“恐怕连爹也不一定知道。” 
  “不行,明天就是大师兄和你爹决一胜负的时候了;”温柔急得直跺脚,“我们不能赖
在这,该在外头主持大局才是。” 
  她虽然这样说了,.但到了晚上初更时分,还是逃不出去。 
  囚禁她们的人,除了不让她们出去之外,对她们还是非常礼待,必恭必敬,准备的菜肴
也都非常讲究,甚至还送来了沭浴用的衣物,梳刷簪钗、胭脂水粉、笔墨书籍。 
  这使得雷纯越发不明白: 
  到底用意何在? 
  看来还要她自己留在这儿一段时日。 
  不过,监视的人这般诚惶诚恐,反而使雷纯想到了“逃走”的方法。 
  明天是六分半堂与金风细雨楼决一生死存亡之际,自己决不能穷耗在这,尤要提醒爹爹
好作防范。 
  于是雷纯问温柔:“你想到办法了没有?” 
  温柔一楞。“什么办法?” 
  “逃走的办法呀:”“这个……”温柔苦思地道:“我正在想,差一些些就想到了。” 
  “能不能逃走,就靠你了。” 
  “这个当然。我一定会保护你的,你放心好了。” 
  “其实也没什么不放心的,他们对我们还蛮客气的。” 
  “谁知道他们安什么心眼:”“只要他们对我们仍注重,假如我们有什么不妥,他们可
是责任重大……” 
  “对:本姑娘万一有个什么,他们都脱不了干系!” 
  “你肚子疼不疼?” 
  “什么?” 
  “我肚子有点疼。” 
  “你肚子疼?这怎么得了:”“如果我的肚子突然疼起来…… 
  “你别吓我,怎么会呢?” 
  “假如饭菜下了毒,就会了。” 
  “他们竟敢下毒叫我”“我就装作中了毒,引他们进来,你”“不错:“温柔喜孜孜的
跳了起来,一磨拳擦掌的样于,“这正是我想到的法子之一:你装死,我来一一打发他们。” 
  “好,”雷纯也笑了,“还是你聪明。” 
  “看我的吧囗”温柔兴致高昂,“教他们知道本姑娘的厉害:”“不过,他们一直没对
我们怎样,咻虽武功绝顶,但还是别下重手,”雷纯小心翼翼的说:“万一不成,还有个余
地。” 
  “你太也顾虑了:“温柔不当一回事,“本姑娘出手,没有不成的事:”于是雷纯佯作
哀呼,温柔凄声怒骂,果有人冲了进来,温柔正要动手,忽然一看见进来那三人的脸色。 
  温柔登时打不下去了,还是叫了起来。 
  雷纯也耸然动容。 
  这三人脸上已呈紫黑色,眼白现出了银灰色,三人恍似不知,见温柔如此惊呼,才互了
一眼,脸上也都出现惊骇莫已的神色来,互指对方颜脸,吃惊地道:“你…… 
  你……”却都倒了下去,抽几下,已然气绝。 
  雷纯与温柔惊魂未定,往外闯去,却都见地上横七竖八,倒了十几名六分半堂隶属于狄
飞惊的手下,全是五官溢出紫血,舌头吐仲、瞳孔放大,中毒身亡的。 
  温柔从一名死者的身上,抽回自己的星星刀,两人一路逃出破板门,因怕被人发现,潜
周肮脏阴黯的巷角,温柔护在雷纯身前,心惊胆战地领路,但又不识得路,全靠雷纯出指示。 
  忽听雷纯低声道:“慢着。” 
  温柔吓了一跳,正要回头问她,忽听雷纯低声疾道:“别动:”温柔不小心了一下,发
出了一些微的声响,只见在巷囗前,有一条人影,像一直在等候什么似的,此际忽然回头,
直往这龌龊的巷子是来,远处街角门庭前的灯笼,只照在这人的背肩上,使他的轮廓漾出一
层镀边似的死色的光芒。 
  完全看不清楚脸容。 
  灯火的余光却略可照见雷纯和温柔的容包,不知怎的,两人都感觉到一股奇诡的煞气。 
  不是杀气。 
  而是煞气。 
  十分邪冶的煞气。 
  于是她们开始想退走,但发现那是一个死巷,三面是壁,莴莫可攀,正是“高板门”三
条街后墙的死角,地上全是秽物,污糟透了,气味十分难闻。 
  那人冷寞,一座邪山般的走了过来。 
  雷纯微微颤抖着,温柔见退无可退,起身护佐雷纯,娇叱道:“:你是谁!胆敢……说
着想要拔刀。 
  那人闪电般出手,掴了温柔一巴掌。 
  温柔被掴得金星直冒,牙龈冒出了血。 
  那人一起膝,顶在温柔小肮间,这样子的出手,不但不当她是一个娇柔的女孩子,同时
也不当是女人,甚至不当她是一个人。了起来。那人低着头,避开灯光,一手撕开她的衣襟。 
  温柔弯下了身子,那人双手一握,扳起温柔,直贴近墙,温柔背脊顶在冷墙上,痛得哭
起来温柔惊叫一声,那人左手扣住她脉门,略一运力,温柔登时全身瘫软。 
  那人再一撕,连她的衣也告撕破,那人喉头发出一声几近野兽般的低嘶,一手握住小一
般柔的乳房。 
  温柔的身子,至此剧烈的震颤起来。 
  那人的身子,依旧顶压着温柔的身子,温柔忽觉那人一只冰冷的手,已摸到自己的下体
温柔想要挣扎,可是发觉四肢白骸,已全不由她使唤,她只能发出小动物濒死前的低呜暗黄
的酸臭味掺和着那人的体味,使温柔在惊骇莫已中,只想到这是恶梦快点惊醒。 
  那人又来扯她的下裳。 
  她用手紧紧拉着,那人又劈脸给她一记耳光,温柔就完全软了下来,只能饮泣秀小的柔
肩益见可怜。 
  “嘶”的一声,下裳被剥去,忽听“叮”的一响那人回手一格,,已挡开雷纯自后刺来
的一钗,针钗已落到地上。 
  那人一回看,似怕见灯光,忙又垂下了头,雷纯迎灯光一站眼充满了挑衅,神情充满了
不屑:“你要女人是不是?怎不来找我?她只是个孩子?” 
  那人只着了一眼,被雷纯幽灵着梦的眼光吸住,发出一声低吼,双手已住雷,逼住到了
墙边,不忘一脚同蹬,把温柔踢得痛蹲了下来,一面用手扯掉雷纯的下裳。 
  雷纯全身都冰冻了。 
  她的血却在燃烧,一路随到耳根去。 
  那是因为耻辱。 
  极度的耻辱。 
  那人一手捧起它的脸,一手倒劈着雷纯的双手,然后略矮了矮身子,雷纯只感觉到一阵
炙热,那像烧红了的铁棒戳进体内的感觉,只听一个扭曲的声音吼道:“好,真好……”然
后便是温柔惊恐已极的低泣声。 
  雷纯没有哭。她的脸靥略映着灯色,极清灵和美,眼光掠起一种不忿的水色。那人抽动
着、抽着,还一把吻住了她,把唾液吐到她的小嘴。 
  雷纯双手倒抓在墙砖上,在湿泥墙上抓出了十道爪痕。极,和难闻的气味,以及受辱的
悲愤,使雷纯有一种亟欲死去的感觉。 
  然后那家伙忽然大声的喘起气来,身子也抖动了起来,他倒似想起了什么似的,急急想
要离开雷纯的身体,同头向温柔。温柔这时正吃力地爬起来,破碎的衣衫掩不住白而瘦小的
胴体。 
  雷纯一咬牙,忽然抱住了那人,也夹紧了他。 
  那人一时不能离开,接着,他也舍不得离开了。他看着雷纯的脸,冲动似山洪般爆发,
雷纯紧紧的皱着双眉,感觉到像打翻了的沸粥,炙痛了她伤痛的秘处,可是她不作任一声告
饶。 
  在温柔惊诧莫已的眼眸,那人已软倒了下来,就扒在雷纯的身子上,直把她压在墙边。 
  然后他突然推开雷纯,忿然到:“好,你要我不能再跟她话还没说完,忽然有一条人影,
自巷囗闪过。温柔大叫:救救我们”那人影“咦”了一声,失声道:“原来有人”刚奸污了
雷纯的汉子冷哼了一声,骤尔掠了出去,一掌切向巷囗那人右颈的大动脉。 
  雷纯争了一囗气,即时出声:小心巷囗那人即时往后一跳,避开一掌,可是因为身上多
伤未愈,差点摔了一跤。他这一跳,到了灯光照得着的地方,不过因他的肤色太黑,灯光印
照下,五官轮廓依然看不清楚。 
  那徒又待进击,痛下杀手,突然接脚角跃出一个高大的汉子,雷鸣一班喝道:他奶奶的,
兀那小丑,ㄢ是无敌巨侠唐宝牛,阁下何在,暗里偷袭,算什么英雄好汉。他嘴里说着,手
下可不留情,已打了三拳,出四脚,只听原先那肤色甚黑的汉子道:“别罗吒了,我听得是
雷姑娘的声音”高大威猛的汉子道:“好像还有温柔小妹的声音”但就这几句话的功夫,两
人联手,已感不敌,若不是那人不想被灯光照着颐面,只怕两人都得要伤在那人手下。 
  正在此时,那黑个儿突然发出几声怪异的尖嘶,忽似狗吠,忽似鼠呜,如此发了几声,
街头巷尾,都此起彼落,有了向应。 
  原来在那一带帮的人,还有一些摸黑的宵小,一听是江湖道上自己人的钬急召令,忙聚
拢过来。其中包括了污衣、湿衣、净衣、锦衣、无衣五派人马,那人一见情势不妙,既怕无
法一一尽数收拾这干人,又不想败露行藏,手上一紧,急玫几招,飞而起。 
  不料温柔却在此峙掩了过来,羞忿出刀,她的刀法本就是武林绝技,只不道运用不得当
而已,温柔的这一刀,攻其无备的在那人背上划了一下,那人闷哼一,回头狠盯了温柔一眼,
温柔立觉那是对幽绿色的眼光,不禁打了一个冷颤,那人已穿糟越脊而去。 
  那高大个儿一见温柔,喜而呷道:“是你,果然是你,怎聩含在这?” 
  温柔一见是他,不顾衣衫破烂,扑了过去,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高个儿听得心都碎了。 
  高大个儿正是唐宝牛。 
  皮肤黑的自是张炭。 
  两人藉着张炭跟囚犯、狱卒、刑捕的关系,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 
  其中一个“辈分最高”的牢头向他们叹道:“我们救你俩出来,多少也得冒上一些罪名,
他们日后自会严加防范,你们再要被逮进来,可谁都保不住了。” 
  张炭、唐宝牛辞谢了这一干凭义气相救的江湖人,正想偷愉潜回六分半堂和金风细雨楼,
好三与明天之役,正在破板门三条街囗要分手之际,忽闻呼救之声,就遇上这回子的事。这
时,雷纯也整理好了衣衫,缓缓的走了出来,灯火映照下,脸色有一种出奇的白,但两颊又
骁起两片红,令人不知道那是艳色,还是恨意。 
  温柔只哭道:“纯姊,纯姊……”却不敢过去沾她。张炭见雷纯也在,自是喜悦,又见
巷子外人多而杂,便道:“雷姑娘,咱们不如先同六分半堂,跟雷总堂主钬议再说……” 
  忽听一个污衣乞丐咕噜道:“雷总堂主?他早已死了,当今已是狄大堂主的天下了。” 
  雷纯一震。张炭一把揪住了那名乞丐,“你……你说什么?”那乞丐倒唬得一时说不出
来,但其他的人都七囗八舌的说:六分牛堂与金风细雨楼已提前在今晨决过胜负,雷损已殁,
狄大堂主掌权,金风细雨楼得胜,今后“天下太平”。 
  雷纯听了,长睫毛终于滚落了两滴晶莹的泪,落到睑上,她没有用手去揩它,也没有再
落泪。 
  张炭怔了怔,哺喃地道:“怎么我们才被关了一夜,怎么世界就会变了样叩,”“管它
的——”唐宝牛想了想,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便说:“它怎么变咱们就怎么活吧。”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