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之《温柔一刀》
廿六、过瘾与好玩


  给他“过瘾”的人走了进来。 
  雷恨全身立印又被恨意所充满。 
  来的人显然不是他本来叫人预备好的“敌人”,因为他是自己走进来的,而且,这个人
他曾见过,就在昨天三合楼前,这人曾与苏梦枕一道出现。 
  这是个真正的“敌人”。 
  从来到这里给他“过瘾”的敌人,莫不是被“推”甚至“拖”进来的,因为那些“人”
全都被吓得“不成人形”。 
  雷恨一见这个人脸上笑嘻嘻的,立时恨得于痒痒,不过,他并没有冲动到立印出手,恨
和冲动毕竟是不一样的,恨往往能把意志和力量集中,冲动却常只是意志和力量的浪费。 
  故此,他虽然是恨极了,但还是很沈看的问:“你是来送死的?” 
  “对,”王小石笑得很愉快,“我是来送你死的,你的手下都不肯把我推进来,我只好
把他们推倒,再自己走了进来。” 
  这人能够僭入自己练功的地方,把自己八名得意弟子制住,而自己仍全无所觉,此人武
功之高,可想而知。雷恨心里想者,外表却不动声色:“你夹杀我?” 
  王小石道:“是。” 
  雷恨道:“我们有仇?” 
  王小石道:“没有。” 
  雷恨道:“有怨?” 
  “没有,”王小石很快地答道:“但却有恨。” 
  雷根奇道:“恨?” 
  “因为你叫做雷恨,而我一向喜欢看人恨,更喜欢看你恨人的样子,”王小石笑眯眯的
道,“你知道$%?你恨起来的样子,就好像一头猪穿了红裤子,却把猪头当成了猴屁股…雷
恨怒吼——他已不能再忍。 
  他的恨意已全被激发。 
  在这一刻间,他决意要眼前的这个人,澈底的消失,连一块肉,一$%骨头都不许$%曰他
一出手,就发出了“震山雷”。 
         ※        ※         ※ 
  雷滚右拳飞$%,左掌推出日王小石急退,一面策思以左手化解他的右拳,右手招架他的
左掌。 
  可是四臂末接,王小石已惊觉到雷劲并非自雷恨的右拳左掌袭来,而是自双手之间酝酿,
骤然如排山倒海,万涛裂壑地涌卷了过来日王小石陡地一展腰,伸手往后一抓,竟自身后的
墙上,挖了一方砖石,往雷恨和他身前一格。 
  “轰”地一声,砖石粉碎。 
  碎得似粉末一般。 
  雷恨的“震山雷”威力之钜,已到了炸药的威力一样口不过,道威力已被引发。 
  这巨大的威力,却只把一块砖头炸得四分五裂。 
  雷恨更恨。 
  王小石不退反进,似要乘他之虚而入。 
  雷恨大喝一声,一拳一掌,又攻了出去。 
  拳起雷出,掌出雷行。 
  王小石竟然不闪不避,左袖子一兜一罩竟套住雷劲。袖子登时胀得像大鼓一,但他的右
袖子也立时横甩了出去口就甩在东面墙上“轰”地一声,墙崩砖破。 
  王小石双袖都萎了下去,但他的人却安然无损。 
  他已把雷恨的“震出电”,转注入那栋石墙里,这种功力已接近传说中的失传江湖多年
的“移花接木神功”口雷恨一雷为王小石所破.另一雷又为王小石所转注;他恨得七孔生烟,
眼睛红得但要喷血一般,第三雷又告发出曰这一雷的声势,要比前二雷更可怕,甚至比前面
二雷合起来的声威,还要可怕一些。 
  无疑雷恨已恨极。 
  他已全力出手。 
  王小石见机不妙,似想飞掠,但雷已击中他的胸瞠。 
  王小石整个人被霞飞出去,背撞在西面墙上,然后他像一条鱼般的滑下地面来,身姿美
妙得像一只翩翩的白鸥,而且依然脸露笑容,他身后的墙已经轰然倒塌。 
  雷恨的额上已昌出了汗珠。 
  他连施巨雷,已感吃力。 
  看来,王小石的确要比他想像中难应付,而且,还难应付得很多很多。 
  不过雷恨平生遇上越难对付的人物,越发激起他的$%志。 
  他立刻发出他的成名绝技: 
  “五雷轰顶”。 
         ※        ※         ※ 
  雷恨发出了这一记“五雷轰顶”,连他自己都忍不住赞羡自己的这一招,使得完美无缺,
神定气足,在连发三记“震山雷”、功力大为耗损后,道一记“五雷轰顶”的威力,不但没
有丝毫减损,而且杀伤力更强大七倍,不多不少,正好七倍口“五雷轰顶”不比“震山电”,
“震山电”隔空遥劈,对方或还可以借物传雷,导引雷劲外$%,但“五雷轰顶”直劈门顶,
对方一经中殛,除四分五裂、骨碎肌蕉外,没有任何活硌。 
  就在他一击递出之时,王小石突然挥起、抢到、猛进、闪身、探手、急取。 
  雷恨知道对方许是濒死挣扎,略一侧身,“五雷轰顶”已轰了下去。 
  王小石右手背贴看头发,掌心朝天,五指迸合.左手已抓到雷恨一角衣襟,“嘶”地撕
了下来。 
  雷恨才不管那一角衣襟。 
  他只要把王小石震死。 
  他的“五雷轰顶”已发了出去。 
  发得完美无缺。 
         ※        ※         ※ 
  雷就殛在王小石头上。 
  王小石头上有手。右手。 
  雷就迸发在他的手心里。 
  “波”的一声,王小石左手的一角布帛碎裂,成千万条丝绵,瓢震散飞。 
  王小石仍然站若。 
  他没有事,只不过脸上变了一变,然后立即又回复了正常。 
  雷恨的得意绝技“五雷轰顶”,难道就只震碎了来自他衫尾的一角布帛p雷恨的险色变
了,变得不是恨,而是惊。 
  惊和恨是不一样的,恨是仇,惊是怕,在江湖上走动过的人,几曾听过雷恨“怕”过什
么人来,“怕”过什么事情来。 
  可是雷滚的确是在“惊”,惊惶的惊。 
         ※        ※         ※ 
  王小石看看指上突然消失的布条,忍不住伸了伸舌头赞道:“好厉害,布絮也能以刚方
震碎,确见高明:”他在称赞雷恨。 
  可是在雷恨耳中听来,比掴他耳光他还难受百倍w这简直比被讽刺还要难堪w听王小石的
语气,好像他并不是在跟雷恨决一死战,而只不过是试探一下雷恨的成名绝技,到底是怎么
一回事?究竟高到什么程度p然后他知道了,见识过了,居然还发出了赞美,就好像是一位
老师对他门生的作文好坏作出评价一般。 
  王小石笑嘻嘻的看看他的脸色,笑嘻嘻的问:“怎么p还有没有威力更强大的招式p”
“有。” 
  这句话不是雷恨说的。 
  这句话一说完,同时发生了两种变化: 
  一是雷恨的脸色与眼色。 
  他的脸色不但同复了正常,而且简直神气极了,他看王小石的眼神,就像是看一个死人
一般。 
  二是北面那栋墙突然倒塌。 
  倒塌之后,出现了三个人。 
         ※        ※         ※ 
  道三个人中,王小石倒有两人是见过的,一个就是在阴雨废墟里朝过相的豆子婆婆,一
个便是在破板门攻守时交过手的鲁三箭曰但说话的并不是他们两人。 
  王小石的注意力也不在他们身上。 
  而是第三人的身上。 
  有这第三人在,仿佛就轮不到豆子婆婆和三箭将军说话。 
  第三个人是一个枯乾、瘦小、全身没有一块$%肉的中年人。 
  看他瘦成这个样子,仿佛风都能把他吹起,但仔细看去,他每一块肉都像是铁硎钢镌的,
每一条肌都紧紧贴在骨骼上,只要一加发动,就会产生出极可怕和最惊人的力量。 
  王小石见了他之后,便长吁了一口气,“如果我没有猜锗,你就是“六分半堂口的二堂
主雷动天。” 
  然后顿了顿,又无精打采地道:“但愿我猜错。”他当然希望猜错,因为雷动天来了,
加上雷恨和箭将军及豆子婆婆,四人合击,就算苏梦枕亲至,也未必能应付得来。 
  那瘦得清崔的中年人眼里已露出一种悲悯之色,望看他悲天悯人的道:“我真希望你猜
错。” 
  然后他也顿了顿,说:“可惜你没有猜错。”他们四人已形成包围,而且包围已渐渐收
拢。 
  看来他们已在这儿等了很久。 
  他们就像是一张网,正等鱼儿入网。 
  王小石就是他们眼中的“鱼”。 
  这张网仿佛连雷恨也事允未知,所以他乍然发现这张网,也惊了一阵,喜了一阵,然后
因为多年的默契之故,他也立即加进了行动,成为四面的网中之一面。 
  他守的是南面。 
  南面仍有一栋墙。这是最易守之地。谁要飞过道栋墙,他都可以把对方至少杀死十一次。 
  王小石左看看,右看看,前看看,后看看,居然跟雷动天说了一句对雷动天而言,是$%
人的话:“你是个很好玩的人。你比他好玩。”他指了指雷恨,“可惜我没有时间跟你玩,
而他也没有时间再玩下去。” 
  雷动天愕然。 
  他看来只有三十岁不到,其贸,已经五十二岁了。 
  他一直都保养得很好,生活也很节制,武功也从没有放下,随若他的地忙日益增高,声
望日隆,他的武功只有练得更劲,而它的人似乎到了三十岁之后,便不胁再老。 
  但像他这么一个瘦子,在武林中的分量,只怕要此十个门派的掌门人加起来都还要重上
一些。 
  所以像今天王小石对他说的这种话,他可以说是很少听到过,很久没有听到过了,王小
石似乎没有把他当作是劲敌。 
  而是当作玩伴。 
  普天之下,有谁敢把雷动天当作是“玩伴”的? 
         ※        ※         ※ 
  王小石一说完那句话,他已出手。 
  他向雷恨出手,他的手已按在剑柄下。 
  雷恨急退,他知道二哥必会拦住王小石的。 
  三箭将军一箭射向王小石背后。 
  豆子婆婆的破衣已向王小石兜头罩去。 
  巨箭将军的箭,明明是射向王小石的后心,半空突然一折,钉向王小石的后脑,而且箭
尖突然弹出了两片尖镞,变成了一箭三镞,疾取王小脑后日豆子婆婆的破衣袍,当年曾暗算
过苏梦枕的得力手下沃夫子,只要一沾上这件无命天衣,沾上手,烂的是险,沾上脸,烂的
是心。 
  所以豆子婆婆每次在施用这件“无命天衣”的时候,自己带了六层手套,其中三层还罩
上手臂,生怕沾上一些,连自己也吃不消。 
  豆于婆婆是六分半堂的七堂主,鲁三箭是十堂主,这两人一齐施展他们成名绝技,自然
都是杀手和杀看。 
  王小石就是他们所要杀的人。 
  大敌当前,王小石再缔法选择。 
  他唯有拔剑。 
  王小石终于拔剑。 
  谁都没有见过王小石拔剑。 
  谁都知道他有一柄剑,剑柄如弯月,但谁都不知道他怎么使用这一柄怪剑。 
  这是什么剑? 
         ※        ※         ※ 
  不是剑。 
  是刀。 
  弯刀。 
  王小石拔的是剑,怎么会成了刀? 
  原来那把剑柄,不是真的剑柄,而是一把刀,弯如女子修眉的小弯力。 
  小小的弯刀。 
  精致的弯刀。 
  刀光惊艳般的亮起,如流星自长空划过。 
  弯刀把箭$%兜住,箭尖顶看天衣,王小石把刀势一送,箭和破衣,各向三箭将军和豆子
婆婆飞去。 
  这可吓坏了豆子婆婆和鲁三箭,慌忙退避。 
  雷恨也吓住了。 
  他对王小石轻易接下他的“震山雷”和“五雷轰顶”,当然印象犹新,记忆犹深,当时
王小石还没有拔剑。 
  如今王小石要亮兵器了,而且还全身攫向他,显然是困兽之$%、拚命一击,不由雷恨不
惊心。 
  他一面应付,一面速退。 
  他背后是墙。 
  他背抵墙上,已无退路。 
  但他脸上的神情,是不惊反喜。 
  因为他看见雷动天已截上了王小石。 
  正在这个时候,他突然觉得胸口多了一截东西。 
  带血的剑尖。 
  他先是骇异,然后是奇怪,接看是恐惧,之后是痛楚,最后是大叫了一声口 
         ※        ※         ※ 
  雷动天正要向王小石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击之际,也蓦地瞥见了在雷恨胸口突出来的那一
截带血的剑尖。 
  剑尖有血,剑是木剑。 
  剑自雷恨胸膛穿出口看来雷恨是活不了的了口原来南墙后还有劲敌雷动天心神一乱,王
小石立即夺路而退”任务已达成二功成就要身退口再不身退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他的任务本就
是把雷恨逼到南墙,苏梦枕说过:“郭东神自然会解决他。” 
  这句话说的时候,连白愁飞也不在场。 
  这是苏梦枕的布局。 
  至于郭东神是谁?他也不知。但眼见这郭东神以一柄木剑,先穿墙再刺穿雷恨的胸瞠,
发而无声,击而必杀,这种手段堪称神出鬼没,防不胜防日王小石的身子本正向雷恨逼去,
现在却像一颗飞石般,向后弹起,急拔而去。 
  雷动天虽然分神,但他的“五雷天心”,仍及时向王小石发了出去。 
  王小石一看这“五雷天心”的声势,就知道他今天不能不被逼做一件事了: 
  他只好真的拔剑。 
         ※        ※         ※ 
  他刚才拔的是刀。 
  剑柄上的小巧弯刀。 
  现在拔的才是剑。 
  剑若无柄,如何拔剑?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