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下载宝库
温瑞安《刀巴记》
第十一章 杀父仇人
  他把她像一朵莲花般的放回水中。
  淡淡的月色下,溪水并不平静,两人身上都蒸发着热气。
  柳焚余深深的望进方轻霞眼眸里。
  她的眼睛像两朵小星,但不是顽皮,而是寒颤着在怕。
  他第一次发现她是怕他。
  然后他发现她全身真地在颤抖着。敢情是因为冷吧?温泉浴过后不穿上衣服,很容易会
着凉的,而且晚风微急,山泉的冷冽尤胜温泉的暖和。
  借着些微的月色,他仍可以看见方轻霞衣衫尽湿,紧紧的贴在身上,阴体也在湿衣里镀
着月色显示出极柔美的曲线。
  在这刹那问,他知道她怕什么,她也知道他正在想什么。
  由于这么毫无隔碍的深知对方,方轻霞只感觉到一阵元由的害怕,犹如洪荒梦魔世界里
飞来一支黑枪,击中她心灵在弱处,她无助地打了一个冷颤。
  柳焚余不禁揽住了她,问:“冷吗?还冷吗?”他吻着她的手。不久他看进她两朵寒怯
的星眸里去。
  方轻霞激烈地发者抖。
  她感觉一阵火焰逼近了她,奇怪她越靠近这火,越觉得冷。
  柳焚余吻在她雪白的颈上,月色把她的颈项磨润得像一段柔美的白色绒布,连微微的青
筋都谈会了,耳朵更浮雕得像一片小小的白玉,嵌在黄发里。
  柳焚余用唇温热着她,呻吟道:“连头发也那未冷……”他用力抚摩她的发,扳开她的
脸孔,她掉落梦里似的,衰弱地叫了一声,闭上了眼,柳焚余用唇在她鼻尖轻轻点了一点,
再强烈地。火热地、粗鲁地找她的嘴唇。
  方轻霞紧紧合住眼.“哎……”了一声,柳焚余觉得心中被要温怜她的欲望所烧痛,忽
然拦腰抱起她,大步踏出潭水,往屋里走去。那枝花落在水面上,搁浅在潭边,打着旋儿,
并没有随水流出去。
  窗外有孱孱的流水声,虫叫。蛙鸣,甚至还有猪的鼾声,狗在梦中吃大肉骨头的磨牙
声,以及七八家屋外的后栅上,几只老猫在有一声没一声地叫。
  然而有这些杂音,才分外感到静。
  如果没有这些声音,那是寂。
  寂是怕人的,静并不可怕。
  静是平和、安稳的。
  像船静泊江边,像婴孩睡在摇篮里,像女子对镜子画眉,像路过农家的饭香……尽管方
轻霞内心如何地感觉到平静,但她仍是全身发着抖,而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是多狂乱的。
  她虽是江湖女儿.却不知道男女之间的事。
  她以为要成为夫妇只是一夜间睡在一起便是了。
  当她感觉到痛楚时,她哭着,流了泪,觉得像一团火,烧的着她,烧痛了她。
  最后她哭着依偎在他雄厚的肩膀。
  狂乱终究平息。
  月亮照进来。
  月亮在柳焚余粗豪而安静的眉上。
  他闭着眼睛,不知有没有睡去。
  方轻霞感受着窗外各种各式声音的安静、宁达,感受着月色的温柔,竟不忍去唤醒他,
希望就永远这样地睡着,不要醒来。
  柳焚余的睫毛忽然颤了颤。
  她知道他的眼睛就要睁开来了,她想躲进被里。
  可是他忽然说话了。
  语音冷静得像石头投入平波如镜的湖面,令人心碎。
  “我杀了你爹爹。
  他说了那句活,才睁开了冷而定的眼睛,冷冷他说下去:“我。杀死了你爹爹,方信
我。
  然后问:“你听明白了没有?
  方轻霞的梦碎了。
  她颤声道:“你……你说什么?”
  柳焚余没有再答她,只望定了她。
  方轻霞淬然抽出搁在桌上的剑,一剑狠斩下去。
  柳焚余没有避。
  一下子,血染红了棉被。
  方轻霞悲声道:“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柳焚余平静地望着她。
  方轻霞想起爹爹一直待她是如何地好,心中一阵绞痛。又一剑刺出。
  剑刺入柳焚余胸肌。
  柳焚余依然没有闪躲。
  剑尖入肉,剑势顿住,方轻霞低声说:“你不避,我刺死你。我刺死你。
  柳焚余道:“你应该杀我为父报仇的。
  方轻霞哭着说:“你为什么不避开?你为什么不闪避?”
  方轻霞恨声道:“为什么……你要对我那样之后,才告诉我……你……”
  柳焚余缓缓地道:“因为我已决定要死亡你手里。我惟一的愿望,就是要得到你。我背
叛阉党,是因为你。杀关大鳄、萧铁唐、翟瘦僧……都是为了你。……也是不想失去你,所
以才误杀你爹……我要得到你,才死得瞑目.死得甘心。“
  方轻霞丢下了剑,哀号道:“爹……”一声哀愉着,说了许多话,都是当着她父亲面前
未曾表达的。
  柳焚余没想到她不杀他,木然了半晌,过去想抚拍方轻霞的肩膀,她却似遇蛇蝎一般门
开。
  柳焚余道:“你想不想知道你爹怎么死的详情一一一?”
  方轻霞截道:“你骗我!爹没有死,我知道,他装死过!他没有死,你杀不了他!
  柳焚余长叹一声道:“他要不是装死出手,我也不致仓急间刺出那一剑了……”当下不
管方轻霞听不听,把“芜阳饭店”里发生的事和盘托出。
  说完之后。只见方轻霞披衣静立窗前,月光把她的鼻颔勾勒出一种深明柔和的弧线。
  窗外寂静一片,温泉氖氢着雾。
  柳焚余心系于伊,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忽然想起:窗外的蝉呜、虫循、蛙响呢?
  就在这刹那间,屋顶裂开,同时掉下四个人来!
  另一人穿人窗口,仗剑拦在方轻霞身前,道:“方侄女不要怕,我们自会拿下这淫贼。
  从屋顶落下的四人,在柳焚余未及有任何行动之前,已分四面包围住他。
  映着微弱的月光,柳焚余依稀可以分辨得出,其中之人是方离、方休和古扬州。
  这三人的神态对柳焚余都恨极,恨不得把他挫骨扬灰,研成肉渣,但柳焚余怕的不是他
们。
  而是站在东南面首位,像头毛茸茸的大猩猩,四人当中,他不但落地最轻,而且简直没
有声音。
  柳焚余知道这人是谁。
  这人是白道刀柄会之三大支柱之一:“点苍派”.点苍派掌门人钟错之师弟,”猿外之
鹰”程无想。
  程无想在武林中的辈份,绝对比方信我高,“点苍派”在江湖中的地位,也一定比“大
方门”重要。
  程元想的武功,也肯定比方信我高出很多,尤其是他那一身防不胜防的暗器。
  柳焚余心里叹了一声,在这种情形之下遇见这个人,是他最不想也最不愿意的。
  那仗剑拦在方轻霞身前的人又道:“柳焚余,想不到……你仍死性不改。
  柳焚余听到这个语言,心里只剩半截的斗志也凉冷下去。
  这人是“三大支柱”中“括苍派”,掌门郭大江之义弟石派北。这人跟郭大江。孟青
楼、雷遇同是“括苍四结义”,当年自己落难之时,石派北曾接济过自己母子两人,也曾谆
谆劝诫。殷殷警语
  ——可是殷殷谆又有什么用?这些人,希望人人能像他们一样步人正道,但是,又从来
不给予别人机会。
  一一他们本身早已是成名人物,而且,还有实力帮派作为后盾,一举一动都是令人瞩目
的义举,可是自己呢?只配瞻仰崇敬。拍手欢呼?他们又何曾伸手提携,使自己能展才能?
反而不屑一顾,一沉百蹴!
  柳焚余苦笑。
  他是邪派。
  他们是正派。
  所以他该死。
  他知道这次就算自己不该死,也得死:因为在石派北与程无想的联手下,以此刻自己的
伤势,根本不可能冲得出去。
  ——于是,正派又一次歼灭了一个邪度歪道,为民除害,替无行道!
  柳焚余淡淡地道:“你们要怎样?”
  古派北道:“杀人偿命。
  程无想道:“你不要想逃了,除我们之外.屋外还有‘青帝门’首席大弟子江近溪。
  他咧嘴笑了笑,道:“另外.黄山派李弄、雁荡派的许暖,还有‘飞鱼塘’的顾盼之。
马上就要来到。
  柳焚余笑了。
  “你不必报上这些人名来吓阻我遁逃。他笑着说:“我根本不想逃。
  他向方轻霞但言自己杀死方信我的时候,已经没准备活着,否则不可能连大敌欺近也全
无所觉;不过,他是希望死在方轻霞手里而下是别人手上。
  所以程元想的话并不能使他感到恐惧。
  程无想说的不全是真话。
  江近溪的确是在屋外,李弄也曾赶来,但是许暖和顾盼之却已先行聚集在虎头山,“飞
鱼塘”的“五大老秀”中要以顾盼之最允文允武,才气纵横。
  许暖是雁荡派中一个特殊人物。
  甚至有很多人猜测,雁荡派最重要最有气派而最具分量的高手,反而是不是雁荡派掌门
人华画亭,而是许暖,这次“刀柄会”拟在虎头山成立分舵,以红叶山庄为据,“飞鱼塘”
派出于顾盼之。雁荡派来了许暖。以壮声威。
  但他们一早已上下虎头山,并不知道移远漂、方信我等人修死的事。
  至于黄山派副掌门李弄,是因为中途遇上一个受伤的杀手翟瘦僧,他赶去追杀一时未能
回来。
  江近溪确是“青帝门”的首席弟子,但自从“青帝门”遭惨变祸乱以来,渐已被江湖人
改称为“无助门”.在武林中的地位日渐式微,江近溪算是近年来“青帝无助门”较有名气
的高手之一。这趟开坛大典,江近溪也凑上了。
  程无想、石派北、江近溪和李弄四人,取道宝来城,赶赴虎头山,不料就听闻移远漂被
杀一事,加以追查,却慢了一步,他们是在方信我被杀后,才赶至“芜阳饭店”的。
  李弄刚好撞上狼奔承逃的翟瘦憎,因李弄与之有宿仇,便跟三侠约好通讯之法,然后与
江近溪追击翟瘦僧。
  程无想和石派北替方离、方休和古扬州逼出了体内的麻药,才弄清楚了事情,但仍然不
知往何处去追查柳焚余的下落。
  不意江近溪和李武追杀翟瘦僧,穷追猛打,却仍擒他不住,在闹市里一人却施展轻功,
狠命逃窜,李弄眼尖,忙命江近溪去追。
  这一追,追出了结果。
  原来那人是柳焚余狙杀关大鳄之时惟一逃脱的番子,这番子也算是个人物,一方面立功
心切,一方面自侍柳焚余不可能认得他的样子,居然一路上乔装打扮,跟踪柳焚余,故此知
道了柳焚余跟方轻霞前往宝来温泉谷,便拟回城里,令人通报,再派大批人马前来围剿。
  这番子机警得很,但这次因反应过敏。以为李弄和江近溪是要来杀他的,返身便逃,结
果给江近溪手到擒来。他的武功不如他脑袋那么好,骨气更无,一下子,什么都供了出来。
  其实,那次在城门口给柳焚余一瞪眼吓得把手里东西往地上丢的人,便是这个乔装平民
的番子。
  江近溪得知这个消息,使通知程无想和石派北.三人连同咬牙切齿悲愤莫已的古扬州及
方离、方休,悄悄掩至宝来温泉溪谷,包围了柳焚余。
  江近溪掳着番子,守在屋外.以防柳焚余万一真个能突围而出。
  柳焚余却并不想突围而出。
  石派北道:“本来,看在令尊份上,我们可以饶你性命,可是……”柳焚余截道:“要
不要命在我,从未需要人饶。
  石派北道:“那好,你既然敢作敢当,我们两人中,你挑一个吧。
  柳焚余淡淡笑道:“你见我这身伤,纵然一对一也能杀我,所以才故作大方。”
  石派北道:“你……别不识抬举!
  程无想也淡谈地道:“就算我们是故作大方,以你此刻的伤势,这还算是一个活命机
会,总比群攻的好。”
  柳焚余淡淡地道:“谢谢给我机会!
  方休忽道:“让他跟我决一死战!
  石派北道:“贤侄,百足之虫虽死不但,这人武功……”
  方休大声道:“他杀死了我爹爹,当然由我报父仇!
  石派北用手搭在方休肩膀上,劝解道:“我们擒住了他,再交给你如何?”
  方休一手拨开了石派北的手,怒道:”我是顶大立地的男儿汉。报父仇是方家后裔的
事,不用外人来帮忙!
  方休这后可说得甚为决绝,石派北脸色一变,长吸一口气,正要说话,方离诚惶诚恐地
道:“石大侠,我弟弟年幼不懂事,不识大体,石大侠不要见怪才好!
  石派北脸色铁青,嘿了一声,道:“我不见怪!
  方休涨红了脸向他哥哥道:“报杀父之仇是我们的事,哥哥恁地没声气,要借旁人之
手!
  方离急得跺脚道:“石、程。江三位大侠仗义相助,我们谢人犹不及,不可得罪人!
  方休一副看不大起哥哥的样子不理他,程无想道:“方休少爷既有的是志气,不妨把这
淫贼拿下,我们在旁掠阵便了。”他也看不过方休狂妄,存心挫他一下,遇危险才出手相
救。
  柳焚余暮地,枪然笑了起来:“你们当柳某人是羊是猪,在秤斤论两,肚分给谁,肉分
给何人是不是!
  忽听古扬州吼道:“他是我的!谁也不得碰!
  他斡指柳焚余咆哮道:“他也杀了我爹爹,还……”
  毗眶欲裂地虎冲到方轻霞背后,看见方轻霞云发凌乱,衣衫不整双目直似是喷出火来,
两双葵扇般大的手撼摇着她的双肩道:“他……他对你怎样?!他有没有……有没有碰
你?!
  方轻霞本来一直面向窗外。
  窗外有月,天际有垦。
  屋里所发生的事她一直没有回头,像是连听也没有听;泪光早已像银鳞一般微伏颊上、
像远处的溪流在月光下微微地闪亮。
  古扬州不知因为怎样一股情绪,双手大力地抓住她,要把她拧转过来。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