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之《温柔一刀》
十九、兄弟


  苏梦枕和王小石、白愁飞一下三合楼,立即就有人唤他:“苏公子,”紧接看就问:
“你和“六分半堂”这一场会战,结果如何?”说话的人是在马车里。 
  这部马车十分豪华,轨辔者有三,都是华衣锦服,神情庄穆,看去要说他们是朝廷中的
高官、庙堂里的执事,决没有人会不相信。 
  但他们现在只是替他赶车的。 
  车外站看八个带刀侍卫,这八个人默立如啕俑,白愁飞一眼望去,便知道其中至少有两
人是当代刀法名家,另外三人是一代刀派掌门,其中一个还是“五虎断门刀”彭门彭天霸的
衣$%$%人彭尖,还有“惊魂刀”的第七代掌门人习炼天,以及“相见宝刀”继承人孟空空。
“五虎断魂刀”向不外传,刀法以厉辣称着,刀法中有六十四路是专攻人下盘,所以五虎彭
门的子弟,就算被打倒于地,都一样不可轻视。 
  “五虎彭门”就像“蜀中唐门”和“江南霹$%堂”、“刀柄会”、“青帝门”与“飞鱼
山庄”一样,门户森严,权倾一方,有人说,当上这几个门派的主持人,要比当皇帝还过瘾,
但五虎彭门上一代掌门人彭尖,刀法在廿五岁前已名满天下,但三十五岁后竟毅然离开彭门,
替人当贴身侍卫。 
  “惊魂刀”习炼天更是锦衣玉食、极尽奢华的富家子弟,习家惊魂刀本就独创一格,历
代都有高手辈出,习炼天更有天分,把“惊魂刀”变化为“惊梦刀”,破旧立新,青出于蓝,
但他居然也为车中人的护法。 
  “相见宝刀”由孟相逢所创,当年在对抗“权力帮”和“朱大天王”之役里曾立过大功,
博到了孟空空,声名不坠,而且一向是以正道自居,亦以正道自励。 
  但这位孟公子却只是车中人的护法之一。 
  车中人是谁? 
  白愁飞一向从容淡定,但他现在也不禁引目张望, 
         ※        ※         ※ 
  车中人一说了那句话,便有两名白衣人,小心翼翼的,替他掀开了华丽柔软的车帘。 
  王小石没有白愁飞那般见多识广,但一见那两个掀帘人的手,便暗地吃了一惊。 
  因为那两个掀帘人的手,一只手掌厚实粗钝,拇指粗$%肥大,而四指几乎都萎缩回掌中,
整只手掌就似一块铁$%;另一只手掌软若无骨,五指修长,像柳枝一般,指端尖细得像竹签
一般,但偏偏一点指甲也不留,王小石一看便知,两只粗钝如铁$%的手掌,至少浸淫了六十
年的“无指掌”功力,另一只软如棉花的手,至少右三十年“素心指”的柔功和三十年“落
凤爪”的阴劲。 
  “落凤爪”是九幽神君的绝艺,“素心指”是当年天下第一大帮“长空帮”帮主“长空
神指”桑书云的掌上明珠:桑小娥另辟蹊径的指法,这两门指功根本不能并练,能并练而得
大成者,只有一人,那便是“兰花手”张烈心。 
  既然这人是张烈心,另外一人,就必然是“无指掌”张铁树。 
  这两人加起来有一个绰号: 
  “铁树开花”。 
         ※        ※         ※ 
  “铁树开花”通常是吉祥的征兆。 
  但对张烈心、张铁树而言,却绝对不是这个意思。 
  “开花”的意思,就像玻璃开花是碎裂的意思一般,凡他俩指掌过处,不管是头骨还是
胸肌,一样会“开花”,而且非“开花”不可。 
  连当年苦练“铁砂掌”的宗师刘宗穆的双掌,也被他们“开了花”。 
  “开花”还有另外一个意思。 
  那是别人办不到的事,在他们的手上,一样可以顺利成功,就像“铁树开花”一样福从
天降、得心应手一般。 
  这独门指掌都需数十年的功力方望有成,而且习者还要相当可怕的牺牲,不过,张氏兄
弟两人的年岁加起来,却还不够六十…按照道理,两人合起夹连一门“无指掌”的火候都不
够。 
  故此,“无指掌”绝少人肯练,因为就算练成,也已近风烛残年,精力消退,练成也难
有作为了;至于“素小指”和“落凤爪”,一正一邪,是两门全然不同的指功,根本没有人
能同时练成。 
  不过,“铁树开花”却是例外。 
  但这对“例外”却只是替人掀帘子。 
  车里的人是谁? 
  王小石一向好奇,现在不但好奇,简直是十分感兴趣。 
  口二 
         ※        ※         ※ 
  帘子轻柔华美,帘子一掀,那三名掌辔的、八名侍卫、两名提帘的,脸上都现出了必恭
必敬的神情。 
  车里一个人先行探出头来,然后才下了车子。 
  车中人身分无疑十分尊贵,但对苏梦枕丝毫不敢怠慢。 
  这人样于十分俊朗,浓眉里日,脸若冠王,衣着却十分随便,神态间自具一种贵气。 
  苏梦枕停步,笑容一向是他睑上的稀客,现在忽然笑态可掬,拱手道: 
  “小侯爷。” 
  小侯爷观察似的看看他的脸色:“看来,你们并没有动手。” 
  苏梦枕笑道:“我们只动口,除非必要,否则,能不动手,就决不动手。” 
  小侯爷道:“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 
  苏梦枕道:“我们当然也不希望小侯爷为难。” 
  小侯爷苦笑道:“公子和雷堂主名动天下,上达天听,加上数万人的性命,万一动手,
只怕我也担待不起。” 
  苏梦枕笑道:“小侯爷这一番苦心,我们决不致辜负。” 
  小侯爷也一笑道:“有你这句话,我想不放心都不可以了。”随而又淡淡凳道:“谈判
得怎样了?” 
  苏梦枕笑道:“很好。” 
  小侯爷目光起疑,接问道:“很好?” 
  苏梦枕道:“的确很好。” 
  小侯爷疑惑的看了半晌,忽哈哈一笑道:“谈话的内容,看来是“金风细雨楼”和“六
分半堂”的机密了!” 
  苏梦枕微笑道:“待可以公开的时候,小侯爷必定第一个先知道。” 
  小侯爷轻抚微髯,目含笑意:“很好,很好……”目光落向白愁飞与王小石:“这两位
是“金风细雨楼”的大将罢?” 
  苏梦枕道:“他们不是我的手下。” 
  小侯爷眉毛一扬,笑道:“哦?他们是你的朋友?” 
  苏梦枕笑道:“也不是。”他顿了一顿,一字一句的道:“他们是我的兄弟。” 
  这句话一出口,大吃一惊的是白愁飞与王小石,他们两个合起来,简直是大吃二惊口 
         ※        ※         ※ 
  不是手下,不是朋友。 
  是兄弟! 
  兄弟两个字,对多少江湖热血心未死的汉子,是多大的诱惑、多大的魔力,是多令人心
血贲动约两个字! 
  兄弟! 
  “兄弟”,多少人愧负这两个字。多少人为这两个字如生如死。多少人纵有兄弟无数,
却投有真正的兄弟。多少人虽无兄弟一人,但却是天下兄弟无数。多少人称兄道弟而做看违
背兄弟道义的事。多少人无冗无弟却是四海之内皆兄弟。 
  兄,弟: 
  ——是怎么一种祸福相守、甘苦与共,才算是兄弟? 
  ——是手握手肩并肩热血激发了热血心灵撞击了心灵,才能算是俯仰无愧的兄弟? 
         ※        ※         ※ 
  小侯爷似乎微微一怔,即道:“可喜可贺:苏公子纵横天下,雄视武林,但却孤身一人,
而今在你婚期将届,更闻说你多了这两位结义兄弟:我方某人,也只有钦羡的分儿。”言罢
似不胜唏嘘。 
  苏梦枕道:“小侯爷言重了,开封府里的“神枪血剑小侯爷口,我们这等草野闲民,怎
么高攀得起!” 
  小侯爷笑道:“我们就别说客气话了。看公子的神态,我回禀相爷,也算有了交代。” 
  苏梦枕道:“那就偏劳小侯爷了。” 
  小侯爷一笑,道:“苏公子,但愿不久之后,你的楼子里多几个分堂,开封府里,也能
多几分安定。” 
  说罢他钻入车内,马车开动,仍是三人执辔,两人守在帘前,人人分布前后左右,车子
幻幻消失在大街口。。 
  除了小侯爷这部马车之外,从苏梦枕进入市肆开始,绝对没有一个闲杂人进得了来。 
  当然朱月明是例外。 
  他也不是“闲杂人”。 
  他跟小侯爷一样,是来探听“金风细雨$%”主持人与“六分半堂”巨头一会的结果。 
  他们采到的是什么讯息? 
         ※        ※         ※ 
  “你猜小侯爷会给相爷一个什么样的答案?”苏梦枕向身边的莫北神道,“大家都想知
道“金风细雨楼”和“六分半堂”的强存弱死、谁胜谁,谁能有六成把握,便足以夺得先机,
可惜,这个答案,我看连雷损和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们只知道看起来很多人对我们都很关
心,但其实巴不得我们门个半死!” 
  莫北神的一对眼盖像被人打得浮肿,又似$%肉太多[很不容易才抬得起眼皮~“公子一直
在笑。”他的语言很钝八甚至似乎没有什么抑扬顿挫,“会谈之后八只要仍在笑八就像是胜
利者,至于在会谈里的情形如何入谁也猜不看。” 
  “笑有时候比拳头更实用!”苏梦枕道:“我想刑部和吏部的人派朱大人上去,雷损也
一定在笑。” 
  白愁飞忽然问道:“我可不可以问你三个问题?” 
  苏梦枕道:“你说。” 
  他们一面行去,一面交谈。莫北神一路上撤下布阵与伏桩。 
  白愁飞道:“第一,刚才那位,是不是开封府里“翻手为云覆手雨”,相爷手下第一红
人,“神通侯”方应看?” 
  苏梦枕道:“能够在一次出巡,便有“八大刀王”护法,“铁树开花、指掌双绝”掀帘,
契丹、蒙古十女员三位骑术好手掌辔的,天下间除了方小侯之外,恐怕再借十颗太阳去找也
找不出第二位来。” 
  白愁飞点点头,又问:“你刚才明明可以对狄飞惊下手,先除去对方一名高手,却为何
不下手?” 
  “你这句话问得不老实,”苏梦枕的目光冷冷的回扫,“你明明知道答案,何笔我口
“那么说,”白愁飞长吸一口气道,“你是因为发觉屋顶上有个高手潜伏若,所以才不下手
了“。” 
  “或许我根本不想杀狄飞惊,也说不定,”苏梦枕道,“你好像已问了三个问题。” 
  “问题都给你撇开了,”白愁飞道,“有的你根本没答。” 
  “问是你的事,”苏梦枕道,“至于肯不肯回答那是我的事。” 
  王小石忽道,“我只有一个问题。” 
  前面有几部马车正候在大路旁。 
  苏梦枕缓了脚步,侧首看看王小石。 
  王小石大声问:“你……你刚才对小侯爷说……我们是兄弟?” 
  苏梦枕笑道:“你是聋子?这也算是问题?” 
  王小石怔了一怔,道:“可是,我们相识不过半日…… 
  苏梦枕道:“但我们已同种过生死。” 
  白愁飞道:“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 
  苏梦枕冷冷地道:“我管你们是谁:”白愁飞道:“你连我们是谁都不知道,如何跟我
们结义?” 
  苏梦枕翻起白眼道:“谁规定下来,结拜要先查对过家世、族谱、六亲、门户的?” 
  白愁飞一怔:“你……” 
  王小石道:“你为什么要与我们结拜?” 
  苏梦枕仰天大笑:“结拜就是结拜,还要有理由?难道要我们情投意合、相交莫逆、有
福同享、有难同当这一大堆废话么?!” 
  白愁飞道,“你究竟有几个结拜兄弟?” 
  苏梦枕道:“两个。” 
  白愁飞道:“他们是谁?” 
  苏梦忱用手一指白愁飞:“你,”又用手一指王小石道,“还有他。” 
  王小石只觉心头一股热血往上冲。 
  白愁飞深吸了一口气,忽然说出了一句很冷寞的话:“我知道。”他盯看苏梦忱缓缓地
道:“你要招揽我们进“金风细雨楼”。” 
  苏梦忱忽然笑了。 
  他笑起来的同时也咳了起来。 
  他一面咳一面笑。 
  “通常人们在以为自己“知道”的时候,其实什么都“不知道”,这句话真是一点也不
$%。”苏梦枕说,“你们以为自己是什么人物?我要用这种方法招揽你们作为强助?你们以
为自己一进楼子就能当大任?为什么不反过来想我在给你们机会?世间的人才多的是,我为
啥偏偏要“招搅”你们? 
  他一口气说到这里,便冷冷的道:“你们要是不高兴,现在就可以走,就算今生今世不
相见,你们仍是我的兄弟。” 
  他咳了一声接道:“就算你们不当我是兄弟,也无所谓,我不在乎。” 
  王小石一头就磕了下去: 
  “大哥。”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