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温瑞安《刀巴记》
第二章 偏来这一阵风
  李布衣这才看清楚了那女子项夫人。这项夫人身上无一处是特别美的,但配合起来,有
一种高洁的气质,而又隐透一种沁人的喧媚,在火光映照下,李布衣也终于忍不住问:“项
兄和尊夫人……只怕都是家世非凡的人,怎么在这偏山荒野里行脚,不怕歹人么?”
  项笑影笑道:“怕是怕,但不得不走……?”项夫人截道:“他好游山玩水,我劝不
住。
  李布衣笑笑,这时候官逼民反,宦官当路,民不聊生,像前朝的一个皇帝身边家奴,给
他诬在迫害致死的人就逾万人。而因他相护窜起的人也有近千,这近千口人不择手段去害
人,这些官官相护自成一个系的宦官尽情搜刮伐异,其危乱可想而知。项笑影这时候出来
“游山玩水”,李布衣也不说破其意,改口问道:“那两位在神桌上躺着的老哥,怎么不一
块儿来取暖?”
  原来大殿深暗处有两个村夫,一个坐,一个卧.也没作声,不注意是看不出来的,问了
这一声,静默了好一阵子。只听一个人冷冷地回了一句:“我们在神桌上,有没碍着你算命
的?”
  李布衣微微笑道:“兄台言重了。
  那人就说:“那你就别管我们。”
  项笑影笑道:“我来时,他们两位也都在了,想必也是躲这场风雨,来打尖的吧?……
我请过他们下来一道烤烤火,他们就是没答应……”扬了扬眉,这回算是抑制得住,没往下
说。
  忽听那公子湛若飞叹了一声,吟道:“寂寂花时闭院门.美人相并立琼轩,合情欲说宫
中事,鹦鹉前头不敢言。”其声哀切,吟罢,又叹了一声。
  刚才那首词,“冷烛”和“绿蜡“,是说芭蕉叶还卷着怕寒,不敢舒展。只待东风一
吹,一方面是暗示男女之情,但也可以说是对李布衣表示不欢迎之意,但这一首诗,明显地
表示了要倾诉衷心,只怕架上的鹦哥学舌,诗意本是宫女心事,给湛若飞吟来,却似对梦中
情人暗示心思。
  项夫人脸色一沉,眉梢、眼尾、嘴角那好看的情态都没有了,取而代之是一股英风。
  项笑影却很开心,抚掌道:“湛公子真是好才学。有湛公子在这儿,今晚荒山破庙,风
凄雨迟,也都不怕了。”湛若飞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只听那在幽黯里两人中的一人道:“不怕?听说内厂在这儿新设的一位检校萧铁唐,最
恨的就是舞文弄墨的人,路上见了,路上杀,市中见了,抓回去,慢慢整洁,再杀。”他的
声音阴阴森森,自内殿传来,十分诡异。
  “哇”地一声,阿珠小姑娘禁不住哭了出来,阿珠这一哭,吓着小石头,也扑到他妈怀
里去,那老仆人泰伯,双手藏在袖里,双脚还是抖个不停。
  项夫人冷笑说:“吓唬小孩,算什么好汉?”一面用手抚自己孩子的后发,一面将阿珠
也搂了过来。虽是这样说着,但脸色不禁微微发白。
  原来当时贪官污吏,纠结成党,迫害忠良,大凡有志澄清天下,有所作为的大小清官,
尽被诛杀,皇帝除了贪花好色外,奇怪的还喜好对他而言最没有用的钱财,宦官自然乐得大
事搜刮,这叫“借题发挥”,大半落入自己口袋里,于是在每个地方强征暴敛,还从锦衣
卫。东、西厂及镇抚司外,新加了一个“内厂”的机构,去监视每一处行省,稍有为民执言
的好官,就密告上去,堂而皇之加制重罪处死。如果找不出罪名来,就暗加杀害算了。这些
“检校”,卖则是“探子”,所过之处,都是鲜血铺的道路。
  其中也有几个特别厉害,能文能武的,喜私下行动,无须呈报,稍见着不顺眼的,就带
几员兵马动手抓回去施用“外刑”,这外刑又何止斩。绞、砍、割、刮、剁,死的人被凌迟
割三千三百七十五刀,每一刀一停,让受刑者从第一刀割起;至最后一刀致命要三天时间,
其问撒盐涂蜜,无不受苦到极限,才能死去。“还有一种刑法,将人脱光身子置于铁床上浇
沸腾滚水于全身,直到皮肉烫熟,再以铁刷钉子刷其全身肉尽落而后己,还说这种刑法为了
犯人能重投胎做个“一新”的人。还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规定的。而受这种刑者,绝大部
分,都是善良严正,不肯在浊世中与小人朋比为好的人。
  “萧铁唐”据说曾是皇帝老子的近身锦衣卫之一,因书读得不多,有次说话用错典故,
开罪了大监张永,几乎丧命,但有另一太监罗祥保他,便到这儿来“避避风头”。在这一带
的百姓来说。可就苦透了。“萧铁唐”手下“一猫两鼠”,专替他抓人杀人,小孩子听见他
的名字,都要躲起来哭,大人听了,都要直抖索。
  这时外面的风渐渐紧了,一卷一卷的涌进来,喀喇一声,不知是神像还是木梁断落了,
发出一些声响,那暗里的两人,也吓了一跳,左边那个三白眼的汉子低骂了一声:“别现
孬,给人瞧出来就唬不着人。”另一个压低声音回骂道:“你也不是一样给吓一跳.谁知道
偏来这一阵风!忽听外面一声驴叫.两人都住口没骂下去。原来又到了一对穷苦的老夫妇,
说是采药误了时间,项笑影十分“好客”,照样要他们过来烤火聊天,那老汉说:“我们倒
是常因采药留宿这庙字,都有准备,不必客气。
  聊了一阵子,都熟络起来,项夫人抬眸笑道:“反正夜长,如果先生不嫌烦扰,就请替
他看看相吧。”“他”指的是项笑影。
  项笑影愣了愣,随即笑道:“也好,这个……有扰清神的小意思,一定不会少给先生
的。看得出来他对相命没什么兴趣。不过不愿逆他夫人之意。敷衍一下而已。李布衣笑道:
“其实也不必看相,我也不缺盘缠。”他缓缀他说:“项兄临难避祸,但以兄台身手,郧县
一带,只怕也难逢对手,想必是对头极不易惹。容小弟冗言一句:‘王臣奏奏,匪躬之
故’,辅佐君主,身当国难,不计自身凶吉,当然是好;或不与好党朋比,宁遁世以避灾,
不属于自己发挥的时势里,退避一下,也是好的。不过……”说到这里,顿了一顿。
  项笑影笑容也有些勉强:“不错,先生好眼光。不知先生能否告诉我等如何避凶趋
吉?”
  李布衣道:“阁下骨清貌敦,眼神有力,积善必多,不是短夭之相。令夫人虽……不过
也带贵气,不致身逢大难,不过,两位的小公子额上……”
  项夫人关心孩子的情形,将石头儿推前问:“他……他怎么了?求先生明示。
  李布衣双眉一沉,又扬了开来,道:“给手掌我看看。”
  石头儿对陌生人有畏惧,不知道这人要怎生对待自己,甩头嘟嘴依偎在母亲的怀里:
“我不要。”
  项夫人劝着她的儿子道:“乖,乖,石头儿乖,给叔叔看看手掌,天天平平安安。”
  石头儿笑着撒娇:“我不要平安,我不要平安……”项夫人秀眉一整。“这孩子怎么说
这种话……”忽外面“隆”地一声雷响。劈哩啪啪,风力吹得枝叶折坠的声音。
  石头儿怕他母亲要他给那人看手掌,因而想起幼时教书先生打他的手板,便躲到他父亲
怀里,项笑影见夫人秀眉一剔,倒真有几分愤怒,便陪笑说:“算了,算了,小孩子
嘛……”
  那叫阿珠的小姑娘年纪显然比石头儿长,便说:“石头儿,不要给他看。
  李布衣向她笑道:“那你伸手掌儿给我看看。”
  阿珠别过脸去:“我也不要给你看。”石头儿走过去,跟她手牵在一起。一副敌代同仇
的样子,大声说:“是啊,我们都不要给你看,你不要打她,要打就打我。”
  李布衣摇摇手,笑道:“小小年纪。也懂护人。难得。
  项夫人寒着脸说:“就是太不听话,可以看出来她嘴角是有用爱的笑意的。项笑影说:
“小孩子嘛。那书生湛若飞叹了一声,又想吟诗。项夫人说:“来,这儿有前镇买的卤肉分
了吃吧。一向较平和亲切的项笑影也大声笑道:“大家过来吃吧。掏出镶宝石的小刀割切,
分子大家,笑声中,那湛若飞也吟不下去了。
  这时忽听“呼”地一声,一人大力在桌于上一拍。大声道:“死到临头,还吃什么?怕
做饿死鬼么!那两个本在幽黯处的人。一步一步的走了出来,映着火光一照。只见两人。一
个狭长三角脸,一个四白眼,长满络胡子,高大粗壮,长脸的拉长了脸。四白眼的翻着白
眼,在如此暮昏黯瞑中看来甚是可畏。
  那三角脸的汉子刷地抽出了大刀,在桌子上一放,右脚一抬,踩在桌上,膝微屈,时抵
其上,手托下巴,自牙缝中一个字一个字地道:“江湖中有道,要命要钱,只捡一件,这里
有把刀。有种拿去宰了我俩,没这胆量就自下买路钱来。
  那两个孩子,吓得忘了哭。那对老夫妇更吓得面元人色。躲在项笑影背后颤抖不已。那
三角脸自鼻孔里“嗤”地一笑,阴阴森森地道:“刚才你们也提过萧铁唐手下‘一猫两鼠’
的手段……别说我没提醒道出字号,咱家两人,就是‘飞鼠’黄九‘瘟鼠’秦七。凭我两人
走遍大江南北,要杀你们,再抢钱财,易如反掌而已,拆庙打泥胎,顺手杀一刀,不过……
要是你们知机听话,那就放你们一条生路,只要钱,不要命!说着又敞咧着他那排黄牙,像
要择人而吞噬的样子。
  那四白眼的汉子紧接一句:“你们安分点。不要靴子帽子留着钱,我们可是尖利的眼,
礁着了,哼哼,一律杀无效——”说着大喝一声:“统统把衣服脱光!
  那老家人泰伯忍不住颤声说了一句:“不可以,我们夫人一一一”
  四白眼的汉子听有人胆敢驳他的话,大怒起来,反手一巴掌括了过去,泰伯挨了一掌。
仰天摔倒。
  项夫人柳眉一竖,叱道:“你——”忽见那三角脸汉子,反手“啪”地一巴掌。打在四
白眼汉子的脸上。
  那四白眼的汉子吃了一巴掌。也不敢声张,只是捂着脸闷声说:“我……我只想下马
威,没想到出手,那么……那么重……”
  三角脸的汉子斥道:“下马威也不是拿老人出手呀。”
  四白眼的汉子垂首道:“是。也反手括了自己一巴掌。
  三角脸的汉子俯首过去,在四白眼的汉子耳边低声说:“我看亮出瘟鼠飞鼠的招牌。他
们早给吓住了。你过去取银子来吧.那肚子凸凸的家伙,定有大把银两。
  四白眼的说:“叫他们把衣服通通除下,不就行了么?”三角脸又用握刀的手重重地在
他头上击了一下,低声骂道;“有娘儿们在这儿。你没脑袋的吗!
  三角脸这么一说。四白眼就自己括了自己一巴掌,喃喃骂道:“是呀,咱们劫财不劫
色,抢钱不害命的。
  三角脸的低声道:“这才是。
  众人映着火光见二人呢咬着。项笑影便徐徐站了起来,三角脸的叱喝道:“坐下,坐
下,否则一刀杀了你,留下孤儿寡妇,你不忍心吧?”他生怕这人不听话,真个动起手来,
伤了可不好,忙提醒他是有妻有儿的人。
  项笑影笑道:“若是坐着,又如何掏钱给两位呢?两人都是一愣,细想大有道理,正想
答话,却听那相命的微笑问:“听说这里一带,出了一双义盗,劫富济贫,锄强扶弱,一位
叫冯京,一位叫马凉,不知哪位是冯兄?哪位是马兄?”
  四白眼的汉子一听很高兴的说:“我叫马凉,他——”三角脸的给他头上一凿,骂道:
“胡说!我们要说自己是秦七黄九啊!
  李布衣笑道:“两位义士,怎是那两只害人鼠辈能比?“
  四白眼的脱口道:“是啊——”三角脸气不过,又括他一击,口首向李布衣问:“看不
出你这算命的八成真有两下子,怎么知道我们叫冯京马凉?——”这次轮到那四白眼的汉子
给他一记,大声道:“我们叫黄九秦七,谁说我们叫冯京马凉!三角脸的汉子挨了一记.向
四白眼吼道:“好名声,不怕认啊。
  四白眼的汉子没好气道:“又是你叫我不要认的。”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