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之《温柔一刀》
五四、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伤心


  风声、雨声、呼吆声。 
  刀光。 
  枪影。 
  都在张炭这句话一出囗之后发生。 
  黑衣人大都已闯了进来,一齐剌出了他们的枪。 
  他们有的向唐宝牛下手,有的向张炭出手,有的冲向彭尖、习炼天和孟空空,施出了他
们的杀手。 
  三名刀王身边的人,都纷纷拔刀。 
  孟空空呼道:“等一等……” 
  可是他的话,只对持刀的人有号令的作用,对挺枪的杀手可完全起不了作用。 
  枪舞枪花。 
  刀荡刀风。 
  刀客们住了手,只有习炼天突然冲了出去。 
  然后他们就看见了梦。 
  彩色的梦。日梦是看不见的。 
  梦只存在于睡眠中。 
  梦只可以想,但却不可触摸。 
  但梦有时候也是可见可触的。 
  当它通过实践,化为现实的时候。 
  只不过,那时侯,你又会有别的梦了。 
  更美的梦。 
  谁会做一个完全跟现实生活一模一样的梦? 
  就算会,但醒来仍是空。 
  所以梦永远是梦,梦不是现实。 
  习炼天的刀是现实,不是梦。 
  他出刀,乃美如梦,彩色缤纷,尤其是血也似的鲜红色。 
  他的刀却带出了残酷的现实。 
  刀过处,黑溅出厉红曰然后大家才惊觉,那红色根本就是鲜血。那黑色便是杀手们的夜
行服。 
  杀手咬着牙龈、挺枪苦拚,染着血红的同伴倒了下去,都不肯向敌人发出哀呼,还没有
淌血的人,眼睛也正发红。 
  习炼天也杀红了眼。 
  他的神魂已不在他的躯体。 
  而在他的刀。 
  每一刀挥出,他的生命凄艳亮烈,幽美如梦。 
  是不是梦太美,人生在世,便都爱做梦? 
  忽传来梆声。 
  三更三点。 
  跟刚才的更鼓声,恰好相反。 
  刚才是三更二点。 
  这是什么更次,时间怎么倒了回头? 
  杀手们本来挺着枪,明知会淌在鲜血,都要拚命。 
  也许拚命是因为只有拚、才有命。 
  所以他们都冲向那把刀,就像冲向噩梦中。 
  虽然,这却是习炼天的美梦。 
  通常,一个人的美梦,很可能就是另一个人的恶梦。 
  这时侯,梆声便响起了。 
  杀手们停了下来,有的狠狠地盯着唐宝牛、张炭、习炼天、孟空空、彭尖。有的抱起地
上同伴的尸首,不过,都不再冲前。 
  而是在撤退。 
  习炼天大喝一声:“逃不了!”挥刀而上,他身后的七位刀手,早已跃跃欲试,而今一
涌而上。 
  彭尖忽向孟空空道:“我们有没有必要打这胡涂仗。” 
  如果说唐宝牛说话的声调,又快又响,就像一连串炸响的鞭炮,那么,他的语音,也像
鞭炮用空罐于罩着,一声声燃着闷响的鞭炮。 
  孟空空叹了囗气,道:“那也没有办法,习少庄主已经出手了。” 
  彭尖印道:“你可以阻止的。” 
  “阻止习炼天的刀?”孟空空道:“那除非是用我的相见宝刀。” 
  彭尖沈吟一下,道:“如果动手,那就不宜留下活囗。” 
  孟空空心同意。 
  他也很想说这句话。 
  不过,这句话,最好还是由别人来说。 
  现在彭尖说了。 
  只要有人说了,他就方便做了。 
  不管这干人是何来头,总而言之,是习炼天先动的手,彭尖先下的决杀令。 
  就算万一他杀错了,追究起来,他也可以有所推诿。 
  此际他轻弹刀锋。 
  手指与刀锋震起仿似一种相见时喜悦的轻颤。 
  他要杀人了。 
  正在这时侯,杀手们已倒下六、七人,另有七、八人,已被逼到后门外。 
  酒馆的后廊,已全倒塌,斜风急雨,了进来。 
  除了斜雨急风之外,仿佛还入了另外一道事物。 
  一条灰影。 
  冷。 
  很冷。 
  非常的冷。 
  这是一种阴寒的冷。 
  唐宝牛张炭孟空空彭尖习炼天以及那些杀手们全是这种感觉,那是刺骨的寒意,令人战
志结的冷冽。 
  那七名刀手,冲在习炼天的前面。 
  忽然,最前面的三人倒了下去。 
  那些黑衣杀手死的时候,宁死不肯作出痛苦的呼喊,但这三名刀手死的时候,是还来不
及发出任何声音,就死了。 
  胸囗一个血。 
  第一个似被剑刺的,来者一定是使剑的好手,因为一剑正中心窝,连血都不多流。 
  第二个像是被长矛穿的,胸上的血孔又深又凄厉。 
  第三个伤囗更奇特,像是被奇门兵器峨萆分水刺扎的。 
  三个不同的血。 
  三件不同的兵器。 
  来的人只有一个。 
  来人手上并没有兵器。 
  他背向众人,面向屋后。 
  外面天黑沉沉,风急雨凄。 
  这人就像雨一艘瘦。 
  黑夜一般深不可测。 
  风一般寒。 
  这是个高瘦个子,穿一袭阴灰黯色长袍,肩上挂了个又老又旧又沈又重的包袱。 
  他的右手,就搭在左肩的包袱上。 
  他是谁? 
  孟空空只觉心头发毛。 
  习炼天只退了一步,立即又扑了上去。 
  他毕竟是“习家庄”的少庄主。 
  他不能在属下面前表现胆怯,而且,他一直想表现出色。 
  表现得比孟空空、彭尖他们更出色。 
  所以他只好向前。 
  当然和他的刀。 
  惊梦的刀。 
  可是,他的刀变了,脱手飞去。 
  梦碎了。 
  高瘦个子霍然回身。 
  仍然看不见他的出手,只瞥见他那张似终年封冰覆雪不见阳光的脸。 
  彭尖闷哼,突窜了出去。 
  他没有声息。 
  他的刀也没有声息。 
  一向以气势猛烈见长的“五虎彭门断魂刀”,能到“无声无息”的,恐怕也只有彭尖一
人而已。 
  刀光一闪。 
  然后就退。 
  他退的时候,已救回了习炼天。 
  习炼天的胸襟,有一点鲜红。 
  红点极小,仿佛只有红豆般大小。 
  可是习炼天整个人都崩溃了,看他的样子,像有人用刀把他的肠子切成了六段再把他的
心肝各扎了八针而又把他的十指都剁了下来还要痛上十倍八倍。 
  彭尖人很矮小。 
  但他挺着身子,执着刀,像一截铁筒。 
  他的胸襟也溢着血。 
  血迅速的扩染开来,以致整件蓝色短袍,都渐渐变成紫色。 
  那人又背过脸去,仍然看着屋外的雨。 
  雨景有什么好看? 
  孟空空不知道。 
  他一手抄住了习炼天被击飞的刀,才发现自己满手都是汗。 
  这人到底是谁? 
  他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那一干黑衣杀手,正扶伤背死的,匆匆退出酒馆。 
  面对这样可怕得接近恐怖的强敌,他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侯,他就听到一个声音。 
  一个让人感觉到悠悠从容、温和亲切、甚至可以从声音想像出说话的会是一个肥肥胖胖、
满险笑容、没有什么事不可以解决的人。 
  “天下第七,习少庄主、孟先生、彭门主,你们可热闹哇,近来可好?”那人还添了一
句,就像为人劝酒加茶一般,“近来可发财了?” 
  唐宝牛和张炭一见那人,一个舒了一囗气,一个脸色越绷越紧。 
  这人肥肥胖胖,和祥福泰,就像他的声音一样。 
  他当然就是朱月明。 
  刑部总捕头朱月明。 
  他一出来?唐宝牛就知道有救了。 
  这些人难道敢当着刑总大人的睑杀人不成? 
  张炭一见刑总就头大。 
  因为他吃过官衙的苦头。 
  不过两人都很惊奇。惊奇的是朱月明第一句叫出来的话。 
  “天下第七”? 
  什么是“天下第七”瘦长个子忽然不见了。 
  外面是剩下了风雨凄迟。 
  似朱月明一出现,他立就即消失。 
  “天下第七,天下第七……”孟空空喃喃地道,“像这种人也算是天下第七,那么天下
第一岂不是……” 
  “他这个外号,一点也不谦虚,”朱月明英眯眯的道,“他所认为当今之第世的下天一,
是大侠萧秋水,天下第二是当日有“天下第一狂人”之称的燕狂徒,天下第是当年权力帮帮
主李沈舟,天下第四走昔日“血河派掌门人卫悲回,天下第五是报国末成身先死的岳飞,天
下第六是义勇双全的韩世忠,天下第七才是他。” 
  孟空空轻吁了囗气:“他真的没有谦虚,一点也不谦虚。” 
  “对了,”朱月明英得一团和气地道,“他一向也都不是谦虚的人。” 
  唐宝牛对此人兴趣奇大,忍不住问:.“他是个怎么样的人?” 
  朱月明笑容一:“我只知道他叫“天下第七,别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张炭看着外面淅沥不停的夜雨,忽生感叹:“也许,他也是个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伤心
的人。”然后压低声音向唐宝牛道,“他就是当日一入长安,便叫赖大姊头疼的人。” 
  “谁知道?”朱月明好像并没有注意他低声说话:“或许他是个家事国事天下事俱不关
心的人。” 
  孟空空忽道:“难得刑总大人如此雅兴,来此饮酒?” 
  朱月明笑道:“当然不是,我那有孟先生这般福命:我只听说此地有人殴,便过来看看,
你知道,蒙皇上的恩旨,在下担这小小微职,实重若千钧,不得不尽些心力。” 
  孟空空看看地上只剩下自己这方面折损约三名刀手,再看看习炼天,已痛得像全身的力
气都被抽空了,至于彭尖,正闭目运气调息,便道:“是的,我们几个人,在这喝酒,忽然
间,这批人杀了进来,还杀了我们三个人。” 
  “你们的确是死了三个人,”朱月明道,“不过,他们好像也死了几个人。” 
  孟空空忙道:对,他们也没讨着便宜。” 
  “人命都是一样,死了就是死了,可是活着的人便不同,当今的国法是:杀人就得偿
命,”朱月明好像很苦恼似的道,“有时侯,我皇命在身,的确不得不执行缉惩。” 
  “是是是,这个我明白,”孟空空的睑面有些稳不住了,“朱大人神目如电,明察秋毫,
我们是在方侯爷帐下吃饭的,又怎么敢无故触犯朝典国法呢丨。” 
  “对了:“朱月明笑逐颜开地道:“你们是方侯爷的亲信,当然不会罔视国法,只不过
他好像很为难似的道:“万一你们涉案,这就叫知法犯法,可是罪加一等的呀:”孟空空自
襟掏出一叠纸,交到朱月明手中,道:“大人身上沾雨了,请用这些废纸揩揩。” 
  孟空空正要走近去握朱月明那只肥手的时候,朱月明身旁一直紧跟着的一位垂头丧气、
垂目欲睡的老人,忽然双眉一耸,双目绽射出兵器般的寒光来。 
  另外一个害的年轻小伙子,今天却不在朱月明身边。 
  朱月明却捏着那团纸,笑道:“谢谢你,我身上不湿,请拿回去。” 
  孟空空忙摇手道:“不不,揩一揩总是要的。” 
  朱月明捏着那团纸,仍笑道:“如果我身上湿了,它还不够揩,你留看自己用罢。” 
  孟空空会意地忙道:“要是不够,我身上还有一些,还是请刑总大人赏面……” 
  朱月明身傍老人忽声道:“大人的意思是说:拿回去。” 
  孟空空涎着笑脸道:“刑总要是嫌少,我回府后再请公子送十倍的来…… 
  那老人一声叱喝道:“收回去?” 
  孟空空无奈,只右接回纸团,揣入怀中。 
  “你可知道我眼力为何这般好?”朱月明居然笑着问。 
  孟空空一时不知道怎聩回答是好。 
  “因为我年纪大了。”朱月明自问自答。 
  着他的样子,不过三十来四十岁:肥人特别慢老,更何况是笑态可掬的胖子,不过他现
在说自巳“老了”,孟空空也唯有听着。 
  谁叫他是朱刑总。 
  世间所有“老总”说的话,总有一班不是“老总”的人恭聆。 
  “年纪一大,眼力便不中用了,”朱月明继樘笑道,“打个比方,刚才我明明看见有七、
八个黑衣人躺在地上,好像是死了,但一眨眼就不见了,一定是我看错了。” 
  孟空空总算有些明白朱月明的意思了。 
  他感激得几要跪下来。 
  开封府城,谁不知道朱刑总的手段。 
  他要整你和他不要整你,绝对是天渊之别。即是上天宫与下地狱般的不同。 
  而今朱月明这样说,便算是“表态”了。 
  “譬如我现在看到地上,仍有三个着刀的死人,可是只要转眼间他们也不见了,我也一
定会以为自己是眼花?”他转首问身边的老人,“任劳,你看我是不是有点眼花?” 
  老人恭声道:“如果地上真的有死人,大人又怎会看不到?” 
  朱月明漫声问:“所以地上根本没有死人,对不对?” 
  老人答:“对:”朱月明又向孟空空笑道:“你刚才说过佩服我神日如电了吗?” 
  “我明白了:“孟空空心悦诚服的道:“大人只看到该看到的东西丨。” 
  “对:“这次到朱月明答:“一个人要是只着到他该看到的东西,听到他该听到的事情,
说他该说的话,做他该做的事,一定白活得愉快一些,也长命一些的。” 
  孟空空马上“收拾”了地上的死人。 
  他们甚至没有在酒馆留下一滴血迹。 
  然后他们才敢离开。 
  唐宝牛和张炭也想要离开。 
  朱月明忽道:“刚才不是有人说,这儿有人殴饼的吗?” 
  老人任劳道:“是,这里的后门坍了,桌椅翻了,连毛厕也破了,是有打闹过的痕茇。” 
  朱月明眯着眼睛四顾道:“是么?是谁在打架?” 
  任劳一指张炭和唐宝牛:“就是他们。” 
  朱月明笑眯眯的看着他们,就像一个饿了很久的人看到丰盛的菜肴一般:“就是是他们
两人?” 
  然后他下令:“拿他们回去。” 
  唐宝牛和张炭没有逃,也没有顽抗。 
  他们逃不了。 
  酒馆外还有数十名捕役,是开封府六房门中的一流好手。 
  他们也不想逃。 
  因为老人任劳在锁押他们的时候,特别低声说明了:“回去只要交代清楚,便没事了,
我们也只是了了公事而已。” 
  张炭和唐宝牛也想随着他们离去至少这样可以免去孟空空等人的追杀或天下第七等的伏
袭。
  可是他们错了。 
  他们忘了有一种人的话是万万不可相信的。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