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之《温柔一刀》
三七、手刀掌剑


  邓苍生第一个就按捺不住。 
  这些人中,他所吃的亏也最大,他巳不得早些收拾了这小子,好去杀了唐牛泄恨。 
  他双掌一台,一上一下,擦掌倏分,破空尖啸之声陡起,掌劲在啸声之前已玫到王小石
左肩,但任鬼神的“鬼神劈”却在“苍生刺”内力攻到之前,遥劈王小石右肩,其中来看颜
鹤发一声清叱:“接招了!” 
  王小石看准来势,猛一沈身。 
  他这一沈身,沈得恰是时候。 
  “苍生刺”、“鬼神劈”都击了个空,两股刚猛的内力,交撞在一起,“砰”的一声,
任鬼神、邓苍生全被对方内劲震得一晃。 
  但就在王小石沈身的时候,一股柔力已无声无息的涌至。 
  柔力就发自朱小腰的皓腕与指尖。 
  武林中,能以腕底及指尖隔空发动的掌力,本就不多,能使“阴柔绵掌”的人,更是少
见,把“阴柔绵掌”练得可自指尖、手腕发劲的,就只有朱小腰一个。 
  朱小腰这一招似有还无的攻到,但却要比任鬼神和邓苍生那两记猛攻还要可怕。 
  王小石忽然双手一挂。 
  他的两爿袖子,忽往上空一卷,再撒下来。 
  他的身子仍然半沈,马步平贴,这一招看来诡极,朱小腰的“阴柔绵掌”已当胸攻到,
他既不躲避,也不硬接,却突然举袖,难道是投降不成? 
  朱小腰这一出招,站在战局之外的唐宝牛已顿戚寒意,张炭不由自主悄悄的退了几步,
以避寒锋,唐宝牛咬牙苦挺,也暗伫打了冷颧。 
  而今两人一见王小石摆出这种姿态,大为诧异,两人身影一晃,想要加入战局臂助,不
料分别觉得肩上一沈,双脚寸步难移,回首一望,原来是白愁飞,双手各伸出一指,□在两
人肩膊上。 
  可是这一只手指相加,却仿似有千钧之力,张炭与唐宝牛休想移动牛步。 
  张炭与唐宝牛心中均是一栗:要是这家伙是敌人,自己这条性命岂不就像他指下的蚂蚁。
却见白愁飞眼中发看光。 
  他看看王小石的招式,就心头发热,脸上发热,眼光也发热。 
  “好招式!”他心伫喝道。 
  “砰”的一声,朱小腰小小的腰身一挫,令人心疼一折,像要折断似的,几乎飞出了窗
外,但她随即又徐徐的站了起来。 
  腰身美好如昔,并没有折,也没有断。 
  就像猛烈的强风吹袭,柳枝飘曳,但却不折。 
  不过,刚才那一阵岂是强风? 
  王小石趁“鬼神劈”与“苍生刺”对击之际,以巧妙把两股内劲转送了过来,跟它的
“阴柔绵掌”对击。 
  “阴柔绵掌”虽擅于消解内家罡气,但一下子要面对已经因对□而爆炸开来的“鬼神劈”
与“苍生刺”厉劲,就像一个本来食量极好的人忽然要他吞食五十粒伫,恐怕也吃不消。 
  唐宝牛这才明白王小石的用意。 
  也了解白愁飞为何制止他们前去。 
  他地想起了张炭的饭量,所以问:“如果我先让你吃下五十粒蛋,你还能扒下几□饭?”
张炭被他突如其来的一问,摸不看脑袋,只好答:“对不起,王八蛋送来的蛋,我一向不
吃。”要不是白愁飞的手指仍按若他俩,要不是颜鹤发这时已发动了攻击,两人这会儿恐怕
又要动起手来了。 
  “擒拿手”的第一个条件,就是要近身。 
  如果不能贴身近搏,“擒拿手”根本矢去了效用。 
  事贸上,擒拿手在近身搏战中,一直都是最有用和最有效的武功之一。 
  可是颜鹤发的“鹰爪手”却完全突破了这个制限。 
  他一发招,就是“金蛟剪”,虽然是隔空发出,可是等于在半空伫有一对无形的铁手,
左扣咽喉右锁协,急攻向王小石。 
  王小石在方寸之地,急翻疾腾,“横架铁门闩”,步眼陡换,“云龙抖甲”,破解这一
招隔空擒拿。 
  颜鹤发的“隔空鹰爪”,却一招紧过一招,“韦陀捧杵式”,跟若卷扫而至,招未用者,
“洗窗泄地”、“铁羽凌风”,上攻下取,掌尢凌空,真快真劲,不容登空,便已变招撤掌
易招换式,势子快若电忙石火。 
  这简直比与人近身肉搏施展擒拿手术,还更多了一层方便,更增一倍猛烈。 
  颜鹤发这一出手,王小石便叹了一声。 
  白愁飞也“噫”了一声。他知道现刻若换作自己,“惊神指”也得要出手了。 
  却不知王小石如何应付? 
  王小石长叹一声,出刀。 
  他并没有拔刀,如何出刀? 
  他只是以掌为刀。 
  刀割空,乃势破空,刀劲越空。 
  刀气在颜鹤发每一招刚刚施出之际,已划断了他的后劲。 
  故此,就算颜□发的“隔空鹰爪”施加在他的身上,也等于完全失去了效用。 
  颜鹤发每攻一招,王小石就发隔空刀气,切断了他的劲力。 
  对方每攻一招,他,即随手破去。 
  颜鹤发身形急走,这人童颜鹤发,激战时眉发激扬,脸容又俊秀异常,但攻出了三四十
招、依然打空之后,他的一张脸,也越胀越红了起来,也难免开始有点气喘咻咻了。 
  王小石好整以暇,只看准来势,对方招式一发,他才发刀。 
  这是什么刀? 
  白愁飞在这时突然想起了两个人。 
  一个是当年“权力帮”麾下的“八大天王”之一:“刀王”兆秋息,兆秋息一身是刀。
一生精研刀法,可是他最为人称绝的一把刀,还是他人刀合一的“手刃”。 
  另外一个是何不乐。何不乐是“试剑山庄”的副庄主,外号“一刀断魂”,就连当年威
震天下的“铁拳”屈雷,也是死在他的“手刃”之下。 
  这两人的武功家数,全然不同,但拿手绝学,都是“手刃”。 
  可是王小石所使的,还不止于“手刃”。 
  “手刃”尚不能隔空发劲。 
  王小石以手为刀,挥洒自如,使来宛如手中握有一把丈七长刀,无坚不推,无固不破.
无攻不克,这简直可□当年萧秋水纵控白如、似刀非刀、意在刀允,乃随心到的“小刀”。 
  萧秋水便曾用“心刀”掌败了“刀王”兆秋息的“手刃”。 
  王小石的出手,更像“心刀”。 
  王小石每划出一刀,颜鹤发便得手忙脚乱了一会。 
  王小石并没有反攻。 
  他只是破招。 
  他的刀越使越快,越来越凌厉,三合楼上,全被森寒的刀气所笼罩。 
  不过他的敌手,却不只是颜鹤发一人。 
  朱小腰、任鬼神、邓苍生也全力出手。 
  “阴柔绵掌”、“鬼神劈”、“苍生刺”和颜鹤发的“□扒手”隔空交织成猛劲柔力的
气流,纵横交□,攻杀王小石。同时间,四人力位疾变,乾、坤、坎、离、艮、震、巽、兑。
四大力位急移,兼走休、生、伤、杜、景、死、惊、开,一时斜月三星式,一时渔父撒网式,
手底下绵延回环,四人鼻洼鬓角都见了汗,每招击虚攻际,闪翻攫扑,这下才算是激出了四
人的看家本领、一身功力。 
  一向胆大的唐宝牛,也为之口眩神驰。 
  本来戏谑的张炭,也为之目定神呆。 
  王小石的刀势渐弱。 
  张炭忽问:“你想你的朋友死?”白愁飞本来正在注视场中,眼中发出狂热的光芒,闻
言一怔,“什么?”张炭道:“你再不拿开你的手指,张大爷就不能去帮你的朋友,你的朋
友就要死了。 
  “白愁飞一笑道:“你放心,我这个朋友,可不怎么容易死;能制他死命的,依我看,
北京城伫,只有几个人有资格,但也说不定反死在他的手上……”唐小牛眼伫不放过这么精
彩的剧战场面,耳伫又不放过张炭和白愁飞的对话,口伫更接问道:“他们是谁?有没有我
唐巨侠?” 
  白愁飞双眼也盯看场中,就像看一件稀世奇珍,喃喃地道:“雷损、苏梦枕、我、关七、
狄飞惊、雷动天……” 
  蓦地,场中剑光掠起。 
  王小石发出了破空剑。 
  他右手发刀,左手出剑。 
  刀剑仍在鞘中。 
  但他以手使刀作剑,无疑要比真刀真剑更凌厉。 
  白愁飞见剑光,语音一顿,失声道:“不行,雷动天还不行!”他一说完这句话,场中
局势大变。 
  任鬼神突然发现他的“鬼神劈”劲力被切断、内力反挫,他正竭力卸去自己所发出的内
劲,王小石已向他凌空发出一剑。 
  任鬼神仓促问硬接了一剑。 
  他横飞出了窗外,然后扎手扎脚的掉了下去。 
  那是因为他应付这一剑已让了他全力,连腾身轻功也无法兼顾。 
  他掉下楼去的时候,正好是邓苍生破墙而出之际。 
  邓苍生要应付王小石的凌空一刀,奋力接下,但被自己所发出的“苍生刺”回挫,硬捱
一记,撞破木板,往楼下落去。 
  朱小腰在刀风和“阴柔绵掌”狂风骤雨般的回挫之下,腰似柳条,游转瓤荡,一忽儿飘
上屋梁,一忽儿飞上柱椽,就像一叶轻舟,在雷行电闪与惊涛骇浪中起伏浮沉,但始络没被
吞灭。 
  虽然未被吞兹,但毕竟也失去了方向。 
  颜鹤发始终以铁牛耕地式强撑,千指上上作响,每攻一招,这种卜卜之声更加沉响,刀
光闪动,剑气纵横,王小石的一双空手,竟比真刀真剑还可怕。 
  颜鹤发的眉愈白,须愈白,发愈白,但脸色更是涨红。 
  他突然大叫一声,冲天而起,一手在朱小腰腰身一揽。 
  朱小腰水蛇般的腰身,像被突然灌注了元气一般,陡地弹起,与颜鹤发一齐掠出窗外,
唐宝牛大奇,脱口道:“打不过,溜啦?”话未说完,颜鹤发、朱小腰、任鬼神、邓苍生已
一齐掠了进来。 
  原来颜鹤发自知困战下去,仍得败于王小石的凌空刀、隔空剑下,于是骤然放弃,以内
力灌注朱小腰,助她却开挫力,两人再一齐抢出窗外,截救了身形直往下坠的任鬼神与邓苍
生,再度掠回三合楼来。 
  王小石一见他们叉上了来,分别站在东南西北四面,微微叹了一声。 
  他五指本已放松,现在又紧拢了起来。 
  左剑右刀。 
  白愁飞在王小石发出“隔空相思刀”的时候,已经想起了昔日名动江湖的两个人: 
  何不乐与兆秋息,王小石一发出“凌空销魂剑”的当儿,他又想起另外两个名动天下的
人物。 
  冷血与方中平。 
  “四大名捕”中的冷血,平生与人搏战,只进不退,只攻不守,绝学四十九剑,无一式
妲剑自守,听说他的第四十八剑,是以断剑作招,后来又创出第四十九剑,以剑锷为招,而
还有第五十剑最后一剑。 
  “剑掌”很少人能逃得过冷血的“剑掌”攻势下,就算武功比他高的人,也不例外。 
  当时武林之中,以掌作剑成名的,却不是冷血,而是“袖中剑”□中平。 
  方中平是“长笑帮”的总堂主,他的绝招是“掌剑”。 
  “掌剑”虽名闻天下,直至后来为何不乐的“手刃”所破,但在真正的掌剑修为上,冷
血的“剑掌”虽不怎么为人所知,但肯定要远胜方中平的“掌剑”。 
  冷血的“剑掌”并不出名,因为那是他的杀手□。 
  一□人的杀手娴,越是少人知道,越能达到杀手□的效果。 
  同理,让人知道得大多的杀手□,就未必能算是杀手□了。 
  不过方中平的“掌剑”,是以掌作剑,把掌功练得可以发挥剑的威力,冷血则更进一步,
把掌和剑合而为一,掌就是剑,剑就是掌,剑在人在,剑亡人亡。 
  王小石的“凌空销魂剑”则不一样。 
  既没有掌,也没有剑。 
  他使的可以是掌,也可以是剑,忽掌忽剑,不掌不剑,但跟右手刀配合之下,他的左手
便赫然是剑,发挥了剑的威力,而且还发挥剑所发挥不到的威力。 
  故此,王小石左手剑的威力,可以说是被右手刀逼发的,而他右手刀的威力,也是给左
手剑引发的。 
  这种威力,令人□为观止。 
  令人咋舌。令白愁飞只有一个想法:不知自己的“二指弹天”在王小石的“隔空相思
刀”、“凌空销魂剑”一战,究竟儿谁胜谁负? 
  若自己不能与这绝世奇刀、罕世奇剑一战,可以说是天大憾事! 
  王小石也一脸憾色。 
  “再打下去,我可不行了:“他拱手道,“四位就此停手,咱们无仇无怨,何必非分死
活不可?” 
  四人互望一眼。 
  颜鹤发沈看脸色道:“错了。”王小石知道四人必不肯千休。在世间伫,有多少人勇于
接战而又肯承认失败呢?他只有道:“那么……” 
  颜鹤发断然道:“我们不打了。”王小石一怔,忙道:“承让,承让。”颜鹤发截道:
“什么承让,我们根本没有让,已尽了全力,但还是打不过你。”他顿了一顿,才道:“我
们绝对打不过你。我们输了。”王小石反而大吃一惊,心中震佩:这四名圣主,不愧为成名
人物,竟然服输,当众承认战败。 
  颜鹤发接道:“不过,我们也很遗憾。”王小石奇道:“为什么?”颜鹤发微喟道:
“我们保不住你了。”土小石不明所指。 
  颜鹘发道:“因为七圣主已经来了。”他补充道:“刚才我们踏下去的时候,看见七圣
主和五圣、六圣,已到了楼下。” 
  白愁飞喑吃一驾,有三人到了三合楼下,居然连自己也一无所觉! 
  只见邓苍生、任鬼神、朱小腰脸上都出现很奇特的神色。 
  有的像是惋惜,有的像在庆幸,有的简直是在幸灾乐祸,总而言之,他们的眼光都似在
看几个醢死的人最后一面。 
  王小石顿戚不服气,□声道:“迷天七圣主是什么人物,我早想拜会拜会。”只听楼下
一人稚嫩的声音道:“想见我,就滚下来吧。”王小石笑嘻嘻的道:“我想见你,你滚上来
吧。”他这句话一说出口,眼前脚下,就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