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温瑞安《今之侠者系列》
“今之侠者”后记
  “今之侠者”计划中有上下二篇:上篇“武艺篇”,下篇“侠义篇”;上篇着重于武技
的运用,下篇着重于侠行的过程。我不是一个“武侠至尚”论者,如果我要发挥武侠小说的
幻想与才华,我大可以全力撰写我在“武侠世界”上刊登的小说。武侠在我来说,只是平常
事、平常人,我身边就有这样的人,这样的事。如果有人以为我写“武侠诗”之后又写“武
侠小说”,我觉那跟我说既写“现代诗”又写“现代小说”一样:如果“现代”二字有褒贬
的意思,那就大可不必无事自扰。如果有人说我提倡“现代武侠”,我首先就否认“古代武
侠”这个名词。我也许只不过把“武侠”导致一个新的方向,我认为较为正确的方向,且把
它根植在人心里,让每一位中华民族儿女的血魂,都磅礴慷慨激昂一些而已!“武侠”是生
于民间的东西,在现时许多人“抬头望星,扎根于泥”的论调里,武侠小说的崛起无疑是一
种浪漫的反动:可是我要把它镌入一些踏实的生命,一方面以使看它的人不光是怀古式的兴
叹,(只叹太史公笔下的游侠不复现又有何益?)一方面使它可以不仅反动而已,而且还有
建设的意义:使它不仅花拳绣腿,很荡江湖而已,而是精修苦练,方能在江湖中做出点事情!
  我以“今之侠者”为题,乃要回响我的十首“山河录”长诗之“古之舞(武)者”的基
调。里面所收的都是我今年六月至八月份所写的小说,其中还有一篇“齐谐”,因与意旨不
合,故未收入。

  稿于一九七七年八月二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