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之《朝天一棍》
第七章 一趟受诅咒的劫法场
一、不动如山
  王小石仍拉紧了弩,搭好了箭,瞄准着蔡京。   这次是他和蔡京的第二次会面。   不,对峙。   他整个人都不动如山。   但那是活火山。   ——一座随时一爆即炸、一发不可收拾的山。   蔡京望向王小石的人,看着他的手上的弓,盯住弓的箭,他的脚有点发凉,头发也开始 发麻。   他还觉得呼吸很促,胸口很翳闷,极不舒服。   可能是喝了酒的关系吧?最可怕的,也最直接的因由,是因为要他面对着这三支在屋里 也闪闪发亮随时钉入他胸口里的箭镞。   这是连“元帅”(元十三限)也不想、敢、愿意去面对的事物。   他开始感觉到笑不出来了。   可是这时候一定要笑。   笑,才不会让人知道他的虚实。   所以他在脸上仍挤出了笑容。   可是,这一笑,却笑出了心虚。   他自觉自己一定笑得很勉强的了,所以他立即说话:——说话,有时候是最好的掩饰: 沉默和说话,通常都是掩饰的两极。   “你这样弯弓搭箭,不累吗?”   王小石的回答只一个字,却比千语万言更令他惊心:“累。”   因为慌张,所以他又主动劝说:“既然累,何不放下?一放下,你就不是我的敌人,而 是我的朋友,我的高官、厚禄,权力名位金钱,都不少你的,更何况是你这等人材,我求之 若渴呢!放下吧!”   王小石平静的道:“我累,但我放不下。”   蔡京试探道:“你只要放下,我保证这儿无人伤你,任你自出自入,平平安安,功名富 贵,任你选择。”   王小石平实的道:“不。”   蔡京强抑怒愤:“那你想怎样,要什么?”   王小石道:“我来冒这个险,要的是当然不是自己功名富贵,而要我的朋友都活得平安 自在。”   蔡京道:“你是说……”   王小石道:“菜市口、破板门。”   蔡京:“你是要他们——”王小石:“停止攻袭,让他们回去,保留风雨楼及京师武林 人物的安全和自由,放掉唐宝牛和方恨少。”   蔡:“唐宝牛和方恨少是皇上下旨要处斩的钦犯,决不可轻纵。”   王:“你这次的目的志不在杀方恨少、唐宝牛,你是意在废掉在京华里所有白道武林的 实力,和毁掉与你对抗的黑道势力。问题是:你自己的性命重要,还是你今天的行动重要 些?你自己衡量。”   蔡京冷笑:“你是在威胁我?枉你是大侠身份,还作为京里第一大帮会金风细雨楼的首 领,却是这般卑劣手段!”   王小石一笑:“我?大侠,谢了。我一向以恶制恶,以暴易暴,待善以善,将计就计的 人。对付你,我得跟你一样卑鄙。”   蔡京慨然长叹道,“万山不许一溪奔,拦得溪声日夜喧;到得前头山脚尽,堂前溪水出 前村——王小石,我们防着你、盯着你,禁制着你,到底仍拦你不住。”   王小石听了这句话,也很有感动,脱口道:“能在此时此境,有此感慨启悟的,果然不 愧当朝第一人。只不过,菜市口和破板门的同道已岌岌可危,我可不能久候你的细虑了。”   蔡京深思地道:“这等大事,我得要请示皇上——”“不。”   王小石截道:“你决定得了,也阻止得来——要不然,我,累了……”   然后他一双深邃明目紧盯着蔡京,说:“我也是人。我一样会累。我累了之后,只好放 手了……”   蔡京凝端着他,只觉一颗心往下沉。   (王小石的箭,他避得了吗?)(王小石的攻击,他手上的人能制得住吗?)(太阳神 箭的威力有多大?王小石的“伤心小箭”配合追日神箭和射日神弯,杀伤力有多大?)(想 到王小石那一手石子,他连心都凉冷了。)(看到王小石那坚决的眼神,他的心快凝成了 冰。)(他该不该下令停止伏袭?)(要是他下令停止一切计划,王小石还会不会杀他?) (他,避不避得了王小石的箭?)王小石的弓引满、矢未发,但他的“心箭”已发出了:他 已“伤”了当朝一代权相蔡京的心。   信心。   (可是,王小石自己呢?)(他是不是真的那么定?)(在四周强敌如叶神油、一爷、 天下第七等强敌环视下,就算蔡京立即下令终止伏杀京里武林正义之士,但他自己的安危 呢?)(他能活出这儿吗?)(——抑或是:他根本没准备再活着出去?)王小石依旧弯 弓、搭箭,瞄准蔡京,手和尖矢,稳如磐石。   他的人不动若山。   ——他的心呢?也一样的坚如铁石吗?   蔡京布下两个局。   他下令在菜市口处杀方恨少、唐宝牛是假,在破板门将二人斩首倒是千真万确的。   但他的意在将城里的敌对武林势力一网打尽,并让他们(至少牵连“有桥集团”派系) 互相残杀。   不过,他的真正用意,还是趁此设局除掉王小石。   然而,王小石和“风雨楼”、“天机组”、“发梦二党”、“连云寨”的高手们,却将 计就计,分作两批人马,分别在破板门和菜市口力救唐宝牛和方恨少。   其实,他们最大的主力:还是放在王小石身上。   大家引开蔡京的注意力和身边的高手,王小石趁此直捣黄龙,闯入“别野别墅”(要是 蔡京留在“相爷府”,就算王小石再大神通,也决混不进去,但蔡京要直接指挥这次行动, 就一定得坐镇在邻近菜市口与破板门之间的“别野别墅”,加上王小石处心积虑的部署,以 及诸葛先生一早伏下的内应,王小石、梁阿牛、何小河便顺利的混了进去),直接钉死蔡京!   剩下来的,王小石有两条路:一,乘此大好良机,杀了蔡京。   二,威胁蔡京,放了唐宝牛和方恨少,也免了对京城群雄的追究办罪。   不过,对王小石而言,这两条路都不是“活路”。   ——就算杀了蔡京,在面对一爷、叶神油、天下第七等强敌联手下,王小石实无活命之 机。   ——蔡京就算放了方恨少、唐宝牛,但能够放过他么?   他已骑在虎背上。   面对蔡京,而蔡京的性命就在他手指一放的利箭下可死可生,他不由得因奋亢和刺激而 致全身轻颤。   杀蔡京,这是名动天下的事。   杀蔡相,这是不世之功德。   杀了蔡京,这是一件改写历史的事……   ——是不是就这样一放手、就放箭,杀死这为患社稷、颠覆天下的权相蔡京呢,还是忍 辱负重,为大局着想,只威胁蔡京放了方恨少、唐宝牛,要他也免去武林中各路英雄的罪 名,让京师有一阵平靖日子再说?   你说呢?
二、我已不支
  方应看说:“你真的认为我们不该出手收拾这干狂徒?”   米苍穹眯着眼,仿佛要仔细推究出这个平时深沉难见底蕴、可是今日变得焦躁难耐的年 轻人,竟会如此沉不住气的原因来。   是以,他反而好整以暇的问:“在过去一二十年京师武林势力的形势,小侯爷一向了如 指掌,大概不必由我来置喙了吧。”   方应看一笑晒道:“迷天七圣盟?金风细雨楼?六分半堂?他们鼎足而三的岁月,都已 过时了!关七失踪之后,迷天盟名存实亡;而六分半堂跟金风细雨楼争雄斗胜的结果是:雷 损死,苏梦枕也殁,连白愁飞也玩完了,双方俱元气大伤,反而是我们有桥集团的人保留了 实力。”   米苍穹道:“说得好。因而,原本倾向对金兵辽贼求饶派的迷天盟,已烟消云散,部份 已转入地下,不敢露面;主和派的六分半堂,一时还翻不了身,更忙着跟力战派的金风细雨 楼对垒。这一来,京师的武林实力重新整合,你试想一想,以前,蔡京能一手控制主和及求 饶两派的势力,而今,王小石领导下的金风细雨楼和象鼻塔,加上已有实力跟六分半堂对峙 的发梦二党的大力支持,这‘新三国’的对立局面,显然对金风细雨楼有利……然而,白愁 飞一死,蔡京就纵控不了风雨楼了,你想,他能安心吗?京师武林的势力,一旦全面结合起 来,草木皆兵,就算东京路二十万禁军戍卫,只怕也拦挡不住哩。”   说着,他又呛咳了起来。   “不过,”方应看微傲轻慢的道,“我们有桥集团在诸侯将官和商贾财阀间建立和结合 的势力,也已成熟了,蔡京当然不会忽略掉我们的实力。”   “他就是不敢小看咱们的势力。”米苍穹在剧烈的呛咳中感觉到那只犹如来自洪荒的古 兽又迫近眉睫了,所以语音也燥烈躁急了起来:“他很明白六分半堂目前算是囊括了京里的 黑道武林势力,但白道武林,则多依附金风细雨楼;市井豪杰,多是发梦二党人马——两派 一旦合并,力量势莫能当。他更明白咱们力量虽也壮大,但决不完全任其调度,所以,他今 天设计这一场受诅咒的劫法场,目的至少便有三个——”“第一个当然是要藉此消灭掉京里 武林中对抗他的力量;”方应看接道且反问,“第二个是要趁此除去王小石——但第三个 呢?”   米公公发现这公子哥儿再焦躁,但对有用的话和有用的知识,他仍是如长鲸吸水般全吸 收进去。   “第三个?”米苍穹叹道,“他要把我们也扯下水里,或露了底成为跟官家敌对的派 系,打成反派,永不超生;或使我们直接跟劫法场的群豪结下血海深仇,水深火热,再也不 能置身事外。”   他强抑胸口的一阵翳闷、搐痛,徐抬眼皮,道:“所以,咱们不插手、能不出手,就尽 可能不下杀手好了。”   方应看蹙着秀眉,似寻思了半晌,低声冷哼道:“不过,就算出手、下杀手,也一样能 有好处,会有方法的。”   “哦?”米苍穹这下不明白这方小侯爷的心意了,“你是指——”方应看目中神光乍 现,一向清澈明净的眼眸,竟惊起了三分歹毒四分杀意。   米苍穹不知怎的,为这美艳而狂乱的眼神而心口“卜”地一跳,心口的血脉好像给人在 内里用力拉紧了一下,当即有呕吐的感觉。   却见场中来救人的,已知他们要的人不在这儿,只求速退,杀出重围。   可是包围的人也非常的多。   且不肯网开一面。   于是,两造人马杀将起来。   其中,“天机”的人对有桥集团和蔡京人马作出了反包围,用意十分明显,兵法也相当 森明:——你们不放我们的人走,那么,我们就来个里应外合,让你们里外受敌,反而把你 们一网打尽!   严格来说,“天机”的人并不算是京师里的武林实力。这组人马向与强权、贪官、土 豪、劣绅作对,当年也作过为国杀敌的功业。他们由人称“爸爹”(即“龙头”)的张三爸 领导之下,数仆数起,屡败屡战,势力已延及全国各省,还浸透敌疆内部。他们在京里当然 也屯有强大势力。他们的龙头因曾受过名捕铁手少年时恩情,这次的事,四大名捕不便出 手,张三爸知其深意,便自告奋勇,亲自率领部下,以支援自己义子张炭(他已成为“金风 细雨楼”的中坚人物)的名义,来参与“劫法潮的一役。风雨楼派系的人,一旦与”天机组 “猛将:“大口飞耙”梁小悲、“灯火金刚”陈笑、“一气成河”何大愤、“小解鬼手”蔡 老择、“萧仙”张一女(详见“四大名捕超新派系列第九辑第卅四至第卅六集:“龙头”故 事)、“神尤见首”罗小豆等人结合起来,如虎添翼,加上温宝和唐七昧一出手便格杀了欧 阳意意和祥哥儿,更是鼓舞士气,索性来个背腹夹攻,要把“兵捉贼”反成“贼杀兵”!   何大愤、陈笑、梁小悲、罗小豆、蔡老择、张一女连同张炭,在左冲右突、前后冲杀了 一阵之后,终于对上了八大刀王:习炼天、孟空空、萧白、萧煞、苗八方、彭尖、兆兰容、 蔡小头。八大刀王原跟“温门十石”缠战,但后来十虎将却给“核派”何怒七,“突派”段 断虎以及任劳、任怨接应了过去,八名刀王便对上了“天机”好手。   他们立即“捉对”厮杀了起来:只不过,说“捉对”,也不全是“对”得上,因为“八 大刀王”还是比对方多了一人!   开始的时候,是信阳萧煞襄阳萧白合攻张炭。   张炭右手托着十六只碗,串在一起,有时飞出一二只,既是武器,也是他的暗器,而左 手却施“反反神功”,抵住两人攻势。   不过,这两个人,却不止于两种刀法。   至少有三种。   萧煞的刀法是“大开天”和“小辟地”,大开天刀法刀刀大开大阖,小辟地刀法则刀刀 稳打稳扎,一人运使二刀,也一人施展两种刀法,张炭等同跟三名刀客三张刀作战。   不过缠战下去,张炭最感吃力的,不是萧煞的双刀,而是来自萧煞的胞弟萧白的刀。   萧白的刀法叫“七十一家亲”。   他的刀没有杀气。   反而让人亲近。   但这正是他的可怕之处:你若是跟一张这样的刀亲呢,那只有送命一途。   更可怕的是:所谓“七十一家亲”,是来自他的刀法曾参详过天下武林各门各派、世上 江湖各师各法的刀法,然后才创研出这样一套兼容并蓄七十一家刀派之精华的刀法来!   于是,张炭跟他作战,形同跟七十一名刀手苦斗。   不。   不止。   是七十三路:有两路刀法,是来自他胞兄:萧煞的刀法。   不管开天还是辟地,萧煞的刀法都有一个共同的特色:他每一刀都很萧杀。   张炭觉得自己快倒霉了。   (我已不支……)他本盼望同门来救,但发现不管罗、梁、何、张、陈、蔡等,以一战 一,对付另六名刀王,都感吃力。   (谁都腾不出来相援手!)他觉得头皮发麻。   (萧煞的大开天刀法已削去他一大片头发!)他也感觉到脚心发寒。   (萧煞的小辟地刀已削掉他左足的鞋底,差一点他连脚踝也断送在这菜市口了!)他更 感觉到刀光十分亲密!   (当萧白的刀跟你有亲的时候,那就等于说:你的命已跟自己有仇了!)他拼力应战。   但已穷于应付。   (救命啊!)张炭只忿忿:这真是一场活该诅咒的劫法场!   ——连兄弟都没见着,自己的性命却快断送在这儿了!   他想大叫救命,但只能在心里狂喊。   谁教他是侠士?他是好汉?   是侠义之士好男儿,就不可以抢天呼地要人救命央人饶——可不是吗?也许更重要的理 由是:就算喊了,大家正打得如火如荼、生死两忘,谁来救他一命?他又救得了谁的命?
三、不羁的刀尖
  他虽没喊出声来的“救命”,谁知还是让一人给听到了。   这人长身而至。   揉身而入。   这人竟全身没入萧煞和萧白所振起的刀光里。   但他本身并没有给刀光绞碎。   完全没有:刀光再盛,连一片衣裤也削他不着!   反而是刀光、刀势和刀意,全因他的闯入而停顿了下来。   会有这种情形,只有两个可能:一、闯入者是自己人,萧氏兄弟一见便住了手。   二、是敌人太强,一出手便使两人动不了手。   ——在这儿,跟自己同一阵线的,有这等超卓武功的,是谁?   张炭不必细想:人已呼之欲出!   还会有谁!   当然只有他的义父:“天机”组里的龙头张三爸了!   张三爸一加入战团,就弹出他的“封神指”。   “封神指”法甚诡:他以拇指穿过无名、中指指缝,而发出受尽压抑依然一枝独秀的凌 厉指劲。   萧白一见来势,立即挥刀斫向张三爸的手。   ——斫断了手,就不怕他的指了。   萧煞更直接,他一见敌,立即扬刀斫敌。   ——只要杀了敌,还怕他什么绝招!   不过,年迈的张三爸,却发出了一声断喝、一阵长啸。   他断喝声中,向萧白叱道:“打你气海穴!”   他只嘴里说要打,但跟萧白还有一段距离,萧白虽给这一喝,惊了一惊,但自度仍可在 对手指劲近他三尺前已把其臂斩于刀下。   只不过,张三爸一声叱喝,萧白只觉气海有急流一冲,神散志懈,真气激走,张三爸竟 指风未至指意已到,萧白一时手足酥麻,竟似活将自己脐腰大穴任由对方封制一般!   说也奇怪,他的刀法也阵势大乱。   刀尖也不羁了起来。   无法纵控。   同一时间,张三爸那一声尖啸,向萧煞咆哮道:“攻你翳风穴1萧煞也初不以为意。他 以为先斫掉对方的头,敌人还用什么来制自己的穴道?他的刀法一紧,但觉耳际轰的一声, 一时竟似聋了一样,耳孔还渗出了血水来!这一震之下,他惊觉自己身上的穴道竟似呼应” 爸爹“的呼喝般的,还迎了上去,任由对方钳制!他登时心神大乱。手足无措。刀法也破绽 百出了起来。在这刹瞬之间,张三爸要手刃这对刀法名家兄弟,可谓易如反掌。但他并没那 么做。多年在江湖上行走的阅历,加上数起数落的成败得失,令他无意再多造杀孽。他反而 忽然收了手。也收了指。只轻轻的说了一句:“念你们成名不易,几经苦练,刀法算是自成 一格,滚吧,别再替奸相还是阉贼为虎作怅了。”   萧煞萧白,都住了手。   一脸惭然。   张三爸不为己甚,转身专神的去调度子力,冲击敌人阵势。   却不料——   萧氏兄弟又动了手。   出了刀。   却不是向张三爸——   ——而是……   张三爸对萧氏二刀放了一马,按照道理,萧兄弟也不想立即以怨报德。   可是,他们却忌畏一件事物:眼睛。   那是方应看在人群里盯住他们的眼睛。   这双眼冷、狠而怨毒。   他们更怕的当然不是这对眼睛,而是这双眼的主人。   他们在刹那问明白而且体悟:如果他们就让张三爸“饶了命”,而之后什么功也不会 立,只怕就算张三爸放了他们,他们在京城里也混不下饭吃,在有桥集团里更抬不起头来做 人。   所以,他们只好要立即做些“立功”的事:至少,得要让方小侯爷转怒为喜。   他们急于立功,于是眼前就有一个。   所以“小解鬼手”蔡老择便遭了殃。   蔡老择敌住的是“八方藏龙刀”苗八方。   苗八方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而他的刀,更是以守为攻,刀中藏刀,而藏刀中更有小小 刀。   是以,敌人不仅要应付他诧异的刀法,还要应付他诡秘的刀、刀中刀、刀里的刀。   可惜他遇上的是:蔡老择。   蔡老择不是样祥都强,却是有一样最强:他能最瓦解、解构、破坏对方的兵器。   ——“黑面蔡家”,本就是打造兵器的世家。   像“火孩儿”蔡水择,便是属于“黑面蔡”打造兵器那一系的;而他,则属于破坏武器 的那一脉。   ——有些人天生是创造的、建设的,有些人则不。   他们许或对创念、无中生有没有建立,但却擅于破坏、仿造、或解构原本已建立了的事 物。   蔡老择显然就是这样的人,而且还是个中好手、个中老手。他许或不是天性如此,但却 精擅此道。   他认准了苗八方的攻势。   认准了,一切就好办了。   他三次空手入白刃,但苗八方把刀舞得滴水不透,蔡老择三遭均无功而退。   有一次还吃了刀,挂了彩。   既见敌手淌了血,苗八方自不放过这大好契机。   他反守为攻,趁胜追击,斫下敌人的头颅!   他这一刀,势所必杀。   就算对手接得下他这一刀,也断料不到他刀中有刀。   纵使敌人把刀中刀也接下了,他的刀中刀还藏有刀里刀,所以他向来惯守少攻,一旦发 动攻袭,很少人能在他刀下幸存的。   他腾身而上。   刀攻蔡老择,取其性命。   可惜。可惜的是——四你不是我可惜的不是他遇上蔡老择。   而是他的刀中刀和刀中刀里刀却忽然一齐不能发挥。   原因?   因为刀中已无刀,刀里又何尝还有刀呢?   苗八方发现已迟。   他的刀势已出。   但他刀中藏刀全不见了——蔡老择那三次返身抢攻,原来不是要夺他手中刀,而是旨在 破坏了他刀中刀、刀里刀的机括。   他已断绝了后头。   但他虽没了后路,却仍有杀手锏。   他的杀手锏是他的藏刀。   这回他的刀不是藏在他的刀里、袖里、靴里或哪里,而是藏在——他的笑容里!   他的“八方风雨刀”,虽然真的可以把八方风雨舞于一刀中,也可以尽教八方雄豪丧于 一刀下,更可以把八方敌人格杀于一刀之间,只不过,他的刀,其实并不长大。   他的刀是气势够大。   他的刀中刀,当然是比原来的刀更短更小了。   至于刀中刀中刀,就更短小,只不过五寸来长的一把。   但最小的刀,却不在他手上。   而在他脸上:口中。   他的脸非常朴直。   ——一种近似三代务农的那种淳朴脸孔。   只不过,看一个人,当然不应只看他的外表——可惜世人看人,常只看对方的外表,盖 因外表最易看也。   苗八方有一张十分朴实的脸,但他显然不是个朴直的人。   他很少笑。   他的脸相常看去像历尽沧桑,蕴藏着操劳与苦辛。   这种人当然很少笑,也很少事情是值得他笑了。   而今他却笑了。   突然而笑。   他是为杀人而笑的!   他一笑,霍的一声,一道白光,小小小小小小的白光,自牙缝间急打而出,直攻蔡老择!   蔡老择分解了苗八方的刀,他可没法即时分解得了苗八方的笑里藏刀。   这一下,突如其来,白光一闪,嗤地一闪,已至面门!   蔡老择反应再快,要躲,也躲不开去;要避,也决避不了了;要挡,也挡不及;要接, 更接不来。   但他却在这时候做了一事,以及不做一件事。   先说不做的事。   他不做的事是:他不动、不闪、不躲、甚至连眼也不眨。   在这时候,生死交攸,生死关头,能不慌、不乱、不惊、不动的人,绝无仅有。   蔡老择也不光是什么也不做。   他做了一件事:他一张口,就咬住了那道白光!   然后他一伸手,手从苗八方刀中夺来的一中、一小两把刀,一齐递入了苗八方的左右肋 里去!   他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   他对付苗八方“笑里藏刀”的方法居然是:他一张口,用牙齿咬住了苗八方张嘴自齿间 吐出的那口小飞刀!   苗八方一连中了两刀——自己的两刀——一时之间,仍惊愕甚于伤痛,惨然道:“…… 你不知我……又何以能破我的‘藏刀’……?!”   蔡老择回答了。   他回答的方式是:又一张口,白芒即回打入苗八方的额头上。   苗八方双眼暴瞪,但一时犹未断气,只听杀他的人这样说:“——你不是我,又怎么知 道我破不了你的绝招?”   但后面那句后还没来得及理悟,他便拼了最后一口气,扑了过去:“世上没有破不了的 绝招。所谓绝招,只不过是敌人不知道你会用的招式。但世间没有用过的招式已很少很少 了,而你自己也曾用过的招式便一定会有人知道,算不了什么绝招。”   苗八方临终的时候,眼神里的急怒,已转成了欣慰。   只不过,蔡老择跟任何人一样,胜利的时候(尤其是艰辛苦斗才换取的胜利)未免都有 点沾沾自喜、洋洋自得。   所以他忙着说道理。   忘了危险。   直至他瞥见了苗八方濒死前的眼神:他才感觉到有人向他逼近。   敌人。   大敌。   而且不止是一个。   两名。   遇上萧氏兄弟这种强敌,一个已然足够,一人已难以应付。   蔡老择立即要回身应敌。   但苗八方已扑了过来。   蔡老择双肘立即撞碎了他所有的肋骨。   不过,这对苗八方而言,已不构成任何杀伤力。   因他已然气绝。   他虽已死,但仍扑了过去,双手且死命出力的箍住了蔡老择。   蔡老择猛挣。   一时不脱。
五、我不是你
  一时脱不了身,这就足够了。   就算是一刹问挣脱不了,眼前有萧白萧煞这样的大敌,也足以致命了。   何况萧煞萧白这次不仅止于志在立功,还是急于求功补过!   ——张三爸对他们饶而不杀,因而触怒了他们的主人方应看,他们如没有即时的表现, 只怕都没有好下场!   狗通主人性,更何况是一向聪明知机的萧氏兄弟:他们非常了解方小侯爷外面温顺谦恭 但内里迥然大异的性情。   他们可不想招惹。   ——有的人纵是恶人也招惹不起的。   所以他们马上要立功。   立功的最直接方式就是杀敌:蔡老择刚好杀了苗八方,他们就立即扑杀蔡老择——当然 更不会俟他稍为回气定过神来!   无疑,对蔡老择而言,未免是得意得太早一些了!   当他发现萧煞双刀向他斫来的时候,他已无从抵挡。   甚至连他一向在江湖上给誉为“神来之手,鬼附之指”也不及施展。   萧煞双刀攻势,不但绝、妙,且狠而刁钻。   他不是直扑斫向蔡老择。   而是斩向苗八方。   刀锋先行切断苗八方身体,再剁向蔡老择,俟蔡老择发觉他的攻袭时,一切反应都已太 迟。   偏偏他不是攻向蔡老择的要穴。   蔡老择一时还摸不定对方来势,于是掌封八门,步拧八卦,随时及时护住身上各大要害!   萧煞却只斫向手和脚。   左手。   右脚。   脚断。   臂落。   血迸溅。   蔡老择确不是省油的灯,他断了一脚一臂,但另一只手却抓住了萧煞的“开天刀”,仍 一脚踹飞了萧煞的另一把“辟地刀”。   萧煞顿时两刀尽失。   可惜萧煞之外,还有萧白。   萧煞只是去伤害人,萧白才是要命的。   他的刀及时而至,在蔡老择身上一处“亲”了一亲。   脖子。   ——于是蔡老择马上就身首异处。   说也凑巧,只在一日之间,“黑面蔡家”在京里的两名重要人物:蔡水择和蔡老择,分 别都死于城里的金风细雨楼和菜市口。   “兵器坊”的蔡家连失此二大高手,使得他们日后更加速加倍的作出了因应这等损失的 决定。   这是后话不提。   蔡老择一死,最气的是张三爸。   他因一念之仁,放过了信阳萧煞和襄阳萧白,爱材之心固然有,但主要的还是不想多造 杀孽,何况“天机组”跟这萧氏兄弟没有什么过节,所谓“能结千人好,莫结一人仇”,张 三爸也情知萧氏二刀是因受命于方应看和米有桥(苍穹)才致为敌的,彼此之间原就没有大 不了的怨隙。   所以他才放了他们一马。   没料却因而折损了一名大将。   是以他最悲愤莫名。   他一手打退身前身后六名敌人,快步跨前,在萧煞萧白得手退却(竟欲回到阵中)之 前,他已截住了他们。   别看张三爸已年纪老大,他这几步才跨出,迫人气势,排山倒海,汹涌而出,“快步风 雷”,更名不虚传。   萧氏双雄,一旦得手,杀了蔡老择,既讨了彩头,本要退却,但张三爸一开步,便慑住 了他们,他们反而进不得、退不了,只好硬着头皮应战。   他们自己也明白,就凭他们,决非也绝非张三爸之敌。他们就是深透的明了了这一点, 这才糟糕。   ——因为明知打不过,哪还有斗志可言?   不过,萧煞萧白,两萧三刀,能够跻身于当世“八大刀王”之中,非同泛泛,也决不是 浪得虚名之辈。   他们便在这时候,忽然做了一件事:他们突然挥刀。   他们竟互相斫了对方一刀。   血光暴现!   一向温文有礼,且具亲和力的萧白,因这一刀而吃痛,也因此逼出了杀性!   向来高傲跋扈,出手向不留余地的萧煞,更因而逼出了斗志!   两人不退反进,不馁反悍,二人三刀,斫向张三爸,刀刀要命,也刀刀致命!   张三爸这回是杀红了眼。   他也觉得爱徒蔡老择等于是他亲手害死的。   他没有回避。   他反而迎上了刀光。   眼看萧煞的“大开天”刀就要斫着张三爸的脖子,可是张三爷的头颅,忽尔像断了颈筋 似的,歪了一歪。   那一刀,就只差毫厘,便斫他不着。   萧煞见差这毫厘,就能得手,怎可放弃?何况他知道萧白力敌住张三爸的攻势,他说什 么也要将这“天机”组织的“龙头”斩之于刀下。   所以,他的刀再遽递半尺!   他就看张三爸能怎么退?!   另外,他那“小辟地”刀也同时追击,一刀拦腰斫向张三爸!   张三爸的身形却是一扭,像浑没了脊骨的蛇一般,居然仍险险的躲过了这一刀!   所谓“险险”,是这一刀明明要斫着张三爸的腰眼之际,却就那么相差寸余,便使他斫 了个空!   高手对敌,怎可斫空!   萧煞把心一横,一不做,二不休,三不回头,他把“小辟地刀”再往前一送,矢志要: 就算没能把张三爸拦腰斫成两截,他至少也要在对方肚子里搠一个血洞!   他就看张三爸怎么躲!   在另一边的萧白,也心同此理。   他的刀认准张三爸的背门,就“亲”了过去,眼看要着,张三爷却忽尔踹了一脚过来, 萧白只要一侧身,躲开这一踢,但那一刀只差了一点,便可刺入张三爸的背里去了!   ——只差那么“一点”!   真可恨!   所以萧白不甘心。   他全身一长,手臂一舒,刀意一伸,就要趁这一展之间,要把张三爸扎个透明大窟窿才 甘休!   是以,张三爸要同时面对三刀之危!   一刀比一刀危险!   一刀比一刀要命!   一刀比一刀狠!   所以给要了命的是:萧氏兄弟!   张三爸就在那刹瞬之间,也不知怎的,脚步一错,竟能在电光石火间扭了开去!   是以,萧氏兄弟,三刀都不能命中!   三刀都斫不着,但却不是斫了个空!   张三爸这一“失了踪”,两人志在必得,全力以赴,收手不及,变成三刀各相互砸在一 起!   于是,萧白的刀“亲”上了萧煞的“小辟地”之刀,而萧煞的“大开天”之刀,一刀斫 向萧白的头颅。   萧白也反应奇急,百忙中把头一拧,萧煞这一刀,只斫在他的左肩上,登时斫断了胛 骨,鲜血汹涌而出。   不过萧煞也同样不好过。   他的刀虽然杀力十足、威力无边,但一旦遇上了那把萧白以柔制刚文文静静的刀,竟立 即给绞碎了,萧白那一刀,刀势未尽,哧地刺入他的小腹里,顿时鲜血长流。   张三爸以“反反神功”,使出“反反神步”,使二萧互伤,他这次再不仁慈,立即把握 时机,攻出了左右“封神指”。   他这次的“封神指”,仍是拇指自无名、中指夹紧凸出,但既没指劲,也没指风。   他的手指,忽然变成了武器。   至刚极硬的武器。   “嗤”的一声,他的左指插入了萧煞的咽喉。   “噗”的一响,他的右指刺入了萧白的胸口。   这两指,立时要了萧白和萧煞的命。   这一下,也登时使方应看红了眼。   ——效忠于他的“八大刀王”,一下子,“藏龙刀”苗八方死了,信阳萧煞死了,襄阳 萧白也死了:就只剩下五名刀王了!   这还得了!   是以,方应看似再也不能沉住气了。   他已忍无可忍。   他身形一动,就要拔剑而出。   他腰畔的剑也蓦地红了起来。   隔着鞘,依然可见那鲜血流动似的烈红光芒!   他正要拔剑而出,却听米苍穹长叹了一声:“如果真要出手——让我出手吧!”   米苍穹一见连折三名刀王,就知道这回可不能再袖手了。   ——那是自己人,死的不再是蔡京那方面的心腹了!   方应看按剑睨视着他:“你不是说不动手的吗?”   米苍穹无奈的苦笑道:“这也是情非得已,到这起步,我还能不出手吗?再这样下去, 外人倒要欺‘有桥集团’无人了!”   方应看却道:“能。”   米苍穹倒是怔了怔。   “你不必出手,”方应看天真的道,“我出手便可!”   米苍穹惨笑了起来,连银发白眉,一下子也似陈旧了一些:“你才是集团里的首领,怎 能随便出手?得罪人、杀敌的事,万不得已,也决不该由你动手。如果我们两人中必须要有 一个人动手,那么,让我来吧。”   他长吸了一口气:“毕竟,我不是你。”   然后他大喝了一声:“棍来!”   他一喝,棍就来了。   马上就来。   米苍穹终于要亲自出手了!   -------------   书海网书 扫校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