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之《温柔一刀》
十三、刀与人头


  “苏梦枕不是人!” 
  “那种情形之下,他看了花无错的“绿豆”,我、古$%、花无锗一齐截击他,还有外面
四百张强弩对准看他,可是他只要一刀在手”“他一刀就剜去自己腿上沾毒的一大块肉,一
刀就逼走我和花无错,再一刀就杀了古董,那柄魔刀饮了血,更红:”“如果我们走迟一步,
只怕”“苏梦枕的刀,不足刀,他那一刀不是对若我们发,但令我们感觉到无可拒抗的$%怖,
我们只有速退,那一刀的恐怖,我们前所未见。” 
  “可走,遥望苏梦枕砍向古董那一刀,妖艳得见所未见,看来那么风华绝代,令人无法
相柜,古董便被一刀身首异处。” 
  “这是什么刀?!” 
  “苏梦枕是什么人?” 
  “人怎能使出这样的刀一。” 
  豆子婆婆犹有余悸,想到那一刀的艳冶与畏怖,本来正向雷滚禀报的话说成喃喃自语,
接昊此处缺少许页面,希望网友能够帮忙寻找.墙里,闭住了呼息,闭住了杂念,甚至完全
连脉搏和心跳也闭住了,为的是不让姓苏的王八蛋$%现,所以,我才能一击得手,沃夫子看
了我三日“化骨针”,要不然,以沃夫子的“少阳摔碑手”,谁都不易制得住大局……” 
  “我又力战茶花,逼他毒发身亡;更敌住师无愧,让他无法过来抢救姓苏的王八蛋,可
是,卸忽然冒出了那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否则,姓苏的早已躺在地上,不能冉在江湖
上充好汉了|。” 
  花衣和尚额上有若密密麻麻的水珠,也不知走汗,还是雨水?要不是他额上烧若香疤,
瞧他花衣锦袍,准以为$%只是秃头,并非和尚。 
  “我安排好了四百张快弩,本要在苏公子身上穿四百个窟窿,但那两个人突然出现-使
我们的战阵有了缺陷,阵脚大乱”“世上有很多事情,都是在无意间造成的。有很多微不足
道的小事,或走一时之念,日后可骷造成极大的影窖,甚至是可以易朝换代,改写青史。 
  我觉得这次行动,事先投有考虑到这些意外的事件,足失败的主因。” 
  三箭将军虹髯满脸,胡于长得浓密如乱草,但一张脸却极瘦削,双颧高窄,眉毛也乱而
浓,所以乍看过去,在头盔下只有大团小柄的黑,而看不到脸容。 
  “完了。” 
  “苏梦枕是有仇必报的”“你们说过这次行动一定能把苏梦枕置于死地,我才敢动手的,
可是,这样子重要的行动,怎么总堂主不来?怎么大堂主也没出现?” 
  “现在苏梦枕不死,他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至少,他一定会来杀我的。” 
  “五堂主,你要为我主持公道。” 
  花无错全身都在$%看抖。 
  他从来没有那么害怕过。 
  以前他面对生死,毕竟还有勇色豪情,但他现在$%感觉得全然的$%徨与无助,因为他忽
然失去了让他勇和豪的力量。 
  这“力量”是什么? 
  为什么在他“出卖”故主的时候,狙杀他的“兄弟”之后,就突然消灭无$%呢? 
  现在轮到雷滚说话了。 
  他的一双$%$%生威的大眼,如雷动一般滚扫过去;豆子婆婆、花衣和尚、花无错、三箭
将军全都有被雷霆辗过的特异感觉。 
  雷滚说话的语音也似雷声滚滚。 
  “豆于婆婆,你这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其实你们这次也干得并不坡,至少已$%
了痨病表约两员大将,把他吓住了,少不免要对内部大事整勘,"这是无过有功。姓苏的只
是人,人使的刀,也只不过足刀,你怎么越活越回头了?” 
  “这次剿敌战,大家都冒了点险,人人有功,花衣和尚居然还要争百功: 
  如果杀了姓苏的,你争的还情有可原,但现在姓苏的还末死,你争个啥|。” 
  “鲁三箭你这话算是自省、还是推诿责任?别忘了败军之将不可以言勇,你领四一曰张
弓,射杀不了一个痨病表,如果要作检讨,恐怕你自己也还没把事情弄清楚罢:”“这个行
动一日一进行,我们就不怕姓苏的报复:最好那痨病表敢来,我雷老五在这里候看他,花无
错,你押的这一注,错不了,别魂飞魄散的当不上汉于一。” 
  雷滚又“盯”了每人一眼,直到他自觉眼神足可把人螫得痛入心脾,然后才道:“姓苏
的这次受了伤、死了人,至少要一番整顿,这样挫一挫他的锐气,也足极好的事,是不是
叩。” 
  当他问“是不是”的时候,他期待别人同答“是士的时候,自然不希望听到“不是”。 
  如果他要别人回答“不是”的时候,他的问题自然就不让人能有答“是”的机会。 
  ——有些人在会议的时候,根本希望人只带耳朵,不必带嘴巴;当然,在需要赞美或附
和的时候是例外。 
  就在他问“是不是”的时候,外面喧哗的雨声中,陡然变为一种刺耳的铁笛尖啸声。 
  笛声刺耳,此起彼落。 
         ※        ※         ※ 
  雷滚的脸色变了。 
         ※        ※         ※ 
  三个穿宽袖短襟绉袍高腰机的汉于,一齐进入中堂,一齐跪倒,雷滚印道:“说:”后
面两人,站在一旁,当先一名汉子道:“前卫有敌来犯,十一堂主正在全面抗敌。” 
  花无错听得险如死灰,全身一震。 
  雷滚只“嗯”了一声,道:“好大的胆于:”忽又“嗯?”了一声,即向三箭将军道:
“你带人去守后街:”他闷雷似的道,“他们攻前街,更要提防后卫一。” 
  三箭将军立即站起,道:“是:”飞步而去。。 
  花无错失神的道:“他……他来了?” 
  雷滚深吸一口气,连下七道告急请援令,心想:总堂主和大堂芏究竟在那里?不然,老
二、老二、老四至少也要来一来啊! 
  不过他随即想到:自己将与名动天下的苏梦枕对决时,手心都因奋亢而激出了汗口他稍
微凝摄心神,道:“好,他来了,我们这就出迎他去”陡听一个声音道:“不必了。” 
  声音就响起雷滚的身前。 
  然后就是刀光飞起。 
  一片刀光,撷下了花无错的人头口 
         ※        ※         ※ 
  刀光来自那两名侧立的汉子。 
  雷滚大喝一声,左重九十三斤、右皱十九斤双流星飞袭而出,这种奇门兵器又以不同重
量的流星锤最难收放,不过一旦练成,又是最难招架的兵器,远攻长取,杀伤力大口流星锤
打出,人已不见。 
  人随看刀光。 
  刀光。 
  刀轻轻。 
  刀飞到了花衣和尚的光头上。 
  花衣和尚大叫一声k手上铜钵,飞旋打出! 
  他手中的一百零八颗铁$%念珠,也呼啸而出! 
  同时间,他的人也破窗而出! 
  他只求把稣梦枕阻得一阻,方才有逃生的机会! 
  厅中的高手那縻多,只要他逃得过这一刀,一定有人会挡住苏梦枕一 
         ※        ※         ※ 
  窗棂飞碎。 
  外头是雨。 
  他果然看见自己逃了出去。 
  可是他怎么“看见”自己“逃了出去呢? 
  他马上发现,从窗子里飞出来的是一具无头的躯体。 
  为什么会没有了头?I这确是自己的身体,那衣履、那身形…… 
  莫不是…… 
  花衣和尚的意识到此陡止,没有想下去。 
  因为他已不能再想。 
  他失去了“想”的能力。 
         ※        ※         ※ 
  豆子婆婆看见苏梦枕一刀砍下了花无错的头颅,就像他砍掉古董的人头一样,美丽而飘
忽,还带看些许风情。 
  然后第二刀便找上了花衣和尚。 
  追上了花衣和尚。 
  婉约的刀光带看绯色,在花衣和尚刚要飞掠出窗外的脖上绞了一绞,花衣和尚这时正好
撞破了窗予,所以头先飞出窗外,身子余势末消,也摔落窗外。 
  然后刀又回到丁苏梦枕手中。 
  苏梦枕转过头来,日如寒星,望向她。 
  豆子婆婆在这一刹那,几乎哭出声来。 
  二 
         ※        ※         ※ 
  她还没有哭出声,但雷滚已发出了一声雷吼口雷滚不明白。 
  那一抹灰影掠到那里,他的双流星就追到那里。 
  因为他知道灰影子就是苏梦枕。 
  ——苏梦枕居然进入了它的地盘,正在格杀他的人这个正在发生中的事贸像一柄烧红的
尖刃,刺在他的脚板上: 
  过激的反应使他整个都弹跳起来,而且充满了闹志。 
  这一刹那,$%志甚至要此生命力还旺盛! 
  ——宁可死,但决不能不战口——杀死苏梦枕,就可以在“六分半堂”独当一面、举足
轻重曰——杀死苏梦枕,轨可以名扬天下、威风八面口一个人一直想做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
既不敢叛长逆上,又不服膺已成名的人物,于是便在心中立定了一个“头号大敌”,以策励
自己有一天要越过他、击败他,夹证实自己的成功。雷滚的“头号大敌”便是苏梦枕。 
  尤其是当别人对他这个人嗤之以鼻,以一种萤虫也与日月争光的眼色对待时,更令雷滚
感觉到焦灼的愤怒: 
  ——有一天,一定要$%败苏梦枕。 
  ——只有击败苏梦枕,才能证实自己的存在口所以在这一刻,他已被$%志所烧痛。 
  他对苏梦枕作出疯狂的截击。 
  但他的招式却一点也不疯狂。 
  他的双流星,重流星自后追击,轻流星在前回截,一前一后,只要给其中一记流星绊了
一下,就可以把敌手打了个血肉横飞。 
  他的轻流星明明可以从前面兜击中苏梦枕的身于,可是,苏梦枕忽一晃就过去了,已到
了轻流星之前、$%不看的地方;而重流星明明眼看要击中苏梦枕的后脑,可是不知怎的,只
差半寸,苏梦枕的后发都激扬了起来,但仍是没有击看。无论把铁$%放得再长,都是只差牛
寸,击了个空。 
  苏梦枕这时已二起二落,砍掉了花无错和花衣和尚的人头。 
         ※        ※         ※ 
  淡红色的刀变成艳红。 
  艳红如电。 
  豆子婆婆却连眼睛都红了。 
  她突然卸下身上那件百结鹑衣。 
  这件千穿百孔的破衣在她手襄一挥,就卷成了一条可软可硬的长棒,手中棒“呼”地划
了一个大翻旋,横扫淡$%的刀。 
  红忽乱。。 
  乱$%如花雨。 
  豆子婆婆手中的布棒忽然碎哎了干百片,漫扬在空中,豆子婆婆疾闪飞退,苍发断落,
乱飞在空。 
  刀光又回到苏梦枕袖中。 
  苏梦忱又把手拢入袖$%。他这样说道:“能接我一刀,已经很不容易了。 
  你要记住,我不杀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你并没有亲手杀死我的兄弟。” 
  “谁杀死我的兄弟,谁就得死。” 
  他一说完,转身就走。 
  他不但对堂上围堵了四百八十六名“六分半堂”的子弟视若无觏,而且也好像$%本就看
不见雷滚这个人。 
  这一点足以把雷滚气煞。 
  这比杀了他更痛苦。 
  至少是更侮辱。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