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之《温柔一刀》
三二、不问苍生问鬼神


  $%笛破空,锐声划耳。 
  白愁飞道:“看来,他们是来了不少人。”外面天色大变,他的神色依然不变。 
  王小石道:“迷天七圣施展这样的大阵仗,显然是志在必得的了。” 
  张崴笑嘻嘻的道:“人多更好,更热闹些:”唐宝牛忿忿的道:“你这个无耻的小愉,
还不把东西还我!” 
  张炭扬若丝绢手帕,得意非凡的道:“有本领,就来拿啊!” 
  唐宝牛气不过,又发足去追,张炭巧闪躲开,唐宝牛虚张声势,却疾弹身一拦,眼看便
要截住张炭,张炭及时一个斜身收势,唐宝牛又扑了个空,两人相隔七尺,左冲右闪,已近
窗边。 
  温柔正要蹂足叫唐宝牛停手,陡然,唐宝牛和张炭突然冲破了临冲的木板墙,一个伸长
猿臂,一个金龙探爪,同时抓住一个人,俐落地掠了同来。 
  正是那名小眉小眼的伙计。 
  这伙计挟在唐宝牛巨干般的臂弯里,身上穴道又为张炭所封制,你抢我夺,你拉他扯,
几乎一口气都吁不出来。 
  可是他的神色,却完全变了。 
  刚才他在店里,还是任由人呼喝的小伙计,现在他如肉在砧土、死活由人,但他还是骄
傲得像一个一将功成的大将军。 
  张炭把两排空碗最上面的一只碗弹了弹,睑有得色地道:“你趁他们两位自屋顶下来的
时候,溜上了窗拦下偷听,还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三两下翻墙越脊的功夫,要比张老爷我的
神偷八法”可差远了。” 
  唐宝牛脸色一沈道:“不过在楼下吃饭时,我早已发现这家伙贼眉贼眼,不是好东西!” 
  张炭板看脸孔道:“谁说是你先发现的?明明是我先发现的!” 
  唐宝牛怪眼一翻,道:“你想怎样?想动手是不是?不把东西还我,看我唐巨侠放不放
过你!” 
  “我怕,我怕”张炭抚看胸口作状道,“我怕死了。我怕苍蝇吃了我一般的怕你。” 
  白愁飞知道这两人话箧子一打开,准夹缠个没完,便绞道:“你是那一路人马?” 
  伙计冷然道:“你们马上就要死了,还问来作啥?”他虽然被$%,但在他眼中,楼上这
些都与死人无异。 
  白愁飞点头道:“那么.你就是迷天七圣的人了。” 
  伙计傲然道:“告诉你缔妨,俺就是迷天七圣的舵舵主,辖守巨合楼一带。” 
  白愁飞道:“三合楼位于金风细雨楼与六分半堂两大势力分界之地,也是必争之地,广
布眼线,自属应然。阁下怎么个称呼法?” 
  伙计冷哼一声道:“凭你也配问俺的字号?” 
  唐宝牛和温柔忍不住都“噗”、“嗤”她笑出了声,白愁飞眉心煞气一现即隐,反而收
饮锐气,微微一笑道:“在你眼里,我们既然都是死人,而你的身分亦被识破,若我们死不
了,你也再不能在此地混了,何狈首膊,遮瞒名号?” 
  伙计一扬首道:“告诉你们也无妨:今天不止六圣当中有人会来,七圣爷也可能会亲莅,
你们是死定了。”他昂然道,“俺行不改姓、坐不改名,“水蝎子”陈斩槐是也。” 
  白愁飞心中一震,暗忖:看来迷天七圣近年来大张旗鼓,趁六分半堂和金风困雨楼互拚
之乱,招兵买马,不少武林高手都收入麾下,这“水蝎子”是绿林积盗,在泗水一带甚是有
名,却在七圣门下,当一名暗桩卡子,可见迷天七圣的势壮声威。 
  他分分明明皮笑肉不笑地道:“原来是陈舵主,久仰大名,却不知七圣门里,这次来的
是谁?” 
  只听一个声音阴恻恻的道:“我们已经来了,不来问我,却去问他?” 
  这声音宛在耳畔传来,把唐宝牛和张炭都吓了一跳,白愁飞却立即道:“不问苍生问鬼
神,邓苍生、任鬼神,我正是要问你们。” 
  那阴恻恻的声音一起,场中已有了极大的变化。 
  一个人从楼梯上疾掠土来。 
  一个人自窗口飞掠而入。 
  从楼梯土来的人和自窗口飞进来的人,一上来就跟唐宝牛和张炭交手,一眨眼间换了一
招,一招七式,末待那阴恻恻的声音说完,唐宝牛和张炭已不约而同,一齐放弃了陈斩槐。 
  陈斩槐已到了这两个突然闯进来的人手里,几乎在同一时间,陈斩槐脸上骄傲之色更显
著了。 
  可是白愁飞那一句话,却令陈斩槐脸色大变。 
  连他也不知道来约二圣、四圣原来的名字,可是白愁飞竟一口叫了出来。 
  难道白愁飞在这两人跟唐宝牛和张炭动手的一招里,就窥出了他们的身分? 
  陈斩槐震动的是:三圣和四圣竟然就是邓苍生和任鬼神,邓、任二人,是黑道上的好手,
而且也是两个极负盛名的杀手,跟天下著名的杀手集团:“秦时明月汉时关”、“满天星、
亮晶晶”、“神不知、鬼不觉”、“暗器王”秦黜、“天长地久”、“舟子杀手”张恨守、
将仇人名字写入鳗鱼腹中印能杀之的“大椎客”屠晚齐名,江湖中人也给他们两个浑号,叫
做“有法有天”。 
  他们会被称上这个“外号”,听说有两个原因。 
  一是因为他们就代表了“法”和“天”。 
  另一就是他们曾力抗莫北神所统辖的“无法无天”部队,“无法无天”是金风细雨楼的
精兵,从成立到今,原有三十三人,而今剩廿九人,一共死了四个人,他们每一个人的牺牲,
都换来极大的代价,使金风细雨楼有极大的利益,他们每一个人都打伞出现,就连昨日王合
楼的会战对峙,“无法无天”部队的出现,也牵制了六分半堂雷恨所布置的伏兵。 
  可是,邓苍生和任鬼神二人曾与“无法无天”卅一人交手,竟得以全身而退,并且“无
法无天”其中两名成员,便是死在那一役中。斯役后,迷天七圣里的三圣、四圣,就被人称
为“有法有天”。 
  经那一战之后,邓苍生和任鬼神,据说有半年投在武林中、江湖上出现过,听说他们也
受了相当不轻的内伤。 
  陈斩槐顿想起那半年来,的确,三圣和四圣也投在七圣门中露过脸。 
  不过,究竟真的有没有露险,陈斩槐自己也不晓得。 
  因为“迷天七圣”都没有脸。 
  除七圣爷外,每次“迷天六圣”出现的时候,脸上都罩看,从来不露出本来面目。 
  就连圣主的亲妹子关昭弟,也是在下嫁雷损以后,反而在偶然的场合下得见其卢山真面
目。 
  “迷天七圣”只有“七圣爷”才是“圣主”,其他“大圣”,虽称为圣,但实际上只是
维护七圣爷的“高手”,大事作不得主。 
  所以当白愁飞一口叫破他们名字的时候,陈斩槐也不知三圣和四圣是惊震还是错愕。 
  他在庆幸自己幸好不知道三圣和四圣原来的身分。 
  否则,三圣和四圣准会怀疑是自己透露出去的。 
  他看不出三圣和四圣现在正想什么。 
  因为三圣的一张险,只挂看一顶倒反削平的竹笠,四圣的脸,却罩上了一张凶神恶煞的
脸谱。 
         ※        ※         ※ 
  王小石也看不出任鬼神和邓苍生,现在是什么表情。 
  他只看见穿蓝布长衫,黄铜钮扣,襟露灰绸子中表的高个子,脸上倒罩看顶竹笠,上面
挖了两个小洞,闪烁若令人心寒的眼睛;另一个要看月白长袍,一双鞋子却特别整洁讲究,
白布高袜子,粉底逍遥履,脸上也套看一张脸谱,眼神也很凌厉。 
  王小石虽看不到他们的神情,但知道白愁飞一开口,就说对了。 
  这两人心中显然是大为震诧。 
  他们一上来,就露了一手,轻而易举的就把陈斩槐“夺”了回去,没料却给自愁飞从他
们出手中认了出来。 
  其实此际任鬼神和邓苍生的心中,不仅是震诧,而是震惊。 
  因为刚才他们的出手里,根本还没有施展独门绝技、看家本领,那神情高傲的年轻人,
是怎么看得出来的? 
  何况出手只有一招,难道一招就让人看出他们的门道来? 
  邓苍生和任鬼神互观了一眼。 
  看来这一役,似乎不如他们开始所想像般的轻易。 
  他们两人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 
  达到这个目的,也有两种方式。 
  一是杀光全场的人,一是吓退全部的人。 
  是以任鬼神立意要试试第二种方法。 
  “我们来这里,是圣主要见雷姑娘,她要跟我们走一趟,没其他人的事。” 
  任鬼神说“如有人不怕死,出手相拦,也只是送死而已。” 
  他原本不准备这句话就可以把对方吓倒。 
  尤其面和几个年轻人,雄赳赳的、威风凛凛、一副没事找事的样子,若来不但不怕死,
就算天塌下来也不白害怕的样子。 
  他最不喜欢年轻人。 
  因为年轻人不怕死。 
  也许不是他们不怕死,而是因为他们离开死亡太远了,所以不知死的可怕。 
  果然那黑黑圆圆得像一粒桂圆的年轻人道:“你是邓苍生还是任鬼神?” 
  任鬼神觉得也没有再隐瞒下去的必要了:“任鬼神。” 
  张炭拊$%笑道:“好啊,有鬼神送行,就算死,也死得热闹。” 
  任鬼神觉得现在的年轻人,非但不知死活,简直连对武林前辈的礼貌都不懂了,他刚才
一掌就逼开了此人,并不认为他是厉害的对手,便道:“我刚才那一掌,若不是留了余地,
你现在还能在这里穷嚷嚷?” 
  张炭狯笑道:“你留了手?” 
  任鬼神道:“我旨在救人,不在杀你,否则,你已早在黄泉道上饮黄泉了。” 
  张炭道:“我也留了手。”他伸手一翻,掌心里赫然便是一枚铜钮扣,任鬼神一看衫上
的钮扣,果然少了一枚,心中一惊,张炭嘻嘻笑道,“我要不是念上天有好生之德,早把你
送去见鬼拜神了。” 
  任鬼神怒道:“你.。”不再跟他驳嘴,一拂袖,突然大步走向雷纯。 
  张炭长身一栏,“干什么?” 
  任鬼神道:“栏我者死。” 
  张炭道:“你想死?请吧。” 
  任鬼神一翻袖,劈出一掌。 
  张炭接下了一掌,身子晃了晃。 
  任鬼神怒叱:“还不滚开?”又劈出一掌。 
  张炭又接了一掌,退了一步,黝黑的脸色,忽然白了下来。 
  唐宝牛看了怪开心的叫道:“饭桶,你不行,便让我来。” 
  谁知他才一开嚷,邓苍生便向前是来。 
  这穿看干净袜子、漂亮鞋子的人,看来随随便便,但他一跨步,便看得出,前面纵有高
山大海,他也足可跨海飞天、移山穿壁。 
  唐宝牛也不问看。 
  他一步踏前去,像一楝墙般的拦看邓苍生的去路。 
  邓苍生向他摇了摇头。 
  唐宝牛也向他摇了摇头。 
  邓苍生用手挥了挥,意思是叫他离开。 
  唐宝牛也用手摇了摇,意思是不离开。 
  邓苍生静止。 
  唐宝牛也静下来。 
  邓苍生长叹一声。 
  唐宝牛也学他长叹一声。 
  然后邓苍生猝然出手。 
  他一出手,五指骈伸,像一柄铁铲一艘,飞插唐宝牛的胸瞠。 
  他五指一迸,王小石已忍不住叱道:“快躲开!” 
  唐宝牛已不用吩咐,躲得比声音还快。 
  “噗”的一声,邓苍生一掌插空,直插入木柱里。 
  然后他在唐宝牛还未来得及让动任何攻击前,已拔了出来。 
  如果他手上拿看一柄刀子,那当然不是件出奇的事。 
  但他只是一只手。 
  一只血肉构成的手,竟能随随便便的就完全插入木柱里,直投及掌背,又轻描淡写的就
拔了出来,比拿起一张纸还容易。 
  唐宝牛一颗心,早吓得飘出了窗外,正在二楼的空间,不上不下。 
  可是邓苍生已走到雷纯的面前。 
  看他的步伐,不徐不疾,然则却奇疾巧快,半霎间已到雷纯身前,还未动手,雷纯的四
名俏婢,已一齐向他出剑。 
  四柄剑同时拔出,所以只有一声剑响。 
  四剑齐发,也只有一道剑风。 
  这匹剑婢出手的配合,显然经过长期而艰苦的训练,所以出手不但一致,而且整齐。 
  四剑自四个不同的角度,刺击敌人四个不同的要穴。 
  这才是这匹剑最难应付之处。 
  因为人只有一双手,两只眼睛,一颗心。 
  很少人能够同时应付同时间四柄剑、四种不同的剑法,和四个不同角度的攻击。 
  可是邓苍生能够。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