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温瑞安《刀巴记》
第五章 天女敦煌剑法
  黄九秦七两柄钩合拼茹小意,这两夫妇也不要脸,黄九一面说些淫押的话。秦七居然也
发话助她丈夫的兴。茹小意愤怒间分心向项笑影处张望,刷地险些着了一钩,本来挽着的高
髻便撒落下来,视得一张在拼斗中的俏脸,是何等清丽,也映得身材更是窈窕,在火光中,
湛若飞看得痴了。再也忍耐不住,仗剑而出,边叫道:“师妹。你要我再不准管你死活,
我……我今个宁愿死在你剑下,也不能不管!
  说着一剑向秦七背后刺去。发剑之时全无招呼。
  但在他要出手助茹小意之前,已悲声说了那几句活。所以秦七早有防备,见他挺剑刺
来,反身出钩准备一钩子把他脑袋和脖子分开。
  可是湛若飞这一剑之忽,非她所能想像得到。她身是转过来了,虽及时侧了一侧.却未
暇出钧,那剑已刺入她膊骨里。
  秦七闷哼一声,临危不乱,反手一钩,迫退湛若飞,咬紧牙关,整个脸都因痛苦而像抽
搐一般。
  湛若飞也不去理会她,挺剑围着黄九滴溜溜的转,忽惭剑,逼得黄九穷于招架。原来湛
若飞武功比项笑影和茹小意都还要好,这时才看了出来。
  只见他剑势飘逸,剑法潇洒,但可能因身于单薄。显出一股略微寒怆之意,背影更为凄
凉,但就着茹小意曼妙的剑意,两人在剑光中,火光中像一对翩翩彩蝶,真是人间天上的一
对。
  冯京哼哎哼哎的爬起来,看得怔住了。马凉负伤不轻,却叫道:“妈呀,看他原先不出
手,原来他……”这时黄九已被两人剑法配合逼得手忙脚乱,秦七负伤忍痛,加入战圈,也
扳不过局面来。
  湛若飞越战越陶醉,神采盎然,跟刚才独自叹息判若两人,只听他喜道:“师妹,师
妹,没想到湛若飞今生今世,还能有缘跟你使这一套‘敦煌天女合壁剑’……”语音疾狂,
犹似梦中。
  茹小意竖着柳眉寒着脸,凡下攻击,要杀出一条路来助丈夫那边,但因湛若飞并不配
合,故力有未逮,还是给二鼠封住。她又急又怒,叱道:“湛若飞,你少痴缠,你去救我丈
夫,这儿我一人应付。
  湛若飞摇首道:”你这儿危险,我先救你……“茹小意急得什么似的,大声道:“我跟
你素无瓜葛,一起在师门练剑,我根本没喜欢过你,你瞎纠缠什么!我是有夫之妇,你不要
这般来害我
  湛若飞如遭雷击,整个人都怔住了,“唉”地左臂挨了黄九一钩,还浑然不觉,只听,
只听他颤声道:”……你……可是你在众多师兄弟练武功时,为什么对我一人笑?……为什
么我装败时,你会脸红,打胜你又会哭?……为什么你要园中跟我吟诗作对,跟其他师兄弟
却没有……?”
  茹小意气白下脸,湛苦飞这样幽声追问着,两人剑法更迎然不同,威力也大打折扣,黄
九秦七渐扳回和局。茹小意实在气得什么似的,白着脸说:“姓湛的,你少自作多情,师兄
弟中,只有你诗才较好,所以向你请教,你别……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
  湛若飞整个人如同被一记棍于打着了后脑,陡止了下来,摇摇晃晃走了两步,悲声道:
“啊,在我相思十年,间关万里寻你,为续这一段情……。
  茹小意艰力使剑。一面说:“所以我一直叫你不要跟来,我怎会……”忽“哎呀”一
声,几乎着了秦七一钧,左颊添了一道淡淡的血痕。
  湛若飞一见茹小意俏脸上鲜艳惊心的一点微红,人也狂了,和剑扑上去,这下狂攻,姿
态不再优雅曼妙,而为处处抢死抢攻,似非要将刺伤茹小意的秦七斩之于剑下方才甘心。
  茹小意摇首道:“你若还是我师哥,就快去救我夫君。
  黄九怪言怪语地道:”是啊,丈夫面前不好作好夫啊。果然湛若飞闻言大怒,疯狂攻势
转向寅九,才解了秦七之危。
  湛若飞大声道:“他是奸官项忠之后,人人得而诛之,我不救。
  茹小意现跟秦七战在一起,两人都受伤,功力相仿,旗鼓相当,茹小意缓一口气道:
“你快去……否则我永世不理睬你。
  湛若飞一听剑法更迟滞了。茹小意忽反剑一斩,斩在其左臂上,素衣立时染了血红!
  湛若飞失惊叫道:“你——”又中了黄九一钩,伤在胁下,但他浑然未觉:“你怎可如
此!茹小意刷刷刷三剑狠攻,逼开秦七。又一剑斩向自己,哭道:“你不去,我便——”湛
若飞长剑一引。从足拍顶,”哨”地架开茹小意自伤的一剑,但黄九那一钩,他只来得及把
头一偏,左耳便给钩去,立时鲜血淋漓,半片脸尽是血污。
  茹小意见湛若飞满脸鲜血,也吓着了,叫着:“你像——”湛若飞见茹小意还关心自
己,也不知是悲是喜,眼泪渗在血污中。也没人看得出来,他狂吼一声,三剑连环着三剑,
逼得黄九退得似惊鼠一般后退,他趁机杀去,一面怒愤他说:“好,我舍了这条命。去救
他,但我是为你,不是为他——”说着分神,这次是着了奏七一掌,终于妨不住,痛得叫了
一声!
  那边传来一声呼叫!原来项笑影终于抵挡不住,被马撞倒,他又硬撑了几剑,便剑也给
萧铁唐砸飞了,腰际吃了一下,情形十分危殆。
  冯京、马凉又挺刀杀了上去,萧铁唐忽一扬手,五点寒光。急打马凉。
  马凉跳跃着去闪,舞刀去格,也不过能挡去二枚,其中一枚,打在他腹中,他哎哟一声
倒下,另外几枚竟然折向冯京,冯京挥刀想救他的兄弟,没想到暗器忽飞向他来,慌忙间只
砸飞了一枚,肩上也挨了一下,痛得连刀都扔了。
  原来击中他们二人的是飞蝗石,萧铁唐一手五石,立即伤了二人。这样也毕竟阻得一
阻,湛若飞已借秦七一击之力,扑厂过来,一剑向萧铁唐刺来!
  萧铁唐冷笑一声,“蜡烛”一圈,要封往来剑,这下反守为攻,一旦给他搭着,这剑便
非得撤不可。
  只是湛若飞变招甚急,剑尖一垂,直刺萧铁唐的坐骑双目之间!
  萧铁唐爱这匹马,如同性命一般,怎容人伤它?“蜡烛“横扫,向剑锋打落,这丁硬
封,已不及先前从容,但声势上更加威猛!
  他变招快,但湛著飞变招更急,剑尖一回朝上,仍变作飞刺萧铁唐,只不过势道改了,
不刺头而刺小腹!萧铁唐这下变招已无及,陡地空着的左手嗤地一弹,一小铜钱,疾射而
出,在剑尖离腹肌半尺前出手,剑尖离腹肌三寸时击中,“叮”地一声,剑尖一偏,擦腹而
过,说时迟,那时快,萧铁唐的“蜡烛”已横扫向湛若飞!
  两人一招三变,原是电光石人间的事,这时湛若飞扑到剑空,萧铁唐也跃马而上,猛下
杀手,忽剑光一闪,”哨”地架住“蜡烛,,原来项笑影已及时拾回长剑,替湛若飞接这雷
霆一击了。
  人骑擦身而过。
  茹小意呼道:“你们……小心一些。“其实她处境实是危殆,长剑已给双钩扣住。
  湛若飞听茹小意这一声叫,只听到”你”字没听到“们”字,便觉得:她还关心我,为
她死也值得,还教她记挂自己舍命的情意一世,那是多么的好……便向项笑影疾道:“你别
管这儿,快去帮我师妹!
  项笑影一愣,看见他一身是血,而萧铁唐又策马动了过来,“你……”湛若飞立意要与
萧铁唐拼个玉石俱焚,骂道:“小意遇险,还不快去!这时人吼马嘶,萧铁唐已然动到!
  项笑影见爱妻遏险,情义无法双全,一咬牙道:“好!挥剑直掠秦七、黄九处。
  项笑影窜向茹小意那里时,湛若飞只觉心里一阵痛,这时萧铁唐已然策马杀到,湛若飞
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也不闪躲,一剑挥了过去,只图个两败俱亡,好让茹小意感激一世。
  萧铁唐的武功胜于项笑影,湛若飞的剑法也比项笑影高,可惜他受了伤,但湛若飞此刻
所使的剑法,俗语说:“一人舍死,万夫奠当”.萧铁唐自然不与湛若飞同归于尽,所以反
而处处让避,不让湛若飞得逞,这样一来,湛若飞毫无惧畏,“敦煌剑法”悉尽发挥。
  但这萧铁唐的骑术十分之好,在这破庙残垣之间,勒横纵跃蹿跳。直似马也会施展轻功
一般。湛若飞与他交手一十六回,但兵器始终未曾交击半响。
  这时项笑影、茹小意夫妇联袂应敌。剑光辉映,发出好听的兵器交击之声,茹小意凌空
曼妙,渐渐将战局扳回。
  湛若飞用眼角瞥了一下,见茹小意与项笑影二人配合的剑法也珠联壁合,骛凤和鸣,自
己适才跟师妹的搭配搏剑,独似一场春梦痕,感到心灰意懒,脚步一缓,给那马撞个正着!
  湛若飞心中一栗:自己未曾手刃萧铁唐,如此死了。大是不智……意随心生,借力往
后,倒飘八尺,已到李布衣身边,一时并未站稳。
  萧铁唐叱喝一声。又策马动至,湛若飞侧身一让,萧铁唐的“蜡烛”却由上至下劈落!
  湛若飞情知内力上自己逊色于萧铁唐,但在此刻,又不能避,只好迎剑硬接!
  “哨”地一响,“蜡烛“压住长剑,湛若飞正要苦苦扳回剑身,这时“蜡烛“上,忽然
间“流”出两滴”蜡泪”!
  这两滴“蜡泪”.就似点烛人不小心倾斜烛台,给蜡泪溅在手上,滴在湛若飞手背上,
湛若飞手背立即被的痛,冒出了烟。
  湛若飞一疼,便扳不住“蜡烛“,那“蜡烛”烛头一翘,向着湛若飞胸前,“唆”地又
打出一片火焰一般的:“蜡焰”!
  这下“蜡烛”压剑,“蜡泪”伤人,“蜡焰”更万万躲不过去了!
  就在这时,萧铁唐坐下之骑,长嘶一声,萎然扑倒!
  李布衣就在这刹那间,竹杖在马脖于里刺戳了一下,以萧铁唐的功力,也没看对方是怎
样出手的,马便扑倒,人也翻落,在这种情形之下,“蜡烛”反被长剑压得转向那一片“蜡
焰”,“噗”地射人他的心口里去!
  萧铁唐虎吼一声,离鞍冲起!
  湛若飞把握这千载难逢的时机,一剑刺入萧铁唐小腹去!
  萧铁唐本是直冲而起,吃了一剑之后,变作后掠而出,“唆”地一声闷响,身体脱剑而
出。酒下一路血花,怵目惊心。
  萧铁唐勉强站定,向李布衣载指道:“你……”湛若飞这才发现这萧铁唐,不过是五尺
不到的一名壮汉,难怪他要乘马以壮声势,一旦离开了马,便显出他五短身材来了。
  只见萧铁唐狂吼道:“为什么?……”忽然一扬手,发出三枚铁藜棘。品字型呼啸射向
李布衣!
  若是这三枚铁黎棘是打向湛若飞,湛若飞就一定躲下了,因他断未料到萧铁唐遭受二重
创仍能反击,但这三枚铁黎棘是向李布衣射去!
  因为要不是李布农及时刺杀了他的坐骑。而今死的早就是湛若飞了。
  萧铁唐显然是恨死了布衣从中作梗。
  湛若飞见萧铁唐如此凶悍,生伯李布衣接不下来,但要扑去营救也来不及了,心中震
怒,直冲过去!
  “嗤”地一声八剑贯萧铁唐之胸而过,萧铁唐魏巍颤颤退了七八步,嘶声道:“你……
真是……神相……李布衣?”
  只见李布衣依然端坐着,那射向他的三枚铁黎棘,已神奇地不见了,就似射到一半,忽
然被一股不可思议的力量使之失踪一般。
  李布衣脸色凝重,点了点头。
  萧铁唐仰天大吼道:“我……萧铁唐——”声音忽莫然而绝。扑倒在血泊中了。
  湛若飞暗自捏了一把冷汗,瞥眼看着李布衣暗中惶惑,那泰伯近前,自腰间抖出一物,
迎风一抖,竟是一柄软剑,向湛若飞急道:“公子,少爷夫人那边,还望你施援手。
  湛若飞一怔,接过了剑,只见项笑影。茹小意夫妇己逼住秦七黄九,只因他俩身上带不
轻伤,故一时拿不下黄九秦七。
  湛若飞凝视剑身,剑光如汹,映出自己窄长的半身血污可怖的脸,湛若飞苦笑道:
“好,我就好人做到底吧。”挺剑而出,加入战圈。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