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之《朝天一棍》
第二十章 你是我的温柔
一 此时,此地,此情
  “想什么?”   “没,没想啥。”   “不说就算了,才不稀罕!温柔扁了扁、噘了噘小嘴儿,回头找萤,萤都不见了,就改 了目标去仰望天空,“我找流星。”   王小石也坐着,等流星。   两人坐在草地上。   挨着。   风很凉。   云很急。   这些都可以感觉的到的:   两人更感到对方的心跳声、桃花落的声音、桃子落的声音、桃叶落的声音、桃树上蝉知 了知了的声音,还有心跳的声音……   王小石觉得这一刻很好。   月黑风高桃花夜,他但愿就此坐到天明,哪怕坐上一生一世也无妨。   温柔也很温柔。   她平时是个活脱脱的女子,难得如此文静温驯。   现在她很乖。   还哼着歌。   听得出来她是开心的。   王小石问:“怎么不唱出来?”   温柔答:“因为我五官姣好,但五音不全。”   王小石笑了。   温柔也笑了。   王小石见她娇秀动人,忍不住说:“你真是个温柔的女子。”   温柔也第一次听人这样说她,脸上发热,“因为我是你的温柔。”   王小石听得心口一荡,忍不住伸出手臂来搂她靠近自己。   ——他以前失恋多次,每次都亏在太早表了态,错用了真诚,输掉了自己,没了神秘 感,全得不到回报,换不回真情。   但他却没意思要改。   这点白愁飞笑过他。   王小石只说:“二哥,谈恋爱还要装模作样抢傲慢扭六壬的,我可吃不消,还是你胜 任,你来;我啊,要这样折腾法,我宁可这辈子独身过活算了。”   连苏梦枕也劝过他。   他只撒手拧头说:“大哥,不行,谈情说爱还得斗智斗力斗功夫的,我搞不来。只要你 喜欢我,我喜欢你就可以了,只是我一直是遇上我喜欢她、她不喜欢我的。大家逗着玩,可 以;要是斗计谋,那在一起又有何用?与敌同眠,不如失眠。”   不过,因为失败、失意、失恋多次,他也少了那一份一鼓作气的劲儿了。   就在而今,他不知该不该搂温柔,应不应抱她一抱?   ——或许她愿意?   ——许或她不愿意?   ——她可是正等自己?   ——万一翻脸怎么办?   ——该抱她吗?   ——还是慢一步吧,小石,你去得太急了。   ——该搂她吗?   ——你想歪心了。   ——不,是因为风大,怕她冷。   ——她不正觉得冷吗?   ——小石头,你怕什么?你还是男子汉么?   ——她刚才还亲过自己呢,自己却连碰也不敢碰一下!   ——不如就亲回她吧!   ——这样做、好吗?   ——应该吗?   ——亲?   ——亲还是不亲?   “我的天!”   ——王小石低低哀鸣了一声。   “嗯?”   温柔眼皮微抬,瞄着他,睫毛长得轻颤着许多未剪未断要续待续的梦。   “我——”   王小石欲言又止。   “什么?”   “我想——”   王小石清了清喉头,已蓄势待发,心中一直鼓舞着自己:   ——小石头,小石头,你身遭十七次失恋,这次千万不要又衰了!   正把自己煽风拨火得恶向胆边生之际,忽听温柔“哈”的一声叫了起来:   “我倒有个好建议!”   “什么建议?”   王小石只好问。   “留个纪念。”   温柔兴致勃勃的说。   “纪念?”   温柔站了起来,奋悦得像啄食到平生第一条蚯蚓的小鸡:   “此时,此地,此情,怎能没留个纪念?我们各在桃树两处刻字,你写你的,我写我 的,都四个字,可好?”   可好?   ——当然好。   王小石虽有惘然若失,但还是极乐意去刻这几个本来就缕在他心里的字。   不过,就算他不同意,温柔也早不理会了。   她已意兴勃勃的掏出小刀。   趁着客栈里微微透露过来的灯色一映,只见那是两把精致的绯色小刀。   ——就像温柔手上多了两根指头的小小刀儿。   温柔将一把递给王小石,一把自己拿了,还兴高采烈的耍动了几下。   王小石赞叹道:“真精巧,原来你还有这样儿温柔的刀!”   温柔“哼哼”的仰着秀颔,脸有得色,“要不然人家只以为我温柔只会舞大刀?是你我 才告诉;这刀儿我用来削竹、切笺、批果皮、刮指甲儿,不知多好呢!”   然后她瞧着桃树,瞑目合十,虔诚的低声说了几句话,然后道:   “咱们各在一方,挑下要说的话吧!”   突然又问了一句:   “却不知刀尖刻在上边,桃树会痛吗?”   王小石笑了,把玩着刀,说:“那无们的字就挑小一些吧。比桃花还要小的字,这树便 不介意的吧!”   温柔却在前想后想,想想觉得不妥:“太小的字,又挑得太轻,可还能纪念吗?”   “怎会没有?”王小石在桃花树下,扬了扬小小的刀,朗声道。   “我们的字虽小,但只要深刻真诚,每字都力胜万多钧,永存不忘!”
二 挑
  以王小石的功力,当然就算不用刀,他也能以内力刻得出字来。   但他还是乖乖的、极愿意也极诚意的用手上的这把小巧的刀去挑。   挑上他要写的字。   刻下他心里的话。   ——因为那是温柔的刀。   同时他也不想拂逆温柔的意思,不愿意使她有一丁点儿的难堪。   所以人轻轻的用刀尖挑掉了树皮,像生怕弄痛了树身似的;两人直刻得树身簌簌的响, 花叶都落了不少,连知了也歇了歌声,但他们宛如未觉。直至温柔也刻好了,退开了,他才 表示雕完了,也退了几步,含笑去观赏自己刻下的字。   然后他们会心的笑着,带着乍惊乍喜的心情,一个负背着手,一个踮着脚尖儿,去看对 方为自己刻下的字。   映着店栈里一点点的微芒,他们各自瞧见仿佛前世约定的四个字。   温柔细细柔柔的念:   “不离不弃。”   然后她“咭”的一声,笑了出来,只觉得自己指尖发冰。   王小石待她念完,才诵:   “不分不散。”   两人不觉一起吟哦起来:   “不分不散”   “不离不弃。”   温柔高兴得什么似的,只说:   “哈!我们写的意思是一样的,真是不约而同呢!算你得有意思,刀就送你一把吧!”   “千谢万谢。”   王小石也逗兴儿说:“还好我临到挑树皮的刹间,还是决定用这四个字。”   温柔听出味儿来了:“怎么?你原想还有别的字呀?”   王小石直说:“我原本想挑下‘一生一世’这四个字。”   温柔想了一下,道:“那也很有意思呀,为啥不刻下?”   王小石直直的道:“后来就回心一想:一生一世?只一生一世?来生来世呢?咱们那未 有缘,说不定前生前世咱们也是在一道儿的呢!”   “快别在桃李树下说有缘,他讲散掉的呢!”温柔嘘声制止他,又说,“那你为何不到 三生三世呢?”   王小石直乎乎说,“刻七生七世也行——可是,你可愿意下辈子都跟我过么?会不会这 辈子已怕了我了?刻下去,可不能改哦!改了,树会疼唷,也许还会生气呢!”   温柔娇羞的捶他一下:“小石头,你这个傻鬼,连刻句话也作鬼作怪的,小心我又不理 你了——你就老没真心的!”   忽听一个语音自天下一清二晰的传来:“他不是没真心,也不是爱做鬼作怪,他这个石 头大侠,只爱逗孩子笑闹开心,就像他对我一样。”   乍听这句话,不禁会错以为是女娲天神在黑沉沉的苍穹里说话。   其实不然。   是人。   她是人。   她当然是人。   而且还是熟人。   ——王小石的“熟人”:   蔡璇。   她的衣肩衫裙,还沾了好一些花叶花瓣。她的神情很是带了一点慵懒,懒得几近不屑, 懒得也只有不屑,而进不起劲去恨。   她连拔去衣裾上的花叶手势,都是不屑的。   她身段很好,霎眼乍见,温柔还几疑她是朱小腰。   但她不是小腰。   她是蔡璇。   “你不是一直都在这儿吗?”蔡璇说,“这是我跟你会合之处。现在我可来了。你的神 情怎么这般逗?”   王小石道:“你来了。”   他心中顿大生警惕,自己正与温柔浓情蜜意,又信任温六迟在这儿的机关布置,以致一 时没察觉那树花间有过几次异响异动,而知了也忽没了声,若蔡璇是敌,可大是不妙了。   蔡璇的语音竟有一种“吹弹得破”的感觉。   “我来了”   “你来早了”   “我只是让你少等几天而已。”   温柔左望望右望望,终于忍不住问,“她是谁?”   主小石一时不知如何说好,蔡璇抿嘴笑道,“我叫蔡璇。”   温柔狐疑地道:“你是……?”   蔡璇气定神说:“我知道你是温柔。”   温柔不与她说话,只锐声问王小石:“你把我们大伙儿兜兜转转的引来此地,一住数 天,为的就是等她!?”   王小石傻乎乎的答不上边:“我……”   温柔气得只问:“我只要知道:是也不是!?”   王小石一时答不上来,蔡璇又”拔刀相助”的替他答了:   “我是他一个不敢忘记的女子,他当然不能不等我了。”   温柔气得泪花乱颤,转首恨声一字一字的问王小石:   “有、没、有、这、回、事!?”   王小石只好答“有——可是……”   温柔气极反笑:“好,好,好!我跟你说的话,挑的字,你却苦心布置好,找人听,让 人看!枉我对你——”   她扬手就要给王小石一记耳光。   王小石没有避。   他宁愿先给温柔掴上一掌,让她消消气。   由于他在感情上曾受过多次的失败,甚至是为祸至深的惨,使他深记不忘,阴影常在, 所以一旦遇上女子对他嗅怒之时,他便失却了他平时的机伶百出、从善如流,而只会怔怔发 呆,任由局面变坏,他却只能逆来顺受,祈求对方的原谅和息怒。   当然、有的时候没有语言就是最佳的语言,所以此事无声胜有声:但有些时候却没有反 应便是最差的反应,这一刻便是一例。   温柔本来要掴王小石巴掌泄泄气,但见他竟闭上了眼没有闪躲,顿想起何小河教她的 话,反而不打了,狐疑的问了一句:   “你以前给女人打过耳光吧?”   王小石老老实实也平平实实的点点头。   温柔只觉一股怒火往上冲,顿顿足,望望仅笑非笑像在看一场戏的蔡璇,忽然竟一笑。   她这一笑,却不现酒涡。   一点梨涡也不见。   王小石见了,只觉心寒。   只见温柔狠狠的白了他一眼,狠狠的笑道:“好,我们的王英雄是吃惯了女人耳光的, 小女子温柔虽瞎了眼,也无意要加上这一记掌印,只好亲一亲你,让你恒存纪念。”   说着,竟当着蔡璇面前,在王小石颊边,嗜地亲了一下。   这一下,不知亲的人是什么心情,但给的人王小石,却心惊肉跳,百感交集,跟刚才那 一吻的绮旎风光,早已迥然不同,天渊之别。
三 去年今日此门中
  其实,这时候,温柔也期待王小石说些什么。   但王小石却没说什么。   他一时间什么也不出,只在心里狂喊:   糟了糟了,又一次,自己心爱的女子要跟自己决别了,怎么办?怎么办哪!怎么每一次 都这样子,每回都如此……!   他心里狂喊,口里却没了声息。   温柔冷笑一声道:“你道沉默是金。”   蔡璇拍手笑道:“你们倒是恩爱亲热。”   温柔反身,冷哼:“他等你?”   蔡璇迷迷的笑道:“不然他在这里等吃桃子?”   温柔语冷若冰:“你来是为了找他?”   蔡璇居然道:“我那时还不知你在,所以千里迢迢来赶赴,却也遇上你。”   温柔忽一跺足,掉头而去,只抛下了一句话:   “好,我不碍着你们了。”   直往通往客房的月洞门里疾行而去。   王小石知道此时再也迟疑不得,正欲呼止,此际,月洞门内却正好转出两人,温柔低首 疾行,几乎撞得两人满怀。   两人同时闪身,让过。   一人身形轻巧。   一人身法奇诡。   只听上人招呼道:“温姑娘,发生什么事?”   另一人却念偈道:“阿弥陀佛,温姑娘可否把话说清梦了再走?”   温柔恨恨的盯了二人一眼,又回头来狠狠的扫了王小石和蔡璇二人一眼,再狠狠的说: “你们——全部——阴阳怪气的!我恨死——你——们——了——!”   然后就走。   她的身影消失在月洞门外。   在这之前,这月洞门未有她的身影。   在这之后,她的身影已消失在那儿。   她的身影,只在这一刻掠过了这门,停了一停,顿了一顿,留下了怨恨的眼光,留下那 句狠狠恨恨的话不走。   可是这都留在王小石心里。   脑海里。   ——怎生得忘?   不思量难忘。   细恩量,更难忘。——人,总是难以忘情的。   可不是吗?   莫名其妙的是那两人。   那在月洞门届现的两人,一个是三姑大师,一是客店主人温六迟。   他这次可又多了一“迟”   ——他来迟了。   “我来迟了,”这回连他一开口也是这样说了,“我见她赶来了,就告诉她你在院子 里,没想到,却害了你……”   王小石木然道:“是我要你一见她就请她过来的。”   蔡璇看了一阵,观察了一阵,又想了一阵,这时才说:“你后悔约我来这儿了吧?”   王小石道:“我还是谢谢你历尽艰辛的赶来这儿。”   蔡璇眯着眼、玉着靥、柔着声、锐着意,说:“历尽艰辛还不致于,莫忘了我擅于易 容。但我确是一心一意的赶来这儿。”你大概是心里忍着没骂我吧?若不是我救过你;恐怕 你早就把我撵走了。”   王小石只道:“我是欠了你的情。”   蔡璇眯着眼道:“我的情是欠不得的。”   王小石无精打采的道:“可是我已经欠了。”   蔡璇又迷看声道:“可见女人的情都是欠不得的。”   她用眼瞟向温柔影所在,道:“女人也是宠得的。”   王小石苦笑。   “我只没有这福气宠她。”   “女人一旦给娇宠了就像驾到崖边的马车,不勒止,就要飞了——但只能飞那么一阵 子,可一辈子都完了,玩完了。”   蔡璇极不同意,“你难道要女人对你这样子吗?你难道忍心让你宠的女人就这么飞下去 吗?”   王小石无言。   温六迟忽道:“蔡姑娘,你不远千里而来,长途跋涉,也是累了,好不好让我给你找间 上房,好好歇歇再说?”   蔡璇只笑出一只酒涡,向王小石紧迫盯人的道:“女人是宠不得的,甚至也是赞不得 的。娇纵坏了,是男人的不好。本来就没有不好的女人,只看男人有多坏。你喜欢她,只能 喜欢在心里;你宠她,就把她给惯坏了——那时再爱护她,她不觉得厌烦,只觉得应份;一 旦你对她不够好时,她又怨你没真情了。女人是惯不得的。”   她顿了一顿,忽然突兀的说一句:“你是个好男人,即从来没遇上一个好女人。”   六迟又道:“璇姑,你累了,你不累王少侠也累了,人外房歇歇,一切明儿再说如何?   蔡璇这回“嘿”地一笑,一扬颔,像只高傲的但纤秀的凤凰,只说:“我会去休息的。 温老板放十二个心,你那位陈张八妹早已张罗好一间雅房给我,我璇姑自有睡处。再说,我 叫章璇,蔡璇。我原姓章,我章璇所惹起的事,自会料理妥当——我也不习惯欠人的情,更 不爱看人家如丧考妣的脸!”   说着,刮起一阵桃花风。   花落。   身起。   她也走了。   飘走的。   ——亦自那一扇月洞门。   王小石依然负手不语。   温六迟看着王小石在桃花树下的身影,只觉得这人比自己还孤独,而且还孤独得多了。 他实在没办法想像:一个平日那么爱热闹、凑热闹、甚至有他在就有热闹的小石头,怎么一 下子背影如此凄寒起来了?   所以他很有担忧:“你看他会不会有事?”   他问的当然是三姑大师。   三姑答:“他不是第一次失意了。”   温六迟道:“可是他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   三姑又答:“他也不是第一次失恋了。”   温六迟说:“不过他这次是陷得很深,特别深。”   三姑一时无言。   温六迟又道:“据我所知,他之所以迟迟不离开京师,不是为功,不是为名,更不是为 权,只为了人在温柔乡,放心不下这温柔女子而已。”   三姑陡地笑了一下。   无声的。   温六迟忍不住道:“你何不过去劝他一下?”   三姑反问:“我劝?有用吗?”   温六迟热诚他说:“他比较听你的。这点说来有点奇怪。”   三姑无声的叹了一气,“听谁的,都还不是一样?伤心,是心底里的事,谁知道?谁劝 得了?”   温六迟锲而不舍:“可是,我们总是他朋友啊。”   三姑淡淡地道:“那也毕竟是朋友而已。苏梦枕就说过:世上最艰难的时候,总是要一 个人去度。”   温六迟仍满怀关心的说:“——你看,这一次的事,他能抵受得了吗?”   三姑悠悠的道:“去年,在这儿,他因要回去探访家人,也匆匆来过这儿一次。”   温六迟怔了一怔,想了一想,道:“是啊,那时咱们几个还在这儿,聚了一聚,大家还 劝他一是摆明旗帜,领兵抗辽;不然,就索性造反,换了这腐败朝廷!省得这样不黑不白, 半江不湖的,浪废了大好身手!可他就是没这个大志。”   三姑道:“他有他的用意。一个人要量才适性。不爱喝洒的,提壶猛灌,难道要醉得头 顶上开出朵花来不成?去年,今日,这儿只有我们,温柔还没来过这儿,章璇也未出现。”   温六迟才有些意会,顿了顿才接道:“是的。”   这时候,忽有一道流星,自长空挂落。   很璀璨的伊始,还拖了个艳色天下重的尾巴。可惜,这时候,谁也没察觉、没注意、没 发现她。   -------------   书海网书 扫校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