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之《朝天一棍》
第三章 今晨有雾
一。会谈今晨有雾。
  雾浓。   雾浓得打喷嚏时也惊不走离鼻尖两寸的乳粉状粒点,打呵欠时却像吸进了一团湿了的棉 花。   皇宫内也氤氲着雾,只不过,雾气在雕龙画凤,漆金镶银的由垣花木间,映得带有一点 儿惨青。   这一天,蔡京起了个大早。   他平时可不会起那么早,也不必起得这么早。   主要原因是:没有原因可以使他早起。   ——天子绝对比他晚起,有时,甚至干脆不起床,在龙榻上胡天胡帝就胡混了一天算数。   比起皇帝,他这个丞相算是够勤力勤奋,任劳任怨的了。   说起来,他昨天在两个未开苞的姑娘身上花了不少精力,但仍得一早起了床。   因为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也是个重要的日子。   ***   说起“任劳任怨”,任劳和任怨就真的来了。   他们已在外边苦候许久了。   蔡京接见了他们。   他带同多指头陀,天下第七,以及他自己两个儿子,一齐接见任劳任怨,还有“天盟” 盟主张初放,“落英山庄”庄主叶博识。   他在听他们经彻宵不眼查访而得的报告。   任劳详细报告昨晚“六分半堂”与“金风细两楼”一战的情形,到最后的结果,自是: 白愁飞死,苏梦枕殁,雷纯退走,王小石成了“风雨楼”的楼主和“象鼻塔”的塔主。   蔡京听得很仔细。   他听了,脸上,既没有流露出满意的神情,也没有不满意。   他只是谈谈的说:“王小石?他好威风!不过,我看他这楼主,塔主什么的,有一天半 日好当,已可心足了。”   然后他又问起“象鼻塔”和“发梦二党”及“金风细雨楼”的人,昨天可有什么异动。   这回是张初放提报。   他派了不少“天盟”弟子,彻夜监视这三方面的人,得回来主要的结果是:昨晚,“风 雨楼”显然终宵会议,“象鼻塔”人手有大调度,且调动都频密而急。   王小石曾赴“发党花府”和“梦党温宅”那儿,还请出了两党党魁。   蔡京听了,就嘴边浮现了一点,一点点,才一点点的满意笑容,然后才问:“他们之后 去了哪儿?”   这回到“落英山庄”庄主叶博识回答:“神侯府。”   蔡京扪髯而笑,颔首慈和的道:“他去找诸葛?那就对了。”   叶博识锐声哼道:“敢情王小石一定向诸葛老儿请救兵!”   蔡京着眼笑道:“是诸葛先生,或叫诸葛正我,诸葛小花也无妨。”   叶博识坚持(讨好)说:“我讨厌这个虚伪的诸葛老不死,所以才这样叫他!”   蔡京再次笑着更正:“是诸葛先生。不要叫外号,更不要给他一大堆难听的绰号。要斗 一个人,不必从名号上着手,那太幼稚。要斗他,把他失惊无神,猝不及防的斗死掉,最好 抄家灭族,才算是嬴。咱们不斗这种伤不了人气不死人的小玩意。”   叶博识怔了一怔,这才欠身道:“是。博识识浅,受教铭记。但诸葛这等么魔小丑,哪 是相爷对手,授首是迟早的事!”   他说话时仍有傲慢之色。   蔡京微笑问:“后来呢?”   叶博识一愣:“后来……?”   蔡京耐心的问:“王小石进入神侯府之后呢?”   叶博识赧然道:“那我……我就没跟进这件事。我以为他们……王小石既然躲入了神侯 府,就像乌龟缩进了壳里,一时三刻,只怕都不会----”蔡京笑了。   他一笑,叶博识只觉不寒而栗,身子也簌簌颤抖起来。   “后来的下文还精彩着呢!”他转过头去问多指头陀,“你且说说看。”   “是!”多指头陀恭声躬身道:“两个时辰前,‘神侯府’里传出王小石刺杀诸葛先生 的消息,听说还劫走了‘射日神弩’和三枝神箭。”   叶博识张大了口,震诧莫已,事情发展,完全不在他意料之中。   蔡京悠悠地笑了,他悠悠地问:“诸葛先生好像不是第一次遭人刺杀了。”   多指头陀道:“上次坚称为人刺杀,面奏圣上,诬栽是相爷指使。”   蔡京幽幽地道:“王小石好像也不是第一次刺杀人了。”   多指头陀道:“上次他恰好据说也是刺杀诸葛先生,结果死的是傅宗书。”   蔡京弹指,掀盅,呷了一口茶,“真正的聪明人是一计不用二遭的。”   多指头陀道:“不过,这次诸葛先生和王小石好像把旧策重用上了。”   蔡京放下了茶盅,“所以,就算是旧酒新瓶,个中也必有新意。”   多指头陀道:“诸葛多诈,惟相爷料敌机先。”   蔡京漫然侧首问:“儿。”   蔡连忙应道:“父亲。”   蔡京道:“说说看原本今天诸葛神侯应该在哪里?”   蔡忙道:“诸葛小花今天原要侍同圣上到太庙祭祀上香的。”   蔡京“嗯”了一声,睨了叶博识一眼:“可知道圣上身边,高手如云,为何偏选诸葛正 我侍行太庙?”   叶博识茫然。   多指头陀忙稽首道:“太师神机,愿闻妙意。”   蔡京淡淡地道:“是我向皇上一再保奏,近日京师不太平静,圣上若要移驾太庙,应召 京内第一高手诸葛侍奉,这才安全。”   蔡在旁,把话头接了下去:“万岁爷听了,还大赞爹爹相忍为国,相重为君,了无私 心,果是庙堂大器呢!”   蔡京白了蔡一眼。   蔡马上不敢再说话。   蔡京反而问:“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做?”   “这……”蔡张口结舌了一会儿,“这我就不懂了。诸葛正我,其实何能何德?他能保 得住圣上,不是全仗爹您。”   多指头陀则说:“天质愚钝,不敢乱猜。”   蔡京笑了起来,“你这一说,就是心里有了个谱儿了,且说来听听。”   多指头陀这才抬头,双目神光一厉,“今天京师武林有大事,诸葛越是远离京师,越难 调度。”   蔡京轻轻瞄了他一眼,只说了一个字:“对。”   然后又吩咐:“说下去。”   多指头陀略呈犹豫:“这个……”   蔡京不耐烦的道:“你尽说无妨。”   多指头陀这才领命的说:“诸葛若不去,那是抗旨,重可致罪问斩;要是他遭狙击,大 可称负伤不能侍圣,则仍能留在京师,幕后操纵一切。”   蔡京哈哈一笑,得意地道:“诸葛小花这只老狐狸,真是愈老愈精明了。”   然后,他望向任怨。   任怨这时才说:“一个时辰之前,诸葛先生身上敷着伤里,通过一爷,进入皇宫,只待 圣上醒后,即行求面圣禀告遇刺之事。”   蔡京哈哈大笑,状甚得意:“这老不死可愈来愈会做戏了。”   他猜中估着,因为对手是如此高人,也不由得他不奋起来,倒一时忘了他刚才说不在背 后骂人绰号的事了。   叶博识则自这时候起,直至散会,都不敢再抬起头来。   蔡京笑容一敛,向多指头陀道:“今天的事,仍交由你打点。我们要在一天内,瓦解武 林中与我为敌的败类逆贼!”   多指头陀精神抖数:“遵命。”   蔡京游目又问:“‘有桥集团’那儿有什么风吹草动么?”   这一句,谁也没答。   谁也答不出来。   只有任怨开了声:“以卑职观察所得:他们行踪诡秘,但肯定必十分注意今天事态的发 展。”   “这个当然了。”蔡京哼声道,“老的少的,等这一天,都等好久喽。”   他着眼像困住眼里两条剑龙,“反正,今天刑场,就由老的少的来监斩。”   任怨忽道:“卑职还有一个想法。”   蔡京无疑十分器重任怨,即问:“尽说无妨。”   他喜欢找一些人来,听听(但未必采纳)他们的意见(和赞美),然后,顺此观察身边所用 的人,是否忠心,能否付予重任,是不是要立即铲除……   对他而言,会谈的结果不一定很重要(他往已早有定案),但过程却很好玩,很刺激,很 有意思。   任怨这才说出意思:“我看,‘八大刀王’对方侯爷十分唯命是从,只怕对相爷您的效 忠之心……”   他没说下去。   蔡京当然听得懂。   有些话是不必明说的。   有些话也不是光用耳朵听的。   在这些人里,任怨的话一向说得很少,但所说的都非常重要,另外,一个人几乎完全不 说话,那就是天下第七,无论他说不说话,他在哪儿,他站在哪一边,都有举足轻重的份量。   “知道了。”蔡京听了,不动声色,只吩咐道:“咱们今天先回‘别野别墅’。”   忽尔,他好像特别关注忍藉地垂询叶博识:“听说,你的叔父是叶云灭吗?”   叶博识身膊一颤,跪了下去,捣蒜泥似的猛叩头:“相爷降罪,相爷恕罪,叶神油确是 小人叔父,但多年没相处交往,小人一时忘了向相爷禀报,疏忽大意,确属无心,求相爷大 人大量……”   蔡京笑了,叫左右扶住了几乎失了常的叶博识,含笑温和的说:“你慌什么?我又没怪 你。我只要你即传他来……也许,今日京师多事,他武功高强,若论拳法,当世难有匹比, 除非是李沉舟翻生,或可较量,也正可助我一把,说不定……”   叶博识的冷汗热汗,这才开始挂落下来。   “雾真大啊……”   蔡京负手望窗。   很诗意。   看来,他又想吟一首诗,作一幅画,或写一手快意酣畅的好字……   ***   或许,有时候,上天既交给一张白纸,你就得以你最喜欢和最能代表你的字或画,去填 好它,而且,除非你要故意留白,否则便应当珍惜每一空间,浪费了是对自己作孽。   蔡京就是这样。   他是这样的人。   杀人写好诗。   流血如书画。   今日,今晨,京华果真雾浓。   雾重。   雾大。   一切都看不分明。   城中,只怕许多人犹未睡醒,犹在梦中呢?   ——只是而今梦醒未?
二。不醒之醉晨。
  有雾。   老公公一直在剥花生,嚼花生。   “卜”的一声,那种像咬啐生命的声音,他极喜欢听到,而且还是来自他嘴里,齿间。   虽然,他知道吃花生会带来坏运气的,纵不然,嘴角腮边也会长痘疮;可是他就是喜欢 吃,戒不了。   到后来,既然戒不了,他也就不戒了。   正如喝酒一样。   醉是一种好的感觉。   “醉乡路稳宜频到,此外不堪行。”   他甚至希望能有不醒之醉。   由于戒不了花生和酒,他索性用他贯用的观察力,去“发明”了一套理论:许多喝酒, 酗酒的人,会早死,暴毙,但滴酒不沾的人,也一样有暴殁,早夭,所以,身体好不好,不 关饮酒的事。   所以,他为何不饮酒?今朝有酒今朝醉,他是个太监,已失去了有花当折直须折的机会 了,难道连喝几盅水酒也要强加节制不成?   不。   人只有一生。   他这一生可不是只在受苦受过受罪中度过的。   今晨,他穿上内廷的官服,戴冠披纱,更显得他浓眉白发,红脸白髯,不怒而威,长相 庄严。   今天是重要的日子。   但他仍喝酒。   依然吃花生。   因为他心里有一团火。   一团浇不熄的火。   世上很少人能浇熄他心中这团火。   很少。   但不是没有。   方应看----方小侯爷就是一个。   今天他也要来。   他是非来不可。   因为蔡京向天子请命,下诏要他和方小侯爷监斩方恨少,唐宝牛----唐,方二人是江湖 中人,而自己和方侯爷也是武林出身,正好“以武林制武林”,“以江湖治江湖”,合乎身 份法理。   嘿。   (蔡京是要我们当恶人。)(而且还是得罪天下雄豪的大恶人。)(万一出了个什么事,这 黑锅还得全背上身!)(幸好肩此黑锅的不止他一个!)(还有方应看!)方应看果然来了。   奇怪的是,他今回不穿他惯穿的白色袍子,而换上一身绚丽夺目惊丽眩人的红袍,用黑 色的布带围腰系紧。   他也是今天菜市口的副监斩官。   虽然他们两人都知道,另有其人正虎视眈眈的监视着他们的监斩。   “另有其人。”   “咱们做场猴戏给人看看吧,”方应看识趣的说,“昨夜风风雨雨,风雨楼里无一人好 过,不过,今天咱们也好过不了哪儿去!”   米苍穷有点奇怪。   他觉得方应看今天的眉宇神色间很有点焦躁,颇不似往常的气定神闲。   “这时分难得有这种大雾。”米公公带笑拊髯道:“只怕今天城里手头上势力的人物, 谁也不闲着。”   方应看了米公公一眼,没说什么,只向他敬酒。   米有桥当然喝酒。   就算没人敬他,他也会找机会喝酒。   但奇怪的是:方应看也仰脖子干尽了杯中酒,还用红色袖袍抹了抹嘴边的残沫。   这都不大像他平时的作风。   所以他问:“你……没有事吧?”   “没有。”   方应自回答得飞快。   “只是……今天很有点杀人的冲动。”   米苍穷怔了一怔:这也不太像方小侯爷平日的性情----他不是不杀人,只是一向杀人不 流血,而且习惯借刀杀人。   “不过,”米有桥忍不住还是劝了一句,“今天的情形,能少杀些人,就能少得罪武林 人物,江湖好汉。”   “这个我晓得,咱们今天只能算是个幌子。”方应看仍留着眉宇间带着抑压不住的烦 燥,“有时候,人总是喜欢杀几个讨厌的人,看到血流成河,看到奸淫杀戮……你难道没有 吗?”   没有?   有。   米苍穷最明白自己心中这个野兽般的欲望,他不是自幼入宫进蚕室,而是在少年进入青 年期间给人强掳进宫,因先帝喜其貌,下令阉割,他这才成了太监,一生也就这般如此了。 可是,这段遭遇又使得他跟一般太监不一样,他曾有过女人,有过欲望(而今仍有部份残存 在他心底里头),甚至还继续长有胡髭……然而,他仍不是正常人。   他是个“不可干预朝政”的内监。他顶多只能做个公公头子。可是,他又不是一般的太 监……   这种种的“不同”,使他“异于常人”,更加寂寞,苦痛。   更使他心中有一团火。   更使他心里孕育了一头兽。   烈火与兽。   在这早上,清晨,他只对着红衫的方小侯爷,吃着花生,饮着烈酒,去面对这一天的浓 雾。   ***
三。不醒之眠
  “吁----呼……”   唐宝牛在伸懒腰。   他伸腰扩胸,拳眼儿几乎擂在方恨少纤瘦的胸膛上。   方恨少白了他一眼。   唐宝牛居然又打起喷嚏来。   “哈啾!哈啾!!哈啾!!!”   他打得难色有些不知顾忌,鼻涕沫子有些溅到方恨少襟上。   方恨少向来有洁癖。   他只觉得厌烦。   “你不觉得你连伸懒腰,打喷嚏也夸张过人吗?”方恨少没好气的说,“你知道你像什 么?”   “我早上鼻子敏感,尤其是对骤寒骤暖,大雾天气----”唐宝牛前半句说得得意洋洋, 后半段却却入好奇:“我像什么?大人物?大象?豹子?还是萧秋水,燕狂徒,柳随风,姬 摇花,诸葛小花?”   “我呸!”方恨少啐道:“你只像----”“什么?”   唐宝牛探着头探听似的探问。   “你像----”方恨少滋油淡定的下了结语:“----甲由。”   “甲由?”   唐宝牛一时没会过意来。   “就是蟑螂的意思。”方恨少惟恐他没听懂,补充,解说,引申和注释:“我是说你就 像蟑螂一般可厌可憎,碍手碍脚。”   唐宝牛居然没有生气。   他摸着下巴,喃喃说了一句话。   “什么?”   方恨少问。   唐宝牛又喃喃说了几句。   方恨少更好奇。   人就是这样,越是听不清楚的越要听清楚。一开始就听清楚的他反而没兴趣。   方恨少更加是这样子的人。   所以他抗议:“你要说什么,给我说清楚,别在背后吱吱哝哝的咒骂人,那是无知妇人 所为!”   唐宝牛傻巴巴笑了,张着大嘴,说,“我是说:谢谢你的赞美。”   方恨少不信地道:“真的?”   唐宝牛道:“真的。”   方恨少狐疑的道:“你真的那样说?”   唐宝牛傻乎乎的道:“我真的是这样说,骗你作甚?”   方恨少愣了一阵子,嘴儿一扁,几乎要哭出来了:“你为何要这样说?”   唐宝牛骚着腮帮子,“什么?”   方恨少跺着脚道:“你平时不是这样子的嘛!你平常非要跟我抬杠不可,一定要跟我非 骂生骂死不可的啊!你为什么不骂?难道眼看我们快要死了,你却来迁就我?!我可不要你 的迁就!”   唐宝牛长叹道:“我了解。你心情不好,眼下你就要死了。而又一夜没睡,自然脾气暴 躁,心情不好了。做兄弟的,平时打骂无妨,这时不妨让你一让!”   “我才不要你忍让!”方恨少不开心的说:“为什么今天我们就要问斩了,你昨夜还可 以抱头大睡,还扯了一夜的呼拉鼾?!”   “为什么今天我们就要死,你昨夜却还一晚不睡?”唐宝牛也不明所以,莫名其妙, “既然快要死了,还不好好睡一晚,实在太划不来了。”   “我才不舍得睡。”方恨少道:“快要死了,还只知睡,我利用这一夜想了好多事情 呢!”   “想很多事情,到头来还不是一样是死。”唐宝牛傻愣愣的说,“我不想,也一样死, 但死得精神爽利,神完气足些。”   “你真冷血,无情!”方恨少讥诮的说,“真是头大没脑,脑大生草呢!”   “你这是赞美吧?”唐宝牛今天不知怎的,就不肯跟方恨少斗嘴,“冷血,无情,可都 是名动天下的四大名捕哩!”   方恨少恨得牙嘶嘶的,恨不得唐宝牛就像平时一样,好好跟他骂个七八场,“你说,我 们这种死法,到底是古人称作:轻若鸿毛呢?还是重逾泰山?”   “我们打过狗宰相,猪皇帝,”唐宝牛偏着头想了一想,“但也无端端的就送了大好头 颅……看来,是比泰山轻好多,但比鸿毛嘛……也重不少……我觉得,就跟咱们的体重对 称,不重也不轻,只是有点糊里糊涂。”   方恨少瞄瞄他的身形,不服地道:“这样说来,岂不是在份量上,你比我重很多!”   唐宝牛居然“直认不讳”:“这个嘛……自然难免了。”   他们两人昨天给任劳任怨封尽了要穴,欲死不能,任怨正欲施“十六钙”的毒刑,但为 舒无戏阻止。   舒无戏走“鹤立霜田竹叶三”任怨和“虎行雪地梅花五”任劳,但也绝对无法救走方恨 少,唐宝牛二人。   他只能解开二人穴道,并以议语传音说,“你们万勿妄想逃走,这儿里里外外都有高手 看守,你们逃不出去的。”   他又告诫二人,“你们也不要妄想求死。”   唐宝牛瞠目反诘:“为何不能求死?与其给奸人所杀,我们宁可自杀,有何不可?”   舒无戏道:“因为你们的兄弟手足们,明天必然会想尽办法劫法场救人。”   方恨少道:“我们就是不要连累他们,所以先此了断,省得他们牺牲。”   舒无戏截然道:“错了。”   唐宝牛傻虎虎的反问:“怎么错了?难道要他们为了我们送命才是对?再说,奸相必有 准备,他们也未必救得了我们,枉自送命而已!”   舒无戏啐道:“他奶奶的,你们光为自己着想!脑袋瓜子,只长一边!你们要是死了, 你们以为他们就会张扬?他们会照样把你们尸首押送刑场,那时候,你们的兄弟朋友不知就 里,照样前扑后赴,不是死得更冤!”   唐宝牛和方恨少这下省觉,惊出了一身冷汗。   舒无戏嘿声笑道:“人生在世,可不是要死就死的,要死得其所,死得当死----你们这 样一死,只是逃避,不负责任,害人不浅!”   唐宝牛额上的汗,涔涔而下,方恨少略加思虑,即说,“要是我们死了,只要把消息传 出去,就可消弭掉一场连累兄弟手足们的祸事了。”   舒无戏反问:“怎么传出去?”   方恨少不答,只看着他。   舒无戏一笑,坦然道:“俺?俺一进来这儿之后,已给监视住了,你们明早未人头落地 之前,我是不能私自离去的,否则,只怕俺比你们更早一步身首异处,说实话,俺也想替你 们传讯,无奈俺就算说这一翻话,也给他们窃听了。”   唐宝牛心的道:“那么,要紧吗?他们不拿这个来整治你吗?”   “不整治才怪呢!”舒无戏哈哈大笑,“不过,老子在官场混惯了,倒不怕这个!俺只 劝你们别死,不是正合”上头“的心意吗?要加我罪,何愁不有!这还不算啥!”   然后他向二人语重深长的说:“俺解了你们穴道,只想你们好好睡一觉,好好过今个儿 晚上----人未到死路,还是不要死的好;就算走的是绝路,别忘了绝处可逢生。”   他走前还说了一句:“好自为之吧,兄,弟不要使关心你们安危奋不顾身的同道们大失 所望!”   是以,方恨少和唐宝牛二人,得以解掉穴道,“好好的”过了这一晚。   只是唐宝牛能睡。   方恨少却不能。   对他们而言,这一天晚上,他们最不愿见到天亮。   这一次睡眠,他们最不愿醒。   因为醒来后就得要面对一场“不醒之眠”:斩首!   ***   “这一夜我没睡,我想了许多,”方恨少悠悠叹道,“我想起了许多人,许多事。我始 终没替沈老大好好的出过力,帮过忙,连王小石我也没为他做过什么事,我很遗憾。”   然后他的语音愈说愈是低沉:“……我也想起明珠,她……唐宝牛眨了眨大眼睛,忽似 痴了。”我好好的睡了一觉,什么都没有想起……“他心痛的说,”可是,你这一说,倒使 我想起了朱小腰……“然后他竟忍不住号啕大哭,抢天呼地,捶心掏肺,哭湿了他襟里那条 艳丽的手绢:“小腰,小腰,我们永别了……”   这哭声反而震住了方恨少的思和幽情。   他瞠目了一会,才悻悻的啐道:“这头牛!连哭也滥情过人!”   这时候,匙声响起。   门开了。   时辰到了。   门开了之后,人未进来,清晨的雾气已先行蹑足拢涌了过来。   -------------   书海网书 扫校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