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之《温柔一刀》
十五、撑伞的人


  雷恨很恨。 
  他一生鄱在恨人。 
  恨一个人比爱一个人更花时间,更何况他恨的人比他所认识的人更多,他把没见过的人
也会恨之入骨,有时他把他自己也恨在内。 
  他唯一不敢恨的人,只有雷损。 
  现在他最恨的人,就走苏梦枕。苏梦枕居然闯入“六分半堂”重地“破板门”,杀了他
们的人,拐长而去,雷恨一想到这点,就恨不得把苏梦枕连皮$%骨的吞下肚$%去。 
  狄大堂主就曾经这样对他下周评语:“雷老四一旦恨一个人,就算武功胜不了对方,但
凭他的恨意,也走可把对方惊走。” 
  这市集里伏有九十二名高手,全是他堂下精兵,只要等狄飞惊一声令下,立即可以在一
瞬间就把苏梦枕分成一千四百五十六块碎肉。 
  但狄大堂主并没有下令。 
  那一组撑绿伞的人已经出现。 
  雷恨恨得几乎吞下了自己的下唇。 
  因为那二十九名撑伞人来了。 
  这些人一来,自己和手下所布的阵势,无疑已被击垮。雷恨心头再痛恨,也决不敢湮举
妄动。 
  他们是“无发无天”! 
  苏梦枕手下的一组精兵“无发无天”,而今至少出动了一半。 
  雷恨知道他妄然$%动,只怕便再也不能恨人,只有悔恨。 
  更可能的是连悔恨的机会也丧失了。 
         ※        ※         ※ 
  一个看来笨头笨脑的年轻人,撑看一把黑桐油伞,越众绿伞而出:走向苏梦枕。 
  他经过师无愧身边的时候,本来呆滞的日光,忽然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感情。 
  他低低声的说:“都死了?” 
  师无愧苦笑道:“古董和花无错是叛徒。” 
  这表情呆滞的人$%震了]震,仍稳步走向苏梦枕作了一揖,道:“属下接驾来迟。 
  苏梦枕微微颔首道:“你没有迟,来得正好。” 
  王小石东看看、西看看、左右看、右看看、前看右、后看看,看来这次又是死不成了,
他才忍不住道:“原来真的有绝处逢生、及时赶到的事。” 
  苏梦枕淡淡一笑,但眼光里有不屑之意。 
  师无愧瞒了瞄苏梦枕的神色,即道:“公子在赴“破板门口之前,一路上已留下了暗记,
算定“六分半堂”的人会在回头路上截击,莫北神才能调兵赶来。” 
  白愁飞哦了一声:“原来是莫北神“”王小石奇道:“怎縻我看不见你们留下的暗号?” 
  师无愧道:“要是让你们也能看见,还算走暗号么?” 
  白愁飞叹道:“说的也走。如果“金风细雨楼田的苏公子贸贸然就去杀敌,世上早就没
有[红袖梦枕第一刀口这个称讳了:”王小石怔怔地道:“原来你们是要激出“六分半堂口
的实力,在此地来一场对决:”苏梦枕忽道:“他们来的是雷损?还是狄飞惊?” 
  这次是那看来愚愚$%$%的莫北神答话:“是狄飞惊。” 
  苏梦枕便道:“那今天只算是谈判,不是对决。” 
  白愁飞在一旁向王小石飞了一个肩色,道:“看来这个故事是教训我们十天下确没有侥
幸的事。” 
  王小石笑看搓搓手道:“看来这故事早已编排好了我们的角色。” 
  白愁飞目注远方,又仰天一叹,“而且,这故事才刚刚开始呢。” 
  王小石随他目光看去,便看见一行人,手撑漆髹黄色油纸伞,$%$%衍了过来。 
  莫北神忽然双目一睁,精光四射的眸子似突然撑开了压在眼皮上的数十道厚皮,像发射
暗器一般厉芒陡射,只说了一声: 
  “雷媚来了。” 
         ※        ※         ※ 
  雷媚当然是位女子。 
  在江湖传说里,雷媚已成了当今三个最神$%、美丽而有权力的女子之一,这三个特点,
大都能教世间男子动心,至少也会产生好奇。 
  在传言里,有人说雷媚才是当年手创“六分半堂”雷震雷的独女,后让雷门旁枝的出色
人物雷损夺得大权,坦仍念雷震雷扶植之恩,把雷媚安排为二堂主。另有一说雷媚爱上雷损,
不惜把总堂主之位交了给他,但也有人说雷媚自知在才能上不及雷损,为光大“六分半堂”,
故将大位禅让。 
  又有一说是:雷媚才是雷门的旁枝,根本就是雷损的情妇。雷损多年的发妻“梦幻天罗”
关昭弟异离后,一直都跟这雷媚暗通款曲,甚至有人怀疑,关昭弟早就死在雷媚的手$%,所
以了消声匿$%一十七年。 
  白愁飞当然知道“六分半堂”有这样一个雷媚,他曾向赵铁冷探问雷媚走一个怎样的人?
赵铁冷只能苦笑道、“六分半堂里有三个人永远也无法让人了解:一是雷损,没有人了解他
是个怎么样的人,因为他不让人了解: 
  一是狄飞惊,只有他了解别人,没有人能了解他:一是雷媚t她太容易让人了解,不过,
你很快就会发现,每个对她的了解都不一样,看她要让你“了解”她的那一面,你就只能
『了解』那一面。” 
  白愁飞听说过雷媚,也想见见雷媚。 
  白愁飞是个小乔气傲的男于,但纵再才情傲绝的男子对有名的女子,也会感到有无好奇。 
  至少想看看。 
  看一看也好。 
  王小石也听说过武林中有一个雷媚。 
  “雷媚在“六分半堂”主掌了一支神$%的兵力,她是雷损的爱将。人说日下江湖上三位
神$%而美丽的女子,一位是雷损的夫人、一位是雷损的女儿,一位是雷损的手下。雷损这个
人真有福气,手下猛将如云,男的是英杰.,女的是美人。 
  王小石那时侯就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有一天,他会不会也有这样的人手? 
  一个人若要练成绝艺,那只要恒心、耐力、勇气与才华,就不难办得到; 
  但一个人要想掌握大权,就非得要极大的野心、$%残忍和擅于处理人事的手法权谋才行。 
  王小石自问自己地想办成一些别人办不成的大事,但却没有不顾一切要获得成就的野心
与奢望。 
  如果要他牺牲一切、改变性情来换取$%势~他宁可不干。 
  不过青年人难免有所向往,有过想像,他想见见能臂助雷损“得天下”的电媚走怎么个
模样? 
  所以他也转头望去。 
  可是他们都见不到。 
  见不到雷媚。 
  一行女子,约十七、八人,一律穿嫩黄色的衣衫,小袖束腰,眉目娟好,手撑黄纸伞,
$%$%烧烧的行了过来。 
  这些女子都长得艳丽可人,却不知谁才是雷媚。 
  这一行女子一出现,那W市集里的人,除了雷恨之外,全都聚在东三北衡的一隅,好像
要把路让给这十几位少女一般。 
  莫北神睑上也露出了奇怪的神色来。 
  那廿九名手持深绿色油纸伞的人,阵法变了,变得很慢、很缓,也很稳定,很不看痕$%,
但又明显的为了这一行鱼贯而至的女子变幻出一个新的阵势。 
  能$%应付这十几位看来娇弱的少女之阵势。 
         ※        ※         ※ 
  王小石问白愁飞:〔谁是雷媚?” 
  白愁飞道:“你没有看见这些女子?” 
  王小石道:“可是这里有十几个女子,究竟谁才是雷媚?” 
  白愁飞道:“你看这些女子美不美?” 
  王小石诚实地道:“美。” 
  白愁飞道:“美就好了。有美丽女子,看了再说,管她谁是雷媚。” 
  王小石想了想,答:“是。” 
  他明白了白愁飞话$%的意思:行乐要及时。 
  看来眼前凶险无比,只得往好的尽力,不罢再往坏处深思: 
         ※        ※         ※ 
  苏梦枕阴冷的眼神,望望撑黄伞的女于,又看看莫北神所统率的“无法无天”,又观察.
了一下雨势,自怀里拿出一个小瓶,掏出几颗小丸,一仰脖吞服下去。 
  雨水落在他脸上,似溅出了涌苦的泪。 
  他服药的时候,无论是莫北神还是师无愧,谁都不敢骚扰他。 
  隔了好半晌,苏梦枕一只手轻按胸前,双目又射出阴厉的寒芒。 
  “狄飞惊在那里?” 
  莫北神立却答:“在三合楼。” 
  苏梦枕往街道旁第三间的木楼子望去:这原来是一伙酒家,挑若酒杆,总共两层楼。 
  苏梦枕向莫北神道:“你在这里。”又同师无愧道:“你跟我上去。” 
  师无愧和莫北神都道:“是。” 
  王小石问:“我们呢?” 
  苏梦枕突然剧烈的呛咳起来。 
  他掏一条洁白的手帕,掩住嘴唇。 
  他孩的时候双肩耸动,像一个磨坏了的风箱在肺里抽气一般,吸吐之间沈重浓烈,而又
像随时都断了气一般。 
  好一会他才移开手帕。 
  王小石瞥见洁白的山上,已染上一滩怵目的红。 
  苏梦枕$%起了眼睛,连吸三口气,才徐徐睁开双眼e问王小石道:“你知道这楼子上面
有个什么人?” 
  王小石盯若他,视线不移。当他看见他剧烈$%咳的时候,他已决定自己会做什么、要做
什么了。 
  他答:“狄飞惊。” 
  苏梦枕问:“你知不知道狄飞惊是谁?” 
  王小石答:“六分半堂的大堂主。” 
  $%梦枕用手无力的指指那一座木$%:“你知不知道这一上去,谁都不知道自己今生今世,
是不是可以活看走下来?” 
  王小石淡淡地道:“我跟你面扑破板门的时候e也知道不一定能从那三条街走得出来。” 
  苏梦枕町了他一眼。 
  只盯一眼。 
  然后他不看白愁飞,却问白愁飞:“你呢?” 
  !” 
  白愁飞反问:“狄飞惊的武功很厉害?” 
  苏梦枕脸上出现了一种似笑非笑的神色:“如果你要上去,自己便会知道:如果你不上
去,又问来干什么?” 
  白愁飞深吸一口气,道:“好,我上去。” 
  于是他们一行四人,昂然走入二一台楼。 
         ※        ※         ※ 
  楼下只有叠起的桌椅,没有人。 
  苏梦枕向师无愧道:“你守在这儿。” 
  师无愧便挺刀守在大门口,像就算有千军万马冲来,他也不准他们越入雷池牛步。 
  然后苏梦枕优雅的拾级上楼。 
  白愁飞和王小石落在他一个肩膀之后,不徐不疾的跟看上楼。 
  他们这样一起拾步上楼,心里有一个特异的感觉: 
  仿佛他们这样走在一起,便不怕风雨、不畏险阻,普天之下,已没有什么拦截得了他们
的并肩前行。 
  并肩上楼。 
  楼上有楼上的世界。 
  楼上是什么? 
  其实人的一生里常常都有上楼的时分:谁都不知道楼上$%什么在等若他们? 
  不曾上楼的人想尽办法上楼,为的要一穷千里日;上了楼的人又想要更上一层楼,或者
正千方百计不让自己滚下楼来。 
  楼越上越陡。 
  楼越高越寒。 
  楼上风大,楼上难倚,偏偏人人都喜欢高楼,总爱往高处爬。 
  高处就是危境。 
         ※        ※         ※ 
  苏梦枕、王小石、白愁飞巨人几乎是同时上了楼。 
  于是他们也几乎同时看见了一个人。 
  狄飞惊。 
  “六分半堂”的大堂主。 
  他在“六分半堂”裹在一人之下,而在万人之上。 
  ——甚至绝大部分的人都认为:“六分半堂”里最受尊敬的人是他,而不是雷损。 
         ※        ※         ※ 
  可走王小石和白愁飞都没有想到,出现在他们眼前的会是一个这样的人。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