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之《温柔一刀》
三九、三指弹天


  白愁飞洒然衍了出来,顿感觉到风势强劲。 
  “你是谁?”白愁飞傲慢地道,“我手下一向不杀无名之辈。”“你又是谁?六圣主手
下一向不杀无名小卒。”修长个子说,但他立即发现,他的话已不知不觉的“模仿”了眼前
这个傲岸的年轻人。 
  “原来是六圣主,”白愁飞冷诮地一笑道,“那你不算是无名之徒,只不过是见不得人
的东西。”六圣主怒极,但他很快的就控制了自己的情绪:“你知道我们口迷天七圣口这次
总共来了多少人□?” 
  白愁飞只见大街小巷,连一个人也没有,只有狂风卷沙,吹得些木门家俱吱嘎作响。 
  “这趟来了两百一十七人,都是我们的精兵,”六圣主得意地道:“何况,还有七圣主
亲临。”然后,他下结论:“你胆敢说出这种话,你是死定了。”白愁飞突然笑了起来。 
  “你真可怜。”他道。 
  六圣主的怒意又陡升起来。 
  这次,他几乎压制不住自己。 
  “你为了威吓我,不惜抬出带来的一班乌合之众,又怕得罪关七,慌忙抬出他来压阵,
诚惶诚恐,既怕风大又想起浪,我真为你感到丢脸,”白愁飞的语言如尖刃,“究竟你是没
有信心,还是想找帮手?” 
  六圣主尖啸一声。 
  他从来没有感到那么愤怒过。 
  他的身形一晃,可是,在他身旁那名□小精悍那五圣主,却突然“弹”了出去。 
  说他“弹”了出去,他真的以在极强力的机簧上“弹”了出去的。要不然,任何腾动,
都没有这种声势。 
  甚至还发出剧烈的破空之声。 
  他第一个掠过的人便是王小石。 
  他的手已自衣袖伫“拔”了出来,就像拔出了什么利器,隔空发出一掌。 
  他的手掌又短、又粗、又肥、又厚,而且手奇短,短得几乎只有常人的第一指节。 
  王小石双掌一挫,硬接一掌,正要猱身而上,拦截他的来势,陡然,发现这一掌有王重
可怕的威力,同时逼发。 
  第一层是掌力,波分浪裂的掌力。 
  第二层是阴劲,惊涛骇浪的阴劲。 
  第三层是毒力,排山倒海的毒力。 
  接掌的人,就算能抵得住掌力,也会被他掌力所蕴含的阴劲而分筋错穴,就算也能抵挡
得住他的阴劲,也会为他掌力阴劲所带出的毒力所制。 
  王小石连忙□住心脉,飞返。 
  五圣主已到了唐宝牛和张炭头上。 
  唐宝年长空掠起,作势一栏。 
  他块头大,这一拦可说是飞鸟难渡。 
  可是他们人才腾起,左脚已被任鬼神一把握住,往地上拖。 
  唐宝牛天生神力,任鬼神这一拖不下,反被他往上空扯,双脚离地。 
  邓苍生这时也及时掠了过来,一把抓住唐宝牛的右脚,两人一齐合力把唐宝牛征地上扯,
但唐宝牛力大无穷,竟把二人一齐扯到牛空。 
  三合樱只有两层楼,二□已塌,他们纵了上来,唐宝牛为了跟这两人比力气,施出了蛮
劲,竟窜上了老半天,撞破屋顶而出,然后才落了下来。 
  但他已忘了,自己为了什么窜上来的。 
  张炭跺足冷哼,他知道该由自己拦住五圣主了。 
  他约五十七个空碗,忽尔合而为一,变成一条碗柱,像棍子一般飞□五圣主。 
  五圣主掠势鱼变,但张炭的碗柱也急变。 
  五圣主纵到那伫,他的碗就搁到那伫。 
  可桂他的碗往上攻,胸腹之□,几乎被颜鹤发的一双铁爪,抓成了千疮百孔。 
  颜鹤发已然欺近,张炭顾不得羽阻五圣主,五十七只空碗一分为二,使成两条碗鞭似的,
远攻近守,封截颜鹤发的玫势。 
  五圣主已到了温柔身前。 
  温柔等着有出手的机会,已等了好久了。 
  她一跳就跳了出来,沈雷、甩发、扬刀,娇叱道:“呔:本小姐──。”倏地,纤细的
人影一晃,朱小腰一掌拍来,刁、年、扣、弹,已夺去了它的刀。 
  温柔气极了。 
  朱小腰一招得手,冷笑疾退,但人影倏闪,急攻她的咽喉。 
  朱小腰一怔,忙妲刀封切,温柔变招急切朱小腰的手腕。 
  朱小腰一笑道:“你又如何?”弃刀反□,掌玟温柔腰胁。 
  温柔的身形,像鹅毛遇急风一般,陡然飞退,又杨刀霍霍,舞了淡惘刀花,叱道: 
  “鼠辈!胆敢暗算本小姐!来吧! 
  朱小腰倒是心中自惕:这小妞武功稀松平常,但刀法倒是俐落,如果背厢下舌功,这套
刀法决不可小觑;更须提防的是她的□功,仿佛就是“天山派”的“瞬息千里”身法,自己
夺刀后旋又被对□所夺,就是没料到对□的轻功如此快而无声,险些失着。 
  温柔失刀,面上大大无光,幸仗着小巧身法,及时夺回兵器,只想跟朱小腰一拚,浑忘
了拦截五圣主的事。 
  梅、菊、竹三剑婢,同时出剑,刺向五圣主。 
  这一剑九式,只要一剑既成。三剑回旋,即成阵势,就算是武功比她们三人合起来都高
的人,也得为剑阵的威力所制。 
  可惜她们少了一人。 
  兰剑已殁。 
  五圣主一掌就把三人扫了出去。 
  他已到雷纯身前,本想一把揪住她。 
  可是雷纯很定。 
  定得很美。 
  美得很灵。 
  灵得很定。 
  大敌当前,危机四伏,她一点也没有慌张,一双幽灵若梦的眼,正凝向五圣主。 
  五圣主一呆。 
  连他这样凶戾的人,一时也不敢生冒渎之心。 
  五圣主当下一揖道:“得罪。”化掌为指,想点倒雷纯。 
  可走他的手才一动,忽听背后有人说道:“小心了,从现在起,你只有退,一直返到你
原来的地方为止。” 
  这句话一起,他腕着见剑光。 
  听见剑风。 
  发现剑气。 
  以手发出来的剑光、剑沌、剑气。 
  这句话说着的时候,他就开始在退。 
  无论他招架、闪躲、逃避、反击,□没有用。 
  如要保命,只有退。 
  这句话说完的时候,他已退到原来的地□,、关七的身边。 
  然后他才能喘一口气,着见向他出剑的人,正是王小石。 
  笑嘻嘻、无所请、无可无不可的王小石。 
  他现在完全相信,如果刚才王小石要杀他,决非难事如果王小石还加上“相思手刃”,
要杀他根本就相不费吹灰之力。 
  他发现身边还有一个人。 
  那是六圣主。 
  可是六圣主已完全换了个样子。 
  他几乎认不出是他了:因为六圣主的一身衣衫,破烂零碎,已跟行乞了二十年的叫化子
没什么两样。 
  也许所不同的只是:六圣主的衣衫,只破烂,而不脏。 
  其实,六圣主在尖啸的时候就动手。 
  他一晃身就到了白愁飞的身前,但这一晃要的功夫,他已隔空攻出六指。 
  六指破空,如剑举般飞袭白愁飞。 
  两人距离愈近,指劲越是厉烈。 
  白愁飞笑了。 
  他捋袖。 
  □起左手。 
  伸出尾指。 
  然后反□。 
  他每一扬指,就有三震,在他第一震的时候,六圣主已攻到笫六指。 
  六圣主压恨儿没有攻出第七指。 
  因为他攻不出。 
  白愁飞一出指,破空四射,六圣主只右闪躲。 
  用尽一切办法闪避。 
  白愁飞一轮急攻,尾指再加上无名指,六圣主退得越远却戚□到对方指风,越走剧烈。
六圣主衣衫已被指劲切碎割开,狼狈异常。 
  六圣主一面疾退,一面闪躲,但全力往关七的铁椅那儿靠拢。 
  白愁飞明白他的意思。 
  六圣主是向关七求救。 
  白愁飞也不知是无意抑或是特意,其中一指,破空攻向关七。 
  关七一脸茫然,然后他的手像摔起一杯茶送进嘴边似的,这动作做得不徐不疾,不道.
不变,只走一个极平常的动作。 
  可是白愁飞立即戚觉到自己这一指宛似泥牛入海,指劲不但但但一点效用也没有,而且
像在突然间消失了。 
  白愁飞心头一伫,收指,不再追□。 
  关七脸色依然惘然,眼神却不那么空□了。 
  他一直望着雷纯,脸上竟出现温柔的神色来。 
  他化解了白愁飞那一指,自己似乎也并不知道。 
  这时候,大家都停了手。 
  六圣主死伫逃生,十分凶险,气喘呼呼的向白愁飞怒指道:“你这是……什么指法月”
““惊神指口。”白愁飞调侃似的说,但全心戒备着关七,“口惊神指口伫的“三指弹天”,
我用的只是尾指,威力最小的手指。” 
  六圣主厉声道:“江南霹□堂的雷卷,是你什么人!?”白愁飞道:“你不配问。” 
  “我可不可以问你们一件事情?”这声音很细、很嫩,甚至很幼徙,问得也很客气、很
得体、很婉轳,甚至很空洞、很没有信心的样子。 
  这却是关七向他们问的话。 
  白愁飞呆了一呆,道:“请说。”王小石也过来,站在白愁飞身边:“请问。” 
  “雷姑娘是我的夫人,你们为什么要拆散我们?”关七这样问。 
  堂堂“迷天七圣”的领袖居然问出这样的话来,一时间,白愁飞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王小石忙道:“因为雷姑娘不答应。”关七惘然道:“是雷姑娘不答应吗?”他远望着
雷纯,轻轻地问。 
  雷纯在远处坚定地道:“我不答应。”关七道:“为什么?”白愁飞冷笑道:“你知不
知道,你想要知道的答案,会令你很难堪?”关七道:“我不管。我要知道答案。”白愁飞
扬声道:“好”正要说几句伤人的话。 
  王小石忙截道:“因为雷姑娘已订了亲。”关七迷茫地道:“谁要雷姑娘订亲的?”张
炭抢着道:“是雷总堂主。”关七茫然道:“雷总堂主?”六圣主忙俯身道: 
  “就是“六分半堂”的首领雷损。”关七仿佛在苦思些什么,然后又问:“雷姑娘跟谁
订亲?”王小石和白愁飞对眼前这个苍白的人,都诧疑起来,忙着观察,反而没有答话。 
  唐赞牛见张炭开了口,他也大声地道:“是苏梦枕!”关七恍恍惚惚地道: 
  “苏……梦……枕……”仿佛这名字很熟悉,可是一时又想不起是什么人。 
  五圣主也压低声音道:“是“金风细雨楼口的楼主苏梦忱。”“哦,是他。”关七向雷
纯摇摇的说:“雷姑娘,你不必为难,你既然已订了亲,我也不会怪你”然后他轻描淡为的
加了一句:“我会叫雷损改变主意,命苏梦枕主动退婚,这不就得了!”这句话一说,一众
皆惊。 
  “你来。”关七居然还向雷纯招手,“我现在就带你走,带你回去。”白愁飞的脸色变
了。 
  变得更白。 
  他越怒,脸色越白;酒喝得越多,脸色越;人杀得越多,脸色也越是白。 
  他肤色白皙,给人一种干净、逸雅、出麈,感觉,跟关七的白,并不一样。 
  关七的白,是不健康的,仿佛失去了生命失却了血气。 
  可是也有一些相同。 
  两人的白,都令人感觉到一股煞气。 
  凌厉的杀气。 
  白愁飞的脸色开始变自,手指也变自,使得手背上的青筋更显分明,突露的指节更加修
长。 
  “你这句话,只有两种人才说得出来,”白愁飞道,“疯子或白痴!”关七的眼光突然
盯住白愁飞,陡然尖声道:“你说我是疯子?!”白愁飞跟他对望了一眼,突然生起了一个
奇异的感觉:死!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