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温瑞安《刀巴记》
第三章 冯京马凉的冒充
  原来这两人,真的一个叫冯京,一个叫马凉,因为当时暴政,贪官为用巨款贿赂权臣以
取高位,不惜用最残暴的手段压榨良民。可谓民不聊生,若稍有违逆,下场渗不堪言。这两
人原是边防兵戍,镇守蓟门.但见官兵同胞都趁火打劫,抢夺淫虐,每“平”一处
“乱”.良民血流成河,被洗劫一空,两人便宁愿做强盗,至少可少害几个人。他们没读过
什么书,改名换姓,便将“错把冯京作马凉”来充作二人的名字。
  两人几年打劫下来,仗着几下身手,本有不少钱财,但都拿下济了贫民,所以还是初一
吃十五的饭;两人打劫的多,怕官府又借口清剿,便赖说是这一带令人间名丧胆的“校役”
萧铁唐的手下二鼠干的。果然官府便不敢理了。冯京马凉当然也嫖妓逛窑,大吃大饮,但不
无故伤害人,更不敢淫辱良家妇女,两人见项夫人生得端丽,便一直迟疑着,不敢下手,便
装腔作势,躲在暗里,制造声威,从来故作莫恻高深状而下烤火充饥,腹饥难耐,又见项笑
影亮出嵌钻石的小刀,终于动了贼心,便要洗劫一番。
  却还是被李布衣叫破。
  项笑影笑道:”两位即是义侠,那就好办,我这儿有些银两,烦两人拿去助人吧.”说
着打开其中一个包袱,亮花花都是银子。不知多少,人看得眼睛都直了。
  冯京、马凉虽常打劫,但几时见过那么多银两。他俩胆子不大。人多的不敢挑。劫得的
多是小角色,哪有今日耀开了眼的银子?那叫马凉的见银子便走过去拿,冯京却一粑拖住,
项笑影温和地道:“来拿呀,劫富济贫,不要紧的。”
  那湛若飞却打从鼻子里哼一声,低声骂:“拿几个臭钱来压人。项夫人横了他一眼,脸
有怒色,只见她生气的时候,稍收春腮,更是俏丽。李布衣看着,摹骂自己:“李布衣啊李
布衣,你命带桃花。这习性要是不改,艳红之劫难逃了!
  这时马凉问冯京:“他要给,于吗咱们不拿?冯京挺胸大声道:“他既肯拿钱出来济穷
人,一定是好人,好人的钱财咱们不劫,才不坏了咱们冯京马凉的名声。”
  马凉想想也点头道:“是啊,不能坏了冯京马凉的名声。
  马凉这回可摇首了:“是马凉冯京,我比你大一岁。
  冯京怒道:“明明是冯京马凉,天下哪有倒转来说的话?何况我功夫比你好,人也比你
侠义。”
  马凉冷笑道:“是么?上次你给官兵追,不是我救你,不早也死翘翘了。
  冯京还想再说,项笑影笑道:“好了好了,两位都一样高明,一般仁义、这些银子由我
交出来,敦请两位救苦民,不算是两位劫的,因我此地下熟,故交由两位哥哥分发,麻烦两
位高抬贵手,拿去分了。
  冯京摸摸下巴,道:“有道理,我们是帮人忙盛情难却,何乐而不为?”
  马凉也说:“我早就说要拿了。走过去向项笑影道:“那我们高抬贵手了,你可不要肉
痛哦!
  项笑影第一次吹了一口气,说:“两位肯帮我忙,自是求之不得,这样……也好减轻我
对这儿的人一份负疚。”
  忽听一人冷笑着问:“你们冒充二鼠,可知黄九秦七二人将人怎样整治么?””
  马凉不加思索便答道:“他们用的是锦衣卫那些要命的玩意儿。叫‘制肠刑’,将人吊
起,铁钧从屁眼钩进去,希哩哗啦,小肠大肠统统出来,妇人更惨……”
  他本滔滔不绝他说下去,但想起有妇人孩童,这才住了口。
  只听那人紧接着问:“这刑用什么刑具干的?
  这次是冯京抢着回答:“当然是钩子啊……”,这才想起,惊而反问:“你问这些,是
什么意思?”那人冷笑着给他看一样东西,问:“这是什么?”冯京答:“钧子!冲口答了
之后,脸都吓青了。
  只见那对采药的夫妇缓缓站了出来,映着火光一站,火光从下颔的阴影凹凸隆陷的映在
脸上,令人猜不透他们年龄神态,那老汉说:“我叫黄九公,她叫秦七婆。
  那老妇说:“你们真幸运,没有几个人在死的时候,能看见自己肚子里的大肠小肠。”
乒乓一声,两人都亮出了银钩,在火光中烟烙生寒,像血焰在钧身上游走,很诡异。
  马凉听得倒抽一口凉气,迅速伸手拿回桌上放的大刀,不料银光一闪,大刀已被黄九钧
去,交到空着的手上。马凉气得跺脚,冯京骂道:“是不是!我都说,江湖有道是刀不离
手,你怎么如此大意!
  马凉百忙间不忘回骂道:“我怎知道那对活上八真窝在这儿?他虎地跳到桌上,扎马提
拳,大声向众人道:“你们快走,我们挡这对妖怪一阵。黄九。秦七齐发出一声冷笑。
  其实冯京马凉何尝不知自己绝非这对煞星的对手,听得这冷笑,背上都冒了汗。
  忽闻项笑影悠悠地道:“两位高义,我等心领。只是秦七黄九,并非为两位而来,如果
区区没料错,是冲着在下来的。”语音清正悠长,每字清晰入耳。
  马凉听了,大感丢脸,便道:“谁说的——”这时黄九阴阴笑道:“项公子,难怪内厂
派出去追杀你的几个杀手,一个都没回来了。
  项笑影比较严肃了说:“我也设想到,会劳动到两位大驾的。”
  黄九鼻子哼一声,算是冷笑:“其实,项公子这等大案又岂止我们夫妇出于而已?
  这时项夫人也缓缓站起,秦七瞧在眼里,见项夫人站来的姿势,堪称无暇可击,秦七紧
握钩柄,却一直攻不出去。项夫人冷冷地道:“双鼠既出,九命猫也不远了吧?”
  秦七发出一声夜枭般的怪笑:“萧铁唐大人和九命猫唐骨唐副检校,随时随地都会出
现,替你们送终。”
  项笑影微微一笑:“刚才递干粮二位吃的时候,也差些儿教二位送了终。
  黄九道:“可惜阁下全无破绽,教我十三道杀手无处出手。
  项笑影笑着说:“是十四道。
  黄九寒着脸道:“一点也不错。”遂而厉声道:“项笑影,茹小意,跟我返京,念你们
一身武艺,当从轻发落,只要实活实说,清楚了便放你们回去。
  项笑影脸上抹过一丝悲辛的笑容,说:“人诏狱能安然出来。就不叫诏狱了。
  黄九变色喝道:“姓项的,你想灭九族是不是?别以为你老子是项忠,便可以口出狂
言,辱及朝廷!
  项笑影冷笑道:“好人的罪名!你少给我扣官腔,我爹爹助宦官为虐,确是作了不少恶
事,战乱时更滥杀无辜,但也教你们害得他躯体不全,我们逃亡天涯,你们如此苦苦追缠不
休,是何道理!
  黄九哈哈笑道:“昔年项家出逆子,反对乃父所为,离家出走。哪个不知?我们忌于项
忠声威,才没敢真的动你,而今你老子早已在诏狱变成张人皮,正要你做儿子的回去瞻仰!
  项笑影的脸上露出了悲愤之色,项夫人上前一步,碰了碰他手臂,向他摇了摇头,意思
是叫他不要激动。项笑影长叹了一口气。缓缓地道:“这事是我和内厂朋友的事,与他们无
关,两位高抬贵手,生死一人事了。
  黄九阴阴一笑道:“哪有斩草不除根的可笑道理?”秦七接道:“在这里,人人都得给
锁起来,带回去,否则瞧瞧自己肝脏是啥颜色。
  项夫人茹小意侧身向李布衣及老汉泰伯道:“孩子要麻烦二位看顾了。”这一句话,显
然对这一战并无十分把握才说的,李布衣点点头:“夫人放心。“泰伯激动起来。“夫
人……老身一定把石棺儿照顾好……”
  项夫人微微颔首,石头却蹦跳了出来,扑红着脸鼓起了涨卜卜的腮,瞪着黄九秦七大声
骂道:“你想对爹爹。娘亲怎么样?我石头打死你们。打死你们!说着扬起手来,真像他家
里教书先生要打人板子的模样。
  项夫人一伸手,把石头儿拖回去,黄九忽将手中的刀交给秦七,冷哼一声说:“好,我
就先拿小的开钧!冲天而起,一钩照准石头劈下!
  项笑影身形一长,已拦在石头儿身前,别看他身形嫌胖矮,动起身形十分悠闲好看,只
见他锌地掣出一剑,与银钩交击一下,星花四溅,地上火焰为之失色。
  只听黄九沉嗓喝了一声好,身形不沉反升,已到了项笑影头上,银光馏烟。
  钧芒陡落,项笑影又一闪身,避了开去:如此钩芒在半空疾闪了十二、三下,项笑影一
一避了开去,黄九在半空,力已衰尽,不得不落下来了。
  这黄九外号“飞鼠”,确有过人之能,在半空出袭十数招一直采取居高临下之势,若飞
项笑影身形修忽,轻功极佳,早已丧生。但“飞鼠”黄九一落地面,脚尖未沾地,项笑影便
发动攻击了。
  项笑影长身发了三剑,又急又快,黄九也非同等用之辈,回钩接了,发出叮叮叮三声。
项笑影竭力杀击,黄九又挥钩来攻,项笑影剑势一沉,哨地格在钧上,将钧震了开去,又接
连攻了三剑。
  寅九急忙回钩去接,又发了三下急响,停得一住,黄九立时反攻,又教项笑影接了过
去,紧接着又向他刺出了三剑,黄九再硬接了三剑,发出三下轻响。只见项笑影的人影疾
闪,身形灵动如鹏鸟一般,在旁人听来,三下清音一下重响,周而复始,十分好听,宣似两
人在合奏一百乐曲一般。
  只是在黄九心里,却暗暗叫苦,原来他的出手,已为项笑影的身法所感,不得已配合了
三剑一钩的套套,如此一来,旁人看来他似还有还手之能,其实招式如扣在弦上,不得不发
而已,久之必为对手所趁,只要一剑接不好,便有生命之虞。
  只听“叮叮叮哟”、“叮叮叮呜”、“叮叮叮一一一陷”、·“叮叮叮……陷”的声音
不住传来,悦耳曼妙,但那一声黄九回钩反击之“哟”响,却是愈来愈沉重。
  秦七见丈夫危殆,银钩一闪,疾撩项笑影背门。
  项夫人将孩子牵拖在一起,交到泰伯、李布衣处,早已准备。一见秦七出手暗算,她
“挣”地抬剑格住。
  项笑影对背后来这一剑,似早已料到爱妻定必要援,故不加理会,并没有因之分心,一
把剑仍是和着节拍,把黄九笼罩天网一样密。
  可是秦七十分狡猾,她一钩递出,便知项夫人定必来援,另一手的刀却仍出去,直飞项
笑影背门!”
  这下项夫人挡得住秦七的银钩,却挡不住秦七脱手飞出的单刀,当下叫道:“当心!”
她自然是叫项笑影“当心”.那书生湛若飞听到了又叹了一声。别人在舍命拼生死的时候,
这人却自顾怨艾叹气,就连李布衣也觉得难以忍受。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