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之《温柔一刀》
二一、我愿意


  白愁飞刚在思索看这个问题的时候,忽然发觉王小石从后偷偷的扯了扯他的衣袖。 
  他只好走慢了一些。 
  王小石低声道:“你刚才把我听来的传说作了一点补充,我要报答你。” 
  白愁飞笑道:“我平生最喜欢人报答。我是个标准的施恩望报者。” 
  王小石道:“我是认真的。你有没有听说过,自古以来很多敢廷前面谏的忠臣,往往没
$%什么好下场?” 
  白愁飞略一沈吟,即负手笑道:“那是因为忠臣太直。谁也不变听人教训,右时当然鸡
免想把喜欢教训人者的嘴巴对了。但我像是个直心肠的人吗?” 
  “你不像。”王小石$%道,“可是忠臣除了太直之外,可能也太自恃,以为理直就是一
切,可是道世界上没有一个做错事的人会希望你当众指出他的$%误,自以为是的人也应将心
比心,己所不欲,何施与人?没有考虑到这一点的人自然难免要承担这个可能导致的后果。” 
  白愁飞沉默。 
  王小石道:二还有一个故事,曹操出兵攻打一地,屡攻不下,后方又告失利,有意退兵,
在来同踱步苦思之际,脱口说出:“鸡肋、鸡肋口一句,部下都百思不得其解,有个聪明人
听了,使说:我们快收拾行状罢,丞相要退兵了。同僚忙问他何以作出道个判断?聪明人说:
鸡肋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之意,此即退志已萌、但仍举棋未定之际。人人听了,觉得有理,
准备撤走。曹操发现这种情形,一间之下,大吃一惊,小道那聪明人怎么能知他心中所
思……” 
  说到这里,王小石道:“你猜曹操把那聪明人怎样处置?” 
  白愁飞眼也不眨的道:“杀了。” 
  王小石道:“你觉得那曹操这样做法好不好?对不对?” 
  白愁飞道:“不好,但做得对。两军交战之际,主帅尚未发令,聪明人自作聪明,影响
军心,沮散哄志,作为主将的,当然要杀之以示众。” 
  王小石轻轻一叹道:“可是,如果一个人太聪明了,禁不住要表逵他的聪明,这样招来
了杀身之祸,未免太不值得了。” 
  白愁飞微侧看睑,白眼稍盯住王小石,道:一,你说的不是故事,而是历史。” 
  王小石道:“其实也不止是历史,而是寓言。”他也望定白愁飞道:历史的特色是过不
久就会重演一次,寓言的妙处就是讽刺人的行为往往超越不了他们的模式。” 
  你不是在说史,而是在说我。白愁飞负手望天,长吸一口气,道:“我明白你的用心。”
然后他再慎重的补充了一句:“但我还是做我自己。” 
  这时,一个人正自“红缕”里行出来。 
  这个人年轻英朗,额上有一颗黑痣,举止斯文儒雅,得体有礼,身形瘦长,比常人都高
出老大一截。他含笑点头,与自愁飞与王小石招呼。 
  王小石和白愁飞却不认得这个人。 
  道个人已把两木厚厚的书册,双手呈递向苏梦枕。 
  苏梦枕接过来,皱看眉,各翻了几页。 
  谁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除了苏梦枕和那个人,谁都不知道苏梦忱为何在进入“红楼”的大堂前,就站在石阶土
先行翻阅这两册本子。 
  难道接下去的行动,苏梦枕要参考手上的本子办事? 
         ※        ※         ※ 
  在一旁的莫北神忽道:“两位,这是杨总管杨无邪。” 
  那年轻人拱手道:“白大侠,王少侠。” 
  $%小石道:“你怎么知道我姓白?” 
  白愁飞道:“你怎么知道我姓王?” 
  “两位怎么开起我的玩笑来了?”杨无邪向王小石道:“你是王少侠,”然后又转向白
愁飞道:“他才是白大侠。” 
  白愁飞道:“我可没见过你。” 
  苏梦枕忽道:“但我们却有你们二人一切重要的资料和档案。” 
  他把其中的一本卷册翻至某页交给杨无邪,畅无邪即朗声$%道:“白愁飞。 
  二十八岁,个性$%洒傲慢,常负手看天,行迹无定,出手向不留活口,左乳下有一块肉
瘤,约小指指甲大小……” 
  白愁飞冷笑道:“真有人愉看过我洗澡不成:”$%梦枕没有理会他,杨无邪依旧念下去:
“……曾化名为:白幽梦,在洛阳沁春园唱蛇于;化名白鹰扬,在金花镖局里当镖师;化名
白道今,在市肆沾盏代书; 
  化名白金龙,其时正受赫连将军府重用;亦化名白高唐,在三江三湘群雄大比武中夺得
魁首……” 
  王小石听者听者,脸上越发有了尊敬之色:白愁飞所用名号之多,充分反映了他过去岁
月的颠沛流离、怀才不遇。 
  白愁飞的脸色渐渐变了。 
  他深深呼吸,双手放在背后,才一忽儿,又放到腿侧,然后又拢入袖子里。 
  因为,那些事,本来只有他自己知道。 
  天下间除了他自己,便不可能有人知道。 
  可是,对方不但知道,而且仿佛比他记得更清楚,并记入了档案之中。 
  杨无邪继续念道:“……此人在廿三、廿六岁时两度得志。廿三岁时曾以白明之名,在
翻龙坡之役,连杀十六名金将,军中称之为“天外神龙”,统率至万兵马,威风一时,但旋
在不久之后,成为兵部追缉的要犯。另外在廿六岁时,以白一呈之名,进入“长空帮”当黄
旗堂下的副令主……” 
  白愁飞轻轻咳嗽,脸上的神色开始尴尬起来。 
  “后来又脱离“长空帮”,几成帮中叛徒,不久又为“六分半堂”外分堂所亟力拉拢的
对象,几乎成为第十三分堂堂主。还有……” 
  苏梦枕忽道:“不如读一读他的武功特色和来历。” 
  杨无邪道:“是。白愁飞的师承:不明。门派:无纪录。父母:不详。妻室: 
  无。兵器:无定。” 
  白愁飞脸上又有了笑容。 
  杨无邪紧接看念道:“他的绝技近似于当年江南霹雳堂中一$%分支:“雷门五虎将口中
雷卷的“失神指口,只不过雷卷用的是拇指,白愁飞却善用中指,他的指法也有不同,有人
说他把当年“七大名剑日的剑法全融汇指法中”白愁飞忽然叫道:“好了。” 
  苏梦枕冷冷的点了点头。 
  杨无邪立时不念下去。 
  白愁飞用唾液稍为滋润了一下乾唇,才道:“这份资料在“金风细雨楼”有几人能看得
到”苏梦枕冷冷的眼色仿佛能数清他额上有几滴汗:“连我在内,三个。” 
  白愁飞长吸一口气,道:“好,我希望不会有第四人听到。” 
  苏梦枕道:“好。” 
  白愁飞仿佛道才放了心,舒了口气。 
  王小石$%舌道:“好快,我们才在路上结识,这儿已翻出他的资料。” 
  莫北神笑道:“所以三合楼之役,赶赴破板门的是我,而不是这位杨总管。” 
  苏梦枕向王小石笑道:“你说锗了。” 
  土小石奇道:“说错了? 
  $%梦枕道:“不止是“他”,而是“我们”。档案里也右你那份。” 
  他一示意,杨无邪就念道:“王小石。天衣居士衣$%$%人。据查悉,天衣居士此人很可
能就是……” 
  苏梦枕和王小石一齐叫道:“这段不要读:”杨无邪陡然止声。 
  苏梦枕和王小石都似松了一口气。 
  苏梦枕这才道:“读下去。” 
  杨无邪目光跳越了几行文字,才朗读道:“王小石的兵器是剑。剑柄却弯如半月。怀疑
是跟苏公于的宝刀“红袖”、雷损的魔刀“不应”、方应看的神剑口血河口齐名的奇剑“挽
留”。” 
  白愁飞忍不住“啊”了一声道:“原来是“挽留奇剑”。好$%“血河红袖,不应挽留口”
王小石耸了耸肩道:“挽留天涯挽留人,挽留岁月挽留你。它就是挽留,我就是使挽留的人,
只看谁是要被挽留。” 
  杨无邪等了一会,才继续道:“王小石感情丰富,七岁开始恋爱,到廿三岁已失恋十五
次,每次都自作多情,空自伤情。” 
  王小石叫道:“哎唷。” 
  白愁飞眉花眼笑的道:“怎么了?” 
  王小石急得搔首抓腮:“怎么连这种事情都纪录在案,真是……” 
  白愁飞笑嘻嘻道:“那有什么关系。你七岁开始动情,到廿二岁不过失恋十五次,平均
一年还不到一次,决不算多。” 
  王小石顿足道:“你……道……” 
  畅无邪又继续念下去:“王小石喜好结交朋友,不分贵贱,且好管闲事,但与不诸武功
者交手,决不施展武艺欺人,故有被七名地痞流氓打得一身痛伤、落荒而逃的纪录,是发生
在”王小石忽然向苏梦枕道:“求求你好不好?” 
  苏梦枕斜瞄了他一眼,好整以暇的道:“求我什么?” 
  王小石愁眉苦脸地道:“这些都是我的私事,你可不可以行行好,叫他不必读出夹?” 
  苏梦枕淡淡地道:“可以。” 
  畅无邪立时停了下来,手一挥,立时有四个人出来,两人各捧厚帙,两人守护,走向”,
难道“白楼”是收藏资料的重地,就似少林寺的“藏经楼”一$%? 
         ※        ※         ※ 
  苏梦枕微微笑道:“我们的资料组,是畅无邪一手建立的,对你们的资料,收集得还不
算多。”他似乎对自己的“手下”十分自豪。 
  王小石喃喃地道:“我明白。对我们这两个藉藉无名的人,已记载如此周详,对大敌如
雷损,资料更不可胜数、更详尽入微,可想而知。” 
  苏梦枕道:“错了。” 
  王小石迷惚了一下:二又错了?”他苦笑道:“我今天跟错神有缘不成?” 
  苏梦枕道:“我们有雷掼的卷宗七十三帙,但经杨无邪的查证,其中可靠的最多不起道
四帙,这四帙卷宗里,其中有很多资料还颇为可疑,可能是雷损故意布下的错误线索。”苏
梦枕$%光已右了嘉许之色,“杨无邪外号“童叟无欺”,他的眼光和判断力末必能胜狄飞惊,
但收集资料的耐性和安排布置的细心,又非狄飞惊能及。” 
  杨无邪一热也没有骄傲。 
  也没有谦逊。 
  他只是低声地道:“公子,树大夫到了,你腿上的伤…… 
  苏梦枕道:“叫他先等一等。”看来“金风细雨楼”$%主的权威,不但可以请得动御医
亲至门诊,还可以要御医苦候他这个病人。苏梦枕眉头深锁,叹道:”刚才在三合楼,狄飞
骘藉他垂百的时$%不住臂察我腿上的伤势,如果他认为有机可趁,雷埙立即就会从屋顶上下
来跟我动手,可惜,他们察觉我腿上的伤,不如他们期望中的严重,唉,沃夫于和茶花舍身
相救,但他们……” 
  说到这里,语音哽咽,一时说不下去。 
  王小石忽道:“大哥腿上的伤,也流了不少的血,应该休歇一下。” 
  苏梦枕道:“有一件事,刚才没道一声“大哥,还不能告诉你们,现在你们既已唤了道
一句,我倒不能不告诉你们。” 
  王小石和白愁飞都$%神凝听。 
  苏梦忱道:“刚才我说的方小侯爷,他是支持我们“金风细雨楼”的人。” 
  他顿了顿,又道:“不过,这个人绝对不可忽视,也不能忽视。他在朝廷里说话极有分
最,在武林中祷也举足轻重。” 
  王小石忍不住问了一句:“为什縻?”因为小侯爷比他还要年轻,年轻人总是对比自己
更有成就的年轻人感到不服气,就算是再有气度的人,起码也会有些酸溜溜。 
  苏梦枕道:“原因太多了,其中之一,就是他有个好父亲。” 
  白愁飞失声道:“难道是……” 
  苏梦枕点头。 
  王小石依然不解:“是谁?” 
  白愁飞道:“你没听到刚才杨兄说过:“血河神剑口就在方应看手里吗?” 
  王小石一里,道:“他父亲是……” 
  苏梦忱道:“便是三十年前武林公认的大侠方歌吟。” 
  白愁飞冷笑道:“有这样的父亲,儿子何愁无成苏梦枕道:“不过,方小侯爷也的确是
个杰出的人才。$%歌吟无心仕途,朝廷为拢络他,封他为王爷,但他视如粪土,他仍仗剑天
下、里游四海,但方应看却懂得要成大事,必须借助官方势力,所以他这个小侯爷,也是皇
上跟前的红人。这点手段,方大侠反而无法做到,这是力应看的高明处。” 
  白愁飞想了想,才道:“你说得对。这种人,年纪轻轻的看透这一点,委实不可轻视。” 
  王小石忽道:“有一件事,你还未曾交代。” 
  这次倒是苏梦枕为之一怔,道:“哦?” 
  王小石道:“你刚才不是说,要交给我们一项责任$%?” 
  苏梦枕笑了:“好记心。不是一项,而是两项,一人一项。” 
  王小石道:“不知是什么任务?” 
  苏梦枕道:“你心急要知道?” 
  王小石道:“既已和大哥结义,便不想吃闲饭。” 
  苏梦枕道:“很好。你看三日后之约,雷损会不会践约?” 
  王小石道:“只要有利,雷损便会去。” 
  苏梦枕道:“这约定是我方先提出夹的。” 
  王小石点头道:“如果局势对“金风细雨楼”不利,你决不会主动提起。” 
  苏梦枕道:“既然对“六分半堂”不利,你看雷损如何应付?” 
  王小石道:“他不会去。” 
  苏梦枕道:“他是一方霸主,又是成名人物,怎能说不去就不去?” 
  王小石道:“他一定有办法找到藉口,而且,也会加紧防范。” 
  “这次说对了。”苏梦枕道:“其中一个藉口,便是他的女儿。” 
  王小石奇道:“他的女儿?” 
  苏梦枕道:“还有一个月,他的女儿便是我的夫人。”他淡淡地道:“相信你听过“和
婚”这两个字。” 
  “和婚”原是汉朝与异邦订盟一种常见的手段,没想到六分半堂的总堂主雷损对金风细
雨楼的苏梦枕也用上了这种“伎俩”。 
  白愁飞忽插口道:“这种婚事你也同意?” 
  苏梦枕道:“我同意。” 
  王小石也说道:“你愿意?” 
  这当然有点不可思议。 
  苏梦枕道:“我愿意。” 
  他淡淡地道:“这桩婚事,原本就是家父在十八年前就订下来的。” 
  “十八年前,六分半堂已是开封府里举足轻重、日渐强大的帮会。家父苏遮幕才刚刚建
立“风雨褛口,连总坛都尚未建立,只可以算是六分半堂阴影与庇护下的一个组织,雷损那
时候才见过我一次,就订下了这门亲事。”苏梦枕道,“二十九天后,就是婚期。” 
  白愁飞冷笑道:“你大可反悔。” 
  苏梦枕道:“我不想反悔。” 
  白愁飞道:“你要是怕人诟病,也可以找藉口退婚。” 
  苏梦枕道:“我不想退婚。” 
  白愁飞问:“为什么?” 
  苏梦枕道:“因为我爱她。”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