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之《温柔一刀》
三六、梦里花落朱小腰


  二圣的鼻子有没有气歪,王小石不知道。 
  可是他的声音变了。 
  “好,你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会为这句话付出代价的。。”他的声调突然变得很尖锐、
薄得像刀锋划在细弦上。 
  然后他的语音才转为低沉,咳了一声,才说:“你们既然都不想活了…;老夫就成全你
们罢:“他特别强调“老夫”二字。 
  可是他偏偏撞上唐宝牛。 
  唐宝牛的个$%,一开起玩笑来,永远一发不能收,所以他顺水推舟加一句: 
  “老夫人,您就请成全吧。” 
  这一句甫一出口,唐宝牛就死了十二次。 
  假如王小石不在他身边的话。 
         ※        ※         ※ 
  二圣的身子猝然弹了起来。 
  他双指急取唐宝牛的眼珠。 
  可是他却不要挖唐宝牛的眼珠,而是要以双指利入唐宝牛的眼球,直自脑后刺穿出来。
看那指甲绽出刀锋一般的锐光、听那锐利的指风,就可知二圣对唐宝年之怒之毒之$%之 
         ※        ※         ※ 
  为什么他会那么怨? 
  为什么他竟那么毒? 
  为什么他要那么愤? 
  什么事使他这般恨? 
  王小石也觉得唐宝牛的玩笑有些过分,但也不值得这般忿恨。 
  他已无暇多想。 
  他长身拦在唐宝牛身前。 
  二圣三次取唐宝牛一对眼珠,王小石三次截住了他。 
  到了第四次,连王小石也有些截不住了。 
  二圣的攻势着实太凌厉了。 
  凌厉得竟只求杀敌,不顾自身。 
  唐$%牛双眼闶始有了一点惧色,但他还是睁着一双大眼,好奇的看$%不休。 
  这越发使二圣恨不得把他的一对招子活生生挖了出来才能甘心、方可$%忿。 
  王小石又拦身挡了一次,“哧”的一声,肩膊上的衣衫竟给划了一道口子。 
  二圣第五次扑土来,口里低叱道:“滚开,不干你事:”王小石叹了一声。 
  随叹息而出刀。 
  刀光像一首动人的诗。 
  刀像梦。 
         ※        ※         ※ 
  梦。 
  梦里花落,梦里花落知多少? 
  “梦里花落”就是这一刀的名称。 
         ※        ※         ※ 
  大草帽裂开,自帽沿裂出两半。 
  帽里,有一张幽灵若梦的脸容,一张艳美如花的容颜。 
  但一双眼神,却怨$%得像一个喑算,王小石只渐开了草$%,并没有伤及这张娇客。 
  王小石一招得手,却怔住了。 
  也明白了。 
  明白了这“二圣”为何对唐宝牛的话这般忿忿。 
  唐宝牛也呆住了,大叫一声,原来打了一个喷嚏。 
  那女子苍白着脸,尖匀如鹅蛋的秀颊抽搐着,她咬住下唇:小让自己发出声来,就在火
道时候,唐宝牛竟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哎呀,你这么美,就不要用帽子来罩着头啦,暴
殄天物啊:“说着又打了一个仰天喷嚏。 
  唐宝牛这句话说的人人一呆,但随即大都心有同感。 
  那女子想哭,听到这句话,脸上竟浮现了一$%“几乎要”破涕为笑的神情。 
  这种神活极难捕捉,但又极美。 
  少女最美的时候,往往就是这种如白驹道隙难以捉摸的神情。 
  大概是因为少女情怀总是诗,而诗一样的情怀,是最难用语言捕捉的,所以诗是语言中
最珍贵的血液,大概即是由此之故罢。 
  少女本正想哭,听到一句赞美,转成了轻嗔,但又不敢笑出来,这从怨毒转成薄怒,薄
怒转为轻哽,直把唐宝牛着傻了。 
  他一见到美丽女子,在心理上立即自作多情,在生理上马上打喷嚏。 
  忽闻雷纯道:“原来迷天七圣”中的二圣,就是“意中无人”朱小腰。 
  众人都吃了一惊。温柔尤甚。 
  她到中原来,其中有一个她极想一见的人,就是失小腰。 
  因为她听说朱小腰有“四很”;很美、很狠、很傲、腰很细。 
  现在温柔是看见她了。 
  她是很美。 
  出手也很狠。 
  样子也很傲。 
  可是整个人套在一件大袍子里,着不出她的腰身,也显不出她的身材。 
  所以道柔很为她屈,便道:“你就是朱小腰啊?干啥穿这样难看的袍子,快换一件风裳
褶裙,我要看着你的腰。” 
  那头上套着竹箩的人道:“好眼力,雷姑娘,那你又能看出老朽是谁?” 
  雷纯沈吟,白愁飞也看不出来,因为迷天七圣来的四圣中,就只有这人还未曾出过手…
“我猜得出来,”忽听张炭举手道,“你就是“不老神仙”|。” 
  他就像小孩子第一次把风筝放上了天般的欢呼道:“你是.不老峒主颜鹤发,对不对?
一定对:你还是大圣哩:”那戴竹篱的人全身一震,喃喃地道:“你是怎……样知道的?” 
  这次连白愁飞都觉得有些佩服起他来了。 
  颜鹤发徐徐除下了竹箩,白发白须白胡子,但两道眉毛却是又黑又浓,脸上皮肤光致致
的,就像个孩童:他清澈的双眼里还充满了疑问:“我又还没出手…… 
  你是如何得知的?!” 
  张炭取出两方古印在手上一扬,笑嘻嘻的道:“你袖里有两颗印,一刻“迷天首圣”,
另一刻“不老神仙颜鹤发”,你着不是颜鹤发,谁才是颜鹤发?” 
  颜鹤发情知怀中古印,一失神间又被张炭愉去,怒不可遏,骂道:“你这个小偷,你我
杀了你。” 
  白愁飞上前一步,长吸一口气道:“很好。”右手五指,轻轻的在左手手背上弹动起来。 
  王小石一见他的样子,便知道他要发出“惊神指”了。 
  如果是白愁飞动手,只怕伤亡就免不了,所以他忙道:“你们是非请雷小姐移驾不可? 
  “除此之外,”邓苍生指着唐宝牛嗄声道:“我还要杀了他:”颜鹤发也向张炭怒道:
“我也要杀了这小偷。”张炭却更正道:“我是人愉,不是小偷。我岂止小偷而已”他们鄱
在二人手上$%过亏,非杀张炭和唐宝牛不能$%恨,连任鬼神也大有此,朱小腰倒不说话了。 
  王小石道:“好,你们要杀人、要抓人,全先得问过我。这事我揽上了。” 
  颜鹤发道:“那是你我死。” 
  “我们无怨无仇,何必一动手就见血,”王小石道:“不如我们找一个好一点的办法,
大家照样比武,可是不闹人命。” 
  颜鹤发道:“你要害怕,赶早夹着尾巴站到一边去。” 
  王小石道:“我是怕,怕我刀剑无眼,一不小心,把你们给杀了,那我会良心不安,抱
憾终生的。” 
  .、四大圣主一齐勃然大怒,王小石却道:“不如这样罢,你们选一个方式,一齐土来,
我一人拜会四位一高招,万一$%悻讨了便宜,只请四位放过一马、罢手算了,如果栽了,死
在四位名满江湖的高人手下,也没有可怨的。” 
  这四大圣主见王小石居然这样卖狂,想以一敌四,心中都不约而同,浮起两个想法:一
是这年轻人一出剑就斩开二圣主朱小腰的草帽,自有过人之能,只怕在这三合楼上,日疋最
难$%的一人;以一敌一,末必能胜,若以四人合敌,倒可一齐毁了他,不过自己都是位高名
重的人,四人联手对付一$%尚名不见经传的人,日后难免道人话柄,而今随着他自己张狂自
召,正可趁此毁掉一名强敌曰颜鹤发道:“小子,这是你自己我死,恕不得人。” 
  王小石道:“这只是我活腻了,没打算怒人。” 
  颜鹤发倒怕他反悔,忙道:“你要担不起,赶快把说话当放屁,咱们也就不道究了。” 
  王小石笑道:“就算我说话是放……放那个气,你们也不是那个气,任由我说放就放,
不认帐死不认帐一。” 
  这一下,四人可全都恼怒了。邓苍生沈渴地道:“小子,你要怎么$%比法?” 
  王小石心知总算把四人都激得朝自己发作了,总比白愁飞一动手就见死活的好,面对这
四大高手,自己着实缔把握,但事情已揽上了,自是义无反顾,微微一笑道:“随诸位的便
吧。” 
  邓苍生为人一向老实,只知京城里来了一个少年高手,腰畔的武器,“非刀非剑,既刀
又剑”,十分辣手,知道王小石是以此为绝学,便道:“我们有四个人,你就一偶人,你要
高兴大可挥刀动剑,我们就以内掌奉陪。” 
  王小石道:“你们四位,一位精于“苍生刺”,十尺内锐风足可持心裂瞠;一住长于口
鬼神劈”,丈内可把人劈杀于掌下。”他向朱小腰及颜鹤发笑道,“至于你们两位,一擅阴
柔绵掌”,阴劲绵长、柔力及远,据说能百步外揉灭烛焰:另一位是当年“鹰爪王雷峰后最
有声望的鹰爪名家,自创“不老峒”的好手,隔空制穴。 
  易如反孥。我这默微末功夫,同四位讨教,原不值方家一笑,自取其庠,不过又想拜领
四位独门绝技,免矢良机……” 
  他这几句话说得在场四圣,不管老的少的、男的女的,心头都一阵$%然,一土小石再接
着话锋说道:“以四位精长的武艺:隔空发放,等闲事尔,同样可各荩所长,各民所学,我
们不如就在此地,各离七尺发掌出$%,隔空比试,一来可教我长些见识。二来在下怕死,拳
脚无限,隔得远些,纵然受些折伤,也可减轻图存,颜偷生,也可保双$%并无宿仇深怨,不
必即要分$%存亡生死。如果得四位慨允,在下亦以一双空手,螳臂挡革,献丑领教。” 
  王小石这番话一说,可以说是非常的谦虚,也可以说是惊人的狂妄,四名圣主脸上都显
了颜色:这小子真是猪油蒙了心,竟敢徒手一敌四,单挑四人所擅绝学? 
  任鬼神怒笑道:“我$%:不如你们一伙儿并肩子上,我一个人来收拾你们好了。” 
  王小石摇头道:“不行。” 
  旺鬼神道:“为什么?” 
  王小石道:“因为你应付不来。” 
  任鬼神怒道:“拔你的剑:”王小石摇摇头。 
  任鬼神厉声道:“拔你的刀还是剑,你老子要教训你。” 
  王小石突然不再摇头。 
  他眼中绽发出锐气。 
  比剑还锋利的锐气。 
  任鬼神怔了一怔,仍强顽地道:“拔刀呀,望着我干:”王小石一字一句地道:“你错
了。” 
  任鬼神似被他锐气所慑,禁不住问了一句:“为什么?” 
  王小石道:“第一,你不是我老子,第二,你不配让我拔刀。” 
  任鬼神退了半步,怪笑道:“我不配,我还操”话说到这里,忽见王小石的手已搭在剑
柄上。 
  任鬼神立印发动。 
  他准备先出手、看准对方攻势、准备、闪躲、招架、退后……可是这些意念如电驰星飞,
在脑中飞掠而过,眼前已然一亮。 
  他睑上倒罩看的竹笠顶端已断落。 
  是被削断的。 
  王小石已出了手。 
  而且也得了手。 
  他拔出了剑柄。 
  他的剑柄是刀。 
  他的刀削下了竹笠,又回到了剑柄中。 
  现在谁都看得出来,如果他那一刀要砍下任鬼神的脑袋,是轻而易举的事” 
         ※        ※         ※ 
  没有人敢再轻视这个年轻人。 
  没有人敢再不重视他的话。 
  正如跟许多事一样,任何人想要出头,就得要做出点成绩十拿出点买力来。 
  年轻人也一样。 
  王小石这一刀,只是一刀,但这一刀包含了多少岁月的苦练,多少名师指导的机缘,还
有他所具有的多少人所难得一见的天分。 
  人能在同一树荫下纳凉、同一块石头上坐。也是七百年的修业,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一
刀能成,谁又知道已耗尽多少心血? 
  王小石的这一刀,立即获得了重视。 
  颜鹤发乾咳一声,道:“我们能胜得了你又怎样?能杀了你又如何?” 
  “刚才我已说过,你们能拾得了在下,我不管这事,他也不插手这件事清:”王小石指
一指站在他身旁的白愁飞,“你们若赢不了,咱家算是印证所学,后会有期。” 
  颜鹤发切齿地道:“好,假若我们四人都摆平不了你,也只有认败服输了。” 
  王小石微微一笑道:“颜圣主言重了。” 
  白愁飞知道王小石所长是刀剑,决非隔空发劲,而这四人各有来头,以一敌四,只怕讨
不了便宜,不禁有些为王小石耽心起来了,悄声道:“你行不行?不然,此阵由我来接也一
样,我的“三指弹天”,正好合这把式。” 
  王小石这次跟“迷天七圣”中的四圣朝了相,发现并不是如想像里那样残忍暴戾,不想
妄下杀手,自己这番出场,便是不想白愁飞多造杀戮,忙道:“我这儿远行,要买丢人现眼,
还劳二哥把我抛出城外$%狗,省得让大哥看了眼冤。” 
  白愁飞啐道:“不讨吉利:胡说:“心里仍是有些耽心。 
  这时迷天四圣已分四边站好,任鬼神自是恨得牙嘶嘶的,自在那儿把一双手掌舞得霍霍
有声,就像两面钢铲在发出破空锐响一般。朱小腰挽手用绳丝束起丁后发,那姿势特别撩人
扛,双手一起,腰袍顿紧,迷人的腰身使显出来了。颜鹤发却捋起袖子,一张脸渐渐胀得紫
红,也不知他血气旺盛,还是默运玄功。邓苍生见两人嘀咕$%没完没休,便不耐烦地道:
“怎么?送死的还不下场子领死?” 
  王小石飞身入场,就站在四人包围的中间,各隔七尺,四人所守的是乾、坤、坎、离四
面,王小石昂然居中,拱手笑道:“请了。”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