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之《温柔一刀》
三十、是爱还是恨


  刀温柔。 
  人呢? 
  人凶。 
  温柔亮出了刀,刀光映看俏脸,俏睑很凶,至少,温柔希望她自己够叫,希望人家都知
道她很凶。她知道,身作为一个闯荡江湖、刀头上舐血的女侠,不凶是不行的。 
  所以她叱道:“雷媚,你这臭西瓜,不要脸,趁本小姐刚进京城,没有防备,就用卑鄙
手段偷了本姑娘的刀鞘,你再要不还回来,我我我一刀就就就……”想说几句狠话,却没说
成。 
  白愁飞和王小石一听,都禁不住哑然失笑。 
  他们想笑,是因为听出来,敢情温柔大概一进京就蓍了雷媚的道儿,被盗去了刀鞘,温
柔当然感到不忿气,可是雷媚盗去了她的刀鞘做什么?这倒耐人寻味。 
  另外令他们发噱的是温柔骂人的话:骂人为“臭西瓜”,真不知这位大小姐是怎么学来
的! 
  雷媚依然背向温柔,没有相应。 
  四名丫鬟,都对温柔怒目而视。 
  王小石发现这四位小丫鬟的眼睛都很漂亮:有的像珠子、有的像水灵、有的像露雨、有
的像星星,比起温柔一双多情的眯眯眼,相映成趣。 
  他忽然发现温柔为何怎样都凶不来了。 
  因为那是一双桃花眼,无论怎縻瞪眼,都因不够大而不够凶。 
  他因为自己这个发现而好笑起来。 
  正在这时候,他忽然听到雷媚说了一句话。 
  雷媚依然没有转身。 
  她这句话是背向温柔说的。 
  那是一句平凡的话。 
  “为什么苏公子要派你来?”她悠悠一叹说,“他怎么放心让你来?” 
  这是一句很温和的话,语气更让人感到可亲和温馨。 
  可是这句话一说,不但王小石吃了一惊,白愁飞也脸上变色,就连温柔,也吓了一大跳
她这次一双桃花眼,可睁得最大了,仍是灵眯眯、眼角勾勾的,忍不住叫道: 
  是你,怎会是你刊”那丽人这才缓缓转身,微笑道:“是我,是我,怎会不是我?”她
一回身,眼睛眨了眨,她身旁的四双大眼睛,仿佛全只剩下她那一对深邃而清灵的眸子,像
一个惊喜的梦。 
  倒只有温柔那一双弯月似的眯眯眼,还能跟这一对教人心醉、窒息的黑眸于互衬辉映。 
  温柔一见她,忍不住斑兴的掠了过去,一面急道:“你溜到那儿去了。我找你,我想你,
我们都在我你,哎呀找得我们好苦,脾气都找僵了。真好你早发声说话,不然我就要出手了,
我一刀砍下去,嘿嘿我自己都把握不住生死,要是砍错了你怎么办:我还以为你是雷媚那臭
冬瓜呢:”她一口气说$%不停,不了解她的人,准听$%“八”头雾水,不知所云,而且,她
只顾看叙旧,往前就掠了过去,却忘了那四名丫鬟本存敌意,以为她来意不善,她的身形一
动,四柄剑就拦了过去。 
  温柔恰好乐极忘形了,没有注意到眼前这匹柄剑。 
  四名丫鬟也没料到温柔竟连这匹记意在烂截并非伤人的剑招都接不下来,剑招已发,收
势已无及。 
  那位丽人“啊”了一声,口里道:“不可伤人。”但她不会武功,不能及时判止,说时
迟,那时快,四剑已截刺向温柔,温柔眼里只有敌人,忘了眼前有剑、手中有刀,这匹剑虽
不致命,但也要温柔负伤! 
  正在这个时候,猛地楼梯口冒出一个$%发连腮直纠结在一起的大头颅,猛地一声暴喝:
“住手?” 
  这一下,不但宛若春雷,简直是平地惊雷,二楼的桌、椅、柱、梁、瓦、椽,连杯、碗、
筷、碟乃至刀、剑齐鸣,四名婢女如看焦雷,失心丧魂,四剑交错,”叮呵呵呵”地互交在
一起。 
  温柔哇地叫了一声,掩住耳朵,那大汉正是唐宝牛,一步五个梯级,已上了褛,看看温
柔咧看嘴巴笑。温柔蹂足气叱道:“你这个雷公:吵死人了你:”那丽人也被这一声大喝,
震白了睑,用手掩看心口,好一会才能说话,“温女侠是我的好友,你们怎能伤她:“四名
婢仆都知罪低下了头。 
  这时,一人一溜烟的“飘”了土来,正是那位皮肤黑黝但人滚滚圆圆的青年,可怪的是,
他手中居然还各打了十八只空碗,联在一起,他双手托看两排空碗,脚不沾地似的上了褛,
就像手里拎蓍两根轻竹竿一般牢靠。 
  这人当然就是“饭王”张炭。 
  张炭一上来就狠狠的瞪了唐宝牛一眼,唐宝牛呵呵笑道:“你土来得倒挺俐落的。” 
  张炭忙不迭向丽人赧然分辨道:“这个人一点武林规矩都不懂,明说要跟我交手,才虚
晃了两下子,他就突然往楼上冲,我……一时失看,没想到他这艘不按章法,没把他拦住丽
人微微笑看,温和地道:“那也不能怪你。” 
  王小石和白愁飞一听,就知道原来在自己上屋顶来的时候,张炭和唐宝牛已在楼下交过
手了,而这名张炭似是隶属于丽人麾下,唐宝牛却是跟温柔同一伙的人。 
  这些都不便白愁飞和王小石有太大的霞愕。 
  最令他们惊震的是:,那位本来应该是“雷媚”的丽人,竟然就是一个他们常常想起、
时时记起的人: 
  田纯 
         ※        ※         ※ 
  田纯还是那縻美。 
  眼瞳还是那么乌灵若梦,眉宇间还是有一股掩映不住的悒色,发还是柔顺如黑色的天河,
笑起来的时候还是像花开迎风、月入歌扇。 
         ※        ※         ※ 
  只不过,她笑中的愁色,却似是更浓烈了。 
  温柔已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会是你?你怎会在这里?” 
  田纯巧眄了唐宝牛一眼,.说:“这是你的朋友?”这一问,无疑等于把温柔的问话全
卸去不答。 
  温柔却丝毫未觉,“他叫唐宝牛,你别看他粗鲁,人却很好的。我在探查”青帝门口血
案时结识他,还有一位方恨少,还有沈虎禅……”说到这些人,她的眼神就奋悦了起来,脸
颊也微微发红。 
  田纯怜惜地道:“你入江湖虽……不算太久,但结识的好朋友,倒是不少。 
  可是苏公子怎会派你来这儿?” 
  温柔道:“他没派我呀。”她水仙叶子一般的手指,往唐宝牛就是一指,差点没戳在唐
宝牛的大鼻子上,唐宝牛忙一至脖躲了过去,“师兄才没叫我:“温柔气嘟嘟的说,“我在
城里遇见他,一并抓他到楼里,师兄看见他一副闲来无事、怀才不遇的样子,就叫他到这里
来,对付一个叫雷媚的,怎会是你?]”田纯眼里闪过一星恍悟:“难怪,他怎会让你涉
险:”温柔皱眉道:“$%?你说什么?” 
  田纯道:“苏公子派这位唐先生来抓雷媚,你却偷偷跟了来,是不是?” 
  唐$%牛咧嘴笑道:“叫我唐宝牛就可以,不必叫我唐先生,我生平最怕就是虚文客套的
田纯向唐赞牛瞟了一眼。笑道:“我跟阁下并不怎么熟,怎能直呼你的姓名$。” 
  唐宝牛瞪目道:“这有什么不可以:”田纯笑道:“阁下虽没有什么不便,我是妇道人
家。总是要拘点浴礼呀。” 
  唐宝牛瞠目道:“说的也是。” 
  田纯道:“所以:如果我不叫你唐先生,难道叫你唐小姐吗?” 
  唐宝牛搔了老半天头,忙说:“不能不能。”又笑嘻嘻的道:“不如,你叫我做唐公子,
或者唐大侠,那也可以。”他补充道,“不过,贝正了解我为人的人,都叫我做“唐巨
侠”。” 
  田纯道:“唐巨侠?” 
  唐宝牛道:“对。巨侠是大侠中的大侠,叫我唐巨侠最恰当,我也会勉为其难当仁不让
的接受的。” 
  田纯笑了,她身边的丫鬟也忍不住掩嘴:“唐巨侠真是个风趣的人。” 
  温柔满不甘心的道:“因此我才说师兄不懂得用人”她这句话一说,.无疑十分惊人,
把一个名满天下的领袖,独撑“金风细雨楼”大局的苏梦枕,轻描淡写的说成“不懂得用
人”,大概也只有温柔才说得出口。 
  温柔的神色却泰然自若,好像刚吃了一块豆腐一样正常,“他派唐宝年来,不如派我来,
所以我方叫唐宝牛在楼下闹事,我却神不知、鬼不觉的溜上工楼来了。 
  ”温柔说的时候,还非常得意。 
  在屋顶上的王小石和白愁飞,一齐在心里想通了一件事: 
  苏梦枕说过:派去对付“另外一个人”,是个“很好玩的人”,至少,也是个“很有趣
的人”。 
  白愁飞和王小石都承认苏梦枕说的很对。 
  无论温柔还是唐宝牛,都称得上是“很好玩”或“很有趣”的人。 
         ※        ※         ※ 
  温柔这样踌躇满志的一说,那张炭就忍不住道:“所以田姑娘才要我应付楼下的滋事者,
她独力来对付从窗口溜进来的人。” 
  温柔不知有没有听出他话里的讥剌,却没有生气,因为她又记起了那个问题: 
  “田纯,怎么你会在这里?雷媚呢?” 
  田纯静静看了温柔一眼,然后用一种平静的语调说:“在我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我想
先请教你一个问题。” 
  温柔好高兴的说:“你请教罢。有什么事,尽避向我请教好了。” 
  田纯道:“这次“金风细雨楼”、上三合楼,只派你和唐巨侠来?” 
  温柔道:“我只派唐宝年来。” 
  田纯道:“那就好办了。” 
  温柔奇道:“什么好办了!” 
  田纯扬声而平闲地道:“屋顶上的朋友,你们也应该亮相了。” 
  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怎会知道他们就在屋顶之上? 
  不过,到这时候,纵再尴尬,他们也不得不现身“亮相”。 
  他们这一亮相,倒是使田纯和温柔全$%一怔。 
  温柔哇地跳了起来,“飞”了过去,给了白愁飞一拳,竟一把抱住了王小石,喜孜孜的
说:“你来了,你也来了,你们都来了。” 
  白愁飞笑了。 
  王小石却红了睑,讪讪然说不出话来。 
  温柔这才觉察,忙放开了手,却先一步飞红了脸。 
  白愁飞和田纯相视一笑。 
  白愁飞原以为自己、心一$%,会很介意田纯不告而去,会怀有恨意的,可是这一朝面,
轨这么一笑,却不记得曾有什么恨意,连忿意也冰消了。 
  王小石和温柔仍赧红了脸。 
  白愁飞只好向田纯道:“雷姑娘。” 
  田纯露出$%贝似的掂齿一笑:“白公子,王少侠。” 
  王小石这才记起要说的话:“田纯,你骗得我们好苦:“他手指看白愁飞: 
  “尤其是位,为你神不守舍、神魂颠倒、魂飞天外、魂飞魄散……”他大概蓄意为目己
遮羞,所以特别夸张。 
  白愁飞怒这:“你说汁縻:“仲手给王小石一个$%,忙解释道,“我是对温女侠深感抱
憾,那次在江畔的话,确是我出言冲撞,害得王老三惶惶然终日,如丧家之犬,茶饭不思,
寝食难安,泪湿青衫,汗湿枕头……” 
  王小石怪叫道:“你说什么?!”扑肩给自愁飞一个包肘! 
  温柔笑嘻嘻地道:“哈:你这个鬼,今日居然也良心发现,同本姑娘致歉?” 
  田纯笑道:“他们正在鬼打鬼哩。” 
  温柔什縻都没听出来,倒是问道:“嗳,他们为什么叫你做“雷姑娘”口你不是眭田
吗!?” 
  田纯平静地道:“我确是姓雷,不是姓田。” 
  这下可是王小石发问了:“可是我们所见过的雷媚,不是你哇!” 
  雷纯奇道:“谁说我是雷媚?” 
  王小石诧道:“你不是雷媚?” 
  白愁飞正色道:“那你是谁?” 
  张炭长声道:“她是我们六分半堂总堂主的掌上明珠,雷纯雷大小姐。” 
         ※        ※         ※ 
  王小石在这顷刻间想起了许多事情: 
  如果田纯就是雷纯,而雷纯就是雷损的独女,雷损与苏梦枕是死敌,雷损所主持的六分
半堂和苏梦枕领导的金风细雨楼又是敌对,苏梦枕是自己和白愁飞的结义大哥,那么,眼前
的雷纯:是敌?还是友?这是第一点。 
  据他观察:白愁飞对雷纯梦魂牵系,但雷纯却要嫁给苏梦枕,以缓和两派的冲突,白愁
飞现在心里的感受,是爱?还是恨?这是第二点。 
  要是今天在三合楼的是雷纯,而不是雷媚,苏梦枕为什么派他两人来?是弄错了?或是
巧合?还是别有用意?雷纯为什縻会出现在三合楼上?是雷损的意思、还是她个人的意旨?
温柔又为何要趁上这趟浑水?……王小石越想越拧、越想越乱。 
  可是,在这众多思虑当中,有一个意念却是特别清晰的: 
  那就是白愁飞的心情。 
  是以他马上打哈哈说:“原来是雷大小姐,失敬失敬,没想到我们在汉水江畔,得遇雷
大小姐,跟六分半堂结缘,早知如此,我们当真还不敢贸然出手。” 
  雷纯道:“你们现在也是金风细雨楼的新贵呢。”她在跟王小石说话,眼睛却望向白愁
飞。 
  王小石笑道:“你的消息果然灵通。” 
  “像这样的大事,六分半堂怎会不知道呢?”雷纯幽幽一叹道,“其实我一直都注意看
你们的行琮,只希望你们能早日离开京城。” 
  白愁飞冷$%一声。 
  王小石赶忙说:“雷大小姐觉得我们不适合留在京城$%?” 
  雷纯道:“这是个是非之地。” 
  白愁飞冷然道:“我们从不怕是非。” 
  雷纯道:“也是个血腥的所在。” 
  白愁飞道:“我最喜欢的就是有是非和血腥的地方,那比较有人味。” 
  雷纯道:“那也由得你。只不过,任何一个人,想在此地扬名立万,名成利就,都要先
付出代价,然后腐化,逐渐失去原来面目,成为一个无奈的江湖人。” 
  白愁飞道:“我本来就是江湖人。” 
  雷纯道:“你们原来不是的……你们还有一些东西……不是的。” 
  白愁飞冷笑道:“不管是与不是,我们总算已加入金风细雨楼,苏大哥会重用我们,跟
贵帮对抗,你当然不想我们留在这里。” 
  雷纯叹了一口气:“随得你怎样说,随得你怎样想……我总觉得你们不该留在这里,因
为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太不值得了。” 
  白愁飞道,“你是当年京城第一大帮帮主的独生女儿,也印将是日下京师第一大帮帮主
的夫人,当然有资格说不值得,我们只是赤手空拳闯荡的江湖人,便说不出这种请来。” 
  他顿了顿,又道:“我最不想说的只是:我们怎么这般不自量力,竟去汉水舟上救你,
眼巴巴的自己入了彀。” 
  雷纯不免也有些愠色:“你们救我,我很感激,那不是陷阱,没有你们,我便不会活在
这里。如果我要利用你们,为什么要偷偷溜走?我大可力劝你们加盟六分半堂。” 
  白愁飞倒忽然冷静了下来:“就算你没有要我们堕入陷阱,你还是骗了我们。” 
  “我唯一骗你们的,只有我的身分。”雷纯悠悠地道,“你们敬我,不是因为我的身分;
我们交往,也不是因为我的身分。对不对?” 
  温柔忙大声道:“对呀。”说看怒目白愁飞。 
  唐宝牛在一旁也附和看大声道:“对啊。” 
  张炭见情势有点僵,忙也道:“对极了!” 
  唐宝牛学温柔看张炭的模样,同张炭怒白了一眼,哼哼道:“人说你也说,跟屁虫!” 
  张炭却故意向窗外指去,他自己却看也不看,只道:“你看:快下雨了。” 
  唐宝牛好奇,一面张望,一面问:“下雨?” 
  张炭笑道:“牛啊。街上有头笨牛,刚刚还哼哼了一声呢:牛在晴天呻吟,不是快下雨
的征兆吗?” 
  张炭这么一说,原本以为唐宝年会大为震怒。 
  谁知却没有反应。 
  他倒觉得错愕,同望却见唐宝年呆视街小十张口结舌。 
  张炭好奇,他也望向街中。 
  他也目定口呆。 
         ※        ※         ※ 
  好好的一个清朗的早上,倒真的风雨欲来了。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