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之《温柔一刀》
五七、回头就见刀光


  “我是不是人?” 
  “是。” 
  “我是不是你的朋友?” 
  “是。” 
  “那你怕连累别人,连累朋友,却由得我陪你在此地活受罪,”唐宝牛这次已不用“演
戏”,他是真的人了:“难道你自己不是人刊难道我不是你的朋友?” 
  张炭垂下了头,低声道:“你并不是陪我。他们要抓我,也要抓你。” 
  唐宝牛火冒至千丈:“既然我们能逃,为不逃?” 
  张炭几哀求地道:“你别那么大声好不好:”唐宝牛的声量虽大,但语音却十分含混,
此际居然向张炭了挟眼睛,浊声道:“蠢蛋加十级!我们越骂得响,他们越是不如注意:越
是小声说话,别人就越思疑:“唐宝牛声音时大时小、嗓门忽高忽低,纵是在他面前三步之
远的张炭,也听得颇为事,“你不相信?我就算烤他们是龟孙子王八蛋驴屁股虱儿,他们都
都都一样充耳不闻。” 
  张炭叹了一声。“我现在真的有些佩服你起来了。” 
  唐宝牛咧嘴笑道:“我一向都很值得佩服,所以找这种人实在不该丧在这,而且,要是
我死了,谁来保护温柔?” 
  张炭喃喃地道:“对,谁来保护雷纯?” 
  唐宝牛乘机劝道:“六分半堂和金风细雨楼后天就要决一死战,你要是在,可以住雷纯,
我要是在,决不让人加害温柔,要是我们都不在那儿,谁知道雷纯、温柔会怎样?” 
  张炭猛抬头:“对。”这时候,他全身的伤都作痛起来,痛得冷汗直冒,哼嘿有声:
“我们一定得要离开这儿。” 
  “这才是了,”唐宝牛一“孺子可教”的神情,道,“朋友是教来互相利用的,赶快给
机会你的朋友有可用之处罢!” 
  张炭犹豫地道:“可是,我又听人说道:朋友是交来互相帮助,而不是利用的。” 
  唐宝牛没好气地道:“其实帮助和利用,到头来还不是一样?只不过,一个好听点儿,
一个直接点儿。” 
  “可是我又听一位前辈说过,如果以交朋友对自己有什么利益的态度去交朋友,那就永
远交不到真正的朋友…“我说你读书,只读懂一半,听话,只听懂一截:那位前辈话真义,
你懂个屁!” 
  唐宝牛懊恼了:“朋友在埋头苦干、岌岌可危,你却逍遥自在,书中自有颜如玉、黄金
屋,这算什么朋友?交恨木头还可以拿来当拐杖哩:朋友在水深火热,急需援手,你却百般
藉,万推搪:热闹必至,共事免谈,富贵照享,患难割席,这算捞什子朋友?交个屁还有点
气:朋友当然不应也不是为利用而交,但真正的朋友,遇有祸患,自动出现,不须你三催四
请,使冒死共进退,遇事不前,推三搪四的,这不叫朋友,叫猪朋狗友,酒肉朋朋友!”然
后唐宝年问:“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朋友几时才可以把我们救走了罢?” 
  “不可以。”张炭老实不客气地道:“因为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唐宝牛几想立即扼死张炭,幸好张炭已及时说了下去:“只有他们知道。” 
  唐宝牛强忍怒气问:“他们是谁?” 
  “就是要救我们的人。” 
  “他们会不会救我们?” 
  “这连他们也不知道。” 
  这一次,唐宝牛就真的扑了过去,跟张炭扭打在一起,俟狱卒过来打砸踢踹的把他们分
了开来之际…当然,谁都不知道:唐宝牛头腕上的重,已被张炭妙手开启。 
  要不是他的手指受刑在先,就连唐宝牛腕踝上的锁链,他也可以将之卸下。 
  唐宝牛终于安静了下来。 
  他在等。 
  因为张炭已趁乱在他耳畔说了一句:“明晚”既然是明晚,今天就得要尽量使自己恢复
精力,以应付明晚的逃亡。 
  唐宝牛只有等。 
  其实人生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在等。除了做就是等。做,不一定做得成功;等,不一定
等得到:但不能因此不做、因而不等。 
  天色将明。 
  破晓。 
  再一个昼夜,就是开封府两大帮派决一存亡的时刻。 
  王小石在金风细雨楼的“红楼”前练功。 
  王小石每天早上,都都要练功。 
  一个人武功要好,没有其他的方法,只有勤练。 
  不过,不是“勤”就可以练成绝世武功,这一定要“悟”。 
  可是并非人人能“悟”。 
  人人能“悟”的,也许那就不是“悟”了。 
  人要能悟,必须要有天分。 
  天分是与生俱来,不能强求的。 
  所以历来习武者不绝如缕,但高手、大宗师万中无一。 
  勤能补拙,但只能成为高手,不能因而成为宗师,可是,一个聪明的人既能勤又能妙悟,
那就易有超凡卓越的成就了。 
  王小石就是这种人。 
  他每天都刀、剑、练气、练功、练神。 
  由于人每天都会发生许多事情,往往身不由己,不一定能够抽出得时间来专囗练武,王
小石便要自己在每天起来后,都得练武。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风雨不改。 
  不过这天清晨,无风无雨。 
  昨夜一晚凄风苦雨,地上残红如赭。 
  王小石着将升末升的旭阳,心中有很多感触,像他的创意一般,将发未发,也似他的刀
势一般,将杀未杀。 
  ──是不是一刀杀下去较好呢? 
  ──杀对了,是除魔;杀了,也只不过是弑神! 
  ──是不是一剑剌出去会好一些呢? 
  ──刺中了,是得手;刺不着,也只不过是失手,刺或者不刺,杀或者不杀,都是一件
事:一件事做了,就有对错,可判是非,可论好坏.可定成败,但将刺未刺、将杀未杀、犹
豫不决、举棋不定的时候,最是痛苦。 
  也许自己不能成为天下第一的剑手刀客,便是因为出手,不够坚定和坚决之故王小石这
样地想。 
  明儿便要跟苏大哥、白二哥赴六分半堂不动瀑布,但自己却仍无必杀必胜之心! 
  他发现白愁飞却哄志昂扬。 
  他们在京城半年了,很清楚地知道:金风细雨楼和六分半堂,都是黑道帮会,只不过,
金风细雨楼“盗亦有道”、有所不为。嫖、赌、盗、劫都严令禁绝,而且,在抗外寇侵略上,
曾纠结天下义士,以尽一己之力。六分牛堂便无原则可言,但依是不失大节、共除外贼的。
至于“迷天七圣”,则勾结金辽、奸淫烧杀、无所不为,尤其在关七神智失常之后,更像一
头脱辔于市的疯马,难以控制。 
  开封府,已乱了这么多年了,无论黑、白道,都希有些平静的日子过,──要是金风细
雨楼能够一统京师,若来比较可以和可能达到“邪不胜正,昌大侠道”局面。 
  可是要达到一统的局面,真的要透过杀戮?难道不能经过民心上的抉择、比较,以理怯
与和平的手段来达成这件好事么?王小石这样想的时候,越是无法释然。 
  只是,正如苏梦枕昨夜所言:“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非拚不能求存。” 
  王小石知道自己没有选择。 
  他是站在金风细雨楼这一面,去对抗六分半堂。 
  无论结果怎样,后果如何,他在情在理,都必须这样做。 
  明天一役,能攻取得下六分半堂吗? 
  攻取了之后又如何? 
  金风细雨楼一统京城,会是件好事吗? 
  自己的取向呢? 
  去、还是留? 
  正在这时侯,王小石蓦然感到震怖。 
  不是杀气。 
  真正的高手,出手的时候是没有杀气的,有杀气的,还好防范。很多人以为杀气越大武
功越高,其实正好相反。真正的高手杀人不带杀气。 
  这是比杀气更可怕的感觉。 
  要是别人,一定感觉不出来。 
  幸而他是王小石。 
  他及时同身。 
  一回身,就见刀光绝美的刀光。 
  绝世的刀法。 
  绝情的刀当他看见刀芒的时候,这把刀已砍杀了他如果不是他已及时出刀的话。 
  因为没有退路! 
  因为不能闪躲! 
  因为无法招架! 
  王小石只有反攻! 
  他全力出刀,全力出手。 
  出手一刀! 
  刀迎着刀,惊艳遇看风华,在晨曦的长空中,化作两道灿耀精虹。 
  就在这时,一缕急风,突破并透过了刀气和刀风,直取王小石脸门! 
  王小石震惊! 
  单凭那一刀,已是他平生未达之高手! 
  而今这一道劲风,更是平生罕遇之劲敌! 
  究竟是什么人,竟然在毫无征兆的情形下,全都攻入了金风细雨楼? 
  他心震神荡,情急之下,那剑带着三分惊艳三分潇洒三分惆怅一分不可一世的发了出去
三道人影倏分。 
  王小石急促的喘着气。 
  交手仅一招,他已气喘吁吁。 
  可是他没有叫喊。 
  有敌来犯,怎能不叫金风细雨楼的人出来应敌迎战? 
  王小石脸上充满了惊疑。 
  因为来的人左右分立。 
  左边的是苏梦枕,他已收回了刀,脸色发寒。 
  右边的是白愁飞,他已缩回了中指,脸色煞白。 
  王小石讶然道:“你们……?” 
  苏梦枕道:“我们来试一试你。” 
  王小石奇道:“试我?” 
  “我一直都认为,以你的刀剑合璧,假如悉力以赴,全面发挥,威力决不在我的红袖刀
下。” 
  “所以你和二哥……” 
  “我发出了“破煞”一指,你挥剑封杀:大哥砍出一记“细雨黄昏”,你也横刀封架
了。”白愁飞接道、“这证明了你的武功,还大有发挥余地,你就坏在举棋不定、遇事犹豫,
在生死相搏、悉力以赴之时,无疑白掘坟墓。” 
  王小石怔了一阵子,忽道:“多谢大哥、二哥予我启迪……” 
  藓梦枕嘴角牵了牵,实际上他并没有笑,可是不知怎的,他的眼神忽然温和了,使你感
觉到他有在微笑:“你最好记住我们的话。”他说:“因为我们已没多少时候。” 
  王小石初升的朝阳:“我们至少还有一天时间来部署。” 
  苏梦枕道:“我们已部署好了,而且也没有一天的时间。”他顿了顿道:“我们只剩下
了一个时辰。” 
  王小石一惊道:“什么?!” 
  苏梦枕冷冷的道:“我们要提前发动总攻击令!” 
  王小石变色道:“可是,我们不是说过,约好在明天正午才”苏梦枕打断道:“错了,
我们已接到薜西神叫人十万火急捎回来的情报,六分半堂拟提前在今晚喻袭我们。” 
  他顿了一顿,才一字一句地道:“既然他们不守信约在先,我就以牙还牙,攻它个措手
不及!”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