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之《温柔一刀》
廿八、刀还是剑


  他冲霄而起。 
  他身法之快和妙、潇脱和优美使人里全“哗”了一声。 
  他再落下来的时候,已在丈外落到一个在市肆道旁打草鞋老人的身边。 
  他早已把距离算好,这样一来他大可有充分的时间去应付那三个灰衣人的攻击。 
  不料,他人才落地,一个白衣已到了他的身前,几乎就跟他面对面的站看王小石这才在
心里吃了一惊。 
  他只好拔剑。 
  刚才,那三名灰衣人同时出手乍然狙$%,他仍可不拔剑,可是这白衣人才闪现,他使知
道非要拔剑不可了。 
  他这次拔的是刀,还是剑 
         ※        ※         ※ 
  没有拔。 
  因为白衣人即道:“是我。” 
  王小石笑了。 
  来人是白愁飞。 
  再看人丛里的至名灰衣人,全都倒在地上。白愁飞的“惊神指”,在他们第二击还末发
出之前,已让他们失去了发招的能力。 
  既然来的是白愁飞,王小石当然便不拔剑了。 
  可是白愁飞的脸容却充满了惋惜。 
  他低声道:“我来的时候,只说“是我口,并没有叫你“别动手口,你为何不拔剑?” 
  王小石微笑道:“既然是你,又何需拔剑。” 
  “你不拔剑,我便一直没有机会领教你的剑招;”白愁飞望定他道,“这是一件极为可
惜的事情,我不想让这个遗憾继续下去。” 
  王小石道:“我从来不对朋友拔剑的。” 
  白愁飞道:“你拔剑的时候,可以不当我是朋友。” 
  “你不只是我的朋友,而且还是我的兄弟,”王小石坚持而坚定的道:“大侠萧秋水曾
说过:“一朝是兄弟,一生是手足。 
  口只有王八蛋龟孙子才对自己的兄弟背后下毒手、身前拔刀剑。” 
  白愁飞特地望了他一眼,道:“早知道如此,我等我们交过手后才跟你结义。” 
  王小石淡淡地道:“交过手后,恐怕就不一定能结义了。” 
  白愁飞冷笑道:“你输不起?” 
  王小石摇头。 
  白愁飞有点忿怒地道:“你怕我输?” 
  王小石还是摇头。 
  “不是输得起输不起的问题,也不是谁赢谁输的事,只怕我们一动手,不止定胜负,还
判生死,”他道,“死人怎能跟活人结义?” 
  白愁飞这才恢复了微笑:“也许是两个死人一齐到阴曹地府去结义。”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场中又发生了一些事。 
  几个官差似的人物,沉默而沈看、完全不动声色地把地上那三名灰衣人押走,却并不走
过来向白愁飞和王小石查问。 
  街上的人又恢复了热闹,熙来攘往,人们照旧营营役役,也还有小部分的人忍不住向王
小石和白愁飞投来狐疑的目光,有的仰慕,有的敬畏,但很快的又因手边上忙看活儿而不再
留意他俩。 
  在大城里、大街上所发生的事情,就像一叶孤全都不剩。 
  人在时间之流里也岂非如此? 
  既然如此,什么丰功伟业,什么盖世功名,与历史的长阿相比,宇宙的浩森相较,$%不
如沧海一粟、微弱无依?不过,人在世间却不惜互相倾轧、分毫不让,来攫取一些可悲复可
怜的“成就”? 
  可是,你难道能为了存在的渺小,而放弃尽一己之力、不再努力么? 
  不能。 
  千古功过唯一笑,即是流萤也燃$%。这句自拟的话,便是王小石的观念。 
  白愁飞的看法呢? 
         ※        ※         ※ 
  不知道白愁飞有什么看法,但他却看见白愁飞在看看一个人。 
  一个无论站到那里、跟什么人站在一起,都能够显得鹤立鸡群的人。 
  甚至这人生下来的时候,也比别人高大豪壮,笑的时候要比人发怒还威武。 
  这个人,正负手宽步,走向三合楼。 
  他只是随意迈步,但整个街子里的人们,都忍不住看他,忙看干活的苦哈哈,看了他一
眼,竟似忘了自己背上的重担;替主人$%马的少年家丁,看见了这个人,觉得自己神威凛凛,
变成了马上的主人;铢锱必较、暗扣秤头的小贩们,忽瞥见了这个人,就像苍蝇被蜜糖吸引,
竟忘了我还碎钱;街上的女孩于,看见了这个人,就想起了自己夜夜在梦中出现的情人,仿
佛正如眼前的人,雄姿英发,日光这回像苍蝇黏上了蜜汁;而小孩子看见了这位豪迈威风的
大哥哥,幻想将来也要长得跟他一般英挺好看。心里邪的人不敢对他正视,性直的人看了也
自形秽陋,而这个人本身,像心知肚明人人都在注视他似的,大摇大摆的走过大街,走向三
合楼。 
  敢情是那大汉太过引人注目,街上的人才忘了再看王小石和白愁飞,而注意力都集中在
大汉的身上。那个人走过的时候,有一辆马车,本来正急急赶路,赶车的人抖控$%绳,正纵
勒闪避街上的行人,但忽瞥见路上横过这么一位高大威猛的人,给他侧睨一眼,只觉蓝电也
似的眼神射来,如同遭了一殛,一失神下,眼看马车就要践踏上一个正在路心傻楞楞地看看
这威武大汉的幼童|。 
  那高大威猛的大汉从容的横跨一步,一手按住马头,马车就戛然而止,赶车的人几乎被
陡然的急止挫飞出车外,大汉的另一只大手,却似麻鹰捉小$%般的,把小孩子揪到路旁,并
温和的话诫他道:“小孩子,以后要是没大人带看,不许满街乱跑。”那小孩子早就已吓楞
了、看疯了,赶车的人也呆在辔上,连马也不敢乱奔乱窜了。那大汉说完这句话后,又继缤
走向三合楼。每一步随随便便迈出,都似常人四步之宽;每一步都龙行虎跨,像跨一步就在
地上烙列了个铁印章一般。 
  王小石因白愁飞注目而望去。 
  他比白愁飞看得迟一些,所以始终未曾看清楚那大汉的脸貌。 
         ※        ※         ※ 
  那名大汉走入了店门。 
  一时间,店里的伙计都当他为上宾,连店里的客人都自形猥陋,自觉比这人低上三级,
巴不得吃饱就走,不敢与此人平起平坐。 
  世间懂得看人内心的人,一向不多,但识得看人衣饰的人,所在多有,单凭这大汉身上
穿的似丝非丝、似缎非缎、既有棉布之暖而又兼得绸布之凉爽的布料,明而显之是敦煌道上
“家和堂”的贵重货色,单只这件衣料,可能就要比自己家里所有衣服加起来都昂贵一些,
所以就算不看那名大汉的堂堂相貌,心里也早就矮了一截。 
  一大截。 
  伙计当这名“贵宾”莅临,是无上的光荣,忙把雅座腾出,座位向阳,还江近街,伙计
更$%呼殷勤,捧巾奉茶的一如许多酒楼茶居,把名人、京官千方百计的请来作“活招牌”一
般连这样出色的人都入咱这家店来,足见这家店子是如何的高尚,怎样的与众不同了。 
  所以难怪有人认为:上馆子不再是为了吃好菜,而是为了“$%名气”;穿衣服不再是为
了保暖,而是为了“显气派”。 
  可能是因为这个缘故罢,那胖嘟嘟的“饭桶”忽然叹了一口气,道:“人人干活,都是
为了吃饭充$%,怎么现在的人,都光吃菜而不吃饭?”他呷了一口茶又道:“何况现在连菜
都不是拿来吃了,只拿来看,酒也不是拿来喝的,却拿来光浪费、显排场。” 
  这时候,那名大汉刚叫了一$%子高粱。 
  他一手提看酒$%口往嘴里就倒,一半倒在嘴里,另一半自嘴边溢出,弄湿了衫子,他倒
一点也没有在意,豪态依然。 
  可是,那“饭桶”这么一说,分明是针对他而发言。 
  那大汉怔了一怔。 
  店里的人都知道不好了,心里暗忖:那“饭桶”不自量力,竟敢得罪那名气宇非凡的猛
客会有苦头$%了。 
  果然那猛汉放下了酒$%。 
  他缓缓的转头,望向那“饭桶”。 
  他一跨入三合楼的时候,就知道三合楼这底层里里外外只要是活看的人,不管是掌柜还
是伙计、客人还是乞丐,都看看他,只有一个人是例外。 
  ——便是这个吃饭的人。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