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之《温柔一刀》
五三、号令


  外面的雨,下得更紧密了。中午时分,开封府的一流高手,围攻关七之际,是天地色变,
风雨交加,而今,也是雷行电闪、风大雨烈! 
  这真是见鬼了! 
  竟被包围在茅坑! 
  唐宝牛额上、脸上,湿一片,本来是被雨淋湿,现在又冒起了豆大的汗珠,仿佛用刀一
刮就全可以簌簌地落下来。 
  这都是些什么人?! 
  他们的兵器已抵住茅厕四周! 
  他们在等什么? 
  唐宝牛被因于茅房之中,上有敌人,四面八方都都都有敌人,只要他一冲发,兵器就会
戳进来,扎穿他的身子,把他串成毛厕的一只刺。 
  唐宝牛可不想变成刺。 
  他也不想死。 
  他更不想死在茅坑。 
  堂堂巨侠唐宝牛,居然死在茅厕,这算什么话!? 
  他要活。 
  他可不要活在毛厕。 
  他想活。 
  生命如此美好,他为什么要死? 
  世上还有这许多恶人,为何他们不死,却先轮到他先死? 
  可是他又冲不出去。 
  在这种形势下,冲不出去就只有死。 
  至少也任凭人宰割。 
  这些人在等什么? 
  难道是在等待号令? 
  入声令下,即可要了他性命的号令?! 
  唐宝牛全身都湿了。比刚才淋雨还湿。 
  而且也僵住了。 
  他已忘了他为何要进茅房来了。 
  他急极,但此急不同于刚才的急。 
  他急着出去。 
  他想高声大唤张炭来助,但也深知这一喊,只怕声音还未传到张炭耳,抵住茅房的兵器
已是可把他扎成十七、八个窟窿了。 
  他在茅厕急促的喘着气。 
  他不知怎么办好。 
  张炭苦笑道:“你们要杀我,那我该怎么办?” 
  “我看你只有两个法子,”习炼天道,“被我们杀了、或杀了我们。” 
  张炭滚圆的眼睛道:“我不想杀你们。” 
  习炼天一笑道:“就算你想杀也杀不了。” 
  张炭道:“可是你们为要杀我?” 
  习炼天冷笑道:“你人都快要死了,还问来作什么?” 
  张炭道:“因为我不想带着疑问到阎王殿去。” 
  习炼天有些犹豫,向孟空空。 
  孟空空淡然道:“你问也没有用,我们也不知道,而且,知道也不会说。” 
  “那我倒是明白了,”张炭道,“不是你们要杀我,而是有人派你们夹杀我的。” 
  孟空空的笑容已有一丝勉强。 
  “能请得动你们三位来杀我的,”张炭道,“普天之下,大概也只有力应看方小侯爷孟
空空笑得有些勉强:“太聪明,不见得是件好事。”他岔开了话题,“我倒想知道,你怎么
会警觉到我们来了?” 
  “我不知道,”张炭坦白地说:“我根本就不知道你们来了。” 
  “哦?” 
  “我只是看你们在桌上的酒杯,习庄主摆了三星向月形,意思是说:几时动手?彭门主
三杯并齐,一杯覆前,是亮出暗号:现在:你则出两根筷子,交叉置于五只杯底上,表示:
先等一等……”张炭笑道,“我一看便知道是道上的人来了,但不知座头上是你们,便故意
装醉,先把那头大水牛支走,出语探问,以为能独个儿摆平,便出囗试探,不料…… 
  习炼天轻弹刀锋:“你要是早知道是我们,就不会让那头大水牛离开了。” 
  张炭也实地道:“对,多一人帮手,总好过只有我一个人。” 
  习炼天冷哼道:“但多一个人,也一样是死。” 
  张炭一笑,笑充满了自嘲:“也许,有些人觉得多一个人陪他死,比较化得来”孟空空
斜瞒着他:“你是这样的人吗?”张炭反问道:“你看呢?” 
  孟空空忽道:“我们用的是江湖上极其隐秘的暗号。” 
  张炭道:“我知道。” 
  孟空空道:“但你却看得懂?” 
  “除非那暗号是他发明的,而且又是自己摆给自己看,”张炭一脸谦虚的神情,“否则,
连我都看不懂的暗号,也算罕见。” 
  “你真聪明,”孟空空的笑容很勉强,“可惜聪明人往往都是矩命的。” 
  “可能是因为他们用脑过多,”张炭笑道,“我一向得用脑,只不过事事留心”习炼天
冷冷地道:“多心的人也活不长命,容易心脏患病。” 
  “你也很多话,”孟空空道,“话说得太多的人也不容易长命百岁。” 
  “那是因为他们出气太多,”张炭的话充满了讥诮:“所以我争取时间呼吸。 
  习炼天道:“可惜你很快便不能够再呼息了。” 
  “这不可惜,可惜的是,我再明,也想不透,方小侯爷为何要杀我?”张炭像在间人,
又似自问:“我未曾得罪过他,他到底是为了当年我要得罪了他的同僚龙八太爷,因而杀我?
或是为了我是六分半堂的人,而动杀手?还是因为我是“桃花社囗的一员,他要下此毒手?” 
  “也许都是,也许都不是,”孟空空抚刀道:“反正你问不着。” 
  张炭又在叹气:“这三张桌上其他几位,自然都是你们带来的人了?” 
  彭尖忽道:“他在拖时间。” 
  他的声音沙哑,出现以来,只说过两句话。 
  就是这句话。 
  这句话说中了张炭的意图。 
  他一开囗,就道破了张炭的用意。 
  张炭心一沈。 
  他本来就是要拖延时间。 
  因为他自知不是这三名刀手的对手。 
  他知道拖下去,仍然不是他们的敌手,不过他也只有一力拖延。 
  他至少要拖延到唐宝牛回来。 
  如果自己在唐宝牛回到店来之前就被杀害,唐宝牛同来之际,不及防,断无活命的机会! 
  自己说什么也得撑持到唐宝牛同来! 
  只是那头死牛,为何老是不回? 
  他急什么急的,竟“急”了这么久? 
  彭尖这下一叫破,张炭便不能再拖了。 
  他只有发声大叫。 
  他希自己的声音能冲破风声雨声,传入唐宝牛耳中:他也希唐宝牛不致于大醉,毛坑也
不要离得太远,务使唐宝牛能听得见他的叫喊如果大水牛立时逃走,或许还来得及。 
  他暗运气…… 
  正要大叫这时候,忽然传来一阵此时此际、绝不可能也不应该听得到的声音。 
  打更的声音,打的是三更雨点。 
  这只不过是酉时末梢,怎会有报更之声?更何况打的是三更两点? 
  紧接着,后头透过风声雨声传来了几声狂嚎和怒吼! 
  张炭脸色一变。 
  他知道自己猜对了! 
  他们又怎会放过唐宝年? 
  这些人早在后头伏他了! 
  张炭很后悔自己为何不早些发出大呼。 
  也许唐宝牛早一步接到自己的警示,说不定就能逃过厄运,可是现在张炭却发现了一件
事。 
  习炼天也变了脸色,大概就跟自己的脸色一样。 
  彭尖握刀的手紧了一紧,向孟空空。 
  孟空空的笑容,已变得极之不自然起来。 
  要是后头的格斗是他们的安排,这些人为何一个个都变了脸色? 
  又一声雷响。 
  但雷响掩不过咆哮的声音。 
  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有天晓得。 
  唐宝牛不明白为何外面一下又来了这么多都要置他于死命的敌人,也搞不清楚他为何会
被困死在此处。 
  他喝过酒的脑袋热哄哄的,乱得找不到头绪此一刻,他打从心发誓。以后再也不喝那些
什么充好汉壮胆气的黄汤了! 
  此刻他只想大喊。 
  喊声未发,却传来打更声。 
  三更二点。 
  更鼓声越风破雨,清晰入耳。 
  更声一响,号令印发。 
  十三支长枪,枪尖一齐穿破茅厕,同一时间戳了进来! 
  唐宝牛却在这一间作了决定。 
  他不能冲向前,前有伏袭。 
  他不能向后退,后有强敌。 
  也不能往左右闯,枪尖正准备戳穿他的胸腹! 
  更不能冲天而起,敌人的兵器正侯着他的脑门! 
  既然前无去路,后无可活,左右上方去路尽被塞死,他能做什么?唐宝牛记得自己曾就。
这点问过他的结义大哥沈虎禅。” 
  沈虎禅这样地答:“前无去路,退无死所,这样的绝好时机,我不全力反攻,还等什
么?” 
  枪尖已刺入! 
  唐宝牛大吼一声,一拳飞出! 
  他的拳竟照正枪尖擂了过去! 
  “格”的一声,枪锋竟硬生生被他一拳击断! 
  枪尖飞折,唐宝牛一囗咬住! 
  他狂嚎一声,一俯首,白粪穴内捞出便桶,一手高举,一手在毛厕内的一阵乱抓,跟着
一抬脚,轰地踹开毛厕的门囗这一来,两柄长枪也被掀得往后扳。 
  唐宝牛一脚踢开厕门,风雨迎面来,他地喷出枪尖,在雨中迎面一人应声而倒,大喝道:
“唐门暗器来了:”手腕一翻,粪桶的屎便向在门前伏袭的几人劈头劈炳的就淋了下去这时,
伏袭的人意在必得,不料唐宝牛就在这时间反攻,破门而出,陡然现身,他高头大马,加上
便桶内的秽物迎头倒下,正遇着斜风急雨,伏袭的人不及防,又惊闻是唐门筅器”,登时惊
心动魄,只觉臭气冲鼻,凡给沾着的,都骇然急退、跳避不迭。 
  唐宝牛先声夺人,一步跨出毛厕。 
  三、四支长枪,已左右戳刺向他。 
  他又怒叱一声:“看打:“手掌一张,只见十数黑点,飞扑来敌。 
  敌人正要趁他末站定之前,将之刺杀,忽见风急雨密十数黑煞袭至,怕是唐门的淬暗器,
连忙封架闪躲,但那些暗器竟在半途绕飞,并嗡作响,这几名杀手心粜胆跳,几曾见过这么
古怪的暗器?顾得不给暗器叮着,便顾不得刺杀唐宝牛。 
  唐宝牛形同疯虎,亦似雨中巨灵,趁此际全力猛冲,撞倒两名黑衣人,往酒馆子后门直
奔,挥舞手上便桶,碰砸挡扫,一边大吼道:“挡我者死:”他这般神威凛凛,一时甚为骇
人,黑衣杀手先声尽失,阵脚大乱,栏不住他,一名杀手掩近,正要振枪便扎,却给唐宝牛
把便桶往他头上一罩,只见他手挥足踢,顿失敌人所在,反而阻挠了伙伴的追击。 
  这时候,黑衣杀手也都已发现,唐宝牛发出的所谓暗器,原来不是粪便便是苍蝇,但唐
宝牛破门、冲出、泼出粪便和发出苍蝇这些“暗器”,都只在瞬息问的功夫,众人要再截杀,
已给他冲开一条血路,直奔向馆于后门!,杀手知道上当,鄱在雨中挺枪追杀! 
  唐宝牛高声大呼,挥舞双拳,他力大如牛,高大豪壮,一名杀手臼门后闪出,长枪一探,
却给他连人带枪扫甩出丈外囗唐宝牛已冲至后门,猛力一拉,大叫道:“黑炭头,有人要杀”
语言未完,却听有人正大呼道:“大水牛,小心这儿”唐宝牛已冲入酒馆内,带着风和雨,
甚至还有苍蝇和粪便。 
  当然还有血和汗。 
  后面紧接着进入了五、六名枪尖闪着寒光的杀手。 
  唐宝牛却猛然站住。 
  他呆住了。 
  因为除了张炭之外,他还看见三个人。 
  以及三把刀。巳习炼天手上有刀,惊梦刀,他的刀不碎梦,还可以断魂。 
  彭尖手中也有刀,五虎断魂刀,他曾一刀砍断三头老虎的脖子,当然,两头是真的金睛
自额虎,一头是“雷老虎”,这“雷老虎”可比真老虎还难惹。 
  孟空空手亦有刀,相见宝刀,他的刀使人别离,他为了好他的相见宝刀,致使他所有的
亲人都离开了他,而永不相见。这种刀法,在一位前辈的武林榜上,曾一再提到过。 
  这三大刀手,手中都有刀。 
  刀囗闪着寒光。 
  他们本来正但要把张炭的头颅砍下来,忽见唐宝牛冲了进来,背后还有好些人。 
  挺着枪的人怔住。 
  持枪的人也怔住。 
  他们投想到这儿还有三名持着刀的人。 
  张炭瞥见黑衣人的眼光,然后再看见孟、彭、习巨人惊疑不定的脸色,忽然笑了。 
  “大哥、二哥、三哥,”他一向孟空空、习炼天、彭尖热烈地高声呼道:“果然有人追
杀老四,你们早就料着了。”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