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温瑞安《刀巴记》
第十三章 焚烧
  其实,柳焚余在把石派北扔了出去又伤了江近溪之后,立即捧着方轻注泪痕满颊的脸蛋
儿一字一句地道:“我这一世,都是你的。为了你,我会全力逃出去;然后随你怎样就怎
样,只要你为我生一个白白胖胖中状元的儿子,不要像他老子。”
  他看着方轻霞眼里的两盏星星,惋叹着说:“来,你帮我个忙,最先攻进来的,一定是
不甘受厚的石派北!
  能成为一个好杀手,武功好可能还不如知道别人的武功有多好来得重要。
  有人曾托柳焚余杀石派北.他因而把石派北的武功、脾气下过一番苦功去研究,最后他
回绝了那人的相托,一是因为对方出的钱也还不够多,二是因为他没有十分的把握。
  为了不太可观的银子去杀一个没有大大把握的人,柳焚余是一向不于的。
  他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会跟石派北真的对上了,而他所研得的资料,也适时出现在脑海
中。
  他叫方轻霞飞上屋梁,剑光一现,就把棉被罩下来。
  石派北被消去了锐气,而柳焚余用“自残剑法”重创了他。
  不过柳焚余也脸色修白,摇摇欲坠。
  他受伤本重,失血过多,而“自残剑法”以伤痛激起斗志,能把战力发挥至最高,不过
既伤体力,更耗精神。
  方轻霞知道他的伤口最重的几处还是自己伤的,搀扶问道:“你怎么了?”’,一
  柳焚余苦笑道:“只怕……只怕不能带你突围了!
  方轻霞哭了出来。
  柳焚余忽道:“你走吧!
  方轻霞愣然。
  柳焚余勉力挤出一丝笑容道:“你走!不要理我,你是方家的人,看在方老侠面上、他
们谅不致要杀你……你快走吧,别受我牵累!”
  方轻霞忽道:“好好厂伸手在床上抽出蝴蝶双刀,往咽喉就割去。
  柳焚余大惊,急忙扣住方轻霞双手,厉声问:“你干什么?
  方轻霞漾起一片泪光,咬牙笑道:“我这是……不孝不贞……你要我走。就算活着,又
有什么颜面做人!”
  柳焚余悚然道:“都是我不好!好,我们就一起死在这里,也比受辱的好!
  方轻霞毅然抬起脸。她清纯的脸靥因忽至的忧患,使得她的哭泣更令人心碎:“不,一
起冲出去!”
  柳焚余抚摸着她的脸蛋,苦笑道:“不行,冲不出去的,我……此刻绝不是程无想和李
弄两人联手之敌……”说到这里,心中一粟;怎么自己一旦动了情,连生死都那未负累,全
不似以前的狠劲!但明知如此,却又无法说拼就拼。
  方轻霞依偎在他脸前,声音绕在他胸膛里:“那他们会对我们怎样……”,柳焚余轻抚
她的乌发;觉得一片凉冷,一片轻柔,他从来没有碰过那么憎凉和轻柔的头发。
  他叹息地道:“我也不知道……也许他们以为一把火,能逼出我们吧。”“
  李弄沉声道:“放火!
  方离吃了一惊,道:“万万不可,三妹……她还在里边!
  李弄霍然回首,瞪着他道:“她是你妹妹,你管教无方,还好意思提她!
  方离垂下了头,又转首望向方休和古扬州,希望他们能为方轻霞说话。
  李弄笑道:“方贤侄不要这样说,柳焚余这厮厉害,贸贸然冲进去,恐为其所伤,不如
放一把火。把他们逼出来再说。”
  方休恨声道:“这里的事,我们能说话么,关大鳄轮到我们来说话么!
  方休道:“要是给我过去,我才不怕他呢!
  李弄冷笑道:“难道贤侄的武功还能高得过石大侠么?真要进去送死,我们也不拦阻!
  方休正要说几句逞强的话,方离忙喝止:“老二!
  古扬州却道:“我不许你们放火!
  李弄扬眉出现一额皱纹,反问:“哦?古少侠不想报父仇么?”
  古扬州道:“我不想烧死方姑娘。”
  李弄怪笑道:“方姑娘的事,她哥哥也管不了。不管了,古少侠反倒要管么?”
  古扬州红着黑脸道:“她……她是我……未过门的老婆………
  李弄哈哈笑道:“这个……老婆么?似乎……已经不是古少侠……你的了……”
  古扬州怒得结结巴巴的道:“我不管你的、我的……我……我……我总不能眼巴巴看她
烧死呀!
  李弄冷笑道:“古少侠可真会怜香惜玉,替人玉成好事啊!
  古扬州变脾气一起,拍胸膛道:“我不管!谁烧死她,就得先烧死我,说什么,我还是
她有名份的……老公……”
  李弄嘿笑道:“有名份,无实际。
  古扬州气凸出两只牛眼,扬耙怒叱:“你说什么!突觉背后三处要穴,给人同时封住,
“啪”地栽倒了下去。
  站在他后面的是程无想。
  李弄笑道:“还是程兄想的周到。”
  程无想拍拍手掌道:“周到不如李兄,只是这样做干脆一些。”
  方离脸色变白,嗫嚅着期盼二人收回成命:“这……这一烧……只怕……附近几户人
家……都得遭殃……这不大……不大好吧……”
  程无想道:“我们早已把屋里的人请走,远处几家,不会波及,如果火势猛烈,他们也
不会蹲在屋里等烧死,猪牛狗猫,值几个钱?烧死了便赔了算了,这里的温泉不会烧干掉,
屋子可以重新盖赤,有什么不可以的?”
  方离皱着眉道:“可是……”
  程无想截断道:“方大公子,做事不能太偏私、太过温情,你妹妹早已背叛‘大方
门’,叛忤淫贼,你再护她,也担待了个污名。”
  方离垂首无语。古扬州穴道被封,却仍能说话,大叫道:“轻霞,轻霞,快逃!快逃
啊,他们要放火……”
  程无想一脚,踹住了他的“哑穴”。
  方休冷笑道:“我没有这个妹妹,也没有这个妹夫。”
  程无想却走近他,淡淡地道:“你最好也别多说什么,免得我把你像古少侠一样,再加
一脚,踢入火场,让你和姓柳的到地府里对决去吧。”
  方休闭上了嘴,但满目都是恨意。
  古扬州大叫的时候,在屋里的柳焚余和方轻霞都听到了。
  方轻霞饮泣起来。
  柳焚余抚着她肩膀,觉得好瘦,他把手贴近她的面颊上,心里很疼,轻声道:“不要害
怕……”
  方轻霞轻泣道:“不是害怕。他……还是关心我的。”
  柳焚余怔了怔,随即明白了她的意思,“哦”了一声,但心里泛起一阵茫然,觉得他不
应该得到她,从侧脸望过去,她还是那么幸福那么甜,眼睛向着可以看得见星星闪亮那
边……他还是感觉得到她是犹如一场梦一般。
  就在这里,火光闪耀。
  一一一他们终于放火了!
  一一一我不能连累她跟我一起丧身火海!
  他拉起方轻霞,按剑疾道:“我们要冲出去!
  方轻霞却像月亮一样平静,两眼像星星般眨着,像水晶的艳魂般的望着他,问:“你出
去后能敌得住那两人?”
  柳焚余不忍心骗她,只好道:“不能。其实他还是隐瞒了事实的主要真相:他如果单独
冲出去,未尝没有一线生机,但跟方轻霞一起闯出她就断无生机一一一那是因为点苍程无想
的暗器。
  ——在火光中,程无想的暗器在暗里发出,自己纵侥幸逃得过去,方轻霞也难免于难,
而且程无想发射暗器的目标决不只向自己!
  方轻霞忽然紧拥着他,把脸贴近他胸前,“那么,我们烧死在这里吧。
  这句话有一种轰轰烈烈,震得柳焚余脑里轰地一声,他拥紧方轻霞,抚着她的发,感受
着她的心跳,也不知怎的柳焚余自小家破流浪,迄今才真正有了家的感觉,那感觉像过年除
夕一家团贺的瀑竹声和饭香,然而,此刻他们所处身的这个“家”.正在从不同的地方猛地
跃出火舌。耳际传来的是烈火把木瓦摧焚的火啸。还有被困在焚笼里不能出来的禽兽哀呜。
鼻端所闻的也是火焰尖辣的焦味,空气里被浓烟密布,由于想咳呛,所以肺部有一种突然暖
起来的感觉,不知为什么,柳焚余只是感觉到子身瞩泊终于有了归宿的感觉。
  方轻霞已开始微微咳嗽。
  她每咳一声,仿佛就震响他心弦一下,柳焚余觉得心疼,忍不住护着方轻霞,心里忽然
有一个极虔诚的析求:
  一一一李布衣不是说我的手掌能逢凶化吉、绝处逢生吗?
  ——要是这趟我不会死,她也一定死不了,我宁愿……
  他不禁呻吟出声:“宁愿不再杀人,多积善行好,扶弱济贫,尽我一生……假使我们能
活过这一次。”但火势已十分猛烈,就算武功再高,轻功再好,也断冲不出火海。
  方轻霞已开始被浓烟熏得流泪,喃喃地道:“假使我们能活过这趟,一定……“忽听在
木毁柱焚的干裂声外,大喊“爹!——”柳焚余一生作事,绝不后悔,但听得方轻霞哀伶的
一声喊,直懊悔得想把剑投入火海。
  就在这时,威厉的火啸声外传来激烈的掌凤与呛喝之声!
  一一一有人在外面动上了手!
  柳焚余心中正惊疑不定,骤然间,窗边的火势似遏着雪覆冰盖一般,火焰低降,柳、方
二人间时感觉到足履以下湿了一大片。
  ——有人震开堤石,将溪水引注,潭水涌流,灭了大火!
  柳焚余实在想不出谁还会这样冒险救自己。
  柳焚余和方轻霞互望了一眼,眼光里交错了很多错综复杂的感觉,才知道绝处缝生后还
有爱情伴着是件幸福得要流泪的事。
  此际“砰”地一声,一人撞开着火的板,掠了进来。
  柳焚余举剑。
  那人以青布蒙面。只喝了一声:”逃卜
  柳焚余道:“壮土一一一”
  那人截道:“我来断后。快向虎头山尾后方向逃,我会找你们的。
  他这句话说到一半,“呼、呼”两声。两人已一左一右,破余烬的板砾而入。
  左边的是程无想,他一扬手!数十点寒光飞出,打向那人!
  那人忽深吸了一口气。
  他吸气之声,连掠出丈外的柳焚余都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他双掌拍出,掌风本身并不怎么,但他卷起地上的瓦砾余烬。一齐飞卷向程无想,甚至
连程无想刚发出的暗器,也倒震口去。
  程无想脸色变了。
  他惟一的办法只好从冲进来的地方倒飞出去。
  李弄从右边掠人,却不对付蒙面人,二指箕张,双臂振动,急扑向柳焚余。
  柳焚余返身,剑尖向内,要与李弄全力一拼。
  却在此时,豪面人已一招间逼退程元想,又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特异的呼吸声,使李弄憎知不妙,忙舍柳焚余而回身,就看见蒙面人向他遥发一掌!
  柳焚余趁此拉着方轻霞的手,起出了窗外!
  他临掠出前看了战局一眼:就在这一瞥间,他已经可以肯定,这个来救他们的人,应付
程无想与李弄的合击,绝对绰绰有余。
  他掠出窗外之时,有人大叫:“三妹!
  柳焚余稍顿一下,因为在这雷逝星飞的刹那,他想到一件事。现在要不要把方轻霞交结
方氏兄弟呢?此刻他已为江湖上、武林中黑白两道均为不容,带着方轻侵,岂不让她苦?
  他只是犹豫了一下,就触及方轻霞的目光:方轻区们着头看着他,虽然憔悴,神色完全
是沉浸在劫后余生长相厮守的幸福里!
  他不再疑虑。
  这时,一道巨力挟着尖啸。迎头劈下!
  柳焚余冷笑一声,剑光后发先至,古扬州要打中他,自己额上先得穿一个窟窿;古扬州
怒吼一声,用耙柄一架,嘶的一响,星花四射,柳焚余已拉着方轻霍掠过了他身旁。
  方休怒喝道:“吠,看刀!
  他的刀光甫现,柳焚余已经掠起,超过他头顶,后足在他背后一区,把他赐趴在地上,
拉着方轻霞,越过漫堤的潭水,往叶潭去。
  方离在潭边陡掠了出来。
  方轻霞叫了一声:“大哥……··声音凄婉无奈。方离没有出刀。
  他痴痴地望着柳焚余和方轻霞的背影,越过溪流,对岸山腰间的枫树,给晨曦染上一片
酡红,宁静得像秋的恬睡,从来也没有进去过惊醒它。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