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之《温柔一刀》
三五、滚,或者,死


  张炭的“反反神功”,是一种极其诡异的功力,每出一击:所消$%的$%力,是“大力仝
刚手”这类极耗元气的掌功之至十倍以上。 
  所以张炭一天要吧许多碗饭。 
  他一向认为吃饭比吃一切飞禽走兽来得正气。 
  他的“反反神功”,力量就源自于饭。 
  他今天已经吃了很多碗饭。 
  怛打到了第十招,他的“反反神功”便不够力气了。 
  按着下来,化解使出现疏漏。 
  化解对方掌力越少,而自己的掌力又渐弱,相比之下,任鬼神的“鬼神劈”反而$%战它
$%,随时,似都可以把张炭一掌劈杀。 
  张炭情形危急,连手上的竹符,都给任鬼神夺了同去。 
  这时侯正是邓苍生被唐宝牛所赚,脸谱被毁、脸上着了唐宝牛一记直拳之际,张炭儿苗
宝牛大捷,自己则着着失利,骤然停手,大叫:“等一等。” 
  任鬼神冷笑道:“你要交代遗言”张炭道:“非也。”他趁机大口大口的喘了几口气,
只觉腹饥更甚,忙道,“你既留了一手,我也替你留了余地,咱们并无夺妻杀子、不共戴天
之仇,不如各让一步,就此算数:”任鬼神哈哈笑道:“你少来花言巧语,认输的就叩首叫
三声爷爷,不然就要你血溅三台楼。” 
  张炭摇苜皱眉道:“不化算,不化算,你太不化算了。” 
  无论张炭说什么,任鬼神都不会理他,但说“不化算”,反而令他一怔,当下问:么不
化算?” 
  张炭笑嘻嘻的道:“叫三声爷爷,叫了又怎样?头无地的对着空气开三次口,又不留个
什么,这样就算罚,未免太利人不益己了。” 
  任鬼神奇道:“那你想怎样?” 
  张炭手掌一翻道:“还是我实惠些。”只见掌上右一个小钱囊,里面大概还有几块? 
  任鬼神虎吼一声。 
  原来他虽夺回了竹符,但钱囊却又给张炭趁虚“牵”去了。 
  张炭得意洋洋的道:“是不是?要不是我不想多造杀孽,留下你一条活路,取你狗命,
岂不如探$%取物?现在跟你两下算和,还不是便宜你了?你再不知好歹,我可不依了。” 
  其实他精擅“神偷八法”,更精“八大江湖”,要取任鬼神身上事物,不算难事,但愉
是一回事,打是一同事,要胜任鬼神,要伤任鬼神,决不是他能力所及的事。 
  他的用意,也只不过是要唬一唬任鬼神,好教他不再动手,不料任鬼神的性子向烈,三
番四次遭张炭戏弄,木有爱才之心,早被怒火煎成了杀意,大吼一声,这回是全力出手,每
一掌劈出,足可惊神骇鬼。 
  张炭没料到弄巧反拙。 
  他接了两三劈,已知不妙,再接两劈,见情形不对路,想往后开$%,不意忽从窗里掠入
一个头罩竹篱的人,双手一展,已封死了张炭的一切退路,而且还封锁住张炭的一切攻势。 
  张炭眼见任鬼神又一掌劈到,心惊神骇之余,大叫:“救命:”这正是头戴马莲坡大革
帽遮脸的人,一出手便要诛杀唐宝牛之时口 
         ※        ※         ※ 
  任鬼神并不想杀死这个看来不怕死的年轻人。 
  因为这个看来不怕死的年轻人原来怕死。 
  一个人要是不怕死,才不喊救命。 
  一个人连死都不怕了,那还需要别人去救他的命? 
  他只不过要震伤这个一再耍弄自己的年轻人,要他好好在床上躺两三$%月罢了,他这一
掌虽不是要杀人,但杀伤力一样甚钜。 
  他想不通这人是怎么接得下来的。 
  这人也是个年轻人。 
  一个穿锦衣华服的年轻、。 
  这年轻人说来要比张炭还年长一些,但在眉宇间所露出来的傲气,绝对要比张炭还盛Q
倍八倍曰通常,一个人越是傲慢的时候,便是他越年轻之际。人年纪大了,便知道自己纵有
绝世才华,也不过普天下的一个蜉蝣,沧海一粟,在世间中仅占了方寸之地,就骄傲不起夹
了。 
  以这个人的神态看来,他要比张炭还“年轻”十倍。 
  这人不但傲慢,还冷漠,而且可怕。 
  傲慢是他的样子,冷漠是他的神态,至于可怕,是他的杀气。 
  但最惊人的是他的出手。 
  他竟用一只手指,接下了任鬼神的“鬼神劈”,而且还致使任鬼神立即收掌。 
  因为如果不收掌,任鬼神这一只手掌便要被一指戳穿了。 
  这年轻傲慢可怕的人当然就是白愁飞。 
         ※        ※         ※ 
  白愁飞一指逼退了任鬼神。 
  张炭笑嘻嘻的道:“谢谢。” 
  白愁飞冷冷地道:“我不喜欢你。” 
  张炭居然一问:“为什么?” 
  臼愁飞道:“因为你没有种,江湖上尊敬的是有胆包的好汉,不是怕死负生之徒:”
“错了锗了:“张炭率然道,“谁不怕死?谁不负生?死有重于泰山、轻若鸿毛。假如是为
国为民,成仁取义,谁不踔砺敢死?只是现在我英名其妙胡里胡涂的就死在这种人手上,死
在不该死之时,死在不该死之地,能不怕死?既怕,为何不敢叫破?一个人怕,死不承认,
那才是充汉子:一个人动不动就拍胸膛敢死,那是莽汉子,称不上够胆包,充不上真豪杰:
我不想死,我怕死,所以要人救命,要人救命便叫救命,有何不对?难道闷不吭声,任人宰
割,才算有种?这样的种儿,你要,我可敬谢不敏。身体发肤,受之于父母,谁不爱惜人未
到死的时候,不是该死的时候,便毫不顾惜的去死,这才是该死:我怕死,就叫救命;怕痛,
就叫痛;伤心,就流泪;此乃人之常情有何不该?叫救命不就是我向人讨饶、求苟全残生而
出卖良知,我叫归叫,哭归哭,死不肯死,但教我做不该为之事,张大爷一般有种,不干就
不干,死也不干:”他总结道:“你看错我张饭王了”白愁飞没想到一句话引出他一大番理
论来,被他一阵数落,怔了一怔,楞了一楞,居然道:“有道理。看来,我看错你了。” 
  张炭展颜笑道:“不要紧,我原谅你了。” 
  那刚掠入头戴竹箩的人道:“不管谁对谁错,你们都只有一个选择。” 
  他加强语气重复了一次,“最后的选择。” 
  他的语气本就阴森可怖,仿佛他每说出去的一句话,就是等于在生死簿上圈了个名字一
般,一个人要不是人掌生杀大权,绝对没有可能在语言间能透出这样莫大的杀气来的。 
  张炭果然问:“什么选择?” 
  那头戴竹箩的人道:“滚,或者,死。” 
  张炭试探着问:“我可不可以不选?” 
  那人的竹箩在摇动着。 
  张炭只好转头问白愁飞:“你呢?你选那样。” 
  “我不选,他选。”白愁飞盯住竹箩里的眼睛,跟对方的语气一模一样一。 
  滚,或者死。 
         ※        ※         ※ 
  唐宝牛正想叫救命,却听别人先叫了出来,自己倒一时忘了,挪只“软绵绵”的手已到
了他的咽喉。 
  然后那只软绵绵的手突然僵住。 
  就像忽然被冻结了,成了一只水雕的手。 
  那只手既没有再伸前一寸,扣住唐宝牛的喉咙,也没收回,拢入自己的袖里。 
  那戴马连坡大革帽的人,眼睛本来透过草帽的缝隙,$%蛇般盯住唐宝牛的咽喉,现在已
缩了回来,町在王小石的手上。 
  王小石的手搭在剑柄上。 
  他的剑柄是刀。 
  弯$%、小小、巧功的刀。 
  不知从何时起,王小石已站到唐宝牛身边,唐宝牛浑然未觉。 
  他所站的地$%,他所持的姿势,使那戴马连坡大草帽的“二圣”相信,只要他的手像毒
$%般叮上唐宝牛咽喉之际,这把刀,或这把剑,也会立时把自己的手砍掉。 
  他玎不愿冒这个险。 
  所以他硬生生顿住。 
  唐宝牛的大眼睛往左右一溜,缩着脖于、支着腰板、仰着身子,一分一分的把自己的咽
喉从对方的虎口中缩了同来,然后又重新站得挺挺的,用大手摸着发麻的脖子道:“好险,
好险,幸好我够镇定。” 
  王小石搭剑的手慢慢松了开来,那只僵着的手也慢慢缩了回去。 
  很缓慢的、很小心的、很有防备的缩回去。 
  大革幅里$%蛇一般的眼睛,已转到王小石的身上,奇怪的是这双眼睛很狠、很毒,但却
给人一种美艳的感觉。 
  王小石笑道:“对,幸亏你够镇定。”他说,“如果你不够锓定,我也着慌,一慌,有
时侯想拔刀,会拔错了剑;有时想拔剑,却拔错了刀。” 
  唐宝牛咋舌道:“那末说,如果你想砍他的手,会不会一着慌,便砍掉了我的头?” 
  王小石道:“幸好我没砍下去。” 
  唐宝牛道:“幸好我的头缩得快。” 
  王小石忍笑道:“你知不知道世上什么东西的头缩得特别快?” 
  “我的头。”唐宝牛爽快地答道:“不用问了,一定是我的头。” 
  那戴着大单帽的二圣突然道:“你们这想不想保住自己的头?” 
  王小石和唐宝牛都一齐答:“想。” 
  二圣道:“要头的,就请动脚,自己滚下缕去"”他说话的语调很轻、很低、很微。 
  王小石居然问:“不要头的呢?” 
  二圣道:“不要头的,就请动手。”他附加了一句,“待七圣主驾醢时,你们可能没有
了头,也保不住一对脚了。” 
  王小石不免觉得$%些奇怪。通常部属在外,皆主人、领袖歌功颂德、出力办事,在所多
有,可是,如果是心怀叵测、别有图谋的属下,在外假借主人头领之各行利己之事,在外对
自己上级一味谀词,或把恶事往上司身上推,自己却占尽便宜、做尽好人,这岂不是比密谋
叛变还要可怕? 
  杀一个人,不过是杀一个人,用语言恶意中伤一个人,伤的不止是一个人,至少有被伤
者、$%者与听者,如果听者有无数人,为祸就更大了。 
  王小石忽然感觉到“用人”的可怕;要比“信人”、“客人”还甚。 
  客人已然不易,要容纳异己,容忍与自己意见不一、甚至比自己优秀的人,更是不易。 
  恬人更"。谁不愿有人可信?谁不想信人?信人不疑,疑人不信。但信人常常没有依凭,
也无基准,绝对信任一个人,很可能使自己无人可信、信错了人。 
  用人则更艰难。 
  要用有用的人,但有用的人往往不听$%;若用无用的人,无用的人的人常常用不上。像
六分半堂,用了些不能用之人,使得六分半堂在江湖上得罪的人越来越多、造的孽越来越重;
如迷天七圣,说不定问题就出在所用之人上,使他们一直不能与六分半堂和金风细雨楼并驾
齐驱、分庭抗礼。 
  金风细雨褛呢? 
  怎么这干迷天七圣的重要人物,若把好事往自己身上堆,恶事往“七圣主”身上推? 
  王小石因想起这些,于是生了一个警惕。 
  连他也不知道,这一个无意间的警惕,日后对对他有甚钜的影响,多大的作用。 
  人生里许多重大的事情,都是在刹那间改变的,或在不经意的一刻、不着的事件决定下
来的。 
  人生里有许多体味,也是在无意间和不经意中,顿悟出来的。 
         ※        ※         ※ 
  唐宝牛却没有这些感触。 
  其实,一个人能少些感触、少些感觉,也是好事,至少可以少受些情绪的困扰。所以唐
宝牛反问:“为什縻你们迷天七圣人人都故作神$%,用那些锅呀盖呀罩住脸孔,是你们没有
脸见人不成?” 
  这句话说得够惹是生非。 
  二圣居然不气。 
  “你们还有一个选择。”他说。 
  唐宝牛乐亮了眼,“那最好,因为我既想保住头,又想留住脚,但又不想走。” 
  “你不走可以,”二圣说,“我们带走雷小姐,你们不插手干涉便是了。” 
  他补充道:“你打伤三圣的事,我们也可暂不追究。” 
  唐宝牛沈吟道:“这…:二二圣见他动意,忙问:“怎么样?” 
  唐宝牛苦思道:“我……” 
  二圣劝道:“你且不管别人怎么决定,你若不插手,站到一边去便是。” 
  唐宝牛迟疑地道:“我想说……” 
  二圣奇道:“你说呀。” 
  唐宝牛讪讪地道:一。真的可以说?” 
  二圣道:“尽避说|”唐宝牛道:“我……我爱你:”这句话一说,不但把二圣吓了一
大跳,不禁退了一大步,连王小石也唬了一声,甚至连被打得怒火冲霄的邓苍生也楞住了,
还有雷纯、温柔、四剑婢一齐傻了。 
  然后唐宝牛笑得前.后合,站也不是、蹲也不是,捧腹狂笑,士气不接下气地道:“我:
哈……笑死……我……我,我……每次鄱在……绝不可能的……场合……绝不可能的,
气…:。 
  氛里,绝不可能的……情形下说……说;…哈哈……这句话……都把人给吓坏…… 
  哈…:真好玩……真……笑死我了……” 
  王小石也忍俊不住。 
  他觉得唐宝牛和张炭,都是很好玩的人物,而且绝顶可爱。 
  可惜他看不到二圣现在的表情。 
  但是他可以想像。 
  二圣的鼻子一定是气歪了。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