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之《温柔一刀》
四八、我要


  张炭只苦笑一下,没有反。 
  这一来,唐宝牛心中可憋死了。平素,他与方恨少等人在一起,没事就专抬抬杠、骂骂
架,时间反而易以打发,这次在京城里遇上了温柔,口里处处与她争持,心里却是挂虑她:
她虽说是苏梦枕的师妹,金风细雨楼的子弟都维她,但她啥事也不懂,夹在朝廷内争和“金
风细雨楼”、“六分半堂”、“迷天七圣”的阋争中,只怕要吃亏了,说来说去,他是宁给
温柔叱骂,都不愿走。 
  这次赴三台褛,见着张炭,真个“惊为天人”,难得有一个人能像恨少样,没事跟他耍
嘴皮子、阋阋气,骂过了火也不记在心里,遇事时却能祸患与共,他心里直乐开了,不料,
眼前见得张炭为了雷纯,如此无精打采、心无阋志,登时感触了趄夹,愀然不乐。 
  “其实,京城也没什么可留恋的,”雷纯悠悠一道,“俟这儿事了,我也想跟你和“兄
姊们,上庐山、赴古都、买舟轻渡愁予江,那多好啊。” 
  张炭向往地道:“那真是好……” 
  雷纯偏一偏首,问:“怎么了张炭垂苜道:“没什么。” 
  雷纯专注地说:“我觉得你接下去还有话要说的。” 
  “我总觉得你不是那样的人,”张炭摇首悠然地道:“你跟我们“桃花社口的大姊不同,
她可以退隐,既很避世,也可以很出世,你则很入世,也很能干。” 
  “我能干?”雷纯笑了一下,笑起来眼睛眯了一眯,皓齿像白而小的石子,仍是那末好
看,但让人看了,却有一阵无奈的凄迷与心酸,“我却连武功也不会。我自幼经筋太弱,不
能习武,习武不能不学内功心法,可是一学内力,我就会五脏翻腾,气脉全乱,血气逆行。
走火入魔,所以,我就是成了要人照顾的废人一个。” 
  温柔听着听着,看看看着,忽然觉得,难怪眼前的雷纯,是这般绝世的音容,就像幽谷
说到这里,她又笑了一笑,道:“其实,我活到现在,这已经算是个奇了,”不薄命的红颜,
是不是会化作祸水呢?身作红颜、生作红颜,如果不薄命,即要成祸水中的兰花,清纯得像
水的柔肤,经不得一记轻弹,原来她的体质那么薄,是不是红颜都薄命,那么,该当祸水好
呢?还是薄命算了?薄命害苦了自己,祸水害苦了别人。 
  那么,该害人好呢还是害己好?她倒觉得自己非常漂亮,可是,她的身体很健康呢,看
去没啥薄命的感觉,难道自己是祸水?不过,自己没害着人,倒是给鬼见愁和小石头气得火
冒王千丈……"自己不是祸水、又非薄命,难道…难道自己不是红颜? 
  不可能的! 
  若是,这打击实在太大了! 
  像我那么美丽的女于,都不能称作红颜,那么,世间溜溜的女子,至多只能算是青颜、
篮颜、白颜、朱颜了…… 
  当然,说什么,都得除了雷纯之外…… 
  温柔这样胡思乱想着,但对雷纯清丽的容包,却十分的服气。她心中想:要是我是男孩
子,我也一定喜欢她……却因想到这一点,而想到白愁飞,心里一阵恍惚,如掉入冰窖里,
一时间,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张炭却赶紧道:“雷姑娘,你别这么说,会不会武功,根本算不了什么,那次,记得是
去年的六月初一,我要回鹰潭探亲”雷纯笑了,眼睛像星子一般的闪亮着,皓齿也自得令人
心眩,像一个很快乐、很美丽、很单纯的小女孩,正在听大哥哥讲述有趣好玩的故事,“还
说呢,五哥哥真的去探亲┃鹰潭乡下订了头亲事呢!” 
  张炭也笑了,脸上居然红了,像他那么一张黑险,居然也红得邃入瞧得出来,这可达唐
宝牛也看直了眼。 
  可是张炭的羞怯,很快的叉转为忿意。 
  “不过,我回到家乡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说到这里,就不说了,也可能是说不下去了。 
  雷纯连忙按着道:“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我知道,这一年多来,我也尽可能不去想它。”张炭低沉地道,“现在我说出来,是
想告诉你,那时侯,你不会武功,却救了我,要不是你,我早就丧在“淝水不流别人田口的
手里了……” 
  雷纯笑道:“机缘巧合,所幸如此,让我有这个仙缘,结识五哥。” 
  唐宝牛平生为人,何其多管闲事,一听之下,有头无尾,怎生忍得一你们说什么,是不
是那个恶人田老子?” 
  张炭不理他。 
  雷纯不置可否,只说:“过去的事,还提来作啥!” 
  张炭却认真的道:“七妹子,你虽不诸武功,但丽质兰心,除了赖大姊之外,你比我们
都强得多了雷纯清清地笑了一笑,道:“我知道你的用心,我也不敢妄自菲薄,所以……不
是一直活到现在吗?” 
  唐宝牛几乎吼道:“什么事嘛…吞吞吐吐的,这算什么男子汉”温柔也憋不住了,婉声
哀求似的说:“你说吓,你说嘛……”见张炭不理,立即转求雷瞠,“你不说,就是不把我
们当作朋友了?”见张炭仍不为所动,即转瞠为怒,“你不说就算,你求我听,本姑娘还不
要听呢?” 
  张炭仍是没说。 
  温柔正要翻脸,雷纯忙道:“柔妹,待会儿有的是时候,不如你来六分半堂玩玩逛逛,
姊姊再说予你听好了。” 
  温柔十分听雷纯的话,只这么一句,便转忿为笑,要是旁的人,她才不依呢。 
  唐贸牛目定口呆好一会,才喃喃地道:“奇迹,奇迹……” 
  这次轮到张炭禁不住问:“什縻奇迹?”他原本也是个多管闲事、唯恐天下不乱之辈,
刚才只是被勾起伤心事,一时恢复不过来,而致完全变了个人似的,而今,心情已略为恢复。
又“原形毕露”了起来。 
  唐宝牛口直心快,说:“了不起,了不起。” 
  这回轮到张炭发了急:“什么这样了不起?” 
  “女人,唉,女人,”唐宝牛叹道,“女人多变,犹胜我唐门暗器。” 
  张炭赫然道:“你真的是蜀中唐门的人?” 
  唐宝牛回过身来,一对虎目,瞪住他道:“我是不是姓唐?” 
  张炭一窒,只好道:“是罢。” 
  唐宝牛气虎虎的道:“姓唐的就一定是四川姓唐的那家吗?不能有第二家?姓唐的使着
器,就一定是川西唐家堡的暗器吗?不能有第二家么?” 
  张炭给他问得有些招架不住,只好嗫嚅地道:“有是有……不过,不过……” 
  唐宝牛又吼了:“不过什么有话快说,有……那个快放?”他因“姑念”在场有两价女
孩子,而且都云英未嫁,貌美如花,说话总算已“保留”了那么一些。 
  张炭说:“别的唐门,似乎没那么出名。” 
  “有一家,也有一个,名动天下,”唐宝牛认认真真的道,“保准比蜀中庸门有名!” 
  张炭嘿嘿干笑道:“该不是阁下自创的那一家罢?” 
  “绝对不是,有史为证,”唐宝牛光明坦荡的说:“你以为我会像你那么自大狂么?!” 
  这回,温柔和张炭都自卑了起来,思而想后,怎么都想不到究竟是那一号人物,忍不住,
齐声问: 
  “是谁?” 
  唐三藏!唐宝牛得意洋洋的说,“他的暗器是连齐天大圣都能治得服服贴贴的金钢圈,
是如来佛祖传授给他的。” 
  说完这句话,唐宝牛站在那儿,看他的样子,一定是以为自己是可以升天的佛祖了。 
  要不是有雷纯,他真有无可能被张炭和温柔联手打得“升”了“天”。 
  “你又不说是唐明皇:“张炭叫了起来,“你飞梦都可以杀人哩”雷纯连忙劝阻。 
  “温柔是我所见过最乖的女孩子,也是我最汞的妹子,”雷纯这样说,“五哥当然也会
知道,唐巨侠风趣好玩,正跟你们开了个玩笑。” 
  她补充了一句:“开玩笑也要向有度量的人才开的,唐巨侠慧眼识人,这次可员选对了
人。” 
  就这几句话,一切干戈,化解于无形。 
  温柔要做乖女孩。 
  张炭只好不与唐家牛计较。 
  “我们且不管唐三藏是不是姓唐的,但唐巨侠的联想力无疑十分丰富,连孙悟空都变成
了武林人物,真是一种创举,”雷纯轻轻的笑着说:“也许,古代的神话故事,根本就是当
代的侠义传奇,只不过再夸张了一些些,说不定,真有其人、实有其事呢:”温柔却说:
“雷姊姊怎么看我是乖孩子?” 
  雷纯微讶反问:“怎么?你不乖吗?” 
  温柔唉声叹气的道:“现在的女孩子,都不是乖了,她们都爱壤的,越壤,就越人所接
受,越会使坏,就越为人所看好,为人所崇拜。” 
  “是么?”雷纯悠悠游游地道:“现下江湖上时兴这个縻?” 
  温柔眨着里眼:“是呀,而且,我自己觉得,我一向,都不是很乖,家里给我闹得谁都
怕了我,鸡飞狗跳,拜入了小寒山门下,师傅也说我:师兄姊们当中,算我最皮,最不长道,
又最会捣乱……” 
  “你聪明呀,才顽皮,聪明人才能顽皮得起。”雷纯笑吟吟地道:“你师父这样说,只
不过是跟你开着玩罢了……” 
  温柔分培道:“不啊,我师父平日对我挺慈蔼的,但她训起人来,也够把人吓得魄散魂
飞的了……” 
  雷纯肃然道:“尊师红袖神尼,是当今武林中最受敬重的人物之一,与世无争,避世已
久,她说的话,可能是用心良苦,并非苛责,要是她不疼你,你不乖,她怎会让你不远千里,
来劝你大师兄回心转意来着了……” 
  温柔不听犹可,听到这里,眼圈儿一红,道:“就是呀,他们给我出来就好了。” 
  这一句话,倒把雷纯十张炭等全吓了一跳,雷纯诧然问:“你是说…:二张炭道: 
  “你出来,令师和令尊……”雷纯道:“他们都不知道?”张炭急道:“那你还敢出
来:”温柔一见他们全变了险色,她自己嘴儿一撇,几要想哭,雷纯忙拍拍她的肩,抚着她
的乌瀑也似的长发,柔声道:“你说过,你这次出来,是令师红袖神尼派你来找苏师哥的,
而且,令尊“嵩阳十九手口温晚温大人,也同意你来此,原来,你是自行溜出来的……” 
  温柔扁着嘴儿,很委屈地道:“就是呀,我要是不偷溜出来,他们这辈子只怕都不让我
出来呢。要俟我学成之后才能下山……那些功夫又不好学又不好玩,学成之后吗,只怕我都
眼角几十条皱纹、额角几百条皱纹,嘴角几千条皱纹,老罗,还下山干啥去!” 
  张炭和雷纯都听得暗捏了一把汗,想到德高望重的红袖神尼还有名重朝野的温晚温嵩阳,
得知温柔失踪的消息,当何等之急:却听温柔道:“要真的是师父叫我找苏师哥回来,他那
还敢在开封府里忙着跟你爹爹闹事!” 
  雷纯和张炭这下总算是弄清楚了:温柔这次来京,真的是没得过红袖神尼的首肯、温晚
的允可! 
  唐宝牛却兴高采烈地一拍大腿,可能用力太钜,自己也痛得一龇牙,道:“好啊,这样
你就不必赶着回去了,咱们玩够了开封府,就可以找沈大哥闹着玩去!” 
  他口中的“沈大哥”,正是他所最崇仰的沈虎禅,沈虎禅和方恨少及唐宝牛,近年来被
江湖上人称为“三大寇”,名义上虽是“寇”,但许多武林中的人,以及受过他们赈济的贫
寒弱小,都当他们如同“四大名捕”样般崇敬的人物。 
  温柔破涕为笑:“好哇,”又抱住雷纯的手邀道:“姊姊也去。” 
  雷纯抚了抚她额前的发,这样看去,很有些奇特,因为雷纯样子很小,举措却十分成熟,
温柔的样子也很娇孺,举止间更显稚嫩,两人在一起,虽然温柔请武,雷纯不会,但明显地
雷纯像是她的姊姊,反而成了照顾她的人了。 
  “在没有离开京城之前,不如妹妹来我处作客,”雷纯说,“姊姊有私己话要跟你说张
炭一听,便道:“温女侠是金风细雨楼的人,又是苏公子的师妹,这样过去六分半堂,不会
有些不便罢?” 
  温柔没好气的道:“你忑也太顾虑了,凭六分半堂想动本姑娘?他动得起!” 
  一个人目睹六分半堂和金风细雨楼的好手力哄关七后,尚且还有那么大的自信,信心丝
毫不受动摇,怕也只有温柔一人了。 
  当然还有一个人。 
  那人当然就是唐宝牛。 
  唐宝牛也兴致勃勃的道:“好啊,我也过去瞧瞧。” 
  雷纯仰着美丽的睑,问道:“你去干什么”唐宝牛一见这张幽艳的脸,登时酥了半截,
晕了泰半,鼻瘥瘥的又想打喷嚏,只道:我要……我要保护她呀…温柔更没好气,啐道:
“谁要你保护来着?!” 
  “你:“仁宝牛这头被雷纯一张水灵似的笑厣,弄得骨酥心乱,再加上瞠喜花容的温柔,
更没了主意,“我……我只是要……” 
  温柔顿足道:“你要什么嘛?” 
  雷纯温和她笑道:“我们姊妹说些体己话,你不要来。” 
  唐宝牛吃吃地道:“那我……在什么地方等你?” 
  温柔气鼓鼓的道:“你不要等好了。” 
  雷纯向张炭问道:“五哥要不要一道来六分半堂?” 
  张炭想了想,道:“我想,晚些才同去。” 
  雷纯有些犹疑:“五哥……” 
  哦,我不走的,就算走,也会先告诉你一声,你放心,我不会不辞而别的,”张炭恍惚
地道,“我只想静一静……不过,我仍是耽心,温女侠她”“你也放心,爹知道温女侠跟金
风细雨楼,实在没有太深的渊源,他要对付的是苏公子,如果得罪温妹昧,只是与红袖神尼
及温晚结仇,对六分半堂一无好处,同时,也威胁不了苏公子;至于迷天七圣,已给掀翻了,
在城里大致不会有人再动得起我们姊妹两人罢?”雷纯这样地道,温柔却听不出来,雷纯其
实已经暗示了:温柔无足轻重,就算擒下了她,也不足以使苏梦枕就范,“如果小张你你着
我这又忘了叫五哥了。五哥担心的是其他的人括手惹事,不过,六分半堂加上金风细雨楼,
那是不白发生什么乱子的。” 
  张炭明白雷纯讲的是实情。 
  雷损留住了豆子婆婆与林哥哥两名堂主,在街口远处等候雷纯回返六分半堂,其实,也
是在执行维的责任。 
  看来,到了京城,雷纯真的已不需要自己的保护。 
  温柔在那边,却在忙不迭的支使苏梦枕留下来护送她的师无愧先回金风捆雨楼。 
  唐宝牛见张炭也不走,本来有点失落的心情,一变为想打探别人的隐私,即过去用刚才
拍自己大道的力道一拍张炭肩豪笑道:“来:咱们不管这干孔夫子说难养的动物,哥儿俩豪
情豪情点,喝酒去:”“豪情点?”张炭苦着脸抚着自己的肩膀,“我就耽心你老哥太豪情
了。”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