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之《温柔一刀》
廿三、扫雷行动


  人人都变了脸色。 
  连王小石也觉得白愁飞的要求太过无稽。 
  苏梦忱却没有。 
  他神色自若。 
  “好。”他说,“你要当什么,我给你当,不过,你要当得来方可以。” 
  他语音微带讥诮之意:“这世上求虚名的人太多,但如无实际本领,仍然一切成空,”
白愁飞冷峻地道:“你不妨让我当当看。”他近乎一字一句地道,“我一定当得来。” 
  苏梦枕忽然连点了自己身上几处要穴,脸上煞白,青筋抽搐,好一会才能说话:“我真
是浑身是病。” 
  王小石关切地道:“为什么不好好去治?” 
  苏梦枕道:“我有时间好好去治吗?” 
  王小石道:“至少你应该保重。金风细雨楼固然重要,但若没有你,就没有金风细雨楼
苏梦枕笑道:“你知道我现在觉得最有效的治病方法是什么?” 
  王小石侧侧首。 
  苏梦枕道:“当自己没有病。” 
  然后他又笑了。苦笑。 
  他接下去问:“你们在金风细雨楼,想先何处看手?” 
  他这句话问得很慎重。 
  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正如你要写诗,就应该懂一点音韵平仄,多知道一些典故字汇;如果要写字,就要懂得
一些笔墨砚纸的常识;如果想发财,起码要会做生意、有一盘精打细算的数口。 
  就算是加入帮会,不可能整天都是打打杀杀,要弄清楚的事,从人手到分舵,可算得上
千头万绪,千丝百缕;正如作为朝中大臣一般,不止是参奏弹劾、议事问政,而对朝中礼节、
同僚位分、律法制度都要了如指掌,才能有所作为。 
  所以苏梦枕才有此一问。 
         ※        ※         ※ 
  答案却不同。 
  我想先从这“白楼”的资料者手,弄执二胡调度布防、来龙去脉,方便他日策划定略白
愁飞这样说。 
  他一向很有野心,也很有抱负。 
  “我希望先从外圈入手。金风细雨楼虽较受朝廷官方认可,名门大派器重,但在江湖上
和一般人心里,却不如六分牛堂根深蒂固。也许是因为近年来金风细雨楼崛起的确太快,很
多事来不及奠基布局,我想在民间和外间,多作一些扎根的工作。” 
  这是王小石的意见。 
  他一向跟市肆贫民较能沟通,而且从不自恃清高、曲高和寡。 
  他的意见和白愁飞不一样。 
  白愁飞主张集中精神、节约时间,先从金风细雨楼的重心与童热下手,方便在决策应事
的大方向上成为苏梦枕的强助。 
  王小石则属意先由外围下功夫,摸熟环境、弄通形势,慢慢从基层调训干员,以便金风
细雨楼可以屹立不倒、稳如泰山。 
  这两个不同的意见,反映出他们不同的个性。 
  苏梦枕也有他自己的意见。 
  但他却欣赏他们两人的看法。 
  就是因为他们的意见不同,所以才会聚在一起。 
  世上的知交,本来就不需要性格一致,只要兴味相投,只要有缘,那便是相知的一切理
由了。 
         ※        ※         ※ 
  苏梦枕道:“你们可以从你们所选择的方式行事,不过,有两件事得要先做。” 
  白愁飞问:“逼使雷损不得不马上谈判的事?” 
  苏梦枕一向只问人话,不答话,所以他问:“你们认为有什么是能令雷损不得不马上谈
判?” 
  白愁飞印道:“假如他麾下的忠心干部一一死去,独力难持大厦,雷损想要不谈判,也
不容易。” 
  王小石补充:“就算谈判,但失去了讨价还价的分量。” 
  苏梦枕道:“说得很对。所以我们要对付三个人?” 
  王小石道:“对付?” 
  苏梦枕道:“对付。” 
  白愁飞道:“是三个人?不是两个?” 
  苏梦枕道:“因为还有一个人我已请了另外一个人去对付了。”他有点莫测高深地道
“那是个很好玩的人。” 
  王小石道:“很好玩的人?” 
  苏梦枕笑道:“至少是个很有趣的人。”就不说下去了。 
  白愁飞问:“我们对付的是六分半堂里那三个人?” 
  苏梦枕道:“六分半堂里有几个身居要职的,都是姓雷的,譬如雷媚、雷恨、雷滚。” 
  他一字一句地道:“我要你们去对付雷恨和雷滚。” 
  “雷媚呢?” 
  “我已叫人去对付了。” 
  “为什么不对付狄飞惊?” 
  “因为狄飞惊是个极难对付的人,我们不该在此时此刻做没有把握的事,”苏梦枕道,
“在我们想杀六分半堂的人的时候,六分半堂也必然正想打我们的主意。如果我们的高手被
杀,土气受挫,谈判自然无力,说不定还得自动求延。我们要折雷损的信心,却不可反被他
挫损了士气!” 
  “而且,”苏梦枕继续道,“如果六分半堂有一天整垮在我们手里,雷损极可能来个玉
石俱焚,唯一能帮我们稳定局面的,反而是狄飞惊,只要他肯跟我们合作,一切都好办了
“所以要留下他?” 
  “他活看,对双方都有利。”苏梦枕道,“他死了,对双方都不好。” 
  白愁飞听了,叹了一口气道,“狄飞惊真是个了不起的人。” 
  一个人能为自己人和敌人所尊重,而双方都觉得他举足轻重,不可或缺,自然十分难得。 
  人只要能做到这一点,已经可以算得上是个大人物。 
         ※        ※         ※ 
  白愁飞问:“雷动天呢?他是六分半堂的二堂主,杀了他足以骇众:”苏梦枕肃容道:
“雷动天是一个很可怕的人,如果还没有充分的把握,还是不要动他的好。”他凝重的道:
“以前,我手上不止有“四大神煞口,还有一位”上官中神”,擅使二百一十七条雷山神蛛
游丝,一手能发一百二十三颗“沙门七煞珠”,想你们必也曾听说过白愁飞道:“上官悠云
之名,远在我儿时已名动天下。” 
  苏梦枕微叹一口气道:“如果他能活到现在,还不知有多出名;”他补了一句: 
  “他就是不信这个邪,去动雷动天“结果给雷动天连同他布下七百四十七株湘妃竹阵一
齐活生生的宸死。” 
  王小石咋舌道:“连竹子也死了?” 
  “在“五雷天心掌”下,如同雷殛一般,所过之处,无有不死。”苏梦枕道: 
  “不过也有一次例外,洛杨“妙手堂”的人想过来京城抢夺地盘,“大雷神”回万雷以
“五雷轰顶”攻$%雷动天,雷动天以雷制雷,结果回万雷捱了一殛,负创而去,并没有死。” 
  他淡淡地道:“不过,同万雷却再也不敢来京师一步,不敢再动京城一草一木的主意王
小石吐古道:“好厉害。” 
  白愁飞冷冷地道:“我倒想会一会此人。” 
  苏梦枕道:“你不必急,有的是机会。”他沉声道:“不管你会不会去找他,但他一定
会来找你。” 
  王小石道:“究竟谁去对付雷滚?谁对付雷恨?” 
  白愁飞道:“他们都窝在六分半堂里,如何去“对付”他们?” 
  王小石又问:“究竟“对付口是什么?杀?捣?伤?还是教训?” 
  白愁飞再问:“几时去?在什么地方动手?还有谁去?我们是一起动手?还是分开来行
动?” 
  苏梦枕笑了。 
  “你们问得这么急,”他说,“我都来不及回答。” 
  “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他向王小石和白愁飞道:“先换掉湿衣服,再看看你们的新
房间,然后一起吃饭、喝酒、谈天,接看到议事厅来,杨无邪会告诉你们怎么对付、怎样做:
无论如何,今夜我们得好好叙一叙,对付,再快也得是明晨的事。” 
         ※        ※         ※ 
  他们正在翻看雷滚和雷恨的资料。 
  这是第六层的“白楼”。 
  拂晓。 
  晓来风急。 
  烛火轻摇。 
  杨无邪就在一旁,看看烛火映照出四壁的“资料”,睑上没有表情,但眼里却有满足之
色。 
  资料是比金银更活的财富。 
  何况这里的资料有些极为珍贵,甚至可说是价值连城。 
  不管是谁、用任何方式去收集得这些资料,都是件伟大的工作。 
  杨无邪有分参与甚至策动这件工作。 
  火$%-来一箱贾$%,他$%视如他的孩子,得来何其不易,其间血汗辛酸,他是冷暖自知。 
  一个组织,永远需要有他这种埋头苦干式的人物,没有这种人物,便不可能成为健全的
组织。 
  所以当杨无邪看看这些化费他无数心血、甚至致使在武功上荒废衰退的“成绩”,觉得
既欣慰,又自豪。 
  眼前道两个年轻人在专心的研读资料,他没有去骚扰他们。 
  他知道他们要凭他这些资料,来干几件轰动开封府内外的大事。如果他的资料不准确,
很容易作出错误的判断。 
  有些事往往是错不得的。 
  有些错误,跟“死”字同义。 
  所以他希望他们能好好的读、用心的记。 
  而且他也喜欢他们正专心的读、费神的记。 
  这仿佛表示了一种尊重、一种赞美,等于是告诉他:他的努力绝对值得重视。 
  谁都希望自己的努力能受到重视。 
  睿智如杨无邪者也不例外。 
         ※        ※         ※ 
  王小石和白愁飞的阅读,显然已告一段落。 
  他们把资料交回给杨无邪。 
  资料不在他们手上,却已深深烙刻在他们的脑海里。 
  “道几天,我们想要对付六分半堂的人的时候,六分半堂的人也正是要对付我们。”杨
无邪道,“长久以来,六分半堂跟我们相对峙,他们派出足够的人手,来监视我们楼里的重
将,我们也派出足以承担的干员,来牵制他们堂里的高手。所以两股实力,互相对垒,旗鼓
相当,谁也不敢贸然出击。” 
  白愁飞道:“所以只有我们出击。” 
  杨无邪道:“你们是金风细雨楼的强助,而且六分半堂还摸不透你们的底子,在短时间
内也调不出高手来掣肘你们,当然是最适合的人选。” 
  白愁飞道:“我听说雷滚当年的发妻“梦幻天罗关昭弟是迷天七圣”的圣主关七的亲妹
子,如果迷天七圣”的高手里助“六分半堂”,岂不是敌长我消,甚为危殆?” 
  “不会的。”杨无邪决断地道:““迷天七圣”已与六分半堂结仇。关七因恨雷损可能
杀害了他的妹子,要灭六分半堂之心,犹胜于剔除金风细雨楼。 
  “所以,根据我的资料,除非是迷天七圣的内部组织最近有了大变动,六分半堂与迷天
七圣绝对是敌,而不是友,”杨无邪道,“这点你大可放心。” 
  白愁飞咕哝道:“有些时候,在江湖上,敌友不是那么分明的。” 
  “但不是关七,”杨无邪道:“关七恨一个人的时候,他的记忆力很好,他的手也可以
伸得很长。” 
  白愁飞道:“但愿你说得对。不过我们还不知道怎样才能找到雷滚和雷恨。” 
  “雷滚今天给楼主吓破了$%,挫尽了锐气,他一向来都好大喜功,今天受挫,他一定会
设法去重振$%风。” 
  这种男人,不得志的时候通常只会去欺负女人,雷滚绝对是个好例子。 
  雷滚会去的地$%叫做“绮红院”。 
  那地$%常常掳来或买来一些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子,供有钱的大爷“开苞”作乐。 
  这妓院本就是隶属于大分半堂旗下的,雷滚莅临,自然是“特别侍候”。 
  在这种非常时期,雷损一定会严禁部下不可胡乱外出活动的,但雷滚还是会偷偷的溜出
去,原因是: 
  他仗特有雷动天、雷媚、雷恨的遮掩,谅不致遭受什么重大惩罚。 
  另且,雷滚实在不能不去。 
  因为雷滚除了好功之外,还好色,更糟的是他除了在幼弱的小女孩身上之外,根本不能
一展“雄威”。 
  所以他非去不可。 
  杨无邪要由愁飞在那儿“等”他。 
  王小石一听雷滚是道样的人,立即叫道:“我去。” 
  杨无邪摇苜:“你不能。” 
  王小石忿道:“你以为我不是他之敌?!” 
  杨无邪仍是摇头:“雷恨的武功要比雷滚高得多了。” 
  王小石道:“那么我为何不能去杀了这个混帐:”“原因便是你去,便会杀死他,但我
并不要他死,他活看还有用;”杨无邪慢条斯理的说,“何况,我查过资料,你根本没有到
过妓院,怎能承担这件事,你说是不是?” 
  王小石只有道:“是。” 
  他发现“资料”要比他想像中还更有用。 
  “你的目标是雷恨。 
  “雷恨是一个很难对付的人。 
  雷恨是一个愤怒的人,江湖上人人都说:谁要是激起了雷恨的怒火,等于引火自焚“我
便是要你去激怒雷恨。 
  “因为这个人的武功似乎缺少了一样东西。”杨无邪说到这里,才停了一停。 
  “什么东西?”王小石问。 
  “破绽,”杨无邪答,“每个人都有破绽,但雷恨似乎没有。所以你只好择他最强的一
点下手,只要能打垮他最自豪的绝技,其他的自然都变成了缺点。” 
  王小石问:“要是我被他的怒火吞噬了呢?” 
  “那也没有办法,”杨无邪道,“在一头愤怒的狮子爪下,是没有卵存这回事的。” 
  “我们怎样才找得到雷恨P”“不用找他,”杨无邪道,“他自己一定会来找你,昨天
下午的事,他既不忿气,也决不服气,他总要杀一两个敌人来$%$%气。” 
  王小石道:“雷滚嫖妓,雷恨杀人,你都那么肯定?” 
  “肯定。”杨无邪斩钉截铁的道,“一是照我的判断,二是因为六分半堂里,早有看我
们的人。” 
  “这计划最重要也是最后的一步是,”杨无邪道,“你们一定要到白天的”三合楼”集
合,且时间要在午时。” 
  杨无邪说到这里,慢慢的道:“我们这个行动,就叫做“扫雷行动”。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