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温瑞安《刀巴记》
第四章 铁骑神骏蜡烛焰
  项笑影身手灵便,反应敏捷,听得妻一声呼唤,便立即回身一挡,将刀格飞,那马凉骂
冯京:“你把大刀放在桌子上,给人夺了。可害苦人了。
  冯京十分懊丧:“你有刀,怎不过去打?”
  马凉一挺胸,道:“大丈夫有难不当,难道缩在这儿做窝囊。打就打厂挺刀而出。
  冯京呆了一呆,也道:“你有刀能打,我无刀也能打,哪有两兄弟一个打要一个看
的?”也擂拳而出。
  这时两对人马战得剑影纵横,钩飞连天,两人不知从何插手好。李布衣劝道:“两位义
勇过人,但如护着这两个小孩,使他们父母专心御敌,来得更好。
  项笑影格了那一刀,情形遂转,黄九全力反攻,东一钩,西一钧,都是狠劈横押的,项
笑影连使三剑,到了第二剑,便给截了下来,与对方兵器硬接,黄九腕力沉猛,震得项笑影
手臂发麻。
  又战得一会,项笑影的节奏全给打乱,剑法便不如先前灵动。而身法也不如前畅舒了。
黄九抓住时势,全力反击,一面以钩之便来拗折对方长剑,一面在激战中发出沉声断喝,来
扰乱项笑影剑中节奏的精髓。
  项笑影沉着应战,黄九的断喝声不时传来,确分了他的心,但最主要的,他是忧心爱妻
茹小意的战况尤甚于己,所以功力大打折扣,不过他的剑法越使到后来。越是精彩,越能发
挥出其精华所在,正如音乐大合奏中的一线笛音,奏到酣处,可以忘神,自成夭地,不暇外
给了。
  黄九钧法虽然凌厉,却取之下下。
  项夫人茹小意的剑法,却是跟岷山派剑法显然不同,只见她风姿曼妙,直似天女一般,
十剑中有七剑是在半空出袭的,而其他三剑姿势如鹤临风。如鸳凌空。如鹏回峰,每一剑却
似舞在山巅,暮然向凡间挑出一剑一般。秦七跟她打了三十多个日合,变成披头散发的夜
叉。
  原来秦七衣发都挨了剑挑,只是她应敌经验极富,机变百出。每遇险招,都能及时逸
去,但身上衣服、发饰,不免被切开割破。
  湛若飞拍手叫了一声:“好!欣喜爱慕之怀,倾现脸上,只听他忍不住道:“好一套
‘天女剑法’;师妹进步了!”
  他这样一声呼唤,只见项笑影的背影一颤,如同被什么东西在前胸击了一下,但黄九并
没有击重他,可是在他一颤之际,黄九趁机出招,“嗤”地一声,在项笑影手臂划了一道血
口。
  项夫人茹小意眼观六路,见丈夫受伤,出手稍慢,秦七钩陡地一搭,扣住了他的长剑。
  要知道钩这种兵器,也可以说是兵器中的克垦,肉体给它钧着,自然皮开肉绽,但苦教
兵器被它钧着,也可能被劈手夺去或折为二段,这茹小意自然知道,一心抽剑挣腰,开脱钧
扣,但犹听“乒“地一声,给秦七银钩锁崩了一个多大的缺口!
  小意不觉“唆”了一声,向后退了几步,项笑影听他爱妻叫声,心里一急,左腿又着了
一钩,但两人的背,又贴在一起,这一刹那,项笑影扬起了眉,挺剑反攻,一气呵成,迫得
黄九手忙脚乱,又发出片好听的兵器交击声来。
  小意就着这片兵器声中,曳跃轻挪,接连出剑,只见项氏夫妇在这一片音节样和中,剑
若飞凤游龙,得心应手;而秦七黄九却左支右拙,狼狈异常。
  项笑影夫妇二人,在剑影游光中丰神俊朗,好匹配的一对人儿,湛若飞这时却不叫好也
不拍手,只叹了三声:“罢,罢,罢。
  冯京禁不住骂道:“你叫爸爸的,待会儿项大侠又给你分了心。看老子不撂了你!马凉
也没好气,可要补骂几句,却见湛若飞怔怔地望着项夫人袅娜闪腰的背影,整个人似给袖去
了生命,眼球里都是血丝,直似淌到脸上来。
  马凉见这人如此伤心,便骂不下去了。
  眼见项笑影夫妇大占上风之际,忽然之间,从外面刮进来一阵风,带着几点雨丝:夹杂
在风声残云之卷中,还有一阵密骤的微响。
  项笑影、茹小意、黄九、秦七都停了手。
  那声音形成巨响,迅速接近。秦七。黄九脸上浮了诡奇的笑意。
  那湛若飞沉声喝道:“还等什么?快些杀了!
  项笑影、茹小意一声断喝、一声清叱,双剑齐出,黄九、秦七奋力接下二人杀着,那股
旋风,已掠过丛林,越过高空,扫过庙前的灌木尘沙,“呼”地入庙里来!
  一时之间,尘沙弥漫,陈旧古庙中梁柱泥石籁簌而下,沙粒吹得人张不开眼,尘垢罩得
人一身都是,两个小孩都躲到泰伯背后,算命先生的怀里。
  就在这时,随着劲凤,卷人一骑!
  铁骑神骏,直驰人庙,只见马上的人绿的披风像一张蛛网一般,背凤闯入,倒是免了飞
沙扑面。就趁大家机线模糊的刹那,那人腰际陡地掠起一道红光,红光是一点黑厉芒,同时
斩向项笑影。刺向小意!
  这时巨风扑面,不是人力所能抗拒,那人背风而入占尽地利。一招双杀,端的是十一大
门派中未见之杀着,就在这时,一人飘起,“的”地一响,一根轻若薄纸的竹竿。敲在那红
影白芒的兵器上,一来一往,交了五招,红影白芒始终摆脱不了竹竿,“呼”的一声,使竹
竿者倒飞去,依然护着两个小孩的李布衣微笑端坐。宛似未动过一般。
  绿披风骑士猛地勒住缰绳,烈马长嘶,叹然而止,马上的人用兵器指着李布衣,厉声
问:“你是谁!?”
  这时风已止歇,项氏夫妇清清楚楚可以看到,那人用的兵器,可谓奇特已极:原来是一
只幼儿臂粗比剑稍长的红蜡烛。形状酷似,只是上下两面,不是弧圆而是平扁,上雕一只三
不似的怪兽。下刻一只四不像的飞曹,“蜡烛”前头,还有“火焰”,不过这火焰是一极锋
锐的尖刃,色泽如同火焰一般。
  当然这“蜡烛”并非蜡制的,不知由什么所造,“烛身”平扁。口角都极其锐利,所以
那过招问,可直戳横斩,一下手,便要连杀二人。
  项夫人茹小意冷着脸孔,问:“是萧铁唐?”
  那人在马上哈哈大笑,却不答她。
  项笑影向李布衣一拱手道:”今日的事,全是小弟惹起,要被人杀是姓项的,要杀人也
是姓项的,与大家无关,请不要插手此事。
  他知道来的是劲敌,,而且要是真犯了杀人放火的大罪,也不过是躲避官府,大不了一
死了之,但而今是出动了东厂。西厂、内厂。禁军。锦衣卫,就算为了一点芝麻绿豆的鸡毛
蒜皮小事。天涯海角也无处遁身,死也落得个重罪,刮心剁肺,难免九族七族都赔了上去,
故此,他并不希望任何人踩人这趟浑水。
  那萧铁唐在马上斡指下来,向项笑影斥喝道:“你横也死,坚也死,还不快些自己了
决,要我好了你老婆将你儿子大卸八块才瞑目吗一一一”
  项笑影身形一闪,“刷”地刺出一剑,身形又一晃。再刺一剑。马凉听那官儿说完了那
句话,抽了一口凉气,说:“妈巴羔子的。咱们做强盗的,说话也不够这些皇帝身边的人
狠!
  冯京苦笑道:“比起他们来,咱们只算尾巴上绑盏花,假充大公鸡罢了。
  两人说了这句话,只见那萧铁唐马前马后,马左马右,尽是排山倒海,如万壑排涛的剑
影。项笑影一直温文可亲,此刻显然是因为萧铁唐所说的事令他恨绝,是故全力出手,不留
余地。
  氓山派的剑法,节奏一连变化,明快利落,但使到酣时,只见项笑影手中剑芒一吞一
吐,时如长蛇出洞,时如猛虎出山,待到狂时,仿佛龙在天,长空击下,又如亢龙有梅。
  萧铁唐招架了十几招,只觉对方招法甚奇,越打越妙,便不想对下去,但他毕竟是一流
高手,乍然一醒,但身前四恻,已伏满剑网杀着,萧铁唐只觉一不配合对方出手跌宕速律。
胸口即生起一阵烦恶。
  这萧铁唐可见过大风大浪的,他强定心情,一沉时,“哆”地一声,“蜡烛“顶上“火
焰”疾射而出,“滋”地自剑网中穿了进去,项笑影急闪不及,白芒没入左肩!
  项夫人茹小意挺剑要来救,但秦七黄九二人两柄钧子。早缠住了她。秦七哈哈笑道:
“你那汉子先死也好,省得看你受活罪。
  黄九怪笑道:“正是。我这口子不会吃快死的人的醋。
  茹小意气得脸色惨白,剑式大乱。黄九秦七正是要她如此。
  湛若飞站起来,握拳喊道:“师妹,师妹。不要分心……”冯京。马凉这时早已一个抄
起地上的刀,一个已一刀向那马上萧铁唐劈了出去。
  萧铁唐冷喝一声:“找死!“蜡烛”一抡,砸开了马凉的刀,一脚将他喘飞出去,策马
过来要将项笑影活活踏死。
  项笑影虽受了伤,但身法依然灵敏,萧铁唐几次没有踩着他。只听李布衣扬声道:“攻
他马脚!项笑影闻声顿悟,萧铁唐一直高踞马上,披风扬动,自己根本认不准部位刺他,不
如先把他坐骑刺倒的好,所以招式一变,一剑一剑地尽向那骏马刺去。
  那马甚有灵性,跳跃腾起,项笑影剑法快奇,萧铁唐策马走避,居然在小小的庙字之
内,勒马上抡。绕梁。回首。吊蹄,跃上跳落地将项笑影的刺击一一闪躲过去,一面自马上
向项笑影猛下杀于。,
  虽则如此,因萧铁唐爱惜坐骑,一时反而在这碍塞处处的窄庙里杀不了项笑影。
  但茹小意那边可不同了,黄九,秦七可全力出手,茹小意被前后夹攻,轻身功夫无法施
展,冯京扰到秦七背后就要一刀,砍到一半,大声喊道:“臭婆娘,别说我没有先打招呼!
便一刀砍去。
  砍到一半,猛想自己男子汉大丈夫,向女人下手,总是不好。便硬硬生生停住,忽觉腰
间热辣辣地一疼,原来已着了一钩,正想破口大骂:“臭婆娘……“那秦七微嚏一声,已无
暇向他出手,虎尾脚一撑,将他撑飞出去了事。
  其实冯京幸好砍到一半自恃好汉不杀女人而陡然住手,否则奏七本早等他这一刀迎来,
回钩将他裂肠破肚,但冯京改变主意,及时收招,反幸保性命。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