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之《朝天一棍》
第二章 一张弓和三支箭
一 红楼梦魇青楼怨
  人已散去。   王小石重掌风雨楼。   也不知怎的,他却没有成就,胜利,意与风发的感觉。   他只觉一片然。   还有惘然。   要不他眼下还有当务之急,他真想从此撤手不理:但这是苏大哥的基业----他要保住它。   发扬它。   风雨楼。   曾经风风雨雨,而今仍是,独峙京师武林的金细雨楼!   曾经楼起,曾经楼塌,但楼仍是楼,谁也抹煞不了这数十年来他在动乱江湖中无以取 代,傲视同侪的贡献与地位,权威与气派!   风雨楼:风风雨雨的一座楼!   王小石的怅惘不仅是对历史的烟雨楼台万千感慨,也对人事变迁无限追回。   乃至于对到底不识愁滋味的温柔(白愁飞的死,温柔是最伤心的了,她始终不知白愁飞 对她做过什么事----也许不知道,就是一种莫大的幸福),以及完全不可捉摸的雷纯(对王小 石而言,她既是恩人:不是她配合率同苏梦枕主攻入“金风细雨楼”,王小石此役必凶多吉 少;但如不是她意图钳制苏大哥,苏梦枕也决不会自求一死:这使得她又成为王小石的仇 人),他都有一极为深刻难以言诠的迷思。   但此际,他都得把一切因惑暂时放下来。   因为他有急务亟需解决。   有大事要做。   因为他是领袖。   京城里第一大帮(“金风细雨楼”已与“象鼻塔”合一,此际在声势,实力上,绝对是 城里第一大帮会)的首领。   首领该怎么当?   人人都有不同的说法,有的说:要有魅力;有的说:要有人缘;有的说要有勇气;有的 说要有骨气;有人认为得不怕杀头;有人认为要有靠山;有的要武功好;有的讲智谋高;都 莫衷一是,人人说法不同。   但当领袖的,首先得要有肩膊:敢担挡。   当然,不管怎么说,天下间还是有太多的“领袖”没有“肩膊”,不敢“担挡”,不 过,作为一个真正的好领袖,首要的还是得要有承担责任的勇气。   要做大事,若连面对担待的勇色也付诸阙如,那一定是个误人误己的“领袖”。   其至连“喽罗”都不如。   王小石现刻,就在担当一件事。   大事。   ——而且是要命的大事。   王小石正在“红楼”。   对他而言,红楼是一埸梦魇。   青楼是一阙怨曲。   而今青楼己毁……   只剩红楼和当年的梦。   ——只是而今梦醒未?   未?   人生本就是一场梦。   不死不休的梦。   至少,是一日不死,一日不休。   因而,王小石正在开会。   开会的目的很简单。   “唐宝牛和方恨少因为殴打天子和宰相,明天就要押瓦子巷前市口斩首,我们该怎么 办?”   ——“怎么办”的意思就是:不是该不该救他们(因为一定应该),而是要不要,能不能 救他们?   开会还有另一个重大论题:“苏梦枕死了,白愁飞也死了,象鼻塔与金风细雨楼两大势 力合并,势所必然,如果现在为了出兵去救唐,方二人,会不会坏了大事?砸了大好形势? 着了蔡京的阴谋?中了雷纯之计?”   ——这本来就是京城两大势力大整合期间,而两大帮派实力都听命于王小石,王小石应 抓紧这千载难逢的时机,去巩固侠道实力,壮大成一股足可“外抗敌寇,内除奸恶”的力量 才是。   与会的人都很沉重。   因为无论决定是什么,都有牺牲的成分:救唐,方:就得牺牲不少兄弟的性命,还有 “金风细雨楼”及“象鼻塔”的大好前程。   不救方,唐:会给江湖人唾为不义,而且,就算武林人士能够谅解,“风雨楼”和“象 鼻塔”的众兄弟们自己心里头也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怪只怪方恨少和唐宝牛为何要在这节骨眼上,干出这等荒唐事来!   但话说回来:唐宝牛与方恨少这一翻按着人揍,揪着人擂,却是大快江湖好汉心,人人 拍案叫绝的逞意事!   怪得了谁?   怨得了哪个?   哪个不表态的,都可能成为日后正道武林的罪人。   同样的,哪个表示态度的,也一样可能成为他日江湖中予人詈骂的不义之徒。   但总是要担当。   总要有人担当。   ——江湖好汉,尤其是要担当。   与会的人虽不多,但都经精挑细选,而且,都极为重要(无论是在“象鼻塔”还是“风 雨楼”),极受信重,极有代表性。   其中包括何小河。   王小石仍信任她,仍待她当自己人,仍邀她参与极高机密的会议,她极为错愕。   几乎有点不敢置信。   王小石却只是问了她一句:“你已还清雷姑娘的情未?”   何小河答:“还清了。”   王小石再问了她一句:“你还当自己是不是‘象鼻塔’的人?”   这次何小河没答。   她(眼眶汪着泪盈)咬着唇反问:“----不知道还有没有兄弟姊妹当我是自己人?”   “既然是兄弟姊妹,怎么不是自己人,说笑了!”王小石啐道,揽着何小河的肩把她推 拥直上红楼专开重大会议的“高云轩”:“快来开会,给我意见,否则才是见外呢!”   你说,遇上这样的王小石,你能怎么办?他对你推心置腹,你总不能狼心狗肺;他跟你 肝胆相照,你愿不愿意死心塌地?   V何小河在生死关头,重要关键,毫不客气的射了他一箭。   箭伤的血仍未全凝呢。   他却已把对方当作心腹,浑忘了发生过的事,伤过他那一箭,只把精力集中在:一。要 不要营救唐宝牛,方恨少?   二。如何营救方恨少,唐宝牛?   三。营救方,唐后的善后工作。   四。如何稳住并壮大风雨楼和象鼻塔并后而恰又遇上方唐事件的冲击。   “我知道,做大事不拘小节;”何小河仍百般不放心的问,“可是,你真的不恨我暗算 你?不记这个仇?”   “你暗算过我么?你只是为了报恩。而且,我和白老二都各自着了一箭,公平得很。一 个人要是连‘暗算’人时都讲究公不公平,想来‘奸极有限’。”王小石笑道,“也许我也 有恚怒。只不过,我这个人,生气得快,生气得容易,忘得也越快越容易----有什么仇恨有 必要让它记住一辈子来折磨你自己一生一世的?嗯?”   遇上这人她没办法。   至少何小河是全没了办法。
二。开会
  谁都开过会,不管古代或现代,都一样有会开,有开会,有人开会,而开会通常只有两 个理由:一。解决问题二。逃避问题有些会议,是用作拖延,避免某些个问题的辞。   有的会议,永远议而不决。无论再开十次八次会,再开十年八载会议,会照开,议照样 未决,问题仍然是问题。   故此,有些会议,旨在浪费时间,联络感情,人事斗争或是示权威,不是真的会议,或 者,根本没必要开会。   “金风细雨楼”是京城第一大帮派,诸事繁多,自不允许像蔡京常在朝中召开什么国事 大会一般,其实只是歌功颂德,相互谄媚,虚饰浮华,吃喝玩乐一翻算数。   苏梦枕主掌“风雨楼”会议的时候,一早在时间上设限。   时间一到,他便停止会议。   无论多重要,重大的事,时限一至,便只下决定,不再作空泛讨论。   要是遇要事而负责的人没及时提报,后果自负:要知道,苏梦枕向来“赏罚森严”,这 点还真没人敢于轻犯的。   所以大家给这“设限”一促之下,自然会有话快说,有事快报,有议快决的了。   就算时间未到,只要旁人琐语闲话连篇,苏梦枕立即做一件事:呻吟。   他一向多病。   体弱。   他最“丰富”也最“有权”的时候,一身竟有二十七种病,树大夫无时无刻不在身边侍 候着他。   是以,他只要一呻吟,大家就会感到一种“浪费这病重的人残存的岁月时光的罪过”, 赶忙结束无聊的话题,立即产生结论,马上结束会议。   白愁飞则不然。   他冷。   且傲。   他不像苏梦枕。   苏梦枕是寒。   但他内心里并不激烈。   而且还相当温和。   白愁飞则没人敢对他说些不着边际的话。   他讲求的是纪律。   他甚至会要人站着开会。   ——坐着,让人松弛下来;站着,话就简炼得多了。   他认为不必要听的。就会立即打断别人的话,甚至在必要的时候,他也不排除拗断别人 的头的手段。   时间便是人的一生。   他决不容人浪费他的时间。   王小石又不同。   他无所谓。   他认为:浪费时间,和不浪费时间,都是一生。只要浪费得开心,“浪费”得“有意 思”,“浪费”一些又何妨?   他觉得:珍惜时间如雷损,死了;把握时间的苏梦枕,也死了;决不肯浪费时间的白愁 飞,也一样死了----再珍惜时间,到头来仍然一死;死了之后,什么时间都是假的,也无所 谓浪费不浪费了。   所以,他开会很讲究情调,气氛,甚至有说有笑,不着边际,不过,这些在最轻松时候 大家有心无意的话儿,他都会记住,当作是参考意见,一旦要决定的时候,他只找内围熟悉 的几个人来开会,有时候,甚至不召开会议,已下决定。   ——重要是决定,不是会议:会议本就是为了决定而开的,只不过,会开到头来,会开 多了,有些人已本末倒置,忘了开会的主旨和意义了。   不过,此际这关节眼上,他就必要开会。   他找了几个关键性的人物来开会。   ——明天要不要救方恨少与唐宝牛?   “救!”梁阿牛爽快利落的话,他最能代表主张“全力营救”这一派人的意见,“兄弟 手足落难,见死不救,我们还是人来的?日后再在江湖上行走,也不怕人笑话么?”   “不是不救,问题要怎么救?”温宝嘻嘻笑着,全以他最为轻,但说的话却是最慎重, “现在,离当街处斩只有三,四个时辰的时间,咱们如何部署?象鼻塔与风雨楼刚刚合并, 苏梦枕和白愁飞尸骨未寒,王塔主气未喘定,军心未隐,以现在的实力要跟朝廷禁军,大内 高手打硬,值不值?成不成?能不能?”   “我救,但王小石不要去。”朱小腰的意见又代表了另一大票人的意思,“他不去,我 们就可当作是个别行动,罪不致牵连塔中,楼里;万一功败垂成,只要小石头在,群龙有 首,也可不伤元气,保住实力。”   “如果营救方,唐,王塔主不出手,只怕难有希望;”唐七昧又回复了他的森森冷冷, 寒浸浸的语音说出了许多人的顾虑,“王小石要是去了,只怕也是凶多吉少。蔡京老奸巨 猾,早不斩人,迟不斩人,偏选这时候,就是要咱们气劫未聚,基业未固,打的我们措手不 及。”   王小石在听。   很仔细的聆听。   然后他问:“有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   ——问题很简单:若救,王小石得要亲自出手,这一来,救不救得成,尚未可知,但却 必予朝廷口实,彻底铲除“金风细雨楼”和“象鼻塔”的方兴势力。如果王小石袖手不理, 当给目为见死不救,贻笑天下,成为不义之人,声誉亦大受影响。   大家都摇摇首。   王小石凝注杨无邪:“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杨无邪满脸的皱纹就像布在眼前的一道道防线,但眼神却是清亮,伶俐的:“你要听真 话?还是假话?”   王小石道:“这时候还听假话?还有人说假话?你会说假话?”   杨无邪道:“假话易讨人欢心,你若要我说,我自会说。真话只有三个字:不要去!”   王小石:“为什么?”   杨无邪:“你是聪明人,原因你比我更清楚,问题只在你做不做得到。”   王小石叹息:“你的话是对的,问题只在:我做不做得到!”   杨无邪:“做大事的人,要心狠,要手辣,你心够不够狠?手够不够辣?”   王小石:“我不是做大事人,我只求做些该做的事。”   无邪:“侠者是有所为,智者是有所不为----关键是在你能不能在这时候无为?”   王小石沉思再三,毅然道:“不能。”   杨无邪峻然:“不能,你还什么意见?”   王小石仍执礼甚恭:“我想去,也必要去,但又不想牵累塔子里楼子里,不想把这大好 局面,因我之言而一气打散。你可有良策?”   这次轮到杨无邪一再沉吟,最后说:“徐非……”   王小石急切的问:“除非什么?”   杨无邪道:“我不便说。说了也怕你误解我意。”   王小石当众人前深深向他一揖:“小石在此衷心向杨先生请示,问计,并深知良谋伤 人,猛药伤元,小石决不在得到启悟后归咎献策之人,或怨责定计一事,请先生信我教我, 指示我一条明路,先生甘冒大不韪,授我明计,这点小石是常铭五中,永志不忘,此恩不负 的。”   王小石以两大帮会首领之尊,向杨无邪如此殷殷求教。   杨无邪依然沉吟不语。   要是唐宝牛在场,一定会拍桌子椅子拍(自己和他人的)屁股指对方鼻子(或者眼睛舌头 喉核牙齿不等)大骂了起来。   可惜他不在。   若是方恨少在,他不定会骂,但一定会引经(虽然引错经文)据典(也多据错了典故)来冷 讽热嘲一翻。   可是他不在。   只朱小腰冷哂道:“你别迫他了。我看他骚断了白发也想不出来。”   “这算是激将法?”杨无邪只一笑,然后向王小石肃容道:“我的办法,是没有办法中 的办法。你用了我的计,或许可保象鼻塔和风雨楼一时不坠,但却可能使你他日走投无路, 入万劫不复之境。”   王小石苦笑,摸摸自己的上唇,“看来,我真该蓄须了。”   此时此境,他居然想起“蓄须”这种事来。   这可连杨无邪也怔了一怔:“蓄须……”   “我人中太浅,怕没有后福,先师曾教我留胡子,可挡一挡灾煞……”王小石说罢,又 向杨无邪深深一幅:“无论小石结果如何,小石今晚都要诚心求教,请先生明示道理。”   杨无邪深深吸了一口气,悠悠的道:“也不一定就没好下场,只是往后的事,得看因缘 际会,人心天意了。”   后后他才说:“你要先找到一位德高望重,能孚众望的人……”   说到这里,他忽尔欲言而止,环视众人,巡逡一遍,之后才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来取 代你!”   众人一听,自是一愕,只见杨无邪锐利的眼神自深折的眼脸中寒光般扫视了大家一遍, 在场人人都有给刀锋刷过的感觉。   “只是,这儿,无一人有此能耐……”杨无邪嘿的一声,也不知是笑,还是叹息,加了 一句:“自然也包括我在内。”   这时候,商生石等人传报:张炭回来了。   抱着个昏迷不醒垂危的少女回来。
三。会议
  一个时辰之后,会议在争论中下了决定,王小石跟温宝,杨无邪,何小河即行赴三处, 并安排由唐七昧,梁阿牛等镇守“金风细雨楼”,朱小腰,朱大块儿等人是守在“象鼻 塔”,以防万一,便于呼应。   唐七昧绝对是个慎言慎行,高深莫测的将材,有他固守“风雨楼”,至少可保一时之平 静。   朱小腰聪敏机智,虽然今晚她总是有点迷迷惚惚,但暂由她率领大伙驻守“象鼻塔”, 也可应付一切突变。   她此际还出去走了一趟,手上带着镪冥蜡,回来时眼略深肿,像是哭过了两三回。   梁阿牛和朱大块儿则是“实力派人物”。他们都能打。   王小石带去的,则是“象鼻塔”和“金风细雨楼”的重将。   温宝是个把微言深义尽化于戏谑中的人。   杨无邪一向是“风雨楼”的智囊。   王小石在这紧张关头,有所行动,必然重大重要,他把何小河也一起找去,不计前嫌, 更令何小河感动莫名。   他们先去一个地方。   “发党花府”。   他们夤夜请出了花枯发。   花枯发欠了王小石的情,王小石来请他出马,他就一定赴会。   然后去另一个地方:“梦党温宅”。   他们也请动了温梦成。   温梦成也欠王小石的人情,王小石既提出要求,他就一定会赴约。   之后他们就一齐去一个地方----   “神侯府”。   必经黄裤大道,北座三合楼,南望瓦子巷,往通痛苦街,街尾转入苦痛巷。   “诸葛神侯府”,名动天下,就坐落在那儿,既不怎么金碧煌,也不太豪华宽敞,只有 点古,有点旧,以及极有点气派。   这一天,神侯府里,却传出了争论之声。   事缘于王小石带同杨无邪,何小河,温宝,花枯发,温梦成一起去见诸葛先生。   诸葛先生马上联同哥舒懒残,大石公在“李下瓜田阁”接见他们。   事实上,诸葛先生和四大名捕也十分留意今晚“六分半堂”与“金风细雨楼”在“天泉 山”一带的调动。   ——果然出事了。   是夜京师风云色变。   不过,对于王小石在“动乱”才刚告平定后,即子夜来访(还带了“发梦二党”的党魁 来!),也感到异。   这一次,四大名捕没有参与会议。   可是,无情,铁手,追命,冷血都齐集了。   他们都明白王小石的处境。   他们都知道方恨少,唐宝牛的事情。   他们就在“李下瓜田阁”隔壁的“文盲轩”议事:怎么才能帮王小石救助唐宝牛和方恨 少。   ——他们是公差,当然不便直接插手劫法场的事。   以公论公,他们不把劫犯的人逮捕正法,已有失职守了。   不过,唐,方二人打的是皇帝,丞相,虽然荒唐了一些,但方,唐二人做的正是大快天 下人心的事,打的也是天底下最该打的人。   在这点上,方,唐不但不该受到惩罚,甚至应该得到奖赏。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   而今,这般公开押二人在街市口斩首,分明另有目的。   这一定是蔡京在幕后策动。   ——尤其如此,自己等人一切举措,更要小心翼翼,不致着了蔡京的计,还连累了诸葛 世叔的一世英名。   他们当然也不能坐视不理。   但也的确束手无策,爱莫能助。   他们只想站在“道义”的立场,在“合法”的情况下,作出帮忙。   正讨论期间,他们听到一些对话(他们都无心要听,也不会刻意去听,但有时候有些对 话,仍断断续续传到他们听辨能力极高的耳中,但常无头无尾,难知其详):“……我知道 世叔府上近日有这样一位来客……我们想----”(那是王小石的声音)。   “什么?!”(这是花枯发和温梦成一齐脱口喊道)。   “你们真的要找他?”(诸葛先生微的语音)。   “迫不得已。”(这四个字说得很沉重,也很有力,是杨无邪说的)。   ……   (接下来的,好一会都听不清楚,当然他们也没仔细去听)。   (但由于刚才所听得的对话引起了浓烈的好奇心,所以,四人都难以自抑的偶尔去“留 意”“李下瓜田阁”的谈话内容。)不过,不是常常都听得见。   而是大多数时候都听不到什么。   “----最好还是不要采取行动……”(诸葛先生)“……我是迫不得已,也只有这样 了。”(王小石)“蔡京就等你这!你这样做会牵连‘象鼻塔’和‘风雨楼’以及‘发梦二 党’的好汉们的!”(诸葛)“我就怕连累……所以请师叔配合……”(王小石)“嗯,这或许 可以……但你得有一段时候……一有遇合,我当会尽力为你想点办法……”(诸葛)“----谢 谢师叔!”(王小石)(谢什么?)这时候,四位名捕,都可以说是好奇心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 步。   但往后的,又听不清楚了。   第三次的对话,更短,更少,更促。   “你跟他可是相识的么?”(诸葛)“我在逃亡的时候,曾有幸结识他,并蒙他义助,逃 过了虎尾溪一带的伏袭……”(王小石)“哦,原来是故人,那就好办些了……”   “我还要跟师叔借一样事物。”   “说。”   “一张弓,三支箭。”王小石说,“一张射日神弓,三支追日神箭。”   这时候,语音已十分清晰。   清晰的主因是:诸葛先生已跟王小石缓步行了出来。   值得注意的:是诸葛先生和王小石,两个人,其他的人仍留在“李下瓜田阁”,没出来。   他们经过“文盲轩”。   四大名捕立即稽首招呼。   诸葛微微颔首,左眉轩动三次,嘴唇微微一牵,他的左手轻触右耳,他的耳珠又润又 厚,既长且白。   王小石也抱拳还礼。   他们没有说话。   四位名捕就眼看着这师叔侄二人,走过“文盲轩”,走向“神侯府”的另一贵宾厅住 处:“六月飞霜小”去。   他两到那儿去做什么?   四位名捕有些着了,有些猜了也不知着不着,有些人猜着了但不明白,有位明白了但猜 不着。   他们只好继续商议:议定如何助群侠“一臂之力”,营救唐宝牛二人。   法规不一定合理。   合理的不一定就是法律。   四名捕分外感到“法理难全”的矛盾,甚至“情理两难容”的痛苦。   就在大家讨论乃至争论之时,忽然,一道影子,自轩前急掠而过,一闪而逝。   四捕目光何等之速,以认得出那身影:王小石!   ——他肩背上似乎还挂了样事物。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六月飞小”只最有人大喊:“不好了,不好了,有人暗杀先生 哪!”   -------------   书海网书 扫校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