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之《温柔一刀》
三四、只是因为肚饿


  张炭没有选择。 
  他不得不喊救命。 
  他开始迎战任鬼神的时候,还充满了信心,但当任鬼神劈了一掌,再劈一掌,劈到第三
掌的时候,张炭已失去了信心。 
  俟任鬼神劈到了第五掌,张炭的信心已被粉碎。 
  他失去了信心,不等于他放弃。 
  有些人,常常因运气、环境和一些无法拒抗的因素,因而信心动摇,可是,他们只要歇
上一歇,又会从头来过。 
  任何人都有信心动摇的时候,尤其是在不断的挫折与逆境中。 
  信心受挫,不代表他们永远失去了信心。 
  信心就像蜡烛,遇上大风就会熄灭,但有火苗就能重燃。 
  有些事,纵然没有信心,也是要干的。 
  张炭就是这种人。 
  他常常干这种事。 
  他硬接了任鬼神五掌,踉踉身退,脸色惨白,难得的是他一向黑黝黝的$%上,这次终于
换了颜色。任鬼神两颗深嵌的眼睛绽出讥诮的神色,再不理张炭,仿佛他再已不屑一顾,飘
步行向雷纯。 
  张炭大口大口的喘了两口气,喝道:“停步:”任鬼神冷哼一声,不理他,迳自走去。 
  张炭怒叱:“还不停步:”任鬼神冷诮的道:“手下败将,敢叫老子留步:”张炭道:
“手下败将,老子不许你多走一步,”任鬼神霍然转身,连头上的竹笠也被带得一阵子摇晃,
厉声道:“你说什么”张炭扬扬手上的一件竹符,道:“这是不是你的?” 
  任鬼神一看,竹符上雕神蛹、下刻獬豸,符里精雕的是斗牛、飞鱼、蟒的组合的图样,
止是“迷天七圣”组织内圣主的令牌:任鬼神伸手往襟里一掏,半天抽不同手来,张炭想尽
办法挤出了一个他自认为最奸险的笑容,挑$%凳:“怎么样,这是老子“神偷八法”之一,
叫做“空手白刃摸”,大爷要摸的是你的命根子,你就得把老命赔上:”任鬼神开始并没把
张炭瞧在眼里,可是,几下交手换招问,自己两次失利,一次给他扯下了铜钮扣,一次竟连
身上令牌都给他扒了,自己仍浑然未觉,心中捏了一.把汗,道:“好小子,我倒小看你了。
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张,”张炭嘻嘻笑道:“你可以叫我做张大巨侠。”他大概是近墨者黑,跟唐宝
牛一番交往后,竟也自称“巨侠”,甚至在“巨侠”之上叉加一“大”字。 
  任鬼神却也不愠怒,只道:“你能在我身上摸走一粒钮扣,一面竹符,足令在下佩服竹
符是我之物,请奉还,这儿的事你就别插手,我决不加一指于阁下。” 
  张炭见任鬼神这番话说得不卑不亢,只恐这场架打不成了,便道:“东西在你身上:我
拿得走,你要就自己凭本领过来取。铜扣子我不要,还你:“说若双指一弹,“哧”的一声,
激射向任鬼神笠下的眼孔曰这一下攻其无备,张炭也不望能伤看任鬼神,却望任鬼神急于闪
躲之际,”神偷八法”齐出动,要撷下这人验上的竹笠,立意要看看他的尊容。 
  不料却“波”的一响,眼看铜扣到了任鬼神眼前半尺,突然一震,激射向左斜方,夺的
直嵌入柱子里。 
  张炭隐约只见竹笠子的下颔动了动,露出了一个尖削烧青的下巴。 
  只听任鬼神道:“你还是不还?” 
  张炭的“神偷入法”本待乘虚而入,但对方一点破绽也没有,只好嘘声道: 
  “不悦是任鬼神:刚才那一招,就叫“鬼吹气”罢;…叮”任鬼神厉声道:“你再不还
来,我可要不客气了。” 
  张炭满不以为然的道:“这下可叫“发神经了:我能摸得了你的令牌,自然就能撷得下
你的瓢子,你尽避不客气好了。” 
  任鬼神冷峭地道:“你这分明是外行话,能在我手底下偷偷摸摸,只不过是鬼蜮仗俩,
要真的拚,你姓张的要拾看命走:”张炭的颜脸是可以黑而不可以红的。这面子可去不得,
气虎虎的道:“大爷我的“神偷入法”,刚才只是稍显颜色,八大江湖,金、批、彩、卦、
风、火、雀、耍,姓张的无有不精,无有不懂,你要硬摘硬拿,尽避放手招呼,爷兄我有一
身豹子胆,向来在刀尖上堆名叠声,准侯看你,教你见识:”任鬼神突然笑了起来:“你今
年贵庚?这就充老江湖了?莫非知道准死在老子掌下,鬼拍脑匀子说出这话来一。” 
  张炭什么都能输,嘴皮子可从来不吃亏半句:“鬼倒是有一个,就在眼前,不过只配拍
马屁股,拍不上张大爷我的顶上人头一。” 
  任鬼神目中杀机大现:“好,老子有心保住你,你倒以为可以恃看横行了,不管摄管摄
你,你真以为姓任的随便可欺。”倏然之间,一步抢进中宫欺洪门,左手一伸,已抓住令$%
竹符。 
  任鬼神的左手一直垂而不动,而今一腾手,已扣住了竹牌。 
  张炭本早有防备。 
  纵是他全神戒备,也断没料到任鬼神的出手竟是这般快,飘忽如神,倏诡若鬼,当真似
蛟龙变异,鬼神莫测。 
  任鬼神虽一把抓住竹牌,可是张炭绝不放手。 
  他在那一霎间,已向任鬼神攻出十一招。 
  这十一招一气呵成,回环并施,连王小石一见,也禁不住叫了一声:“好:”这十一招
包含了“金豹掌”的“斜单硬”,八卦游身掌的“狮子摇头”,少林伏虎拳中的“猛虎伏
桩”,少林嫡系峨嵋旁枝“少林十八罗汉手”中的杀看“铁牛耕地”,脚踏“连枝步”轻踢
“子母鸳$%腿”,双膀轻封“铁门闩”,身走“倒栽柳”以指作剑取“举火烧天”式,进手
式“凤凰单展翅”,同时抽描换式,连施泰山派”抽梁换柱”、五行拳的“金镇擒蛟”,再
翻身甩起,退守外环,脚站子午桩,抛拳汤臂,$%“流星赶月”式。 
  如果这十一招由十一个人手里使出来,并不出奇,这十一招本是十一个门派的十一种基
本招式。 
  可是这十一招是同在一个人手上使出来的,而且,这人是一口气同时使出这十一招,每
一招使得像是在那一门那一派至少浸淫了十六七年一般。 
  使招的人,只不过是廿来岁。 
  张炭就仅凭他这一出手,就可知他所学研习精博繁杂。 
  能够一口气把十一招使得这般天衣无缝,无瑕可袭的,已经可$%,更可惊的是,他是以
一只手使出这些招式的。 
  他的另一只手,还抓看竹符。 
  他和任鬼神,谁都不愿$%先放手。 
  任鬼神一只手仍扣看竹符,要破这十一招,就越发不可能了。 
  但任鬼神却仍是破了。 
  他发掌。 
  一掌劈出。 
  这一掌看似平平无奇,但拿捏之准、发动之锐掌风之烈掌力之猛、掌势之强、掌功之厚,
使得这一掌甫发,便连破张炭使出的十一招。 
  那就好像滂沱大雨而下,但一撑伞就可遮护佐不被雨水打湿。 
  又像满空密云,仍拦不住一记越苍穹而出的电闪。 
  张炭的十一招立即无效。 
  不过他没有气馁。 
  他也不能气馁。 
  他必需要在对手再发出另一劈之前,先把对方击倒。 
  对方不倒,倒的便是自己。 
  世上的事,也往往如此,如果你发动攻击对方不倒,自己便未必能站得住阵脚,所以没
有必胜的把握,便宁可不发动攻势。 
  其实攻击别人这般危险,为何世人却往往乐此不疲、行险抢攻呢? 
  谁知道。 
         ※        ※         ※ 
  张炭一向不知道什么叫做不成功、便成仁。 
  他只知道一击不成便退。 
  只要缓得一口气,他会再行抢攻。 
  所以他猱身又上口他用力一拗竹符,似立意要把竹符崩断、一人各取一半,任鬼神当然
不想竹符裂开,只好放手,张炭立即全力抢攻。 
  这下连白愁飞也忍不住脱口说:“第一……”便住口不说了。 
  他要说的话本夹是:{u第一擒拿手”项释儒之七十二路大擒拿法三十二路小擒拿手中
的十二路进步短取”,这一句甚长,所以他只说了两个字,就不说下去了。 
  他虽然没说下去,但张炭已把这十二路短手的擒拿法精髓,空手入白刃,乃攻喑取,动
灵转滑,变化不测,见招破招,见式破式,借式进招,神充、气足、身轻、手快,刹那闲在
窜、纵、跳、跃、闪、展、腾、挪、挨、帮、跻、靠、速、小、绵、软、巧中完成了擒拿绝
技。 
  当年“第一擒拿手”项释儒的擒拿术,名震天下,张炭却不知怎么,竟得五分真$%,只
见起、落、进、退、窜、纵、跳、跃、黏、合、闪、避、吐、撤、放十掌十扣、按、压、扳、
弹、切、折、旋、崩,身形倏忽,不过,合当遇上任鬼神。 
  任鬼神以不变应万变。 
  一待他挨近,就劈出一掌。 
  每劈出一掌,张炭的攻势就要全毁。 
  无论张炭使出怎样辣手的擒拿术,对方的“鬼神劈”一出,他的攻势就全被瓦解。 
  张炭心里叫苦连天。 
  他自知惹上了个极难惹之人。 
  正当他要退身之时,任鬼神一出手,又扣住了竹符,两人又形成相峙不下之局。 
  任鬼神心中纵不叫苦,但也叫急。 
  因为他听见唐宝牛正对师兄胡言乱语,把几个经脉强扯在一起来说,偏是他最清楚邓苍
生的脾性:邓苍生自幼读书不多,艰苦自学武术有成,却对一切有逛术学理似道非道、似解
非解,但坏就坏在他既一知半解,又求知若渴,凡遇有武学理论,定必趋之若狂,如拟如醉,
任鬼神一听唐宝牛那似是而非的经道$%理,就知道是强辞之理,但对长期摸索对自己所练的
“苍生刺”仍末自满的邓苍生而言,便是极大的诱惑。 
  于是,任鬼神马上扬声向邓苍生示警。 
  起初邓苍生还“听得进耳”,但仍对唐宝牛的“高见”相当迷醉。 
  张炭见任鬼神居然能在自己的全力攻击下,还能对战团外的事了如指掌,即是给自己丢
脸,在唐宝牛面前可输不起,想说几句豪气的话,但都上气不接下气,这下,他就发动了
“反反神功”。 
  任鬼神一掌劈去,满以为足可轻易逼开张炭,不料,一种相反的功力把自己的掌力引了
开去,消解融化,然后连同合并了对方的攻势,排山倒海似的攻了过来。 
  最奇的是,对方的掌力,是由两种不同,而且绝对相反的功力所构成的。 
  这两种迥然不同的功力,又在互相排斥、对消、瓦解、冲激,然后合一,形成一股怪异
莫名的掌力,结合了自己攻出去的力量,再反噬过来。 
  这道理可作一个譬喻:负负得正,如果某人维护“人性”,其实跟“反对反人性”是一
样的意思,也就是说,“反反”即是“不反”。张炭的“反反神功问心掌”就是根据这个道
理苦修而成的。 
  任鬼神这下可不敢轻敌。 
  他的“鬼神劈”迎虚蹈空,双臂一挫,双贯手往这股怪异的掌力劈了同去“砰”的一声,
任鬼神等于是一掌接下张炭本身两股怪劲所合成的“反反神功”,外加刚才自己所劈出去的
掌尢。 
  饶是任鬼神功力深厚,也禁不住一阵跄踉。 
  张炭那肯容让,施展“反反神功”,一招“问心无愧”,又攻了过去任鬼神每劈出一掌,
等于是跟自己先前发出去的掌力和敌人的内力对抗,发掌越重,回挫愈强,纵是他“鬼神劈”
足以惊天地、泣鬼神,但接下了七、八掌之后,也被震得血气翻腾、金星直冒。 
  最令他气苦的是,他在百忙和危急中仍耳听八$%,同邓苍生发出$%告,可是邓苍生就是
不听他的张炭乘胜追击,自是一招比一招紧。 
  不过一周十招,便一招比一招松。 
  其实只要再打下去,张炭每一招都挟上一掌的余力反攻,任鬼神每出重手,都等于举起
大石头来砸自己的脚,他是没理由不输的。 
  张炭的攻势怎么反而会弱了呢? 
  原因很简单: 
  因为他肚饿。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