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之《温柔一刀》
五八、大进击


  “我有几句话要问。”白愁飞在一旁忽道。 
  “有什么事情要问,”苏梦枕道,“就趁这个时侯”“你的“红袖刀”,是不是雷损的
田快慢九字法之敌?” 
  “不知道。” 
  “雷损的“不应宝刀是不是正好克制你的“红袖刀法”?” 
  “这个答案今天就会分晓。” 
  “雷损的棺材有什么? 
  “我到现在还不能确定。” 
  “你有投有发现温柔并没有回来? 
  “听说雷纯也不曾回到六分半堂。” 
  “在京城,似除了关七之外,仍暗潮汹涌,还隐伏了别的厉害势力,你可有所知?” 
  “我和雷损都感觉到了,所以才急于决一高下,再来收拾残局。” 
  “唐宝牛和张炭似也失踪了。” 
  “他们要是真的出事,只怕“五大寇”和“桃花社”都得要赶来开封。” 
  “狄飞惊到底会不会武功?” 
  “我只知道狄飞粜的脖子原来没有断。 
  ““一言为定”究竟是谁?” 
  “你问来干什么?” 
  “决战在即,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你连郭东神也不知道是何人,又何需知道“一言为定”是谁人“因为我想知道有没有
人能制得住六分半堂的“后会有期”,”白愁飞侃侃的道,“我怀疑金风细雨楼,弪本已没
有了“一言为定”这个人。” 
  “要是并无“一言为定”此人,”苏梦枕神色不变,“那么六分半堂也不一定有“后会
有期”此人,纵有,也不一定保准有作战能力,所以你不需要担心。” 
  “很好。” 
  “你还有什么问题?” 
  “我还有一句话要问。” 
  “请问。” 
  “假如在攻打六分牛堂道一役,你死了,金风雨楼由谁统管?” 
  “集体领导:包括“四大神煞”、“一言为定”、“无邪无愧”,以及你和老二;”苏
梦枕毫不愠怒地道,“你问的好。你放心,我相信我是死不了的。” 
  他脸色慢慢转向阴霾,王小石发现他站在晨光中,有一种不调和的吊诡:“除非,在我
所信任的人,有人出卖了我……” 
  语音一顿,忽问王小石:“你呢?你又有什么话要问?” 
  王小石道:“我们双方,曾经当众相约,难道,这就毁约掩扑六分半堂?” 
  苏梦枕看了王小石一眼,正色道:“三弟,你错了。你这种个性,独善其身犹可,若要
照顾朋友兄弟,在江湖上混,就准得要吃亏了。” 
  他冷静像刀浸在水中:“对方毁约在先,我们就不算是毁约,而我答应他后天午时直赴
六分半堂,便是料定他们会先行妄动,让我们抓住先发制人的藉囗。” 
  王小石倒吸了一囗气:“你料定他们不会坐以待敌,所以才故意贸然答应他们所指定的
时间地点?” 
  苏梦枕一笑道:“当然。” 
  王小石道:“那么,他们意图夺得先机,反而是错误的举措了。” 
  苏梦枕坦然道:“正是。所以世间很多约定,就算一再承诺,白纸黑字,也难保不变。 
  约是死的,话是人说的,人到一定要变的时候,自有变通的办法,这便是人的适应能力,
也是人的可怕之处。” 
  他傲然一笑道:“现在你明白了没有?” 
  王小石摇了摇头:“我还是有一样事情不明白。” 
  苏梦枕目光闪动:“那必定是件有趣的事儿。” 
  王小石道:“你的腿伤明明还没有痊愈,为什么那么急着要去六分牛堂?” 
  苏梦枕脸色沉了沉,好一会,才沉声道:“也许就是因为我的腿伤,我才急着要去解决
六分半堂的事。” 
  王小石听了,心头更沉重。 
  苏梦枕负手,看了黄绿红白四座楼宇一眼,流露出一丝难以觉察的眷意,再横睨白愁飞、
王小石一瞥,道:“你们还有没有问题?” 
  王小石定苏梦枕。 
  白愁飞作深深长长的呼吸。 
  苏梦忱冷峻地道:“你们没有问题,我倒有问题要问你们。 
  “问题只有一个。 
  “你们愿不愿意,为金风细雨楼,消灭六分半堂?” 
  答案是:“我不为了这个,又何必站在这?况且我们若不是为了这事,早已不能在这站
着了。”白愁飞答案是:“不愿意。我不愿意为金风细雨楼效命,因为楼是死的,人才是活
的。我们是为大哥而效命。”王小石苏梦枕也有同话。 
  他的“回话”是伸出了一双手。 
  白愁飞和王小石也伸出了他们的手。 
  六只手握在一起。 
  紧的。 
  在出发往六分半堂的时候,王小石悄悄地问了白愁飞一句话:“大哥有没有抓到周角?” 
  “抓到了,”白愁飞若有所思地道,“苏大哥便是在抓到周角之后,才下令提前攻打六
分半堂的。六分半堂提前发动攻的事,很可能便是从他那儿得知。” 
  然后白愁飞也同问王小石一句话:“你看今天的局面,雷损会接受谈判,还是会演变成
血战?” 
  “如果雷老总是要谈和,他就不必发动突袭了;”王小石说,“你看今天的相,人人都
带杀气,流血已是免不了的事。” 
  “那很好。”白愁飞奋慨地道。 
  “为什么?”王小石很诧异。 
  “因为我喜欢杀人;”白愁飞道,“杀人像写诗,都是很优美的感觉。” 
  “我不同意,”王小石皱着眉道,“杀人像生吃活剥的田鲚,我不喜欢那种感觉。” 
  “所以我和你是两个人,两个完全不同的人;”白愁飞微微笑道:“个性不同的人反而
能合作成大事。” 
  “幸好,我们不止是两个人。”王小石道:“还有大哥,以及楼的一众兄弟。” 
  “但我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白愁飞的神色很奇特:“我总觉得,有一天,我们就只
剩下了两个人,在一个铁笼子,还是在一条狭道上,也不知是非分个你死我活不可,或是要
必须要相濡以沫。” 
  王小石猛然站住。 
  白愁飞别过了脸,继续前行:“希这只是个感觉。” 
  王小石长吸一囗气道:“这当然是个错误的感觉。” 
  “金风细雨楼”部队赴六分半总堂的时候,有一万八千多人,分批出发,但如常山之蛇,
首尾呼应,配合无间。 
  他们能通过守卫森严的京城,主要是因为军队的协助掩护。 
  刀南神是京城禁军的将领之一,就凭着这一点,金风细雨楼的人有极大的方便。 
  苏梦枕出发的时候,随后跟着两顶轿子,一大一小,谁都不知道这两顶轿子到底是从金
风细雨总坛抬出来的,这是自外面两顶轿子到底是从金风细雨总坛抬出来的,这是自外面抬
同来的。 
  当然更不知道轿子有的是什么人。 
  不过,在大轿子旁倒有两个人,王小石和白愁飞是见过的。 
  一个是老人,又老、又倦、无精打采像负载不起他背后驼锋的一个老人,一个看去像三
天三夜未曾好好瞌睡过眼皮的老人。 
  一个是少年,害而又怕羞,温温文文、十只手指像春一样的年轻人,一个看似那种早睡
早起三餐准时的年轻人。 
  王小石和白愁飞着到这两个人就想起一个人。 
  朱月明。 
  难道大骄子内是朱月明? 
  朱月明为什聩会来? 
  他跟苏梦枕又是什么关系?。 
  小轿子叉是什么人? 
  轿于停放在六分半堂的总堂上。 
  六分半堂总堂的气象恢宏,犹胜金风细雨楼,难得的是,雷损已在极位多年,六分半堂
仍保留了一份江湖人的气派。 
  雷损并不是在“不动瀑布”守候,他反而迎苏梦枕一行人于大分牛堂总堂。 
  金风细雨楼的人,在往六分半堂的途中,并没有受到阻碍,直至苏梦枕抵达六分半堂的
势力范圈中心的时候,才接连收到三道密报: 
  “雷媚的手下在大刀砧截断了我们的部队。” 
  “叫莫北神率无法无天打散她们。” 
  “是。” 
  “藓西神要在六分半堂发动的内哄,受到雷动天的牵制。” 
  “派郭东神助他突破危局。” 
  “是。” 
  “刀南神的军队不能移前开动,滞留在七贤桥附近。” 
  “为什么?” 
  “朝廷一支力量已牵制住他们,其中包括相爷府龙八太爷的近身侍卫。” 
  “传令下去,先行忍让,不可贸然起冲突。” 
  “是。” 
  这三道密报,一道比一道紧急,苏梦枕连接失利的消息,连下三道命令,脸不改容。 
  只是,金风细雨楼的“四大神煞”,一齐受困,难道他真的匕不马,不为所动? 
  他握拳于唇边,轻轻咳着,咳嗽声似没有加重,也没有减轻,但这咳声似非来自喉管,
而是来自心脏肺腑。 
  他冷然走入六分半总堂。 
  王小石在他左边,白愁飞在他右边。 
  他们三人走在一起,仿佛世上再也没有什么事,能教他们害怕的。 
  雷损含笑出迎。 
  他既然提早发动攻击,也自有防备,别人会更早发动攻势。 
  进入六分半总堂的金风细雨楼的人并不多,除了那两顶轿子,便是老人和少年,还有便
是师无愧,就连抬骄人也退了出去。 
  六分半堂的人进入这大堂的也不多。 
  只有雷损和狄飞惊,另外便是一囗棺材、一个人。 
  这个人负手走了进去,一面含笑与苏梦忱打招呼,一事不关己、己不关心的样子。 
  王小石和白愁飞也认得这个人。 
  就算记不清他的容貌,也忘不了他的气派。 
  一种将相王侯的气派! 
  “小侯爷”方应看。 
  .他怎聩会在这出现? 
  难道他和六分半堂是同一伙的? 
  王小石和白愁飞都没有间。 
  可是他们也不能间。 
  因为这不是发问的时候。 
  而是决战的时候。 
  他们不能问,方应着却问了出来。 
  他是向着那顶大骄子笑问:“朱老总,你既然笑了,何不现身相见?” 
  轿的人笑得连轿子都颤动了起来,这样着去,仿佛整座轿子鄱在抽噎看、喘着气一般,
这样听去,仿佛这人的笑,跟苏梦枕的咳嗽一般辛苦。 
  “原来是方小侯爷也来了,小侯爷要未老胖子出来,若朱就出来吧。” 
  他一出来,笑成一团和气,仿佛此际六分半堂的总坛,不是在分生死、定存亡,而是在
摆喜宴、厌祝会一般。 
  这样的一个人,当然是朱月明。 
  方应看微微看着,他的一举一动都显露了他的风度和教养,然而还留着几分要装成熟的
孩子气:“你来了,那最好,可是,今天没有咱们的事。” 
  朱月明忙道:“对,对,这是苏楼主和总堂主的事,咱们是来做见证的。” 
  他们两人说着,分两旁坐下手朱月蚨满脸笑容,眼睛眯成一线,却盯住力应着腰间的剑,
那一洙剑,古鞘厚套,却隐然透漾着血红,一如人体的血脉一般流动。 
  “你来早了一天。”俟失月明和方应着坐定,雷损才向苏梦枕道:二你把朱刑总请来,
这样最好不过。” 
  “你要提前出,人分半堂有我的人,你的行动,瞒不过我。”苏梦忱,冷道:一样请来
了小侯爷。” 
  雷损道:“我们之间,无论谁胜谁败,都需要有人作证。” 
  苏梦忱道:“听你的囗气,似还执迷不悟。” 
  雷损了一囗气,道:“我是六分牛堂总堂主,我没有退路,你叫我怎么悟?” 
  苏梦枕道:“其实你只要退一步,就能悟了;一味往前拔步,自疑前无去路。” 
  雷损苦笑道:“那么,你又何不先退一步?” 
  苏梦枕脸色一沉,咳嗽,良久才道:“看来,我们也言尽于此了。” 
  忽然,一个人疾走了进来,到了苏梦枕身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来者是杨无邪。 
  “苍生和任鬼神率众包抄了六分半堂的所有出囗。” 
  “调朱小腰和颜鹤发去瓦解他们,等我命令,立即发动。” 
  “是。”杨无邪立刻就要走出去。 
  雷损忽道:“这走六分半堂和金风细雨楼的事,也就足你的事和我的事”苏梦枕淡淡地
道:“这根本就是你和我的事。” 
  “如果没有必要;”雷损道:“我们可以私下解决,不必惊动太多的人”“我也不想要
血流成河,”苏梦枕道:“只要我们之间有一个仍然活着就行了。” 
  “很好,”雷损的目光闪烁着一股奇异的狡:“你的“一言为定”呢?就在轿子你的后
会有期呢?苏梦枕反问:他总不会连这时候也不出来罢?” 
  这时候,大堂上忽然发动一种奇兴的啸声,这股啸声,竟是来自那棺材。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