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之《温柔一刀》
三一、是敌还是友


  因为他们处要的所在,已不是原来的地$%。 
         ※        ※         ※ 
  如果你看过江湖术士表演“五鬼搬运大法”,你一定会对那些人凭空可以把一些“物体”
运走,感到震异。 
  可是张炭和唐宝牛更加震异。 
  他们是在三合楼上。 
  三合楼是在街小。 
  这街道是城里极热闹的所在。有江湖卖艺的父女,有街头说书、街边论相的江湖人,有
刚想歇息的轿夫,还有买胭脂的$%太太,不听请的心少爷,公子哥儿正在色迷迷的看路过的
妇女,卖$%的、饲马的、卖犹肉的全跟他的客人或主人加入了闹市的喧嚣,还有小乞丐跟老
乞丐正在大唱莲花落,连楼下饭馆,也正忙得不可开交,他们刚才还在楼下争持过,正要动
手,唐宝牛不放心温柔在楼上的情形,趁张炭一个不备,溜上楼来。 
  可是现在全都没有了。 
  怎会“没有了”呢? 
         ※        ※         ※ 
  街还是原来的街。 
  楼还是原来的楼。 
  他们当然没有被“移走”。 
  可是街上已无人。 
  静悄悄的,街上半个人影儿都没有,人人闭紧门户,消失了人声,连牲口都全躲了起来,
整条街像成了个荒漠的世界。 
  诡异的世界。 
  鬼魅的街,甚至连天色都开始变黯。 
  怎会这样子的? 
  人都到那里去? 
  发生了什么事? 
  有什么事发生? 
  因为解不开这些谜团,所以唐宝牛和张炭,一个楞住,一个怔住。 
         ※        ※         ※ 
  王小石和白愁飞显然都早已注意到,所以并没有显得惊奇。 
  白愁飞仍是坚持道:“我不是说你向我们$%看身分的事。” 
  雷纯不解:“那我还骗过你什么?” 
  白愁飞道:“你会武功,根本不币们出手相救。” 
  雷纯道:“我不会。” 
  白愁飞道:“你会。” 
  雷纯道:“我是不会。” 
  唐宝牛怪叫起来:“什么会不会,偌大的街都飞掉了,还有什么会不会:”温柔这才觉
察,叫了一声,大惊大怪的俯近窗前,奇道:“怎会这样子?怎么会这样子的?” 
  白愁飞迳自道:“你会的。” 
  雷纯道:“你凭什么说我会?” 
  白愁飞道:“因为刚才我们在屋顶,你一听就听出来了。” 
  雷纯笑了:“那是因为我细心。”她要笑的时候,眼睑下浮了起来,很是娇丽可爱,
“我听到有两声微响,在屋顶上发出来。” 
  白愁飞怔了怔,道:“两声微响?” 
  王小石在一旁忙道:“对对对,我上得屋顶来,见下面是温姑娘,步桩沈了沈,踏破了
一角瓦片,你乍听雷小姐开口,便在膝沾了椽子,可能弄出了些声响。” 
  白愁飞冷哼一声道:“那是我一时不小心罢了。” 
  王小石忙道:“那也是我一时大意。” 
  白愁飞道:““七熬口中的者老大是你下的手了?” 
  雷纯道:“是我。” 
  王小石道:“难怪他死得那么奇特了。” 
  雷纯道:“我不想他$%露我的身分,而且,像他这种人,也死有余辜。” 
  温柔倒是听了后半截,吐舌道:“哗,假若你要杀我们,岂不是很容易?我可没防看你
啊!” 
  白愁飞冷冷地更正:“是杀你容易,不是我们。” 
  雷纯清笑道:“我又怎会杀你们呢?”她幽怨地道,“你们不杀我,已经很好的了。” 
  唐宝牛大叫道:“下雨了,下雨了。” 
  张炭没好气地道:“下雨有什么好大惊小敝的:”“还不值得惊怪?你脑袋长到拇指上
喇:“唐$%牛指天笃地的说,“好好的天色,一大浦早,就天昏地暗的,你说可怪不可怪
一。” 
  白愁飞却向雷纯道:“$%干在江畔截杀你的人,确是“迷天七圣”的手下?” 
  雷纯道:“确是。” 
  白愁飞道:“为什么?” 
  “我要嫁给苏梦忱。这件婚事一旦能成,金风细雨楼和六分半堂便有可能和解,这对迷
天七圣而言,是件噩耗。”雷纯说,“所以他们趁金风细雨楼和六分半堂正调拨大量实力互
相牵制的缝隙,想把我掳劫,以牵制爹爹和苏公子。” 
  白愁飞道:““迷天七圣”不怕此举反而引起金风细雨褛和六分半堂的不满,而联手对
忖他么?” 
  雷纯道:“迷天七圣深明利害,他看准在婚期末届以前,人分半堂和金风细雨楼仍是互
相对垒,不会捐弃成见、联成一气的。” 
  白愁飞讥诮地道:“对,在你的魅力还没有充分发挥以前,人分半堂和金风细雨楼仍是
敌非友,所以迷天七圣先要毁掉你。” 
  “其贸就$%我嫁给了苏公子,恐怕也改变不了什縻。”雷纯不理他语中的讥刺,只说,
“双雄不能并留,一山不容二虎,金风细雨楼和六分半堂的恩怨,难免还是要用血才能洗清
她说到这里,停了停,才道:“所以,我不希望你们介入这件事情中。” 
  白愁飞冷笑道:“你错了。” 
  他漫声道:“这不只是你的事情,也是我们的事情。” 
  雷纯星眸里正漾起一层不细心便难注意到的泪光,白愁飞已道:“我们不是为了你,而
是为了金风细雨楼。” 
  唐宝牛嘀咕道:“不管为了什么,现在都已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了,还讨论为来为去都
是为了谁干啥?” 
  王小石说:“就是为了这天色,才说这些话。” 
  唐宝牛奇道:“天色跟这些你为我,我为你的事又有何干?” 
  “关系大得看呢:“王小石道,“你可知道,在江湖上,只有一个人出现时,连天色都
要为之变暗,风云为之变色,日月为之无光,人们为之肃清吗?” 
  唐宝牛道:“那还算是人吗?” 
  张炭沉声道:“是人。” 
  唐宝年问:“什么人?” 
  张炭神色凝重:“一个可怕的人。” 
  正在这时候,啸的一声,窗口掠过了一枝箭。 
  又粗、又大、又黑、又霸道的巨箭。 
         ※        ※         ※ 
  这种巨箭决不常见。 
  箭身要比平常的箭粗大倍,箭翎用薄爸片镌造、箭镞圆钝,光是这支箭的分量,也比寻
常的箭要重土尢倍。 
  可是更诡异的是箭法。 
  这一箭,是自下而上,直射上天空的。 
  这一箭掠过窗前,是纵射而上,而非横掠而过口难道这一箭射的不是乌,而是天空上的
飞鸟、白云、甚或是神明? 
  箭身在掠过窗前的刹那,噗的一声,箭身又射出一支箭! 
  巨箭是直射的,掠过窗前时,箭身才“爆”出另一支箭,横射入三合楼的二楼,快、轻、
疾、灵,比任何箭都轻灵、疾狠! 
  箭射向雷纯白愁飞一耸肩,要去挟住夹箭口张炭一晃身,已到雷纯身前,看他的样于,
是想以手中五十六个饭碗砸下这枝小箭口只有唐宝牛什么都来不及做,只叫了一声:“哎呀:
“夹杂看温柔“啊”的一声。 
  雷纯却疾叱道:“不要搪:“话才出口,箭已落了下来。 
  这枝来势如此狠疾的小箭,竟射到离雷纯七尺之遥,便自动落下。 
  王小石一手抄起箭矢。 
  雷纯疾道:“请$%来。” 
  王小石发现箭肚上绑看一摺小纸条,忙递给雷纯,雷纯解开一看,只见有几个粗豪有力、
剑气纵横的草字: 
  ~“七圣正扑三合楼”下款划了一条小河。 
  小河正如大海十天空一般,.是最难“画”出来的“事物”,但这人草草几笔,就把一
条小河流水的形态勾勒了出来,至少已韵到意在,确然是个绘画高手。 
  “小河”代表了什縻? 
  是人的名字? 
  是组织的名号? 
  是一句暗语? 
  还是一句话? 
  王小石忽然想起,前些日子在洛阳城里惊动一时的“杀楚”案,开始也是令人摸不看头
脑,究竟“杀楚”是什么。 
  可是“小河”又是代表什么呢? 
         ※        ※         ※ 
  雷纯看了纸条,即交给一名翠女女婢,女婢接过,印燃起火镰,烧毁纸条。 
  雷纯深吸一口气,脸靥又涌现了红霞:“真的是来了。” 
  温柔问:“谁?” 
  雷纯道:“迷天七圣。” 
  王小石笑了,他又开始觉得好玩了。 
  “听说在京城里,只有苏大哥和雷总堂主,才制得住“迷天七圣口关七爷,”他道,二
可惜他俩都不在这里。” 
  白愁飞道:“此刻的局面,就要你和我来应付。” 
  王小石笑道:“我有一个感觉。” 
  白愁飞道:“你先说。” 
  王小石道:“我觉得大哥要我们对付那先前约两人,都不是洲,现在这一场,才是主
力。”他问白愁飞:“你说呢?” 
  “我觉得这一战,无论苏大哥和雷损,都没有办法过来插手,这是我们要面对的一战,
要名劲江湖、还是声销述匿,就在这一战的结果。”白愁飞转向雷纯和张炭道:“不道,我
们得要先弄清楚,我们是敌人、还是朋友?” 
  雷纯道:“迷天七圣志在擒我,你们大可以不必出手。” 
  白愁飞傲然道:“我是为了金风细雨楼,不容关七放肆。” 
  雷纯也傲然道:“好,在共同敌人的面前,我们当然是朋友。” 
  “我们一直都是朋友,”王小石赶忙道,“好朋友。” 
  温柔忍不住问:“你们几位好朋友得要告诉我一件事;迷天七圣到底是几个人?” 
  “一个。”雷纯道:“不过他手下有六人高手,武功才智都非同小可。” 
  温柔嘴儿一撇道:“像者天仇?” 
  “他?”雷纯不屑地道,“他连“迷天七圣”的内围也混不进去。” 
  温柔哼了一声,扬扬手中的刀,说:“我倒要看看他一个人有几颗脑袋,”忽又想起什
縻事的说:“那个死雷媚,偷了我的刀鞘:”张炭忽道:“刀鞘是我偷的。” 
  温柔怒道:“你:”雷纯忙道:“雷滚想要抓你,我劝住了他,便看十张假借雷媚之名,
取了你的刀鞘,作为警吓,希望你能速离京城,别蹂这趟浑水。”她补充道:“小张的”神
偷八法”和“八大江湖术”,是武林三大高手之一。” 
  张炭笑道:“过奖。” 
  唐宝牛冷$%道:“有什么好高兴,也不过是小偷的伎俩罢了。” 
  张炭笑嘻嘻的道:“要不是有小愉之手,又怎会得知一个堂堂大汉,怀里居然揣看女孩
儿家用的花手绢呢:”唐宝牛往身上一摸,登时光火,只见张炭拎看一条丝绢手帕,端在鼻
下索嗅,一时大感尴尬,怒道:“还我:“一手抓去,张炭滴溜溜一转,唐宝牛抓了个空。 
  就在此时,街前街后,左右四周,$%笛声大作。开始只是一二声尖锐的呼啸,后来就越
发密集、也越发刺耳,此起彼落,仿佛有无数根$%笛,同时在耳边作啸一般。 
  一时间,四周被锐烈的笛声充满。 
  雷纯和温柔都同时向唐宝牛和张炭叱道:“别闹:“两人也立时停手。 
  天色愈来愈暗,云愈压愈低。 
  $%笛声愈来愈响,像一把把烧红的刀子,剐心剁肺的割划而来。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