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温瑞安《刀巴记》
第十二章 自残剑法
  柳焚余突然被一种无可抑止的愤怒所震动,他浑忘了在对敌时的一切禁忌,怒吼一声,
长身扑向古扬州!
  程无想吃了一惊,他没想到柳焚余竟会在此际出击,而且掠出的姿势至少有七八个破
绽,都足以一击致命的。
  这位得他怔了一征:不相信柳焚余竟如此不智,也不相信柳焚余的武功会如此不济!
  这一怔使他来不及出手。
  柳焚余已到了古扬州身前。
  石派北一剑划出!
  柳焚余身上溅起一道血泉。
  石派北也为之震住。
  他没料到柳焚余竟不知闪躲:他原先划出那一剑主要是拦止或吓阻作用,柳焚余只要挺
剑去格,身形就得停下来,他并不以为这一剑能伤柳焚余的。
  柳焚余已扑到古扬州身前,双手抓在他双肩上。
  古扬州一呆,猛然回身,双拳轰然击在柳焚余胸膛上!
  柳焚余吐气扬声,把古扬州直摔了出去!
  “不许碰她,谁也不许碰她!
  古派北和程元想面面相觑,为之愕然。
  古扬州被摔飞出去,还未站起来已经破口大骂:“王八蛋!臭婊子!你们两个奸夫淫
妇,真不是东西!
  方离上前扶起古扬州,皱眉道:“古兄,这,这怎么说得……”
  古扬州仍然怒气冲冲地道:“我不管!为了你们方家,害死了我爹爹,这还不算,你们
方家的人,出了这样一个不守节操的
  方休息拔刀大喝道:“住口!
  古扬州倔强地昂道:“你管我的口,不去管你妹妹!
  方休怒道:“你再说,这门亲事,就算断了!
  方离截道:“老二——”
  古扬州越想越怒。觉得为了方家,可蚀到底了,而今又连老婆都倒赔出去,舅子全帮着
来对付自己,他直性子拗不过来,只忿然道:“去你妈的!断了就断了,用过的货色,送我
还不要呢!
  方轻霞全身震了一下,转过脸来,脸色煞白一片,眼泪像银河一般伏在她脸上,用手指
着古扬州,却颤着唇说不出一个字来。
  古扬州说出了那句话,马上就感到懊悔,他本来因驳方休的话故出此狂言,实在不是存
心要这样说,其实他对于方轻霞,是死心爱塌了地,是一时一口气拧不过来,并非要计较到
底。
  方休再不打话,一刀就砍了过去。
  古扬州本待要向方轻霞说两句转场子的话:“我——”方休一刀砍来。他再也顾不得分
辩,迎耙一架,“当”地星花四溅,同时,有两声叹息。
  这两声轩叹,自然便是石派北和程元想发出来的,在他们眼中看来,“大方门”死方信
我,“古家大耙”死了古长城之后,这两家的人,可以算是完了。
  方休和古扬州还在一刀一耙的交手起来,方离尽是急得跺脚跳:“停手,停手——”却
没有人理会他。
  石派北走前一步,踏在方轻霞与柳焚余之间,背向方轻霞,剑尖斜指柳焚余,道:“焚
余,来个了结吧。”
  程无想道:”他没有兵器。”柳焚余的剑还在方轻霞手上。
  程无想说这句话之时,欺身抢入方,古二人战团,这话说完之时,手上已夺下方休的
刀,丢向柳焚余,然后笑道:“将就点,用刀吧。
  柳焚余接过单刀。石派北拱手道:“请了。”摹然之间,背心一疼,背脊已给尖利的东
西顶着。
  石派北登时惊出一身冷杆,当时动也不敢动。以他的武功,当然远在方轻霞之上,不过
他万不料这样一个刚死了父亲的小姑娘会这样做,所以一点防备也没有,轻易受制。
  只听方轻霞冷冰冰地叱道:“石大侠你不要乱动,否则别怪我剑下无情!
  石派北惨笑道:“我不动。”
  程无想踏进一步,怒道:“方侄女,你怎能……”
  方轻伍剑尖一震,石派北只觉剑尖已刺入肉,脸肌牵槽一下。闭上了眼睛,只听方轻霞
向程无想喝道:“你也不要过来。”
  程无想一旦石派北脸色,陡然止步。
  方离尽叫道:“三妹,你疯了!
  方轻霞冷冷地道:“我没有疯。
  方休气呼呼地道:”那厮……是杀爹爹的凶手啊!
  方轻霞眼泪往脸上挂着,手中的剑抖着,说:“我知道,我知道!
  柳焚余一见情势,一个筋步抢去,伸子间已封了石派北的穴道,石派北颓然倒下,柳焚
余修抢到方轻霞面前,道:“我只愿死在你手下,你杀了我吧。”
  方轻霞望着明晃晃的剑尖,剑尖上已沾了柳焚余的血迹,忽然坚决而悲枪道:“爹爹,
请恕霞儿不孝。忽然剑指着地上的石派北,大声道:“你们听着,放他走,不然我杀了石大
侠!
  柳焚余如在梦中乍醒,著然一震。
  古扬州喝道:“真不知廉耻!
  方离还待劝说:“三妹,你怎么啦,他是杀父仇人。石大侠是帮我们报大仇的呀一一
一”
  方休却不打话,夺过他哥哥手中的刀,飞扑向方轻霞。
  半空人影一闪,方休后颈已给程无想抓住,扯了下来,动弹不得。
  穆无想在方休耳畔低声喝道:“你鲁莽是你自家的事,但石大侠可不能受你牵累而死!
  然后向方轻霞道:“方姑娘,你说,你要怎样?”
  方轻霞贝齿紧咬嘴唇,心乱成一片,却道:“放他走,放他走!
  程无想呆了一呆,嘴边泛起了半个冷笑,忙不迭地道:“哦。好,好,我放,我们放他
走,不过方姑娘,你先收起剑,好不好?”
  柳焚余做梦也想不到方轻霞会为了他,竟这样做,他原来痛恨自己浪荡半生,却因一个
小女孩而坠入情网,以致不能自拔,害了自己性命,但又无法潇洒起来,不料方轻霞牺牲比
他更大,而行动又比他坚决,仿佛他本来只顺手架好一座桥,人们却把他当作善人看待,这
回报使得他更惜重自己,觉得受宠若惊的禁受不起,另方面也不惜生死多作点事。
  他整个人都变了。
  尽管血还是在倘若,伤口坯在痛着,但他整个人已充满了机警与斗志。
  他一手挟起石派北,横刀架在他喉咙上,身子挡着方轻霞,喝道:“不许说话也不许
动!目在屋里,否则姓石的就没命!一面示意方轻霞打从窗口掠出去。
  程无想只好苦笑,方休还想说话,他伸手间便封了他两处穴道。
  突然问,窗外人另一闪,柳焚余大喊:“小心。但已迟了,来人一手自窗外扣住方轻霞
的背心。
  柳焚余的刀向上捺了一捺,石派北喉核滚动了一下,颈上顿时现出了血痕:“放了她。
  窗外的人道:“放她可以,你也放了石大侠。
  柳焚余道:“好,我放姓石的,你先放了方姑娘。”
  窗外的人想了想,道:“不,你先放石大侠,我再放方姑娘,我是黄山派李弄,我说过
的话一定算数!
  柳焚余考虑了一下,道:“我先放也可以,不过,我屋里的人士都得出去!
  李弄沉默。
  程无想道:“好,我们都出去。”他想在屋外展开包围,不怕这对狗男女上了天。
  方离还要劝:“三妹,你……”
  方轻霞背心被抓,作声不得,柳焚余向李弄喝道:“姓李的,你别做手脚;不然,姓石
的就算给你害死的。”
  李弄笑道:“放心,我还不想跟括苍派作对。”
  程无想要方离扶方休退出屋去,古扬州忽然跳起来,大叫道:“我不走。我不定,这狗
贼杀我爹爹,淫我妻子,我——”
  程无想冷笑一声,一脚把他扫了出去,喃喃地道:“你也不想想为你们出头的人性命危
在旦夕,只顾一味逞强!说着,也退了出去。把门掩上。
  刚才被震破的屋顶洒下一片月色来。
  李弄道:“这下你可放人了吧?”他心中盘算:一侍柳焚余放了石派北.他就把方轻田
抓出窗外,柳焚余必定掠出窗外边赶,伏在窗下的江近溪就可以把他杀掉!
  ——这可不能怪他食言!柳焚余不是正道中人,对付邪派,自当如此。而且,他也不算
毁诺,因为他虽没放方轻霞,但也没杀她冈,杀这小荡妇是方家人的事!而且,就算自己不
守诺言,这也不是自己反悔,而是对方没听清楚,他不是一早说过了吗?“我说过的话一定
算数”.这可不是“算数”了么!
  柳焚余转过身来,月光从破洞洒在他散发披肩,像一缕剑魂或什么的,反而下像个人。
  只听他说:“你说过的话………
  李弄笑道:“一定算数。
  柳焚余大喝一声:“好!竟把石派北丢出窗外,迎面撞向李弄!
  李弄着实吃了一惊,但他身为黄山派副掌门.武功何等了得。居然单手把石派北平平托
住!
  可是伏在窗下的江近溪,以为是柳焚余扑了出来,为李弄解围心切,一刀向石派北背心
扎过去。
  石派北穴道被封,自然挣扎不得,李弄心下一凉,知道若伤了石派北.只怕括苍跟黄山
及青帝门,难免误会,忙松了扣方轻巨背心的手,一反手抓住江近溪的匕首。
  江近溪的身形一冒上来,也冒起了柳焚余的心头火气。
  他本来把石派北扔出窗外,只为防万一,但见李弄单手接下。手依然不肯地放开方轻霞
便知其意不善,加上江近溪躲在窗下显然意图伏击,这使得他凶性大发,一刀破窗飞出!
  江近溪被李弄抓住兵器,呆了一呆,借月色一照,发现原来是石派北,险酿成大错,心
弦震动,就在这时,背后有破空之声急至,正在闪躲,右手又被李弄扣住,只来得及侧了侧
身,这一刀已插入背后。
  江近溪门哼一声,调下。
  李弄也不由心慌意乱,把石派北扔往正赶过来的程元想后,一个让身,接住江近溪,一
连申翻滚,横掠了出去,这才弄清楚江近溪被一刀砍中后背,几破体而出,伤势甚为严重。
  李弄心气浮躁,忍不往破口大骂:“那杀千刀的……”
  这时程无想已解了石派北被封的穴道,掠了过来,石派北脸色铁青,大喝道:“姓柳
的,滚出来!他名动江湖,却给一名小丫头暗算,连出手的机会也没有,给人当众挟持,丢
尽了颜面,还当作球儿一样扔来扔去,这使得他连李弄也恨上了.同样对程无想也不例外,
只觉得两人一起讲去对敌,自己因为站在前面,所以才遭受暗算蒙辱,程无想却秋毫无损,
令他好生不忿。
  对柳焚余,他更恨不得把他杀千刀斩成肉碎方解除心中之恨。
  程无想冷冷地道:“他做缩头乌龟,我不会进去把他的狗头扯出来么!
  李弄心气稍平,道:“姓柳的有一招‘自残剑’,先伤己,后伤人,很厉害,势难独
当,还是谋而后动的好!
  石派北因为受辱,一心要泄忿,而且认定刚才是遭了暗算,早已没把柳焚余放在眼里,
更何况他知道柳焚余受伤不轻,当下便道:“你们要怕,让我独个儿揪他出来便是!”
  程无想听石派北口气大,心里也有气,心想:要立功,我早就可以趁你被挟持时向姓柳
的出手了,保全了你一条性命,还不识好人心呢,嘿笑他说:“你既一定要进乌龟壳里揪
人,我就在壳外听报捷信吧!”
  石派北听出程元想讥刺之意,也不答话,全身弓缩于剑后,剑尖向前,暮然之间,隐有
雷动之声,石派北全身衣袂向后急扬,而剑身愈见利亮。
  程无想知道石派北要施展括苍派“击剑之术”,破屋而入,知道非同小可,也不再多说
什么,心中暗暗警惕:石派北确是一个劲敌。
  李弄本想劝阻,但一见石派北这等声势,心里也生了一种油手旁观之心,走开一旁。
  石派北不但对自己“击剑之术”自恃,而且,也弄清楚民屋里的情形。柳焚余的伤势及
方轻霞的武功。
  他肯定自己这一记“人剑合一”无比的声势能够将柳焚余的残身余喘摧毁!
  他断断没有料到,屋板一旦裂开,迎面就是一张大棉被罩来!
  棉花蓬飞,棉胎也被剑光绞碎。
  但在棉花纷飞中,石派北顿失柳焚余所在,而剑气也被消去大半。
  就在这时,他骤听背后有剑风。
  石派北猛然返身,剑尽刺出!
  不料柳焚余这一剑,却并非刺向他,而是刺在自己臂上。
  石派北呆了一呆,而就在这刹那间,柳焚余的剑和着飞血,疾卷了过来,既粉碎了自己
的剑势,再刺中了自己。
  石派北只感到蒲楚,他还没弄清楚自己到底伤在哪里,已经疾退!
  他退得快,剑光也追得快!
  他只觉又一阵热辣辣地痛,这次是清楚地感觉到是痛在腰际!
  他虽然疼痛,但疾退得更疾!
  当他背后“砰”地担在窗纺之际,腿上又是一痛!
  所以他退身落在窗外时,几乎立足不稳,不过,柳焚余并没有追出来。
  程无想和李弄,已经蓄势待发。
  李弄就在窗外,等柳焚余出来。
  程无想站在溪石高处,仍监视全屋,免得柳焚余调虎离山从另一边逃走。
  石派北狼狈跃出,正想叫嚣几句,挽回面子,忽然间,腰畔、腰际。向前、腿上,一齐
标出了大量的鲜血,其中有一处剑伤,连石派北部不知道何时挨了剑!
  他惊恐地张大了嘴,李弄向方离喝道:“快替他止血!”
  然后转首向程无想道:“姓柳的不简单!咱们两人,不可闹意气,一定要联手!
  程无想知道石派北的意思。江湖上白道盟“刀柄会”是由:青帝门、飞鱼塘、括苍派。
点苍派、黄山派。雁荡派六大系组成的。谁也不服谁,外表团结,外有明争,内有暗斗,其
中群伦之首“青帝门”日渐式微,改作“无助门”,逐渐由飞鱼塘马首是瞻,较能服众,不
过其余四派,尤以点苍、黄山。括苍互不相让。
  但面临柳焚余如此大敌,则一定要先团结起来,解决了他再说;此刻“无助门”江近溪
已重伤,“括苍山”石派北也血流如注。能应战的高手只有两人,若这回仍让柳焚余走脱,
他日准教江湖上人笑话:四大门派高手合力,居然还解决不了一个淫贼!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