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之《温柔一刀》
十八、满脸笑容


  奇迹。 
  天下间还我不出理由来解$%的事,还可以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奇迹! 
  “按照道理,这个人的病情,早该死了三、四年了,可是到今天,他仍然活看,而且还
可以支持田金风细雨楼”浩繁的重责,只能说是一个奇迹。” 
  雷损默然沉思。 
  像他这种的人、今天的祷,当然懂得话不必多说,但每一句话说出去都重逾千钧。通常,
他反而多聆听别人说话,只有再多面听的情况底下,他的判断才能接近正确,说的话才会更
加有力。 
  所以他很小心的问:“你的意思是说:苏公于本来可以等,不必急,因为局势的发展都
对他有利,他不必急于解决我们两帮之间的纷争……可是,他既沉不住气,你认为可能是”
下面的话他便不说下去,因为下文应该由狄飞惊来回话他。 
  “他不等,便一定有不便等的理由。”狄飞惊立即把话接下去,他一向都知道自己的任
务,在一个集团里,每个人都难免有自己的位分,有的人说话要直接些,有的人说话应该保
留些,有的人在做“好人”,有的人就不惜要当“坏人”,在不该说话的时候说话,和在该
说话的时候不说话,正如不知自己位分的人一般,迟早会在集团的组织里淘汰出去。狄飞惊
的地位一向稳如泰山,他自知跟自己在行事分寸上的掌握大有关系。“也就是说,这跟我们
以前所估计的局势不一样。” 
  “木来是:时间与局势,都对他有利。”雷损开了个话头。 
  “现在是:局势对他有利,时间却很可能对我们有利。”狄飞惊道。 
  “你指的是:他的身体不行了?”雷损间得非常非常的小心、十分十分的谨慎。 
  狄飞惊目若电闪,迅疾的逡巡了搜上一遍,才自牙缝里透出一个字来: 
  “是。” 
  雷损立却满意。 
  他等待的就是这个答案。 
  这答案不止关系到个人的生死,甚至十数万人的成败,整座城的兴亡。 
  因为这个答案是狄飞惊嘴里说出来的。 
  有时候,狄飞惊说的话,要比圣旨还有效;因为圣旨虽然绝对权威,但君主仍极可能昏
昧,狄飞惊却肯定英明就算他要判断的对象是雷掼,甚且是他自己,他都可以做到客观公平。 
         ※        ※         ※ 
  狐飞惊说完了这句话,用袖子轻陉抹去他额上的汗珠。 
  他说这句话,似比跟人交手还要艰辛。 
  其实一个人对人对事的判断力,每一下评处都走毕生经验,眼光之所$%,跟以全副功力
与人柏搏的费神耗力应是不分轩轾的。 
  雷损谙自屋顶上下来,外头下看雨,他身上却不沾上半点湿痕。 
  狄飞惊这时反问了一句:刁一天后之约,总堂主的意下如何?” 
  他很少问话。 
  对雷损,他知道自己应该多答,不该多问。 
  除非他知道他的出题是必须的。 
  其实在雷损的心目中,狄飞惊的问题往往就像他的答案一般有分量,“既然时间对我们
有利,我们何不尽量拖延时间?” 
  狄飞惊微征一叹。 
  雷损立部觉察到,所以他问:“你担心。” 
  狄飞惊点点头。 
  雷损道:“你担心什么?” 
  狄飞惊道:“他既然要速战速决,就不会让我们有机会拖宕,而且…… 
  雷损问:“而且什么?” 
  狄飞惊忽改用另一种语调问:“总堂主有没有注意到那个年轻人?” 
  雷损也忍不住长叹:“这个时候却由来了两个这样的人,实在是始料非及。” 
  狄飞骜问:“总堂主知道这两人是谁吗?” 
  雷损道:“我等你告诉我。” 
  狄飞惊迫:“我只知道他们来了京城不到半年,一个姓白,一个姓王,很有点身手,我
以为他们只要再熬三几个月,只要依然熬不出头来,便会离开京城,没料到……” 
  “六分牛堂”知道有这两个人,但并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狄飞惊只约束手下,不要去
骚扰这两个似乎“来历不明、身怀绝技”的青年,因为他知道,除了真正的劲敌之外,不一
定事事都要出手,有些人,只要你对他不理不睬,周一段时候,就会消声匿$%,根本犯不看
为他动手,这是更明智而不费力气的做法。 
  雷损道:“没料到他们一旦出面的时候,已跟苏公子在一起,突围苦水、冲杀破板门!” 
  他提到苏梦枕的时候,总称之为“苏公子”,不管有无“外人”在场,他都一样客气、
礼貌、小心翼翼。 
  这是为了什么? 
  ——难道是为了留个“退路”,以防“万一”,不致与苏梦枕派系破裂得无可挽救? 
  当然没有人敢问他这一点,但人人都知道:苏梦枕在人前人后称呼“雷损”的名字、跟
雷掼称呼苏梦枕为“苏公子”是全然不同的两种态度。 
  $%飞惊道:“看来,我们真的有点忽略了这两个不甚有名的人。” 
  雷掼道:“任何有名的人,本来都是个无名之人。” 
  狄飞惊道:“自今天这一役,这两个无名人已足以名震京师。” 
  雷损缓缓的自深袖里伸出了左手。 
  他的手很瘦、很枯乾。 
  惊人的是他的手只剩下一只中指、一只拇指! 
  拇指上还戴看一只碧眼绿丽的翡翠戒指。 
  二、他的食指、无名指及尾指,若得出来是被利器削去的,而且已是多年前留下来但仍
不可磨灭的伤痕。 
  ——可见当时一战之动魄惊心! 
  ——江湖上的高手.,莫不是从无数的激战中建立起来的,连雷损也不例外。 
  狄飞惊知道雷损一伸出了这只手,就安下“决杀令”:雷损那只完好的右手,伸出来的
时候,便是表示要交这个朋友;但伸出这只充满伤痕的左手,便是准备要消灭掉$%人的时候。
所以他立却道:“那两人虽跟苏梦枕在一起,但不一定就是“金风细雨楼”的人。” 
  雷损的手在半空凝了一凝,道:“你的意思是?” 
  狄飞惊道:“他们可以是苏梦枕的好帮手,也可以是他的心腹大患。”他不似雷损啡苏
梦枕为“苏公子”,但也不似雷滚骂$%苏梦枕为“痨病表“。 
  ——究竟他不愿意称苏梦枕为“苏公子”,还是他碍看雷损与其对敌,不便作这般称呼? 
  有时候,雷损也想过这个问题,不过并没有答案。 
  ——因为只有狄飞惊了解人,很难有人能了解他。 
  雷损把手缓缓的揽回袖里去,眼睛却有了笑意:“他们既可以是我们的敌人,也可以是
我们的朋友。” 
  狄飞惊道:“朋友与敌人,木就是一丝之隔,他们先跟苏梦枕会上了,我们也一样可以
找他们。” 
  雷损忽然换了个话题:“你刚才为何不提起婚期的事?” 
  “苏梦忱先在苦水$%遭狙里,再自破板门歼敌而至,他来势汹汹在短短的时间内,莫北
神的“无法无天田和刀柄神的“泼皮风”部队全掩卷而至,等于有了七成胜算;”狄飞惊答,
“这时候跟他提那头亲事,恐怕反给他小觑了。他是来谈判的。” 
  雷损一笑道:“很好,我们这对亲家还是冤家,全要看他的了。” 
  狄飞惊的脸上也浮现出笑容:“如果苏梦枕的气势不是今日这般的盛,这头亲事他巴不
得一头磕下去哩:”这句请似乎很中听,雷损开怀大笑。狄飞惊也在笑,除非是一个刚自楼
梯走上来的人,才会注意到他眼里愈渐浓郁的愁色。 
  楼梯上真的出现了一个人。 
  那是雷恨。 
  雷恨道:“刑部朱大人求见总堂主。” 
  雷损只望了狄飞惊一眼。 
  狄飞惊眼里明若秋水,忧悒之色半丝全无。雷损道:“有请。” 
  雷恨得令下楼,狄飞惊笑道:“刑部的消息可不算慢。” 
  雷损笑道:“朱月明一向都在适当的时候出现,该来的时候来,该去的时候去。” 
  狄飞惊也笑道:“难怪他最近擢升得如此之快。” 
  这样说看的时候,朱月明便走了上来。 
         ※        ※         ※ 
  朱月$%肥肥胖胖、悠游从容、温和亲切、笑容满脸,若去不但不精明强悍,简直有点脑
满肠肥。 
  他当然不是一个人来的。 
  像他在刑部的身分,去一个地方带三、两百个随从,不算是件$%张的事,可是他这次只
带了三个人来。 
  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人,一眼望去,双手似乎拿看兵器上来。 
  其实那人是空看双手的。 
  没有人敢带任何兵器或暗器土来见雷损的。 
  不过那人的双手,若去不像两只手,而似一对兵器。 
  一对在瞬间足可把人撕成碎块的兵器。 
  另一个老人,眉须皆白,目光常$%,但在他走路和上楼的时候,胡子和眉毛像是铁锡的,
晃都不晃那么一下。 
  另外还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有点害臊的样子,几乎是常贴朱月$%朱大人的臂膀于而依
看。 
  他好像喜欢站在别人的阴影下。 
  这样石去,臼让人以为他是“娈童”,多于随从。 
  朱月叫一见宙损和狄飞骘,就一团高兴的作揖道,“雷总座、狄老大,近来可发财了!”
听他的口气,像商贾多于像在刑部里任职的酷吏。 
  雷损笑道:“朱大人,久违了,托您的福,城里越来越不好混,但总得胡混下去。”说
看起身让座。 
  朱月明眉花眼笑的适:“我那有福气,只是皇上圣明,咱们都沾上点福泽而已。总而言
之,以和为贵,和气生财,不知总堂主以为是不是?” 
  雷损心忖:果然话头来了,口里答道:“老夫只知道大人不只在刑部里得意,在生意上
也发财得很,朱大人的金玉艮言,是宝贵经验,令人得益匪浅。” 
  朱月明眉眼一挤,嘻嘻笑道:“其实,在生意上,一向多凭总堂主提点照应,下官才不
致有遭风冒险。” 
  雷损淡淡一笑道:“朱大人言重了,朋友间相互照应,理所当然。” 
  狄飞惊忽道:“是了,朱大人却是怎么得知我们在这三合楼里,还是适逢雅兴,也上来
这里小息怡情呢?” 
  朱月明脸色一整,低看嗓子道:“我说实话,『六分半堂』的总堂主和大堂主一与『金
风细雨楼』的当家,今天在此地会面谈判,这等大事,不但传遍了京城,纷纷忖测,连下官
上面的大爷们,也为之注目,就算是令上……嘿嘿,也略有风闻啦。” 
  雷损微微一笑道:“这等芥末小事,也劳官爷关注费心,惭愧惭愧。” 
  朱月明趋前了身于,笑道:“两位知我身在刑部,许多事情,赫,不得不作些交代,是
了,三合楼上一会,却不知胜负如何?” 
  雷损和狄飞惊对望了一眼。两人都笑了。他们都猜得不错:“六分半堂”与“金风细雨
楼”的胜负如何,是全城的人都关心的事情,这朱月明是藉看公事,来探索局势虚实来了! 
  话又说回来,这朱月明一直算是“六分半堂”最有力的支持者之一;原因是:如果“六
分半堂”不支持朱月明,那么,他在刑部里破案就不见得能这般顺利,而且,就算有权,也
不见得能有钱。 
  一个人有了权,自然爱钱,如果钱和权都有了,就要求名,连名都有了,使是要长生不
老诸如此类的东西,总之,人的欲望是不会得到完全满足的。 
  雷损和狄飞惊都没有回答,但满脸笑容,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 
  朱月明有些急了,至少有三个上级托他来此一问,他不能无功而返:“两位,咱们是老
朋友了,究竟、究竟你们两帮谁占了上风?谁胜谁负?” 
  狄飞$%笑看说:“你没见到我们$%险笑容吗?” 
  雷陨接道:“你何不去问苏公子?”朱月明知道一早就有人进去问苏梦忱了,但他自己
这边厢却是不得要领。 
  不过也有一个收获。 
  苏梦忱与雷损谈判的内容虽不清楚,坦“事后”只见宙损与狄飞惊笑容满脸! 
  一个人能笑得出,总不会太不得意看雷损脸上的笑意,简直就像黄鼠狼刚刚找着了一窝
小鸡。 
  所以朱月明回报上司: 
  “看来是『六分半堂』的人占了上风。” 
  “为什么?”上头问。 
  “因为雷损和狄飞惊都笑得十分春风得意。” 
  他的上级虽然感到怀疑,但也只好接受了他这个“推断”。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